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章 冷战/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也再说一次,孩子我是不会打掉的,除非你杀了我让我们一尸两命!”

“你……。”南宫宸气愤地伸手掐住她的脖子:“白大小姐,你威胁我是不是?你以为我不敢杀了你是不是?那么多女人都死了。还差你一个么?”

“你……。”白慕晴的小脸瞬间泛白,他在说什么?他要把她像前六位一样处理掉?对啊,你怎么可能不敢?这种事情他做得还少吗?

她后怕地吞了一下口水,身体一点一点地往后退去,张嘴结舌道:“你疯了……。”

“我确实是疯了,被你们逼疯的!”她越是退,南宫宸就越是逼近她,直接将她逼至窗台上。

白慕晴的半个身体已经探出窗外,梦里的画面瞬间浮上脑海:在南宫宸阴冷的目视下,她从窗台上跌落……。

“不要!”她惊恐地尖叫:“南宫宸你没有资格这样对我!你给我走开!”

“这不是你自己的选择么?”

“我……。”

就在白慕晴感觉自己的身体要从窗台上坠落下去的时候,门口突然响起老夫人焦急的惊呼声:“南宫宸!你要干什么?”

陪同老夫人一起前来的沈心慌忙放下手中的保温瓶,上前将白慕晴从南宫宸的手里救了下来。

白慕晴双腿一软,差一点就跌倒在地上。

“嫂子,你还好吧。”沈心将白慕晴扶到床上坐好。打量着脸色苍白气喘不定的她。

白慕晴吞了一口口水,点了点头。

南宫宸担心刺激到老夫人,也不敢再对白慕晴怎么样了,只是脸色阴郁地站在窗边。

被吓坏了的老夫人喘了口气,瞪着南宫宸恼怒道:“如果我没有及时赶过来,你是不是真的打算把她们娘俩推下去?”

她还以为南宫宸经过两天的考虑情绪已经平静下来了。也不会再冲动了,没想到还是死性不改。幸好她感觉不放心赶过来了,不然……。

南宫宸不吱声,因为他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是无用的。

“表哥,这次你太过份了!”沈心忍不住嗔怪道:“你把嫂子推下去摔死了,法律也不能饶过你,这不是在害人害自己吗?”

关于这一点,南宫宸刚刚实在是太气愤了,根本没有想到。

他没想到白慕晴会这么坚持,为了一个孩子甚至要跟他离婚,这样的她,他怎么能忍?

等到大家都平静下来后,老夫人才深吸口气,盯着南宫宸道:“宸,你是不是非要这么做?”

“我一直都是这个态度,不是今天。”

老夫人点点头:“既然这样。那咱们各退一步。既然你担心孩子不好,那孩子已经四个月了,再过半个月咱们去做一个详细的检查,如果孩子真的有什么问题,咱们再把孩子打掉。如果医生说孩子很健康,那么咱们就把他生下来,这样总可以了吧?”

南宫宸不赞同,但眼下看来不赞同也不行了,毕竟医生说过老夫人的身体不能太受刺激。

沈心看了看老夫人,又看了看南宫宸,笑着赞同道:“这个方法好,表哥,就照奶奶说的做吧。”

说完她又转向白慕晴笑盈盈道:“嫂子你觉得呢?”

白慕晴也抬眸看了看南宫宸,见他没反对后暗暗松了口气,点头道:“好。”

她可以感觉的出来孩子很健康,她也相信孩子一定会没事的。只要南宫宸愿意信守承诺她就放心了。

*****

从医院回来后一连三天,白慕晴都将自己躲在卧室里面不出来,就连吃饭都是何姐给她送进去的。

如果不是因为怀着孕,她大概会连饭都不愿意吃。

这一天。许雅容装模做样地过来看了她,还给她带来了不少的补品。

许雅容将房门合上后,扫了一眼四周,最终在露台上找到她的身影。如是迈步走了过去,对着她的背影道:“听说你三天没有出房门么?”

她首先关心的不是她的孩子,也不是她,而是她和南宫家的相处情况。

白慕晴只是动了动身子,抬头看了她一眼便垂下眼眸,连招呼都懒得打。

许雅容也不指望她会对自己恭敬有礼,也不稀罕,盯着她用责备的语气道:“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自己的身份,有没有记住自己的责任?你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有资格在这里跟南宫宸怄气么?”

