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最后的美好时光/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知道南宫宸喜欢自己一个人,最主要的是她心底有那么一些排斥和他同住一间房,大概是因为这里是燕城,是离外婆最近的地方吧。

只是没等她纠结过来。手臂已经被南宫宸把扣住,身体也已经被他带入卧室了,而身后是重新关上的门板。

“出门在外,难道不应该互相照应么?万一你躲在隔壁偷人怎么办?”

白慕晴无语,瞪着他反驳道:“南宫宸,你看我现在的身子连自己的老公都躲不及,还会出去偷人吗?”

“谁知道呢?”南宫宸扔下她走进浴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套舒服的睡衣,然后走到大床上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躺下后看到白慕晴还坐在沙发上无所事事,如是冲她说了句:“你不困么?”

这么一大早起床又是大半天的折腾,白慕晴当然困了,她从沙发上站起后也进浴室将自己稍作清理,换上酒店特别准备的睡衣。

酒店的床是两米宽的,两个人躺在床上完全可以不会挨着。白慕晴看了已经闭目养视的南宫宸一眼,绕到大床的另一边坐了上去。

她刚挨着床边躺下,南宫宸放在沙发茶几上的手机响了,响了好些时间也不见南宫宸动弹,白慕晴如是起床去帮他拿手机。

南宫宸却在这个时候开口:“不用。”说完下床往茶几的方向走去。

不知道是谁给他打的电话,似乎是在约他吃饭。白慕晴只听到他礼貌而又坚定地把人家给拒绝了。

南宫宸讲电话的时候一边往露台的方向走去,等他走出露台电话也刚好讲完了,他折了回来,却并没回到自己的那一边,而是在白慕晴的身侧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白慕晴无语地往里面挪了些,侧过身背对着他闭目睡觉。

南宫宸挨着她躺下后,手臂绕过她的身体放在她小腹上,轻轻地抚摸起来。

也许是头一回,白慕晴瞬间全身绷紧,说不清是悸动还是恐惧。

而她的反应南宫宸清楚地感觉到了,他稍稍撑起身子俯视着她问道:“怎么了?紧张啊?”

“能不紧张么?”白慕晴低咕出一句。

“紧张什么?担心我对他下手?”

白慕晴不语,她也在想这个问题,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紧张?是因为之前被他吓怕了,一直将恐惧留在心里了么?

“既然我答应了让你生下他,就不会再使什么坏心思,毕竟他也是我的孩子。”南宫宸重新抚上她微隆的小腹。在她耳边道:“放松点,我不会伤害他的。”

听到他这么说,白慕晴果然放松了不少。而她这么一放松,反而惹来了南宫宸的满,惩罚性地在她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原来在你心里,我真是这么绝情的人。”

白慕晴被他咬得倒抽口气,扭头盯着他道:“如果不是你之前那样逼我,我会这么紧张么?”

南宫宸看着她,随即点头:“好吧,算我错了。”

“当然是你的错。”白慕晴毫不客气地说道:“你等着,等孩子长大了我会一五一十地把你的恶劣行为告诉他,让他恨你一辈子。”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只要她能陪伴孩子到那么长,她在心里暗自惆怅。

“你这是在故意搞家庭分裂。”南宫宸将手掌从她腹部挪到腰上,一边痒她一边威胁:“如果以后我儿子跟我分裂了,我首先不放过你,我会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还会……。”

白慕晴被他痒得难受不已,一边推打他的手掌一边气急败坏道:“南宫宸,你别弄我,我现在不方便……!”

“就是要挑你不方便的时候。让你逃无可逃。”

“你……变态!”

“谁让你挑衅我?”南宫宸说完又要痒她,碰巧在这个时候他的电话又响了,他只好从床头桌上拿下电话摁了接听键。

依然是礼貌而疏离的简单交谈,看着他淡薄的侧脸,白慕晴实在很难将他跟前一分钟抱着她呵她痒痒的南宫宸混为一体,这分明就是两个人啊!

聊了一两句后,白慕晴听到他说:“不好意思周董,我太太和我一起过来了,我晚上得和她一起吃……不……她比较害羞,不主喜欢和陌生人一起吃……谢谢……再见。”

南宫宸将手机挂断后,还顺手关了机。

“很忙?”白慕晴转过身来用手臂枕着头,打量着他问了一句。

“不是,都是一些试图趁机约吃饭的企业老板。”南宫宸将已经关掉的手机放回桌面。

“那你怎么不答应?”

