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章 乱吃醋/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一起来到海上乐园,南宫宸将车子停在停车场,环视一眼四周,目光在角落里那位跟踪者的身上停了一停。他的唇角动了动,什么话都没有说。

看来奶奶还是死性不改,喜欢派人到处跟踪他。

“你笑什么?”白慕晴不解地问道。

“没什么,走吧。”南宫宸锁好车门,迈步往海上乐园的入口走去。

白慕晴也没有多问,追上去用手挽住他的臂弯往前走。

经过回那家甜品店的时候,南宫宸突然停下脚步,用下颌指了一记甜品店道:“要吃么?”

白慕晴想了想,笑眯眯道:“如果是你去给我买的话,我还是可以吃一下的。”

“这么勉强?”他用手指挑起她的下颌,笑了笑:“那还是别吃了。”

说完便放开她往前走去。

白慕晴瞪着他离去的背影,无语地翻起白眼,还以为他这次会亲自排队给她买呢,唉。又一次被打击到了!

不过对于南宫宸,还是不能要求太高,毕竟像他这么傲骄的人一时半会是很难改变性子的。

想通之后,她脸上重新绽放出笑容,迈步跟上他的步伐。

南宫宸见她居然真的就不吃了,脸上闪过一丝讶然,不过他并未因此而折回去给她买,而是继续和她一起往海边的方向走去。

*****

白映安一收到侦探员发过来的照片,便立刻气得从沙发上站起,咚咚往楼上跑去。直闯母亲的卧室。

许雅容正坐在梳妆镜前试戴首饰。被她突然的闯入吓了一跳,看到是她后没好气地啧备道:“干什么呢,疯疯癫癫的吓我一跳。”

“妈,你看这个不要脸的小贱人。”白映安将手机递到许雅容面前,愤愤道:“怪不得她一拖再拖,就是不肯跟我换身份呢。”

许雅容扫了一眼照片中和南宫宸携手并肩,亲密不已的白慕晴。虽然有些恼火,但却没有和白映安一起发火,反而安慰她道:“管她现在跟南宫宸相处得怎样,反正到了该她离开的时候她还是会离开。”

“我看她根本就是爱上南宫宸了,到那时肯定会爱得更深,更加舍不得南宫宸,然后就不管她弟弟的死活了。”白映安就是因为担心这一点,才会派人去跟踪白慕晴的。没想到她们之间的感情已经这么好了。

“放心吧,我了解她的性格,她肯定不会为了自己不顾家人死活的。”许雅容对站镜子照了照,总算是满意了。

“妈……。”

“好了。”许雅容打断她,转过身来盯着她道:“这些事情你就别操心了,你还是好好训练自己吧,她的声音,神态,爱好你一定要一点一点的训练起来,否则到时后进了南宫家一下就被认出来,咱们全家就跟着你一起完蛋了。”

想到这事,白映安就厌倦得皱眉,但为了前程再难受她也得忍了。

“放心吧,我会好好训练自己的。”

“别忘了南宫宸可是很精明的。”许雅容提醒了一句。

“妈,如果你让我学习哪位贵妇或者千金名媛,那简直是易如反掌,可是学习模仿一个土包子真的好难啊。”虽然明知道自己没得选,她还是忍不住抱怨道:“你说她到底是不是白家的亲生女儿啊?怎么骨子里却一点千金小姐的本质都没有呢?”

“如果没有,当年那个女人就不会带她上门来认亲了。”许雅容冷笑一声,抬手在女儿的肩上拍了拍:“好了,别抱怨了,谁让你当初自己不敢嫁?”

“我……。”白映安哑言,阴即一脸烦躁道:“算了算了,现在说什么都迟了,我出去逛会。”

“你要出去?”许雅容皱眉。

白映安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忙安抚道:“妈,你放心吧,我会侨装好自己,而且会尽量避免跟南宫家的人碰面的。”

白映安说完,便转身快步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为了让自己变成白慕晴的模样,留了二十多年短发的白映安不得不偷偷将自己的头发留长,就连眼角的美人痣也点掉了,还要逼迫自己去学习白慕晴的神情和习惯性动作等等。

总之在这段时间里,她要学的东西太多了,也快要被烦死了。

*****

这一次出门很顺利,小两口不但逛过了海上乐园,还一起在外面吃了晚餐,吃完晚餐又应白慕晴的要求在附近逛了逛。

直到晚上九点多,白慕晴才感觉到双腿已经累得麻木了,偷偷看了南宫宸一眼,发现他的眉眼间也已经有了不耐烦的神色。

虽然有些不舍这种与他单独在一起的时光,可也不能太为难人家大少爷,只好开口说:“走吧,我们回去了。”

