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章 住院/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啊。”白慕晴点头,推开车门下车。

旁边就是一家C城有名的高档百货公司,两人一起上到二楼,在经过一家母婴店时。白慕晴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道:“恋瑶,陪我去看看宝宝的衣服呗。”

“好啊。”朴恋瑶挽着她的手臂走进母婴店,从货架上拿下一件小衣服在白慕晴面前比划:“看,多可爱的小衣服。”

“确实很可爱。”白慕晴满心欢喜地接过小衣服,她从来都没有发现,现在的宝宝衣服款式这么可爱时尚。

店员礼貌走过来地问道:“请问太太您的宝宝预产期是什么时候?”

“大概还有五个月。”白慕晴随口答道。

朴恋瑶道:“还有五个月这么久?那个时候都已经是夏天了,现在买会不会太早了点?”

“不会的,小婴儿的贴身衣服一般不分季节。”店员从货架上拿下另一款:“如果您担心太厚的话,这里还有薄一点的,价格和质量都是很好的。”

店员小姐顿了一下又说:“别看五个月的时间好像挺长,其实一转眼就过去了,宝宝的新衣服需要消毒爆晒,所以还是早买好一点。”

手里拿着漂亮的小衣服,听着店员小姐的话。白慕晴心里却是一片惆怅。这个孩子能不能最终保住还不知道呢,现在买确实有点早了。

不,她不能有这种想法!

白慕晴晃了一下脑袋,她的宝宝一定会很健康的,等过些日子检查结果出来后,南宫宸就再也没有理由逼她打掉这个孩子了。

没错。她的孩子不会有事的,她可以感觉得出来。

“嫂子,你看这件也不错。”朴恋瑶突然开口打断她的神游,将另一件小衣服递到她面前:“是不是很漂亮?很粉嫩?”

“嗯,挺不错的。”

“对了,嫂子你知道你怀的是男宝还是女宝了么?”朴恋瑶突然好奇地问。

“还不知道呢。”白慕晴将挑好的小衣服交给店员小姐:“对我来说男女都一样,我都喜欢。”

“嗯,现在是新时代了嘛。”朴恋瑶突然低呼一声:“喂,嫂子你买一套过过手瘾就好了嘛,买那么多套做什么?”

“反正迟早都是要买的,况且这里每一套都很漂亮。”白慕晴冲店员小姐道:“就这四套吧,麻烦帮我开单。”

潜意识里,她就是相信她的孩子是没有问题的,为了让自己更加相信自己和这个孩子,她一口气买了四套小衣服。

买好小衣服后,两人一起离开母婴店有说有笑地往女装区走去。

朴恋瑶说她要去某间品牌店拿一件之前订购好的衣服。带着白慕晴左拐右拐在一片品牌店前,一边向她解释道:“这里的衣服都很贵的,一般只有高级白领级的人才买得起。”

“看出来了。”白慕晴笑着举起手中的购物袋:“这么小一套婴儿服就要好几百,一般人确实消费不起。不过为了宝宝,我舍得。”

“这点钱算什么?表哥的金卡可是不限额的。”

“也对,反正是买给他儿子穿的。”白慕晴笑眯眯道。

她的话音落下,脸上的笑容便立刻凝滞住,脚步也在同一时间停止。

“怎么了?嫂子。”朴恋瑶见她停下,扭头一脸狐疑地打量着她。见她没反应,如是顺着她的目光望去。

透过大型的玻璃窗子,可以看到南宫宸正坐在一间女装品牌店里的沙发上,手里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

“表哥?他怎么会在这里?”朴恋瑶讶然地问了声。

而店内的南宫宸原本是坐在沙发上看随手翻看杂志的,听到手机响后,加快了浏览的速度将杂志上的报导看完,然后才拿出手机调出短信箱。

是一条刷卡短信,显未消费一千六百块。

他的副卡除了给过白慕晴外从来没有给过第二个女人。别的女人都是直接给支票了结的。

另外,当初他是因为白慕晴退掉了几件衣服,他才将副卡给了她后,命令她去把衣服买回来的。而她也是自从那次之后便再也没有刷过了。除了今天这一千多块。

南宫宸尚在狐疑白慕晴刷这一千多块做什么,更衣室的门突然开了,颜助理穿着一套性感的礼服走出来,站在他面前笑盈盈道:“怎么样?这件可以么?”

