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预产期到了/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她的这个问题也将白慕晴问住了。

南宫宸有没有一点点喜欢她?这个问题她自己也不知道啊,有时候觉得他上喜欢的,有时候又觉得他根本就不喜欢。

“我也不知道。”她如实说道。

“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他平时对你好不好你都不知道么?”

“有时候好有时候不好。”

“什么意思。你这是在敷衍我?”

白慕晴突然扭过头来盯着她。道:“到底有没有一点喜欢,等到四个月后就知道了。”

“什么意思?”白映安没听懂她话里的意思。

“如果他喜欢我,就不会放任我在娘家长住四个月了。他说过了,等到孩子出生后。如果他还想要我,便会亲自把我们母子接回去的,所以,你最好多祈祷一下四个月后他还记得我这个人吧。”

四个月后他还会要她么?还会过来把她从白家接回去么?她自己不敢去猜测这个问题。

南宫宸说过,四个月的时间可以遇到很多人,发生很多事,四个月后会是怎样一种天地谁也不清楚。

他说得没错!

“那万一他不要你了,我岂不是进不了南宫家的门了?”白映安低呼。

“以你的能力,什么地方进不去?”白慕晴嘲弄地一笑。

“那倒是。”白映安自信地点了一下头,她对自己的魅力向来都是很自信的。

白慕晴被她的自信弄得有些无语。她迟疑了片刻后,接着吐出一句:“而且到时你抱着南宫家的骨肉上门。他们总不可能不接受你。”

白映安扫了一眼她的肚子,一脸不屑:“那可不一定,谁会要一个注定活不长的孩子。”

“大家也说南宫宸活不长,老夫人不也一样当成宝贝么?”白慕晴不服气地辩驳了一句。

她提醒白映安别忘了这个南宫家的骨肉,是希望她能重视这个孩子,对这个孩子好一点,没想到这个女人依然是一脸的不屑。

这位白大小姐果然是对自己太自信了,认为以自己的魅力一定能让南宫宸臣服,只是她到底知不知道。南宫宸压根就不缺有魅力的女人啊。

“不管这个孩子是好是坏,总不会给你带来害处的,请你接受现实吧,别因为他是我生的就对他产生那么大的抵触。”

不仅她这么说,就连之前许雅容也一直这么说,白慕晴有些烦躁地甩了一下手:“好了,你不就是想让我好好对你的孩子么,你放心吧,我会对他好的了。”

白慕晴轻吸口气,不说话了。

希望她能说到做到才好,这个胸大无脑的女人,怎么就死活不相信孩子能帮她回到南宫家呢?

以她对南宫宸的了解,如果有了这个孩子,白映安回南宫家的机会真的会大上许多的。

******

尽管在白家的日子很难过,然而日月轮回,该走的时光还是会溜走,该来的日子还是会来。

白慕晴看着自己已经高高隆起的腹部,还有一周就是预产期了,也就是说还有一周孩子就会出生,然后离开她的怀抱。

一想到孩子将要离开自己,她就控制不住地心生不舍,打从心底地宁愿这一天别那么早到来。

她宁愿在这个讨厌的地方多住几个月,多忍受那对恶毒的母女几个月,也不想那么早跟自己的孩子分开。这是她最近才悟出来的感受,而时间越近,这种感觉就越发的强烈。

在这四个月里,她极少出门,即便出去一趟也是有人跟着的。

而她跟南宫宸,自从那次派出所一别后就再也没有见过。

同住一座城,两人居然就真的连一面都没有见过,电话也没有,彼此间仿佛从来没有认识过一般。

心里虽然感觉有些凄凉,但这是她计划中的事情,一切都在按着计划走,她应该感到高兴才对的。

等到孩子出生后,她就可以去把母亲和小意接回来了,想到这一点,心里的不舍和难过才稍稍好了些。

她从衣柜里找了条宽松的群子穿上,又从衣柜里面拿了太阳帽和墨镜出来,才迈步往门口走去。

这几个月来,偶尔的几次出门她都会将自己像大明星掩藏起来,为的就是防止在外头遇到南宫家的人,今天也一样。

据说生产前稍微运动一下容易顺产,她知道今天白映安和许雅容都出门了,所以打算在今天出去走一走。

下到一楼时,红姐刚好买菜回来,看到她从楼上下来如是打量着她问道:“慕晴,你要出门么?”

