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章 你怀孕了?/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白慕晴痛哭着扑向他,手掌握成的拳一下下奋力地捶打着他胸口,哭得肝肠寸断:“你为什么要那么狠毒?为什么?你说话啊!”

“我不是故意的!”南宫宸抬手抓住她的小手,恼火道:“我不是故意要逼死朱老太太。也没有害死那些女人,我......。”

“死了就是死了!是不是故意的有区别吗?能减轻你的罪恶吗?”

“为什么不能?法律都有故意杀人和过失杀人之分呢!”

“你......!”白慕晴被他的强词夺理气疯了,又控制不住地尖叫起来:“南宫宸你连这种话都说得出来,你不是人!我要跟你离婚!”

不但不叫了,还挣扎着要继续打他。

“离婚是么?先把戒指给我摘下来!”南宫宸抓起她的右手,将那枚金镶玉戒指举到她眼前。

白慕晴正在气头上,抽回自己的双手便开始死命地拔起了无名指上的戒指,只是平日里心平气和地用皂水都拔不下来的戒指,又怎么可能让她拔下来呢?

可她气疯了,也失去理智了,明知道不可能还在继续使劲地拔着,连手指被她磨破了皮磨出了血也不管。

南宫宸看到她的手指流血了,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恼怒道:“够了!再拔你的手指就要断了!”

“不关你的事。”白慕晴含泪瞪着他:“把你的手拿开。”

“你一定要在这里闹下去么?”南宫宸扫了一眼四周围观的群众。

白慕晴才管不了那么多,也不在乎丢不丢脸了。反而加了挣扎的力度,脚步一点一点地往江边后退的她,好不容易挣脱了南宫宸的手掌,脚下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身体惯性地往后倒去。

“啊——!”她尖叫一声,身后直挺挺地栽入冰冷刺骨的江水中。

南宫宸呆了一呆。随即二话不说地脱掉身上的大衣,一个纵身跟着跃入江中。

刺骨的寒冷裹上两人的身体,不会游泳的白慕晴被吓坏了,一边挥舞着四肢挣扎一边尖叫:“救命......救命......!”巨刚冬技。

南宫宸强忍住刺骨的冰意用双手划动着往她游过去,从她身后将她抱入怀中,然后使劲地往岸边游去。

搞不清楚状况的白慕晴依旧在挥舞站四肢挣扎,让原本就艰难的南宫宸更加靠不了岸。南宫宸倒吸一口冷气,冷声警告道:“别动,再动就沉下去了。”

听到他的声音白慕晴虽然停止了挣扎,却被吓得大哭起来。这么深这么冷的江水,她感觉自己这次一定死定了。

她还没有安全生下孩子,还没有把母亲和弟弟救回来呢,她不想死,不想死啊……。

南宫宸见她被吓成这样,如是抱紧了她,嘴巴贴着她的耳朵低喃:“别怕。有我在。”

他的声音那么温柔,却又那么具有说服力,白慕晴居然就安静下来了,也不哭了。她很想配合着南宫宸爬到岸上去,可惜由于江水太冷,而且刚刚又受了太大的惊吓,她的体力渐渐地不支,意识也在一点一点地从脑海中抽离。

在群众的合力帮助下,两人被救上岸来。

救护车也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将两人接到附近的宏恩医院。

直到白慕晴被紧急送入急救室后,南宫宸才松了口气,后退一步跌坐在椅子上,又冷又累的他,几乎无力再站起来了。

朴恋瑶一听到同事说南宫宸被救护车送来医院,便立刻从自己的科室赶到急救室,当他看到像个落汤鸡的南宫宸时。立马从病房里抱了一床被子裹在他身上,关切地问道:“表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湿成这样?”

“掉江里了。”南宫宸简短道。

“怎么会掉江里?发生什么事了?”

“不小心的。”

朴恋瑶见他并没有跟自己细聊这件事情的打算,而且已经冻得浑身发抖了。如是从椅子上站起道:“我去给你拿套衣服换上先。”

朴恋摇给何姐打了电话让她派人送衣服过来,何姐一通追问发生什么事了,朴恋瑶说不清楚,只好让她亲自问南宫宸了。

朴恋瑶拿了套病号服递给南宫宸道:“表哥,先把身上的湿衣服换掉吧,小心感冒了。”

“谢谢。”南宫宸接过病号服,便往旁边的更衣室走去。

南宫宸换好衣服出来,急救室的灯刚好灭了,白慕晴被医护人员推了出来。

他情急地迈了上去,抓住一位医生的手臂问道:“她怎么样了?”

