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太无情了一点/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奶奶,你这么做未免太无情了点。”

“宸,你怎么回事?”老夫人重新打量着这个孙子,仿佛他是一个自己刚刚才认识的人一般。“无情?你以前从来不会说这话的。同情心也从来不会从你身上出现,你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最近像变了个人似的?”

以前她想做什么安排,想处理什么人的时候,他何曾多过一句嘴?除了对那个姓朱的女孩他不肯听她的,别的事情都是她一人民作主。

自从他娶了白家千金后,整个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居然还长出同情心来了。

不仅是老夫人,就连南宫宸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大概是受了眼下这个女人的影响吧,他想。

如果不是变了,他又怎么会违背原则地同意她把孩子生下来,怎么会担心她到那个时候的下场?

“你到底答不答应?”老夫人催促了一句。

“好,我答应。”南宫宸点头:“奶奶请放心,我会用心去把那个女孩找出来的。”

“最好是这样。”老夫人道:“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会帮你一起找。”

南宫宸沉默了几秒,最终也只能点头同意。

*****

南宫宸回到二楼时,白慕晴正光脚站在门边等着他。

她刚刚才洗完澡,身上穿着宽松的睡袍,发尾湿湿地垂在肩上,模样儿看起来楚楚动人。

刚刚她一直在竖站耳朵听门口的动静。听到南宫宸的脚步声后连鞋子都来不及穿便拉开房门走出来。

南宫宸不用问,心里也明白她想做什么。

“奶奶让你答应她什么条件?”她望着他,脸上有着淡淡的担忧。

“没什么。”南宫宸简短地答道,认为没有必要告诉她。

白慕晴虽然很想知道,可是她看得出来南宫宸并不想告诉自己,为了不招他烦她只好放弃追问。

南宫宸抬手扭开房门,随即转身注视着依然站在原地看着他的白慕晴,问出一句:“南宫家少夫人的地位和孩子只有选一样的话,你会选择什么?”

白慕晴怔了怔,半晌才道:“这就是奶奶的条件么?”

“你只管回答我。”

“我……选择孩子。”白慕晴几乎是想也不想。

南宫宸会这么问,必然是有这么一个选择题摆在他跟前,她甚至猜测到老夫人也许就是给了她这么一个选择:如果非要生下孩子那么就滚出南宫家!

如要真是这样的放,她会选择滚出南宫家!

先不说她跟南宫宸之间的恩怨,即便是为了孩了,她也不会为了一世荣华就牺牲自己的孩了,否则她会后悔不安一辈子。

然而。她的回答却让南宫宸脸色变了一变,有种被轻视了的感觉。

他往前一步,习惯性地用食指和拇指捏住她的下颌往上一抬:“难道在你心里,孩子比我还重要么?”

这个答案很显然的,她当然更看重这个孩子,虽然他今天帮了她,给了这个孩子一条活路,但并不意味着就可以完全抹杀他害死她外婆的事实。

她稍稍挣扎了一下,却没有挣开他的手指,仍旧被迫迎视着他。她如是一本正经地开口道:“如果我选择了你,那么我的孩子就会死,可反过来如果我选择了孩子,你却可以活得好好的。”

她认为这个答案很好很合理,也让他挑不出任何毛病来。

“这是你自己选的,到时别后悔。”南宫宸终于放开她,转身走进自己的卧室。

‘砰’的一声。她被关在门口。

呆呆地盯着眼前的雕花木门,白慕晴好半晌才缓过神来深吸口气,然后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

看来老夫人真的很不想要这个孩子,所有才会给出这么一个残忍的选择。她甚至都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了,怎么跟白家母女交待才好。

如果她们知道老夫人的态度,肯定会逼迫她把孩子打掉的。

*****

经过一番惨烈的折腾,日子总算是平静下来了。

只是在面对老夫人的时候,白慕晴明显可以感觉到她的态度转变,虽然不至于虐待她,但比起之前的嘘寒问暖确实是冷漠了不少。

不过这样子的老夫人倒让白慕晴觉得自在些了,毕竟这才是她老人家的本性,严肃淡漠。

她很怀疑,南宫宸那高高在上,冷酷淡漠的个性就是源自于老夫人的,毕竟什么环境养什么样的人。

吃早餐的时候,老夫人面色平淡地对白慕晴说:“既然你执意要生下这个孩子,不管他好不好,你都得好好善待他。反正我为宸劳累了大半辈子子,也已经老了,再没精力去守护他了。”

“奶奶,我会用自己的生命去守护他的。”白慕晴道。

“用自己的生命?”老夫人苦笑了一下,事世无常,她能陪伴这个孩子到什么时候都还不知道呢。

白慕晴不明白她什么意思,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和下去了。

她扭头看了南宫宸一眼,发现他脸上同样平淡。巨坑斤巴。

她想起那晚南宫宸让她选择的情景,老夫人会有这种表情,是因为心里确定她不可能在南宫家长居下去的吧?

