第087章 受伤了/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宸以为她会因此放弃,没想到她却在深吸了两口气后,重新端起药碗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大半碗药很快就被她喝光了。

喝完药后。她大气凌然地将碗放回桌面,又用纸巾擦拭了一把嘴吧,强忍住大吐一场的冲动冲他微微一笑:“我让小绿给你再送一碗上来。”

她说完便起身往床头桌走去,然后拎起内线电话拨号。

整个过程,南宫宸几乎都是处在半惊愕的状态中度过的,其实他刚刚不过是逗逗她的,没想到白慕晴真的把药喝下去了。

这个药虽然没有副作用,但有多难喝只有他自己知道,若非超级难喝他也不会那么抗拒喝它。

小绿很快又将药端上来了,在白慕晴的目视下,南宫宸不敢再有丝毫的迟疑,端起碗便将药喝了个干净。

看到她把药喝完,白慕晴满意地笑了,拿起刚刚她喝过的空碗与他的碰了一下:“干得好!”

“你这是在夸你自己么?”南宫宸看到她唇角尚有一丝没有擦拭干净的药汁。抬手用指腹将她擦拭干净。动作自然而亲昵,白慕晴原本苦得发恶的心一下就甜了。

她兀自感动着,没再开口说话。

“早点到床上休息吧。”南宫宸突然从沙发上站起,往大床的方向走去。

没错,他没有离开卧室回他自己屋,而是直接上了她的床。

“发什么呆?就算明天不去旅行也该睡了。”南宫宸见她呆坐在沙发上,如是冲她说出一句。

“我……先下去喝杯水。”白慕晴起身往卧室门口走去,她关上房门后径直来到一楼的公用卫生间,用手指伸进喉咙里扣了几下。

然后,她趴在马桶上大吐特吐起来。刚刚喝下去的药连同晚餐一起被她吐了出来。

催吐也是一件辛苦活。趴在马桶上的她吐得眼泪鼻涕一起下来了,喉咙涩涩的很是难受。

好不容易将胃吐空了,她用清水洗了洗脸,对着镜子调整好脸色后,方才离开公用卫生间。

经过厨房的时候,她突然将脚步一拐往里面走去,虽然她现在一点都不想吃东西。但是晚餐被她吐光了,不吃点东西的话她怕自己晚上会饿,更怕宝宝会营养不良。

好在储物柜里面什么都有,面包点心饼干,大把东西供她选择。

她用碟子装了一些点心回到卧室,原本想问南宫宸要不要吃的,进入房间才发现他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为了试探他,她压低声音唤了几声。没反应。

刚刚还说要解馋来着,居然这么早就睡了,她摇头笑了笑,不过这样也好,她就不用想法子应付他了。

白慕晴独自坐在沙发上吃起了点心,将肚子填得饱饱的才走进浴定洗漱。

夜深人静之际,躺在南宫宸的身侧,看着他安静的睡颜。白慕晴不自觉地开始想起今天和许雅容母女见面的事情,悲伤便袭卷而来。

想到终有一天要离开他和孩子,她的心就如被撕裂般地疼。

白天还好,有他陪她说话的时候也还好,可是一到晚上,她就控制不住地悲伤。

睡梦中的南宫宸闷哼一声,动了动身体。

担心被他看到自己在偷看他,白慕晴慌忙闭上眼,还顺手将灯关掉。

一室的昏暗笼罩下来,只有花园里的灯透过窗纱隐隐约约地照进来。她装了一会,感觉南宫宸的身体动得更利害了,仿佛随时都有可能醒来。

原本打算继续装下去的,又是一声闷哼从南宫宸的嘴里溢出,夹杂着淡淡的痛苦。白慕晴愣了一愣,终于意识到南宫宸的反常也许是因为犯病了……。

大概是太长时间没有犯病了,白慕晴一度以为他的病情有所好转,也不再每次看到他有什么异常时就联想到犯病上去。

所以就在刚刚他明明就是感到不适,她却没有及进地发现。

发觉到南宫宸犯病了,白慕晴腾地坐床上坐起,就着夜色打量着他:“大少爷,你怎么了?”