“不是说了么,晚上陪太太。”

“说得真好听,明明就是你自己不想去,摆架子拿我当挡箭牌把人家拒了。”她才不相信南宫宸会为了她特意放弃和别人吃饭的机会,这也不符合他的个性。

“那么你的意思是不用我陪了?”南宫宸睨站她挑眉。

白慕晴盯着他答道:“我随便。”

“原来我又自作多情了。”南宫宸有那么一些受到伤害的感觉,不过他早就已经习惯了这个女人对他的若即若离了,所以并没有继续追究下去,而是重新将她抱入怀中,轻抚着她的腹部低声道:“为了孩子,我忍了。”

他忍了,忍下她莫明其妙的疏离,忍下她眉宇间总是对他流露出的仇恨。也许不完全是为了这个孩子,也是为了自己心中的那一份不舍。

他对她的感情,已经超越自己能够自控的范围了,这是除了朱朱外第一个能真正牵动他心湖的女人!

白慕晴在心时暗暗苦笑,为了孩子,她也忍了!

*******

下午睡醒的时候已经是四点多了,南宫宸先醒过来的,他抬起手表看了看时间,低头睨着臂弯内的白慕晴,见她仍然闭着双眼,如是笑笑道:“你确定要这样一直睡下去吗?”

白慕晴枕在他的手臂上,有些睡眼模糊,听到他的话后用手揉了揉双眼,等到适应过四周的环境后问出一句:“可以去吃饭么?我饿了。”

一觉醒来,她唯一的感觉就是肚子饿了。

“现在才四点,离晚餐时间还有点远。”南宫宸无语地打量着她:“你中午好像吃得也不少。”

白慕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中午她吃的比他多,结果现在才四点就饿了,确实有些说不过去。不过为了面子,她不得不佯装出一副自己得理的样子来,横了他一眼:“南宫少爷,你就算没有伺候过孕妇,也应该知道孕妇一人吃两人分吧?我觉得我已经是孕妇中吃得最少的人了。”

南宫宸好笑地看着她:“你别激动,我没有不让你吃的意思,起床吧,我们去吃下午茶。”

“去美食街吃么?”白慕晴故意望着他问道。

听到美食街,南宫宸果然立马拉下脸来,这么黑暗的历史他实在不想再重演!

发现白慕晴艰难地忍住笑的样子,他就知道这个女人是故意戏弄他的了,如是索性顺着她的意答道:“对,去美食街。”

“真的?”白慕晴欣喜。

“看你忍不忍心了。”南宫宸将问题丢还给她。

白慕晴立马就焉了,他的意思是看她忍不忍心让他去吃,说实话,她还真是不忍心。前几天才因为火锅的事情被家法过,她可不想出来一趟回去又被家法。

“那还是算了吧。”她说。

南宫宸见她一脸失望,想了想道:“要不我陪你去,你自己吃?”

“还是不要了。”白慕晴答得一脸坚定。毕竟都是一些对身体没好处的东西,而她又是个孕妇,上回已经嘴馋过一回了,这回还是注意点好。

“也好。”南宫宸拍拍她的手臂:“孕妇本来就应该吃些健康的食物,起来,我请你吃下午茶。”

没等白慕晴回应,南宫宸已经将她从被窝里面拉了出来:“快去换衣服。”

白慕晴原本还想再赖一下的,不得已只好放弃这个念头,被迫起床了。

*****

换好衣服离开酒店,南宫宸果然带着白慕晴来到当地有名的茶餐厅里,又做主点了一堆特色小吃后,将餐牌递到白慕晴面前:“你看看还有什么想吃的自己点。”

白慕晴看了一眼他点过的东西,瞪大双眼:“这么多,你养猪啊?”

“我觉得养你和养猪没什么区别。”南宫宸丝毫不隐晦地说。

“你才是猪。”白慕晴不高兴地横了他一眼,最讨厌人家说她是猪了。

小时候她随母亲姓朱,单名一个雪字,朱雪,原本还凑和的名字结果被小伙伴们叫成猪血,因为这事她没少跟小伙伴们争执。

后来母亲为了带她去白家认亲才改成现在这个名字,而她也才真正摆脱被人嘲笑的命运。

“你怎么了?生气啦?”白慕晴发现南宫宸脸上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妥,打量着他问道。不会是这么小气吧?这样就生气了?

