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慕晴不见了/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觉得我是个带孩子的人么?”白映安不屑地问道。

“我看不像,所以才好奇你后面的日子该怎么过啊。”

“放心吧,这本来就是个病胎,能活几天都还不知道呢。估计用不了几天就解脱了。”

“那万一活下来了怎么办?”估扔尤才。

“活下来?如果我不让他活。他能活得了么?”白映安阴险地一笑。

“啊?你不会是……。”何玲低呼。

“一个病怏子,就算我半夜把他掐死也不会有人怀疑的,我怕什么。”白映安说得一脸不以为然,白慕晴却瞬间双腿一软,差点栽倒在地上。

她能猜到白映安不会爱她的孩子,但她一直以为白映安会看在孩子能帮她巩固地位的份上善待他。就算她对孩子不好,南宫家的人也会全心全意地爱这个孩子,就像爱南宫宸一样。

可是……。

也是啊,如果她真心不想要这个孩子,半夜把孩子掐死也不会有人怀疑的,量南宫家的人对孩子照顾得再周到,身为母亲的她也有的是机会弄死这个孩子。

发软的双腿。疼痛的肚子,白慕晴感觉自己就快要支撑不住了。偏偏耳边那两人的声音仍在狠狠地刺激着她的耳膜。“这个方法不错耶,你是孩子的母亲,肯定不会有人怀疑你的。”

“那当然了,等我顺利进入南宫家怀上南宫宸的骨肉后,肯定不会允许那个野丫头的孩子活在世上的。”

“对,留着迟早也是个祸害。”

白慕晴听不下去,又走不了,只能用双手捂住耳朵,身体靠在墙上努力地吸着气,泪如泉涌般滑落下来。

“咦,白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护士小姐看到她靠在墙边哭得泪流满面,忙走上来扶住她的身体。

白慕晴用手势示意她把自己扶走,护士小姐一边扶着她往前走一边关切地问道:“小姐,请问你是肚子痛吗?还有,你在哪间病房?”

“不是。”白慕晴强忍着疼痛道。然后指了指前面的消防楼梯,护士小姐将她扶过去后,不放心地追问了一句:“小姐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你。”

“我没事,就是跟孩子的父亲吵了一架,你走吧。”白慕晴努力地表现出一副无事人的样子。

护士小姐听到她说跟孩子的父亲吵架了,这才松了口气,叮嘱道:“那你自己小心点。我忙去了。”

“好。”白慕晴点头。

好不容易将护士小姐盼走了,白慕晴痛得双手攥紧楼梯的护栏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额头上已经铺了细细密密的一头冷汗。

她该怎么办?怎么办?

逃走已经是来不及了,孩子马上就要生了,她也根本走不动。

可是如果不走,孩子落在白映安手里只有死路一条,她不能为了救小意就把自己的亲生儿子陷于绝境啊。

情急之下,她拿出手机哆哆嗦嗦地开始拨号。

这个时候她也不知道该找谁帮忙才合适一点,找南宫宸吗?该怎么向她解释眼下这一切?如果告诉他实话的话,他会怎么处置她?许雅容母女俩又会怎样处置她的母亲和弟弟。

还是找苏惜帮忙,对,这里是苏惜老公家的医院,她肯定能帮她的。

她最终还是拨通了苏惜的号码,电话响了许久才终于传来苏惜一如即往的冷漠嘲讽的声音:“南宫少夫人,不知道你这次……。”

不等她讽刺完,白慕晴便急急地哀求道:“小惜,求你帮帮我,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求你了……。”

“你又怎么了?”苏惜明显有着不耐烦。

她就知道白慕晴给她打电话肯定又没好事,果然又是哭哭啼啼的求助。

白慕晴痛得倒吸口气,道:“小惜……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我眼下的情况,我……我现在恒星医院马上就要生了,来不及转院。小惜……我想请你帮个忙,帮我把孩子藏起来,就说孩子死了,总之不能让孩子落入我后妈的手中,求你了……。”

