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要不要坐牢/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放心吧,他不会死。”他缓和下声音安抚道。

“怎么可能,他流了那么多血。”

“就算他死了,你是我老婆。又是孕妇,我为了救你把他撞死也情有可原。顶多就是一个正当防卫的过失至死罪,没什么大不了。”

“过失至死……那得多少年?”她关心的始终是这个。

因为她不能让南宫宸因为她被抓去坐牢,也根本不敢想象南宫宸被抓去坐牢会是什么样的一个情景,他能受得了那种苦么?

“走点关系,花点钱,也许不用坐牢。”为了安抚她,他随口瞎掰道。

“真的吗?”

“真的。”

如此,白慕晴终于稍稍放下心来了,不用坐牢就好!

南宫宸起身走到饮水机前倒了杯温水塞入她的掌心:“喝点水平静一下,别自己吓唬自己了。”

白慕晴看了他一眼,接过他手中的杯子喝了一口,温热的水流滑过喉咙,一直暖到心窝,她果然平静了不少。

平静下来后,她终于想到问他了。抬头注视着他问道:“对了,你怎么会在那里?”

南宫宸将身体往椅背上靠了靠,敛去眼底的那一丝不自在道:“刚好路过。”

“是么?这么巧?”

“嗯。”南宫宸应了声,他并没有告诉她,其实他是一路跟着她的,后来从她身边越过准备回家时,刚好留意到了路边的乞丐。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居然在前方的红绿灯将车子调了个头,绕回她身后去了。

大概是心有灵犀吧,他眼看到那个乞丐就觉得她可能会有危险,果然。等他将车绕过去的时候,她正在被那个畜生非礼。

“谢谢啊。”白慕晴一脸感激道。如果不是他,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光会谢谢有什么用?”南宫宸没好气地睨着她:“得学会保护好自己才有用吧?”

白慕晴愧疚地低下头去。她也没想到那条路上会有乞丐,更没有想到乞丐会攻击人。如果早知道的话,她肯定不会独自一人出门的。

“我只是……想到前面的超市去买点东西。”她耷拉着脑袋小声说。

“这么昏暗的路,就算是要买东西也不能你自己一个人去吧?”

“我下次不会了。”

南宫宸微顿了一下,道:“如果连这点照顾自己的能力都没有,你还不如回南宫家去算了。”

“我说了,我下次不会了。”白慕忙道。

回南宫家去?怎么可能!她好不容易才从那里走出来的。

南宫宸见她拒绝得这么干脆,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这是彼此一早就约好的。

说真的,看到她今天这样子,他真有股将她带回南宫家去的冲动,毕竟在南宫家她至少是很安全的。

白慕晴见他发火,如是继续解释道:“这只是个意外啦,毕竟不是每个乞丐都是那么变态的。”

南宫宸也懒得再骂她了,严肃地扔给她一句:“如果下次还这样不知危险,就给我乖乖回到南宫家去。”

白慕晴乖乖地点了一下头。

南宫宸紧接着又说:“还有。你现在大着肚子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就别逞能去照顾那些孩子了。”

白慕晴一听到他这么说,立刻抬起头道:“不,我挺方便照顾他们的,而且他们都很乖,几乎不用我操心。”

“我说不行。”

“我……。”

这时候,颜助理突然走了过来,白慕晴看到她只好闭嘴了。

颜助理扫了二人一眼,关切地问道:“你们都还好吧?”

“还好。”白慕晴回答完她的问题,立马情急地问道:“那个乞丐怎么样了?”

“脑部受了重伤,不过医生说已经度过生命危险了。”颜助理说。

“真的?”白慕晴欣喜。

度过生命危险了,那就代表着南宫宸不会成为撞死人的罪人了,也不用坐牢了,真是太好了!

南宫宸看到她眼里的欢喜,嗤笑道:“你怎么比我还开心?”

“那当然啊,事情是因我而起,我不想连累到你嘛。”白慕晴兴奋道。

颜助理又说:“宸少,医院那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车子也送去辆保养了,这边呢?做好笔录没有?要不我留下来善后你们先回去休息吧。”

“都已经办妥了。”

“既然已经没事了,那我先送你们回去吧。”颜助理道。

白慕晴跟着南宫宸一起走出派出所,颜助理已经将车子停在门口,并且已经为他们打开车门。

白慕晴看了看车子,又看了看旁边的南宫宸,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上车好。万一颜助理直接将她跟南宫宸送回南宫家了怎么办?她想再出来估计又会很难了。

颜助理见她迟疑着不愿上车,扶着车门冲她微笑道:“少夫人怎么了?还不想回家么?”

