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旧地重游/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南宫宸的突然改口,大概是意识到她确实不应该对南宫家了解更多吧。

两人一起往主屋的方向走,白慕晴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的步伐坚定而沉稳。就像他性格一样。

她不自觉地随上他的脚步,学着电视剧里的女主角那样,踩着他的脚印亦步亦趋。想象着电视剧中的浪漫场景,这种感觉既然是这么的新奇而美好。

她甚至还幻想着走在前面的他突然停下脚步,而走在身后的她突然撞上去,一撞爱情的火花四溅,就像电视剧镜头那样。

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

当她一迈上去,发现前面居然是波光粼粼的泳池时,刹住脚步已经来不及。尖叫声中,她的身体一个往前倾去。

她慌乱地闭上双眼,当她以为自己会像上回一样扑嗵一声落水时,一旁的南宫宸适时地出手将她捞了回来。

只差那么一点她就掉下去了,好惊险!

看着她小脸泛白的样子。南宫宸忍不住调侃:“如果我带你去火山,你是不是也打算就这么一头扎进去。”

白慕晴稍稍回过神来,心中所有的浪漫分子都在这一瞬间幻灭了,和电视剧里演的完全不一样啊!

“你故意的?”白慕晴无语地睨着他。

“你为什么跟着我的步伐走?”南宫宸不答反问。

“因为我想学习你的霸气,从步伐开始。”

“笨蛋,霸气是与生俱来的。不是别人可以学的。”南宫宸用手在她的鼻子上刮了一下,低头扫了一眼她的腹部:“你这么蠢,我真的很为我儿子担心。”

“人家说宝宝的智慧一般都是遗传自父亲的。”

“最好是这样。”南宫宸放开她,转身继续往前走。

白慕晴看到他脸上促狭的神情,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口误,忙追上去:“不是,我的意思是宝宝不管是像我还是像你,都不会笨的……。”

她刚刚在说什么啊,不是明摆着承认自己笨,而且在同时歌颂他聪明么?就算她认为他聪明,也不能当着他的面承认啊。

南宫宸仿佛没听见般,加快了往前的步伐。

两人一起回到主屋时,大伙正在吃早餐。

看到两人一起从屋外回来,沈恪正在喝牛奶的动作一停,讶然地打量着他们:“咦,表哥你这么早起床啦?还把表嫂给捞出来了。”

一旁的朴恋瑶也在打量着二人。笑着说了一句:“表嫂怀着身孕,表哥当然心疼了。”

老夫人轻咳一声以示警告。

这么伤她老人家威严的事情,怎么能让全宅的人知道?

沈恪和朴恋瑶识趣地闭上嘴,不敢再随便开口了。

白慕晴礼貌地向老夫人打了声招呼,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进退,幸好身侧的南宫宸开口道:“奶奶,我们先上去梳洗一下。”

说完抬手在白慕晴的肩膀上揽了一下,白慕晴慌忙随他一起往楼上走去。

回房梳洗完,换了套干净的衣服,白慕晴重新回到楼下的时候,大伙已经各忙各的去了。

餐桌上只有南宫宸和白慕晴两个人,白慕晴走到南宫宸对面坐下,看着他一边吃早餐一边随手翻看手边的报纸。

她低下头去,开始吃起碗里的早餐。

餐厅内一片静谧,只有彼此碗碟撞击的声音,一安静下来。白慕晴便开始胡思乱想,而想得最多的便是昨晚那个莫名其妙的恶梦。

她刚梦到南宫宸被她亲手杀死了,他就犯病了,真是奇怪。

“后天我还有再去一趟燕城。你要不要一起去?”静谧中突然响起南宫宸的声音。

白慕晴拿着筷子的手顿了一顿,燕城?

虽然她很喜欢那个地方,也很想再去一次,可如果是跟南宫宸一起的话……。

她幽幽地吸了口气,答非所问道:“作晚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亲手把你杀死了。”

南宫宸没料到她会说出这种话来,讶然地抬起视线望着她,道:“什么意思?这跟一起去燕城有什么关系?”

白慕晴也抬起眸子,回视着他:“我担心自己会在一冲动之下把你杀了。”

“杀我的动机是什么?”

“不知道,就是很想杀你。”

南宫宸突然笑了:“放心吧,你杀不了我。”

“你就那么自信?”