“你疯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说孩子死了却没有尸体,医院要怎么跟家属交待?”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白慕晴急得压抑地哭了起来:“小惜,你帮我想想办法吧,求你了……。”

“我从来没有跟恒星医院打过交道,这事我帮不了你。”

“小惜,你一定要帮我,除了你没有人能帮我了……我不想我的孩子被奸人害死,就算他注定是个病怏子我也不舍得让他死啊,求求你了……。”

电话那头的苏惜沉默了一阵,道:“那好吧,我再帮你一次,就当是为上次欺骗你的事情做补尝赔罪了。”

“你欺骗我什么了?”白慕晴随口问道,其实她现在一点都不关心这个,她只想苏惜快点出现,快点过来帮她把孩子带走。

“傻瓜,上次那张检查报告是假的,你的孩子好得很。”苏惜嘲弄地一笑。

“你说什么?”白慕晴怔住了。

“我说你的孩子好得很,在宏恩那张检查报告是被南宫宸做过手脚的。”苏惜道。

当初苏惜会在报告上做手脚,主要是因为对南宫宸的行为太过不耻,觉得白慕晴不值得为他生儿育女,希望白慕晴能在拿到报告后选择打掉孩子。

她没有想到的是,白慕晴居然这么固执这么傻,明知道是个病胎还执意要生下来。

“还有……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肚子里的孩子不但是个健康的宝宝,还是个可爱的小女娃。”

白慕晴太震惊了,震惊得一时间忘了疼。

直到新的一轮阵痛袭来,她才控制不住地尖叫一声:“苏惜!你到底出门了没有啊!”

“我快到了,你先忍忍,我一会联系你。”苏惜说完便挂上电话。

挂上电话后,白慕晴的身体顺着护栏一点点地跌坐在楼梯上,坐在楼梯上的她一会哭一会笑,像个傻子般。

她没想到老天跟她开了个这么大的玩笑,不,应该是身边的人跟她开了个这么大的玩笑。大家都以为她怀的是个病胎,就连她自己都这么认为,如是她为这个病胎付出了这么惨重的代价,还让这个孩子遭受了所人的的嫌弃。

而今终于知道孩子是健康的了,却又面临着孩子被白映安夺走的危险。

她很清楚,如果白映安知道她的孩子是个健康的宝宝,不但不会对他好起来,甚至会因为忌恨更加容不下他。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这个孩子落入白映安手里的。

*****

苏惜原本刚跟朋友在附近逛完街准备回家,接到白慕晴电话后直接将车子调了个头,往医院的方向驶去。

不用五分钟医院便到了,她直接来到医院办公楼顶层乔锶恒的临时办公室。

由于乔锶恒最近才正式回国,个人又对医学方面比较有兴趣,如是一回来便将办公室设在医院办公楼里头。

苏惜之前到过一回他的办公室,所以这次去还算熟门熟路,很快便找到了。

她走进去的时候,乔锶恒刚好从休息室里面走出来,他的衬衫下摆松散着,早上系着出门的领带也早已经没了踪影。

苏惜扫视了他一眼,对于他这些微妙的变化并未太放在心上,而是注视着他开门见山道:“乔少,事情的大概我已经发到你手机上了,你看能不能帮我这个忙。”

乔锶恒一边整理着身上的衬衫一边打量着她,随即一脸嘲弄道:“你特地跑来这里,就是为了求我帮你的暗恋对象保孩子?”

难得看她用那么平和,甚至是带着些许请求口吻对他说话,却是为了另一个男人,他心里自然不爽到了极点。

“乔少,别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好么?”苏惜皱眉。

“难听?哪一句难听了?”