“没有。”南宫宸回过神来,随口道:“这里的茶点不比小吃街的东西差,你可以多点一些。”

他刚刚不过是突然想起一个过去的片段罢了,曾经也有个女孩这样嗔怒地瞪了他一眼,甩给他一句:你才是猪。

两人的神情都是那么的像,仿佛出自同一个人般。

“就算真的很好吃,这么多也已经吃不完了。”白慕晴对一旁的服务生道:“就这些吧,谢谢。”

茶点很快便被送上来了,摆了满满一桌,白慕晴扫视着满桌子精美茶点,口水已经开始下来了。

她抬头看向南宫宸,道:“你干嘛还不吃啊?”

“你吃吧。”南宫宸并不饿,不过看到她一副口水直流的样子还是挺欣慰的,看来他没有来错地方。

“那我不客气喽。”白慕晴伸出筷子夹了一块拔丝竽头放入口中,然后冲他点头:“唔,好吃,你也赶紧吃吧。”

南宫宸笑笑地拿起筷子,却没有去夹拔丝竽头,而是夹了一块陈皮排骨放入她碗里道:“这个也不错。”

白慕晴夹起他给的排骨试吃了一口,点头:“确实不错。”

“这个叫什么?看起来也很好吃的样子。”她又从另一个碟子内夹起一块放入口中。

“这是咖哩牛筋丸,手工做的。”南宫宸耐心地解释道。

白慕晴点头,吃了一阵后抬头盯着他:“你怎么不吃?减肥?”

“减肥?”南宫宸无语:“你觉得我有这个必要么?”

“那你倒是吃啊,你不吃的话我会不好意思的。”

“我儿子替我吃了,所以你不用不好意思,”南宫宸夹了一块排骨放入口中,为了她能吃得痛快,肚子不饿的他也跟着吃了。

大快朵颐一番后,白慕晴终于吃饱了,她放下筷子一脸满足地对南宫宸道:“吃得好饱,一会的晚餐我可以直接省了。”

“你确定?”以他对她的了解,她肯定过不了几个小时就又饿了。

“确定。”白慕晴点头:“晚餐你可以去跟那些企业老板吃了。”

“怎么?利用完我了,就想把我一脚踹了?”

“哪有。”

“那你是不是应该陪我吃晚餐?”

“大少爷,我这是在放你自由,你没感觉出来么?”

“我想自由的时候你拦都拦不住,这一点不劳你操心。”南宫宸嘲弄地说道。

跟那些只会阿谀奉承的企业老板吃饭太没意思了,还不如跟一个吃货去吃更有胃口些。

只要他想要自由谁都拦不住,这句话说得很对,白慕晴点点头没能再反驳他,而是替他招来服务生买单。

服务生打量着桌面上剩下的一大半茶点,看了看二位好心提醒道:“请问二位……需要打包么?”

“要。”

“不用。”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说要的那个人固然是向来勤检持家的白慕晴。

由于南宫宸点得太多,而他自己又没有吃多少,白慕晴再怎么能吃也不可能把全部扫光。桌面上还剩了有一大半没有吃的,如果就这么扔掉的话……别说服务生看不过去了,就连她自己也做不出来啊!

只是当她说出一个要‘要’字的时候,方才惊觉自己这次不是跟姚美也不是跟赵飞扬他们在一起,而是南宫宸!

堂堂南宫集团的老板上个茶馆还打包?要是被人传出去估计能成为一桩不小的笑话吧?

“那么……到底是要还是不要?”服务生小心翼翼问道。

“还是不要吧。”白慕晴改口道。

“还是要吧。”南宫宸也跟着改了口

依旧是异口同声,服务生被弄得更迷糊了。

两人不由自主地相视,南宫宸道:“如果你喜欢吃,那就打回去吧。”

“不,还是不用了。”白慕晴摆手道,她可不想因为自己丢了南宫宸的脸。

南宫宸明白她心里在想什么,但他认为一个人的气质并不会因为一场打包而打折,他也不会因为一场打包就遭人看不起,他只是没有这个打包的习惯罢了。

服务生在打包的过程中,白慕晴还不忘解释道:“节约粮食是一种美德,况且还有这么多,扔了挺可惜的对吧?”

南宫宸双手环胸地将身体往后靠在椅背上,打量着她嘲弄道:“有时候我真的很怀疑,你到底是不是白家的千金大小姐。”

他的这句话让白慕晴的心里咯噔一下,抬头愕然地望着他,他什么意思?不会是发现她是代替白映安嫁给他的吧?

