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为何犯病/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这种事情时常发生,可老夫人依然每次看了都心疼落泪,她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痕,忧心忡忡地问道:“怎么回事啊?宸都好些日子没犯病了。怎么今晚又犯了。”

黄医生看了看床上的南宫宸,犹疑着说:“这个……我也说不好。”

“会不会是跟表哥最近的饮食有关啊?”一旁的朴恋瑶突然问出一句,随即紧接着道:“难道跟表哥今晚吃的火锅有关?”

朴恋瑶的话让身后的白慕晴心头突出一下,愕然地重新望向病床上南宫宸,难道真的是因为今晚的火锅吗?难道一顿火锅对他的影响真的有那么大?

心里迅速地染上一抹心虚和愧疚,只是后悔已经来不及。

“火锅?”老夫人突然拧起眉头,扫视着众人:“宸今晚去吃火锅了?谁跟他去的?”

屋内的众人瞬间噤声,朴恋瑶更是迅速地捂住自己的嘴巴一副闯祸了的样子,沈恪沈心相视一眼,不吱声。

老夫人如是又转向朴恋瑶:“到底是怎么回事?”

朴恋瑶放下手掌,张嘴结舌:“呃……我只是胡乱猜测的。”

“胡乱猜测的?”老夫人逼视的目光一路扫向白慕晴:“你呢?今晚是你和宸一起吃晚餐的,你们到底吃了什么?”

白慕晴一接触到老夫人凌厉的目光,便不由自主地倒抽了口冷气,虽然跟南宫宸约定好了要保密。可都这种时候了总不能继续瞒下去。

她张了张嘴,道:“奶奶,大少爷今晚确实吃了火锅。”

“你说什么?”老夫人嘶叫一声,气得差点没晕倒过去,上前便是一拐杖往她身上扫去:“何姐到底有没有告诉过你,宸不能沾烟酒辛辣更不能吃火锅?”

白慕晴被吓坏了。身体本能地往一旁躲去。

老夫人的拐杖并没有落下,是沈恪和朴恋瑶在情急之下拖住了她。

朴恋瑶情急地喊道:“奶奶,表嫂还怀着孕呢,您不能打啊。”

“怀着孕有什么了不起的?把孩子打掉才是最好的呢!”老夫人原本就不期待这个孩子出生,自然也不会因为一个孩子原谅她这么无知的行为。

“对呀,奶奶,我想嫂子应该也是忘记了,您就别生气了。”沈心走到白慕晴向侧,将她护在身后。

“忘记了?你看把宸害成什么样了!”老夫人丝毫没有消气的痕迹,指着床上的南宫宸:“宸以前从来不吃那种垃圾食物的,怎么娶了你不但整个人变了,连口味都变了?这让我怎么放心把宸交给你照顾?”

白慕晴不自觉地用手护住自己的腹部,往沈心身后缩了缩,一脸愧疚道:“奶奶,对不起,我没想到事情会那么严重。我……。”巨呆丰亡。

“宸生病的样子你又不是没见过,每犯一次病就多一份危险,每一次都有可能要了他的命你明白么?”老夫人嗯了一口恶气,用拐杖指住她:“还有你,你一个孕妇跑去吃什么火锅啊?你还嫌这个孩子不够残么?你……。”

老夫人越骂越生气,差一点又要晕厥了。

“奶奶,您先别着急,表哥不是已经没事了么?”朴恋瑶扶着老夫人往沙发上走,要扶她坐下。

老夫人刚坐下去,腾地又站起来冲白慕晴道:“去,自己去祠堂跪到明天下午。”

白慕晴一听到祠堂二字,立马慌了,使劲地摇头“奶奶,我不能去,请您让我留下来照顾大少爷吧。”

她现在还怀着身孕呢,怎么能到那么晦气的地方去。怎么能跪一天一夜?

然而她知道自己的求情是不可能有用的,因为老夫人从不听人请求。果然,老夫人的嘴里坚决地吐出一句:“不需要!”

“奶奶……!”

“滚!”老夫人不耐烦听她继续开口,便出口喝住她。喝完后深吸口气。吩咐黄医生照顾好南宫宸后,转身往卧室门口走去。

白慕晴见老夫人心意已决,也不再乞求她的原谅了,看着床上一动不动的南宫宸,心里划过一丝悲凉,没想到一顿火锅会把他和自己陷入这样的地步。

朴恋瑶走到她跟前,一脸悔恨地道歉:“表嫂,真的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给黄医生提供一个诊疗判断,我……。”

她愧疚得说不下去了,白慕晴难过地笑了笑道:“我知道你是无心的,是我自己不好,我太轻视大少爷的病了。”

“只是……。”她抬头盯着她:“你怎么知道我和宸去吃火锅了?”