“我这次真的有紧急事情,不是来找你吵架的。”

“我怎么不觉得这事很紧急?南宫宸他的老婆都要生了,他却连个人影都没有,倒是你这个无关紧要的人在这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乔锶恒冷笑一声:“你想做什么?借着这个孩子去向南宫宸邀功么?让他感激你,爱上你……?”

“你给我闭嘴!”苏惜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一巴掌便甩在他的脸上。

被她这么一巴掌过来,乔锶恒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他阴沉着脸睨着她:“怎么?恼羞成怒了?”

苏惜瞪着他,咬牙问道:“你到底帮不帮?”

“想要我帮忙?可以。”乔锶恒雅肆地扫视了一眼她丰满均匀的身体:“把衣服脱了,只要能把我伺候爽了,别说是保个孩子,连南宫宸我都能把他弄来给你。”

他说得那么轻挑,那么难听,苏惜感觉自己就要气炸了,胸口正在急促地起伏着。

在乔锶恒邪恶的逼视下,她咬了咬牙,然后抬起手掌开始脱自己身上的洋装裙子。

大夏天的,她身上原本就穿得少,洋装裙子下面便是精致的NEI衣和诱人的胴体。乔锶恒的脸色更难看了,甚至可以用铁青来形容。

苏惜知道他只是想要发泄心里的怒火,所以才会这样刁难她,换成是别的时候她绝对不会受他威胁,但眼下时间紧迫,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不等乔锶恒开口说点什么,她便往前一步,光洁的纤臂环上他的脖子,同时踮起脚尖将自己的唇印了上去。

甜美的气息扑面而来,泛开在唇齿间,乔锶恒却不自觉地皱了一下眉。在她的玉指抚上他衬衫的扣子时,一把捉住她的手腕,红唇往旁边挪了挪,在她耳边暧昧吹气:“在这里未免有些太不方便了,咱们到里面去。”

说完,他的手臂往回一捞,将苏惜挽入怀中,边吻着她边往休息室的方向靠去。

虽然这次是苏惜主动的,可毕竟不是干这一行的,脸上多少还是有些羞赧泛红。她被动地和他一起转入休息室内,就在她以为自己要被他放倒在床上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突然瞟见诺大的席梦思大床上躺着一个女人。

她愣了一下,倏地将乔锶恒从自己身上推开。

床上的女子此时正光裸着身子盖在薄被下,肤如凝脂,媚眼如丝,倒是乔锶恒喜欢的类型。只是这女人未免有点太不知廉耻,看到两人进来不回避,反而故意将薄被往下拉了拉,娇嗔地吐出一句:“乔少,不是说好马上进来的吗?干嘛这么久?”

自始至终,她都仿佛没有看到苏惜一般,就连多一眼都没有往她身上瞟。

苏惜的脸,早在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就开始一阵青一阵白起来,她这辈子所受最大的耻辱,大概就是眼前这件了吧。

自己还光着呢,房里居然还有一位比她更光的女人在!

她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地颤抖,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

乔锶恒感觉到她身体的微颤,但并未放在心上,一手挽着她的腰身,一手扯过旁边椅背上的红色裙子甩在床上的女子身上浅笑道:“乖,把衣服穿上回避一下,晚上再去找你。”

“凭什么要我回避啊。”女子扫视了一眼已经气懵在乔锶恒怀里的苏惜,不高兴道:“她又见得比我漂亮,也不见得比我身材好嘛。”

“她是我的太太,太太来了当然得享受优先权的嘛。”乔锶恒依旧笑得一脸迷人。

原来是传说中的乔太太,女子不屑也扫了她一眼,不甘不愿地从床上爬起:“那好吧,把床让给你们,不过乔少晚上记得狠狠地奖励我哦。”

“必须的。”乔锶恒冲她抛去一个比女人还勾人的媚眼。

女人在离开休息室前,还不忘冲苏惜投去挑衅的一笑:“乔太太,你们好好玩吧,我就不打扰了,不过别把乔少整太累了哦,我们晚上……。”

女人的话还在口中,便狠狠地挨了苏惜一巴掌。

她低呼一声,一手捂着脸颊扭过头来恨恨地瞪着苏惜,而苏惜却丝毫不被她的愤恨影响,甩手又给了她另一巴掌骂道:“小贱人!我还不需要你来指指点点,滚出去!”