“嗯,出去走走。”

“今天太阳没那么大出去走走也好,不过千万要小心点,别让人给碰着了。”

“我会小心点的。”

“那我帮你叫小晴过来。”红姐说着便快步往后院走去。

每次出门都是那位叫小晴的女孩陪着的,说直白一点就是许雅容派来监视她的。不过,好在小晴是个单纯的女孩,没有那么多的小心思。

小晴很快便从后院走回来了,一边往白慕晴走来一边笑嘻嘻道:“二小姐,太好了,这种日照天气陈姐居然让我在花园里拔草,也不怕把人家晒黑,不过谢谢你,我可以不用拔草了。”

“对,你不但可以不用拔草,还可以出去逛街了。”白慕晴含笑道。

一听到逛街,小晴立马兴奋起来:“真的?可以逛街?”

“嗯。”白慕晴点头。

“太棒了!我都一个星期没有离开白家了!”

“死丫头,你可别只顾着自己逛街把二小姐晾一边了,一定要看好二小姐知道么?”红姐嗔怪地说。

“知道,一千一万个知道。”小晴满口应允。

两人一起上车后,小晴兴致辞勃勃地问道:“二小姐,我们要去哪里逛啊?”

“我约了朋友喝咖啡,你自己可以在附近逛逛。”白慕晴道。

“二小姐,您真的只是喝咖啡吗?哪都不去?”小晴小心翼翼地问道。

她倒是不敢忘记,自己这趟出来是有任务的,如果白慕晴出点什么事情的话,估计夫人会剥了她的皮。

白慕晴知道她在担心什么,笑笑地安抚道:“对,就喝咖啡,哪都不去。”

“那好,二小姐喝完咖啡记得打我电话,我去接你回家。”

“嗯,好的。”

车子停在市中心的一间咖啡厅门口,小晴不放心让白慕晴一个人进去,非要把她送进包房才放心。而白慕晴也不拦着她,两人一起往咖啡厅里面走去。

咖啡厅里面光线有些昏暗,在经过一处回廊的时候,白慕晴突然看到前方迈步走过来一个熟悉的身影,居然是南宫宸!

走廊那头的南宫宸此时正跟一位长相美艳的女子有说有笑地往这边走来,两人不知道在聊些什么东西聊得那么开心。

“二小姐,你怎么不走啊?”小晴发现她没有跟上后,扭头打量着她,随即顺着她的目光往前方望去。这一望,小晴也在瞬间怔住了,不自觉地吐出一句:“是宸少耶……。”

她虽然知道白慕晴跟南宫宸是两口子,但知道的少之又少,也从来没有见过南宫宸的真人。她会认识南宫宸也都是像别的女孩一样在报纸杂志上认识并且迷恋上的。

这会能见到真人,也不管他是谁的老公了,一双眼睛直勾勾地往人家身上瞧去。

南宫宸的身影已经越靠越近,终于回过神来的白慕晴慌忙转个身,往旁边的走廊转角处躲去,顺手将帽子往下压了压。几乎是同一时间,南宫宸从她身侧擦身而过,她甚至可以清晰地的见他对那位美女说:“晚上有空么?我上你那边去……。”

美女冷冷地瞥了呆若木鸡的小晴一眼,娇笑着答道:“好啊,我随时有空。”

“宸少……。”小晴的脚步随着他们离去的方向转动,冲着南宫宸的背影痴痴地唤了声。

白慕晴慌忙冲她使了个眼色让她闭嘴,这小花痴,要是把南宫宸叫回来了怎么办?