她和南宫宸是临时决定去吃火锅的,回来后就各自回了房间,她没有跟别人说,南宫宸肯定也不会跟别人说才对。

沈恪忙道:“哦,是这样的,我和恋瑶今晚原本也打算去少年宫隔壁那家火锅店,看到表哥的车停在店门口,没好意思去打扰你们。”

“对不起啊,我真的是无意的。”朴恋瑶依旧一脸的懊悔。

白慕晴凄然地笑笑,最后看了南宫宸一眼后,转身往卧室门口走去。

又一次来到南宫家的祠堂,白慕晴依然是尚未进门便已经心头发虚了。

守门的两位仆人有了上回她独闯祠堂的事情后,对她格外的防备起来,两人相视一眼后小心翼翼地问道:“少夫人,上回您不是已经被吓晕过去了么?怎么还敢来?”

两人的脸上都有一种败给她的神情,毕竟在这里任职这么久,之前遇到的人人都对这里避之不及,还是头一回见到有像白慕晴这么不知死活的人。

白慕晴被他们脸上的惶恐弄得有些惭愧,上回大概是真的把他们吓坏了吧?而且还连累他们被南宫宸惩罚了。

“你们放心吧,这次我真是来受罚的,不会再乱跑乱闯。”她说。

而且再给她几个胆,她也不敢像上回一样往里同闯了。

祠堂里面依然只有几枝烛火当照明,四周一片昏暗,安静得似能听到烛火燃烧的声音。

白慕晴刻意地留意了一下右上角的寻扇木门,发现门锁上多了一把锁,大概是那次之后加上去的吧?

那么问题来了,她上回究竟是昏倒在前厅还是后厅?她们后厅里看到的那一切究竟是真是梦,至今这一切对她来说都还是云里雾里的搞不清楚状况。

不过对于这些,她已经不关心了,毕竟等到孩子出生她就会离开,到时她跟南宫家就再没有瓜葛了,南宫家的秘密对她来说自然就没有任何意义。

她闭上眼,深吸口气后,找了个垫子小心翼翼地跪了下去。

希望这一夜不会再有什么莫名其妙的事情发生,希望这个夜晚可以很快过去!

然而,不管她怎么祈祷,怎么安慰自己,四周诡异的环境还是让她心里发毛,冷汗直冒。

漫漫长夜,度秒如年,白慕晴几乎是数着时针过的。好不容易才熬到侧边的墙上的小窗子时面有黎明的光茫照进来。

她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重重地吐了口气,天亮了就好,天亮了她就不需要再怕了。

就着那一缕光茫,白慕晴头一次仔仔细细地打量起台面上的牌位,上面供奉的都是南宫家的祖先。如果他们在天有灵,是否能保佑她肚子里的宝宝健康可爱呢。

她双手合实地闭上眼,一脸虔诚地对南宫家的列祖列宗诉讼自己的请求,请求他们保佑她生一个健康快乐的小宝宝。

明明不信神明,可她还是忍不住这么做了,因为她是那么的希望这个宝宝健康长寿。

白慕晴突然感觉到身侧的垫子往下沉了一沉,紧接着是一抹身影在她身侧停顿,她倏地睁开双眼扭过头去。

当看到跪在她身侧的南宫宸时,先是怔了一怔,随即松了口气地嗔怪道:“你干嘛啊?吓死我了。”

“我真的有那么可怕么?”南宫宸看着她额头上的冷汗,这未免也太夸张了点吧。

“我还以为是……。”白慕晴顿了顿,没有将后面的话说下去,毕竟南宫家是禁止讨论鬼神的。

“以为有鬼来了?”南宫宸替她把话尾说下去,唇角有着嘲弄的意味,他知道她一直很害怕这个地方。

白慕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打量着他问道:“你还好吧?”

“还好。”南宫宸答道。

“怎么不多睡一会?”他看起来确实还不错,神彩亦亦的,不过这里光线昏暗,她看不清楚他的脸色是否像昨天一样苍白得毫无血色。

“睡不着。”南宫宸道。

他没有告诉她,他睡不着是因为听黄医生说她被家法到祠堂里来了,是因为他知道她害怕这个地方,所以到这里来了。

“对不起啊。”白慕晴突然一脸歉疚道。

南宫宸扭头看了她一眼:“为什么说对不起?”

