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章 不敢置信的真相/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是吧?那你有没有事?”姚美一听到她说出车祸,立马关切地问道,见白慕晴摇头后,又用下颌指了一记她的小腹:“他呢?”

白慕晴神秘地一笑:“挺好的。”

“那就好。”姚美松了口气。

“慕晴。你终于来啦?”赵飞扬和袁瑰笑盈盈道。

“对不起,我来得有点迟了。”白慕晴拉着袁瑰的双手打量着她身上的礼服:“瑰,你今天真漂亮。”

袁瑰得意地在她面前转了个圈:“当然,如果今天都不打扮漂亮点,那我什么时候才能漂亮?”

“我没有告诉过你么?你每天都很漂亮。”赵飞扬搂住她的肩膀笑得一脸宠溺。

“瞧瞧这幸福的劲,我们羡慕不过来的,还是进去吃东西吧。”白慕晴说着挽过姚美的手臂打算往里面走。

赵飞扬眼尖地发现白慕晴额头上的伤口,如是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拉了回来,打量着她的额头问道:“慕晴,你的额头怎么了?怎么肿成这样?”

白慕晴不好意思地拨了拨额头上的刘海,道:“没什么啦,刚刚坐车的时候不小心撞了一下。”

“怎么这么不小心?”

“意外嘛。”白慕晴拍着他的手臂催促道:“赶紧去接待你的宾客吧,别管我了。”

“对了,慕晴。”袁瑰突然一脸凝重地对白慕晴道:“跟你说个事。林安南有可能会来参加我和飞扬的订婚礼。”

“林安南?他来做什么?”赵飞扬本能地吐出一句。

袁瑰有些无奈道:“林家和我爸有生意往来,林家兄弟跟我哥又是朋友,是我爸发柬请的,不过是究竟是林大少来还是林二少来现在还不知道。”

在这个时候听到林安南的名字确实有些扫兴,不过林家和袁家有交情也不是袁瑰能做得了主的。她只能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笑了笑道:“没关系,分手了还是朋友嘛。”

听到她这么说。袁瑰稍稍放下心来道:“那就好,赶紧进去吃东西吧。”

白慕晴和姚美刚进入会场不久,林安南就出现了。

白慕晴来不及回避,便看到林安南正径直地往自己走来,这里是别人家的宴会,她不好做得太引人注目,只好表现出一脸平静地跟林安南打了声招呼。

“好久不见。”林安南冲她微微一笑:“这几天正想找你。”

“林少找我做什么?”白慕晴皮笑肉不笑道。

还以为这么久不出现,他已经对自己死心了,也开始放弃纠缠自己了呢。

“没什么,刚好最近有个朋友进了房管所工作,想送你一个礼物。”林安南意有所指地笑了笑。

“什么意思?你又想干什么?”

“你慌什么?”

“我没慌。”

“没慌就好,晚宴的时候我会把礼物带过来的。”林安南冲她举了一下杯子:“来吧,咱们喝一杯。”

白慕晴虽然不想搭理他,但还是出于礼貌地举起果汁杯子跟他碰了一下,然后仰头喝了一口。

林安南有自己的朋友要应付,没有多为难她便和一干朋友进包间去了。白慕晴也落了个清静。

对于林安南说的礼物,她丝毫没有兴趣,也没放在心上。

赵飞扬和袁瑰把孩子们也接来订婚现场了,因为怕他们淘气,还专门安排了服务生带她们在花园里玩闹吃东西。

如是一整个上午,白慕晴便是和孩子们一起度过的。

赵飞扬和袁瑰的晚宴是在某高档酒吧内办的,说是晚宴,其实就是一帮年轻人在一起玩乐。

白慕晴原本并不想去,毕竟身体不太方便,可是不知道她怀孕的赵飞扬和袁瑰非要她过去玩一玩。

盛情难却,白慕晴想了想反正南宫宸今晚没那么早回去,自己一个人在家也是无聊,不如过去酒吧露下面好了。

她去到酒吧的时候,包房里面已经聚满了人了,里面乌烟瘴气的。

白慕晴被袁瑰拉着瞎闹了一阵后,逮着机会便跟赵飞扬辞别。赵飞扬原本并不想给她走的,姚美替白慕晴解围道:“飞扬,你又不是不知道慕晴家规严,赶紧放她回去吧。”

“可是你还没陪我喝酒呢。”赵飞扬已经喝醉了。说起话来有些任性。姚美笑着将他挂在白慕晴肩上的手臂推掉道:“你要喝可以啊,我陪你!”

