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章 离家出走 钻满已加更~/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慕晴这一觉居然睡得很沉很安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她幽幽地睁开双眼,看到沈心站在自己的床前。

“表嫂,你醒了?”沈心关切地问道:“要不要喝点水?”

“不用。谢谢。”白慕晴摇了摇头,注视着她微笑道:“刚刚我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梦见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告诉我说孩子有问题。”

她‘噗’的一声笑出来:“怎么可能有问题啊,真是的!”说这话的同时,她的眼角却流下两行泪来。

是梦是现实她都已经分不清楚了,可即便是梦她也不允许自己的孩子出事。手掌不自觉地抚上小腹,还好,一切都还好!

“嫂子,你别这样。”沈心拉过她抚在小腹上的小手,盯着她道:“医生说四维B超显示孩子颈项软组织偏厚很多,基本可以确定这个孩子是有问题的。”

“不......。”白慕晴摇头:“不可能,我才不相信!”

“是真的。”沈心点了一下头道。

“我不信......。”更多的泪水从她的眼角涌出来。

“嫂子,你别伤心了。你还年轻,以后还有机会的。”

“你在说什么啊?什么以后?我这个都还没有出生呢!”白慕晴气愤地冲她吼道。

沈心见她这么激动,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了。

“白大小姐,我们刚不是才说好的么,要信守承诺。”南宫宸从床尾的方向绕了过来,在白慕晴面前站定后。将手中的检查报告扔到她面前,然后又将一份手术申请表扔给她:“手术同意书我已经签过名了,随时可以进行。”

白慕晴艰难地从病床上撑起,沈心慌忙帮她把枕头拿起来垫在她身后。

白慕晴用手擦了一把眼里的泪水,翻开检查报告书,上面清清楚楚地标注着孩子的问题。她又拿起手术申请书,上面已经有南宫宸的签名。

看着那龙飞凤舞的‘南宫宸’三个字,她握着文件的手掌一点点地捏紧,轻轻地颤抖起来。

南宫宸看到她身体的轻颤,稍稍别开视线故意忽略她的痛苦,面色平静道:“手术单是经奶奶手给我的,也就是说你唯一的靠山也已经没了,怎么?还不死心?”

白慕晴深吸口气,抬眸盯着他:“南宫宸,你一点都不心痛么?”

她觉得自己都快要心痛得无法呼吸了,他却可以如此冷静处若。仿佛这个孩子是她跟别个男人苟且出来的,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南宫宸迎视着她的目光,道:“这不是意料中的么?”

他顿了顿,接着说:“我不用猜都能知道孩子肯定是有问题的,所以我一再地提醒你不要去打这个主意,可偏偏你不听,现在知道什么叫自食恶果害人害己了吧?之前你觉得杀掉一个未出世的孩子很残忍,非要等到现在,现在就不残忍了么?在我看来比之前残忍多了!”

他怎么可能不伤心,不痛楚?这比意是他的亲生儿子啊。可伤心又能怎么样?总不能像她一样哭得泪流满面吧?

他现在能做的,不就是藏起心伤,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逼迫她把孩子打掉,避免他像他一样痛苦一生。

白慕晴又用手用手背抹了一把泪水,重新将检查报告细看了一遍后,拉住沈心的手道:“沈心,你帮我去约个位好不好?我要再做一遍彩超。”

沈心看了看南宫宸。对白慕晴道:“嫂子,如果你真的想做彩超,表哥现在就可以帮你约到位子,可是有必要么?”

“有。”白慕晴抬头盯着南宫宸:“大少爷。请你帮我这一次,不然我不死心。”

“如果再帮一次就能让你死心的话,没问题,我现在就可以安排你过去,并且在最短的时间内替你拿到结果。”南宫宸说完,拿出电话开始拨号。

南宫宸很快就把一切搞定了,白慕晴做了第二次检查。

然后便是漫长的等待,等待结果出来。

当她再一次拿到结果,看着上面跟前一次几乎无异的数据时,终于心死了。

只是这一次她显得格外平静,甚至连泪水都忘了流。

南宫宸看到仿佛被抽去灵魂的她,最终不忍再逼她签字手术,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一脸沉静道:“那么大的一个南宫集团,没有一个未来的继承认确实不妥,但我们需要一个健康的继承人。”

白慕晴终于幽幽地抬起头来,盯着他:“刚刚医生说了,孩子并不是绝对有问题的,意思是孩子有可能什么事都没有对么?”

