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是不是该解释一下/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手机响,他拿起来看了一眼屏幕,看到是南宫宸号码后心里小小地慌乱了一下。他有想象过南宫宸找不到人后可能会找来自己这里,但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略一迟疑后。他摁了接听键:“表哥,找我有事么?”

语气听起来没有丝毫的不妥,甚至是带着淡淡笑意的。

“你觉得呢?”南宫宸唇角微沉,语气沉冷道:“你把你嫂子带到哪去了?”

林安南稍稍抬头看了一眼头上,一脸无辜:“嫂子?表哥你在说什么?”

“林少爷,你确定要继续装下去么?”南宫宸语气中的不悦越发的明显。

而林安南也没有松口的意思,继续扮无辜:“表哥,我真的没听明白你在说什么,嫂子她究竟怎么了?”

南宫宸迟疑片刻,漠然地吐出几个字:“没什么了。”

原本以为南宫宸已经被自己说退了,没想到结果会是这个样子。

看着楼下南宫宸的车子,林安南掀起唇角淡然地笑了笑,扭头盯着自始至终都坐在落地窗前一动不动的白慕晴,道:“看来你们俩个真的是伉俪情深啊,居然追到这里来了。”

白慕晴听到他的话,动了动身体后。幽幽地将目光往下移去,果然看到南宫宸的车子停在楼下。

此时的她依旧穿着一身睡袍,发丝微乱地垂在颊边,额头轻轻地靠在玻璃窗上,从她这个角度看下去,刚好可以看到南宫宸所在的方位。

而楼下的南宫宸也持到了他,透过玻璃窗子,他看到一脸黯淡的白慕晴,也看到了她身上的睡袍。

他心下一喜,能在这里看到她,至少表明她还活着。只要人没事就好。只是心里的喜悦很快就被一抹恼火替代了,她居然在一个男人家里穿着睡衣?这对他来说是多大的视觉冲击和心灵伤害!

南宫宸注视了她片刻。将目光收回后大跨步地往别墅里面走去。

他迈进一楼客要的时候,林安南刚好从楼上下来。走到南宫宸面前一脸歉疚道:“表哥,您过来了。”

南宫宸睨着,冷笑:“你还要告诉我你嫂子不在这里吗?”

“不,表哥您误会了。”林安南有些难堪地搓了搓双手:“是嫂子在郊外手机被人抢了,又淋了雨,我刚好碰见就把她带回来的。呃……嫂子怕您误会,所以不想让您知道她在我这。”

南宫宸脸上的嘲讽加深:“是刚好碰上的么?”

“是的。”林安南点头。

南宫宸从他身侧错身而过,迈步往楼上走去,林安南看着他走上去的背影暗暗嘘了口气。他没想到南宫宸会追到他的住处来,真是没想到!

他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坐在沙发上,心里乱蓬蓬的。

他并不想得罪南宫宸,也没有这个能耐去得罪他,他又一次地在心里暗暗自问这么做真的好么?真的值得么?

他对白慕晴的爱是真的,可他从来就不是一个爱情至上的男人,而是一个为了身份地位可以牺牲一切的人。

可是自从白慕晴从他身边走掉后。他才惊觉自己原本并不是那么容易放得下,心里的这份空缺,即便是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白映安也弥补不了。

特别是看到白慕晴和南宫宸在一起时,看到白慕晴怀上南宫家的骨肉时,他心里就更乱了。心乱就容易冲动,就比如今天这件事情发生后,他不但得不到白慕晴的谅解,还把南宫宸给得罪了。

南宫宸上到二楼,推开白慕晴的卧室迈进去时,白慕晴依旧坐在窗台前呆滞地注视着窗外。

南宫宸扫视着她身上的睡袍,眼底被一抹寒意袭上,道:“你的衣服呢?”

其实他怎么可能猜不到,她淋了雨,自然不可能一直穿着那套湿衣服。他想问的是她的衣服是谁脱的,她的身体被谁看过了,她和林安南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

“我在问你话。”他往前走了几步,站到她跟前。

白慕晴却依旧没有理会他,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话一般。

“你什么意思?打算呆在这里不走了是么?”南宫宸气得几欲抓狂。

他从开完会开始找她,一直找到现在即将天黑,连饭都顾不上吃,伤口也顾不上处理。好不容易找到她了,她却是这副冷冰冰的样子。

他虽然知道孕妇容易喜怒无常,但这也太无常了吧?

