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慕晴失踪了/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酒店后,白慕晴洗了个澡便爬到床上躺下了。

南宫宸俯视着床上的她:“你确定不用叫医生过来么?”

“我确定。”白慕晴转了个身,背对他。

见她一副并不想多言的样子,南宫宸也没有再打扰她。而是走到书桌前打开随向携带的电脑开始处理公事。

大概是下午的时候睡多了,白慕晴躺在床上却是毫无睡意,听着他偶尔敲边鼓打键盘,偶尔打电话的声音,既然觉得挺好听的。

她用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心想自己真是疯了,这个时候居然还觉得他工作的动静很好听。

她紧紧地闭上眼,强迫自己快点睡着,只要睡着了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渐渐地,她居然真的睡着了,再也听不到书桌旁南宫宸的声音。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糊间她感觉到南宫宸的向体从她身后靠过来,像往常一样将她挽入怀中。而他的手掌,从她的隆起的腹部一路轻抚至胸前。

感觉到他身体的需要,白慕晴稍稍扭动了一下身体,佯装出一副不堪被扰的样子将他的手掌从自己身上推了下去。

南宫宸顿了一顿。俯在她耳边吹气:“你真是个不体贴的妻子。”

白慕晴眼皮颤动了一下,继续装睡。

她不知道别的孕妇都是怎么伺候有生理需要的老公的,且眼下她也丝毫没心情想这事,她睡着前一直接想的,是怎么找到已经消失多年的舅舅一家。

南宫宸虽然对她的反应有不满,不过想到她在这方面原本就生涩得像个小女孩,也不勉强她了。最终只是深深地吐了口气后。抱着她浅浅地睡去。共沟贞巴。

睡得早的白慕晴自然也起得早,她扭头看了一眼向侧沉睡的南宫宸,然后小心翼翼地起床往浴室走去。

虽然心里对他有怨怼,但毕竟他现在还是她的丈夫,照顾他也还是她的责任。洗涑完后,她便下楼准备早餐去了。

昨晚他上床的时候已是十二点多,今天九点又要去市政府开会,这会能让他多睡一会是一会。

酒店里面配备的食材还算全面,白慕晴决定简单地煮点波菜瘦肉粥,营养又美味。

波菜粥向来是小意的最爱,南宫宸应该也会喜欢,她想。

煮好粥,她刚想上楼去叫南宫宸起床,南宫宸却已经缓步从二楼走下来,一边整理着领口的领结一边看着她:“这么早起床。我以为你出去了。”

“煮了点青菜粥,你凑和着吃吧。”白慕晴给他盛了一碗放在桌面上。

南宫宸看了看桌面上的菜粥,抬眸扫了她一眼浅笑:“卖相挺好的,应该不会难吃。”

“试试就知道了。”

“谢谢。”南宫宸在她对面的位子上坐下,用勺子舀了一口放入口中后,抬头看着她说:“昨晚错怪你了,其实在某些方面作为妻子你还是挺不贴心的。”

很普通的夫妻间打情骂俏,也是白慕晴之前一直所期望的场景,然而此时她却觉得格外烦躁道:“赶紧吃完开会去吧,小心迟到了。”

南宫宸感觉到她的烦躁,捏着勺子打量着她:“这也是孕妇的狂躁症状么?”

白慕晴语滞,他对面坐下后开始吃早餐。

南宫宸吃了几口,重新抬头盯着她:“我上午开会,中午是市政府宴席,你想和我一起去么?”

“是不是一定要去?”白慕晴淡然地问。

“主办方没有规定要带女伴。”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去了。”

“那你今天打算去哪?”

“我……随便逛逛。”

“也好。叫陈司机载你去。”

“不用,我就是附近走走,不需要车子。”

南宫宸想了想,点头:“那好,有什么事情打我电话。”

白慕晴胡乱地‘嗯’了声,继续吃着碗里的粥。

南宫宸吃完粥后,随手扯了张纸巾擦干净嘴角:“我先走了。”说完起身离开餐厅往酒店大门口走去。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白慕晴起身跟着他走出酒店大门口。站在台阶上目送他上车。南宫宸感觉到她有跟上来,上车的动作停了一停,转身打量着她,然后迈步往她走过来。

“你这是在等待我的道别吻么?”南宫宸笑笑地问了一句。

不等白慕晴否认,他已经捧起她的小脸低头吻在她的唇上。

白慕晴闭上眼,任由着他的唇舌深入自己,总觉得这一吻会是诀别之吻,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她自己也不清楚。