然而眼下她也管不了那么长远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吃过早餐后,南宫宸出门时突然对白慕晴道:“晚上在外面吃饭,我让司机回来接你。”

“跟谁啊?”她有些傻傻地问。

南宫宸扫视着她:“除了跟我你还想跟谁。”

一旁的沈恪‘噗’的笑了出来:“嫂子真是呆盟又可爱。”

白慕晴扫了他一眼,她心里还在想着怎么拒绝。

“表嫂是被表哥欺负成这样的。”朴恋瑶看了看二人,也跟着笑了。

“是么,那我也欺负你试试,看能不能变得像表嫂一样可爱。”沈恪揽着朴恋瑶的肩膀,说话间还倾身去吻她的脸颊。

朴恋瑶故意怒目一瞪:“你敢?我可不像表嫂那么好欺负。”

“就知道你没那么好欺负的啦。”沈恪推着她往自己的车子走去:“走吧,我送你去医院,晚上咱们也在外面吃。”

“好啊,我要吃火锅。”

“行,香辣的。”

两人有说有笑地上了车子,冲南宫宸和白慕晴挥了一下手后驱车往南宫家大门口驶去。

看着他们走远后,南宫宸才打量着白慕晴挑眉问道:“怎么?不想去?”

虽然他已经同意她把孩子生下来了,可是他可以感觉得出来,她除了当时对他表达过感激后,其他时间都的故意疏离他,避着他。

他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唯一能想到的是,她也许是害怕自己又逼她打掉孩子吧。朴恋瑶说得对,他都快把她吓唬得呆盟白痴了。

之前虽然他对她的态度不友好,但她基本不会像现在一样疏离他,甚至还会故意顶撞他,骚扰他,跟他耍点上脾气。

也许真的是自己太过冷酷,把她吓成小白兔了吧。

这种被疏离的感觉令他浑身不自在,他觉得既然已经同意她生下孩子了,两人之间就不该再有仇恨,也不该继续这么冷战下去,所以他才会提出晚上接她一起出去吃饭。

然而,他的妥胁,他的一番好意似乎正常工遭受着别人的践踏。

“不好意思,我今天跟小美她们约好一起吃饭了。”她说。

果然拒绝了他!很好!

南宫宸咬咬牙,点头:“那祝你用餐愉快。”

说完,他迈步往车子的方向走去,很快便消失在她的面前。

白慕晴没有在门口多呆,转身回到卧室,找了套宽松的衣服换上。

之前因为都是藏着掖着的,她一直不敢买那些孕妇专用服装,也几乎没有一件穿着舒服的。现在能穿上的,还是上回南宫宸强迫她买下的那几件娃娃装。

虽然很不想出去,可白家那边还得给人家一个交待,而且这几天许雅容也催过她好几回了。

换好衣服后,白慕晴便出门了。

还是咖啡厅,而且是她自己订的包间,因为她根本信不过她们母女。

白慕晴推开咖啡厅的玻璃门,刚迈进去,迎面走来个熟悉的身影。她将身体稍稍往旁一侧,试图躲开来人的视线。

“白小姐,好巧。”虽然她在刻意躲避,可还是没能躲开颜助理的视线。面对她如此礼貌的招呼,白慕晴只好转身面对她笑了笑:“巧。”

“我过来见个客户。”颜助理抱着文件夹,打量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

白慕晴猜到她也许是想为上次的事情辩白,可她并没有兴趣听,如是冲她又是一笑:“我约了朋友,先进去了。”

“嗯……再见。”颜助理识趣地点头,离开咖啡厅了。

白慕晴走入包房的时候,白映安立马不高兴地睨着她嘲讽道:“架子还挺大的嘛,每次都要我们等你。”

白慕情抬起腕表看了一眼时间,面无表情地嘲讽回去:“不是我迟到,面是你们猴急地早到了。”

