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烛光晚餐/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等,我还没找你算帐呢!”白慕晴拽住她。

姚美一下泄下气来,翻起白眼:“我还以为这事已经过去了呢,好啦。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下次再也不出卖你了好不好?无论她说什么都不会叛变了。”

见她不吭声,姚美垮下脸:“那你想怎么样嘛。”

“晚上请我吃火锅。”

“小意思啊,只要你不怕热气。”

“我不怕。”白慕晴摇头,今早听到朴变瑶说要去吃火锅,她突然也想吃了,而且已经有大半年没吃过了。

“行,我正好也想吃。”姚美笑嘻嘻地挽着她往包间门口走去。

*****

颜助理办完事情回到办公室,正好是午休时间。经过秘书部的时候,秘书小姐们礼貌地冲她打了声招呼。

颜助理冲大伙点头示意后,继续迈着步伐往自己的办公室走,不过刚走了几步便驻足,转向往其中一位女孩走去。

“颜助理,有事么?”林秘书看到她往自己走来。立刻从椅子上站起。

一般没有事情颜助理是不会跟她们废话的,哪怕是午休时间。

颜助理来到她面前站定,冲她浅笑道:“我记得你们上次看过一本孕妇时装杂志,杂志还在么?”

林秘书弄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这个,小心翼翼道:“还在……不过我们除了上回午休时间看过后,其他时间都没再看过了。”

“可以借我看看么?”颜助理说。

林秘书微讶。向来一丝不苟,在办公室内连报纸都不浪费时间看的颜助理居然问她借时装杂志?而且还是孕妇时装杂志?

“好啊,我这就给您找。”林秘书立刻弯下腰去,从柜子里面将那本时装杂志拿出来递给她。

“谢谢。”颜助理接过杂志,扫视了一眼她微凸的肚子微笑道:“我会争取向宸少多批你两个月产假的。”

“谢谢颜助理。”林秘书一脸欣喜地冲着她的背影说道。

在南宫集团上班本来就比别的企业多三个月产假,如果再给她两个月的话,她岂不是马上就可以回家养胎待产了?

“瞧她那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不会是怀了宸少的骨肉准备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吧?”向来看颜助理不习惯的柳秘书突然靠了过来,一脸不屑地嘲讽道。

“小心你的嘴巴。”林秘书用手在她的脸颊上点了一下:“祸从口出,知道胡乱造谣的后果么?”

柳秘书看到颜助理找孕妇装杂志看,认定她肯定是怀上宸少的骨肉了,心里对她是越来发的忌妒起来,暗哼道:“全公司上上下下,谁不知道颜助理跟宸少……。”

“嘘……。”林秘书为了避嫌,往旁边靠了一步冲她做了个停止的手势:“你要八卦这事找别人去,我可不想听。”

“也别找我。我还不想被炒鱿鱼呢。”另外两位秘书也慌忙开口表明立场。

哪个老板不是跟自己的秘书或者助理有路,再说颜助理学历高,颜值高,身材好,就算她真的跟宸少有路也不奇怪。

爬到这个位置不容易,她们现在只想保住自己的饭碗,而保住饭碗的前提就是多做事少说话。

*****

颜助理敲门走进南宫宸的办公室,将手中的资料夹递到他面前的桌面上道:“宸少,这是最新修订的合同,你看下还有没有什么问题。”

“先放着吧。”南宫宸正在看一份文件头也不抬道。

颜助理将合同放下后,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离开,而是注视着他道:“宸少,可以占用你一点时间么?”

“什么事?”某人依旧头也不抬。

“你先看下这个。”颜助理又将手中的服装杂志递到他面前,语气依旧恭敬礼貌。

南宫宸放下文件,随手扯过杂志扫了一眼,随即皱眉打量着她。显然也在讶然她居然会在公司地时装杂志,而且还拿来跟他一起分享。

“你让我帮你挑衣服?”他挑眉不悦地问出一句。

“宸少,我刚刚在咖啡厅里遇到少夫人了,不过我发现秘书部的林秘书都穿得比她好。您觉得这样合适么?”颜助理道。

刚刚她在咖啡门口遇到白慕晴时,一眼就能看出来她的衣服根本不合身,搭配得也是一片混乱。

“你在咖啡厅见到她了?”

“没错。”

“她和谁在一起。”

“林氏的二公子。”见南宫宸的脸色瞬间一沉,颜助理便立刻弯了弯唇角道:“看,自己不好好疼还不让别的男人疼,这就是你们这些有钱男人的劣根性。”

“到底跟谁在一起?”

