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章 交换条件/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诶……宸少……。”许雅容慌忙追上去重新拦住他的去路,一脸焦急地劝阻道:“宸少您还是回去吧,映安她心情不好,她需要出去散散心。她……。”

南宫宸盯着她,面色冷峻道:“就算要散心也得给我把孩子打了再去。”

许雅容哑言,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白慕晴站在队伍中等待过安检时,随手将手机开机,原想看看南宫家的人究竟找她找到什么程度姚美的电话却在第一时间挤了进来。

她摁了接听键,姚美立刻呜呜地哀嚎起来:“慕晴!你总算开机了,我打电话打得手都快断了,我……。”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白慕晴打断她的哀嚎。

“是南宫宸那个浑蛋!他不是人!他说如果我不告诉他你在哪里就要把我……把我……。”

“你告诉他了?”

“唔……。”姚美愧疚地点了一下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对不起你……。”

白慕晴呆了一呆,迅速地挂上电话后看了一眼队伍前面,还有两个人就到她过安检了,只要过了安检登上飞机就好,但愿他不会那么快追过来。

她闭上眼。在心里祈祷了一句后转过身去,透过人群,她看到南宫宸正大跨步地往自己直线走来,目光阴冷精准地锁在她身上。

很显然,他已经看到了她,而且大有将她抓回去一把掐死的姿势。

白慕晴情急地看了看安检口。又看了看南宫宸,这个时候就算她冲过安检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所以,她不能指望以过安检来保护自己,而是……。

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而南宫宸却已经越过人群往她走来了。

情急之下,她转身挤开人群,往右侧的方向迅速逃离。

南宫宸看到她逃离,一边快步跟上去一边沉声命令:“白映安你给我站住!”

白慕晴才不听他的,她身形比较小很快便挤出人群往机场偏门跑去了,而南宫宸毕竟是男人,不方便在人群中挤来挤去,等他好不容易挤出人群的时候白慕晴已经跑到侧门口出处了。

“白映安你听到没有?给我站住!”南宫宸气结地加快步伐追上去。

侧门出去后是一条通往另一航站楼的天桥,然而这是一条新建的天桥,跑到一半的时候白慕晴才发现天桥的另一头根本就是条死路,也就是说……她再也逃不掉了。

她被迫脚步一停,转身气喘吁吁地瞪着追上来的南宫宸。

南宫宸也已经停下脚步。只是比起她的气喘不定,他倒是一点气喘的痕迹都没有,依旧优雅得像个绅士。

“怎么?不跑了?”他的唇角一掀,展露出一抹嘲弄的冷笑。

他闲适地往前迈了一步,白慕晴立刻瑟缩了一下身体,脚步往后一退身体抵在护栏上瞪着他惶恐道:“你别过来。”

南宫宸无所谓地一摊手掌:“我可以不过去,不过你必须给我过来。”

“你别逼我!”白慕晴看着他一胜券在握的样子,急得眼底闪出泪雾:“你再逼我……我就从这里跳下去!”她的手指一挥,指住旁边的护栏外头。

跟着赶过来的许雅容一听到她说要往下跳,急得失声大呼:“不要啊!宝贝你千万别冲动,咱们有话好好说……!”

她要是就这么跳下增,摔残了或者摔死了映安怎么办?

白慕晴看着眼前这两个一个比一个狠毒的人,顿时心痛难忍,为什么她身边的人都那么冷酷无情?为什么她就遇不到一个真心的人?

她崩溃地冲他们吼了起来:“你们都不要再逼我!都给我滚开——!”

“映安,你别这样,你冷静一点……。”许雅容走到南宫宸身侧。一脸乞求道:“宸少,求求你把映安给我安全带回来,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啊,求你了……。”

南宫宸看着痛哭的白慕晴。眉头拧成一团,他看得出来她已经到达绝望的边沿了,可是他不能因此就任由她找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他不能给她这个机会。

他往前又迈了一小步,面无表情地盯着她:“那么你想怎么样?”

“我……。”白慕晴哽咽着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痕,盯着他:“我想留住这个孩子,哪怕是用自己的生命去照顾他,抚养他。”

“你不守信用?”

“没错,我就是不守信用。”白慕晴道,她才管不了什么信不信用,承不承诺,她只有一个念头保住孩子的性命。她盯着他的目光一点一点地变得坚决:“如果你一定要逼我打掉他的话,那我会选择从这里跳下去。”

“不要,千万不要!”许雅容失措地嚷道。

南宫宸却目色一凌,道:“你威胁我?”