“我……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她张嘴结舌着。

颜助理看了看南宫宸,显然是在等他做出点什么决定。

南宫宸终于开口了,对白慕晴道:“上车吧,顺道送你回去。”

白慕晴看着南宫宸,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毕竟南宫宸原本就是个喜怒无常的主,强行将她带回南宫家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

“怎么?不上想?”南宫宸睨着她:“还是你想再被路边的乞丐非礼一次?”

“当然不是。”白慕晴慌忙摇了一下头。只要一想到刚刚被一个乞丐紧紧地抱着乱摸的场景,她就仍然心有余悸,连带着胃部一阵反感。

就在她不知该何去何从的时候,派出所的院子外头突然缓缓地驶进来一辆车子,是许雅容的专属座驾。

车子刚一停稳,许雅容便立刻推门走了下来,拉着白慕晴的手就是一通心疼的责骂:“我的宝贝女儿啊,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在家里住就好了嘛非要去什么孤儿院住,你看看你……。”

她摸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继续说道:“幸好你和宝宝没事,这万一要是有点什么事情,你让我怎么跟宸少还有老夫人交待啊!”

白慕晴只是看着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因为她知道许雅容有这本事独自把戏演好。

果然,许雅容也不需要白慕晴配合,紧接着又转向南宫宸一脸歉疚道:“对不起啊,宸少,是我没有照顾好映安,唉,都怪这孩子太善良了,非要跟那些孤儿住一起。不过宸少您放心,往后我肯定会照顾好她,不会再让她随便乱走了。”

白慕晴可以感觉到许雅容挽在自己手臂上的手指一点点地抠紧,显然她脸上是笑着的,心里却早已经气炸了。

许雅容亲自过来接人,南宫宸还能说什么,语气平淡道:“希望妈这次可以说到做到。”

“一定会做到,一定会的……。”许雅容忙不迭地点头,生怕南宫宸会像上回在机场一样强行将白慕晴带回家去。

“那就好。”南宫宸浅浅地看了白慕晴一眼,迈步上前,弯腰上了车子。

车子启动,颜助理将车窗降了下来,南宫宸却并未再往窗外看一眼,倒是许雅容笑盈盈地冲他挥了挥手:“宸少怕走。”

看着车子慢慢地驶出派出所大门,白慕晴感觉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流失,一点一点地空了。

来不及多想,思绪便被一旁突然响起的斥喝声打断。

“死丫头!马上给我上车!”南宫宸一走,许雅容便立刻翻脸,挽着她臂弯的手也变成了紧紧地拽住她的手腕。

白慕晴被迫将目光从南宫宸离开的方向收回,她看了许雅容一眼,挣开她的手往车子走去。

直到车子驶离派出所,许雅容才转过身来瞪站她责骂道:“我有没有警告过你,在这段时间里你不可以跟南宫家的人见面?你不能让她们看到你的样子。”

虽然白映安已经照着白慕晴的模样修饰得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但毕竟不是同一个人,如果突然间将二人身份调换的话难免让人怀疑。

所以她都已经计划好了,等白慕晴生下孩子已经是四个月后的事情,四个月的时间一个人在外貌上有些许变化不足为奇。且到那个时候南宫宸对白慕晴身上的一切特质也相对没那么清晰了。

在那个时候让白映安抱着孩子回南宫家,即便她演得不那么像,也可以用产后身体和情绪变化来掩盖自己。

“今天是个意外,我不是故意的。”白慕晴道。

“如果你不执意要搬出去住,又哪来的这些意外?”许雅容愤愤道:“从明天开始,你给我乖乖呆在白家,哪都不许去。”

“不……。”

“你还有说不的权利吗?”许雅容不等她开口便打断她:“你是不是又想让我白忙活一场?我警告你错过了这次的机会你就等着后悔吧!”

