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定位追踪/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样?宸少。”颜助理站在他面前问道。

“关机了。”南宫宸想了想,从沙发上站起后也跟着快步往外面走去。

颜助理加快步子跟上他的步伐道:“宸少,一会的宴席您不参加了吗?”

“不参加了。”南宫宸道。

虽然他不知道白慕晴为什么关机,也不知道她究竟有没有出事。可看到这样的天气,听到她关机的回应,他还是立刻担忧起来了,这种情况下他哪还有心情参加宴席?

颜助理跟着他回到车子旁边,上了驾驶座后望着他安抚道:“宸少,也许少夫人只是手机没电了,或者掉了呢。”

“不会。”南宫宸一脸坚定道。

昨晚白慕晴的手机才充电到半夜,是他睡前帮她拨的,而这个手机的存电量即便是天天看电影打游戏也至少能用一星期以上。

所以,手机没电是绝对不可能的,至于会不会是掉了,他不敢说。

“可是,这会一点讯息都没有,我们要上哪找人去?”颜助理启动了引擎,却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去。

这个问题同样把南宫宸难住了,他想了想。摁开手机。

因为当初对白慕晴的不信任,他把手机交给她时,他曾在里面装了一个定位软件。只不过后来他一直没有启用过,因为还没有达到必须启用它的地步,也因为这毕竟不是一件道德的事情。

可是今天,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城市里,他突然对她产生了莫大的担心,也管不了道德不道德了。

他迅速地启动了定位软件,很快便将手机所在地定位成功了。

看着上面的地址。他的眉头皱起,这是市郊的方向,大雨天的她怎么可能会跑到市郊去?

“去这个地方。”南宫宸直接将定位转为导航模式后,将手机递给颜助理。

颜助理看了一眼上面的地址,脸上也有疑惑:“少夫人怎么可能会到那么远的地方去?”

“我也不知道,过去看看。”南宫宸从小柜子内拿出另一部手机继续拔打白慕晴的号码,然而得到的回应仍然是关机。

*****

白慕晴身上又湿又冷,双腿也快累得麻木了,却依旧等不到一辆可以载她回市区的出租车子。

就在她绝望得快要昏厥的时候,眼间突然出现了一辆黑色的宾利轿车,宾利突然减速。然后缓缓地停在她跟前。

因为有了刚刚被抢劫的经历,一有车子靠近自己白慕晴便会瞬间紧张,然后是一脸惶恐地往路边靠去。

车门开启。林安南撑了一把大黑伞出现在她面前。

林安南?白慕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当她看清正在往自己走来的男人正是林安南时。脸上没有获救的欣喜,反而不自觉得往后退了几不,一脸排斥地瞪着他。

“慕晴……。”林安南看到她往后退,心里划过一抹失望,都这个样子了,她居然还是不肯靠近他,还是那么的排斥他。

“你想做什么?”白慕晴轻轻地摇着头,脚步依旧在往后退。

“我还能做什么?当然是来接你回去了。”林安南往前一大部,试图将她拉到伞下,白慕却一把甩开他的手:“我不用你管!”

说完,她立马转身往回跑去。

“慕晴,你再这样淋下去会感冒的。”林安南迅速地追上去,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拉到伞下。

白慕晴被他控制了自由。只能气急败坏地冲他吼叫:“林安南你给我放手!我就算是感冒了也跟你没关系!你怎么那么阴魂不散啊?”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都被淋成这样了还逞强?”林安南扫视了她一眼,从头湿到脚,脸色泛白嘴唇发紫,手掌也是冷得像冰。都这样了,她居然还有力气拒绝他,排斥他?

“不关你的事!我不要你管!”白慕晴一边推打着他一边挣扎,嘴里重复嚷嚷:“你给我滚开!滚啊……!”

“你确定要我滚么?”林安南的脸色冷了下来。

“确定!滚!滚——!”