南宫宸并没有搭理她,也根本无力与她沟通,他一点一点地蜷缩着自己的身体,嘴里不停地溢出一声压抑的痛呼。

每次犯病他都会尽全力地压抑自己,不让自己太过失控。

白慕晴一着急就开始蒙了,半晌才想到要去抽屉里面给他找药,她慌忙下床,拉开抽屉从药瓶里同取出一粒药丸。然后情急地回到床上,一手捏着药丸一手扶着他的身体道:“大少爷,快把嘴巴张开,吃了药就好了。”

南宫宸已经痛苦得分不清情况了,也根本听不进去她的话,更不会张嘴。

白慕晴只好用手掐住他的下颌,学着他上次逼她吃药的样子,然而南宫宸正因为疼痛而死咬牙关,任频她怎么使劲都要弄不开他的嘴巴。

好不容易,南宫宸张嘴了,却是一口咬在她的手腕上。

如同他们的新婚第一晚,他一口就咬中了她的手腕,疼痛使得白慕晴尖叫出声,眼泪一下便掉了下来。

没有人能够体会到她此时有多疼,南宫宸几乎是用尽全力地咬住她的腕,迟迟没有放开。

白慕晴哭叫了几声,稍稍适应这种痛苦后,开始努力地逼迫自己平静下来,然后颤抖着将手中的药丸从他的嘴角塞入口腔。

大概是感觉到药丸的存在,南宫宸终于松了口,努力地将药丸吞入腹中。

门外渐渐地传来一阵脚步声,是接着是房门被人推开,老夫人在何姐的陪伴下走了进来。看到床上满嘴鲜血的南宫宸,老夫人差一点没吓晕过去。

她返身冲何姐叫嚣:“快去!去叫医生快点过来,快啊……!”

何姐看到南宫宸这样子,也被吓坏了,虽然已经在第一时间通知过医生了,但还是转身跑出去催促。

医生很快就赶过来了,熟练地从工具箱里面拿出一支镇定剂打入南宫宸的手臂上。

药效起得很快,南宫宸慢慢地安静下来了。

“是不是应该赶紧送医院?”老夫人情急地追问医生。

医生看了看南宫宸,然后又看了看白慕晴流血不止的手腕问道:“少夫人,大少爷嘴边的血都是你的吗?”

白慕晴点点头,这个时候,她居然丝毫感觉不到疼,大概是没心思去感觉吧。

医生又检查了一下南宫宸的嘴巴,确定他没有咬伤自己后,才对老夫人道:“不必了,大少爷现在睡着了,我在这里给他打一针,明天就会醒过来的。”

“确定吗?”老夫人不放心地问。

虽然这位医生是她高薪聘请的杰出人材,又是伺候了南宫宸数十年的老医生,可看到南宫宸现在这样子她还是不放心。

“放心吧,夫人,大少爷不会有事的。”医生摸了摸南宫宸的手背:“等他药效散一点我再给他打针。”

“好,好。”老夫人点头。

医生将南宫宸处理好后,终于转向白慕晴:“少夫人,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白慕晴这才抬起自己的手腕,发现刚刚被南宫宸咬过的地方像新婚夜那回一样,血肉模糊。

“不,我没关系,你还是先给大少爷看吧。”白慕晴摇头,将手腕放了下去。

“天啊,你的手怎么伤成这样?”老夫人一看到她手上的牙齿印,便立刻心疼地迎上来,用手执起她的伤心道:“宸把你咬伤了?”

“嗯,不过我不疼,奶奶您放心吧。”

“都伤成这样了,怎么可能不疼?”老夫人慌忙冲医生招手:“快,快帮少夫人把伤口处理一下。”

说话间,还贴心地扶着白慕晴来到沙发上坐下。

医生开始帮白慕晴清理伤口,老夫人牵着她的另一只手叮嘱道:“映安啊,下回遇到宸发病的时候,你一定要在第一时间躲开他,别再这么傻傻留在房里给他咬伤了,知道么?”

她现在可是怀着孕的啊,这万一被宸推倒流产或者伤到胎气了怎么办?

不说别的,白慕晴有这份陪着南宫宸受煎熬的勇气,老夫人还是挺佩服的,毕竟她是第一个!

“奶奶,我知道了。”白慕晴乖巧地应了声。

伤口上过药,包扎好后确实不那么疼了,白慕晴将老夫人劝回去休息。老夫人不放心,打量着床上的南宫宸道:“要不你去宸的房里睡,让沈恪和沈心下来?”

沈家兄妹住在三楼,估计这会已经睡熟了,所以才没有听到楼下的动静。

白慕晴摇遥头:“不用了奶奶,我下午睡了一长觉现在一点都不困。”

“那好吧,你自己也要注意休息。”

“我会的。”

老夫人走后,医生也已经替南宫宸扎好针水,留在人家两口子房里总是不方便,医生如是对白慕晴道:“少夫人,我先回房呆着去,针水完了叫我?”

白慕晴点头:“黄医生你先睡吧,我自己会拨针和换针水,有事我会叫你的。”

“您会拨针?”