其实向来霸道难讲的她没有主动要求回去已经很出乎她的意料了。

“确实?”南宫宸低头看她。

“确定啊。”白慕晴点头。

南宫宸对逛街确实没有丝毫的兴趣,听到她这么说后也不跟她客气,脚步一转便餐厅停车场走去。

南宫宸去停车场开车,白慕晴在出口等。

餐厅旁边是一家大型的母婴店,正好逢上店家在周年庆打折,白慕晴忍不住往前走了几步,看着店里各式精致可爱的小婴儿妆。

如果不是和南宫宸一起出门,她肯定会进去狠狠地过一把眼瘾的,可惜这么她只能站在店外远远地看着。

南宫宸将车子开出来,就看到她一脸痴迷地看着母婴店,他看了她片刻后,摁了声喇叭,白慕晴居然没反应。

这里是闹市,老是摁喇叭不好,南宫宸只好拿出手拨打她的号码。听到手机响的白慕晴这才回过神来,听到是南宫宸的专用铃声后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她回过头去,果然看到南宫宸的车子正停在暂停区内等她。

真该死,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闪神了。

她快步走向南宫宸的车子,拉开车门坐上去后一脸歉疚道:“不好意思,我刚刚没看到你。”

南宫宸扫了一眼外面的母婴店,注视着她:“你对那种店有兴趣?”

白慕晴心下微紧,没想到被他留意到了。

“当然啊,我一直很喜欢小孩的嘛。”她笑了笑,抬眸迎视着他的目光,小心翼翼道:“要不我们也……。”

她的后半句话还在口中,南宫宸的脸色已经沉下来了,只好语气一改:“算了,就知道你肯定不会同意的。”

“既然知道我不会同意就永远都不要再提。”南宫宸道。

“知道了。”白慕晴应了声后别过脸去。

他还是那么的坚决,一点松口的意思都没有,白慕晴无奈地在心底苦笑。

南宫宸感觉到了她的黯淡,可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启动车子往家的方向驶去。

原本的好心情因为南宫宸的一句话而抹杀得干干净净,白慕晴又开始忧心起自己和孩子的前途了。

回到家,白慕晴回房洗了个澡,感觉肚子有些饿的她正准备去问问南宫宸要不要吃宵夜,便听到门口传来一阵气车的引擎声。

她快步走到露台往下望去,刚好看到南宫宸的车尾消失在大宅门口。

刚刚他不是才喊累的么?怎么这会还出去?

不过南宫宸的行踪向来不会向她报告的,也不会受她控制,管他出去做什么。

白慕晴离开露台,来到一楼厨房翻找东西吃,碰巧这个时候何姐从老夫人的房里出来,看到白慕晴在找吃的,如是关切地问道:“少夫人是饿了吗?我给你做点宵夜吃吧。”

白慕晴被她吓了一跳,转身摇摇头:“不用,我找几块饼干吃就好。”

虽然自从她怀孕后,何姐对她的态度和老夫人一样好了不少,可是对这个在南宫家供职了几十年的老妈子,她还是挺有些畏惧的。

“饼干多没营养啊,我给你下碗鸡蛋面吧。”何姐说着便从冰箱里拿出材料准备做鸡蛋面。

白慕晴见她执意,只好冲她道了一声谢。

鸡蛋面做起来很快,白慕晴就站在旁边看着,席间她有意无意地问道:“对了何姐,大少爷这么晚了还上哪去?”

“说是有个朋友从国外回来。”

“朋友?”

何姐抬头看了她一眼,语气带了些许正经:“大少爷统领着那么大一个南宫集团,偶尔出去一趟不是很正常么?”

“不,我的意思是……大少爷居然也会交朋友。”白慕晴呵呵笑道。

她记得南宫宸的私人手机几乎从来不响,也从没听他提起过有什么朋友,她以为他就是个赚钱的工具,每天就除了赚钱还是赚钱。

她的这句话倒是让何姐沉默了,半晌才说:“大少爷从小就没有什么朋友,除了今天这位……。”

何姐没有说下去,将锅里的面盛了出来道:“少夫人到外面坐着吧,我给你端出去。”

白慕晴虽然很想听她继续说下去,可是何姐显然并不想继续跟她聊这个话题,只好作罢。

何姐原来就是一个做事一丝不苟,从不多言多事的妇人,今天能跟她说这么几名放已属破例了。

白慕晴走到餐桌旁坐下,何姐将煮好的面条放到她跟前道:“少夫人吃完把碗放在这里就行了,早点休息。”

“你也早点休息。”白慕晴回了她一句,看着她走出餐厅后才低头吃起了面。

白慕晴吃完面条回到卧室,躺在床上却始终睡不着。

心里乱七八糟的一堆事情,越想越头疼,抬头一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了,而南宫宸却还没有回来。

不知道能和他做朋友的会是什么人呢?今晚会不会喝酒呢?有没有喝醉呢?能不能回得来……?