“一个人,听她说约了朋友。”颜助理用手指了一下杂志上面的图片:“我在上面勾选了几套觉得不错的,您看下有没有问题,没有的话我帮您下单了。”

南宫宸再度扫了一眼杂志上的孕妇装,每一件都很漂亮,只是……他抬起眼睑盯着颜助理:“你这是在强迫我给她买衣服?”

“宸少,这是建议,不是强迫。”

“不必了。”南宫宸随手将杂志扣上,道:“她手上有卡,缺衣服自己会去买的。”

主动给她买衣服?想起今早碰的钉子他至今天还窝火得很。

好心好意请她吃晚餐她居然还摆脸色把他给拒了,妥胁的是他,主动示好的也是他,她还想怎样?

“宸少,您确定不要么?”颜助理问了一句。

“我确定。”南宫宸不耐烦道。

颜助理点头,拿着杂志转身走出他的办公室。

南宫宸认为自己已经拒绝得很清楚了,而且是毫不拖泥带水的,他也一直认为颜助理是个办事一丝不苟,从不生事,而且对他言听计从的助理。

可是这一次……。

看着后尾箱里的一堆购物袋,还有购物袋上熟悉的LOGO,他拿出手机便开始拨号。

“表哥,你回来了?”南宫宸正在拨号的手指一顿,将手机收回去,转身冲沈心笑了笑。

“咦,今天是什么日子啊?表哥怎么买了那么多东西?”沈心一脸讶然地走上去,一边翻看他后尾箱里的购物袋一边赞叹道:“这么多衣服全是给嫂子买的吗?这个牌子的衣服好像挺贵的,对吧,嫂子。”

她将其中一个袋子提前,冲身后的朴恋瑶晃了晃。

朴恋瑶也在打量这些购物袋,听到沈心这么说后立刻点头附和:“对呢,这个牌子的衣服确实蛮贵的,表哥对表嫂真好。”

南宫宸将手机收回兜里,看来电话是打不成了,东西也退不回去了。

“表哥,我们帮你一起提进去吧。”沈心一边将购物袋往外搬一边说。然后将其中的一垒购物袋塞到朴恋瑶手里,自己则将剩下的袋子提在手中:“走吧,进去了。”

两人一起上到二楼时,白慕晴正在卧室里面无聊地用铅笔勾勾画画,看到她们两个大袋小袋地进来立刻放下本子和笔从沙发上站起。

“表嫂,你看,表哥给你买了好多新衣服。”沈心将手里的新衣服往白慕晴面前一放。

“这里还有。”朴恋瑶也将手中的袋子放在沙发上,笑眯眯道:“表嫂,看看表哥对你多好,好得都让人嫉妒了。”

“嫂子,你别光嫉妒表嫂啊,我哥对你不好么。”沈心笑问道。

“但是你哥也没有一下子给我买过这么多衣服啊。”朴恋摇一边摆弄着手中的新衣服一边道:“表嫂,这些衣服看起来都很漂亮,你快看去试穿一下给我们看看。”

白慕晴看着眼前足有七八个的袋子,脸上泛出淡淡的讶然,这么多衣服……真的都是南宫宸买的吗?他今天发了什么疯?

今天上午莫明其妙地约她一起吃晚餐,这会又莫明其妙地给她买回来这么多衣服,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身子不方便,你们就别折腾我了,以后等我穿的时候再看好了。”她有些魂不守舍地说。

她都这么说了,朴恋瑶自然也不好意思再让她试,笑着将衣服放回袋子里:“那好吧,就不折腾你了。”

沈心发现南宫宸从门口走进来,如是扯了扯朴恋瑶的衣角,两人相视一眼后朴恋瑶识趣地说道:“那好吧,表嫂,我们就不打扰你。”

说完,两人一起离开白慕晴的卧室。

白慕晴并没有发现南宫宸走进来,坐在沙发上随手翻看着衣服上的吊牌价,每一件的价格都贵得令她心疼。

不过抛开价格不说,每一件的款式和色渍看起来都不错,摸起来的手感也很舒服,果然是一分钱一分货啊。

“不喜欢么?”南宫宸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打量着她身上穿的衣服,确实有些不伦不类。

白慕晴被他吓了一跳,将手中的衣服放回袋子,道:“其实不用给我买这么多衣服。”

“是颜助理选购的。”南宫宸有意识地撇清关系。

毕竟今晚已经碰过一次钉子了,再碰一次是很丢人的事情,他还没有卑微至此的勇气。

“颜助理?”白慕晴嘲弄地笑了笑,她亲自给她选购衣服?她到底想表达什么?表达她在南宫宸心中的地位么?