“白慕晴你个贱人!”林安南火大地甩手便是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始料未及的白慕晴尖叫一声,湿哒哒的发丝散在颊边。

她愕然地抬头望着他,手掌捂着被他刷痛的脸颊气得浑身颤抖,甚至忘了叫嚷。

林安南大概是真的被气着了,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一巴掌打得有多重,瞪着她咬牙切齿道:“当初跟我交往的时候口口声声说自己不在乎我能不有拿到林氏继承权,口口声声地表达自己对钱财没有欲望。怎么一遇上南宫宸就像苍蝇见到糖一般粘着不肯走了?你说我出轨不值得原谅,他上过的女人比我多了几十倍怎么不见你恨他分毫?他不但出轨还杀死了你的亲人。到底谁更可恨更该恨?你睁大眼睛看看清楚!”

“闭嘴!你给我闭嘴……!”白慕晴拼命地摇着头,她不想听,她一点都不想听!

林安南却并没有闭嘴,反而将扣着她手腕的手臂往前一拽,将他锁在自己的怀里俯视着她继续冷笑:“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他比我有钱吗?因为他是南宫家的唯一继承人?而我却未必是林家的继承人?”

“求你不要再说了……。”白慕晴流着泪哀求道,她使劲地想要挣脱他,反被他拽得更紧了。

她越是想逃离,林安南就越是火大,火大地低下头去吻住她的唇。

她的唇湿润冰凉,大概是淋雨太多的缘故,一碰着她的唇,林安南便瞬间激动起来,深深地吻了进去。

白慕晴气急败坏地挣扎着,一边挣扎一边推打他的身体,发现自己根本挣不脱暴怒的他后,一口咬在他的唇上。

林安南吃了痛,低哼一声松开她,可心里的怒火不减反增,在白慕晴转身要逃开的时候再度拽住她的手腕将她扯了回来。

原来就浑身又冷又难受的白慕晴,刚刚被他打了一巴掌几乎丢去了所有的力量,如今被他这么一拉一扯,身体终于支撑不住地跌入他的怀中,晕眩过去。

林安南见她晕倒后怔了怔,随即迅速地将她打横抱起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将白慕晴放入车厢后,林安南绕到驾驶室内,将车内的暖气开到最大。白慕晴这一身湿,他担心她会因此而感冒了。

****

南宫宸好不容易追到郊区,没有来得及找到手机所在地,上面显示的地点却已经开始变转了个方向,往市区的方向移动。

南宫宸重新将系统定位了一遍,对颜助理道:“调头,往市区的方向。”

“怎么突然往市区方向了?”颜助理问道。

她好不容易才找到这里来,眼看着就要到达定点的位置了,没想到情况突然有变。

“会不会是少夫人玩够之后自己回去了?”颜助理又问了一句。

南宫宸摇,他也不知道,希望真是这样吧。

定点移动的迅速很快,显然是坐着车去市区的。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视线也变得起来越模糊,南宫宸注视着窗外一闪而过的农作物,实在很想不透白慕晴的手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两人又从郊区追回市内,好不容易追到燕城比较有名的一幢数码楼外,颜助理将车子停稳,打量着数码楼道:“应该是这里没错了。”

南宫宸看了一下详细地址,确实没有错。

“宸少,要不要我先进去看看?”颜助理礼貌地问道。

南宫宸答道:“不用了。”

透过玻璃窗子和层层雨幕,南宫宸突然看到两位年轻男子拿着手机一边往外走一边美滋滋地谈论着什么,而他们手里的手机正是他买给白慕晴的那部。

“宸少,您要做什么?”颜助理见南宫宸推门便往车外跨去,忙冲着他的背影唤道:“宸少等等,我给您拿伞。”