当听到何姐说白慕晴为了跟南宫宸怄气,已经三天不出房门时,她气得脸都白了,恨不得掐死她。

白慕晴仍然一语不发地坐在藤椅上,听着许雅容恼火地责备:“就算南宫宸不想要这个孩子,那也是人家的事情,作为父亲他还没有权利决定要不要这个孩子么?你怎么可以跟他死杠到底?你……。”

“你说够了吗?”白慕晴不耐烦地打断她,终于抬眸给了她正眼,淡淡地盯着她道:“如果你是过来责备我的,那你可以走了,因为我不想听。”

“你不想听?”许雅容被她顶得更加生气了,极力地压抑着声音低吼:“当初我让你打掉孩子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打?如果当时打掉了,现在会有这么多事情么?你这是否自作自受懂么!”

“我自作自受我愿意!”

“你……!”

白慕晴苦涩地笑了,她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想法,保住这个孩子,所以给她重新选择一次的话她依然会在手术室中逃掉。

“你到底有没有为你姐姐着想一下?”许雅容咬了咬牙,气愤地责备道:“你跟南宫宸的关系搞僵了,到时你让你姐怎么跟他相处?难道你要让她一进来就开始跟南宫宸冷战么?”

她说完,从上到下地扫视了白慕晴一番:“你不会是故意的吧?我警告你,如果到时候你姐姐出事了,你一样脱不了关系,南宫家的人一样不会放过你。因为到时我会把责任都推到你身上,告诉她们是你为了得到南宫少夫人的位置在婚礼当天设计了你姐姐,抢走了她出嫁的机会。所以你最好想想清楚,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白慕晴转过脸来,恨恨地瞪着她。

其实她的这位后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一点都不觉得奇怪的不是么?还有什么好惊讶的?

“怎么?你觉得我做不出来么?”

“放心吧,我相信你能做得出来。”

“相信就好。”许雅容道:“所以你给我听清楚了,你是嫁入南宫家的人,最好搞清楚自己的身份。无论南宫宸做什么你都不能跟他怄气,不但不能怄气,还要放下身段讨好他,亲近他。男人都喜欢懂事体贴的女人,特别是像南宫宸这种从不缺个性女人的男人!”

从不缺个性女人,是呢,他确实一点都不缺。

风骚的方小姐,蛇一般的何小姐,冷静自若的颜助理,还有一位纯真善良勾去了他所有魂魄的朱小姐。

“可是,如果他是杀死我亲人的仇人呢?”她几乎是低低地呢喃道。

许雅容没听清楚楚她在说什么,皱眉不耐烦地追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白慕晴回过神来,扫了她一眼后摇头:“没什么。”

这件事情告诉了她又有什么用?她会因为南宫宸是她的仇人就改变想法吗?会因此考虑她的感受么?根本不会,她心里眼里只有她自己的目标!

要她去讨好南宫宸,她做不到。

这些天来,她甚至有那么一度感觉到庆幸,庆幸自己不是南宫宸的真实妻子,庆幸自己终有一天可以离开南宫宸这个杀人凶手。

可是只要一想到要和自己的孩子分开,她又觉得不舍,两种想法纠葛着她,折磨着她。

“你到底听到我说的话没有?”许雅容不耐烦地追问了一句。

“我尽量。”白慕晴面无表情地给了她这么一句。

眼下她只想快点把她弄走,所以才会随口回答的。

“我要的不是尽量,是必须!”

“白夫人,你最好别逼我。”白慕晴睨着她。

许雅容气结,差一点就要上去甩她一耳光了,可这里是南宫家的地盘,而且也生怕把白慕晴惹得狗急跳墙了。只好将火气压了回去,咬了咬牙道:“你最好也别逼我,否则我也不敢保证后果是什么。”

“恐吓了这么多,该安心回去了吧?”白慕晴嘲弄地冷笑。

许雅容感觉自己再呆下去便是在自找没趣,如是最后提醒了她几句后,转身离开她的卧室。

*****

许雅容走后,老夫人上来开导了白慕晴一番,让她就算是为了孩子也不能一直呆在卧室里面不出门。

白慕晴虽然很不想出,可老夫人的话却不能不听,只好离开卧室到花园里散步去了。

南宫家的宅子很大,大得半天都走不完的那种,白慕晴从主屋绕到后院,缓慢地漫步在一片花丛里。

再往前就是南宫家的祠堂了,自从那次偷闯了之后她就再也没有靠近过那里,也没有再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只是偶尔想起的时候还是会害怕。

这会远远地望着,她就觉得心下一片毛骨悚然。

她的脚步一停,不敢再靠近分毫,并且有种转身逃离的冲动。

转身的时候,她感觉到脚下似有什么东西在晃动,低头一看才发现脚下的花丛里横了一条电线。

她疑惑地扫视了一眼四周,这根电线是接着旁边的照明灯的,只是为了宅子看起来美观,南宫家里里外外用的都是地下埋线,怎么会突然在花园里多出来一条电线呢?