她稍稍探出半个头,果然看到南宫宸的脚步稍稍一停,转过身来……。

她慌忙将脑袋往回一缩,身体往后退了退。

南宫宸听到有人叫自己人,扭过头来发现是一位陌生的花痴女子在向自己招手,这种事情他已经不是头一次遇到了,除了淡淡的一瞥外,甚至连一个礼貌的微笑都没给便转回身去继续走自己的路。

“宸少,我是你的忠实粉丝!”小晴见他回头,将双手挥得更加热情,结果人家连多一眼也没看她,如是小嘴一翘一脸失望地嘀咕道:“人家在跟你打招呼诶,好歹给个回应嘛。”

目送南宫宸走出咖啡厅后,小晴才想起自己此行的任务,还有南宫宸的另一层身份。她身体一哆嗦,慌忙迈到白慕晴跟前一脸好奇道:“二小姐,刚刚那位是宸少耶,你怎么没有跟他打声招呼?”

白慕晴呆呆地靠在墙上,心里百感交集。

四个月没有见过南宫宸,他除了气色看起来比以前好了不少外,别的几乎没有多少变化。

气色好,是因为心情好吧?没有她的日子他也许不会有那么多烦心事,心情自然就好了。还有刚刚那位美女,不知道她和他是什么关系呢?会不会是他的新一任情人?

现在的南宫少爷那么招女人喜欢,身边多了个情人不足为奇吧,为何她看着他俩有说有笑的样子会觉得那么刺眼呢?

“二小姐,你还好吧?”小晴见她久久地呆愣在走廊边上,如是关切地问道。

白慕晴吸了吸鼻子,道:“我没事。”说完从回廊的转角走了出来,一边往包房的方向走去一边自嘲地苦笑,这个时候怎么能够对南宫宸有这种想法呢?真是不应该啊!

来到跟姚美约定好的包房后,白慕晴让小晴自己到外面逛去,小晴高高兴兴地去了。

包房里面只有白慕晴和姚美两个人,白慕晴扫了一眼桌面上的杯子,道:“苏惜呢?她不来了?”

“她啊,你应该能猜到她肯定是不会来的了。”姚美抬头盯着她:“给你点了杯牛奶,没问题吧?”

“可以。”白慕晴走到沙发上坐下,心里有些微的失落,原想在自己生之前见见这二位好友的,没想到苏惜还是不肯见她。

自从上回找苏惜帮忙检查过一次三维B超后,她一转眼又有好多个月没有见过她了,也不知道她最近在忙些什么。

其实她很清楚,苏惜并非因为忙才不出来的,而是压根就不想见到自己。

因为一次隐瞒把苏惜惹成这样,她总觉得有点不太可能,却又想不透究竟是因为什么。

姚美倾身,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她高主的腹部一边笑盈盈道:“宝贝长得挺快的嘛,才几个星期不见又长大了不少。”

“足月了嘛,肯定会很大。”

“是么?上回你说预产期是什么时候的来着?”

“过几天。”

“这么快,那你岂不是要解脱了?”

“嗯啊,我马上就可以恢复自由身了。”白慕晴强颜欢笑道,心里却难受极了,她一点都不想要自由身。

如果孩子注定要离开她的话,她宁愿他一直活在她的肚子里,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跟姚美一起在咖啡厅里坐了一会,又在对面的百货大楼里逛了圈后,白慕晴便跟小晴一起回家了。

原本她并不想那么早回去的,可是红姐打电话告诉她说许雅容回来后看到她不在家,大发脾气地折腾得一干佣人不得安生。

白慕晴可以不在乎她的情绪,但却不想佣人们因为她受许雅容的责骂,如是选择尽快赶回家了。

一入家门,她便看到许雅容脸色不善地坐在沙发上,仿佛是在刻意等她回来。

不等她开口说些什么,气愤的许雅容便腾地从沙发上站起,瞪着她斥骂道:“白慕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往外乱跑?”

