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章 我们离婚吧/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宸……你别这样……。”她担忧地盯着他,声音微颤道:“你先把药瓶挂回去,听我解释……。”

“好,你说。”南宫宸将药瓶挂了回去:“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怀上它的。不过我必须得提醒你一句,不管怎么怀上的,这个孩子绝对不能留!”

白慕晴心下一寒,这是她最害怕的结果啊!

“大少爷,求你不要这样……。”

“不要这样?”南宫宸倾身,用手捏住她的下颌逼视着她:“我警告过你的,我这辈子都不打算要孩子,你偏偏要和我对着干,所以能怪我么?”

他顿了顿,又说:“你是不是觉得只要生下孩子就能保住你们南宫家的地位?白大小姐,你偶像剧看多了吧?你以为我会让你得逞么?我告诉你绝对不可能!”

“不是。”

“不是?那是什么?难道这个孩子并不是我的?所以才一直不敢说出来?”

“不,这个孩子是你的,但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白慕晴含泪盯着他道:“我也不想的,是奶奶想要抱孙子。是奶奶在你的药里做了手脚。我知道你不想要孩子,所以在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我谁都不敢告诉他,我也有想过偷偷打掉,而且已经在宏恩医院挂号了,没想到那次却在电梯口遇见了你……。”

在宏恩医院遇到的那次,南宫宸记得。当初她骗他说是去做妇科检查的。

他没想到奶奶会在他的药里做手脚,他怎么会没想到呢?奶奶是那么想要抱孙子的人!

“那么后来呢,后面有那么多的机会你为什么不去?”他嘲弄道:“如果真心听我的话,孩子早就没有了不是么?”

“后来……。”白慕晴闭了闭眼,泪水从眼角滑落下来:“后来就是跟我妈一起的那次,我已经进到手术室了,可是我却狠不下心来,我真的狠不下心来杀掉自己的亲骨肉。大少爷,你没有怀过,你不懂那种骨肉相连的感觉……。”

“什么骨肉相连。”南宫宸不以为意地冷笑:“它也是我的亲骨肉,不过我有一千一万个狠得下心来,而且必须赶在它出世之前将他结束掉,所以……。”

看着她冷漠绝决的脸,白慕晴心死了,她知道靠自己去说服他根本是不可能的。这个男人就算他自己说的,不管是对外人还是对自己的亲骨肉他都有一千一万个狠心。他根本就是一个没有温度的冷血动物。

“你敢结束它试试?”病房门口突然响起一个冷漠的声音,紧接着是老夫人在何姐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听到老夫人的声音,南宫宸眉头一拧,脸上绽放出一抹不悦。

相反,看到老夫人进来,原本无助害怕的白慕晴终于稍稍安心了些,所有人都不想看到她的孩子出生,可她知道老夫人却是个例外。眼下除了老夫人,也没有谁能保得住她这个可怜的孩子了。

“奶奶……。”南宫宸转过脸去,从未如此盛怒地盯着老夫人:“你安排我的婚姻我可以接受,因为这影响不到我们南宫家的任何事情,可是生儿育女这种事情你居然也能瞒着我一手安排,您不觉得太过份了么?在您眼里,我南宫宸还是不是个成年人?还是不是个男人!?”

“你觉得你是不是男人?”老夫人毫不畏惧他的怒火,抬头迎视着他:“如果你是个男人,是个成年的男人。就应该有责任有担当,不但要把整个南宫集团撑起来,还得把整个家经营下去。而人这一生,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连人都没有,又拿什么来经营这个家?就靠着一帮外姓人吗?”

“你告诉我,你打算把南宫家的家业传承给谁?你说!”老夫人震怒地一敲拐杖。

这个问题他们祖孙俩不是第一次争执了,每次争到最后都没有结论,国为南宫宸的想法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如果生下来的孩子像我一样是个病怏子,能活几天都不知道,又谈什么继承家业?”南宫宸说。

“你怎么知道映安肚子里的孩子就一定不健康?不试一下又怎么知道他能不能活?”

“人命关天的事,能拿来试一试吗?”南宫宸没好气道:“奶奶,这是一条人命,不是宠物也不是物品!”

“你也知道是人命啊?它现在已经四个多月,再过一个月抱出来都可以养活了,你怎么就能忍心杀了它?怎么就不觉得它是条人命?”