南宫宸却并未搭理她,而是直接走到那两名男子面前。

那两名男子因为刚抢了东西心里固然发虚,看到一脸冷漠的南宫宸赫然出现后,本能地将手机往向后一藏,一脸警惕地扫视着他。

“干什么?”其中一位男子恶狠狠地冲南宫宸斥了一句。

“你说干什么?”南宫宸用下颌指了一记他背在身后的双手:“提醒你一句,手机上面装有定位系统,除了我除也卸不下来,刷机也没有用。”

两位男子相视一眼,他们刚刚数码楼里面试过了,确实刷不了机。

不过做贼心虚的他们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抢了他的手机,更不会将这么贵重的手机还给他。

南宫宸在乎的也不是这部手机,而是白慕晴现在的下落,他拧着眉稍问了一句:“我问你,你是在哪里偷到这部手机的?机主现在在哪?”

两位男子虽然觉得南宫宸的气势大得有些吓人,但为了快点脱身故意恼怒道:“神经病!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手机了?”说完从他身边错身过去便想走人。

南宫宸一把扣住他拿着手机的手腕,将手机扭到他跟前:“我问你,这部手机的机主在哪?”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男人反手便是一拳打过来,差点打在南宫宸的脸上。

南宫宸彻底被惹火了,抡起拳头狠狠地呼到对方的脸上,对方痛呼一声身体往后退了好几步。

虽然南宫宸个头比他们高,力道也不输于他们,但毕竟只有自己一个人,三两下后便已成劣势。

颜助理见其中一人的拳头已经挥在南宫宸脸上了,气急败坏地叫道:“住手!我已经报警了,你们还不快点给我住手!”

说完,她又是求助旁边几位围观的男士,心急如焚道:“那两个是小偷,麻烦你们帮忙将他制服,快去啊……。”

然而那几位男士却丝毫没有要帮忙的意思,甚至还往后退了一步,其中一位用无奈的声音劝道:“那两个经常在这一带混的,我们得罪不起,美女,如果不想死就赶紧劝你男朋友放弃吧。”

求助无望的颜助理见他们从楼檐下方打到雨幕中,且南宫宸明显已经受伤了,心下一急冲进雨中,用手中的伞狠狠地往其中一人的头上砸去:“住手!听到没有!”

那男人被她的伞头砸了一下,痛得哀号一声,也不管对方是男是女便抡起手掌使劲地甩在她脸上。

颜助理被打得脚步不稳,差点摔倒在地,南宫宸见她被打,气得一脚将那男人踹倒在地上。

男人脸着地趴在满地的脏水上,他怒吼着吐掉口中的脏水,又要奋身而起时外头终于响起了警笛声。

两男听到警笛立马就腿软了,颜助理松了口气地走上去扶住南宫宸的身体关切道:“宸少,您没事吧?”

“我没事。”南宫宸吐了一口口中的雨水,奋地一脚将拨腿便想逃跑的一位男子撂倒,然后用脚踩在他的后颈上,咬牙切齿道:“我再问你一次,机主在哪?”

“住手,都给我停下!”几位警察迅速地从车上冲下来,将地面上的男子和另一位试图逃路的男子扭上警车。

参与打架的南宫宸固然也逃避不了被押回派出所的命运,而且还是人生头一回。

*****

二十分钟后。

南宫宸被安排在派出所的会客室内,身上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每次一遇到少夫人的事情,您就特别容易冲动。”颜助理用纸巾替他擦拭嘴角的血丝。

南宫宸抬手将她手中的纸扯了过去,胡乱地擦了一下嘴角后将纸巾扔掉,一脸愤愤道:“遇到这中社会垃圾,怎么可能不冲动?”

“在明知道对方人比你多的情况下还冲动就太不应该了。”颜助理从未像今天这样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对他说话:“万一刚刚他们把您打重伤了怎么办?谁去帮你找少夫人?”