白慕晴幽幽地扭过头来,盯着他:“我是不想走了,可是你会放过我么?”

“你不想走?你居然不想走了?”南宫宸愤怒地一把将她从窗台上扯了起来,将她扯入怀中,手掌摁着她的后脑在她耳边咬牙道:“你再说一遍试试?”

白慕晴没有挣胶脱他,而是将小脸往他的颈窝埋下去,然后张嘴狠狠地咬了下去。

南宫宸被她咬得闷哼一声,疼痛不已。紧接着,他感觉到有温热的水滴滴在自己的颈间,还能听到她极力压抑着的低呜声。

他的心头一软,手臂环上她的腰身,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林安南他欺负你了?”

白慕晴不答话,只是紧紧地咬着,就连血腥的味道染上唇齿都没有松口。

南宫宸稍稍适应了颈间的疼痛,继续追问道:“为什么到郊区那么远的地方去?为什么手机被人抢了不给我打电话?为什么要跟林安南回家?”

又是一番沉寂后,白慕晴终于松开了他,泪水淌过嘴角的血丝,怨恨的目光对上他的:“南宫宸,我只想问一句,跟你回去后我的下场是什么?”

“什么意思?”

“你不是都已经答应过要娶别的女人了吗?”其实她心里最难过的不是这一点,反正等到孩子出生后她跟他就两清了,他要娶谁都跟她没关系。虽然心寒他的无情,却还不至于因为这一点将自己逼入痛苦的深渊。

她难过的是他用如此残忍的手段逼死了自己的外婆,可她不能直接质问他为什么,不能直接讨伐他。

有怨不得发泄的她,只能利用这个借口去冲他发泄了。

南宫宸没料到她会这么问,心下微讶,随即皱眉问道:“谁告诉你的?”

“谁告诉我的有区别吗?”

“没有区别,但是你先听我解释。”

“不必了。”白慕晴突然奋力地一把将他推开,哽嗯道:“不管理由是什么,结果都是一样的。”

无非是为了找到属于他的命定情人,为了他的身体着想,他娶那么多妻子的理由不就是这个么?

南宫宸盯着她:“这是你的选择,如果不是你坚持要生下这个孩子,我不会被迫答应奶奶这个条件。”

“就算我把孩子打掉了,奶奶就会放弃让你继续娶妻的计划么?而你会为了我反对奶奶么?”白慕晴抹了一把眼里的泪水:“对你们南宫家来说,我一直都是个工具,为你治病的工具,为你生儿育女的工具。你们甚至从来不会考虑我的感觉,孩子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你们……。”

白慕晴顿了顿,改口道:“我知道你肯定又会说,我本来就是你们南宫家买来的,甚至是……我自己一头往你怀里扎的,我没资格发表任何的意见,我除了忍受一切的不公平外没有资格……。”

“够了!”南宫宸烦躁地打断她,他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这件事情,似乎也根本解释不清楚。

她说得对,就算她把孩子打掉了,奶奶就能允许他停止娶妻了么?他能斗得过年过古稀,还一直在为自己操劳的奶奶么?

无奈之下,他只能将自己霸道的本质发挥出来,将她强行揽入臂弯:“我不想在别个男人的地盘呆太久,你最好乖乖跟我回去。”

白慕晴知道自己逃不掉,也根本不是逃的时候,只能乖乖跟他回去。

经过一楼客厅的时候,林安南扫了一眼南宫宸颈上多出来的伤口,然后将目光落在白慕晴的脸上,注视着她问出一句:“嫂子这就回去了么?”

白慕晴看着他,心下百感交集。

她知道林安南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希望她留下,可是……怎么可能呢?

其实此时此刻,如果非要她选的话她宁愿跟着林安南,至少他没有逼死过她的外婆,他除了背叛过她之外并没有做别的伤害她的事情。

可是她没得选,她嫁的是南宫宸,她怀的也是南宫宸的骨肉。

南宫宸听到林安南这句话却倍感刺耳,冷冷地睨着他道:“不然呢?留下来和你一起过?”

