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分开一段时间/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伸手接过杯子轻轻地啜了一口,面无表情道:“没什么好解释的。”

她是故意顶抗他的,因为她已经下定决心要从这一刻开始疏远他,为几个月后离开做准备。那么就要坚持自己的立场,把这条路狠狠地走下去。

她以为南宫宸会像以前一样掐住她,或者对她发怒,没想到他这次并没有,而是定定地注视着她,然后旋身在她的床沿上坐了下去。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谈谈。”他说。

“我觉得没必要。”白慕晴道:“该谈的昨晚颜助理都跟我谈过了,南宫少爷,你有一个很出色的助理。”说完,她轻微一笑。

南宫宸并不知道颜助理跟她谈了什么,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白慕晴却抢着继续开口道:“南宫少爷,我现在对你只有一个请求,可以么?”

“你说。”南宫宸的眉眼稍冷,他能猜到她的这个请求应该不容易办到。

“我想搬回娘家住,安安静静地养胎,安安静静地把孩子生下来。这个请求不算过份吧?”

这个请求确实不算过份,但是……他不会答应。

“我还是那句话,除非有个适合的理由。”

“理由?”白慕晴转动着手中的水杯想了想,用极尽平和的语气道:“既然到时注定要分开,还不如早点分……。”

“谁说一定会分?”南宫宸烦躁地打断她。

白慕晴定定地注视着他满是烦躁的脸,突然想起昨晚颜助理的话,没有真正到那一天,她又怎么知道南宫宸一定会娶别的女人?

她不知道南宫宸会不会为了她抵抗老夫人,为了她放弃继续娶妻,但不管会不会,这都不再是重点了。

“等到孩子生下来后。如果你还想要我们母子,那就请到白家来把我接回去。”她一字一句地说。

南宫宸怔了怔。这样的场景是他从未想到过的,怎么听着如此凄凉呢?

“大少爷。跟你说实话吧。”白慕晴顿了顿,特意地闪出几丝泪花道:“我不喜欢呆在南宫大宅里,不喜欢里面的每一个人。生活在那里的日子,我每天都感觉自己压抑得喘不过气来,郁郁得快要得产前抑郁症了,如果再这么下去,我想我等不到孩子出生就会被压抑至死的。”

南宫宸看着她满脸惶恐和难受的表情,半晌才自嘲地笑了笑:“原来南宫家在你心里既是这么的不讨喜。”

“奶奶看不起我,佣人不尊重我,老公不爱我,你设身处境地想一想,换作是你能喜欢上这种地方吗?能呆下去吗?所以为了我和宝宝的健康,请你成全。”

南宫宸又是一番沉默后,注视着她道:“是不是一定要走?”

他当然知道住在南宫大宅里面有多压抑,就连他这位高高在上的大少爷都觉得不自在了,更何况是她?

只是不管她说什么。他心里都会有那么一丝丝的不舍。

这些日子以来,他已经习惯了有她在,习惯了餐桌上有她,习惯了每天下班回到家就能看到她,也习惯了晚上一个寂寞的时候就到对面房里去搔扰她。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我觉得我们必须先分开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专心养胎,你好好工作,好好计划一下未来。等孩子出生后如果你还需要我的话,我会为了孩子重回南宫家,为了孩子努力适应南宫家的生活。”

“白映安,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我承认我并不喜欢你,特别是你不择手段的做事风格。”说到这个,白慕晴的语气变得咬牙切齿。

“你指的是朱家小院那件事情吗?”

“没错,不管你是不是直接经手人,但事情因你而起。”

南宫宸点点头:“我承认这事情我做错了,我想责怪我的人肯定不止你一个。”

白慕晴不语。

南宫宸举起水杯喝了一口,语气稍稍沉了一沉,道:“白小姐,我可提醒你,四个月的时候足够发生很多事情,遇到很多人,我可不敢保证到那个时候,我对你仅有的那一丁点好感会不会随时间消逝,又会不会爱上别的女人,你确定要拿自己的前程当赌注吗?”

“如果注定不是我的,我怎么守也守不住,是我的,无论时间再久他都是我的,爱情不是时间可以消磨的,就比如你对你的那位朱小姐。”白慕晴一本正经地睨着他:“所以,我愿意赌。”

南宫宸看着她脸上的坚决,心里划过一抹小小的失望,她就那么的想要逃离他么?