南宫宸看着她,道:“医生那是在安慰你。”

“不,医生说我还可以做羊水穿刺检查,那才是最终确定孩子到底有没有问题的。”白慕晴突然抓住他的双手,盯着他一脸恳求道:“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真的不想就这么打掉他了。”

南宫宸想了想,点头:“好。”

潜意识里,他也希望这个孩子是没事的,他也想给自己一次机会。

南宫宸找到主治医生,主治医生一听到他说白慕晴想做羊水穿刺检查,沉默了一下后说:“大少爷,请恕我直说吧,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孩子的颈项软组织偏厚太多,胎动心跳各方面都不如普通胎儿那么活跃,很明显是有问题的。”

南宫宸沉默了一下,道:“还有帮她做一下吧。”

“既然大少爷这么说,那我现在就去安排。”主治医生说。

南宫宸从医生办公室走出来,回到病房时,发现病房里面空无一人。

眉头微拧,他转身一边往附近走廊寻找白慕晴的身影一边拨打她的手机号码,手机通了,里面传来白慕晴平淡的声音:“我已经出院了。”

“你不是要做羊水检查么?”南宫宸恼火道。

“是要做,不过我不想在宏恩医院做,因为我信不过你。”

“白大小姐你什么意思?你怀疑我么?难道在你心里我是个连自己亲骨肉都会算计的卑鄙小人?”

“大少爷,您要跟我谈人品么?”白慕晴嗤笑一声。

南宫宸哑言,咬了咬牙问道:“那你告诉我,你要去哪里检查?”

“我会去一个你控制不了的医院。”

“你......。”南宫宸攥紧了捏着手机的指节,咬牙吐出一句:“那好,祝愿你能给我带回来一张不一样的检查报告。”

白慕晴挂断电话,又给姚美打了个电话,让她帮忙把苏惜约出来。

苏惜的老公是星恒医院的最顶头老板,而星恒又是C城并列于宏恩医院的大型私营医院。

每次遇到事情就去找苏惜帮忙,她实在是愧疚,所以才不得不找姚美出面的。

三人最终约在恒星医院对面的咖啡厅内,虽然同在一座城,可是距离上回见面已经足足有半年之久了。

白慕晴看着苏惜,她还是那么清清灵灵的,像一朵纯洁地定放在冰冷世界里的白梨花,白慕晴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她闹翻的。

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她嫁给南宫宸后的第二个星期,那天她思来想去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把结婚的事实告诉自己这两个最要好的朋友。

没想苏惜听完她的话后腾地从沙发上站起,端起桌面上的水杯便往她脸上泼过来,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从那以后,她和苏惜便断了联系,直到上回找她查询南宫宸名下房产。

她问过姚美,姚美思虑半天后答道:“苏惜最讨厌被人欺骗了,你结婚两个星期才告诉她,她不跟你绝交才怪!”

她心想一定是这样的,这就是苏惜的个性。

苏惜看到咖啡厅里的白慕晴,掉头便要走,姚美慌忙拉住她的手臂道:“小惜,你别这样嘛,慕晴骗你是她不对,可她已经跟你道过歉了,你就原谅她嘛。”

“苏惜,我有事想请你帮忙。”白慕晴从沙发上站起道。

她知道,想要留住苏惜最直接的办法便是这个。

果然,苏惜驻足回过身来,睨着她冷笑:“看到没有,如果没事她不会想到我。”这话她仿佛是跟姚美说的。

姚美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好了。

苏惜迈步往白慕晴走去,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后扫视着她:“白慕晴,你有本事嫁给南宫宸,就应该有本事跟他好好走下去,而不是像现在一样状况百出,还总是拿你那些索事烦扰我。”

“小惜,慕晴她这次是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忙。”姚美摇晃了一下苏惜的手臂。

“好啊,你说,你又想让我帮你做什么?”苏惜双手环胸地将身体往后一靠,睨着白慕晴。

白慕晴从包里面拿出宏恩医院的检查报告推到她面前,道:“我不相信这份报告是真的,因为南宫宸自始至终都不想要这个孩子,而宏恩医院又是南宫集团在控股,所以我想尽快在星恒医院做一次羊水穿刺检查,你可以帮到我的对么?”

苏惜翻看了一下检查报告,脸上划过一抹讶然,随即抬头盯着她:“你这么不相信南宫宸?”

