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被人非礼/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早餐桌上,朴恋瑶看着属于白慕晴的空位好奇地问道:“怎么没见表嫂下来吃早餐?”

“我没跟你说么?表嫂回娘家养胎去了。”沈恪道。

“没啊。”朴恋瑶笑嘻嘻道:“看来我太多天没过来了。”

老夫人放下杯子,抬眸盯着南宫宸道:“都已经走了这么多天了,怎么还不把她接回来?”

“奶奶。她觉得住在娘家自在些,就让她去吧。”南宫宸随口答道。

“什么话,她现在可是我们南宫家的少夫人,又怀着身孕,怎么能一直住在娘家呢?”老夫人一脸严肃地吩咐道:“为了避免别人说闲话,还是尽早把她接回来吧。”

“奶奶……。”南宫宸动了动嘴唇,最终却没有开口说话。

一旁的沈恪感觉到南宫宸的犹豫,如是抓起一块面包片识趣地从椅子上站起:“走吧,早点出门省得塞车。”

朴恋瑶也识趣地跟着站起,跟老夫人和南宫宸道别。

沈心这些天住在学校没有回来,此时餐桌上只剩下老夫人和南宫宸,老夫人放下筷子看着南宫宸道:“宸,你怎么了?跟映安吵架了?”

“算不上吵架。”南宫宸无奈地一笑,抬眸望着老夫人:“我和她之间不是一向来都这样的么,心情好的时候能相处得好一点,心情不好的时候形同陌路。”

老夫人听着他的话。随即摇头微叹:“唉,这就是无爱婚姻的结果,不能怪你们。”

“所以啊,她走也是很正常的。”

“什么意思?她这一走就不打算回来了?”老夫人突然眸色一凛,若真是这样的话她可不答应。

戒指还在她手上呢,而且还怀着南宫家的骨肉呢,即便是个病胎那也是南宫家的,不可能允许她把孩子带走。

“既然奶奶决定要我们分开,那晚分不如早分,趁着这个机会把该忘的忘掉,该过的过去。”

“宸。你糊涂了么,你们就算要分也不能这么分法啊。万一她带着南宫家的戒指和孩子跑了怎么办?你应该把她……。”

“奶奶。”南宫宸打断她:“你放心吧,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孩子和戒指迟早都会回来的。”

老夫人盯着他一语不发起来,好半晌才吐出一句:“你分明是喜欢她的对不对?”

如果不是,他为什么要阻止她去出面处置那个女人?以前那么多位都是她一手处理的,她会亲自把她们安排得远远的,让她们永远都踏不入C城一步,让她们没有任何机会透露南宫家的秘密。

其实她完全可以用同一个办法去安置白慕晴的,可是南宫宸眼下的态度明显偏向于白慕晴,如果不是喜欢上,又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她确实跟别的女孩不一样,而我也确实有那么一些喜欢她,所以我需要时间去处理自己的感情。我跟她约定好如果等到孩子出生,我还要她的话就去把她们母子接回来,如果不想要,那么……我和她之间就算是过去了。”

南宫宸顿了顿,脸色微微黯淡下来,接着道:“所以奶奶……我想请求你答应我一件事情。如果到时候我不要她了,请你放她自由,如果我想要她,请你和我一起接纳她,让她重新回到我身边来。”

“不是……。”老夫人激动地从椅子上站起,扫视着他没好气道:“南宫宸,你这是在坑我年纪大思维混乱是吧?当初我们怎么约定的来着,我同意留下她肚子里的孩子,但是你必须在孩子出生后娶你命中注定的那个女子。”

“她是我这辈子除了朱朱外第一个有感觉的女人,也是第一个不怕我,不嫌弃我,愿意为了我付出一切的女人。她有责任有胆识,她都还没有爱上我呢,就愿意为我付出为我牺牲,她因为我的病一次次受伤,为了劝我喝药自己先把药喝了,然后偷偷跑到厕所催吐。就这么一个女人,我可以不爱她不要她,但我不想伤害她,这是做人的基本原则不是么?”

老夫人哑了哑言,不说话了。

南宫宸也安静下来,低垂着眸。

很多事情不是他不知道,只是装作不知道罢了,当初白慕晴把药催吐出来的时候,他以为她是怕自己受伤害,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她怀孕了,不能随便吃药。

他的心本就是铁石所筑,没有特别特别吸引人的特质,他怎会对她有所动摇?