她不知道这条电线有没有通电,也不知道是怎么冒出来的,不过南宫大宅里同本来就处处是玄机,突然多出来一条电线也没什么好稀奇的。

没有多加停留,她迈步往主屋的方向走去。

在绕过泳池的时候,她刚好遇到从主屋走过来的何姐,她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将电线的事情告诉了何姐。

毕竟横在那个地方挺隐蔽的,而且还不知道通没通电,为了安全起见她也应该让何姐去留意一下。

何姐看了看她所指的方向,道:“今天有人过来修花园里的照明灯,有可能是忘记把线埋好了,我这就让电工过去看看。”

白慕晴点头,原来是有人过来修花园里的照明灯了,难怪会莫名其妙地多出来一根电线。根本没有什么诡异,一切都是她的心理作用罢了。

她回到主屋门口时,发现南宫宸的车子不知何时停在了门前,不过她并没有停留,也不想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早回来,直接往屋子里走去。

上到二楼,南宫宸刚好从书房里面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份资料袋,显然是回来取资料的。

两人在并不宽敞的走廊上相遇,脸上同样有着冷漠和疏离,白慕晴更是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两人错身而过时,南宫宸突然停住脚步,旋身冲着她的背影吐出两个字:“站住。”

白慕晴对他的命令充耳不闻,推开卧室的门迈了进去。

她以为南宫宸会调头就走,没想到他却跟了进来,仍是冲着她的背影淡然道:“你这是什么意思?给我摆脸色么?”

“对不起,算是吧。”白慕晴转过身来,睨着他冷笑道:“咱们现在不是两看两相厌么,我恨不得杀了你,你恨不得掐死我。既然都走一这一步了,我再装着对你亲热你不觉得虚伪和恶心么?”

两看两相厌!

南宫宸很不喜欢她的这种描述,俊眉微皱:“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生下我的孩子?”

“你不是不要他么?所以,这个孩子现在是我的。”

南宫宸不喜欢她的这种说话方式,也没时间在这里跟她抬杠,淡淡地嗤笑一声后,转身离开她的卧室。

南宫宸走出卧室,刚好遇到下班回来的朴恋瑶,步伐停了一停,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地往楼下走去。

“表哥……。”朴恋表转身盯着他离去的背影问道:“表哥,你不在家吃晚饭么?”

“不吃了。”南宫宸远远地扔下一句。

看着南宫宸的背影消失在楼道角后,朴恋瑶才抬手在白慕晴的门板上敲了敲,然后迈步走了进去。

“表嫂,你和宝宝还好么?”她笑盈盈地走到白慕晴身边坐下,从上到下地扫视着她:“怎么?又跟表哥吵架了?”

白慕晴有些难堪地笑了笑:“被你看到了。”

“什么话,咱们都这么熟了。”朴恋瑶说完,叹了口气:“你啊,怎么会那么傻呢?表哥是男人,是这个家的主人,无论做什么咱们作为外姓人都必须得忍。还然还能怎么办呢?总不能一直这么斗气下去的对吧。”

白慕晴笑了笑,不吭声。

“生气对宝宝不好,保持好心情哦。”

“我会的,谢谢。”

朴恋瑶将放在脚边的纸盒提了上来,递到她面前:“这是给你买的,对宝宝很好的。”

“什么东西啊?”白慕晴接过纸盒,将里面的药瓶拿在手中打量:“医生说现在宝宝挺好的,补得太多反而不好。”

“这是钙片啦。”朴恋瑶笑盈盈道:“我是医生,对药品类也比较有研究,你还信不过我啊?”

“没有啦。”白慕晴收下纸盒感激道:“谢谢你啊。”

“不用谢。”朴恋瑶的手掌抚上她的小腹:“等宝宝出生了,我就是他的婶婶了,关心他也是应该的嘛。”

她说完从她身侧站起:“好了,我去看看奶奶,咱们吃饭再聊。”

餐桌上,老夫人扫视了一眼大伙随口问了句:“宸不是回来了么?怎么没在家吃?”

“奶奶,刚刚我碰到他的时候问过了,他说不在家吃。”朴恋瑶说。

“又不在家吃。”老夫人不高兴地转向沈恪:“公司有那么多事情么?”