“没错,我就是威胁你。”白慕晴豁出去了。

“那就要看你威不威胁得住我了。”南宫宸唇齿微启,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如是十秒钟之内你还不跳,那么就请乖乖跟我去医院手术。”

“你……。”白慕晴绝望地倒吸口气。巨乒匠巴。

这个男人太狠毒了,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啊!

“映安,你乖乖听宸少的话把孩子打掉吧,乖,听妈妈的话。”许雅容劝不住南宫宸,只好改为劝白慕晴:“映安,那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啊,你不能用赌一把的思想去对待它,万一他一出生就夭折了怎么办?你对得起他吗?”

白慕晴根本听不进去许雅容的劝,因为她清楚许雅容所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白映安,都是为了她!

就连她脸上被吓出来的泪,都没有半滴是为了她这个私生女流的。

她只是紧紧地盯着南宫宸,看着他的嘴唇一张一合,冷酷地吐出一串数字:“十、九、八……。”

她抓着护栏的手指已经紧得骨节发白,胸口也在不断地起伏着,而他口中的数字越来越近:“……四、三、二……。”

在他吐出最后一个‘一’字时,白慕晴心一横,双手抓住护栏便翻了过去……。

“啊!不要——!”许雅容被吓得尖叫一声。

白慕晴闭上眼,身体急剧往下一沉,当她以为自己要葬向桥下的车流时,手腕一紧,身体被挂在半空。

她抬起小脸,注视着桥上的南宫宸流下泪来:“南宫宸,是你让我选的,你不守信用。”

“对你,我需要守信用么?”南宫宸握紧了抓住她手腕的大掌。

她用另一只手使劲地抠着他的手掌试图让他松手,甚至都抠出血丝来了,可惜他的手掌却仍如钢圈般纹丝不动扣在她的手腕上。

她都已经鼓起那么大的勇气往下跳了,他却霸道地剥夺了她想要解脱的权利,他怎么可以这么冷酷这么无耻?

“有种你就放开我……。”她泪流满面地瞪着他。

南宫宸却并没有放开她,而是使尽全力一把将她从护栏外头掀了进来,白慕晴低叫一声,身体实实地撞入他的怀中。

他握着她手腕的手顺势搂住她的腰身,从后面紧紧地抱住她,帅脸埋在她的颈窝,在她的耳边颤声低语:“你赢了……。”

是的,她赢了,第一次有另外一个女人逼得他承认失败。

因为他舍不得她死,曾经有人跟他说过,当你在乎一个人的时候,你这辈子就注定要输给她了。曾经他败给了一位姓朱的女孩,如今,他又再次败给了眼前这位。

他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但不管对不对,他都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白慕晴听到他的话,感觉到他的唇在她的耳后低吻,惊得瞬间停止了哭泣。她听错了吗?还是她做梦了?她居然感觉到南宫宸在抱她,吻她,跟她认输?

她幽幽地抬起泪脸望向他,试图从他的表情中找到肯定。

“你答应让我留下这个孩子了?”白慕晴盯着他怔怔地问。

“你都把我逼到这地步了,我还有说不的权利吗?”南宫宸垂眸睨着她的泪脸,稍稍清醒过来的他脸上又恢复了些许冷漠。

“谢谢你……。”更多的泪水从她的眼中滑落下来,这次不再是因为伤心难过,也不是因为焦灼担心,而是开心和感动。

她从来没有指望过南宫宸会同意她生下孩子,孩子好的时候不敢指望,现在不好了就更不敢了。没想到最后成全她的,偏偏就是他——这个她认为冷酷无情的男人!

“走吧,跟我回去。”南宫宸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围观者,揽过她的肩膀将她带入臂弯内。

白慕晴却站在的地不动,甚至还用一只手抓住护栏。

南宫宸感觉到她的异样,扭头扫视着她:“怎么了?”

“你有没有在骗我?”白慕晴惶惶地望着他问道。

她突然想起刚刚他说过对她这种人不需要讲信用,那他会不会是把骗她回去后再把她押到医院手术室?以他的个性,这种事情绝对做得出来的。

南宫宸却冲她极具迷幻地一笑:“就算是,你还有机会反抗么?”

