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犯病/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宸洗了手,一边用纸巾擦拭着水珠一边走回白慕晴面前,他可以感觉出来白慕晴浑身都不自在,如是挑眉问道:“不喜欢吃西餐?”

“只是不喜欢这么夸张的吃。”白慕晴道。

“你那位林二少没带你来过么?”

白慕晴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提起林安南。她摇了一下头。

其实林安南带她来过,而她因为是第一次出尽了洋相,还把红酒撒了满桌。而那次虽然狼狈却也充满着幸福。因为林安南不但没有嫌弃她丢人,还微笑着替她向侍者解释。

如果不是因为上回的失败,她今天也不会对这种地方产生恐惧。

她摇头是因为不想在这个时候因为这种事情跟南宫宸发生不愉快。

“既然不喜欢,那我们换一家。”南宫宸从椅背上拎起她的大衣披在她身上道。

白慕晴被迫从椅子上站起,望着他道:“可是这里不是已经定好位了吗?”

“订了位可以退的。”

“那我们去哪吃。”白慕晴跟上他的步伐往包间门口走去。

“去……。”南宫宸想了想,扭头盯着她:“去吃火锅怎么样?”

“啊?”白慕晴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居然还会想吃火锅?不像他会做的事啊。

她记得何姐向她交待南宫宸的病情时,除了不能多喝酒多抽烟外,也不能吃太多这些高热量的食品,而火锅不但上火还高热。

他从小不沾火锅除了碍于身份地位不合适,这是最主要的原因。

“不想去?”南宫宸想了想:“也对,你昨天才吃过。”

“不,我是在想你不应该吃那么上火的东西。”白慕晴道。

她倒是不怕。因为她的身体从小就棒得很,冷能吃热能吃,酸甜苦辣也难不倒她。而且火锅又是每个人都爱吃的东西,连吃三天她都爱。

“你一个孕妇都能吃,我为什么不能吃?”南宫宸不以为然地挑眉。

“我身体比你好,而且……你不怕奶奶知道后打你?”

“我都多大人了?还怕奶奶打?再说了……。”南宫宸扫视了她一眼:“你昨晚不是瞒着她去的么。大不了我也瞒着。”

白慕晴看着他,突然想起昨晚他吻她时的情景,他说他想尝尝火锅究竟是什么味道。活了近三十年,他居然还不知道火锅是什么味道,想想还真是挺悲哀的。

如果他真的那么想尝试,那就陪他去一次吧。

电梯到了,两人一起步入电梯。

西餐厅在八楼,电梯经过七楼的时候一下子挤进来不少人,白慕晴担心自己像上回一样被人推倒,身体不自觉地往电梯角落挤去。

随即,小小的身体被人揽入臂弯内,她愣了一下,扭头扫了南宫宸一眼。而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反而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电梯停在一楼时,南宫宸甚至还用另一只手护着她往外走,很显然。他比她更担心上回的事情重演。

两人一起回到南宫宸的车上后,南宫宸侧过头来问道:“火锅你比我有经验,你说去哪吃。”

白慕晴想了想:“要不就去我们昨天吃的那家好了,那里有清补凉的锅底,而且味道特别好。”

她的脸上,难得地泛起笑意。

南宫宸看着她,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从她脸上看过笑痕了,高档的烛光晚餐既然比不上一桌普普通通的火锅?

昨天白慕晴是跟姚美袁瑰她们一起吃的,地点就在文化宫旁边。店面虽然算不上高档,但装修精致有特色,看起来也比较卫生。

南宫宸将车子停在店门口的停车位,和白慕晴刚走入店里,沈恪和朴恋瑶随后便到了。

沈恪刚想将车子驶入车位,眼尖的朴恋瑶便立刻拍着他的手臂:“等一下。”

“怎么了?”沈将车子刹停在路边。

朴恋瑶用下颌指了一记火锅店门口的黑色爵士:“那不是表哥的车子么?”

“对啊,表哥怎么会在这里?”沈恪随她一起打量着黑色爵士,一脸惊讶:“这里是火锅店啊。表哥从来不吃的,好奇怪。”

“他为什么不吃火锅啊?”

“医生说他不可以吃高热量的东西。”沈恪伸着脖子看了看店内,笑了起来:“也好,可以跟他拼个桌蹭一餐。”

“我猜表哥会到这种地方来。肯定是跟表嫂一起吧?你好意思去做电灯泡啊?”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们不也在做我们的电灯泡?”