大概是因为自己一会要去做的事情是跟外婆的死的关吧,她想。

既然是诀别,那就让她再无耻地放纵一次,给这段荒唐的过去做个真正的道别。

*****

南宫宸的车子离开酒店大门口后,白慕晴回房换了套衣服,独自离开酒店,她没有用陈司机的车,而是自己租了辆车子往前市区的方向走去。

她只知道舅舅后来搬到市区的一幢别墅去了,也曾听母亲说过舅舅一家移民到国外去了,可是她还是想去那里碰碰运气,也许就能遇到舅舅一家呢?

可惜,别墅已经转手给另一家人了,而现在的业主一口回绝说不知道他们一家搬去了哪里。

白慕理又问了几户邻居,没有一个人知道舅舅一家的下落的,只说当时一家人走得很匆忙,连招呼都没打就走了。

白慕晴没有办法,只好转去墓园。

这回和上回来的时间间隔并不算远,可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心情,这次来到外婆的墓碑前,白慕晴首先便是跪在地上冲她磕了一个响头,含泪哽咽道:“对不起……。”

“外婆,请原谅我的无知和无奈,我不是故意要嫁给南宫宸,我也从来没有想过他会是逼死您的凶手,如果早知道的话,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嫁给他的。奶奶,也许你会怪我,恨我,怪我为什么现在不离开他。请您原谅我吧,我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而且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所以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不过奶奶,我答应您,等到孩子顺利出生后我一定会离开他,离他远远的,从此再也不见。”

“对不起,我无法替您报仇,我不能像梦里那样一刀把他杀死,因为……他毕竟是我孩子的父亲。奶奶,还记得小时候么,您总是抱着我抹眼泪,说我这么小就没有父亲疼爱,没有父亲疼爱的孩子确实很可怜,所以我不能让我的孩子步我的后尘,也不忍心让他这样。”

“奶奶,您会谅解我的对不对?如果您原谅我了,晚上就请给我托个梦告诉我一声,好让我心安些……。”

一粒冰凉的水滴落在白慕晴的脑门,终断了她的诉说。

下雨了么?她幽幽地抬起头颅,这才发现原本明媚的天空不知何地已是一片昏沉,看着就像是要下雨的样子。

白慕晴收拾了一下情绪,将怀里的百合放在外婆的墓碑前,然后依依不舍地转身往墓园外头走去。

她走到墓园门口,正准备上车的时候身侧突然传来一个试探性的声音:“小雪?”

白慕晴愣了一下,即便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听过这个称谓,可是再次听到的时候她还是一下子就打了心。

她讶然地扭过头去,看到一位妇女正在往自己走来,妇女头上戴着太阳帽,身上的衣服还算贵气。

熟悉的感觉袭了上来,白慕晴心里划过一抹惊喜,唤道:“舅妈?”

虽然她对这位舅妈没有多少感情,但今天才找了一大圈都没有找到的人突然在这里遇上了,自然欣喜了。

比起当年那位小市民嘴脸的舅妈,眼前的舅妈不管是气质还是打扮看起来都比以前上了一个档次,看着有点贵妇人的感觉。

“十几年没见了,没想到你还能记得我这个舅妈。”邹素走到她面前,拉住她的手:“刚刚我还怕自己认错人了呢,后来一想能到这里来的除了你肯定不会是你那位姐姐,所以才敢试探着喊你的。”

当初白慕晴整容成白映安的样子邹兰是看在眼里的,只是太多年没见了,所以有些认不得。

“舅妈,你是来看外婆的么?”白慕晴半晌才问出一句。

“对呀。”邹素抬头看了一眼天色:“不过眼看就要下雨了,看来去不成了。”

白慕晴感觉自己有一肚子问题想问,却又不知道该从何问题,最终还是从最家常的问起道:“舅妈,我听我妈说你们好多年前就移民出国了,怎么今天会在燕城?是移居回国了么?”

“不。”邹素摇头:“我是回国来办点事,今天刚好有空所以过来看看你外婆。”

有雨点飘落下来,邹素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然后挽过她的手臂:“走,小雪,我们到车上去聊吧,顺便载你回去,对了,你现在住哪?”