“那么你是什么意思,不打算娶你的命定情人了么?”好半晌,老夫人才悠悠地问出一句:“你知不知道我一直都在为你寻找?我相信总能找到的。”

“不用找了。”南宫宸黯然地吐出一句:“找到了也没用。”

“什么意思?”老夫人心头一紧,紧张地盯着他:“她结婚了?还是……死了?”

“她……死了。”

“怎么可能?”老夫人低呼。

“奶奶,世事无常,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他不是故意要骗老夫人的,如果换成是别的女人也许他会考虑到时跟白慕晴分手后娶她,可是这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他一直在寻找的朱朱。

朱朱害怕他,不想嫁给她,所以即便到时候他跟白慕晴彻底分手了,他和她一样没可有的。因为他不会强迫她嫁给自己,也不忍心强迫。

“怎么会这样……。”老夫人难过地低喃了一声,随即抬头瞪着南宫宸:“南宫宸你骗我的对不对?你因为不想娶她所以才骗我说她死了对不对?”

南宫宸摇头:“如果到时我跟白小姐离婚了,我娶谁不是一样,有必要骗你老人家么?”

“谁知道你呢。”老夫人难过得又低下头去。

南宫宸继续说道:“如果奶奶不相信,那么只管继续找吧,我不会拦着你。”他说完从餐椅上站起,道:“奶奶,先这样吧,我去公司了。”

*****

趁着孩子们午睡的时间,白慕晴走出屋子,来到院子里面整理下午绘画课程用的工具。

将最后一张桌子整理好,起身准备回屋的时候,一转身差点撞上某人。她被吓了一大跳,随即没好气地瞪着来人道:“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林安南环视一眼四周,浅笑:“原来孤儿院搬到这里来了。”

“说吧,你到这里又想做什么?”白慕晴唇边的冷意降了一丝:“如果你是来挑拨我和南宫宸的,那么不必多此一举了,因为如你所愿我已经离开南宫家了。”

“慕晴,如果我说我这次来没有任何目的你会相信么?”

“我不信。”白慕晴继续提醒加警告道:“我希望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就算我跟南宫宸分了,也绝对不会回到你身边的,所以请你以后别在我身上浪费心思了。”

她急着与他划清界线,他却兀自感慨道:“记得当初我们经常会到孤儿院来跟孩子们玩,然后带他们去吃东西,转眼就半年过去了,我也有好久没有跟孩子们玩过了。”

白慕晴无语地摇了摇头,真是鸡同鸭讲,这男人一定是故意的!

白慕晴转身便要入屋,林安南冲着她的背影问道:“对了,小念呢,他应该会写很多字了吧?”

白慕晴身体僵了一僵。

小念……她已经好久不敢去想他了,因为每想一次都是心痛。

“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林安南跟上来,小心翼翼地问道。

白慕晴闭上眼轻吸口气,睁眼的时候面无表情地说道:“小念已经不在了。”

“怎么回事?”

“小念原本就身体不好。”

“你怎么没有告诉我?”林安南一脸的责备。

“告诉你做什么?你能救他的命吗?”

“至少我可以帮他找好的医生。”林安南抓住白慕晴的手臂:“慕晴,你忘了吗?我们当初答应过小念,一定帮他把病治好,让他健康快乐地生活的。”

他的手掌扣了上来,白慕晴立刻像被针扎般瑟缩了一下身体,她垂眸盯住他的手掌。

“对不起。”林安南突然松开她,表面上看似歉疚的他,心里却满满都是不爽。她现在是什么意思,把他当瘟神一般排斥么?就连握一下她的手都不行了?

他并没有将心底的不满表达出来,而是一脸歉疚地低下头:“对不起,慕晴,当初我答应过要和你们一起保护孩子们的,是我失言了。”

白慕晴将手臂上被他抓皱的衣服抚平,睨着他一脸嘲弄道:“林少爷何必自责?那段时间你忙着跟白映安偷情,忙着跟她一起把我骗入南宫家,又哪会有时间管孩子们的死活?”