“不,我的意思是嫂子的衣服还在干洗没有送过来。”林安南道。

“衣服是么?不用了。”南宫宸低头看了一眼白慕晴光着的脚丫,弯腰一把将她从打横抱起往大门口走去。

白慕晴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慌忙用手搂住他的脖子。

一直到南宫宸将她放入车厢,启动车子回到酒店,白慕晴都是处于被动状态中的。车厢内一片安静,两人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车子停在酒店门口时,南宫宸将车子熄了火,推开车门准备下车时发现她仍是一动不动,如是扭头盯着她吐出两个字:“下车。”

白慕晴这才动了动酥软的身体,连推开车门都觉得吃力。

南宫宸终于发现了她的不妥,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拉了回来,打量站她苍白的脸色:“你怎么了?不舒服?”

因为淋了雨的缘故,白慕晴此时开始发起了烧,头也有些晕晕沉沉起来。

“我没事。”她挣扎着想要下车,却被南宫宸强行拉了回来。

南宫宸抬起手掌抚上她的额头,脸色微变道:“你发烧了,先去医生看看。”

“不用你管!”白慕晴挣扎,另一只手去开车门。

南宫宸将车子落锁,盯着她一脸恼火道:“白大小姐,你劝你最好别拿你的个性来挑战我的耐性。”

说完,他甩开她的手臂重新启动车子。

来到市人民医院后,为了保险起见,南宫宸让医生给白慕晴开了住院手续,让她留在医院里面保胎。

因为是孕妇,医院只能做保守的治疗,白慕晴背对着门口躺在病床上,脸上虽然已经没有了泪水,却依旧难掩悲伤。

把自己搞到如此地步,真不是她所希望的,如果被姚美知道肯定又会笑称医院都快成为她的家了。如果让老夫人知道,也肯定会责备她不会照顾自己。

南宫宸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了,一天没有吃东西的他早已经旨饥肠辘辘。不知道她晚上有没有吃晚饭,不过看样子也不像是吃过的。

他盯着她的背影问道:“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白慕晴摇头,语气淡漠:“不需要。”

“你晚餐吃了么?”

白慕晴不语,她并没有吃晚餐。

南宫宸见她不说话,也猜到肯定是没吃了,如是又说:“给你买点粥可以么?还是面条?”

等了半晌都没有回应,他有些不耐烦地上前,抓住她的手臂强行将她的身体转了过来:“白小姐你听着,本少爷这辈子就没有这样伺候过一个人,你最好给我配合一点,见好就收!”

白慕晴并没有被他的警告吓唬到,反而回视着他淡淡地吐出一句:“我不需要你的伺候。”

“你……。”

“大少爷如果想让我快点出院回C城,那就请你尽快从我眼前消失,否则我只会更加难受,更加难以痊愈。”

南宫宸瞪着她半晌,才咬牙吐出一句:“不知好歹!”说完转身往门口走去,

他觉得自己是疯了,才会在乎她的病情,才会任由她这样肆意地践踏自己的热情。长这么大,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相处过?就是没有一位敢像她一样对他的!

南宫宸走后,白慕晴重新转过身去,闭上眼,心下一片凄婉。

*****

南宫宸走出病房,差点与门口的颜助理撞上。他脚步停了一停,便继续往前走去。

“宸少……。”颜助理慌忙追上去,边走边跟上他的步伐道:“您跟少夫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依少夫人的性子不可能会这么不懂事的啊。”

南宫宸嘲弄地嗤笑一声,之前他也觉得她挺懂事挺可爱的,所以才会对她比对别的女人感觉要好。可是这个女人大概是宠不得,一宠就容易得意忘形。

“会不会是林安南跟她说了什么,才让她对您起这么大的抵触?”

南宫宸倏地停下脚步,道:“林安南大概是日子过得太安逸了,才会干出这种无聊事来,记得给他点苦头尝尝。”

“宸少我知道了,只是……少夫人她……。”

“她知道我购买朱家小楼害死朱老太太的事,还知道我跟奶奶的口头约定另娶她人的事,而这一切都是林安南搞的鬼。”

“林安南他难道就不怕得罪您吗?”

“我想,他是被嫉妒冲昏了头吧。”南宫宸嘲弄地一笑:“敢跟我抢女人,他确实很有种。”

说完,他对颜助理道:“你帮我看着她。”

“宸少,您要去哪?”