一大堆的问题,一大堆的担忧,她越发的睡不着了。

而此时的一家高档酒吧内,南宫宸和乔锶恒确实是在喝酒,只是两人的目的是叙旧而非饮酒,所以喝得比较节制。

南宫宸看了眼时间,刚想提出退散伙的念头,包厢门口突然扭着走进来一位妙龄女子。那女子长得妩媚动人,身材火热,一进门便冲南宫宸抛来一个风情万种的媚眼:“宸少,好久不见。”

紧接着,女子迈着两条修长的大美腿来到乔锶恒身侧,偎着他坐下后将红艳艳的嘴唇贴在他的唇上,两人默契地共谱了一个深情火热的吻。

南宫宸双手环胸,身体往沙发后面靠了靠,扫视着二人:“你们两个还有偷啊?”

“别说得那么难听嘛,宸少。”女子松开乔锶恒娇嗔道,随即噫叹一声:“宸少还是如此的看不惯我,真伤心。”

“我以为方小姐早就被乔少的太太撕了。”南宫宸嘲弄地睨着她,一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他打从心里的不耻。

提到太太,乔锶恒俊美的面庞一黯,随即笑笑地拥紧了身侧的方密。

方密笑得更加娇柔了,甚至有着得意的神情:“乔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跟苏惜办离婚的。”

南宫宸没有再搭理他,也早就听够了乔锶恒跟苏惜之间的恩恩怨怨,无非就是一对有情人相撕相杀的热闹狗血剧。

他从沙发上站起:“你们两个慢慢聊吧,我先回去了。”

“好,改天聊。”乔锶恒含笑道:“到时记得把嫂子带出来让我们一睹芳容。”

乔锶恒说完,方密紧接着一脸振奋道:“对噢对噢……我在国外就听乔少说宸少又娶了个新妻,而且……。”她没敢说‘而且还神奇地活下来了’,顿了顿才说:“我真的很好奇她长什么样,下次宸少一定要带出来给我们看看哦。”

南宫宸笑了笑:“为了避免多此一举,还是等我找到真正的那个她再说吧。”

他和白大小姐的婚姻能不能长,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又有什么必要带出来给他们认识?

方密是个什么事都敢做,什么话都敢说的人,听到他这句话后立马反问道:“宸少的意思是,以后还会继续娶?”

“也许呢?”南宫宸指了一下洗手间的方向:“我去下洗手间。”

南宫宸刚离座,他放在桌面上的手机便响了起来,方密伸着脖子看了一眼,笑盈盈地问乔锶恒:“乔少,你觉得会是谁?”

“这么晚了,除了太太还有谁?”说这话的时候,乔锶恒不自觉地垂眸扫了一眼自己的手机。

他也是个有妻室的人,只是无论再晚,苏惜都不会响他的电话,更不会过问他和谁在一起,在苏惜的眼里,他比透明人还透明。

方密看了看洗手间的方向,又看了看南宫宸一直在响的手机,随即伸手抓起手机将接听箭头划了过去,然后将手机贴在耳边娇柔地‘喂’了一声。

电话那头的白慕晴听到这个声音,腾地从床上坐起,拿下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号码,明明没有拨错啊。

“那个……我找宸少。”白慕晴迟疑着说,到底是什么情况啊?大半夜的怎么会是一个女人接电话呢?

白慕晴的心里一凉,南宫宸的朋友不会就是这个女人吧?

“宸少啊……他刚办完事,正在浴室里同洗澡呢,请问您有事么?”方密故意挪开手机冲着墙壁的方向唤了声:“宸少,你洗好了没,有人找你。”喊完后又重新将手机挪回耳边:“小姐您先等一下,宸少说他马上就好。”

“哦,请问您是……他的朋友?”白慕晴心里满满的醋意却不好意思发出来。

“对呀,我刚从国外回来。”方密暧昧地一笑:“小姐你不会也是宸少的情人吧?跟你说个密秘哦,我发现宸少的技术比以前棒了好多,爽死我了……。”

“不要脸!”白慕晴听不下去地打断她,然后挂上电话。

方密原本还想说上几句的,发现电话被挂断后只好悻悻然地挂上电话。

一旁的乔锶恒笑笑地瞅着她:“你这是要让他们小俩口打起来的节奏么?”