“不行啦,表哥咳嗽一声我都怕,有他这样的灯泡在我吃着不自在。”朴恋瑶搂住他的手臂:“咱们去另外一家好不好?咱们自己吃。”

“行啊,随你高兴。”沈恪笑着用手在她的发顶上摸了一下:“你都依我把吃火锅的时间推到今天了,我还敢不依你换另一家啊?”

“就喜欢你这副通情达礼的样子。”朴恋摇将小脸往他臂膀上靠了过去,笑得一脸开心。

沈恪宠溺地低头在她的发顶上亲了一下,调转车头离开这个地方。

******

南宫宸看了一圈菜单,最后还是把点菜的权利让给了白慕晴,白慕晴没有多加考虑便做主点了一份二人套餐。

“请问还需要点什么饮料或者啤酒?”服务员礼貌地问道。

“来两杯果汁就好了。”南宫宸说。

“还是一杯果汁,一支王老吉吧。”白慕晴更正道,随即添了一句:“再来一个羊肉馅饼好了。”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退了下去。巨岛肠巴。

很快,服务员便端上来一杯果汁和王老吉,白慕晴将王老吉推到南宫宸面前,南宫宸立刻拒绝:“我不喜欢喝这种东西。”

“这是凉茶,火锅的最佳搭配。”白慕晴将凉茶强行推给他:“能起到降火作用的。”

“那你为什么不喝?”

“……”白慕晴无言,她能承认自己才是真的不喜欢这个凉茶的味道么?

不过南宫宸也没有坚持,最终还是接受了凉茶。

很快,白慕晴点过的东西便陆陆续续地送上来了,她将碟子里的羊肉馅饼推到南宫宸面前道:“羊肉馅饼是这里的特色,很好吃的,你试一下。”

南宫宸打量着卖相一般的馅饼,夹了一小块放入口中,味道确实不输于那些星级大酒店里的。

“好吃么?”白慕晴面带期待地问道。

“还不错,你也吃。”南宫宸点头,往她碟子里夹了一块。

自从知道白慕晴怀孕后,两人就没有单独个一起吃过饭了,今天还是头一顿,吃得还算顺利。

在南宫宸各种新奇和无知的带领下,白慕晴一时间忘了仇恨,忘了过去忘了未来,全身心地和他一起投入今晚的美食中。

末了,她还一脸好奇地盯着他问道:“尝出来了么?火锅究竟是什么味道。”

南宫宸正在用纸巾擦嘴角的手微停:“比我想象中还好。”说完,他倾身过来注视着她:“怎么办?万一我上瘾了,以后天天来怎么办?”

“你说呢?”白慕晴无语。

“我觉得奶奶会打死你。”

白慕晴瞬间塞毛根根竖起,她觉得也会,如果打死还好,只要别把她推去家法就行!

两人结完账,一起走出火锅店时,白慕晴突然看到旁边的文化宫门口挂着一张画展的海报,上面介绍说有新的画作在展出。

她抬看向宫宸,刚好撞见南宫宸看过来的视线。

南宫宸略一迟疑,道:“走吧,进去看看。”

白慕晴讶然地重新将目光望向他,他说什么?他要陪她去看画展?

似是感觉到她的惊讶,南宫宸如是添了一句:“正好吃得有点饱,就当是消化了。”

虽然这听起来像是为了他自己着想,不过白慕晴还是感激地点了点头,和他一起往文化宫里面走去。

其实她可以明天自己来参观的,只是刚刚确实吃得有点撑,如果现在就上车的话肯定会很不舒服,而画展就在跟前,上去逛一逛确实蛮好的。

画展里面的画果然又换了一批,南宫宸对画作不怎么感兴趣,一眼带过地看着。相反,白慕晴却看得很认真,南宫宸全部看完出来的时候,她还停留在主厅的第一个系列前。

“一个又矮又挫,长得像只皮球的半老男人,真的有那么吸引你么?”南宫宸凉凉地说道,出来就看到白慕晴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一个男人的画相看,他心里多少有些不爽,然后跟着她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这幅画有哪一点吸引人的地方。

“你懂什么,这位叫丽瑞拉的女画家生平最喜爱的就是画她丈夫,从年轻的时候开始画到现在,你看看这幅。”白慕晴往前几步,指着系列中的第一幅:“你看,这是他们刚结婚那年画的,至今已经有二十多年了。”

确实,画中的男人和刚刚那个是同一个人,比刚刚那幅年轻了许多,没有地中海的头型,也没有猪八戒一样的肚子。

白慕晴耐心地注释道:“她很爱她老公的,你看那线条,那色彩,每一笔都渗透着浓浓的爱意,而且……。”

“还是不帅嘛。”半晌,南宫宸吐出这么一句。

白慕晴瞬间语滞,无语地扫了他一眼,果然是隔行如隔山,关注点完全不一样啊!

