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章 撞伤了/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宸便一把扣住他的手臂将她拽了回来,盯着她没好气道:“没错,我的私生活确实不需要你管,但你现在的表情让我很不爽。你到底在怀疑什么?怀疑我今晚在外面跟女人鬼混吗?白映安,你觉得我出去玩个女人还需要瞒着你,白费心思想理由对你撒谎吗?”

确实不需要,只是……。

白慕晴的目光重新落在他颈下那粒吻痕上,道:“那么你的意思是,你今晚没有跟别个女人在一起鬼混?大少爷,我也知道我自己没有资格管你,但我有我的原则,我不喜欢被欺骗,我也做不到自己的老公刚和别的女人混过,回到家来自己还要亲热地贴上去闻别个女人的香水味,你明白么?”

“我说了我没有?”南宫宸感觉就自己真是疯了,居然会花心思和时间在这里跟一个自己并不爱的女人解释这么多。

“没有什么?没有撒谎还是没有别的女人?”

“没有别的女人。”

“那这是什么?”白慕晴用下颌指了一记他领口的吻痕。

南宫宸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领口,由于视线不太好。白慕晴怕他看不到还主动帮他把衣服往下拽了些。

看到白色衬衫的红唇印,南宫宸的眉头又一次皱紧,他居然不知道自己衬衫上有女人的口红印!

脑海中突然想起方密跌在自己身上时的情景,看来嘴唇印就是她留下的,因为今晚自始至终和他接触过的女人只有她,就连包房里的服务员都是男的!

“怎么?说不出话了?”白慕晴嘲弄地一笑,将他的手掌从自己手臂上推了下去,转身要走。

只是这次南宫宸依旧没有给她离开,同样是用手指扣住她的手臂,在如此的铁证如山下。他一时半会还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跟她解释。

其实不解释也没有什么不可。但自己没干过的事情他实在不想背黑锅。他想了想,语气缓和了不少:“这个……只是误会,她是乔少的情人,我和她没什么。”

白慕晴不耐烦地翻了他一眼:“你还是别解释吧。”

“为什么?”

“我说了我不想听谎话。”

“我说了我没说谎,也没必要对你说谎!”南宫宸恼火了:“她是乔少的女人,我就算再缺女人也不会用她。她刚刚不过是摔了一跤,不小心摔到我身上来了。就这么简单。”

“是么?可刚刚我打你电话是她代接的,她说你们滚床了,还夸赞你的床上功夫不错来着,这又是怎么回事啊?”

南宫宸微怔了一下,她说什么?方密居然跟她说了这种话?

没错,刚刚他的电话是被方密接过,只是他没想到那个女人会对他搞这种破坏。

南宫宸依旧没有松开她的手臂,另一只手迅速地从口袋里面拿出手机拨通乔锶恒的号码。

这种事情他实在是解释不清。又不想背这种黑锅,所以只能找对方来对质一下了。

南宫宸将手机摁了免提,电话响了好长时间才被人接起,乔锶恒不耐烦的声音响起:“南宫宸!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不识趣了?”

伴随着他的声音一起传来的,是一阵女子的呻吟,那声音一听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南宫宸才不管他们现在正在做什么,恼怒地冲他吼了一声:“叫方密那个贱人听电话。”

“亲爱的,宸少找你。”乔锶恒喘着粗气说完,大概是把电话给了方密。

“喂……宸少,我现在很忙……!”愉悦的尖叫代替了她后面的话语,白慕晴一张脸瞬间羞红。

南宫宸冷声道:“我太太这会正在乱吃飞醋,方小姐你刚刚在电话里到底跟她说过什么?你最好马上给我向她解释清楚。”

电话那头的方密好不容易才停止尖叫,语气中满满的无语道:“不是吧,跟她开句玩笑而已,这样就吃醋了?宸少,不是我说你,这么小心眼的妻子留着迟早都是个祸害,赶紧离了吧。啊……乔少……等等……我在打电话呢……。”

方密喘着气说:“宸少,你这样的老婆不行,得让她向苏惜学习学习,人家苏惜多善解人意啊……啊……对不起乔少……我错了……我不是故意要提苏惜的,我……。”

听着电话里头那一声高过一声的吟叫,还有方密那毫不客气的话语,白慕晴又羞又愧地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小脸已经红得通透。

南宫宸并没有挂断电话,而是将手机往沙发上一扔,低头睨着脸色通红的白慕晴:“怎么样?还需要我解释么?”