“还有你!”她一个跨步上前,狠狠的一巴掌甩在小晴脸上怒斥道:“你看不到她的肚子那么大了吗?不知道她预产期就在这几天吗?不拦着她就就算了,居然还陪着她一起出门?”

小晴被打了一巴掌,委屈得眼泪都出来了。

白慕晴慌忙将她拉到身后,道:“是我自己要出门你,你别怪她们了。”

“白慕晴你有没有脑啊?都什么时候了还往外跑?这万一要是突然破羊水了你怎么办?”

“我只是随便逛了逛,而且预产期还没到。”

“预产期只是一个大概数字,有可能提前也有可能推后的,你到底懂不懂?”

“我懂了。”白慕晴随口应道。

虽然她没有生过,但关于孕妇的书籍看了不少,当然知道预产期不一定准的。她只是觉得自己的身体还是棒棒的,应该不会提早,所以才出去逛一下的。

“我警告你,这几天你不许离开宅子一步,乖乖在家等生产听到没有?”许雅容命令道。估布司号。

“我知道。”白慕晴点了一下头。

时间越近,许雅容就越是紧张起来,毕竟调包是件大事,万一出了差错就大家一起完了,她当然会紧张。所以今天一听到红姐说白慕晴出门去了,立马气得跳脚。

她担心白慕晴又来了个临阵逃脱,跑回南宫宸的身边,那么她的计划就彻底泡汤了。

好在她回来了,她的心也终于可以安定下来了。

*****

预产期这天,白慕晴早早就被许雅容叫起来了。

许雅容双手环胸地倚靠在门框上,一边吩咐红姐把该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一边让白慕晴换好衣服出门。

白慕晴缓慢地从床上下来,扫了一眼正在收拾的红姐,不解地问许雅容:“这么一大早上哪去啊?”

许雅容道:“预产期已经到了,你说上哪?”

“可是我都还没有半点要生的迹象呢。”

“先去医院住一天,如果明早之前还不出生的就把孩子剖出来。”

“那怎么行?”

“孩子已经足月了,有什么不行的?”许雅容面无表情道:“昨天南宫家已经打电话过来寻问你的情况了,我骗她说孩子还有一周才到预产期,如果孩子这几天不出生,等到一周后南宫家的人出马局势就轮不到我们把控了。”

原来这就是她让自己提前生产的目的,白慕晴轻吸口气,语带请求道:“那至少也让我再等两三天,也许再过两三天孩子就自己想出生了呢?”

她看书上说,剖腹产对宝宝的智力和身体都有影响,因为头部没有经过阴道挤压这一必备流程。书上还说宝宝没有自己想出生之前,就好像人在睡觉,不喜欢被人无端吵醒。胎儿已经不好了,她希望一切顺其自然。

“到时再看情况吧。”许雅容不想在这个时候跟她闹僵,只好随口敷衍了一句。

东西收拾好后,白慕晴在许雅容的陪同下往楼下走去。

两人刚走到旋梯口,楼下便响起红姐有意扬高音量的声音:“夫人,南宫家的何姐过来了!”

楼上的二人一听何姐过来后,同时愣了一下,许雅容慌忙将白慕晴拉回转角处,随即冲着楼下道:“知道了,我马上下去。”

许雅容脸上有些慌乱,想了想后对白慕晴道:“你先在楼上避一避,千万别下楼知道么?”

白慕晴点了一下头,也只能这么办了。

许雅容深吸口气,理了理仪容,整理好情绪后方才迈步往楼下走去。

楼下,何姐环视着屋子四周,看到许雅容从二楼下来后将目光锁在她身上道:“白夫人,我是代老夫人专程过来看看少夫人的。”

许雅容原来慌乱的脸上已经堆起了笑容,一边迎何姐落座一边感激道:“老夫人真是有心了,这么挂念我家映安,何姐回去记得替我感谢她老人家。”

何姐还算礼貌地笑了笑,道:“少夫人怀的虽然是个病胎,但毕竟是南宫家的骨肉,而且少夫人执意要生下来,老夫人自然也不会不要。”

“嗯,毕竟是一条生命嘛。”许雅容附和着笑了笑。

何姐再度扫了一眼四周:“少夫人呢?怎么没见到她人?”