许雅容气恼地用手拨了一下头发,想了想道:“不行,为了杜绝你跟南宫宸见面,我得把你送到国外去待产。”

白慕晴一听到她说要把自己送到国外去,立刻情急道:“不需要,我以后绝对不会再跟南宫宸见面的。这次真的只是意外,他这么巧就路过那里了,不然我……。”

白慕晴闭嘴了,不然?不然她现在都不知道成什么样子女。

幸好南宫宸碰巧路过那里,真的是万幸。

只是……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呢?她刚被那个臭乞丐非礼他就出现了,不会是……?

她慌忙摇了一下脑袋,不会的,他怎么可能会到金华小区去看她?而且还是无声无息的?这不符合他的个性,所以她不能这么想,不能给自己这个错觉去感动。

“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见他了。”她几乎是喘息着吐出这么一句的。

许雅容见她不像在敷衍自己,如是再度警告道:“这可是你说的,你最好给我记清楚了。”

白慕晴被带回白家时,正捧着果盘靠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白映安突然坐直身子,打量着毫发无损的白慕晴问出一句:“你怎么回来了?”

白慕晴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迈步往楼上走去。

“站住。”许雅容突然叫住她。白慕无奈,只好折回她跟前问道:“还有什么事吗?我累了,想早点休息。”

刚刚听她教训了一路,她已经听得耳朵快要长茧了。

许雅容随手将手提包往沙发上一扔,盯着她一脸严肃道:“为了防止你以后再跟南宫家的人见面,从明天起你就住在这里,尽量少出门,如果一定要出门的话就让小赵送你,听清楚了么?”

“知道了。”白慕晴应了声。

许雅容会有这种决定她一点都不奇怪,反正不把她监视起来她肯定不会放心的就是了。

看着白慕晴的背影消失在二楼,白映安这才压低声音问道:“妈,她怎么一点事情都没有啊?”

“她应该有什么事?”

“她不是……被一个臭乞丐……。”白映安慌忙闭了嘴。

许雅容将冷冽的目光射向她:“你跟我进来。”

白映安被母亲这难得一见的冷冽吓了一跳,心虚地跟上她的步伐往一楼的主卧走去。

确定门外没人后,许雅容才关上房门,然后转身瞪着她厉声问道:“映安,我问你,今晚这事是不是你搞的鬼?”

“什么事啊?”白映安决定装傻。

“你还想骗我?”许雅容恼火地往她脸上甩了一巴掌,力道不大,白映安却还是被吓坏了,毕竟母亲很少动手打她的。

她捂着脸看着许雅容震怒的脸,知道自己根本瞒不过去了,只好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妈,我只是在想如果她的孩子突然流产了,那我们就不用再等四个月了,再说了,我又没有带过孩子,到时候你让我带个孩子回家,我会疯的。”

“谁天生就带过孩子的?如果你连这点困难都战胜不了,还怎么当南宫家的女主人?”

“又不是我自己的孩子……。”

“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这个孩子能帮助你回到南宫家,不管这个孩子是好是坏,总归是南宫家的骨肉。如果没了孩子,你到时拿什么借口回去,别忘了你现在是出来养胎的。”

“好嘛,我知道了。”白映安委屈巴巴地说道。

“下次就算要做什么事情之前先跟我说一下,听到没有?”

“我这不是怕你不答应嘛。”

“像今晚这件事情我当然不会答应了。”

“那不就是了。”

许雅容又是气结,瞪着她没好气道:“如果今天不是我及时赶到派出所去,那贱丫头估计已经跟着南宫宸回家了,咱们的计划又要泡汤了。”

“这丫头就是命好。”白映安低咕道。

她原本是安排人去吓唬一下她,把她吓流产就行了。没想到会这么巧,刚好被南宫宸全撞见了。

“妈,你觉得她会乖乖听从我们的安排,在这里住到生产么?”她很是担忧地问道,其实她更倾向于把白慕晴的孩子弄掉,省得麻烦。

关于这个问题,换作以往许雅容可以很自信地回答她说,白慕晴一定会乖乖听话的,可自从亲眼看见白慕晴跳桥后,她就再也不敢那么自信了。

她有些烦躁地答道:“谁知道,再观察一下吧。”

“我觉得有必要再给她施加点压力。”

许雅容看了她一眼,并未答话。

白映安以为自己又说错了,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再吱声了。

*****

大概是不习惯这幢宅子的缘故,白慕晴一晚上都没有怎么睡好,第二天早早就起来了。

虽然很不想面对这里的每一个人,但身为孕妇也不可能一天到晚地呆在房间里,她决定趁着大家还没起床的时候到花园里去散散步。

白家的宅子没有南宫家十分之一大,但也算是宽敞豪华,该有的设施都齐全了。

原以为自己这么早起来不会再遇到白家的人,没想到一来到花园就遇到正在泳池边晨练的白景平。她的脚步一顿,转身便要往回走。

白景平已经看到了她,发现她要走后冲她唤了声:“慕晴。”