南宫宸从上到下地将她打量一番,将手机揣回兜里后从沙发上站起,抬起那只未受伤的手掌拉了拉颜助理肩膀上的玫瑰花朵,浅笑道:“特别漂亮。”

那表情那动作,就仿佛颜助理是他的太太般,自然而亲昵。

不,他对自己的太太都没有这么亲昵过,白慕晴在心里嘲弄地一笑。

“真的?那我就穿它了。”颜助理欣悦地说。

“可以。”

一旁的店员小姐不失时机地奉承道:“先生,您的女朋友身材那么好,长得又那么漂亮,穿什么款式的礼服都好看。最主要的是,这条裙子平时可以穿,去参加朋友聚会的时候也可以穿,很赞的。”

朴恋瑶听不下去了,气愤道:“这些服务员也真是的,为了推销货品什么讨好的话都说得出来,那明明就助理哪是什么女朋友嘛……喂……表嫂你等等我。”

朴恋瑶一回头才发现白慕晴已经转身离开了,慌忙迈步追了上去。

追上白慕晴后,朴恋瑶拉住她的手臂呵呵干笑道:“表嫂,你应该知道的,刚刚那个女人是表哥的助理,才不是什么女朋友,可千万别误会表哥了。”

“不会的,放心吧。”白慕晴扭过头来冲她浅笑道,同时将心里的那一抹小失望压入心底。

她才不在乎他跟什么女人在一起,不在乎他跟颜助理是什么关系,她不在乎……。

朴恋瑶打量着她的神情,无语道:“你看看你,明明就是很在乎的嘛,偏偏还掉头就走,你就不能大大方方地走进去告诉那位有眼无珠的店员你才是表哥的太太么?”

白慕晴无所谓地一笑:“真是那样的话,我们一会就吃不着大餐了。”说完,她主动挽过朴恋瑶的手臂:“走吧,取完衣服吃东西去,我饿了。”

“好,我也有点饿了。”朴恋瑶笑嘻嘻道路,和她一起往前面的品牌店走去。

到四楼取好衣服后,两人一起来到升降电梯前等电梯下去,电梯很快就来了,经过三楼的时候电梯门缓缓开启,两个熟悉的身影迈了进来。

白慕晴暗暗吸了口气,她选择等搭乘直降电梯就是因为不想再次遇到这两个人,没想还是遇上了他们。

南宫宸和颜助理也看到了她们,两人的脸上同时闪过一抹讶然,最终还是颜助理先礼貌地开口打招呼:“少夫人,您怎么也在这?”

“过来逛逛。”白慕晴回她一抹浅笑,至于她向侧的南宫宸,她自始至终都没有再多看一眼。

颜助理身上穿的正是她刚刚在店里试的那条裙子,那是一条黑色性感的拽地长裙,很适合她这种身材好的女人。配上她身上的大红色的风衣,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只高贵的黑天鹅。

电梯经过二楼的时候,由于又上了一些人,白慕晴被人挤到颜助理的身侧和她并列站着。

电梯内虽然有不少外人在说笑交谈,可大伙还是觉得气氛紧窒得让人窒息。南宫宸自然不会主动去跟白慕晴说话,甚至还将手臂放在颜助理的肩上,悄无声息地将她往自己的身侧揽了一些。

而颜助理则是一脸的尴尬,她可以感觉到南宫宸和白慕晴之间的不寻常气息,正愁着该怎么跟白慕晴解释自己跟南宫宸今晚的行为,南宫宸居然还火上浇油地揽了她。看来不用再解释了,因为解释了也没用。

一共才只有几层,电梯很快便停在一楼,梯门缓缓开启,白慕晴原本想往旁边退一些让别人先出去。可是身后的人却不停地往她身上挤,她几乎是被动地被人往电梯往头挤去的。

电梯内人群涌动,就在白慕晴迈出电梯门的那一瞬,她的后腰突然被身后的一股蛮力狠狠地撞了一下。

“啊——!”颜助理惊呼一声,几乎是整个人往白慕晴的身上扑去,白慕晴被扑得脚下一歪,身体撞向电梯门口的垃圾桶。

垃圾桶不高不矮,白慕晴撞过去的时候向好撞在左上腹处,一阵钝痛传来,疼得她呻吟出声:“痛……。”

颜助理脚下穿着高跟鞋,等她手忙脚乱地从白慕晴身上爬起时,白慕晴已经疼得蜷在地上。

“表嫂,你怎么了?”随后出来的朴恋瑶看到白慕晴蜷在地上,吓得慌忙冲过去将她人地面上扶起。情急之下还抬头冲颜助理责备了一句:“你怎么那么不小心,我嫂子可是孕妇!”