“奶奶,在它还不知道痛苦的时候打掉它,总比让它出生后,像我这样被病磨一次次地折磨好啊,你没有像我一样犯病过,又怎么能理解那种痛苦?”南宫宸说着往前一步,俯视着泪眼婆娑的白慕晴:“白小姐,你愿意让你的孩子像我一样痛苦得在床上翻滚,走到哪都遭受白眼,从小孤孤单单一个人么?你忍心么?”

“我……。”白慕晴盯站他,一脸期待:“我相信它一定会是个健康的孩子,大少爷,求你给它一次活下去的机会……。”

“不行!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南宫宸气愤地打断她,连她都顶撞他,悟逆他,他被刺激得快要疯了,也快要失去理智了。激动得一把将架子上的吊瓶扯了下来,扔在地上:“这个孩子不能要!我说不能要!”

“表哥,你这是在干什么?”一直候在门口不敢进来的朴恋瑶看到他砸了针瓶,慌忙冲进来将针管的调节器关紧,然后把针头从白慕晴的手背上拔了下来。

白慕晴被吓哭了,缩在墙角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双膝。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老夫人也被南宫宸的疯狂行为吓着了,同时也被他气疯了。

“你……你……!”她指着南宫宸,气得胸口不住地起伏却还是坚持咬牙吐出一句:“南宫宸我警告你,如果这个孩子没了,那我会亲自去给它陪葬……你等着瞧……。”

老夫人双眼一翻,晕倒过去。

“奶奶!”朴恋瑶慌忙冲上去扶住昏倒的老夫人,冲南宫宸道:“表哥,奶奶都这么大岁数了,你就不能让让她老人家吗?”

南宫宸看到老夫人昏倒了,而且丝毫不像是装出来的,心里也跟着急了,往前一步将老夫人从朴恋瑶手里接过老夫人,抱起她往急救室冲去。

病房内重新恢复了安静,白慕晴就这么缩在床角呆坐着,心中又急又无奈。以南宫宸刚刚的态度,她怕连老夫人都保不住这个孩子了。

南宫宸就是这样的个性,一执拗起来谁的话都不听,不管是老夫人还是别人的。

也不知道在床上呆坐了多久,门口突然响起一阵轻微的敲门声,白慕晴动了动身子,冲着门口说了一句:“进来。”

病房的门开了,沈心走了进来。

对于这个看起来温柔乖巧,话不太多的表妹,白慕晴和她一直都是点头之交的。见了面后除了该有的礼貌问语外,从未在一起聊过别的话题。

看到她进来,白慕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只是国轻地问了句:“奶奶还好么?”

“放心吧,奶奶已经没事了。”沈心坐在她的床边,打量着她道:“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白慕晴摇摇头,重新垂下头去。

沈心接着安抚道:“你别怕,有奶奶在表哥不敢对你怎么样的。”

“你一早就知道了?”白慕晴抬眸望着她。

沈心点点头:“每天早晚都见面,也就表哥和我哥这些毫无经验的大男人才看不出来吧。”虽然她也没有怀孕过,但作为女人肯定比男人对这方面要了解。

“谢谢你一直替我保密。”白慕晴感激道。

沈心笑着摇了一下头:“我这也是为了自保,奶奶不喜欢太多嘴的人。”

不管怎么说,白慕晴还是挺感激她的。

“嫂子,你躺下来好好休息吧,我去看看奶奶。”沈心拍了拍病床:“就算是为了宝宝,你也不能这样一直蜷坐着。”

一听是为了宝宝,白慕晴便立刻被说动了,将身体挪到床中央躺下去后,对沈心道:“麻烦我把病房门锁上。”

“好,我会的。”沈心点头,离开时果然将门反了锁。

*****

折腾了一晚上,白慕晴快要累坏了,躺在被窝里闭上眼浅浅地睡去。

刚一睡着,恶梦便像无数条凶狠的蛇一般盘旋而来,将原本就睡得不熟的她折腾得更加不得安宁。

依然是那个梦,依然是南宫宸掐着她的脖子威胁她把孩子打掉的场景,只是这次她选择了往楼下跳。在南宫宸阴冷的目光下,她带着这个可怜的孩子离开的窗台,四周是团团围绕的白色迷雾,带领着她去往另一个世界。

随即,她被惊醒于现实中。

窗外已是一片微亮,晨曦已至。

白慕晴的目光被落地窗前的一抹身影怔住,既使光线昏暗,她仍然可能一眼就看到是南宫宸!