白慕晴只好转过头去,冲他漠然一笑:“白董,早啊。”

听到她叫自己白董,白景平心里划过一抹失望,不过他并没有将这份失落表现出来,而是收起晨练的工具,冲她微笑道:“你怎么也起得这么早?年轻人不都喜欢睡懒觉的么,你看映安不到十一点是肯定起不来床的。”

从他口中听到‘映安’二字,还有语气中满满的宠溺,她只觉得刺耳于极。

同样是他的女儿,得到的待遇却是如此的天壤之别。

她没有吱声,只是定定地站在那里看着他。

白景平冲她扫了一下手:“过来这里坐,咱们聊几句?”

“白董想跟我聊什么?”虽然不想与他多说一句,可白慕晴还是往前走到他身侧的椅子上坐下。

潜意识时,她还是对这位残酷的父亲寄予希望的,希望他可以帮助自己把母亲和弟弟接回来。

“可以别叫我何董么?听着别扭。”

“那我应该叫你什么?”白慕晴盯着他反问。

“慕晴,我知道你恨我,但我希望你能尽早把仇恨放下,接受我的帮助好好生活。”

“我好好生活的前提是家人能够健康平安,这一点你完全可以帮助到我,可你会帮么?”

“等这件事情过去了,我一定会说服雅容把他们接回来的。”

“看来你还是在偏袒你的宝贝女儿嘛。”白慕晴从椅子上站起,既然他的态度已经表明了,那就没有必要和他继续聊下去了。

白映安想要当南宫家的少夫人,他身为父亲当然会全力支持,她居然还傻到对他抱有希望。

“慕晴,你就那么想要南宫家少夫人的身份么?”白景平冲着她的背影说道,见她驻足,他立刻起身跟上去,双手握住她的双肩一脸认真道:“天底下好人家多得是,等你把孩子生下来,我一定会全心全意为你务色一户好人家的,以我们白家的条件,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并不难。到时我一定会为你大办一场,风风光光让你在白家出嫁的……。”

“够了!”白慕倏地打断他,白景平被她这么一打断,张了张嘴,最终没有继续说下去。

“请别用看待你宝贝女儿的眼光来看待我,我只要我的家人,别的什么都不要,不管是南宫少夫人的宝座还是你口中的风光大嫁。如果你帮不了我,那就请你闭嘴吧!”

说完,她转身快步往屋子的方向走去。

白景平看着她迅速离去的背影,最终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对于这个固执的女儿,他现在是想补偿都补偿不了啊。

白慕晴一回到主屋门前,便看到许雅容站在门口看着自己。

她脚步微停,看来刚刚花园里的那一幕她已经看见了,不过她并没有畏惧,头微微一低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你弟弟现在的情况?”许雅容冲着她的背影说了一句。

白慕晴驻足,扭头盯着她淡淡地吐出二字:“是的。”

许雅容迈步走了上来,打量着她:“你可真行啊,连映安都不敢用这种口气跟她的爸爸说话,你却敢。”

“他不是我的爸爸,所以我敢。”

“嘴犟能当饭吃么?”

白慕晴努力地压下心底的不耐烦,睨着她:“我想见见我弟弟。”

“当然没问题。”许雅冲一旁的女佣吩咐道:“去卧室把我手机拿出来。”

女佣快步往她的卧室走去,她缓步走到沙发上坐下,端起桌面上的热茶喝了一口:“不过我先提醒你一下,你弟弟最近身体不是特别好,每天都在接受治疗,而为了不让你找到他,我只能给他请私人医生。这私人医生吧,好一点的价格就高得离谱,差一点的又怕他误了孩子的病,真是挺难选的。”

白慕晴急了,没好气地质问道:“白家那么有钱还会在乎这点医药费吗?为什么不能给他请好一点的医生?”