颜助理原本就一脸被吓慌了的表情,一听白慕晴怀孕了,脸上就更加慌乱了,一边帮朴恋瑶一起去扶白慕晴雨一边频频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是后面的人推了我,真的很抱歉……。”

“你们别动了,我肚子难受。”白慕晴皱着小脸请求道。

这个时候她焦心她的孩子都来不及了,哪还有心思听她道歉?

“让我来吧。”南宫宸拨开人群走进去,弯腰便要将白慕晴从地面上抱起。

白慕晴抬头看了他一眼,赌气地用手推开他的手臂:“不用你管。”

她现在只觉得上腹的钝痛丝毫未减,根本不想动弹。

南宫宸却并未搭理她的任性,一把将她抱起后起身往百货在楼出口走去。

朴恋瑶跟已经冷静下来的颜助理相视一眼,然后弯腰拾起地面上的购物袋快步跟上去。

白慕晴被南宫宸打横抱在怀里,她偷偷扫视了一眼南宫宸紧绷的侧脸,然后别过头去。这个时候她不敢再多说一句,惹毛了他一个松手把自己扔出去可就不好了。

他的脚步迈得飞快,一下子便到达百货大楼的停车场。

白慕晴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没看到颜助理的身影,心想他就这么走了,他的颜助理怎么办?难道要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么?

她没有想到南宫宸居然还会紧张这个孩子,还会送她去医院,他不是一直都很不想要的么?

朴恋瑶快步走上去,拉开车门让白慕晴上车,然后跟着进了后排。

车子启动,迅速地往附近的宏安医院驶去。

朴恋瑶扶着白慕晴的手臂来回打量着她,一脸担忧道:“怎么了?还是很疼么?哪一点疼你告诉我,我帮你看看。”

白慕晴抬眸扫了她一眼,摇摇头:“我没事。”

“你看你都把眉头皱成这样了,还说自己没事。”朴恋瑶道:“刚刚那位颜助理身材那么高挑,推力又是那么的大,你一定很疼吧?”

“还好……嘶……。”白慕晴刚说出两个字便突然难受地倒吸口气。她的脸色不是很好,因为腹部还很疼,她不得不担心孩子会不会有事。

“好了,你先别说话,医院很快就到了。”朴恋瑶抬头催促了一句:“表哥,你开快点,我担心宝宝有事。”

南宫宸虽然一路沉默,但是车速还是很快的,听到朴恋瑶这么如是又将油门沉踩了几分。

医院很快就到了,南宫宸将车子停稳后迅速地下车打开后排的车门,将白慕晴从车厢里面抱了出来。

“快跟我来。”朴恋瑶带头往急诊中心跑去。

白慕晴被放在病床上,她闭上眼深吸口气,额角冒出丝丝冷汗。在医生们手忙脚乱的检查中,她感觉到有一只温热的大掌抚上自己的额头,抚去额头上的冷汗。

她睁开眼,刚好看到南宫宸将手掌从她额头上挪开,鼻腔一酸,她差点流下泪来,有人疼自己的孩子,毕竟是一件很感动的事情。

南宫宸注视着她,状似平静地吐出一句:“放轻松,宝宝会没事的。”

他的话音刚落,医生便将白慕晴推走做检查去了。

看着人群离去的背影,南宫宸幽幽地吐了口气,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看到她摔倒后这么紧张。

明明这个孩子是他不想要的,发现她有可能流产后居然会那么紧张,并且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她送来医院。

“表哥,你别担心,嫂子会没事的。”朴恋瑶在他身侧坐下后柔声安慰道。

南宫宸点了一下头,扭头问道:“你们怎么会在锦业百货?”

“我们?”朴恋瑶笑了笑:“奶奶不是总让我多陪部嫂子么,今天刚好不用加班就陪她去逛逛了。嫂子在百货里面买婴儿服,没想到却看到你和颜助理在试裙子,我想她应该是不想与你们碰面才选择搭乘坐直降电梯的。早知道会这么巧,我就拉她去坐扶手电梯好了。”说到后面,朴恋瑶已经是一脸的自责。

南宫宸没听清她的自责,思绪尚停留在她那句白慕晴看到他和颜助理在试裙子中。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白慕晴之前的控诉,控诉他身边女人太多,手段做事太过残忍。此时,他居然有了一种想向澄清的感觉。

不,他为什么要澄清?她有什么资格去指责他?

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有女人敢这样指控他的!

又是一翻等待后,朴恋瑶对南宫宸道:“表哥,如果你没空可以去忙,我留在这里等表嫂出来就行了。”

南宫宸扫了一眼检查室的方向:“不用了,省得奶奶又责备我不关心她。”

他给了朴恋瑶这样一个理由,也是给自己的理由。朴恋瑶不好再说什么,如是沉默了。

刚好这个时候白慕晴被医护人员推了出来,南宫宸正了正身体却并未从椅子上站起,倒是朴恋瑶一脸紧张地迎上去,打量着病床上的白慕晴道:“陈医生,怎么样啊?我嫂子她有没有事?”