“破坏别人感情的事情我最拿手了。”方密得意地一笑,一脸的不屑:“不过我看她跟你太太一样是个包子。”

她的话音一落,乔锶恒的帅脸便重新阴了下来,方密自知触了他的底线,忙闭了嘴。

碰巧南宫宸在这个时候从洗手间里同出来,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问道:“谁的电话?”巨团布亡。

“你老婆查岗来了。”乔锶恒笑得一脸嘲弄:“想不到堂堂宸少也有被查岗的一天,真是可悲可恨哪。”

南宫宸丝毫不觉得有什么,有意无意地睨了乔锶恒一眼嗤笑:“没有老婆查岗的男人才是可悲的吧?”

“这么说来……宸少还真是个幸福的男人。”方密轻笑一声,端起酒杯从沙发上站起:“我都还没有敬宸少一杯呢,怎么着也得喝了我这杯再走吧……啊……!”

她突然脚下一拐,身体直直地往南宫宸的向上倾去,艳红色的唇瓣很‘凑巧’地吻在他的白色衬衫上。

“对不起,鞋子穿得太高了。”她娇羞他靠在南宫宸的胸口上,很是满意地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方密是什么样的女人南宫宸心里清楚得很,也很清楚她是故意的,只是根本没弄清楚她的用心,也没有留意到她的杰作。只是一脸嫌恶地将她推回沙发上,道:“酒就不喝了,我还得把车开回去。”

说完,冲脸色不佳的乔锶恒做了一个电话联系的动作后,转向往包房门口走去。

原本只是打个电话关心一下南宫宸,知道他没事自己就能好好睡个觉的,没想到电话居然是一个女人接的,而且还说出那种不要脸的话来。

这下白慕晴是真的要睁眼到天亮了,因为一闭上眼就是南宫宸跟那个女人民床上的情景。

她甩了甩头,正准备塞上耳机听歌让自己分散注意力,窗外却突然传来一阵由远而近的车声。

白慕晴蓦地从床上坐起,光脚走到落地窗后面挑起窗帘的一眼往外看去,是南宫宸的车子,这个时候除了他也不会有谁开着车子从外面回来了。

南宫宸将车子停到主屋门口,便下了车子快步往楼上走去。

他没有回自己的卧室,而是在白慕晴的卧室门口站定后,小心翼翼也旋开门把将门板推开一条缝,发现她没睡后才将推门走了进去。

“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南宫宸看着站在卧室中央的白慕晴,浅笑了一下:“不会是在等我吧?”

白慕晴将他从头到脚地打量一番,最终将目光落在他领口的红色唇印上,她别开眼:“不,我只是起来上洗手间。”

“是么?”南宫宸往前两步,站在她面前打量着她:“我怎么没在你脸上看到半点睡意,不会是一直都没睡着吧?”

被他看出来了,白慕晴也再继续装下去了,盯着他面无表情道:“我以为你会明天才回来的。”

“是么?还是在吃醋嘛。”南宫宸用手指托起她的下颌:“我突然觉得有人为自己吃醋也是一种幸福啊。”

说完,他低头便要亲吻她的唇,白慕晴将小脸一偏避开他的吻:“为你吃醋的女人应该有一卡车那么多吧?”

南宫宸吻了个空,眉头微微一皱,追着她的唇又要吻过去,白慕晴情急之下将他推开,脚往后一退道:“我不喜欢品尝别个女人的唇膏味,你最好先去从头到脚洗一遍再来碰我。”

南宫宸的脸色彻底改变了,眉头也皱得更紧:“什么意思?”

“你觉得呢?”白慕晴虽然知道他不是自己能够管束得了的男人,对于他在外面玩女人也从不敢过问,但她特别不喜欢他这副装傻装无辜的样子,也就是不喜欢被人欺骗。

哪怕他像往常一样,冷冷地嘲讽她一句,说她没有资格管他的私生活。她顶多也就伤心难过一下,绝对不会像现在一样鄙视他。

“白映安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对不起,我不应该过问你的私生活的,大少爷早点换衣服睡觉吧,我也要去睡了。”白慕晴还算平和地说完这句,转身便往大床的方向走。

然而她的脚步刚一转开,南宫宸便一把扣住他的手臂将她拽了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