而看到他的第一反应,既然是不自觉地将身体往后一缩,试图离他远一点。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看着他的目光布满着惶恐。

她的一切反应都被南宫宸看在眼里,经过一夜的冷静,他已经不再疯狂,只是那冷淡的眉眼依旧让人看着生畏。

他将环在胸前的双手放了下来,往前迈了几步在白慕量的病床前站定,注视着她说:“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我母亲是怎么离开这个世界的么?”

白慕晴怔了怔,一时间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关于他的父母之,她之前也曾问过他,可当时的他一脸抵触地避开了这个话题。那一刻她明白了,父母的死是他心底的伤,她不该去揭他的伤口。如是从那次以后,她便再也没有过问过他的父母,哪怕她心时一直都很好奇。

南宫宸见她不吱声,便继续说:“我从一出生就开始住保温箱,足足住了两个月才出来,才几个月大的我每天都有打不完的针,吃不完的药,几乎没有抵抗力。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我上小学仍旧没有好转,父母带着我看遍了世界名医,却仍然得不到一个确切的病情。奶奶为我请遍了所有的巫师道士,最终得出的结论是我曾在前世亏欠了一个女人所以被下咒,想要解咒除非找到自己命定情人,也就是那个女人的后世。否则这份诅咒会由子子孙孙一直延续下去,其实我并不相信这些,可是当有一个人出现后……却让我不得不信。”

他的声音淡了下来,泛着浓浓的伤感:“而我母亲在听到我可能活不过三十岁后,加上平日里的思想压力和奔波劳累患上了抑郁症,最终死于抑郁自杀。父亲情绪崩溃,在去往公司的路上错将油门当刹车,最后也走了。”

“为了替我治病,奶奶每天忙着给我找命定情人。为了给我找个玩伴,她还把沈恪兄妹接到老宅抚养,迫使他们从小就跟父母分离。”南宫宸顿了顿,盯着一声不吭的她:“你听明白了么?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在以我为中心,每一个人都在付出着巨大的代价。如果当初我没有出生,我的父母不会死,奶奶也不用那么操劳,沈恪沈心也不用为了我被迫在南宫家长大,我也不用三天两头地发病,经受那种炼狱般的痛苦。”

白慕晴静静地听着他的话,心里已是一片同情和难过。看来他还是没有改变主意,他还是不想让这个孩子出生。

她知道他的顾虑,也理解他想法,可是孩子已经存在了不是么?

抬手抹了一把眼角不小心流下的泪水,她依旧保持着沉默,因为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场面安静了片刻,南宫宸重新注视着她说:“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哪天我死了,家里就只剩下你和奶奶还有一个跟我一样需要一大帮人围着他转的病怏子。看着他一次次地在床上痛得死去活来,看着他一次次地濒临死亡边际,你真的可以无动于忠吗?你能陪伴他长大成人吗?你能不抑郁吗?你……。”

“不要再说了!”白慕晴突然激动地打断他,摇着头呜咽道:“求你不要再说了!求你……。”

南宫宸却倾身向前是,双手扣住她的双肩:“怎么?光是听到就怕了?那么我就奇怪了,你哪来的勇气生下它?”他的目光下移,扫了一眼她微凸的小腹。

白慕晴依旧摇着头,泪如雨下。

听到南宫宸的话,她的心也跟着乱了,乱成了一团。

她有勇气生下这个孩子,她不怕累也不怕死,可是……她怕他受折磨,她怕他像南宫宸一样受尽各种煎熬。

“老夫人,咱们回去吧。”何姐看了一眼病房内的小两口,扶着老夫人轻声道。

老夫人点了点头,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转身离开白慕晴的病房。

回到病房,何姐将老夫人扶到床上靠着床头坐下后,给她倒了杯水安抚道:“老夫人,您一夜没睡,赶紧休息一下吧。”

“睡不着啊。”老夫人苦涩地笑了笑,沉吟片刻后抬眸盯着她道:“你觉得我是不是做错了?也许我真不应该让映安怀孕?”

刚刚过去白慕晴病房前,她还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直至听到南宫宸对白慕晴说的那些话,她才终于有点意识了。

当初南宫宸有多难她清楚地记得,南宫宸的母亲有多难她也没有忘记过,一直以来她只顾着焦虑南宫家后继无人,却从未考虑过南宫宸和孩子的感受。

“老夫人,您没有错。”何姐柔声安慰道:“您应该坚信自己一开始的想法,孩子会很健康的,会长大成人的。您看大少爷小时候那么苦,后来慢慢长在了,身体不也是慢慢好转么。如今也只是偶尔发病,平日里都跟正常人一样。”

老夫人点了点头:“希望真的是这样,希望宸能够好好活下去。”

“会的,老夫人您安心睡一觉吧。”

老夫人却突然盯着她问道:“对了,王大师有没有跟你说找人的事情有没有进展?”