这些衣服确实很漂亮,但怎么美也美不过那天晚上她身上穿的那条性感黑裙子。

白慕晴并不喜欢用尖锐的态度去猜度一个人,她在心时暗吸口气,提醒自己别像个妒妇一样生存,因为不值得。

“你笑什么?”南宫宸不解。

“没什么,替我谢谢她。”白慕晴恢复平静道。

“你还在误会我跟她?”南宫宸皱眉,他向来最讨厌被误会了。

“并没有。”巨阵丽号。

“你分明就有。”南宫宸恼火道:“白大小姐你到现在都还不了解我么?我从不否认我在外面有人,也没想过否认。如果我和颜助理真的有什么,我也不需要藏着掖着,因为我们不犯国法,不犯公司规章,更没有人能拿奈我何。”

他说得没错,像他这种万人之上的男人,和女下属搞点什么事情又算得了什么?只是……白慕晴仍然无法释怀朱家小院在颜助理名下的事实。

“没关系,如果你真那么不想要就一把火把它们烧了。”南宫宸说完,抄过沙发上的袋子便往垃圾桶内砸。

白慕晴慌忙伸手拽住袋子的一角,道:“我没说过不要,再说,花的又不是她的钱我为什么不敢要?”

南宫宸睨着她拽着袋子的小手,极具嘲讽地冷笑:“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骨气呢,原来也不过如此。”

白慕晴脸色沉了沉,将袋子扯了回来,抬头回他一个浅笑:“谢了,我很喜欢它们。”

南宫宸坐回沙发上,沉默了几秒后,继续撇清给她买衣服的实衷道:“以后出门的时候记得穿得体一点,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我知道了。”白慕晴将这些袋子一件件地摆入衣帽室后,盯着他问道:“大少爷还有别的事情么?”

“有,你过来。”

白慕晴不明白他想干什么,迟疑了一下后走过去,刚一靠近他面前,身体便摇晃着往前一倾,被他揽在腿上。紧接着是他的身体压了下来,将她压倒在沙发上。

“你在赶我走么?”他的唇在她的唇边磨蹭着,脸上是浓浓的恼怒之火。

让白慕晴感到欣慰的是,他没有将她压得太紧,他在发怒的情况下还能照顾到她是个孕妇的事实,这是不是代表着他对她和这个孩子还是在乎的?

他现在要做什么?难道要跟她做那种事情?

自从知道她怀孕后,这一个多月来他一次都没有再碰过她,身体上的需求大概都在外面解决了。可是今晚他为什么没有在外面解决?他应该去外面的……。

她稍稍别开脸,避开他的唇。

她对他的气息,早就从迷恋降至抵触了,他这一吻下来,她就觉得自己罪孽深重,对不起惨死的外婆。

感觉到他的不悦,她忙道:“对不起,我怀孕了。”

“怀孕?如果你真的为孩子着想,就该早点告诉我。”南宫宸稍稍支起身体,凝视着她冷笑:“前三个月的危险期,我好像也没少折腾你,万一哪次我一使劲把孩子压坏了怎么办?”

说到这个,他不禁凝眉回想了前段时间自己和她之间的相处模式。

好像每次他想要她的时候,她都找各种理由推脱,而自己每次都以为她是因为排斥自己才拒绝的,每次都被她气得发怒。

现在想想,好在自己在这方面还没有做得太变态,不然这个孩子可能早就被他给压没了。

他暗吸口气:“当初危险期的时候不见宝宝有过事情?现在宝宝长大了稳定了,就更不会有事了不是么?”

被他这么一说,白慕晴既然找不着理由来反驳,在他的唇重新落下的时候,她只能闭上眼,强忍住心底的抵触,任由着他在唇在自己的唇上肆意妄为。

其实南宫宸并非真心想在这个时候要她,只是对她轰赶自己的行为不满罢了,他想让她知道自己身为人妻的身份。他想让她知道,他是她的天,她的丈夫,不是她可以肆意甩脸色的角色。

不过这一抱一吻,倒让他改变了初衷,身体也开始变得不受自控地沸腾起来。

他想要她,就在这一刻。

他陶醉在自己制造的情欲中,直至手掌抚过她微隆的腹部时,才稍稍清醒过来,从她身上退开,压抑着体内的热情坐直身子。

白慕晴微讶,稍稍睁开双眼方才发现南宫宸居然从自己身上起来了。怎么会?她还以为他会不顾她的感受直接在这里要了她的。

南宫宸扯了扯自己的领口,从沙发上站起:“看到你是个孕妇的份上,今天就放过你。”

白慕晴跟着从沙发上坐起,脸上却依旧泛着防备的神情。

南宫宸没有起身离开的意思,白慕晴缩在沙发上也不敢轻举妄动,就这么沉默着确实尴尬,聊天又显得很困难,因为跟他根本没有什么好聊的。

好半晌,白慕晴才迟疑地吐出一句很小白的话语:“你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你不也是?”南宫宸看着她:“不是说和朋友一起在外面吃饭么?”