“既然你这么说,那好,我成全你。”他说。

白慕晴微微讶然,没想到他居然会答应自己的请求,她以为他会像之前一样霸道地宣布不可以!

“谢谢……。”她的眼眶湿润起来,分不清是注定分离的惆怅还是解脱后的开心。

连她自己都分不清楚为何而流的泪水,却被告南宫宸理解为喜极而泣,他心里的失望更浓了,甚至涌起了阵阵恼怒之火。

“我希望这不是你为了摆脱我投入林安南怀抱的借口,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放心吧,他在我心里没有丝毫的分量。”为了林安南?这也太无稽之谈了。

“最好是这样。”南宫宸说完,将手中的玻璃杯往桌面上一放,起身往卧室门口走去。

*****

半天的时间里,两人几乎没有再开口说话,就连午餐都是分开吃的。为了尽早离开燕城,南宫宸原本并不打算改签的机票却改成了今天下午。

回程时间改为下午三点,在候机大楼候机时,白慕晴在洗手间给许雅容打了个电话,电话号一接通,许雅容极具嘲讽意味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听说你和南宫宸又跑燕城去了?玩得开心吧?难为你还能记得给我这个后妈打电话啊。”

白慕晴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许雅容的语气便立刻一变:“我提醒过你多少次了,别再往燕城那种地方跑,如果让南宫宸怀疑到你是在燕城出生的,肯定会怀疑你的身份,到时你让映安怎么办?”

“白夫人请放心吧,南宫宸到目前为止从没有怀疑过我的身份。”

“就算现在不怀疑,你老是往燕城跑,他迟早也难免会怀疑。”许雅容仍旧责备道。

“放心吧,他没机会了。”

“什么意思?”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啊,白夫人,南宫宸已经同意我回娘家养胎了,今晚就回去。”

“真的?”许雅容果然一听到这个消息立马欣喜起来。

这些日子她一直都在担心白慕晴会为了霸占南宫少夫人的位置而弃她的计划不顾,即便白慕晴接受她的计划,如果南宫家不放人,计划仍然很难实施。

如今听到白慕晴不但决定开始实施计划,还说服了南宫宸放人,她怎么可能不开心?

“当然是真的。”白慕晴轻吸口气道:“我三点钟的飞机,劳烦你直接到机场来接我吧。”

“当然,我肯定要亲自去迎接的,这样才演得像嘛。”许雅容美滋滋地说完,接着又说了一句:“还有什么事情要交待的么?我一定会尽力办好。”

“没有了,就这样吧。”白慕晴挂了电话。

许雅容那么急着让白映安进入南宫家,肯定会事事比她想得更周到的,所以她根本不需要担心一会下机会出什么差错。

从厕所出来后,白慕晴看到南宫城正在满大厅地乱转,看到她的身影后立马松了口气,紧接着又用啧备的语气道:“出门在外你能不能别总是到处跑?你以为找人的滋味很好受吗?”

听着他的责备,看着他脸上的情急,白慕晴突然鼻腔一酸。他这是被她昨天的失踪吓出恐惧症来了吗?所以才会在一刻见不到她就开始心急?

她深吸口气,提醒自己不要因为他的任何行为感动,不要被他影响到自己的决心。

对,他最爱的女人不是她,他身边的女人也不止她一个,没有什么好感动的。

南宫宸见她不吭声,抬起手臂不太温柔地将她揽入臂弯带到休息椅上坐下,俯视着她:“你给我坐在这里,哪都不许去。”

“我知道了。”白慕晴乖乖在椅子上坐好。

飞机准点登机,南宫宸一手拿着两人的证件和机票,一手护着她随着人流开始登机。两人的位置仍然在头等仓,而让白慕晴感到无语的是,她既然又在这里遇到了林安南。

燕城一天只有两班飞机飞C城,会在飞机上遇见林安南其实并不奇怪,她只是感觉不自在罢了。

特别是林安南那如同刀子般的目光投射到她身上时,她不由自主地又想到他一脸鄙疑地骂自己犯贱时的情景。

她别开脸,有意识地避开他的目光。

“表哥,表嫂,巧。”林安南冷冽的目光一缓,冲二人微笑着招呼一声。

南宫宸将白慕晴扶入靠窗的位置坐下后,方才扭头冲他微笑:“燕城这么好的城市,林少怎么不多玩几天再回去?”