“我……。”

“林少爷。”白慕晴打断他:“你也不必再装下去了,你根本不喜欢这里的孩子,每次来都显得极其不耐烦,这些我都知道。不过我不怪你,毕竟他们不是你亲生的,你没有必要对他们好。我只是想提醒你,不用在这里装出一副惭愧的样子,也不用再试图找借口融入这个大家庭来,因为你不合适。”

男人嘛,特别是有钱的男人,大多数都不会喜欢逗小孩子玩的,这一点白慕晴心里是白。南宫宸甚至还总叫他们野孩子呢,还每次听她提到他们就反感呢。

她甚至都想象不出来,像南宫宸那种骄傲严肃的男人,跟孩子们玩闹起来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幻想到这个场景,白慕晴的唇畔突然泛出一抹笑来。

“你笑什么?”林安南皱眉问道。

白慕晴被他这么一问方才回过神来,她严肃了一下脸上的表情道:“没什么,请你离开吧。”

她说完偷偷地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心下暗暗责备自己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想到南宫宸那个坏男人呢?真是不应该啊!

“何必要做得那么无情,难道分手了就一定要成为仇人么?”林安南无奈地轻吸口气:“我们……还可以做朋友么?”

白慕晴苦涩地一笑,盯着他:“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么?你走过来问我说,我们可以做朋友么?当时我想也不想地点头说好。然后我们就成为朋友了,再然后又从朋友成为了恋人。转眼三年过去,三年后的今天,你像第一次遇见我的时候一样小心翼翼地问我,还可以做朋友么?同样的一句话,前面多了一个‘还’字,却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意思。”

“林少爷,正是因为当初跟你成为了朋友,我的生活多出了许多挫折苦难,所有……这一次请允许我拒绝你的请求,抱歉。”白慕晴说完冲他点了一下头,转身往屋里走去。

****

在前往客户公司的路上,颜助理稍稍回过头来看了南宫宸一眼,发现他正在闭目养神。她知道他肯定是没有睡着的,因为才刚上车不久。

她想了想,道:“宸少,我今天路过金华小区的时候,看到林安南的车子停在路边。”

南宫宸的眉心动了动,心脏也跟着突跳了一下,但随即便问道:“那又怎么样?”

“赵飞扬的孤儿院就在金华小区,而少夫人最近又住在孤儿院,您觉得呢?”颜助理回过头来,注视着他:“我想不用四个月,少夫人恐怕就要成为林安南的了。”

南宫宸不得不承认,听到颜助理这么说后心里泛起了醋意,但他并没有将这份醋意表现出来,而是一脸平淡道:“既然我已经不想要了,她成为谁的并不重要。”

当初答应她离开的时候,他就已经想过会是这种结果了。不过既然已经答应了,自然没有后悔的理由。

况且,他认为如果白慕晴真心喜欢林安南的话,他也根本阻止不了。

“宸少,难道您想看到将来的某天,林安南故意携着少夫在您面前扬眉吐气么?”颜助理浅笑:“我想,那种感觉一定是不好受的吧。”

南宫宸终于睁开肯睛看着颜助理,道:“当我不在乎这个女人的时候,他这么做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万一您在乎呢?”

“颜助理!”南宫宸突然冷下声来:“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有我的想法,以后别再关注她的生活,更不准在我面前提到她。”

他说得严肃而不悦,半点转寰的余地都没有,看来是决心已定。

颜助理了解他的个性,惹毛了他,即便是她这位贴身助理也吃不了兜着走。

她识趣地闭上了嘴,心想还是算了吧,他这位当事人都不着急,她这位旁观者再怎么急也是没有用的。

南宫宸耳根虽然清静了,心却开始变得不平静起来。

其实他还是很想知道林安南到那里去找白慕晴做什么的,当然了,不用猜也知道是想趁虚而入掳获白慕晴的方心。

只是不知道她会怎么做呢?会不会被他这种穷追不舍的精神感动?会不会真像颜助理说的一样,有朝一日两人携手并肩地出现在他面前,而林安南冲他投来报复性的一笑。就如同那天在机场他对林安南表现出来的那样。

南宫宸抬手用两只指尖揉了揉眉心,在心里暗暗提醒自己,她只是一个自己打算不要的女人,不应该被她牵动自己的心情。

*****

人就是这样矛盾,心里明明已经下定了坚定的决心,行为上却总是不受控制地违背心意。

就如此时的南宫宸,上午才一脸不悦地威胁颜助理不准再去关注白慕晴的动静,自己却一不小心打歪了方向盘,绕到金华小区门口。

多日不见,她表面上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眉宇间那一抹淡淡的忧虑是之前极少见到的。