医生看了看面色苍白的白慕晴,礼貌地答道:“宸少放心,少夫人她只是受了惊吓和受了凉,虽然有些动了胎气,不过好在胎儿已经稳定,只要好好休养几天就行了。”

南宫宸愣住了,怔怔地望着主治医生,半晌才吐出一句:“你说什么?什么胎儿?”

“对呀,陈医生,你在说什么呢?少夫人她怀孕了么?”朴恋瑶也是一脸惊疑,往前一步盯着主治医生道:“会不会是你们搞错了?”

陈医生微笑着摇头:“怎么可能会搞错,看少夫人的小腹,一眼就能看出来了。”

“对呀,至少有四个月大了呢。”另一位护士小姐笑盈盈道:“宸少您不会是还不知道吧?恭喜您要当爸爸了。”

南宫宸的大脑一片空白,半晌才将目光下移落在白慕晴的小腹上,她身上盖着被子,看不出来有没有怀孕。

她怀孕了么?怎么可能?他明明没有给她这个机会的!

“那你们还是在乱猜嘛!”朴恋瑶有些恼火道:“你们怎么能用肉眼来判断少夫人是不是怀孕呢?这是对病人不负责任的表现。”

她一句话责备下来,连老资格的陈医生都不敢多一句话,毕竟她是南宫宸的表弟媳,没人敢得罪她。

“朴医生,我们并不是靠肉眼判断的,有探过胎心和照过B超,少夫人确实是怀孕四个多月了。”陈医生说。

“真的?”

“真的。”

听到陈医生肯定的回答,朴恋瑶突然笑了,扭头对南宫宸道:“表哥,看来是真的,你要当爸爸了。”

南宫宸唇角动了动,什么话都没有说,随着医生们的步伐走进旁边的病房。

医护人员将白慕晴安置妥当后便离开了病房,朴恋瑶坐在白慕晴的床边,笑得很是开心:“我就说表嫂肯定是怀孕了,所以才会那么能吃的。”

她扭头看了南宫宸一眼:“表哥,你怎么了,好像不太高兴?”

南宫宸仍然没有开口说话,他确实是不高兴,很不高兴,甚至不高兴到想上前将白慕晴掐死而后快!

朴恋瑶的目光落在白慕晴已经转为发青的额头上,一脸歉疚道:“真是罪过,表嫂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她怀孕的事呢?不然我今天早上说什么也不会载她的。害她还撞伤了额头,幸好没撞着肚子,不然我可就罪大了。”

“恋瑶,你先出去。”南宫宸突然说了一句。

朴恋瑶看了看他,感觉到他脸上的烦躁,立刻从白慕晴的床边站起道:“那我先去忙了,需要我照顾表嫂的时候再告诉我。”

“嗯。”南宫宸应了一声。

朴恋瑶走了,病房内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白慕晴躺在床上,眼睫一颤一颤的睡得不太安稳。

她的发丝还有些湿,脸色也还有些苍白,客头上的青肿亦是那么的明显。可是这些都不足以勾起南宫宸的同情,因为他心已经被怒火填满了。

他稍稍抬起帅脸,目光落在点滴瓶上,瓶身用圆珠笔标注着安胎药的成份。

安胎.......他淡冷一笑,抬手便要将那药瓶扯下来扔掉。

似是有心灵感应般,白慕晴突然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她倏地睁开双眼便看到南宫宸用手去取她的药瓶。

“南宫宸,你在做什么?”她低呼一声。

就在刚刚,她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可怕的梦。她梦到南宫宸发现她怀孕的事情后,气得用手指掐住她的脖子,一步一步地将她逼至窗台上。窗外是三十层高的大楼,跌下去的话必死无疑。而他就这么掐着她的脖子将她半个身子推出窗外,咬牙切齿地威胁她要么去死,要么人流。

她哭着求他放过她们母子一马,他只扔给她两个字:做梦!

她终于醒过来了,却在睁眼的那一瞬间看到南宫宸站在自己的床头,手里捏着自己的药瓶。

她的心,瞬间揪紧了,因为她根本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不知道他是否知道自己怀孕的事。

南宫宸冲她冷冽一笑,拿着药瓶的手晃了晃:“保胎?用得着么?”

“什么意思......?”白慕晴本能地将双手抚上自己的腹部,她的孩子呢?她的孩子有没有事?

只到感觉到腹部没有明显异常,她才终于松了口气,只是刚松懈下来的表情马上又因为南宫宸而拧紧。

他刚刚在说什么?他已经知道她怀孕了?还想要扯掉她的针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