提到这事,何姐有些无奈道:“老夫人,我昨天才问过王大师,他说大少爷完全不肯配合,根本找不到啊。”

“这可怎么办?”老夫人忧心忡忡道:“宸马上就要满三十了,万一预言是真的……。”

“老夫人,不会的。”

“谁知道会不会呢?”

何姐想了想,也跟着唉叹起来:“这事确实得大少爷全力配合才行啊,不过我看大少爷似乎并不想再找下去了。”

“所有我才焦心啊!”

“你说会不会是因为少夫人的原因?”何姐犹豫着说道:“看得出来最近大少爷和少夫人的感情好了不少,大少爷以前喜欢住公寓现在都不住了,而且每天晚上都回得比以前早。”

听了何姐的话,老夫人不禁也开始沉思起来。

之前她只顾着为宝宝着想,总是硬将他们两个凑在一起,却忽略了南宫宸会喜欢上除了朱朱以外的女人。她还以为除了朱朱,他不会对别的女人感兴趣了呢。巨场庄才。

“看来又是我失策了。”老夫人唉叹一声道。

“老夫人您看您又乱自责了,遇上这种事情你也很难选啊,毕竟孩子也很重要。”

“对我来说,宸更重要……。”老夫人鼻腔一酸,眼泪一下又滑落下来了。她接过何姐递过来的纸巾擦了一把眼水道:“你说他怎么就那么不为自己着想一下呢?”

“老夫人您先别担心,还是等过些天大少爷的心情好点的时候再跟他好好谈谈吧。”

老夫人点头,却是半点都不抱希望。

她不是没有跟南宫宸谈过,可是每次都是不欢而散,也许是错了这么多次,他早就已经不抱希望了吧!

****

白慕晴在医院里面呆了两天,身体已经基本无恙了。

心情,却没有丝毫的好转和放松。

记得昨天早晨南宫宸离开病房的时候,曾扔给她一句话,说给她两天时间考虑,考虑清楚了再告诉她。

然后,他走了,至今不曾再出现。

南宫宸希望她放弃这个孩子,也认为她一定会放弃的,这两日来她倍受抉择的煎熬,从未如此艰难过。

二十分钟后,南宫宸过来了。

站在她面前注视着她,语气平静道:“考虑好了么?”

白慕晴坐在床沿上,显然是特意在等他过来,她看着他,语气同样平静:“南宫宸,我们离婚吧。”

没错,这就是她考虑了两天的结果。

南宫宸脸色微变,终于平静不下去了,阴冷地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我说我想离婚。”白慕晴重复了一遍。

如果说之前对他还有留恋,那么在知道他就是逼死自己外婆的凶手后,她再也不能有这种想法了。她不能跟自己的仇人做夫妻,否则外婆在天之灵也不会原谅她的。

至于孩子,不管健康与否她都想要留下,不管以后要花多少精力去照顾他她也都愿意,只要不是现在把他化成血水流掉就好。

南宫宸沉默了片刻,才咬牙吐出一句:“好,把孩子打掉我就立刻跟你离婚。”

白慕晴怔了怔,他居然要她把孩子打掉才肯离婚?一定要这么绝情吗?

“孩子我是不会打掉的。”她说。

“你必须打掉。”南宫宸冷硬道。

“南宫宸!你非要这样逼我吗?”白慕晴急得发火了,蓦地从床上站起后盯着他:“如果你不想要这个孩子大可以不要,我可以自己生下她养活他。你不是一直觉得我死活要他是为了得到南宫家的财产么?那么我现在决定跟你离婚了,南宫家的财产我一分钱不要,我只要我的孩子能够安全出生,你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我?为什么一定要这样逼我?”

“因为这个孩子也是我的,我有权利决定他!”

“决定?你的决定就是要把他杀死,你口口声声说不想他以后痛苦,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他根本就没病,也许他很想来到这个世界上呢?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怎么可以为了自己好过就杀死他?你……。”

“够了!”南宫宸烦躁地打断她:“我再说一次,你想离婚可以,先把孩子打掉。你不想离婚,也得先把孩子打掉,这就是你的选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