“我……。”

“你不是喜欢赌么?那就再赌上这一次,也许我并没有骗你。”南宫宸说完重新将她揽入臂弯,往机场大楼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看着他们走出机场大楼的背影,白映安气得在原地跳脚:“妈,你看到没有,我就说这个小贱人肯定是在耍我们玩的,可怜我们又被她玩了一次。”

许雅容面如死灰地注视着大门口的方向,半晌才无奈地吐出一句:“这就是游戏,不到最后一刻永远都不知道谁输谁赢。”

她倒不觉得白慕晴是在玩弄她,因为刚刚跳楼的那一幕一点都不像是演出来的,只差那么一点,南宫宸就没有抓住她的手腕。只差那么一刻她就掉下去了,而她的计划也就彻底失败了。

“那死贱人如果是故意的话,还真是恶毒。”

许雅容睨着她:“映安啊,就算她是故意的不也很正常么?也许她就是猜到了我们在那边安排了人手,所以才找南宫宸过来演这一手。既然要玩,就别怪人家恶不恶毒,因为咱们也并不善良。”

“早知道就给她订早上的那班飞机了。”白映安恨恨道。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早知道?”许雅容扭头拍了拍她的肩膀:“没关系,咱们再等下一次机会就是了。”

“还要等啊?”白映安不耐烦。

“不然还能怎么办?”许雅容横了她一眼:“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更何况是这么大的一件事情。就你这急躁的性子,就算让你进了南宫家都不知道能混几天。”

被母亲这么一顿教训,白映安终于闭嘴了。

*****

坐在南宫宸的车上,白慕晴始终不能找到最舒适的姿势,仿佛椅垫上有东西般怎么坐都不舒服,

她偷偷看了南宫宸一眼,又想起刚刚他从身后抱着自己的情形,还有他印在她颈上的唇。他为什么会那样做?为什么呢?

手掌不自觉地用手抚上被他吻过的脖子,她暗吸口气,这个男人真是让人越来越看不透了。

南宫宸似是感觉到了她的浑身不自在,侧头看了她一眼:“你在害怕什么?刚刚跳桥的勇气哪去了?”

“我……。”白慕晴看着他的平淡的侧脸,道:“我怕活着比死更难受。”

南宫宸牵了牵唇角:“如果你执意要生下这个孩子的话,确实会比死难受。”

白慕晴苦笑,她怕的不是这个。

没等她再说点什么,车子已经开入南宫家大宅了,白慕晴不自觉地挺直腰杆,脸上的表情也渐渐地凝重起来。

她不知道南宫宸到底有没有欺骗自己,就算南宫宸妥协了,那么老夫人呢?老夫人那一关怎么过还是个问题。

心里的恐惧感使她连车子停下后仍然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更没有推开车门下车的打算。

南宫宸侧头看着她,捕捉到她眼底浓浓的惶恐,地只是命令式地吐出两个字:“下车。”

白慕晴终于动了,不得已地推开车门下车,跟在他身后往屋里走去。

他们走进去的时候,老夫人正一脸愁容地斜靠在沙发上休息,何姐正在给她摁太阳穴。

看到他们走进来,何姐低头对老夫人道:“老夫人,少爷和少夫人回来了。”

老夫人听到何姐的话,幽幽地睁开双眼,目光在白慕晴的身上扫视一番后停在她仍然微隆的小腹上,语气黯淡道:“孩子打掉了么?”

白慕晴摇摇头,走到她跟前一脸愧疚道:“对不起,奶奶,我下不去这个决定。”

“下不去也要下啊,谁让你没有这个命呢?”老夫人正了正身体,看着她:“宸说得对,孩子如果不好,生下来不仅他自己受折磨,我们大伙也得跟着受苦受难,趁早给大家一个了断吧。”

白慕晴在老夫人跟前蹲下身去,双手搭在她的膝上一脸诚恳道:“奶奶,我想赌一把,我想给他一次活下去的机会,也许……他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

老夫人脸色一凌,甩手便是一巴掌甩在她的颊上,咬牙道:“我说打掉!”

她的力道并没有多重,白慕晴也没有多疼,可是她还是淌下了泪水。她知道老夫人不会让她留这个孩子的,又或许……她会是一重比南宫宸更难克服的障碍。

老夫人见她一声不吭,如是将目光转到南宫宸的身上:“你呢?为什么没有让她在医院做完手术再回来?”