“当然。”

白慕晴咬咬唇:“好,我跟你一起去。”

*****

白慕晴也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何种心理,居然真的和南宫宸一起前往燕城出差去了,她甚至不清楚南宫宸究竟是为了什么去燕城。

直到登上飞机,在头等仓里遇到林安南时,白慕晴才意识到南宫宸这一趟前往燕城或许并非为了公司的事情。

二人四目以对,白慕晴迅速地别开视线,装作没有发现他。

林安南的目光从她微微隆起的小腹挪开,落在南宫宸的脸上,礼貌地冲他们打了声招呼:“表哥,表嫂,好巧。”

“确实好巧妙。”南宫宸回了他一抹浅笑。

“表哥真好,马上就要当爸爸了。”

“你和白家二小姐的婚事一定下来,很快也能当爸爸的。”

林安南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更没有否认自己跟白映安的关系。

他一直没有让外界知道他跟白映安解除婚约,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有朝一日还会跟白慕晴和好的,等白映安母女的计划成功了,就是他迎娶白慕晴的时候。

此时白慕晴隆起的腹部,对他来说别提有多扎眼了。

白慕晴跟着南宫宸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后,立刻问道:“为什么头等仓里的人个个好像都认识你?而且还跟你打招呼。”

“都是一个圈子里的,怎么可能不认识。”

“什么意思?难道你这次不是因为公司事情出差么?”

“公司只是一方面,最主要的还是参加本省在燕城召开的房地产开发研讨会。”

这场会议是省长亲自主持召开的,而且点名希望他出席,以前他还能称病不出席,可是现在世人都知道他的病只是传言。他自然不能再继续拒绝出席活动,特别是这些大型的。

省长的面子,他还是要给一下的。

“那林安南也是出席这个研讨会的了?”白慕晴问了一句。

早知这样,她就不来了。

南宫宸似是看懂了她的想法,侧头看着她:“怎么?看到他心里就开始乱了?”

“没有。”白慕晴转过脸去,不再开口说话了。巨贞介弟。

*****

下机的时候,林安南和南宫宸并排往机场大楼门口走去,南宫宸故意抬手揽住白慕晴的肩膀,表现出一副极其亲热的样子。

白慕晴有些不自在地扭动了一下肩膀,不过并没有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她当然知道南宫宸的此举是故意做给林安南看,故意让他堵心的。

如果她现在挣开南宫宸,必定会让南宫宸颜面扫地。

可是不挣开他……白慕晴偷偷扫了林安南一眼,从她这个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唇畔的那一抹嘲讽。

她想他一定是在嘲讽她的毫无原则毫无自尊吧,在明知道南宫宸是害死自己凶手的情况下还和他走得这么亲密,还留着他的孩子。

林安南之前费说了心思想要让她意识到这么做是不对的,可她不但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甚至还跟南宫宸一起到燕城出差来了。

关于这一点,别说林安南了,就连她自己都鄙视自己!

白慕晴这一趟到燕城来,并非像上回一样单纯的想回来看看走走,感受一下家乡的味道。她来,主要是想来看看外婆,亲自到她的坟前忏悔,忏悔自己这一系列的不孝行为,哪怕这么做并不能得到外婆的原谅。

她还想去找自己的舅舅,搞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走出机场大楼时,林安南突然转过脸来问道:“表哥表嫂你们住哪里?需不需要我送你们一程?”

“住河湾,不过我有司机过来接,谢谢。”南宫宸说完,便看到集团的司机将车子缓缓地开过来。

司机迅速地下车将两人的行礼箱放入后备箱内,南宫宸则拉开后排的车门,将白慕晴扶了上去后,自己也在另一侧车门上了车子。

上车之前,他还不忘优雅地冲林安南投去浅淡的一笑,那眼底分明有着顺利者的姿态。

而白慕晴则连车窗都没有开,更没有多看林安南一眼。

看着他们的车子缓缓地使离机场大楼门口,林安南唇角的笑意淡淡渐渐地转为嘲讽,他可不认为南宫宸会以这种胜利者的姿势一直笑到最后。

****

两人一起回到别墅酒店后,稍作休整便前往旁边的酒店用餐,用完餐后南宫宸问白慕晴想回房休息还是想出去逛逛。

白慕晴想了想:“还是回去休息吧,休息完了再逛。”

南宫宸点头,起身结帐。

通过别墅一楼大厅上到二楼,白慕晴扫视着上面的几个房门,抬头问南宫宸:“你想住哪间。”

“临海的这间。”南宫宸用下颌指了一记左手边的卧室,然后推门迈了进去。

一回头才发现白慕晴还在衡量着其它的几间卧室,眉稍一沉:“这间卧室已经足够两个人睡了,你还在找什么?”

“我……我怕自己打扰到你。”白慕晴随口扯了个借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