“我住在河湾那片。”白慕晴跟着她上了车子。

“噢,和谁一起住?是回来燕城玩的么?”邹素吩咐司机开车后,扭头问道。

白慕晴不想让邹素知道自己嫁给南宫宸的事,也不想太多地谈论到自己,如是随意地回答了她的问题便立刻改口问道:“舅妈,我可以问您点事情么?”

“什么事?”

“关于外婆的事。”白慕晴迟疑了片刻,才道:“我听我妈说,外婆是在朱家老宅买卖中被逼死的,是不是这样?”

邹素微讶,仿佛没有料到白慕晴会问起这个事情,就这么看着她却犹豫了半晌也没有回答上来。

白慕晴如是又道:“舅妈,请你跟我说实话吧,我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邹素察颜观色道:“小雪,我认为你还是别知道的好,毕竟你外婆是那么疼你,比自己的亲孙女还要疼。我知道你对她的感情也是比任何亲人都要亲的,所以为了避免伤心,还是……。”

“舅妈没关系的,你说吧。”

邹素又是一番犹豫后,才迟疑着说:“当年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有位富商突然来到我们家,号称要买下我们家的房子,而且是不惜一切代价的。你知道的,你外婆对那幢房子很有感情,不管对方出什么价就是不肯卖。后来那位富商火了,使出各种下三烂的手段逼迫你外婆妥协。你外婆气得跑上三楼,威胁他们如果再逼她她就往下跳,结果那位富商根本不把她的威胁放在心上,直接把她逼跳楼了。可怜你外婆摔成重伤被送入医院后,那位富商依旧不放过她,就因为怕她病好后继续阻挠便派人偷偷将她杀死在医院里,就这样,你外婆她……。”

邹素说不下去了,眼里泛起泪花,摇头:“这个王八蛋……太狠了……。”

“还偷偷跑去医院将外婆杀死?”白慕晴怔怔地低喃着。

“最啊,不然他怎么会愿意赔那么多钱给我们?当时市价只值五十万的房子,他却赔了我们好几千万一套的别墅。”

白慕晴的手掌一点点地捏成拳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她以为南宫宸只是把外婆逼至跳楼,没想到居然还追去了医院灭口……。

良久,她才幽幽地望向邹素,颤声问道:“这些……都是真的吗?”

“是的。”邱素点了一下头,道:“我就知道你听了肯定会生气,会心疼,所有才不敢告诉你的。”

又是半晌的沉默后,白慕晴看站邹素的目光渐冷:“那么你们呢?居然就这么让他得逞了?把房子卖给他了?甚至连半点惩罚都没有给他?”

“小雪……。”邹素躲闪着她的怪罪的目光,有些难堪道:“当时主要是因为他给的赔偿款太高了,你舅舅的意思是就算我们知道是他杀死了你外婆,但没有证据根本拿人家没办法。即便是有证据把他关进去了,对我们也没什么好处,还不如……。”

“还不如收下他几千万的别墅,大发一笔对么?”白慕晴打断她的话。

“小雪,你别说得那么难听嘛,其实你舅舅说的对,就算我们把他关进去了,以他那么强大的关系后台,肯定很快就会被放出来,而且像他那么狠的性子,出来后肯定不会放过我们。还不如收下他的别墅,一改朱家世代贫穷的命运。”

白慕晴虽然气得咬牙,可是她很清楚这就是她那位贪图安逸的舅舅和舅妈的个性,别说是几千万,就算是几百万她们肯定也会选择把这件事情私了的。

要不是这么做,眼前的舅妈又怎会一改当年的形象,变得像个贵妇人一般?

这是舅舅的决定,况且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她还能说什么?除了接受事实外还能有什么选择?

她闭上眼,痛恨地轻吸口气道:“麻烦停车。”

“小雪,你想做什么?这里荒郊野外的,而且马上要下雨了,还是让舅妈送你回去吧。”

“不必了,麻烦让我下车。”她说得面无表情。

邹素看了一眼昏暗的天色,没有继续留她冲司机道:“司机,麻烦在路边停一下。”

车子很快便被司机刹停在路边,邹素拉住白慕晴的手一脸关切道:“小雪,我知道你肯定会生我和你舅舅的气,不过不能因为赌气就伤了感情,既然回来燕城了,有空就到舅舅家去吃顿饭,或者在舅舅家住几天好不好?家里住总比酒店住要方便些。”

“不用了,我在外面住得挺好的。”白慕晴大脑一片空白地拒绝完,推开车门下了车子。

“自己一个人小心点,别在外面晃悠太久了知道么?”邹素说这话的同时,用手势示意司机开车。

车子重新启动后,她才终于暗松了口气,好险,差一点就没有撑下去了。

她迅速地从包面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电话响了许久才有人接通,是一位年轻男子的声音:“朱太太您好,找林少有事么?”