也是啊,她们现在的心里肯定很焦灼吧?就怕她撕破脸跟她们来一个鱼死网破或者不管亲人的死活赖在南宫家不走了。

“好了,坐下吧。”许雅容已经见识过她疯狂起来不要命的场景,也知道她不是那么好惹的了,对她的态度也有了些许的好转。

白慕晴并没有坐下,而是扫视她们一眼后一本正经道:“我不知道你们接下来又有什么计划,不过我得先提醒一点,你们用不着再白费心机逼我打掉孩子了。连南宫宸都逼迫不了的事情,你们也用不着再尝试。”

这一点许雅容也意识到了,所以才会在来的时候提醒白映安别逼她人流,小心把她逼急了。

“呵,一个畸形儿,我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来。”白映安不屑地冷哼一声。

白慕晴怒了:“这是我的孩子,请你放尊重一点。”

“你的孩子不迟早要我帮你养?难不成你还指望我会把一个废物当亲生儿子抚养?我提醒你一句,你最好现在就把他,省得他出生后不但要受世人排斥还要受我这个养母虐待!”

“你……!”白慕晴气得说不出话来。

是啊,她怎么没想到这个问题呢?白映安怎么可能会好好对待她的孩子?如果她以后把孩子放在南宫家抚养,指不定哪天就被她这个后妈虐死了呢。

许雅容见白慕晴被刺激了,忙伸手扯了扯白映安的袖子道:“好了,你别吓唬人家了。”

说完恼火地瞪了她一眼后,才又对白慕晴道:“你别听映安胡说,毕竟是南宫家的骨肉,在老夫人的眼皮底下她敢不好好对孩子么?”

白慕晴闭了闭眼,深吸口气道:“说正题吧,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既然你那么执意要生下这个孩子,那就只能等孩子出生后再换了,也就是按最原先的计划。”许雅容注视着她说:“不过慕晴,我希望这次不会再出任何差错,否则……我是真不想吓唬你,人是有底线的明白么?”

白慕晴不语,许雅容接着说:“你说你想留住这个孩子,我让步成全你了,但是你也别太得寸进尺,凡事得有个度。”

好半晌,白慕晴才开口道:“你放心,这次一定不会出差错了。”

“还有,突然之间换了个人,南宫宸多少会察觉得到,所以到时你得提前一两个月找个借口离开南宫家,等孩子出生后再通知他们。”

“好。”白慕晴如机械般点着头。

她甚至都不敢去想那个场景,她偷偷生下孩子,然后把孩子交给白映安这个恶毒的女人,再由白映安抱回南宫家去抚养。心情好也许会对孩子好一点,心情不好的时候……。

而她呢?只能抱着骨肉分离的痛苦偷偷躲起来。

那样的生活,她真的能够过下去吗?

她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拉紧身上的衣服后漠然地说道:“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还有一件事。”许雅容用下颌睨了一眼她的右手:“这段时间最好想办法所戒指拿下来。”

虽然她已经花高价找人订做了一枚一模一样的金镶玉戒指,凭肉眼几乎分不出来真假,但如果真的能拿下来就最好不过了。

白慕晴仍是点头:“我会尽力的。”

临走时,白慕晴想了想,最终还是提醒了她们一句:“南宫老夫人是一个很难搞的人,白大小姐进去了也许不会过得像想象中那么顺利……。”

“你少在这里吓唬我!”白映安不等她说完便不客气地打断她。

她就不信了,白慕晴这个在贫民区里长大的灰姑娘都能在南宫家混得那么好,还能得到南宫宸的真心,她堂堂的白氏千金怎么就混不下去了?

那天南宫宸在机场天桥上吻白慕晴的情景,她至今都难以忘怀。

被她这么一斥责,白慕晴也懒得再搭理她了,离开包房。

白慕晴并没有直接离开咖啡厅,而是来到另一间包房门口,敲了敲门后走了进。

包房内,姚美和苏惜正有说有笑地谈论着什么,看到她进来,苏惜迅速地收回视线,脸上的笑容也在同一时间淡去。

姚美打量着推门进来白慕晴问道:“不是说还有朋友一起过来么?人呢?”