“我还能为了她去自残么?”南宫宸不屑。

“不,我的意思是您一天没吃饭了,别忘了去找点东西吃。”

南宫宸没有回答她,反而扫了一眼病房的方向:“给她买点吃的。”

颜助理心下暗暗无语,这位大少爷可真有意思,前一句还一副要将少夫人千刀万刮的语气,后一句就开始关心起她有没有吃晚餐了。

“宸少,您让我去照顾少夫人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啊,她好像对我……。”

“她要误会就让她误会好了。”南宫宸扔下这句,重新迈开步代伐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

没有吃晚餐的白慕晴确实有些饿了,她抬起手表看了一眼上面的时间,再扫视一眼空荡荡的病房,顿觉有些凄凉。

连生病都只能是自己一个人,这种日子过得实在失败至极呢。

她幽幽地从床上坐起,独自享受着一室的冷清,想着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

她应该从这一刻开始疏远南宫宸,然后找个机会离开南宫家,在外面找个地方等待生产,然后把南宫家少夫人的位置还给白映安。

没错,趁着自己还没有陷得太深,趁着自己还能恨他的时候抽身,总比几个月后再离开要好些,至少不用再次经受失去爱情的痛苦了。

林安南的背叛已经让她伤掉半颗心,如果三四个月后再爱上注定要分离的南宫宸,她怕自己会连另外半颗心也一并伤掉,没有心,她还怎么活?

门口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惊扰了她的思绪,她以为是南宫宸回来了,抬手摸了摸脸蛋后冲着门口应了声。

病房门开启,出现在她面前的不是南宫宸而是颜助理。

也是呢,像南宫宸那么骄傲的人,怎么可能会经受得住她如此的闹腾?他自己也说了,他这辈子就没有这样伺候过一个人!

“怎么是你?”对待颜助理,她脸上没有太多的热情,因为她忘不了朱家小院还在她名下的事实。

“宸少都被你赶走了,你难道还指望他会再来?”颜助理盯着她说完往她面前走过去,将手中的外卖盒放在桌面上。

白慕晴没有搭理她,将小脸别向一边。

“为了孩子着想,少夫人还是乖乖吃点吧。”颜助理将外卖盒子打开后,递到她面前:“这是宸少担心你饿着,让我给你准备的。”

白慕晴抬头睨着她嘲弄地一笑:“这也是你的职责么?比起他其她的女人,你这助理未免主委屈了一点?”

“少夫人,你知道有一种罪名叫做诽谤侮辱罪么?我是可以告你侮辱我的人格,影响我的声誉的。”

“诽谤?你这是要继续坚称自己跟南宫宸是清白的?”

“假如我跟宸少真的有一腿,我也不需要对你藏着掖着不是么?你除了可以像现在一样发发小脾气外你能阻止我俩么?你能用自己的小脾气让宸少忠诚于你么?别说是宸少那么骄傲的人,就连我你都奈何不了。”

颜助理看着白慕晴微变的脸色,接着说道:“我从大学毕业开始进入南宫集团,我的终身目标不是爬上宸少的床,而是爬上南宫大楼的最顶层,成为南宫集团的一名高层管理人员,如今天我做到了。但是全公司上下没有一个人看到我的努力,他们每一个人都在猜测我是从什么时候跟宸少有一腿的,是怎么得到宸少的赏识的。而我对这些向来都只是一笑置之,因为我始终相信流言止于智者。”共丰投技。

“可是我没想到,就连少夫人你也这么认为,我原本并不想向你解释太多,因为我不是个喜欢解释的人。但我又不想因为我影响到你和宸少的感情,所以我必须要郑重地告诉你,我和宸少从来没有过超越上下属以外的关系,从来都没有!”

白慕晴看着她脸上的郑重,心里的坚定开始有些动摇了,颜助理说得没错,如果她真的跟南宫宸有一腿,她何需怕她一个没有背景,没有美貌,得不到南宫宸爱情,空有虚名的正妻?

“不好意思,刚刚说的都是一些重话。”颜助理轻吸口气,缓了缓情绪道:“少夫人,咱们还是说说眼下的事吧。”

白慕晴不吱声。

颜助理如是接着说:“少夫人耍了一天的小脾气,大概没有发现宸少脸上和手背上的瘀伤吧。宸少开完会出来后找不到你,急得满城乱窜地找人,和人打架,淋雨,进派出所,从中午一直奔波到现在连水都没有喝过一口。可是你呢,不给他一个电话报平安,不关心他的伤,不过问他这一天都去做了什么。反而听信了林安南的挑拨离间,对宸少的一腔热情弃如粪土……。”

“颜助理。”白慕晴忍不住打断她,面无表情道:“林安南虽然不存好心,但他说的话都是真的,南宫宸也已经承认了。”