“我不该带你去吃火锅的。”

好好的烛光晚餐不吃,偏偏跑去吃什么火锅,还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呢。

“是我自己想尝尝火锅的味道,也是我提议去吃的,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这点事理南宫宸还是分辩得出来的。

该被家法的是他,而非她。

白慕晴上上下下地扫视了他一眼,略带嘲讽道:“这么明事理不像是你的作风啊。”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不需要愧疚了,还是先回去补个觉吧。”南宫宸说着便要从垫子上站起,白慕晴慌忙拉住他:“别走……。”

“怎么?怕了?”南宫宸重新跪回垫子上冲她挑眉。

白慕晴毫不掩饰自己的害怕,点头:“没错,所以可不可以请你等天完全亮了再走?”

他来了,她的整颗心都安定下来的,也不再感到害怕。

南宫宸原来也只是逗逗她的,听到她这么说后佯装出一副免为其难的样子点了点头:“那好,我就陪你再跪会。”

“谢谢。”白慕晴担心他的身体,从身体的另一边拿了一只垫子放心他跟前道:“你还是别跪了,坐着吧。”

南宫宸无所谓地看了她一眼:“不用,跪着挺好的。”

白慕晴也没有再继续劝他,重新调回视线。

场面有了片刻的安静后,白慕晴没话找话地随口问道:“大少爷你应该没有被家法过吧?”

南宫宸摇头:“没有。”

真是个幸福的孩子!

不过也是啊,老夫人疼他都快要疼入骨骼里面去了,又怎么会舍得罚他跪祠堂?

祠堂里面的光线一点点地放亮,渐渐地可以看清牌位上的字了,白慕晴刚刚看的时候就有点好奇。这会南宫宸在了,刚好又没什么话题可以继续的,如是指着最下方的两个牌位问道:“这二位是你的父母么?”

一位姓南宫,一位姓凌,最是摆放在最下方的,应该是他的父母吧?

南宫宸和她一起看向牌位,沉吟了几秒才点头‘嗯’了一声。

“他们……感情很好?”白慕晴继续好奇地问道。

她记得南宫宸说过,他的父亲是因为他的母亲去世,心情大受影响才出车祸离世的。

“很好。”南宫宸点头。

白慕晴感觉到他语气里的悲伤,试图改善一下气氛,如是微笑道:“你妈妈肯定是个很好的女人。”

南宫宸突然转过脸来,语气中有些不悦:“她现在也是你的妈妈。”

白慕晴讶然,随即点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冒犯的。”

南宫宸没有回应她,沉默了片刻后才突然吐出一句:“她确实是个很好的女人,是我见过最好的。”

原来他对母亲的感情这么深,评价这么高,白慕晴心里突然有些莫明的柔软起来,还是头一回,她看到他对朱朱以外的人有如此深的感情。

“那她走的时候,你一定很伤心。”白慕晴不自觉地问出这么一句,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去问的。总之她在问这句话的时候,脑子里想到的是外婆离世时的情形。

那个时候她在C城上学,突然就接到外婆去世的消息了,是舅妈告诉她的,而且是在外婆入土之后才告诉她,当时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差一点没昏倒在学校的宿舍楼里。

“确实很伤心,哭得死去活来的。”南宫宸喃喃的话语,将白慕晴飘飞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扭过头来,望着他苦涩地笑了笑:“最亲最爱的人离开自己的,怎么可能不伤心?”

“对。”南宫宸点了一下头,丝毫没有感觉到白慕晴脸上的仇恨。

天彻底地亮起来了,祠堂外头响起一阵脚步声,紧接着是门板被人开启的声音和仆人礼貌的招呼:“老夫人,早上好。”

“少夫人晚有好好跪吗?”问这话的是何姐。

“有,一直都有跪,不过……。”他顿了顿,小心翼翼道:“大少爷一大早也过来了。”

“知道了。”何姐说。

她们就是因为一早去南宫宸的房里看他时,发现他没了踪迹,一问佣人才知道他往祠堂的方向来了,所以才会一大早跟过来的。

仆人将祠堂的大门打开,老夫人迈了进去,然后一眼就看到南宫宸跪在白慕晴身侧。她又急又气地走上去,俯视着南宫宸没好气地斥责道:“宸,你在做什么?还不快点给我回到床上躺着!”

看到老夫人突然出现,白慕晴心里不自觉地滑过一抹惶恐,对于这位说一不二的老夫人,她一直都是挺畏惧的,特别是她像现在这样带着怒气出场的时候。

她飞看地看了南宫宸一眼,低声提醒道:“大少爷,不想害死我就赶紧回去休息吧。”

南宫宸却并未起身离开祠堂,而是抬头一本正经地望着老夫人道:“奶奶,映安她是不是没有告诉你,想吃火锅的是我,提议去吃火锅的也是我,您罚错人了。”

白慕晴扭头讶然地望向他,他这是在帮她求情吗?怎么可能?