白慕晴低垂着头,又手一刻也不敢挪开耳朵,羞赧道:“可以先把手机挂掉么?”

那声音真是太……。

南宫宸伸手将她圈入怀中,在她耳边吹气:“你还没告诉我,到底要不要我再解释,还是……要验明正身?”

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白慕晴更加羞涩起来了,她奋力地用双手挣开他的怀抱,扔下一句:“不用了,我去睡觉。”

说完,便快步冲向在床,将自己整个裹入被窝里头。

看着她将自己裹成棕子的模样,南宫宸邪肆地一笑,从沙发上抄起依旧精彩的手间往床边走去。她不好意思听,他偏要给她听,甚至还将手机放在她的枕头边上道:“听到没有?这才是真正的女人。”

哪像她,每次都死咬牙关一声不吭,跟个木头人似的。

“你……不要脸!”白慕晴气急败坏地骂了一声,然后抓过手机挂断通话。

南宫宸跟着爬到床上,掀开她头上的被子嘲弄地打量着她:“怎么?不吃醋了?”

“我才没有吃醋。”白慕晴不服气地扔给他一句。

“一张小脸拉得比马还长,还说没吃醋。”南宫宸一边解身上的衬衫一边嘲笑道。

白慕晴被他说得羞愤不已,索性将头上的被子整个拉了下去,瞪着他道:“那你就听她的啊,把我甩了。”

南宫宸故作认真地想了想,道:“目前还不能甩。”

“为什么啊?”

“因为……今晚的身体需要还没有解决。”南宫宸说完,一把将她拽入怀中,同时不理会她的反抗低头吻住她的唇。

白慕晴侧过脸避开他的唇:“我还有事情要问你。”

“什么事不能留到明天问?”南宫宸有些迫不及待了,都是电话那头的那两人闹的。

“你这个唯一的朋友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是刚刚那个女的么?”巨女役巴。

她至今都还没搞清楚这个问题呢,而且也一直挺想知道的。

南宫宸看着她:“你觉得我的格调有这么差吗?把一个烟花女子当成唯一的朋友?”

“那是谁啊?”

南宫宸想了想,道:“恒星医院的少东家乔少,你认识么?”

“不认识。”白慕晴本能地摇头,答完才惊觉自己作为上流社会的千金小姐连恒星那种大医院的少东家都不认识,显得有点太牵强了,如是添了一句道:“不过以前经常听别人提到他。”

“对了,你们是同学?还是朋友?他……没有像别人一样嫌弃你?”她比较好奇,什么样的人能够跟南宫宸成为好朋友。

“他学医,见多了各种各样的病情,也从不相信迷信,所以……。”南宫宸翻身躺到枕头上,脸带自嘲地笑笑,

白慕晴见他伤感,如是停住了追问,主动往他怀里靠了靠:“没关系,我也不信。”

南宫宸低头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记,大掌轻轻地从她的手臂上抚过过,停在她缠着纱布的手腕上,柔声问道:“还疼么?”

“早就不疼了。”白慕晴说。

“那……能做么?”他重新低头吻住她,吻在她的颈间。

白慕晴咯咯笑着用手在他手臂着捶了一记:“还在想这事哪?”

“还不都是害的。”如果不是她乱吃醋,他哪会打那个电话,哪会被挑起体内不安分的欲火?

白慕晴感觉到他身体的压抑,不忍心拒绝,最终还是迎合了他……。

*****

白慕晴的肚子终于在第四个月的时候慢慢地开始显现出来了,好在她体格小,而且冬天穿的衣服多,一般人很难发现她怀孕的事,就连每天见面的沈恪和沈心都没有发现她怀孕。

可是时间慢慢过去,肚子也在慢慢长大,再过一个月恐怕不是衣服能遮蔽得住了。

老夫人每天都在思索着该怎么安排她后面的生活,怎么保住这个孩子。

白慕晴自己也在忧心这件事情,只不过她为了宝宝能够健康成长,一直都在尽力地保持好心情。

不开心的事情她尽量不去想,也尽量不去想和白映安之间的事情。

今天是赵飞扬和袁瑰订婚的日子,白慕晴吃过早餐便回到卧室换衣服打算出门。

南宫宸打量着一身普通风衣的她,一脸不解地问道:“据我所知,袁氏算是有头有脸的家族,来参加袁大小姐订婚礼的人应该也都是些名流,你确定要穿这身去么?”