“好,一言为定。”

“行。”姚美扶着赵飞扬往包房里面走时,不忘回头叮嘱白慕晴回去的路上小心。

白慕晴松了口气,总算是可以回家了。

只可惜没有等她真正迈开脚步,林安南便出现了,实实地挡住了她的去路:“怎么了?这么早就回去?”他抬起腕表看了一眼:“才九点钟。”

白慕晴无语地翻起白眼,道:“林少爷,请问这跟你有关系么?你烦不烦啊?”

“我再怎么烦也是为了你好。”林安南突然抓住她的手腕:“跟我来。”

不给白慕晴拒绝的机会,他便拉着她往另一间包房走去,然后指了指虚掩着的包房门冷笑道:“你自己看看。”

白慕晴扫了他一眼,虽然不想跟他有太多的接触,但出于好奇她还是小心翼翼地将门板推开一条缝。

昏暗的包房内,她一眼就看到坐在正中央的南宫宸,而他身上正腻着一个性感漂亮、气质极佳的女人。南宫宸正在跟旁边的一位男子有说有笑,对怀中女子的挑逗表现出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白慕晴的脸色变了变,她能感觉得出来南宫宸外面肯定有女人,不然他的床上技术不会那么好,可是亲眼看到他跟别的女人如此亲密却还是头一回。

她的心脏突地一疼,将房门合上后背转向子。

冷漠的、霸道的、自私的南宫宸她都见过,唯独没有见过和女人亲热中的他,她实行看不下去了。

她僵在原地好一阵子,才终于缓过神来。

她没有看林安南一眼,机械性地迈开脚步,也不知道前往大门的方向对不对便往前走去。

“等一下。”林安南再度拉住她,将失魂落魄的她拉入旁边的另一间包间,让她坐在沙发上,体贴地给她倒了杯水后,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林安南轻吸口气,扫视着她低笑道:“慕晴,其实男人都这样,身边总有那么一两个床伴傍身。你知道刚刚那个女人是谁么?她是何氏集团的千金小姐,据我所知她和南宫宸早在一年前就有过关系了。”

何氏的千金小姐,怪不得看起来那么气质高贵呢,也对啊,一般的酒吧小姐南宫宸怎么可能看得上?只怕是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的吧。

她深吸口气,抬眸睨着他冷笑:“林少爷,你这是在为自己背叛我找理由么?”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男人和那个女人做,不等于爱上她。”

“够了!”白慕晴倏地从沙发上站起,盯着他:“你说得对,男人不都这样么,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特别是像南宫宸那么优秀的男人,别说是何氏千金了,就连市/长千金也对他垂涎三尺。所以我为什么要在乎他在外面有多少女人?只要他找得着回家的路,能让我坐稳南宫少夫人的位子就行了。”

林安南的脸色阴沉下来,他并不觉得南宫宸比他优秀!巨刚纵血。

白慕晴接着恼火道:“林安南,你到底有完没完啊?我说过就算我以后跟南宫宸分了,也绝对不会再跟你有任何关系的,你就别白费心机了。”

她说完便要从沙发上站起,林安南气结地将她推回沙发上,脸上也有了恼火:“为什么他出轨就是优秀,而我出轨就是那么的不可原谅?”

对啊,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白慕晴自己也不明白了,是因为他出轨的对象是她姐姐吗?是因为他联手了白映安将她推给南宫宸吗?可是她曾经是真心爱着他的。

相反,她跟南宫宸只认识半年多,对他甚至不太了解,说爱更是早过头了。为什么在看到他跟那位何小姐在一起时的情景,她没有恶心,反感,有的却是深深的难过呢?

她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么没自尊?难道这就是她被南宫宸压迫出来的奴性?

“对不起,我永远忘不了你和白映安赤身裸露体地骑在洗手台上的情景。”她摇着头说,这就是原因,她想一定是的!

“那么你就忘得了你外婆的惨死?”林安南冷笑。

白慕晴没料到他会旧事重提,有些厌烦道:“我问过了,南宫宸名下根本没有朱家小院这套房产。”

顿了顿,又说:“还有,这事不需要你管,请你以后别在我面前提我外婆的死。”

关于外婆的死,每忆起一次就心疼她老人家一次,所以还是别提的好!