“嗯,我有学过。”白慕晴点头。

之前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候,每天不是这个病就是那个病,为了方便照顾他们,她去学习了这些简单的护理方法。

听到她这么说后,医生终于安心回屋去了。

屋内终于再度安静下来,白慕晴幽幽地从沙发上站起,站在大床前定定地注视着面色苍白的南宫宸。

就在他发病前,他的脸色还没有这么苍白难看的,只一瞬间便变成了这样,病魔果然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啊!

她看到南宫宸的嘴角尚有几丝血迹没有擦干净,如是折身来到浴室,用温水洗了一条毛巾坐在他的床边,小心翼翼地替他拭擦着嘴角的血痕。

然后又帮他擦拭了一遍双手,才将毛巾放回洗漱盆内。

一共有三瓶针水,医生说这些药水滴入血管会有些疼所以不能滴得太快。其实今天下午她根本就没有睡觉,也没心情睡,这会早就困到不行了。

她拿出手机调好大概的时间闹钟,然后将手机放在手边,趴在床前闭目养神起来。

真不知道如果换成是白映安,在面对这种情况时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一定会像她第一次一样,吓得缩在角落里发抖吧?

白映安会有这份心思去照顾一个病人么?

希望她到时可以像她一样,惭惭地理解接纳眼前这个男人,慢慢地不再害怕。

没错,现在的她已经不会再害怕南宫宸的病,每次看到他发病时,除了心疼就是担忧,早就已经没有害怕了。

虽然很困,而且已经调好闹钟了,可她还是硬撑着没敢让自己睡着。她怕自己万一睡死了,听不到闹钟响会错害死南宫宸。

针水滴得极慢极慢,熬到第三瓶的时候,天已经渐渐出现鱼肚白了,而白慕晴也已经困得支撑不住了。头颅往下一点,她趴在床边熟睡过去。

这一觉她居然睡得很安稳,甚至还做梦了,梦到南宫宸醒过来了,而且体内的病彻底痊愈了。巨呆丸圾。

她不知道的是,南宫宸确实已经醒过来了,晨曦的光茫透过窗纱撒落进来,柔和地照亮了整间屋子。

他感觉到手背上有疼痛传来,如是垂眸往下望去,原来是手背上扎着针头,而他的手边,是趴在床边睡得正香的白慕晴。

她将小脸枕在右手的臂弯上,右手心还握着手机,而她的左手则轻轻地放在床边,手腕裹了一层厚厚的纱布。

虽然昨晚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但他依稀记得是白慕晴替他找来药丸,还被他一口咬住了手腕。

那腥甜的血腥味,他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他又把她的手腕咬破了,这个倒霉的女人!

他抬头看了一眼药瓶,针水还有二十毫升左右就打完了。

碰巧在这个时候,白慕晴掌心里的手机响起了闹铃声,南宫宸怔了一下,然后迅速地从她手中抽走手机将闹钟关掉。

而睡梦中的白慕晴只是动了动身体,咂吧了一下嘴巴后继续沉沉地睡去。

白慕晴这一觉几乎睡到自然醒,当她睁开眼睛时,大阳已经照了满屋。她慢慢地适应了一下光线,想起昨晚的一切还有自己肩负的任务。再看一眼自己的手掌,手机早已经不亦而飞。

她撑起身子看了一眼床上,南宫宸仍旧躺在床上,只是针水瓶不知何时已经空了。

居然空了……!

白慕晴大脑一空,蓦地从地上蹦起,情急地将针水的流动摁扭关紧后,她怔怔地打量着一动不动的南宫宸。

现在已经是九点多了,一共空瓶了两个小时,她居然让他空瓶了两个小时。这么长的时间里,足以让一个人……。

医生明明说过天亮他就会醒来的,可是现在都已经天亮这么久了,他居然还没有醒来。

她几乎是颤着手在南宫宸的手臂上推了推,轻声唤道:“大少爷……。”

连着唤了好几声也没有回应,她的心里更慌了,一抹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不会是……。

白慕晴慌忙摇了一下头,迫使自己不要去想这些不好的可能性,她站在床边深吸口气,才又伸出手去,颤颤悠悠地将手指放在他的颈部脉搏上。

居然没反应!

她终于控制不住地慌了,眼泪‘哗’的一下涌了满脸,一边抓住他的手臂摇晃一边哭叫道:“大少爷,你快醒醒!快点醒过来……!”

她呜呜地哭着,哭了一阵接着嚷嚷:“大少爷,你赶紧醒过来吧,求求你不要死……你要是死了我……我……。”

“我死你了要怎么样啊?倒是说啊。”南宫宸一把抓住她受伤那只手臂,不耐烦道。

说到关键处居然卡带了,真是!