“我确定啊。”白慕晴在镜中看了他一眼:“我和他们两个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用不着穿这么隆重,再说了……。”

白慕晴转过身来,抬头笑笑地注视着他:“如果我穿得太美艳,你放心么?”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南宫宸不以为然:“谁敢跟我南宫宸抢女人?除非他不想活了。”

“说得也是啊,哪像我,是个人都敢跟我抢老公。”白慕晴自嘲地笑了笑,重新转过身去。

“怎么?心里不平衡了?”

“多少有点吧。”白慕晴酸酸地问了句:“不知宸少今晚又要跟哪家千金共进晚餐呢?”

“何家的千金,所以你不用等我回来睡觉了。”

“你……。”白慕晴气结。

南宫宸一脸无辜:“今晚跟何氏的项目由何小姐负责。”

“真的只是为了工作?”

“那要看晚上相处的结果喽,男人和女人在酒桌上聊着聊着很容易就聊到床上去的,这一点你应该清楚。”

白慕晴咬咬牙,回击了一句:“那正好,我晚上也要出席飞扬和袁瑰的晚宴,搞不好也跟哪位男士聊着聊着聊到床上去了,所以……。”

“你敢?!”

“看晚上和男宾客们的相处结果喽。”白慕晴冲他微微一笑,拎过桌面上的包包:“走吧,再不走就要迟到了。”

说完带头往卧室门口走去,南宫宸在原地站了几秒,迈步跟上她的步伐。

****

孩子在长大,白慕晴的胃口也在长大,吃早餐的时候,她一口气吃掉两个三文治和一杯牛奶后仍然不觉得饱,如是伸手去拿第三块三文治。

她伸出手时,才发现餐桌上的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伸出的手臂本能地一缩,她冲大伙呵呵笑道:“我……今天要去参加好朋友的订婚礼,在人家的婚礼上肯定不太好意思吃东西,所以打算在家吃饱一点再去。”

沈恪带头嗤笑起来,沈心也跟着笑了。

南宫宸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不凉不热地说了一句:“你还有形象么?”

坐在白慕晴对面的朴恋瑶打量着她,随即浅笑道:“表嫂最近都吃得比较多,不会是怀孕了吧?”

她的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怔了一怔,重新将目光投回白慕晴的脸上。

白慕晴张了张嘴,笑盈盈道:“怎么可能,怀孕了还能不告诉你啊?”

她早就训练好了怎么应付这种突发情况了,因为她很清楚这是自己的必备功课。

主位上的老夫人帮着她添了一句:“吃多点身体才会好,你和沈心应该多向她学习学习。”她说完从碟子里拿了一块三文治放在白慕晴跟前。

在场最淡定的就要数南宫宸了,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白慕晴是根本不可能怀孕的。

早餐结束后,大伙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各自准备出门。

朴恋瑶和老夫人道过别后,问白慕晴:“表嫂,你在什么酒店参加订婚礼?”

“阳光花园酒店。”

“阳光酒店跟表哥公司在两个方向啊,不如我顺道稍你过去吧,我刚好顺路。”

白慕晴想了想,确实是她比较顺路,如是对南宫宸道:“大少爷你自己去公司吧,我坐恋瑶的车去。”

南宫宸看了看朴恋瑶,点头:“可以。”

朴恋瑶踮起脚尖在沈恪的唇上吻了一记:“走啦,晚上一起吃饭。”

“好,我去接你。”沈恪回了她一吻。

看着两人显得极其自然的亲密互动,白慕晴羡慕极了,目光不自觉地望向一旁的南宫宸,心想着她什么时候才可以和南宫宸这样子吻别?

她将目光望过去的时候,刚好接触到南宫宸扫过来的目光,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会不到两秒,白慕晴便迅速地将脸别了过来。

发现朴恋瑶已经往车子的方向走去了,白慕晴立刻迈步跟了上去,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白慕晴拉过安全带,发现安全的卡槽怎么也塞不进去。

“哦,我忘了,安全带坏掉了。”朴恋瑶歉疚道:“表嫂,真是抱歉,如果你害怕的话还是坐表哥的车出门吧。”

朴恋瑶开的是一辆红色跑车,没有后排可以坐的。

白慕晴看向窗外,南宫宸的车子已经驶出大门了,现在打电话叫他回来的话有点太麻烦他了,想了想还是决定坐朴恋瑶的车子算了。

车子开出南宫家大宅后,白慕晴侧过头来看着朴恋瑶笑眯眯道:“我看你和沈恪的感情挺好的,有没有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朴恋摇笑了笑,道:“沈恪刚毕业不到三年,在工作上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他想等自己变得再成熟一些才谈结婚的事。”

“那你呢?”