“没啊,最近这几天都不怎么忙。”沈恪摇头。

“那他为什么刚回来就跑了?”

“这个……奶奶应该问表嫂啊。”沈恪笑眯眯地看了白慕晴一眼。

老夫人如是将目光转向白慕晴,白慕晴忙道:“我也不知道,他没跟我说。”

朴恋瑶从碟子里面夹了一块鸡腿放在白慕晴的碗里,一本正经道:“嫂子,你可不能这么惯着表哥,男人的坏毛病都是给惯出来的。”

沈恪一听她这么说,立马摆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诶,你这话不好听啊。”

“我有说错么?”朴恋瑶转向沈恪:“我为什么一天到晚往南宫家跑?不就是为了看住你么,如果不是我看得那么紧,你大概早就在外面养小情人了吧?”

“我哪有?”

“我这不是怕你有么。”朴恋瑶接着说:“再说了,像表哥那么优秀的男人,自召开过一次与公众的见面会后,粘着他的女人多了去了,如果不看严一点指不定哪天就被人抢走了呢,沈心对吧?”

朴恋瑶用手肘在沈心的手臂上撞了一下,沈心笑了笑没说话。

“所以说表嫂,你可别大纵容表哥了知道么?不然以后有你难受。”她又转向白慕晴。

白慕晴也只是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她知道南宫宸现在很招女人喜欢,也有不少的女人,指不定今晚就会在哪个温柔乡里度过呢。不过她不在乎,一点都不在乎!

老夫人见她将碗里的鸡肉用筷子敲得浠巴烂,轻咳一声提醒道:“好了,大家都别再讨论这个事情了,赶紧吃饭吧。”

顿了顿,又说:“宸现在哪有心情跟女人斯混,肯定是有事情才出去的。”

“就数你话多。”沈恪扭头横了朴恋瑶一眼。

朴恋瑶一脸无辜:“人家这是为了表嫂好嘛。”

“谢谢,赶紧吃饭吧。”白慕晴稳了稳情绪,给她也夹了一块肉后,低头吃起了碗里的饭菜。

*****

夜里,白慕晴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被卧室里面响起的声音惊醒。

被吓了一跳的她蓦地从床上坐起,昏暗中,她看到南宫宸正从门口跌跌撞撞地走进来,伴随而至的是浓浓的酒香。

而刚刚那一声响,是他不小心撞掉门边花瓶的声音,那花瓶大概是醉了。

南宫宸半蹲站停在原地,一声不吭地低着头。

白慕晴原本并不想搭理他的,可是又担心他的身体,担心他是不是正在犯病,只能伸手摁开灯钮。

她开的是床头灯,卧室被一片昏黄的灯光照亮。而她就这么坐在床上看着他,看着他不像是犯病才稍稍放下心来。

只是刚放下的心很快便重新被揪了一下,她看一他的手掌流血了,显然是被花瓶的碎片割伤的。而他仍旧低着头,看着自己的伤手却又无动于忠。

如果换成是以往,白慕晴肯定早就一个箭步冲上去将他从地上扶起,替他处理伤口了。可是这次,在紧张过后便是漠然,掀开被子准备下床的手掌转了个方向,抓起桌面上的电话拨了家庭医生的号码。巨有医弟。

家庭医生很快就赶过来了,看到南宫宸手掌流血地跪坐在一堆花瓶碎片前后,慌忙弯下腰去扶他:“大少爷,你怎么了?怎么那么不小心。”

南宫宸终于动了,在医生的扶持下艰难地从地上站起。

“大少爷,不是提醒过您不能喝酒的么?怎么又……。”医生叹了口气,不好继续数落他,只好改变话题道:“您的手流血了,我先帮您清洗一下伤口。”

坐在床上冷眼旁观的白慕晴淡淡地吐出一句:“黄医生,麻烦您把大少爷送回他自己房里去吧。”

“好。”黄医生扶紧南宫宸的手臂:“大少爷您慢点,我送您回房。”

南宫宸却并没有和医生一起离开白慕晴的卧室,而是将他的双手从自己臂膀上推了下去,道:“黄医生你回去睡觉,我自己处理。”

“可是大少爷您受伤了……。”

“出去!”南宫宸冲他怒吼了一声。

黄医生被他吓了一跳,缩回双手,南宫宸的个性他很了解,所以即便是伤心也不敢再忤逆他分毫。他将求助的目光转向白慕晴,小心翼翼道:“那……我先回去了,大少爷就交给您了,少夫人。”

白慕晴没有吱声,黄医生僵持不下去地转身离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