“南宫宸名下确实没有朱家小院这套房产,不过这是在你们从燕城回来之后的事情。”林安南不理会她的警告,对着她的背影说了一句。

白慕晴心里突了一下,扭过头来:“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南宫宸三个月前已经把房产转到他的助理颜悦名下了。”林安南微微一笑,迈到她面前俯视着她:“如果心里没鬼,他为什么要把房子转到助理名下?”

白慕晴怔了半晌,才幽幽地摇头:“我不相信……。”

“我到底有没有说谎,你去房管局查询一下朱家小院的交易记录就行了,发果你查不了,我可以陪你一起去找熟人帮忙。”林安南说完,又是嘲弄地一笑:“南宫宸和颜悦之间是什么关系,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吧,每天朝夕相处同进同出,颜助理又是那么艳丽的一个女人,南宫宸估计连别墅都送了她不少,更别说是一幢小楼了。”

“慕晴……!”

“你给我闭嘴!”白慕晴气恼地打断他,她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也不想再听了。

她的手掌紧了又松,松了又紧,脸色也是难看至极。

林安南看着她脸上的难受,只好改口道:“好吧,我不说了,你如果还是不相信我的话,明天我带你到房管局去查询。”

“不用了。”白慕晴淡淡地吐出这三个字,然后转身来到包间里头,从包包里面拿出手机找到一个号码。

她的拇指停在一个号码之上,迟疑了片刻才点了下去。

电话通了,里面传来一个清脆淡凉的女声,白慕晴深吸口气,才道:“小惜,可以帮我一个忙么?”

“什么忙?”电话那头的苏惜依旧冷冷淡淡的。

自从当年因为一些事情闹崩之后,两人就很少联系,如果不是万不得已白慕晴也根本不敢打她电话。

“帮我查一下朱家小院的房产归属和最近的交易情况。”白慕晴顿了顿:“就是燕城老家那幢小院,我……。”

“我一会打回给你。”苏惜不等她说完便挂了电话。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而煎熬的,坐在沙发上,白慕晴只觉得全身冰冷难受。

耳边传来一阵阵女孩的笑声,也不知道是不是隔壁包间传来的,将她的耳膜刺激得生疼。

十分钟后,苏惜终于将电话打回来了,白慕晴看着屏幕上她的电话,她知道苏惜一定有办法,只是电话响了她反而不敢接了。

电话响了片刻后,她才摁了接听键,苏惜一如即往的简洁明了:“五年前从你舅父名下过户到南宫宸名下,三个月前又从南宫宸名下过户到一个叫颜悦的女人名下。”

苏惜的声音没有多大,白慕晴却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地震慑了一下,瞬间便呆住了。

她甚至不知道苏惜是什么时候挂的电话,就这么呆呆地握着手机坐在沙发上,脸色难看至极。

林安南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她身上,搂紧她:“慕晴,如果难受你就哭出来好了,这里没人。”

白慕晴幽幽地转过头来,盯着他喃喃道:“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为什么一定要告诉她,逼迫她去把真相找出来?难道他不知道她此时的心里有多难受吗?

她宁愿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她不要自己慢慢喜欢上的男人是杀死自己外婆的仇人,她更不要自己孩子的父亲成为仇人。

“因为我不想你在明知道没有结果的情况下还爱上他,因为我不想失去你,就这么简单。”林安南说。

自己对白慕晴的真心,他从不怀疑。

然而他是个干大事业的男人,所以事业在爱情面前他只能选择事业。既然现在收复白家无望了,那么他只能选择找回自己这份曾被自己丢失掉的爱情。

白慕晴望着他,脸色苍白地笑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但是感情不是物品失去了还能找回来,接受现实吧林少爷。以你的条件不管是老板千金还是市/长千金,一样可以追到手的。”

说完,她从沙发上站起,发软的双腿摇晃了一下。

“慕晴,你还好吧?”林安南慌忙扶住她的手臂,情急道:“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放弃的,需要一定要记得来找我,因为……只有我对你的心一直没有变过,以后也不会变。”

“谢谢。”白慕晴冲他点一下头,将大衣从身上拿下来还给他后,迈步往包间门口走去。

她将手掌放在门把上,方才发现自己连手掌都是那么的无力,她咬了咬牙迫使自己恢复过来。

林安南见她扭不开门把,慌忙走上来帮她将门打开。

包间的门开了,白慕晴刚迈出去便看到隔壁包间门口站着两个人影,正是南宫宸和那位何小姐。何小姐也不知道是醉着还是醒着,动作大胆地搂着南宫宸的脖子,红唇微嘟地撒着娇道:“宸少,你可不能娶了老婆就忘了我这个红颜知己啊,不然我会很伤心的。”