南宫宸看了看地上白慕晴,道:“奶奶,既然医生说孩子不是百分百有问题,那就让他留下吧。”

白慕晴讶然抬起小脸望着南宫宸,她没有听错吧?这个男人居然在帮他说话?

她以为他会幸灾乐祸地在一旁边煽风点火,促使老夫人逼她打掉孩子,毕竟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过留下这个孩子的念头

老夫人显然也没料到南宫宸会说出这种话来,愕然地打量着他:“宸……你说什么呢?之前不是你一心想要打掉这个孩子的么?现在……居然同意留下他了?”

之前孩子好的时候,他为了逼白慕晴打掉孩子甚至差一点将她掐死扔到楼下去,现在才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他居然就改变了态度?而且还改变得那么大?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改变的?是她么……?

老夫人将震惊的目光挪到白慕晴身上,她并不觉得这个女人能对南宫宸起到那么大的影响力!

“是的。”南宫宸俯身将白慕晴从地上拉起,一本正经道:“我决定了,在自己三十岁之前为南宫家留下一脉,不管他好与不好,南宫家总算是后继有人了。”

他说完,黯然一笑:“这不是奶奶一直所希望的么?我现在成全您。”

这下换老夫人控制不住地流下泪来了,她用手在南宫宸的手臂上拍了一记:“臭小子你干嘛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啊?什么三十岁之前给南宫家留下一脉?说得好像你真就活不过三十岁似的。”

老夫人用纸巾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道:“不行,要生咱们就生个健康的,不然就等过一两年再生,反正你还年轻。”

南宫宸搂拍了拍老夫人的肩膀:“奶奶,你先别哭。”

“摊上这种事情,我能不哭吗?”

“奶奶,孩子已经这么大了,打掉的话有点残忍。”

“之前你逼着映安打掉的时候怎么就不觉得残忍?宸,这是个病胎,你是不是糊涂了?”老夫人说完,突然抬起泪脸盯着他:“是不是一定要生下他?”

南宫宸头皮一麻,看老夫人的表情他就知道她肯定是在动什么心思了。

“嗯。”他点了一下头。

果然,老夫人在无奈地点了点头后,抬头盯着他说道:“好,你跟我进来。”

说完,她迈步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南宫宸看了白慕晴一眼,感觉到她眼里的担忧,什么话都没说地跟在老夫人身后离开客厅。

南宫宸跟着老夫人走进卧室,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后,打量着她:“奶奶,我很好奇,你要拿这种事情跟我做什么样的条件交换。”

老夫人端了端身体,拿这种事情跟他谈条件确实不太好,不过若非刚刚被他触痛了心脏,她也不会想到这么做。

刚刚南宫宸说到三十岁的时候,实实地触痛了她的心,也令她不得不重新正视起这个事情来。

不管传言是不是真的,早做防范是必然。

老夫人接过何姐递上来的花香喝了一口,盯着他道:“我知道你并没有用心去找那个女孩,对么?”

南宫宸猜到她要说的肯定会是这件事情,此时也并不惊讶,随口敷衍道:“奶奶怎么知道我没有用心?”

“以你的能力找个人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么?如果你用了心不至于到现在都找不到吧?”

“奶奶,你太高估我的能力了。”南宫宸稍稍别开视线,就是不肯承认自己的并没有好好找。

其实老夫人说得对,以他的能力如果真要好好找的话怎么可能到现都找不到?他甚至都在街头遇到过几个那个女人了。

他没有继续找,是压根就不想找到她,哪怕她真的就是自己的命定情人。

那个女人曾经因为害怕从他身边逃离,如果他又重新将她找回来的话,只会让她更加厌恶自己,然后再次从自己身边消失而去。

既然她那么不想呆在他身边,那就让她去好了,何必勉强。

“既然你这么没有能耐,那这事就交给我好了,我去找。”

“奶奶……。”

“不过你得答应我。”老夫人打断他,道:“等我把她找回来后,你必须乖乖听从我和王大师的安排迎娶她进门。”

“不行。”南宫宸一听到她的话立刻反对。

“为什么不行?”老夫人严肃地反问。

“因为……。”南宫宸顿了顿道:“我现在已经有老婆了,她还怀着孕呢,你让我怎么娶别的女人?”

“等孩子生下来后不管好或不好,既然是我们南宫家的血脉我们自然会负责到底,而白映安……到时我会处理好的,你不必担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