“他又不是白家的孩子,白家凭什么给他找好的医生?”许雅容凉凉地说道。

“夫人,您的手机。”佣人将她的手机递了上来。

许雅容接过手间,拨通一个国际号码后,摁了免提。而电话那头很快便传来朱慧带着哭腔的声音:“白夫人,今天钟医生怎么没有过来啊,小意的病又开始严重了。”

许雅容开口道:“噢,钟医生这几天回国了,要再过几天才会过去。”

“回国了?那怎么办啊?小意怎么办啊?”

白慕晴一听到朱慧这话,立刻扑过去将许雅容手中的手机抢过来情急道:“妈,小意怎么了?他怎么了?”

朱慧愣了一下:“慕晴,是你吗?你还好么?”

“妈,我在问你,小意他怎么了?”她着急地追问。

“小意他最近犯了病,又刚好感冒了。”

“怎么会这样……。”

许雅容看着白慕晴一脸焦急的样子,笑着将手机拿了回去,道:“妹子,慕晴她想见见小意,你开个视频电话让她看看吧。”

说完,她率先将电话转为视频电话,然后递给白慕晴。

白慕晴颤抖着握住手机,看着屏幕上赫然出现的小意,他比上回她看到他的时候更瘦了,此时正躺在一张小床上,鼻子上插着痒气管,像是睡着了,但却睡得一点都不安稳,一看就是正在经受着病痛的折磨。

只一眼,白慕晴便心疼得掉下泪来。

朱慧见她哭得那么伤心,好声安抚道:“慕晴,你别担心,小意他会好起来的。”

看到自己一向疼爱的弟弟这样子怎么可能不担心?但是为了不影响到母亲的心情,白慕晴还是捂紧嘴巴,不让自己太过失态。

“慕晴啊,你这样子,小意看到会很伤心的。”许雅容笑得一脸虚伪道:“要不咱还是把电话挂了吧,改天再聊好了。”

电话那头的朱慧一听到她说要挂电话,忙乞求道:“容姐,麻烦您帮忙再另外找一名医生过来,求求您了,小意等不了钟医生回来啊。”

“再找一位啊?”许雅容故作一脸为难地看了白慕晴一眼,随即问道:“慕晴,你觉得有这个必要么?”

顿了顿,她又说:“其实我觉得吧,小意的先天性心脏病是比一般人都要严重的,再这么毫无希望地救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而且还给大家以及他自己带来无尽的痛苦。”

“不,医生说小意的病情只要好好治疗还是很有希望的,拜托您了,我不能没有小意……。”徐慧说着便哭了起来。

“可是……。”许雅容仍然是一脸为难的样子。

白慕晴原本就紧紧地攥着的双手再度紧了紧,身体因为气愤而轻轻地发抖,她瞪着眼前一脸邪恶的许雅容,终于崩溃地冲她嚷了起来:“这位恶毒的白夫人!你不就是想让我把南宫宸让出来么?我已经乖乖照你说的做了,你还想怎样?”

“我妈是担心你富太太的生活过久了,突然改变心意不管你妈和你弟弟的死活了。”本该睡到十一点才起的白映安居然也起来了,身上穿着睡衣,脚上趿着一双棉拖从楼上走下来,走过来懒懒地往沙发上窝了下去。

白慕晴瞪着她,随即重新将目光转回许雅容身上含泪道:“我从来没有说过我要反悔,更没有想过不管小意的死活,你让我做的事情我每一件都做到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待小意?”

“你是照做了,但每一次都很自作主张嘛。”白慕安又说了句。

“我说了,昨晚只是意外,我也已经答应搬回来住,以后不会再跟南宫宸见面了。”

许雅容出口打断二人的争执,走到白慕晴身边道:“好了慕晴,只要你乖乖听话把映安的东西还给她,我是不会为难你们的,不就是一个医生么,我保证半个小时候他一定会到小意床前。”

“请你给他找个好点的医生。”白慕晴含泪注视着她,哽咽着说道:“我说过我只要我的家人,其他的什么都不要,不管是南宫家少夫人的位置还是南宫宸我都不要,通通都会还给你们的……求你不要对我这么残忍,我和小意都不欠你们的啊……。”

“你是不欠,但你那个贱骨头妈妈欠,而且欠得多了!”一旁的白映安愤愤道。

许雅容冲白映安打了个手势,示意她闭嘴,然后对白慕晴道:“我也说过,只要你乖乖照我的做,我是不会为难你的。”

“我一定会的,一定。”

“那就好,我也一定会替小意找个好医生的。”许雅容满意地一笑:“赶紧把眼泪擦了,省得你爸还以为我又怎么你了。”

白慕晴抽了张纸巾擦去眼里的泪痕,一刻也不想多留地往楼上走去。

回到卧室后,白慕晴来到落地窗前冲着外面深深地吸了两口气,提醒自己不要生气,为了孩子的健康也不能太生气。

自从怀孕以来她的情绪就一直不怎么好,这样下去孩子怎么可能会好呢?