邹素脸上瞬间被一抹讨好的微笑附上,笑呵呵道:“何助理么?请问林少在么?”

“林少正在市政府开会,有什么事告诉我就行了。”

“噢……。”邹素想了想,道:“那麻烦您转告一下林少,就说我已经按照他的吩咐把事情办妥了。”

“好的,我一会转告他。”何助理说完便挂上电话。

挂上电话后,邹素冲着手机屏幕嘲弄一笑,随即才将手机揣回包里。

*****

白慕晴下了车后,像失了魂一般独自行走在路边,就连即将下雨都不在乎了。

脑海中浑浑噩噩地回荡着邹素的话,对南宫宸那抹好不容易才压下去的仇恨再度涌上心头。

这就是自己来燕城的目的吗?为了搞清楚状况,为了让自己更恨南宫宸?那么现在呢?自己终于满意了么?

只是……此时的她除了仇恨外更多的是失望和心痛,这样真的有意义吗?

她闭上眼,任由着泪水滑过面颊,混和着几丝从天而降的雨滴淌落。

雨终于正式开始下起来了,打在脸上头上冰冰凉凉的,慢慢地,身上的衣服也开始湿了。

被冰凉的雨水一淋,白慕晴稍稍清醒些,她双手本能地护住自己的小腹,在这种悲伤的时候她居然还能想到保护这个孩子。而保护这个孩子的前提是保护好她自己,不让自己淋雨感冒。

只是放眼四周,除了道路上的两排绿化树外,其它的全是农作物,连一个可以避雨的地方都没有。

她加快了往前走的步伐,身体在雨水中穿梭,身上已是湿淋淋一片。

转个弯,放眼前方依旧是绿树和农作物,她失望了,也不再使用飞快的步伐往前赶了。脸上源源不断地往下流的除了雨水还有泪水,她却丝毫没有在意自己此时有多狼狈!

前面有面包车子驶过来,车窗里伸出来一个猥琐男冲她吹口哨,她被吓坏了,慌忙加快了往前的步伐。

这个时候她才惊觉到这里真的很荒凉,连过往的车子都少,出租车更不可能有了。她开始后悔自己刚刚冲动地下车了,无论如何她都应该回到市区才下的。

她边走边从包里摸出手机,然而拿出手机方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可以求助的人,在这个对她来说早就是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能找谁呢?除了南宫宸她还能找谁?

不,她不能找他,她就算是死在这里也不会去找那个冷血无情的杀人凶手的!

她站在树底下,雨水透过树梢淌们她的发上身上,握着手机的双手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激动而颤抖不已。

刚刚那辆面包车重新绕回她跟前,刚刚那个猥琐男探出身来,一把夺去她的手机后,呼啦一声将车子开跑了。

白慕晴被吓得一呆,随即尖叫着追上去:“把手机还我……混蛋……!”

然而,车子却迅速地驶离她的视线内。

那是之前南宫宸送她的手机,国外镶钻的限量款,她并非留恋这个昂贵的手机,也并非留恋南宫宸的心意,而是离了手机,她就更没有办法离开这里了!

***

而此时,市政府内召开的研讨会已经结束,众企业家们陆陆续续地从会议室里面走出来。

南宫宸在一群同行的簇拥下走出会议室时,远远便看到大厅出口的方向,林安南的助理正俯在他耳边低语着什么,而林安南则脸色微变,随即一边拨打电话一边大跨步地往市政大厅门口走去。

颜助理从另一个方向走过来,冲各位企业家们点头示意过后,往前一步俯在南宫宸的耳边低声道:“宸少,我刚刚听到林公子的助理跟他提到少夫人的名字,林公子一听立马就转身离开大厅了。”

南宫宸脸色微恙,随即冲身侧的企业家们说了声抱歉后,一边接过颜助理递上来的手机一边往休息椅的方向走去。

他摁了白慕晴的号码,得到的回应是关机。

关机?他记得自己当初把限量版手机扔给她,逼她换新的时候有提醒过她,不管是任何时候都得为他开机。而这些时日来他虽然打她电话的次数少,却从未显示过关机的。

他扫了一眼正在下着雨水的外面,这个时候她怎么会关机?没理由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