“噢,映安她出去晨练去了,这不是快生了么,多走动走动对顺产有帮助。”

“那她什么时候回来?”

“她没说。”许雅容有些为难地问:“让何姐就这么干等实在有些过意不去,要不何姐您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吧,我等她回来再转达。”

“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就是过来看看她。”何姐说。

“那……。”许雅容想了想:“那要不何姐明天或者后再来?我让她专程在家等你过来。”

何姐没办法,只好答道:“那好吧,我明天再过来。”说完她从沙发上站起告辞。

“何姐不多坐一会么?”许雅容假意挽留。

何姐摇头:“不了,我还要赶回去。”她指了指桌面上的补品:“这些是大少爷让我给少夫人准备的产前补品,麻烦给少夫人吃了。”

“大少爷准备的?”许雅容心喜,没想到南宫宸还会给白慕晴准备补品,看来他对白慕晴并非没感情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白映安进入南宫家就容易多了。

“大少爷也希望这个孩子能好一点。”何姐道。

“嗯,那我替我家映安谢谢大少爷了,孩子应该不会太差的。”

“但愿吧。”何姐幽叹一声,转身往大门口的方向走去。

“小晴,快去送送何姐。”许雅容冲一旁的小晴吩咐道。

小晴点头,陪着何姐出门了。

看着南宫家的车子离开,许雅容才终于松了口气,真是好险。

她转过身子,看着楼上缓步下来的白慕晴道:“看到了吧?多一分拖延就多一份危险,如果明天她再来,我就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应付了。”

白慕晴的视线久久地停留在大门口的方向,然后又落在桌面上的一堆补品上,是她刚刚听错了么?何姐说这些补品是南宫宸为她准备的?

怎么可能?南宫宸怎么可能给她准备补品?

这四个月来,南宫宸没有过来看她一眼,也没有给她打过一次电话,前两天的偶然碰面也是他跟别个女人在一起的场景。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还会记得她?怎么可能会给她送补品?

又或许,他做这些仅仅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就像何姐说的,毕竟是南宫家的骨容,他和大家一样希望这个孩子健康点。

一定是这样的吧!

虽然这一切都跟自己没关系了,可她想到南宫宸对自己好仅仅是因为孩子这一点,心里还是有些失落得难受。

潜意识里,她还是希望南宫宸会记得她,需要她的!

“发什么愣?赶紧出门了。”许雅容见她看着桌面上的一堆补品发呆,催促了一句后凉凉地说道:“怎么?你还想把这些补品都吃了再走?告诉你,没这个必要了。”

白慕晴回过神来,一声不吭地跟着许雅容上了车子。

车子驶出白家大宅,行驶在车流中。

一路上只听许雅容在重复叮嘱她一些注意事项,虽然已经叮嘱了不下百遍,但是为了安全起见许雅容丝毫不觉得厌烦。

车子一路往城北的方向驶去,自始至终都靠在椅背上一声不吭的白慕晴终于问了一句:“你打算带我到哪家医院去?”

许雅容停下口中的絮絮叨叨,瞅了她一眼道:“恒星医院,那里的妇产主任是我的老同学。”

恒星?那不是苏惜老公家的医院么?

不过这也没什么好惊讶的,C城除了几间人民医院外,就数宏恩和恒星最好最大了,而许雅容又有同学在恒星,到那里去生产理所当然。

白慕晴疑惑地问道:“那么……你有告诉她你的计划么?”