“我只是为了保险起见。”白慕晴道。

换做以前,她绝对不会怀疑南宫宸的人品,可是在经过外婆的事情后,她却不得不怀疑了。

“你都嫁给他多久了,还不了解他的为人么?他就算再不想要孩子也不会残忍到对自己的亲骨肉下手吧?”苏惜将体检报告推回她面前。

白慕晴深吸口气,道:“不了解他的人是你。”

“好吧。”苏惜缓和了一下语气,道:“既然你怀疑他对检查报告做了手脚,那你再做一次四维B超好了,用不着做羊水,而且羊水需要做细菌增值至少要十天半月才能出结果。”

“对啊,人家说羊水就是胎儿的游泳池,最好不要去打扰他,破坏她的生长环境。”姚美在一旁说。

白慕晴想了想,最终还是接受了苏惜的建义。

苏惜起身到门口打了个电话后,便带着白慕晴到星恒医院走去。

白慕晴进了检查室,姚美一转身发现苏惜不见了,找了一圈才从医生办公室找到她。

医生看起来对她很礼貌,频频点头称是。

苏惜从里面走出来时,被门口的姚美吓了一大跳,打量着她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姚美不解地打量着她:“干嘛这么惊讶?见不到你过来找你啊。”

“我过来交待几句,让她们以是快的速度把结果打出来。”苏惜暗吁口气,改口问道:“她出来了没有?”

“还没呢。”姚美摇头道。

白慕晴从检查室出来后,三人一起回到医院对面的咖啡厅。

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也为了跟苏惜缓和一下关系,白慕晴握着水杯的手指动了动,抬头盯着正在划手机的苏惜问道:“小惜,你和你老公相处得怎么样?”

苏惜是一年前结婚的,突然就闪,而且闪的还是个大BOSS。

虽然白慕晴没有见过那位传说中的大BOSS,但她听姚美描述过,长得英俊潇洒,有钱有貌。

只是她才刚问出口,便接收到姚美眨巴眼睑的动作,她愣了愣,这才惊觉自己似乎触雷了。

苏惜跟那位大BOSS没有感情基础,能相处得好才怪了。

“对不起......。”白慕晴道了声歉。

苏惜却突然抬起手掌,冲着门口的方向招了一下手,一位护士小姐加快步伐往这边走来。

“少夫人,这是您让送来的四维B超单。”护士小姐将一份单子递到苏惜面前,苏惜用下颌指了一下对面的白慕晴,护士小姐如是将单子转了个方向递到白慕晴面前。

白慕晴注视着护士小姐手中的单子,半晌才颤抖着抬起双手将单子接了过去。她迟迟没有看单子,因为害怕,因为不敢。

她最终将单子塞到姚美手中道:“小美,你告诉我孩子没事,拜托你了。”

姚美被迫接过单子,实实地被她给难倒了。

看着她担忧得发白的脸,姚美甚至也有了不敢看结果的感觉,轻吸口气后才低头扫视着单子上的结果描述。

“慕晴,接受现实吧。”她放下单子抱住她:“不好就是不好,检查再多遍也是一样的。”

她感觉到白慕晴的泪水滴在她的颈间,心里一疼,抱紧了她。

白慕晴无声地哭了一阵,松开姚美转向苏惜道:“对不起,固执地打扰了你这么久。”

苏惜眼里划过一抹同情,用难得温和的声音道:“你还年轻,等调养好身后再怀一个就是了。”

“谢谢,你们先回去吧。”

“慕晴,你还好吧?”姚美关切地拉住她的手:“我在这里陪着你。”

“不用了,我想自己安静一会。”她努力地忍着泪水说。

姚美还想说什么,苏惜却已经从沙发上站起:“那我先回去了。”说完便转身离开卡座,往咖啡厅大门口走去。

姚美看了看苏惜,又看了看白慕晴,最终还是离开咖啡厅。

白慕晴独自坐在沙发上,暖暖的夕阳透过下玻璃窗子撒在她身上,她却感觉不到丝毫的暖意。

从天明坐到天黑,掌心里的白开水凉了一杯又一杯,手机响了一遍又一遍。直到隔壁桌的客人用不耐烦的声音提醒她手机响了,她才怔忡着从桌面上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上面有十几个来电,有一部分是南宫宸打来的,还有一部分是南宫家打来的,亦有许雅容的号码显示。

看着这些号码,她突然有种冲动,就这么一直隐身下去吧,让他们谁也找不到自己!