“不就是一个滨海古城,没觉得有多好玩。”林安南依旧保持着得体的微笑道。

“我看林少是急着回去处理金水花园的突发状况吧?”

林安南脸上的笑容终于保持不下去了,脸上的神情不停地变幻起来,随即嘲讽地开口道:“身为C城最强劲的龙头企业带掌管者,表哥果真是有钱任性,不但任性还卑鄙。我好心好意救了嫂子一命,结果表哥不但不感激,反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给我使绊。不知道的还以为表哥有多无能呢,需要利用这种手段才能留住自己的老婆。”

白慕晴终于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了,南宫宸因为昨天的事情对林氏使了手段,如是林安南不得不急着赶回去救场。

这个男人!果然是霸道又冷酷啊,不仅对她是这样,对外人也一样!

不过林安南这人也真是不要脸,明明就在背后不停地离间她和南宫宸,还强行将她软禁在酒店里,这会居然好意思脸不红心不跳地以救命恩人自居。

听到林安南这么说,南宫宸的脸色也不是那么的好,偏偏林安南还不忘添上一句:“表哥,其实如果那个女人真正爱你的话,是不需要任何手段就能将她留住的。”

“是么,那么你昨晚好像也没留住啊。”南宫宸回他一个嘲弄的微笑:“你用尽了千方百计,最终得到的是什么?一边心急火燎地赶飞机回去公司救火一边看着心爱的女人跟别个男人恩爱拥吻。”

说话间,他抬手将她的身体揽入怀中,同时低头吻住她的唇。

男性的气息瞬间从唇齿间漫开,白慕晴愣了愣,本能地想要推开他。

就算她不顾忌林安南的鄙视,也不好意思在这里旁若无人地接他接吻啊,他们和林安南之间隔着一条过道,而因为正值登机时刻,过道里来来往往的乘客和空乘人员。

透过南宫宸的耳际,她看到大过往的人几乎都往这边投来看戏的目光,真是丢死人了……。

只可惜南宫宸的脸皮没有她那么薄,不但不给她逃避的机会,甚至还加深了这个吻。直接将她吻得意乱神迷,渐渐地失去了抵抗的力气。

林安南的脸色,已经难看得惨不忍睹了。他稍稍别过脸去,将座位旁边的帘子拉上。

迷迷糊糊中,白慕晴感觉到林安南已经拉上帘子,如是艰难地提醒道:“人家都没在看了……。”

“他不看归他不看,我吻归我吻。”南宫宸不以为然地说罢,又一次深深地吻住她,顺手还将身后的帘子拉上。

直到飞机准备起飞,空乘人员开始用甜美的声音提醒大家系好安全带时,南宫宸才终于放开她,而她只觉得红唇生疼。

这场由宣战渐渐地转变成惩罚的吻,他还是挺满足的。

白慕晴被他吻得气喘不定,一张小脸因为羞赧而泛红,虽然已经结婚半年多,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但在公共场所这么肆无忌惮地拥吻还是头一回,也难怪她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虽然在刚刚那一回合中取得了顺利,可南宫宸的心里却结满了不爽。因为林安南有一句话刺中了他的心怀,如果白慕晴心里有他,他不需要做任何事情都能留住她。

然而现在的情况是不管他做什么,他都留不住她。

她认为他是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她对万千女人眼巴巴地仰望着的南宫少夫人之位不屑一顾。她说她不喜欢南宫家的一切,她说她要离开。

突然觉得,他其实并不比林安南好多少,甚至更失败,因为他得到了她的人却得不到她的心。

南宫宸倾身替白慕晴拉好安全带,然后身体往后靠回自己的椅背上闭上双眼。

从他松手的那一刻起,白慕晴就像个傻瓜一样缩在角落,就连安全带都是他帮她扣上去的。看见他闭上眼后,她才幽幽地松了口气。

刚刚南宫宸脸上的表情变换她看在眼里,也明白他肯定会在意林安南的那些话,好在他没有继续恼羞成怒地报复她。

****

白慕晴在飞机上睡了一觉,C城便到了。

她是被飞机着地的那一声‘砰’响给惊醒的,醒来后方才发现自己正靠在南宫宸的肩上,而南宫宸则双手拿着文件正看得一脸认真。

看来他真的很忙,无时无刻都在挂念着工作的事情。

她用手摸了摸嘴巴,还好没有流口水。为了不惊扰到他工作,她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头颅从他肩上挪开,退回自己的位置上坐好。