如果不是怕她扯裂伤口,他还真想看看她究竟会这样摇晃着他哭到什么时候。

白慕晴愣了一愣,呆住了。

南宫宸没死?她是在做梦吗?

怎么可能啊?她明明害他点了两个小时的空瓶,而且明明已经没有脉搏了。

看着她呆呆地站在原地,脸上还挂满泪珠的傻样,南宫宸突然心里一软,不忍心再逗她了。抓着她手臂的手掌一用力,将她拽坐到床上,然后拉过她的另一只手指放在自己的颈动脉上。

“感觉到没有,还很活跃。”他笑。

果然很活跃,可刚刚明明就没有的!

白慕晴终于缓过神来,叫嚣着用双手捶打他的手臂叫嚣:“你个神经病!故意玩我的是吧?你有意思么?”

南宫宸慌忙重新抓住她的左手臂,看了一眼她的伤口:“小心扯到伤口了。”

“不关你的事!混蛋!”白慕晴实在是太生气了,刚刚她真的以为他死了,以为他因为自己一时的贪睡而死了。她愧疚得都快要死去了,他居然还有心情在这里跟她瞎胡闹?

“看看,明明是你自己贪睡差一点把我害死了,现在反过来还凶我。”南宫宸扯了扯已经被他自己拔掉的针管:“如果不是我及时醒过来,你现在就真的摸不到我的脉搏,然后成为杀死亲夫的千古罪人了。”

“我……。”白慕晴终于安静下来,心虚不已。

“我明明调好了闹钟的,怎么回事啊?”她低咕着拿起手边的手机,察看自己刚刚响过的闹铃,明明没有出错啊。

难道是她睡得太死了,居然连闹钟响了都没有听见?天啊,她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死睡?

对于她的愧疚和懊悔,偷偷关掉她闹钟的南宫宸丝毫没有愧意,反而不怀好意地坏笑:“陪护病人都可以睡得那么死,你这个妻子当得还真尽责。”

“对不起啊……我……可能是太困了。”白慕晴更加愧疚了。

南宫宸突然语气一改:“算了,看在我没死成的份上,又看在你昨晚被我咬了一口的份上,我原谅你了。”

“谢谢。”白慕晴松了一口气,幸好没有酿成大祸!

南宫宸抓着她手臂的手掌稍稍下移,托住她缠着纱布的手腕,细细地打量一番后抬起眸子盯着她:“还疼么?”

他的目光难得地绽放出柔情,柔得她整颗心都暖了。

“不疼了。”她笑着摇了一下头:“只要你能挺过来就好。”

南宫宸依旧盯着她,半晌才吐出莫明其妙的一句:“其实你不用这样的。”

“什么意思?”

“不用非得做到和别的女人不一样。”他记得他说过,她和别的女人一样惧怕他,但当时她辩称自己和别的女人不一样。

他在想昨晚她所表现出来的勇敢,有多少是为了表现自己而表现出来的。

白慕晴明白他的意思,仍然只是笑了笑,并不解释。

“好了,该起床了。”白慕晴从他跟前站起,一边收拾打完的吊瓶一边道:“黄医生过来了么?有没有说什么?”

南宫宸嘲弄地一笑:“他该说什么我早就背下来了。”

“那么你呢?现在怎样?身体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她关切地盯着他问道。

“还好。”南宫宸掀开被子下床,一边换衣服一边说道:“下次你看到我犯病的时候,记得离我远一点,不然我还会再咬你。”

“知道了。”白慕晴和应允老夫人一样应允着。

看到他发病后自己先忙着逃命么?也许四个月前她还能做得到,可是现在……她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

两人一起下到一楼餐厅时,餐桌上的每一个人都要打量着他们,眼里有着心疼。

“表哥,你的脸色好差。”沈心说。

南宫宸冲她笑了笑,回到位子上坐下。

朴恋瑶打量完他们,迟疑着问道:“表哥昨晚又犯病了么?”

“是的,我和沈心居然睡得什么都不知道。”沈恪很是惭愧地说。

白慕晴扫了大伙一眼,道:“没关系啦,大少爷有我照顾就行了。虽然……我不是那么的专业,但慢慢总会好起来的。”

想起自己睡过头,害他差一点因空气栓塞血管而死,她就笑得很难堪。为了避免尴尬,她伸手便要去给南宫宸倒牛奶。

然而她却忘了自己手腕上还有伤,手掌抓上鲜奶壶时,刚好抽动了一下手腕上的伤口,她倒吸口冷气,手掌本能地瑟缩了一下。

人的本能反应本该是立刻缩回来的,可是她不想让大伙留意到她手上有伤的事,只好硬着头皮抓紧奶壶,稍稍使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