“怎么?我说错什么了?”南宫宸表现出一脸的无辜。

白慕晴扫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长得帅,但问题是你能有这个耐心坐在那里几个小时让别人画么?”

“试试不就知道了。”南宫宸说。

原则是不可能做到的,不过……听了她刚刚把这对夫妻形容得那么伟大浪漫,那么传奇,如果换成是她执笔的话,他可以试一下。

“真的?”白慕晴才不相信他会有这个耐心。

“当然,不过我担心把我往这上面一挂,展厅会被挤爆。”

“你放心吧,你太太没有人家瑞丽拉的名气,上不了展厅。”不过话说回来,如果真能进展厅的话,还真有可能会被挤爆棚。

南宫宸原本就是个极具神秘色彩的男人,全城都对他充满着好奇,如果把他的油画往上一挂,必定会吸引来大票粉丝。

再如果……把他的画拿去拍卖的话一定也能大赚一笑。

咳……她在想什么呢?怎么能想到那么不切实际的事情上去,真把他的画相拿去拍卖赚钱的话,估计会被他一把掐死。

“看够了没有?里面有比这个更好看的。”南宫宸不太高兴地提醒了一句。

白慕晴回神,点了一下头后往里面走去。

白慕晴看得有些入迷,好不容易将里面的画欣赏完出来时,发现南宫宸正百无聊赖地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

她脚步停了一停,有些不好意思:“走吧,我们回去了。”

“看完了?”南宫宸从沙发上站起,抬起手腕扫了一眼表盘上的时间。

“嗯。”白慕晴点头,再不走人家就要关门了。

要他等了自己这么久确实挺惭愧的,也挺惊讶的,因为没想到他会有这个等待的耐心。

******

二人一起回到家的时候,刚好老夫人从沙发上站起准备回屋睡觉。看到他们进来,随意地问了一句:“在外面吃什么大餐吃到这么晚?”

白慕晴跟南宫宸相视一眼,并没有吱声。她当然不能告诉老夫人,他俩去吃火锅的事情。

南宫宸也没打算说实话,如是随口敷衍道:“随便吃了点。”

“怎么能随便吃?”老夫人习惯性地教育道:“跟你说过很多次了,你和别人不一样,不能随便吃外面的东西,就算要吃也要在好一点的大酒店吃。”

“奶奶,我知道。”南宫宸听这些早就听得耳朵长茧了,接着道:“奶奶,您赶紧回房休息吧,我们也要上去睡觉了。”

“好,记得一会把药喝了。”老夫人临睡前还不忘叮嘱他这事。

二人一起上到二楼后各自回房。

白慕晴洗过澡,正准备睡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她应了声,小绿便端着药碗推门走进来。

“少夫人,大少爷是在您这吗?一直敲门都没有应。”小绿扫视着四周问道。

白慕晴扫了一眼南宫宸的房门说:“他可能正在洗澡,你先把药放这吧,一会我拿过去给他。”

“那就麻烦少夫人了。”小绿感激道。

小绿走后,白慕晴又等了片刻,才端着药碗走到对面南宫宸的卧室门口,她抬手在门板上敲了敲,得不到回应后扬声唤了声:“大少爷,你在里面吗?”

不一会儿门便开了,已经洗好了澡的南宫宸扫视了她一眼,看到她手中的药碗后无语地横了她一眼。早知道她是来送药的,他就应该继续装听不见。

白慕晴已经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他的故意了,端着药碗从他身边越过后往屋里走去,然后将药丸放在床头桌上回身对他道:“先把药喝了吧。”

南宫宫悠悠地跟了进来:“先放那吧,我呆会就喝。”

等他自觉喝?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

白慕晴站在床边没有动弹,南宫宸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却故意调戏道:“你想在我房里睡?请便,只要你不担心我控制不住自己。”

白慕晴当然担心了,所以她不但不会在他房时睡,也尽量不让他进她的房,毕竟怀孕了,这种事情能避就避。

“把药喝了吧,我顺便把碗拿出去。”她说。

南宫宸见她执意,只好走过去端起桌面上的药仰头咕噜咕噜地喝了进去。然后将碗往她面前一伸,带着几丝赌气的味道,像个孩子般。

白慕晴将手中的白开水递到他面前,南宫宸却并没有接她手中的杯子,而是一手捏住她的下颌将她的小脸高高扬起,然后照着她的唇吻下去。

苦涩的味道瞬间盈满了她的口腔,这是一种让人无法形容的苦!