“放心吧,忘不了你。”南宫宸笑着用手在她的颊边捏了一记,将她挂在自己脖子上的纤纤玉臂拿了下来。

转身之际,南宫宸脸上的笑容突然凝滞,紧接着便被一抹讶然替代。他打量着眼前的白慕晴,正要解释些什么,何小姐却借着酒劲重新扑入他的怀中,小脸贴站他的胸口娇笑道:“要不今晚别回去了,咱们好久没有……。”

“何小姐,别闹。”南宫宸的表情冷了下来,一把将怀中的女人拨开。他此时也看到白慕晴身后的林安南,脸上的冷漠有一部分是来自于林安南的。

何小姐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偎在他身侧打量着眼前的白慕晴,随即笑嘻嘻地问了一句:“他们是谁啊……你朋友么……郎才女貘嘛。”

“他是我的太太。”南宫宸咬牙吐出这句,也不知道是在回答何小姐的问题还是在提醒白慕晴身后的林安南。

“你的太太?”何小姐一脸惊疑,打量了白慕晴一番后低呼道:“那她怎么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不会是背着你偷偷……。”

白慕晴怎么会看不出来这个女人是在借酒装疯,明着跟别人老公搂抱歉也就算了,还想往她脑门上扣屎盆子?

她气愤地往前一步,甩手便给了她一巴掌斥喝道:“我没你何大小姐那么下贱!”

骂完后,她转身便快步往酒吧大门口走去。

南宫宸看了何小姐一眼,眉头一拧,迈步追上去。

由于酒吧内灯光昏暗,人又多,他只能远远地看着白慕晴的身影在人群中涌动,等他穿过人群走出酒吧时已经看不到白慕晴的身影了。

他在酒吧门口停顿了几秒,左右张望过后最终选择了往通往江边的方向。白慕晴不管是生气还是伤心都喜欢往江边走,这一点他早就留意到了。

在迈出酒吧前,白慕晴还能撑着不让自己流泪,可是出了酒吧后她就再也撑不住了,泪水涌了满脸都是。

眼前的霓虹彩灯渐渐地从她眼前形成一条条彩柱,迎面走来的人影也变得模糊重叠,似是在急着逃离的她将脚步迈得飞快。

酒吧离江边不远,她很快就来到江边了。

她仍然没有跳下去一了百了的勇气,除了默默地对着江面哭,她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不能……。

南宫宸赶到的时候,便是看到她站在江边上哭得一脸难过。他放缓脚步在她身后站定,凝视着她脸色阴郁道:“在我向你解释我跟何小姐的关系前,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跟林安南单独从一个包间里出来?”

听到他的声音,白慕晴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转身用手指指住他气愤道:“南宫宸!我要跟你离婚!”

离婚?在这之前她不管怎么哭怎么闹,却从来没有提过‘离婚’二字,今天居然跟他提离婚了?

“为什么?因为那个男人吗?”他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

“跟他没有关系。”

“那就跟我有关系了?”南宫宸皱着眉解释道:“我跟这位何小姐只是蓬场作戏,我们……。”

“和你逢场作戏的女人多不胜数,又何止这位何小姐?”白慕晴再度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瞪着他笑了,笑得比哭还难看:“何小姐、方小姐、颜助理……你的女人多得都可以组成一个女子学校了。你是不是又要说我没资格管?我不该管?我是不想管啊,所以我选择跟你离婚总行了吧?”

“如果是因为这个理由的话,你休想!”

“理由?南宫宸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有钱就可以掩盖自己的一切污点和罪行啊?你为了得到别人的房子可以生生把人逼死,为了自己的病可以强行娶妻最后让她们一个个惨死,现在又以一句‘逢场作戏’来美化自己出轨的事实,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啊?”

听到她的话,南宫宸的心里突了一下,本能地问出一句:“谁告诉你的?”

到底是谁把他购买朱家小院逼死朱老太太的事情告诉她的?

“谁告诉我的有区别吗?”白慕晴尖叫起来。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默认了吗?终于默认了!

看到她如此过激,南宫宸心里有些不解,就算他是这种冷情无情的人,她至于有那么大的反应么?好像他逼死的是她的家人一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