她可以找个地方安静地把孩子生下来,独自尽心尽力地将她抚养成人。也许老天眷顾,还能让她生一个健康的宝宝。

医生都说了孩子不是百分百有问题的,那么她是不是应该给自己和孩子一点信心,可不可以自信地赌上一把?巨匠何血。

*****

姚美听到敲门声,打开门看到是白慕晴时愣了一愣,慌忙将她迎了进来,一边打量着她浑身狼狈的她问道:“你不会是一直接咖啡厅里坐到现在吧?”

“还在街上逛了一会。”白慕晴冲她浅笑。

“那你吃饭了没有?”

“还没呢。”白慕晴自嘲地笑了笑:“刚刚找了一圈电话簿,发现除了你外便没有第二个人可以给我投靠了。”

“什么意思?你要离开出走?”姚美怔怔地打量着她。

“不然呢?我还有别的选择么?”

“亲,你这是在藐视南宫宸的能力啊。”姚美一听她说要离家,立刻惊呼出声:“你觉得南宫宸会这么容易放过你么?以他南宫家的势力,你能藏到哪去?”

“放心吧,我自有办法。”白慕晴安抚地在她的手背上拍了拍:“我饿了,可以给我弄点吃的么?”

“当然可以。”姚美转身去冰箱里面翻找食物:“面条要么?只有这个了。”

“没关系,我不挑。”白慕晴看着她的背影,想了想道:“小美,不管南宫宸怎么问,你千万别告诉他我在这里知道么?”

“放心吧,我不会说的。”姚美转过头来:“不过我还是觉得这不是个办法。”

“你只用一口咬定我不在这里就行了,而且我会尽快离开你家的。”

“慕晴,我不是怕你住我家,是因为......。”

“好了,我明白的。”白慕晴冲她微微一笑。

吃过面条,白慕晴便走进姚美给她收拾出来的客房,然后拿出手机拨通了许雅容的号码。

电话一接通,许雅容便立刻恼火地斥责道:“死丫头,你想气死我吗?打了你那么多电话都不接!”

“我刚刚没听见。”白慕晴随口胡扯道。

她知道许雅容打了很多遍她的电话,而且还是故意没接的。

“到底怎么回事啊?南宫家都把打电话到家里来找人了。”许雅容恼火道:“早叫你把孩子打掉你不听,非要等到现在才打,白白浪费了大伙那么多时间......。”

“白太太,我现在也没打算打掉这个孩子。”白慕晴打断她。

“你说什么?”许雅容气愤道:“一个先天畸形的孩子你不打掉留着做什么?还指望生下他帮你争财产么?”

“谁说我的孩子先天畸形?”白慕晴冷声反驳道。

虽然检查结果就摆在那里,可她还是不希望有人这样说她的孩子,也不允许!

她的孩子就算是先天畸形的,那也是她至亲至爱的亲骨肉,绝不容许任何人侮辱的亲人!

许雅容咬了咬牙,没空跟她扯这个话题,专入正题道:“白慕晴,你给我听清楚了,现在是南宫家的人让你把孩子打掉,所以你必须打掉。而且现在是你跟映安调换身份的好时机,你要是再敢跟我找借口推辞,我不会放过你!”

“白夫人,你也给我听清楚了。”白慕晴紧了紧握着电话的手指,平静地开口道:“孩子我是不会打掉的,一个先天不足的孩子你们也不需要担心我将来会带着他上南宫家争财产了。”

“你......!”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白慕晴打断她:“我今天从医院跑出来了,南宫家暂时还不知道我的行踪。我希望你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给我订一张出国的机票,然后把我弟弟和我妈安全送到我跟前来,我可以发誓这辈子都不回C城一步。而你可以跟南宫家的人说白映安刚做完人流手术,正在一个安静的地方休养,最好过一段时间再以南宫少夫人的身份现身,时间久了,南宫家的人才没那么容易发现她和我之间的不一样。”

不想给许雅容的驳斥的机会,白慕晴紧接着又说:“这是我最后的让步了,白夫人你考虑一晚上,明天一早给我答复。”

“如果我不同意呢?”