一说到这个,南宫宸立刻抬起头颅催促道:“去看下他们的审讯结果。”

他还在等着他们告诉他白慕表的下落呢,白慕晴手机丢了,按理说应该会打个电话通知他的,可却一直没有电话过来,打酒店电话也没人接。

颜助理点头:“好,我去问问。”

颜助于从椅子上站起时,南宫宸突然想起刚刚她也挨了对方一巴掌,如是出于关心地问道:“对了,你的脸有没有事?”

颜助理无所谓地摇头:“我没事。”

她头上的发丝还有些湿湿地搭在肩上,左全颊上是一个泛红的巴掌印,这么大的力道怎么可能没事?

南宫宸叫住她道:“算了,你坐下休息吧,我自己去问。”他说着从椅子上站起,正想离开会客室的时候一位警官刚好从外面推门走进来。

了解到南宫宸的身份后,这里的工作人员对他立刻恭敬了许多,毕竟是一个跨国集团的大老板,在街头打架肯定是有原因的。

警察将那部手机递回南宫宸面前,道:“南宫先生,那两位劫匪都已经交待清楚了,手机是他们从一位孕妇手中抢来的,应该就是您的太太。”

“我太太现在在哪?”南宫宸并没有接手机,而是迫不及待地问道。

颜助理代替他将手机接了过去,小声安抚道:“宸少您先别急,让警察先生慢慢说。”

警察说道:“抿他们交待,他们是在西郊通和路段上看到一位孕妇没有打伞,一般湿透的她站在路边打电话,他们顺手便把她的手机抢走了,至少您的太太现在在什么地方他们并不清楚。”

“西郊通和路段?那挺远的啊。”颜助理低呼道。

警察点头:“是的,离市区有二十多公里。”

“少夫人怎么会跑那个地方去?”

警察想了想后,笑笑地开口道:“那个地方空气好,景色也好,大概是到那边散心去了吧。”

南宫宸也想不明白白慕晴为什么会到那边去,早上她明明跟他说就在附近走走的。

他腾地从椅子上站起,一边往门口走一边扔给颜助理一句:“这里交给你了,我先走一步。”

颜助理慌忙起身追了出去道:“宸少,您身上还有伤,我送您过去。”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

白慕晴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正睡在一间陌生的卧室内。不是她平日里睡的房间,也不是酒店的房间,而是……。

她环视一眼四周,仍然酒店布罢的套房,窗外是随风摇曳的棕树林,很显然,这是一间别墅式酒店。

她闭上眼,昏迷前的一切像倒带的电影片段闪过她的脑海,她终于忆起自己是在又冷又困的情况下遇到林安南,还被他狠狠地甩了一巴掌,那一刻,她感觉自己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想到林安南,她的心脏突跳了一下,本能地从床上坐起。

身上早没了冰冷的感觉,衣服也不再是湿的。她低头扫了一眼自己,居然不知何时被人换上了一套宽松的睡袍。

到底是谁帮她把衣服换了?是谁……。

“是我帮你换的。”门口突然传来一个淡漠的声音。

白慕晴倏地扭过头去,看到缓缓走进来的林安南时,身体本能地往床的另一侧缩了缩,一脸防备地盯着他。

“你不是在疑惑身上的衣服是谁帮你换的么?”林安南站在她的大床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微微一笑:“这里除了我之外没有第二个人了。”

“你……无耻!”白慕晴羞赧地吐出这几个字。

“我觉得我对你就是太绅士了,所以才会在交往三年之久都没有看过你的身体,反倒是南宫宸那个家伙,刚认识你不到三个月,你就为他怀上孕了。”林安南垂眸睨了一眼她的小腹部位。

就在刚刚和她换衣服的时候,看着她隆起的腹部,他觉得眼睛像被扎了两根绣花针,生疼扎眼。

他的身体微微前倾,睨着她咬牙道:“如果不是因为真爱,我他妈能忍你三年么?早就把你摁倒了!”

白慕晴将身体稍稍往后靠了靠,回视着他:“我谢谢你这三年来的忍耐之恩,行了么?”