“睡醒了?”南宫宸头也不回地问了一句。

白慕晴有些难堪地‘嗯’了一声。

“到了,准备下机吧。”南宫宸收起膝盖上的文件准备下机。

两人一起走出机仓时,南宫宸边走边给小林打电话,然后扭头定定地盯着她问:“白映安,你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确定要走?”

白慕晴点头:“是。”态度竖定,丝毫没有考虑的回答。

南宫宸点头,脸上闪过一抹阴霾,但并没有多说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出口处传来许雅容欢喜的笑声:“映安,这里,这里……。”

白慕晴抬头顺着声音望了过去,一眼就看到人群中正在向自己挥手的许雅容,心下不禁苦笑,她果然来得很及时。

不等她完全走出闸机,许雅容便亲热地迎了上来,一副久别重蓬的样子搂着她又是打量又是欢笑:“好些日子不见,我的宝贝女儿和宝贝外孙都长胖了呢。”

面对她的假装亲热,白慕晴虽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但还是努力地挤出一抹笑容迎合她。

许雅容跟白慕晴热呼完后,又对南宫宸道:“宸少,一路上辛苦了吧?”

“两小时的飞机,不辛苦。”南宫宸冲她说完后,侧头看了白慕晴一眼道:“妈,映安说她想回娘家待产,还得劳烦你多多关照。”

“这是当然的。”许雅容脸上满满的欢喜,挽着白慕晴的手臂说:“宸少放心吧,我一定会把映安和我的小外孙养得白白胖胖的。”

“那就有劳了。”南宫宸说完,转向白慕晴:“我走了。”

白慕晴莫明的眼眶一热,随即垂下眸子点头:“好。”

等她再抬头的时候,南宫宸已经迈步往机场门口走去了。他的身材掀长,脚步沉稳,优雅的背影渐渐地与门口照进来的那一束光线渐渐地融为一体,很快便彻底消失了。

“怎么?这么的依依不舍?”耳边响起讶雅容讽刺的声音。

白慕晴回过神来,吸了吸鼻子辩驳道:“我没有。”

“明明就有。”许雅容捕捉到她躲闪不及的目光,不厌其烦说道:“我警告你,他是你姐姐的男人,你可别想对他起什么歪心思……。”

这句话白慕晴听她说了不下百遍了,也早就听腻了,不等她说完便迈步往旁边的洗手间走去。

南宫宸走出机场大楼,站在楼前等车过来的时候,刚好林安南也在那里等车。

二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不期而遇,林安南眼里明显有着嘲弄,南宫宸视若无睹地收回目光,抬头看了一眼腕表。

“表哥,表嫂呢?为什么没有跟你一起?”林安南刚刚被他侮辱了一把,这下哪里会放过这么好的反击机会?

南宫宸牵起唇角浅笑:“她突然想回娘家住几天。”

“怕是不止住几天吧。”

“谁知道呢,她高兴就好。”

“表哥……。”林安南状似神秘地一笑:“表嫂这一回去,恐怕很难再回南宫家了吧?”

这个时候,小林的车子刚好从高架桥上驶过停在南宫宸的面前,南宫宸往前一步拉开车门,上车之前扭头望向林安南,严肃地吐出一句:“她永远都会是我南宫宸的妻子,林少爷如果识趣的话就别再掂记了,否则下场会比这次的金水花园更糟。”

说完,他弯腰钻入车厢。

林安南也上了自己的车子,心里的嘲讽越过喉咙从唇齿间溢出:“南宫宸,你大概死也不会想到自己今天也许是最后一次见她了吧?”

“林总,您在说什么?”司机在后视镜中看了他一眼问道。

“没什么。”林安南摇头,稍稍收敛了脸上的得意之色。

****

小林偷偷在后视镜中扫了南宫宸一眼,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宸少,您还要等人吗?”

这里可是即上即落的上客区,不给长时间停车的,可宸少却在上了车后迟迟不离开,除了等人应该不会有别的事情了吧?