老夫人却丝毫不相信他的话,面无表情道:“长这么大你都没有想过要去吃火锅,怎么今晚会想起去吃?”

“因为昨天上午听沈恪和恋瑶说晚上去吃火锅,所以也想去试一下。”南宫宸不急不躁地解释着:“况且,昨晚的犯病不一定就是跟火锅有关。”

虽然他解释得很合理,但老夫人还是不甚满意道:“就算是你提议的,作为妻子她也应该知道那东西吃进去对你身体不好,她不但不制止还和你一起去吃,可见她有多不乎你的身体。”

“奶奶,映安她还怀着孕呢。”

“怀孕怎么了?怀孕就可以随便犯这种低级的错误了?”

“奶奶……。”

“你别再替她求情了,我不想听。”

“奶奶,您误会了,我并没替她求情,我只是想跟您说一句……。”南宫宸一脸认真道:“请您回去吧,别打扰我们一家一口履行家法。”

“你……。”老夫人气结:“南宫宸,你故意跟我对着干是吧?”

“不,我只是觉得嘴馋的是我,提议去吃火锅的也是我,没理由要她们母子俩替我受罚。”南宫宸一脸无辜道。

老夫人气得咬牙,却拿他没办法,只好气恨地扔给白慕晴一句:“如果下次再犯这种低级的错误,我绝不饶你。”

白慕晴慌忙低下头去:“奶奶,我知道了。”

老夫人气哼哼地走了,祠堂里面瞬间又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白慕晴看着已经从垫子上站起的南宫宸,一脸感激道:“谢谢你。”

如果不是他,她还要跪到下午呢。

不过这男人平日里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居然也有能将老夫人气得无语的一面,想想还挺可爱的。

南宫宸扫视着仍旧跪着的她:“怎么?跪着很舒服么?”

白慕晴这才觉悟到自己该从垫子上站起来了,如是掌着身体起身。大概是因为跪得太久导致双腿发麻,她才刚刚撑起的身子突然往旁边一歪。

“小心。”南宫宸眼明手快地挽住她的腰身,将她护往臂弯内。

白慕晴脸色变了一变,感觉到自己安全了才松了口气,从他臂弯内退了出来:“谢谢。”

明明就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她却左一句谢右一句谢,夫妻当成这样也实在是失败,南宫宸有些不爽地看了她一眼:“你谢够了没有?”

白慕晴语滞,看到他准备离开,慌忙跟上他的步伐往祠堂门口走去。

正是早晨时分,祠堂外面鸟语花香,春光明媚,柔黄的阳光从树稍中撒落下来,将地面切割出一片片的金色。

白慕晴站在祠堂门口的台阶上,张开双臂深吸了一口长气,就连空气里面都是醉人的芳香。她还是头一回发现这个地方是那么漂亮,迷人。

之前来过的几回都要因为来去匆匆,根本没有心思留意这些,只有今天,她一迈出屋子便被外面的景致给吸引了。

南宫宸走了几步发现她没跟上来,转身看到她还一脸陶醉地停留在祠堂门口,如是冲她挑眉道:“你是在留恋昨晚的罚跪么?”

“当然不是。”白慕晴几乎是惶恐地摇头,她生平就没有这么害怕过一个地方,怎么可能留恋?

“我只是空然发现这里的景色很美。”她说。

南宫宸环视一眼四周,不以为然:“南宫家真正漂亮的地方不在这里。”

是么?不在这里?白慕晴还真不知道南宫家还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漂亮的。因为有何姐的警告,她即便是平日里出来散心,也都是绕着主屋走一走就回去的,从来没有去过别的地方。

她只知道南宫家很大,大得人走都走不完。

“你想去看看么?”南宫宸问道。

“不想。”白慕晴摇头。

“当真?”

“我可不想再受一次家法。”何姐警告过她不可以乱走,要是被抓到了,今晚估计又要在祠堂里过了。

她原以为南宫宸会像刚刚那样霸气地表现出一副有他在,什么事情都不用怕的架式来,没想到他只是想了一想,便点头:“说得也是,还是回去休息吧。”

白慕晴无语,但还是迈步跟上他的步伐。

刚听到南宫宸有意向带她去参加南宫家的宅子时,她心里还是挺有兴趣的,毕竟嫁进来这么久了,她还没有真正参观过这个宅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