不,绝对不可能,不然他早就发飙找白家算帐了,也早就把她赶出家门去了。巨纵刚扛。

她故作无语地说道:“你什么意思啊?千金小姐就一定要像你一样败家么?看袁瑰也是千金小姐,人家就各方面都很低调,不然也不会爱上赵飞扬那个家伙了。”

“你这是在暗测测地骂我么?”南宫宸表示不快。

“我没有,你可别误会了。”白慕晴接过服务生打包好的袋子,起身地对他道:“走吧。”

白慕晴将打包好的美食放入车后备箱,转身望着南宫宸道:“接下来我们去哪?”

“你喜欢就好。”

白慕晴想了想,步行街有上回的阴影不想去,美食街对已经吃撑的她也没了吸引力,那么就只能去精品街走走了。

两人一起来到附近的古城精品街,到底是女孩子,到了精品街就是各种兴致勃勃,每一间小精品都想进去看看。

南宫宸跟在她身侧,看着她把各种小发卡和小饰品往头上试戴,然后扭过头来问他好不好看。

他看了看这些虽然漂亮但做工并不精致的小饰品,点头敷衍着说好看。

反正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她高兴就好,当然,即便是很值钱的东西他一样不会在乎。

白慕晴挑选了一阵,突然扭过头来问道:“对了,你以前有到这条街逛过么?”

南宫宸摇头:“没有。”

“怎么可能,我才不信。”他家朱小姐不是燕城人么?这么有名的精品街怎么可能没逛过?

南宫宸似是看懂了她的狐疑,面色平静道:“她看不上这里的东西。”

白慕晴看了看篮子里的小饰品:“明明就挺好看的呀。”

南宫宸笑了笑:“如果把你这一篮子饰品换成一两件贵的,便会显得精致了,就如将你那一柜子的衣服换成一两件大品牌的,你的品味就上来了。”

白慕晴脸上有些难堪:“这是她说的?”

“嗯。”

白慕晴再度看了看篮子里的饰品,然后开始将里面的饰品一件件地往回挂。

刚刚一激动起来,她又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忘了自己出嫁前是白家千金,出嫁后是南宫家的少夫人,无论是哪一重身份都不该像现在一样,对一堆几块钱的小饰品产生浓厚的感情啊。

也难怪南宫宸会这么说了,换成是哪个有钱的男人,也都希望自己的太太是一个有品味的精致小女人啊!

南宫宸见她将挑好的饰品往回放,忙道:“我只是说说的,你不用放在心上。”

“我不,我也要做个精致的女人。”白慕晴带着几分逞强。

“精致不是靠一次半次装出来的,而是一种从小培养出来的生活信念。”南宫宸毫不客气地提醒道:“我后备箱里的那堆打包盒已经让你不精致了,所以……。”

他用下颌指了一记她手中篮子:“还是买下吧,别为难自己了。”

白慕晴被他说得越发难堪,她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果真将放回去的饰品重新收回篮子内。

“娶了个这么不懂事的老婆,真是委屈你了。”她冲他扔去一句。

不管了,精致妻子的角色还是留着给白映安去扮演吧,反正白映安本来就是个喜欢粉饰自己的女人,这事她拿手。

而眼下,她只想自由自在地做回她自己。

而一旁的南宫宸不以为然地笑了笑。

这个女人确实挺不懂事的,可奇怪的是……他居然丝毫不觉得委屈,反而觉得这种性格的女孩也挺讨喜的。

大概是见多了装模作样的女子,开始对这种不顾形象的女子产生兴趣了?俗话说得好,荤的吃多了就想吃素的,素的吃多了迟早也会想吃荤的。不知道他会从什么时候开始厌倦她的这种性格就是了。

精品街绕了个弯,再往前走一小段就是朱家小院了,看到眼前这条再熟悉不过的街道,白慕晴心头突然一痛,瞬间失去了所有逛街的兴致。

“怎么了?”南宫宸感觉到她突然的神色转变,打量着她问道。

白慕晴暗暗地吸了口气,道:“我想回去了。”

“为什么?”刚刚明明还是一脸兴致勃勃的。

“不为什么,突然感觉肚子有些不舒服。”白慕晴率先转过脚步,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南宫宸一听到她说肚子不舒服,立马关切地跟上她的步伐:“怎么会突然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看看。”

“不用,回去躺一下就好。”

“你确定?”

“嗯。”白慕晴加快了步伐,也不知道是在逃离朱家小院还是在逃离紧跟而来的南宫宸,总之就是迫切地想逃。

一整个下午好吃好玩的,她居然又将这趟来燕城的正事给忘掉了,又将外婆的死抛至脑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