她独自一人走出小区,独自行走在街道上。

柔顺的长发,薄款的黑色风衣,纤细的小腿,从后面看过去完全看不出是个孕妇,倒像是一只脱离人群的黑天鹅,孤零零的。

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吗?这就是自由吗?他的唇角不自觉地牵出一抹冷笑,脚下稍稍使劲,加大了油门从她身边驶了过去。

走在前面的白慕晴只顾着走路,丝毫没有惊觉身后远远地跟着的黑色轿,更没有发现车子已经从自己身边驶离。

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了,因为这里是新开发地段,新楼盘的住户还很少,走在路上冷冷清清的。只是这条路她最近走得多了,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经过一处昏暗路段的时候,她突然感觉旁边似有什么人在注视自己,扭头一看才发现路边的草丛时坐着一个浑身脏兮兮的乞丐男。

白慕晴被他那直勾勾的眼神慌了一下神,不由自主地加快前进的步伐。

那个乞丐却在这个时候突然从路边冲了出来,一把就将她抱住。

白慕晴这辈子都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一时间被吓坏了,她本能地开始挣扎尖叫起来。

乞丐身上的酸臭气息袭入她的鼻腔,一阵恶心的感觉泛起,她气急败坏地尖叫:“放开我!死变态快放手……。”

乞丐男不但没有松手,甚至还用腾出一只手往她胸口处摸去,这明显是一个太久没有碰过女人的变态疯子。白慕晴感觉到他的意图后,后加焦急起来了,小手一边挣扎一边拼命地去推他的覆在自己胸口上的脏手。

好不容易挣脱他,白慕晴慌不择路,转身便往大马路上跑去。只是没等她跑几步路,乞丐男便又追上来了。

“救命……救命啊……!”白慕晴急得开始向马路上急驶而过的车辆求救,可惜没有人原意停下来帮她。

就在她再度被乞丐男抓住手腕往回拖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声惨叫,她的手腕被狠抽了一下后,反而被松开了。

白慕晴怔住了,低头才发现乞丐不知怎么就被撞倒在地上,头破血流!

她呆呆地往后退了两步,瞪着车轮下血流不止的乞丐男,身子抖得像筛糖。

她摇着头一点点地后退,然后崩溃地尖叫一声,转身便想逃离的她一头撞在某人的身上。

陷约间她可以感觉到自己撞到的是一个男人,又是男人!

“放手!放开我……!”她的泪水终于涌上眼眶,疯了般挣扎,尖叫。

“是我,别怕,我是你老公……。”南宫宸被她狠狠地推了两下,只觉得胸口疼痛不已,不过他并没有松手,而是将她抱紧在怀里。

老公……。

白慕晴瞬间停止了挣扎,抬起小脸,透过泪雾果然看到南宫宸的帅脸近在咫尺。

真的是他,他真的是她老公南宫宸,不是这些不要脸的臭乞丐!

她哇的一声抱住他,紧紧地抱着,更多的泪水涌了出来。

刚刚她真的快要被吓死了,她以为自己这次要被一只臭乞丐玷污了。在最绝望最无助的关头遇上南宫宸,这让她怎么不激动落泪?

“好了,没事了。”南宫宸一手抱着她,一手拍抚着她的后背安抚。

他低头看了一眼车轮旁边一动不动的乞丐,腾出一只手从口袋里面拿出手机连拨几个电话。

靠在南宫宸的怀里,白慕晴感觉到无比的安心,心情也渐渐地平静下来了。

平静下来的她这才稍稍从南宫宸的怀里退了出来,转身看向地面,当她看到趴在血泊中的乞丐时。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手再度揪紧,她俯视着他,一只手捂着嘴巴低低地哭了起来。

他死了吗?就这么死了吗?他可是被南宫宸的车子撞倒的啊!

很快,救护车、交警、颜助理陆陆续续地赶过来了。

重伤的乞丐被抬上救护车离去。

南宫宸和白慕晴接受过简单的询问后被带去派出所配合调查,颜助理被留下来处理现场。估圣巨技。

坐在派出所的休息椅上,白慕晴的身体抖得如筛糖,甚至比刚刚被乞丐非礼的时候抖得更利害了。

南宫宸见她抖成这样,伸手将她揽入怀中,语气却没有了刚刚的温柔,道:“你不是挺能强的,要自己过么?怎么这会那么怕死?”

白慕晴艰难吞了口唾液,颤声道:“如果他死了,你是不是会被当成杀人犯关起来?”

南宫宸语滞,敢情她被吓得冷汗淋漓,浑身颤抖是在担心这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