“你说呢?”白慕晴道:“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不可能为了弟弟就杀了自己的孩子,好了,我不跟你多说了,你明天直接给我答复就行。”

白慕晴说完便挂了电话。

在窗前呆站了片刻,她走到床上躺下,闭上眼,脑海中不停地回放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仔细想想,这个决定是最好的了,如果明天一切顺利,那么她将会有全新的生活,再也不用活动南宫家那个金丝牢笼里,也不用再一边对南宫宸产生不该有的情素一边痛恨自己迷恋上杀死外婆的凶手。

她不担心许雅容会拒绝自己,毕竟这是一个双赢的机会。

*****

第二天一大早,她果然接到了许雅容的电话。

因为担心南宫家的人找到自己,白慕晴从咖啡厅里面出来后便关机了,除了昨晚开机给许雅容打了个电话后,一直都没有再开过机。

昨晚挂断电话后,她给许雅容留了姚美家里的电话,这会许雅容打的也是姚美家的电话。

不出她所料,许雅容虽然气恨得咬牙切齿,但总算是答应了她的条件,并且告诉她已经帮她订好了下午飞往日本的机票。

白慕晴有些迫不及待地追问道:“那我妈和弟弟他们在哪?什么时候可以见到他们。”

“放心吧,到了那边自然就能见到了。”许雅容说。

原来她的母亲和弟弟一直被藏在日本!

“好,不过我学你平时提醒我话语提醒你一句,最好不要给我玩花样,否则就算白映安进了南宫家,我也不会让她好过的。”

“放心吧,就算我要对你怎么样,你爸也不答应啊。”

“那就好,下午记得把机票和证件一起送到机场给我。”白慕晴说。

“可以,到时电话联系。”

白慕晴挂上电话,姚美立刻走上来关切地问道:“你要去哪里?不会是出国吧?”

“嗯,去找我妈和我弟弟。”白慕晴轻吸口气,希望这次的计划能够顺利进行,希望她真的可以在短时间内见到她的家人。

白慕晴知道南宫宸一定会派人前往姚美家里找人,毕竟她的朋友就这么几个,为了不被他找到,她一大早就离开姚美家了。

在外头游荡了大半日,直到登机时间快到时,她才搭了机场巴士前往机场。

而在同一时间,许雅容和白映安已经出发前往机场了。

驾驶座上的白映安一脸不甘心地咕哝道:“妈,你怎么能答应让她怀着孩子离开嘛,万一老天不长眼让她生出个健康的宝宝来,那我以后不是死定了?”

“放心吧,她生不出来的。”许雅容推了推脸上的墨镜,说得一脸自信。

这么简单的问题她怎么可能想不到?

“什么意思?”白映安将车子停在红灯区,扭头盯着许雅容:“妈,你不会是想......对她下手吧?”

“是她逼我的。”许雅容脸上闪过一抹阴险:“不过说真的,就算她没有怀着孕,我也一样不会让她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毕竟她在一天,咱们就一天都不无法安心。”

“可是......。”白映安张嘴结舌:“杀人可是犯法的。”

“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许雅容微微一笑:“日本黑社会是出了名的,还会搞不定一个女人么?那丫头只要一出机场就死定了。”

白映安想了想,笑了:“怪不得你要把她弄去日本,原来......。”她略一思虑,有些担忧道:“不过要是让爸知道了怎么办?他肯定会气得掐死我们的。”

“你真相信他会掐死你啊?”许雅容得意地笑了:“等那丫头死了,你就是他唯一的女儿了,他舍得么?”

说得也是啊,白慕晴终于放下心来了。

“一会只要她登机了,咱们的计划就成功一半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放心吧,我都已经准备好。”

“那就好。”

许雅容往椅背上靠了靠,轻吁了口气。

她之所以会亲自到机场去,就是因为没有亲眼看到白慕晴登机始终不放心,担心事情再生枝节。

只要一会白慕晴登机了,她就可以真正安下心来了。

*****

颜助理从姚美家里出来,一边往楼下走去一边拨通南宫宸的私人电话。

南宫宸原本正在开会,不过有私人电话进来多半是颜助理打来的,他扫视了众人一眼,将大局扔给沈恪后走出会议室。

“怎么样了?”他沉声问道。

颜助理道:“姚小姐只肯告诉我少夫人是今天下午三点的飞日本的飞机,别的死活不肯说。”