“用不着告诉她,她只管帮我好好接生,安排好的病房就行了。等你生完孩子,映安代替你留在医院时,真真假假她未必分得清楚。”

许雅容会选择到这里来,另一个原因也是因为怕到时万一有什么突发状况出现,没有个熟悉不好操作。

*****

有熟人确实好些,白慕晴一进医院便被安排到一间VIP病房里,妇产主任对她也是格外的热情,还亲自给她做了一系列的产前检查。

检查完后,许雅容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蓝主任,今天已经是预产期了,怎么她的肚子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蓝主任一边收起仪器一边含笑道:“白夫人你先别急,孩子各方面都挺好的,胎头也已经下来了,应该这一两天就能出来了。”

“我想让她今天就生,不是有催产针可以打的么?”

“有啊,不过我觉得没必要啊,好好的为什么要催产?”蓝主任一脸的不解,然后转向白慕晴:“怎么了映安,怀着孩子难受?再坚持一两天就可以解放了。”

不等白慕晴开口,许雅容便抢先道:“是这样的,我算了日子,把孩子出生的日期定在今天了,所以麻烦你帮她打一针催产针吧。”

“原来是挑了日子,都什么年代了还信这个。”蓝主任摇头失笑。

许雅容几乎是咬着牙忍耐,道:“是的,我们都信这个。”

“那好吧,我这就给你打。”蓝主任说完转身往病房门口走去。

病房内只剩下许雅容和白慕晴两个人,许雅容轻嘘了口气,看着白慕晴道:“催产针很多孕妇都会打,你也别害怕,打完催产针孩子一样可以顺产。”

白慕晴知道许雅容心意已定,自己说什么都是没用的了,况且许雅容担心的不无道理,万一明天何姐再到白家来找人的话,确实不好再应付了。

如果被何姐起了疑心,那么这一切计划都会再度被打乱,她这几个月来的付出也将失去所有的意义。

如果因此而惹恼了许雅容,那么小意就危险了。

护士小姐将催产针扎入白慕晴的血管后提醒道:“一会慢慢的会起反应,如果肚子始疼了就告诉我们。”

“好,我知道了。”

“那你先休息吧。”护士小姐推着车子离开病房。

仍然是小晴留在病房里面伺候,白慕晴看着针水一点一滴地往自己的血管内注入,心里不禁开始紧张起来。

毕竟是头一次怀孕生子,她听别人说过那种痛苦是比死还难受的,心里多少会有些紧张。

一个多小时针水下去,临近中午的时候,白慕晴果然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开始有反应了。一阵一阵地抽疼,不是特别的明显,但却慢慢地越来越严重。

小晴见她表情怪异,忙放下手机游戏关切地问道:“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要生了?”

“可能是吧。”白慕晴冲她道:“你去帮我告诉医生,就说我肚子疼。”

“好,我这就去。”小晴慌忙往病房门口跑去。

不等医生过来,白慕晴就已经疼得有些受不了了,她记得书上说阵痛长的话可以维持一天之久,没想到她的阵痛却来得这么迅速。

小晴向来是个贪玩的女孩,这么久没回来,白慕晴猜想着她估计又被哪个帅哥或者手机游戏迷住了。只好自己支撑着从病床上下来,缓步往病床门口走去。

刚刚是一路跟着蓝主任左拐右拐过来的,这会出了病房,白慕晴却不知道护士台在哪个方向,她一手扶着墙,等阵痛稍稍缓解后才重新迈开步伐往前走。

她艰难地往前走了几步,在经过一间病房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那声音白慕虽然听得不多,但却记忆犹新。

就是这个声音,曾经不止一次地当众侮辱她,让她难堪。她记得她是白映安的表妹何玲,一个跟白映安一样恶劣的女子。

白慕晴原本无心听她们谈话的,只是刚好这个时候阵痛开始了,她不得不停下脚步等待阵痛过去。

何玲的声音透过虚掩的门板隐隐传入她耳内,“表姐,你都没带过孩子,到时怎么帮那个野丫头带孩子啊?带孩子可烦人了,我每天光看到我哥的儿子就烦,更别说带了。”

**

接下来的高chao章节,小雨决定做一下防盗版处理,请看盗版的朋友发现后面章节错乱,内容不全时不要跑来问为什么。若真喜欢此书,请到网支持正版,感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