“宸少承认什么了?承认他答应老夫人娶别个女人的事?那么少夫人你知道老夫人为什么会同意你生下这个孩子?如果大少爷不答应她娶别的女人,你肚子里的孩子早就保不住了。至于大少爷会不会真娶,不是还没有到那一天么?少夫人这气也生了太早了点吧。”

白慕晴突然想起来了,那天南宫宸将她从机场带回家的时候,老夫人曾把南宫宸独自叫到房里谈话。从老夫人房里出来后,南宫宸问她如果婚姻和孩子只能选一样,她选择什么。当时她几乎是想也不想便回答说选孩子。

原来那天老夫人把南宫宸叫进去,就是为了拿孩子逼迫他答应另娶她人。

“还有朱家小楼的事,当年宸少确实是看中了它,然后交待给前任助理何风全权处理。何助理因为急着拿功劳升职,对朱家做了一些过份的事情,逼得朱老太太跳楼。不过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宸少都是不知情的,直到上回宸少从燕城回去后彻查了此事,才知道朱老太太跳楼的事。知道真相后,宸少还大动肝火地将何助理解雇了,然后将朱家小楼转到我的名下。至于为什么转到我名下寄存,我还真不知道具体原因。”

她不知道,白慕晴却是隐约知道的,上次来燕城时,她无意间跟南宫宸说起外婆的死,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南宫宸才去彻查了当年的事。又因为担心她知道朱家小楼是在他名下后连带地知道外婆的死跟他有关,所以才把房子转走。

不,她怎么能在听了颜助理的话后,对他的疑心完全消失呢?颜助理可是他那边的人,当然事事都向着他了。

“据我所知,当初朱老太太跳楼只是摔断了腿,可是却死在医院了,听说是被买房者杀死的。”她微微颤抖着声音道。

只要一说到这点,她仍然痛得心如刀绞。

她不敢相信那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场景,那个时候的外婆该有多无助多痛苦。

颜助理迟疑了一下,才道:“关于这一点,何助理说起来的时候也是一脸不解,看得出来他不像是在撒谎。其实我们也很纳闷,说句大胆的猜测,这不排除是朱老太太的儿子为了取得小楼拥有权,如是对老太太起了杀心……。”

“这怎么可能!”白慕晴几乎是冲口而冲。

颜助理被她吓了一跳,狐疑地打量着她,半晌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少夫人,我可以好奇地问一下你和朱家是否认识么?”

白慕晴心里划过一丝慌乱,但很快便恢复过来道:“不认识,我只是觉得你们为了推卸责任把谎言编造得太离谱了。”

“我说的这些都是事实。”颜助理道:“这件事情虽然是因宸少而起,但他并不是你误以为的那种人,他也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据何助理交待,他刚一开口说要高价买下小楼,朱老太太的儿子就满口答应了。可是朱老太太死活不肯,母子俩还因此起了不少的争执,所以我才敢这么猜测的。”

舅舅是什么样的人白慕晴最清楚了,和舅妈简直就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同样的好吃懒做,好吃懒做还好赌。对她和母亲也是诸多不满,三天两头的骂她们母女俩吃他们的穿他们的,不然母亲也不会迫于无奈地带她走上认亲的道路。

可是无论怎么样,外婆可是舅舅的亲生母亲啊,虎毒不食子,他怎么可能为了钱去杀害自己的亲生母亲?

她不相信,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

“少夫人……。”

“你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白慕晴突然打断她,用双手捂住耳朵,她才不要相信自己的舅舅是这种人,哪怕他曾经对她并不好。

她才不要相信颜助理的话放下对南宫宸的怨恨,她要一直恨他,恨到孩子出生,恨到自己离开南宫家那一刻为止!

她不要带着对他爱情离开,不要……!

“少夫人,宸少就那么不值得你信任吗?”颜助理继续说道:“你跟他结婚也有这么久了,难道还不了解他的为人吗?他虽然做事手段严厉但并不残忍。”

“就算他当初是不知情的,可这件事情因他而起,他为什么非要买下那栋小楼?人家都不愿意卖了为什么还非要买?”她失控地嚷道。

颜助理迟疑了一下,才道:“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执意要买下小楼,我只知道他是无心害死朱老太太的。你不能因此就觉得他是个恶人,连带地否定了他对你的感情。除了朱小姐,他从未对一个女人像对你这样用心过,也从未为一个女人急得满城满,更没有为一个女人跟别人在雨中大打出手,这些你难道都看不到吗?”