“你真是一点都不了解男人。”林安南懊恼道:“当男人真正喜欢一个女人的时候,不会一天到晚只想着她的身体,更不会强迫她做她不想做的事情。”

“你到底想表达什么?”白慕晴不耐烦地皱眉。

她当然知道这一点,当初她嫁给南宫宸的时候,南宫宸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尊重她,更没有考虑过她想不想和他做那种事情。每次都是他想要了,就过来找她,可直白一点就是完全把她当成发泄生理需求的对象。

这就是无爱的婚姻,她当然知道。

“我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目的,重新得到你。”

“疯子!”白慕晴只扔给他这么两个字。

林安南轻吸口气,往后退了一步:“我以为这个时候你对我的怨恨不会那么强烈了。”

白慕晴没心思跟他说这些,眼下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她扯了一下身上的睡袍道:“我的衣服呢?麻烦把我的衣服还我。”

“你想去哪?回到那个男人怀里?”

“跟你没关系!”白慕晴兀自下床。

其实她并不知道自己此时要去哪里,也并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南宫宸怀里是肯定回不去了,但凡她还有一点点的尊严,也不能再回去啊!

林安南火大了,一把将她推回床上怒斥一句:“白慕晴,你就是贱!”

白慕晴被他推得往后一仰,倒回床上,她气急败坏地用手捂住自己的腹部,瞪着他抓狂地吼道:“你到底想怎样?”

“我这是在帮你,你到底知不知道?”林安南跟着坐在床沿,双手紧紧地抓住她的肩膀,盯着她:“白慕晴,你到底知不知道除了我没有人能救你了。你以为白映安她会放过你吗?她会让你这颗定时炸弹活在这个世界上吗?她会甘心帮你养孩子吗?我告诉你,现在不管你选择哪一条路都是死。等到孩子出生后,即便你不跟白映安对换身份,你一样会被南宫家逼死,就像之前那六位一样。你大概还不知道吧,老夫人已经找到南宫宸真正的命定情人了,而南宫宸也已经答应过老夫人,等你把孩了生下来后他就马上娶那个女人进门,”

林安南说到后面,声音稍稍缓和了些,接着说:“如果你不想死,我可以帮你,也只有我能帮你。”

白慕晴怔怔地听着他的话,顿时心如刀绞。

南宫宸真的已经答应过老夫人,等她的孩子一出生就另娶她人了吗?他真的答应了吗?这个冷酷无情的男人,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不,一定是林安南在说谎,在故意离间她和南宫宸,她不能相信!

可是,即便他没有想过这么做,逼死她外婆却是事实,她怎么能原谅他呢?怎么能找借口说服自己原谅他?

她幽幽地从床上下来,盯着林安南道:“谢谢你的好意,我可以走了么?”

“你想去哪?”

“我不知道。”

“这里对你来说已经是人生地不熟了,你还能去哪?乖乖留在这里。”

“不用,谢谢。”

“我说要就要。”

白慕晴气结,随即睨着他冷笑:“那么我就好奇了,林少爷这是要跟南宫宸彻底决裂的意思吗?你会为了我跟他决裂吗?”

林安南不吭声,白慕晴接着道:“当初你为了得到林氏的继承权不惜把我推给南宫宸,现在你却要为了我跟南宫宸决裂?这么一来你估计连林氏的渣都摸不到了!”

林安南沉默了一阵,才道:“我可以不跟南宫宸决裂,咱们现在就去把孩子打掉,让白映安顶替你回南宫家,只有这样你才能全身而退。”

白慕晴突然失声笑了起来,笑得凄怆而张扬。

林安南皱眉:“你笑什么?”

“林少爷你大概还不知道吧?自从我怀孕来,南宫家的人逼我把孩子打掉,白家的人也逼我把孩子打掉,知道我为什么能把孩子留到现在么?我一次次地从手术室里面逃出来,我跳过桥,受过家法,如今我好不容易把孩子保住了,你居然让我把孩子打掉?就连你林少爷也要我把孩子打掉?你算哪根葱啊?”