许雅容和白映安是什么样的人她不是一早就知道了么,这会就算她们拿把刀来将她杀了也不足以为奇的呀。为了这样一对人渣父女生气不值得,一点都不值得!

她用手背将眼底最后的一丝泪痕擦干,转身走回屋内,打开电视上的综艺频道挑了一个搞笑的节目看了起来。

现在的综艺节目主持人都喜欢耍宝,而且水评都极高,把人逗得乐癫癫的。

她刚调整好坐姿,门口便响起一阵敲门声,而她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门口板的方向,并未理会。

她以为肯定又是白映安或者许雅容上来找自己麻烦了,门口却传来红姨的声音:“二小姐,你在屋里吗?”

这一声‘二小姐’直接刺疼了白慕晴的耳膜,她起身走过去拉开门板,对站在门口的红姨道:“我不是什么二小姐,红姨还是叫我慕晴吧。”

“好,慕晴。”红姨兀自从她身边走入屋子,将手中的托盘放在茶几上道:“过来吃早餐吧,冷了就不好吃了。”

白慕晴看了一眼托盘里面的早餐,有粥有牛奶还有三文治和面包,足够三个人的份了。看到早些,她才想起自己还没有吃早餐呢。刚刚只顾着生气,都顾不上肚子饿了。

“谢谢啊。”她感激地冲红姐道。

在这个家里,也就是红姐对她最好了。

“谢什么啊,你怀着孕应该多吃点,吃饱了孩子才能长得壮实,以后好养些。”红姨慈祥地说道:“你先吃,如果不够我再去给你拿。”

“不用,已经有多了。”

“那行,你慢慢吃。”红姐转身打算离开,想了想后回头对她说道:“慕晴,夫人和大小姐脾气不太好,你别跟她们一般见识,犯不着因为她们把自己气坏了。”

“我会的。”

“好,有什么困难你跟我说,我会尽量替你解决的。”

“嗯,我知道了。”

红姨离开后,白慕晴走到茶几前,端起托盘里的粥吃了起来。

吃完早餐便坐在沙发上继续看起了综艺频道。

这种比被软禁好不了多少的日子实在难熬,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能熬几天。

白慕晴在卧室里窝了一天,下午午休起来后又重新打开了电视,综艺节目看一半的时候,卧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白映安一迈进来便看到她笑得一脸欢快的样子,忍不住嘲讽道:“我还以为你有多担心自己的弟弟呢,原来并没有想象中的担心嘛。今天早上还哭得满面泪水,这才一天过去就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了。”

白慕晴扫了她一眼,随即将目光转回电视上并不搭理她。

白映安迈步走到她面前道:“我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你那位好弟弟已经醒过来了。”估向扑号。

听到她这句话,白慕晴终于转过脸来正视她了,并且立刻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医生已经去帮你弟弟治疗过了,目前情况挺好的。”白映安重复着说道。

“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我骗你有什么用?”

白慕晴暗暗地松了口气,也对啊,她现在还没有把身份让回给白映安呢,也就是说小意对她们母女来说还有利用价值,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让小意死去。

明知道母女俩是故意拿小意刺激她的,可是看到小意那一脸消瘦憔悴的样子,她还是心疼极了。

白映安环视了一眼四周,随即轻叹一声道:“算了,看来你并不想看到我,那我先走了。”

“麻烦帮我把门带上。”白慕晴面无表情道。

白映安咬了咬唇,有些不甘心地折了回来在她身侧坐下道:“我问你啊,南宫宸对你到底有没有一点点喜欢啊?”

这个问题她一直质疑了好久,上次在机场看到南宫宸吻她的时候,她觉得南宫宸对她肯定是有感情的。可是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太可以,以白慕晴这样的资质和身上自带而来的乡土气息,一般的男人都不会喜欢的。

就连林安南看到她这位真正的千金小姐后都背叛她了,更别说是南宫宸那么高高在上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