南宫宸并未搭理他,目光透过车挡风玻璃久久驻留在机场大楼出口处。

直到白慕晴的身影从机场大楼走出来时,小林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在等少夫人啊!

“咦,少夫人明明看到我们了为什么没有过来?她好像要上前面那辆车子。”小林放下车窗准备向白慕晴招手呼喊时,被南宫宸唤住了:“别叫。”

小林愣了一下,回头看着他不解地问道:“为什么呀?”

“不为什么,开车吧。”南宫宸将身体往后靠去,闭上双眸。

白慕晴确实看到他的车子了,然而除了淡淡的一瞥外,再没有看第二眼,看来她这次离开的决心是下死了的。

明知道她心意已决,他却还是一次一次地试图让她回头,想想自己也真是疯了。

*****

白慕晴跟着许雅容又一次回到白家,刚一迈入大厅,她就感觉到了浑身刺骨的寒意。

这个诺大豪华的屋子,自始至终带给她的都是冷酷和算计,没有丝毫的温度,一如此刻!

白映安原本就担心白慕晴只是说说的,根本不会真的回来的,如今看到她回来了,心里窃喜了一下后,很快又担心起来。

她从旋梯上缓缓而下,站到她面前打量着她隆起的肚子,随即语带威胁道:“我警告你,孩子我们可是让你留下了,如果这次再出什么差错,我可就没耐心等了。”

“放心吧,这次不会出差错。”白慕晴淡淡地说:“不过我提醒你一句,南宫家不是那么好呆的,你去了肯定会后悔。”

不等白映安发飙,白慕晴是接着又说:“我知道,你肯定会说这不需要我管,我没打算管你,而且是最后一次提醒你。”

“谢了。”白映安冲她笑了笑:“你只管退位就行,别的不用管。”

白慕晴点了一下头,她只是出于责任地提醒一下,既然她不相信那就是她自己的事了,以后就算她死在南宫家里头,她也不需要感到愧疚。

白慕晴扫了母女二人一眼,道:“二位,我可以提一个小小的要求么?”

“什么要求?”许雅容一脸警惕地望着她,生怕她又提出什么过份的要求来。之前她要求留下这个孩子,这已经让她很为难了,她可不想再为难一次。

“孩子出生前这几个月我不想住在白家,说直白点就是不想跟你们一家子生活在一起。我想你们肯定也不想每天都看到我在你们面前晃来晃去的不是么?既然这样,咱们不如分开住。”

她无法想象每天跟这对母女生活在一起的日子会有多痛苦,也不想去尝试。

许雅容想了想,这确实不算是过份的要求成过分,如是问道:“你想去哪里住?”

“我想搬去孤儿院住,我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

“不行,你必须清楚,等到你临盆的时候必须第一时间通知我,由我送你去生产。”

“孤儿院跟这里离得不远,大不了预产期快到的时候我再搬回来就是了。”

白映安见她这么想走,一脸狐疑地扫视着她:“你不会又在想什么花招对付我们吧?”

“放心吧,这次是我自己想离开南宫宸。”白慕晴黯然地说出一句。

没错,她自己也想离开他的,从知道他是逼死自己外婆的凶手后就一直这么想了,一直都是……。

“好,我答应你,但我也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再搞砸了你就等着到国外去给你弟弟收尸吧。”许雅容恶狠狠地说出一句。

白慕晴心里恶寒了一下,抓着行礼箱的手指紧了紧,面无表情道:“我可以上去了么?”共司助技。

不等母女俩答应,她便从她们身边绕了过去,快步上楼。

*****

白慕晴当晚就搬出了白家,到孤儿院去跟孩子们住了。

孩子们一听到白慕晴要搬过来跟他们一起住,立马欣喜得手舞足蹈起来。个个都争着抢着要跟她同住一间。

赵飞扬让护工小姐将孩子们领出去后,打量着肚子隆起的白慕晴笑笑道:“瞒得可真好,我都不知道你怀孕了呢。”

“怀孕又不是什么大事,用不着到处说吧。”

“你这是没拿我当朋友啊。”

“行啦,你就别再逗我了。”

赵飞扬重新打量着她,关切地问道:“我看你气色明显不好啊,怎么,南宫家的日子不好过?跟南宫宸吵架了?”