难道又是骗他的?

“吃完回来了。”

“吃什么了?”

“火锅。”白慕晴如实道。

这么平民化的东西,他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去吃的吧。

果然,他倾过身来盯着她道:“是么?我一直很好奇火锅究竟是什么味道。”说完,他照着她的唇便吻下去。

白慕晴抬手挡住他的唇:“我刚刚才刷过牙。”

“这么早就刷牙了,可惜……。”南宫宸佯装失望地将身体往回一收,退了回来。

彼此间的交谈进展得有些困难,白慕晴甚至不知道下一句话该说什么了,如是抬头盯着他道:“你还不去洗澡么?”

南宫宸点了点头,起身往欲室走去。

*****

第二天,白慕晴在衣柜里找了一周,最终从那一堆新衣服里找了一件穿在身上,大小刚好,穿在身上的感觉很舒服。

唯一令她觉得不舒服的就是这些衣服是颜助理选购的,穿在身总觉得怪怪的。

她下到一楼的时候,朴恋瑶笑眯眯地夸她的衣服很好看,夸南宫宸眼光好。

南宫宸侧头看了白慕晴一眼,确实蛮不错的,如是冲朴恋瑶送去两个字:“谢谢。”

“我说的是实话,谢什么。”朴恋瑶倾身在白慕晴跟前笑笑道:“表嫂,表哥他就是闷骚,明明对谁都好,却从不说出来。”

白慕晴笑了笑,不搭腔。

早餐结束后大伙照例各自忙去了,白慕晴百无聊赖地在家里呆了一个上午,午休醒来后离开南宫家,去孤儿院陪孩子们玩了一下,临近晚餐的时候接到南宫宸的短信,约她一起吃晚餐。

白慕晴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底划过一抹讶然,不明白南宫宸最近为什么对自己这么殷勤。难道像书上说的,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昨天已经拒绝过他了,如果今天再拒绝的话肯定不太好,她只好如约来到南宫宸给她的地址。

这是一间高档的西餐厅,里面装饰得浪漫精致,一看就是主打情侣系列的。

她来到预订好的包房时南宫宸还没有到,包房依旧以浪漫为主题,有玫瑰花有烛台还有红酒。

服务员恭敬地给她递了一杯柠檬上来,她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包间门口便响起敲门声,紧接着便是南宫宸在服务小姐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看到包房内的白慕晴,南宫宸脸上明显划过一抹讶然。白慕晴捕捉到了,却不明白其中的缘由。

他为什么要惊讶?难道不是他约她过来的么?

她从椅子上站起,盯着他问道:“是不是我走错了?还是你走错了?”

“既然来了就没有什么错与不错。”南宫宸上前将她摁回椅子上,跟侍者一番交待后,又冲白慕晴道:“我先去下洗手间。”

说完便往门边的洗手间走去,洗手间的门板隔音很强,南宫宸甚至可以不用太压抑自己的声音,握着手机恼火道:“颜悦!你到底想干什么?”

电话那头的颜助理一如即往的正经八百:“修补您和少夫人的感情。”

“这不是你的职责范围。”南宫宸不悦。

他并不反感跟白慕晴一起吃饭,但他不喜欢用这种方式,那会让白慕晴觉得自己没她不行,所有才要挖空心思地讨好她。

“是我让少夫人对宸少产生了误会,我有责任。”

“她要误会就误会好了。”南宫宸说得有些烦躁,其实他可以感觉得出来,白慕晴并非单纯地因为颜助理才疏远他的。她没那么死心眼,也没那么记仇。

“宸少,我不在乎公司里头的人怎么传我跟您,但我不想因此影响到您和少夫人的感情。”颜助理说完,道:“宸少,大不了您扣我这个月的绩效奖,祝您用餐愉快。”

颜助理说完这话,却不敢直接挂断手机,而是安静地等着南宫宸先挂,这是跟上司通话的规举。

南宫宸咬了咬牙,吐出一句:“昨天跟今天,一共两个月的绩效奖你自己去跟财务说。”

“好的,宸少。”颜助理无语了片刻,等她说出这句的时候南宫宸已经挂断电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