陈医生看了一眼白慕晴,道:“没有什么大碍,就是左侧胸骨的位置被撞破了,流了血,不过已经处理好了。”

“那宝宝呢?宝宝有没有事?”朴恋瑶紧接着又问。

“宝宝没有受到伤害,一切正常。”

“那太好了。”朴恋瑶笑逐颜开地拉住白慕晴的手掌:“嫂子你听到没有?宝宝没事。”

“嗯,我听到了。”白慕晴冲她微微一笑,目光落在她身后仍然坐在椅子上的南宫宸身上。

南宫宸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欣喜,她想他一定是失望的吧,孩子又一次地逃过劫难活下来了。

白慕晴被送入病房,南宫宸站在她跟前俯视站她,面色严肃道:“既然身体不方便就别总是往外跑,就算要逛街也别选人多的地方。”

白慕晴原本是幕闭目养神的,听到他的话后幽幽地张开双眼,睨着他:“大少爷您是怕我到处乱跑,撞坏您的好事了吧?您是不是觉得这次我又是故意的,故意摔倒让您送我入院,目的就是为了破坏您和颜助理的约会吧?”

白慕晴看着他脸上浮现出嘲讽的意味,才惊觉自己似乎又说了不该说的话了,如此浓烈的醋意,别说南宫宸了,就连她自己都鄙视自己。

“对不起,我没有要管束你的意思,你走吧。”她语气一缓道,颜助理大概还在等着他呢,何必留他们这里抬杠?

南宫宸掀了掀唇角,并未解释什么,而是改口道:“为了避免奶奶担心,我劝你最好还是别告诉她老人家你受伤了,说你在这里休养就好。”

“放心,我会的。”白慕晴答应道,她自己也不想让老夫人知道,如果让老夫人知道她受伤了,肯定又会责怪她的。

南宫宸没有再多留,转身便往病房门口走去。

他来到楼下停车场,拉开车门上车时,发现后排座位上散落着几个购物袋。他略一迟疑,伸手将那几个购物袋拿了过来,发现每一个袋子里面装的都是小婴儿服。有粉色的,有蓝色的,小得像布娃娃穿的小工艺品。

他想起朴恋瑶的话,她说白慕晴刚刚去锦业买婴儿服了,而且还买了那么多套。

看来她对这个孩子真的很器重,很在乎。

****巨尤土圾。

南宫宸走了,白慕晴的心里居然有些空空的感觉。

为了忽视这种不该有的感觉,她拿起床头桌上的手机摁了起来。

南宫宸走后不久,朴恋瑶便走进来,她扫了一眼门口的方向问道:“表哥怎么这么快就走了?不会又赶回去接那个女人了吧?”

“不知道他。”白慕晴无所谓地笑笑,一脸歉疚地对她道:“对不起啊,说好的特色餐没吃上,还害你陪我折腾了这么久。”

“只要你和孩子没事我就谢天谢地了,特色餐什么时候不能吃?”朴恋瑶笑笑地说完,脸上的笑容一敛,改为恨恨地开口:“那个颜助理实在是太阴险太过份了,这么大的力度撞在你身上,幸好没有撞到肚子,不然宝宝就没了。”

白慕晴想了想,浅笑道:“也许她真的是无意的吧?”

其实她也不知道颜助理是有意还是无意,甚至都不清楚她是怎么撞上来的,当时电梯里人那么多。

但是无凭无据的她也不能说人家就一定是故意的,不是每一个小三都是恶毒无度的不是么?

“怎么可能是无意的?”朴恋瑶冷笑:“当时她原本是跟表哥站一起的,后来却站到你身边去了,如果不是想使什么坏心思,她怎么会一直借着人群往你身边靠?还有,电梯里那么多人她不撞,偏偏就往你身上撞,还撞得那么用力。”

“表嫂……。”朴恋瑶突然握住白慕晴的双手,一脸的关怀道:“不是我教坏你,做人真的不能太善良,特别是咱们这种堂堂正正的女人,不能总是软糯地被那些野女人欺负。能不能留住表哥是要靠你自己去努力的,明白么?上回有一个女人找到我办公室来,说她怀了沈恪的孩子,我拿了手术刀说要把她的肚子剖开来看看是不是真的怀了,吓得她屁滚尿流地跑了,并且再也不敢到我跟前来找茬。”

“真的啊?”白慕晴‘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