“我这是在帮你。”

“我说过一千一万遍了,我不需要!不需要!”白慕晴几乎是尖叫着一把将他推开,迈步往门口冲去。

步伐一踏离羊毛地毯,瓷砖的冰凉透过脚心使她本能地瑟缩了一下身体,这才想起自己此时穿着睡衣,光着双脚。

她倏地转过头去,盯着一脸挫败的林安南:“我要我的衣服。”

“我说了,衣服已经送去干洗了。”

白慕晴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眼下她一身睡袍实在没法出门,没办法只好折回卧室,窝回床上道:“那么可以请你帮个忙么?帮我找套衣服过来。”

“你就这么急着离开么?”林安南不快地皱眉,随即用略带威胁的语气道:“我劝你平静下来,好好想想我刚刚的建议,想清楚了再告诉我。”

“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白慕晴几乎是想也不想。

林安南却并不理会她的拒绝,依旧我行我素:“我给你时间,想想南宫宸对你做的那些事情,如果你还执意要回到他身边去的话,那么你……。”他摇了摇头,冷笑着转身离开卧室。

他走了,还顺手将房门甩上。

‘砰’的一声,白慕晴的心脏被生生地震荡了一下,她瞪着已经合上的门板足有三分钟后,才幽幽地回过神来。

现在是什么情况?她被林安南软禁了吗?共史女亡。

没有衣服没有鞋子,还没有手机……,她甚至连这间卧室都走不出去!

为什么她身边的人一个比一个霸道自私?为什么她来个燕城还能把自己搞到今天这样田地?

她赤脚来到落地窗前,透过玻璃窗子发现外面的雨还在下,淅淅沥沥得没完没了。

她不知道南宫宸从宴席出来后会不会到处寻找自己,不管会不会,她都不在乎了。如果不是母亲和小意还在白映安的手中,她真想就这么彻底消失在南宫宸的世界里,彻底地消失!

她该怎么办?重新回到南宫宸身边,与他做表面相好的夫妻到孩子出生吗?这样的日子她能撑多久?

她怕自己又会像之前一样无法坚定自己,随随便便就被南宫宸的一颗小糖果征服,妥协在他的脚下了。

****

南宫宸独自开车赶到劫匪说的路段后,却并没有发现白慕晴的身影,他在附近转了一圈又一圈,一边用手机拨打酒店的号码。

电话仍旧是无人接,这里也没有白慕晴的身影,她到底上哪去了?

看着外面线毫不见小的雨幕,他心里越发的烦躁,越发的担心,甚至还让颜助理发动了这边办事处的员工出来帮忙找人。

放在小柜子上的手机响了,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拿起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着颜助理的号码时心里瞬间被一抹失望染上,但仍然抱着些微的希望接通电话:“有消息了么?”

颜助理道:“宸少,我刚刚托人查看过通往郊区的其中一个监控探头了,林安南今天中午确实有往那个方向走,并在四十分钟后折回市区。”

南宫宸心里又是一番悲喜交加,喜的是白慕晴如果真的是被林安南接回去的话,证明她并没有生命危险。

悲的是……为什么那个人是林安南!

“宸少,我想您应该找林安南问一下,也许他知道。”颜助理道。

“他下榻的酒店在哪有没有调查出来?”

“调查出来了,在阳光海岸的三号酒店别墅。”

“好,我知道了。”

“宸少,需要我帮您去问问看么?”

“不用了,我自己去。”

颜助理迟疑了一下,道:“宸少,您一天没吃饭了。”

“没关系,我不饿。”南宫宸说完便挂了电话。

挂上电话后的他并没有直接启动引擎离开,而是拨通了林安南的号码。

电话那头的林安南此时正捏着水杯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雨幕,而他的头上是白慕晴所在的卧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