她刚刚开始的时候用金钱诱惑姚美松口,结果姚美就是一口咬定自己没有见过白慕晴,后来颜助理改用强硬的手段逼迫她,警告她如果不把少夫人的下落说出来,不但她的工作会不保,就连她男朋友在某企业的总经理职位也会保不住。

姚美听到男友的工作会受到牵连,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最终还是松口了。

这会正在家时懊悔难过,一遍遍地拨打白慕晴的手机号码。

南宫宸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一点三十分了,很快就会登机。

昨天白慕晴一夜未归,他多少还是有些焦心的。

他知道她每次伤心都会跑去江边,大半夜还开车去了一趟江边找寻,结果却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当然,他也很清楚白慕晴的个性,她不是那种遇到事情就寻死觅活的人,应该不会去寻死才对。

她没有回家,多半是从别的医院拿到同样的检查报告,知道孩子有问题后害怕他逼她打掉孩子才不敢回家的。

只是躲避真的能解决问题吗?这个愚蠢的女人!

*****

白慕晴独自坐在机场大厅内等待许雅容的人过来,她手里握着手机却不敢开机,只能频频看手表上的时间和机场入口的方向。

终于,她看到了白家的司机何叔一边东张西望着一边从机场大门口走进来。

白慕晴从椅子上站起冲他招了下手,何叔便直接往这边走来。

“小姐,这是夫人让我带给您的证件和机票。”何叔将手中的证件和机票递给她。白慕晴接过来看了看,是白映安的身份证及护照。

“还有......。”何叔又从另一只口袋里拿出一张卡:“这是老爷让我转交给您的银行卡,里面有一千万,密码是您的生日。”

白慕晴将证件和机票拿在手中,扫了一眼他手中的银行卡漠然道:“卡就不用了,替我还给他。”

“小姐,老爷说了现在不是斗气的时候,去到那边处处都要用钱。”何叔试图劝慰道。

“麻烦何叔帮我转告他,从今以后我和他一刀两断,就算死在那边也是我的事情。”白慕晴说完,转身往安检口的方向走去。

何叔无奈,只好将卡揣回包里了。

看着白慕晴往安检口走去的背影,许雅容欣然地笑了:“小贱人终于走了。”

白映安的心思却仍旧停留在刚刚何叔递给白慕晴银行卡的行为上,一脸愤愤道:“看来爸还是很疼她的嘛,居然又想瞒着我们偷偷给她钱。”

她还以为上回白慕晴对父亲说了那么过分的话后,父亲肯定会对这个野女儿死心了,居然一出手又是一千万!

相较于她的愤慨,许雅容却是一脸无所谓:“你急什么?一个快死的人,就算真把一千块拿去了,最终还不是归我们白家。”

“话是这么说,可是爸的态度真是让人伤心。”

“好了,都马上要成为南宫家的少夫人了,还在乎这个做什么,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许雅容最后看了一眼排在安检队伍后面的白慕晴,挽过白映安的手便要往外走。

两人刚从柱子后面站出来,便被机场大门口赫然出现的人影吓了一跳,白映安慌忙将许雅容拽回柱子后方情急道:“妈,怎么南宫宸会出现在这里?他不会是知道那个贱丫头要出国了吧?”

“对啊,怎么回事?”许雅容也开始慌了,眼看着就要成功的计划难道要在这个时候出个事故?把一切又打回原点?

“妈,我看他肯定是知道贱丫头离家出走后找过来了,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啊?”白映安还是这德性,一遇到事情就开始六神无主。

眼看着南宫宸已经从大门口的方向走过来了,许雅容咬了咬牙,心一横道:“映安你千万别出来,别让他看到你现在的样子。”

“妈......。”

“你乖乖躲好就行了,我去绊住他。”她说完,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清了清喉咙后迈步往南宫宸走去,在他面前一站,故作惊疑地打量着他道:“宸少,真巧,您怎么会在这里?”

南宫宸停下脚步,稍稍垂眸睨着她:“不巧,我是来找我老婆回家的。”

“啊?你说什么?你要把映安带回去?”

“没错,请问她现在哪?”

“她......。”许雅容虽然被他眼底的冷意震慑到了,可为了拖延时间,不得不硬着头皮干笑道:“映安她已经登机了,不过宸少您放心,她只是出去散散心,过几天就会回来的。”

只要把他拌住,让白慕晴过了安检就好了,她在心里想。

南宫宸却并不相信她,从她身边绕了过去继续往里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