“她们已经回去了。”白慕晴走到姚美身侧坐下,扫视着苏惜道:“小惜,上次还没有好好谢谢你呢。”

苏惜低头用吸管搅拌着杯子里的果汁,不冷不热道:“上回你已经谢过了,还是直接说正题吧。”

她抬起眼睑:“这次又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唉呀,小惜,人家慕晴刚刚在电话里说得很清楚了,她今天是为了感谢你,教训我来的,不是为了找你帮忙。”

“是么?”苏惜嘲弄地掀了掀唇角。

白慕晴看着她,轻吸口气道:“好像真是这样的呢,每次找你都是有目的而来的,不过这次真的只是单纯的想谢谢你,没有别的意思。”

“算了,反正我也习惯了被你请求帮忙了,也不在乎这一回。”苏惜无所谓地耸耸肩。

白慕晴笑了笑,不吭声了。

姚美扫视了二人一眼,拉站白慕晴的手臂将她的身体转了过来:“好了,到我了,慕晴你骂我吧,打我吧,我不是人,我出卖了你,你不打我的话我真的良心不安。”

“如果打你有用的话,我真想一拳把你砸晕过去。”白慕晴恨恨道。

“啊?”

“啊什么?不应该么?”

“对不起嘛,慕晴。”姚美继续讨好地晃悠着她的手臂:“都是那个颜助理,她不但威胁我还跟我说了一堆南宫宸的好话,说他有多么多么的在乎你,多么多么的紧张你,还说那天晚上独自一人开车跑去江边找你了。”

“放屁!”冲口而出这两个字的不是白慕晴,而是对面的苏惜。

这边的两人被她吓了一跳,讶然地望了过去。

苏惜将手中的果汁杯往桌面上一放:“如果他真有那么好,会容不下一个孩子吗?会使这种烂手段逼迫慕晴把孩子打掉吗?”

姚美张了张嘴,半晌才幽幽地反驳道:“人家现在不是已经接受了么?不然慕晴哪有心思跟我们喝咖啡?”

“你说什么?”苏惜愣了一愣,转脸望向白慕晴:“你决定生下这个孩子了?”

白慕晴点头:“对呀,南宫宸已经同意了。”

“你神经病吧?”苏惜这下不是拍下杯子了,而是腾地从沙发上站起,白慕晴和姚美再度被她吓了一跳。

苏惜不理会她们脸上的无语,睨着白慕晴没好气道:“这种男人你还替他生儿子?你还有没有一点自尊和底线?他对你做了什么你知道么?如果不是他篡改……。”苏惜突然顿住,咬了咬牙改口道:“你以为她真的会喜欢上一个女人,你们为他真的会在乎别人?如果他真有那么好我早嫁给他了……!”

苏惜的话语再次顿住,扫视着二人愕然的表情,清了清喉咙坐回沙发上。

白慕晴和姚美确实被她最后的这句话给震慑住了,好半响,姚美才愣愣地问道:“小惜,你为慕晴打抱不平我可以理解,但是……他如果有那么好你早嫁给他了是什么意思?你跟南宫宸之间……?”

她呵呵一笑,没有将话说得太直白。

苏惜没好气地横了她一眼:“我只是比你们更了解他。”

场面又是一番安静后,白慕晴才说道:“我不是为他生,而是为我自己。”

苏惜冷笑:“我还以为你知道自己怀的是个问题孩子就会把他打掉呢,没想到你还是个这么执着到愚蠢的人。”

她说完端起桌面上的水杯喝了一口,然后将杯子重重地放回桌面,道:“有你这样的朋友,我觉得是一种耻辱!”

脚步一转,她大跨步地往包间外面走去。

包间内安静了数秒,二人才面面相视着收回目光。

“她怎么回事啊?”白慕晴率先开口问道,半年不相处,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暗恋你老公?”姚美幽幽地吐出一句,被白慕情用手肘撞了一下手臂后,不服气地说道:“怎么了?现在不是流行闺密之间抢老公么?多正常啊。”

“她不是已经嫁给乔少了么?据说长得很帅。”白慕晴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苏惜跟南宫宸会扯上关系。

“听我说的吧?”姚美一脸鄙咦:“那你有没有听我说过,那个乔少简直就是现世贾宝玉,天天流连花丛,女人多得都可以开一个女子学校。试问这样的男人苏惜能看得上么?照我看她们撑不了几天就该离了。”

以苏惜的性格,确实迟早该离。

想想南宫宸,其实又比得乔少好到哪去?苏惜说得对,她就是太没底线太没自尊了,之前才会连这种男人都产生好感。

白慕晴笑了笑:“好了,不管怎么样他们还是夫妻,你就积点口德吧。”

“只是有名无实罢了,他们一直都分房睡的,遇到这样的婚姻还真是头疼。”姚美说完挽过白慕晴的手臂笑盈盈道:“好了,不说他们了,走吧,我们逛街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