“我?我当然也不希望那么早结婚啊,结了婚多没自由。”朴恋瑶又是一笑,扫了她一眼道:“特别是嫁入南宫家这样的家庭,看看你就知道这日子有多没自由了。”

她说得对,嫁入南宫家的女人确实太没自由了,幸好自己很快就要解脱了。

幸好……?白慕晴突然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弄得苦涩起来,时至今日,其实她并不想离开啊,哪怕再没有自由,再难过她也愿意留下来的。

“对了,表嫂。”朴恋瑶突然说道:“你和表哥结婚半年多了,如果再不怀个宝宝的话奶奶会很不高兴的。”

白慕晴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点头:“我明白的。”

“明白就好。”朴恋瑶冲她微微一笑。

“咦,嫂子你头发上的是什么东西?”朴恋瑶突然伸出手去捻白慕晴头发上的东西,因为手不够长,如果将身体往她那边挪了一些,终于捻到了。

白慕晴被她吓坏了,慌忙提醒道:“恋瑶,小心开车,啊……小心……!”提醒变成尖叫花。

朴恋瑶被她吓了一跳,这才发现眼前是一条下坡,而坡底正好是红灯,此时有不少车子在等红灯。

她也被自己吓坏了,由于车速过快,慢慢缓冲已经来不及了,她只好一脚狠狠地踩在刹车上。

车子‘吱’的一声骤停,只差一点就追了前车的尾,而没有系安全带的白慕晴由于惯性的原因一头撞在前面的空调口上。

“啊哟……。”她痛苦地低呼一声,感觉四周天旋地转起来。

险险地稳住车子的朴恋瑶才刚松了口气,便听到白慕晴痛苦的呼声,她倏地转过头来,原本惊恐的脸上添了一份焦急。

白慕晴捂着自己的额头,缓了好久才从疼痛中缓过来,摇头艰难地吐出一句:“我没事。”

她该感到庆幸的是自己只是撞到了头,没有撞到肚子,不然就惨了!

朴恋瑶已经迅速地将车子停到路边,解开安全带俯过身来,频频道歉:“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分心的。”

“呀……你的额头红了好大一块,很愉就要起包了。”朴恋瑶强行将她的手掌从伤处挪开后,便看到她的额头上红肿了一块。

白慕晴摸了摸伤处,是么,怪不得那么疼呢。

“表嫂,你的身体还有别的地方不舒服么?有的话一定要说出来,我送你去医院。”朴恋瑶说着又开始道起了歉:“都怪我,如果让沈恪知道我开车这么毛躁还伤了嫂子你,肯定又要骂我了。”

白慕晴已经缓和得差不多了,感觉了一下身体的其他部位,确实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后安抚道:“我还好,你就别自责了。”

“真的吗?真的没有伤到别的地方了?千万别骗我啊。”

“我没骗你。”

“你看你头上的伤果然肿起来了,我带你去医院拍一下片吧。”朴恋瑶说着便重新启动车子。

一听说上医院,白慕晴慌忙摇头:“不,不用了,我现在没事了。”

“你看都肿了,万一脑震荡怎么办?”朴恋瑶重新将车子驶入车流:“宏恩医院就在前面,我直接带你去检查室拍个片就行了。”

“不用,真的不用。”白慕晴故意看了一眼时间,扯了个谎道:“恋瑶,我朋友的订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麻烦你赶紧送我过去吧,谢了。”

朴恋瑶扭头看了她一眼:“真的不去看一下么?”

“真的不用。”白慕晴无所谓地笑笑道:“撞这么一个小包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小时候淘气的时候常撞,从来没有去看过呢。”

朴恋瑶想了想,最终妥协道:“那好吧,不过你得时刻留意自己的伤口,万一有什么不适的话记得及时到医院来找我。”

“知道啦。”白慕晴松了口气地笑了。

白慕晴到达阳光酒店后,远远便看到酒店门口摆放着她亲手画的大幅婚纱照,大概是从未见过婚纱照是用油画的,好多宾客都站在画前好奇地欣赏。

姚美已经在酒店门口等着她了,看到她后立马迎上来,挽住她的臂弯往一对新人走去,一边抱怨道:“怎么这么晚才到,人家都等你好久了。”

“别说了,差点出车祸,幸好我福大命大。”白慕晴随口感叹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