她知道他是故意在报复她,好在她的承受能力还算强,这点苦还吓唬不倒她。她反而由被动转为主动地在他的唇上吻了吻道:“如果奶奶怪罪下来,必定又是我的责任,所以请你以后自觉一点,对了……说真的,对我来说这点苦根本不算什么。”

“如果你真那么耐得住苦,那以后你帮我喝好了。”他说。

“可以,你帮我怀孕。”

“可惜我没这技能。”南宫宸说着又要去吻她,白慕晴将小脸往旁边一偏,避开他道:“大少爷早点休息吧。”

说完,她拿着药碗转身往卧室门口走去。

南宫宸并没有勉强她,毕竟她现在身体不方便,睡在一起的话他怕自己会冲动。

******

夜里,白慕晴做了个梦。

她梦到自己和南宫宸在一起开开心心地吃火锅,吃到一半的时候外婆突然出现了,外婆迎面就是一巴掌甩在她脸上,然后指着她对面的南宫宸哭诉道:“是他把我害死的,你居然还跟他在一起吃饭,一起有说有笑,你怎么那么不孝?那么不懂事?”

白慕晴被吓傻了,一步步地往后退着。而外婆却一步步地欺身上前,咬牙切齿地威胁她:“如果以后再跟仇人一起吃饭,她就跟她断绝关系!”

白慕晴哭了,哭着拉住外婆的衣角向他保证以后再也不这样了,再也不会跟南宫宸走这么近了。

外婆残忍地塞给她一把刀,将手臂一挥,指住南宫宸:“那就立刻把他杀了替我报仇!”

白慕晴手里握着冰凉的刀子,心急如焚,头颅摇得像拨浪鼓:“不,外婆,我做不到!我做不到……!”

“我做不到——!”

“做不到也要做,这是你的责任!”外婆一步一步地往她逼迫而来,目光从未有过的阴冷和严厉地威胁道:“如果不把他杀了,那就把我杀了,你必须选一个!”

说完,外婆一手握住拿刀手腕,对准她心脏的部位刺过去。

情急之下,白慕晴大哭着将刀子转了个方向,刺向一旁的南宫宸,尖锐的刀子没入南宫宸的心脏,南宫宸的胸口瞬间血如泉涌。

“不要——!”白慕晴尖叫一声,腾地从床上坐起。

一室的黑暗告诉她,这是个梦,她做恶梦了!

她用力地吞了吞口水,用手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还好,这只是个梦!

她抬手摁开灯钮,起身走到饮水机前倒了杯温开水喝了一口,然后走到落地窗前将窗帘整个掀开。

夜晚的风拂面而来,凉嗖嗖的使她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

她不过是跟南宫宸吃了个饭,看了一场画展,居然就做了那样子的恶梦。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外婆真的泉下有知在怪罪她了吗?

她就知道,外婆是不会同意她跟南宫宸走得太亲密的?不应该和他一起吃饭逛街的,怀上他的骨肉,她已经很不孝了。

想起刚刚那个梦,她至今仍是背脊发凉,外婆不但不准她跟南宫宸亲近,还要求她当场杀了他。

杀了他……这让她怎么可能做得到啊!

白慕晴深吸口气,站在落地窗前连喝了两杯白开水,才稍稍平覆了一下心情,而恢复过来的她方才感觉到外头似乎有什么不妥,好像有脚步声,还有老夫人焦急的呼喊声。

她狐疑地走到门边,外面的动静更清晰了。

心里涌起一抹不好的预感,她迅速地拉开房门,这才发现对面南宫宸的卧室内人一片喧哗。很显然,南宫宸犯病了。

由于南宫宸畏光,卧室内只开了一盏昏黄的壁灯,床上的南宫宸面色发白,一动不动地任由着黄医生给他扎针。

一旁的老夫人在何姐的搀扶下急得泪如雨下,就连朴恋瑶和沈恪沈心都被引过来了。

虽然南宫家的门隔音效果极强,但这么大动静都没有被吵醒白慕晴感觉自己真是太不应该了。她赤脚站在人群外头,一脸呆滞地望着病床上的南宫宸。

刚刚她才梦到自己一刀插入了他的心脏,他就犯病了,这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么?

黄医生将点滴扎好后,转回身来对老夫人道:“好了,老夫人,大少爷天亮就会醒过来的,您放心去休息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