“没有。”

“那为什么突然跑来跟孩子们一起住?”

“不为什么,就是希望能有一个愉快的孕期,而我觉得最快乐的事情就是中孩子们在一起。”为了避免赵飞扬继续猜测寻问,白慕晴从椅子上站起:“好了,我去陪孩子们玩了。”

“慕晴……。”赵飞扬突然唤住她,含笑道:“有困难记得跟我们说啊,大家一起解决。”

“我会的。”白慕晴冲他竖了一下大拇指,笑得一脸开怀。

只是在一转身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就再也撑不住地消散掉了,她知道赵飞扬关心她,可是这种事情他根本帮不了,也没有人能帮她。

坐在小小的绿化场地旁,看着场地上孩子们快乐的笑声,白慕晴的心脏突然软了一下,小手不自觉地覆上自己的小腹。总有一天,她的孩子也会像他们一样快乐得像个小天使,一定会有这么一天的。

她会选择这个地方,除了图个清静外,也是因为喜欢孩子们,想和他们在一起。看到孩子们的笑脸,她才会心情好起来,才会有希望,才会觉得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牺牲和努力都是值得的。

******

下班时间已经过去许久,南宫宸却仍然没有打算下班的意思,颜助理在总裁办公事门口来回踱了一圈步子最终还是迈了进去。

她知道南宫宸在工作的时候不喜欢人打扰,特别是跟工作无关的事情,可她实在是忍不住了。

“宸少,已经九点多了,您还不打算下班吗?”她说。

南宫宸正在回一份邮件,头也不抬道:“我一会就走,我先回去吧。”

他的一会至少又是一个小时之后,这一点颜助理太了解了。

这种情况自从少夫人入门后稍有好转,可最近这几天少夫人一不在家,他便又开始深夜加班了。

“大少爷,少夫人这几天都住在孤儿院,您要不要把她接回……?”

“不用。”南宫宸打断她。

“为什么?”她实在不解,宸少明明就挺在乎少夫人的,为什么要放任她自己在外面住?这吵架也得有个度吧?

“她喜欢跟孩子在一起,随她去好了。”

“那你也不打算过去看看她么?”

南宫宸突然停下手中的工作,抬头望着她,随即幽幽地吐出一句:“如果能在这段时间里彻底忘掉她,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啊?”颜助理愣住了。

“怎么?你怀疑?”南宫宸冷笑:“忘记她,一个月时间足够。”

“不是吧,大少爷您俩这回要玩真的?”

“不然呢?为了一个自己并不怎么爱,也不爱自己的女人跟奶奶搞对抗?”

经过这几天的深思熟虑,他已经慢慢地想通了,既然她要走那就让她走,顺便也让自己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恢复正常。

没错,在认识她后,他觉得自己变得不正常了,对万千女人都不感冒的他居然对她起了别样的感觉。这是一种不好的征兆,因为她并非是他以及南宫家要找的那个人。

四个月的时间足够自己调整过来,恢复成以前的样子了,他坚信。

******

虽然已经下了决心,可每次回到家,看到空荡荡的卧室时,南宫宸还是会控制不住地惆怅,一如现在。

他是十点半到家的,往常的这个时候白慕晴都还没有熄灯,他偶尔会出于好奇地推门进去看看她在干什么。而很多时候,她都是靠在床头上看书,前期看的都是关于艺术类,后期看的则是孕期方面的。

每次看到他进来,她都会不由自主地紧张,因为害怕他会强行要了她的身体,而每次看到她害怕自己的样子,他都会故意压上去调戏她一番。

生活不温馨不甜蜜,但却比以往轻松舒心了不少。

反倒是这几天,每晚回来从一下车接触到的便是她卧室窗户上的一片黑暗。

他抬手在灯钮上摁了一下,一室的亮光倾洒下来,照亮了屋子的每一个角落。卧室里面冰冷空荡,跟那天早上他们离开的时候没有丝毫不同。

那天他带着她前往机场的时候,原本是出于一番好意带她去燕城散心的,因为他知道她喜欢燕城那个城市。

没想到在燕城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更没有想到走的时候是两人,回程却只有他一人。

不知道在门边站了多久,直到腿有些麻木了他才稍稍回过神来,抬手将灯关掉后转身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