“我看不到!也不想知道,所以请你不要再说了。”白慕晴几欲哀求地冲她嚷着。

她一点都不想知道,一点都不想啊!

她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用这种方式离开他的,这位颜助理为什么要跑来跟她说这么多?

“好吧,我该说的都说了,要不要相信他你自己看着办吧。”颜助理说完,用下颌指了一记桌面上的粥:“别忘了把粥喝完,不然宝宝会饿坏的。”

说完,她离开白慕晴的病房。

她觉得自己并不合适留在医院里陪伴白慕晴,毕竟白慕晴对她还有心结,如是给她安排了一名护工后便离开了医院。

*****

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白慕晴乖乖把颜助理买来的粥吃完了,吃完粥躺在床上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胡思乱想,根本没有半点睡意,直到凌晨时分才终于睡着。

因为睡得晚,第二天醒得自然也晚。她睁开眼的时候,窗外已经有几丝暖阳拂窗而入照在她的病床上。

她轻轻地闭了闭眼,迎着刺目的白光,看到床前站着一条掀长的人影。

是南宫宸,他前靠着窗子站在她的床前看着她。

“你醒了?”南宫宸平静地冲她吐出一句,仿佛昨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还是像以前一样天亮就打招呼,虽然语气比平日里冷淡了些,但明显可以感觉到他已经不生气了。

稍稍适应了屋里的光线后,白慕晴的目光落在他仍旧瘀青的嘴角上,想起颜助理对她的指责。

其实她昨晚并非没有看到他脸上的伤痕,只是太过气愤她她根本没有心思去管他的伤口。

除了脸上的伤,他脖子上的牙印子也是极其的明显,那是她亲口咬上去的。

“医生说你今天就可以出院了,你感觉怎么样?”

“我很好。”她简短地答。

南宫宸点头:“那就今天出院。”

“机票买好了没有?”

“你想今天回C城?”

“是。”

“你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没有必要那么急着回去,可以休息一天再回。”

“不用了,我挺好的。”她说。

南宫宸看到她的气色确实不算差,但是……。

“机票已经定了明天上午的,没有必要再去改签了。”他说完,冲她道:“先把桌面上的早餐吃了。”

白慕晴看了一眼桌面上的早餐,起身到欲室洗涑干净后,走出来乖乖地吃起了早餐。为了孩子,她当然不会在一顿早餐上跟他怄气。

吃完早餐后,她坐在床沿上等侍安排。

南宫宸扫了她一眼,她身上仍然穿着昨天那件睡袍,没有鞋子。他如是走上去,像昨天那样将她打横抱起,然后转身往病房门口走去。

她虽然已经是五月的孕妇,但休重几乎没有涨,南宫宸抱在怀里丝毫都不觉是辛苦,反而轻松得如同手无一物。

白慕晴看着他受伤的侧脸,想着昨天颜助理跟她说过的话,他真的是无心的么?她要不要原谅他?

她暗吸口气,心想自己又旧病复犯地去想这个问题了,这样下去,她到时要怎么离开他!

****

回到酒店,南宫宸将她放在床上,淡然道:“你先休息,可能看收玩游戏,但别开电视,因为我要工作。”

说完,他将床头上的几本杂志扔给她。

白慕晴扫了一眼被子上的杂志,拿起其中的一本便靠在床头上翻看起来。

南宫宸回到书桌旁,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办公。昨天因为这个女人折腾了一天,耽误的工作不少,必须得赶回去。

白慕晴手里翻着杂志,目光却专注不到杂志上去,她偷偷看了一眼正凝眉认真工作的南宫宸。心里有些小纳闷怎么今天他只口不提她和林安南的事了?昨晚他明明很生气的。

难道经过一夜的思考,他已经自己排除怀疑,相信她和林安南是清白的了吗?

白慕晴在床上窝了一上午,南宫宸则在书桌旁工作了一上午。

终于,他动了动身体,然后从皮椅上站起走到饮水机前为自己和白慕晴倒了一杯白开水,他手里握着玻璃杯子边喝边往她走过来。

将其中的一只杯子递到她面前的同时,眼神清凌了不少,道:“你没有什么话想跟我解释的吗?”

白慕晴心里苦笑了下,看来并非他想开了,而是他刚刚没时间逼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