女人气得咬咬唇,转而看着乔锶恒,见他丝毫没有要为自己讨回公道的意思,只好咬咬牙穿戴好衣服离开了。

休息室内只剩下苏惜和乔锶恒,乔锶恒笑笑地搂过她,打量着她裸露的身体调侃道:“不错嘛,性子挺烈的,我喜欢。”

“别拿刚碰过别个女人的脏手碰我!”苏惜一脸嫌恶地将他的手臂甩开,转身便要出去找自己的裙子。

“这就想走了么?”乔锶恒一把将她拽了回来,脸上的调笑隐去,重新被一抹阴冷替代:“你不是为了他什么都可以牺牲吗?怎么说走就走?不需要我的帮忙了?”

苏惜气得双目通红地瞪着他:“乔锶恒,你是世界上最让我恶心的男人,我看到你就想吐!”

“你……!”乔锶恒气得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往前一步俯视着她:“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咱们彼此彼此。”

“你想做什么?”苏惜见他要带上门板离去,情急地问出一句。

“这样的你对我来说产生不了丁点的性欲,就你这身体也不值得我去帮你这个忙,不玩了,再见!”乔锶恒‘砰’的一声将门板关上,并且从外面上锁。

苏惜听到他锁门的声音,更气更急了,一边拉扯拍打着门板一边气急败坏地叫着:“乔锶恒!你给我把门打开!浑蛋……!”

只可惜,无论她怎么拍打尖叫,乔锶恒就是没有回来将房门打开。

*****

白慕晴靠在消防梯的墙边等了又等也没有等到苏惜的消息,反而是肚子疼得越来越频密了。

她用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艰难地拨通苏惜的号码,只是这次无论电话怎么响苏惜都没有再接通。

苏惜明明答应过会帮她的,怎么能不接电话呢?怎么能?

“苏惜,快接电话啊……。”她泪流满面地呜咽着。

隐约中,她可以听到消防梯外头传来小晴和许雅容找人的声音,脚步声和呼叫声似是在往这边靠近。

白慕晴怔了一怔,艰难地撑起身体想要离开消防梯。

她将消防梯拉开一条门缝,看到许雅容和小晴正在往这边跑来,心下一急,她转身往楼上跑去。

肚子的疼痛使她每上一个台阶都像是去了半条命,可她并没有放弃,也没有停下,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摆脱这对恶毒的母女,保住她的孩子。

她好不容易才爬到六楼,走出消防梯,环视一眼四周才发现自己对六楼的楼层格局完全不了解。

消防梯里面传来许雅容气急败坏的声音:“小晴,你去七楼,我去六楼,找不到人看我不打死你!”

“知道了,夫人!”小晴哭着应了声。

许雅容要到六楼来,而且马上就上来了!

白慕晴脑袋一空,她左右看了一眼,最终挣扎着往左侧的洗手间跑去。

她没有选择女性洗手间,而是选择了隔壁的男性,因为此时对她来说男性洗手间也许会安全一些。

果然,她刚一躲进男间,许雅容追过来了,一边推开女性洗手间的门一边呼唤着她,还不忘语带威胁:“臭丫头,别闹了听到没有?你再不出来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白慕晴一边频频往里后退着,一边捂着嘴巴不让自己的哭声溢出,下一刻,她的身体撞在一个人身上。

原本就快要支撑不住的她身体一软,差点栽倒在地上。

“小姐,你没事吧?”头顶上方突然传来一个磁性好听的男声。男人一手挽着她的身体,一手将旁边的水龙头关掉。

白慕晴挣扎着从想要抬起小脸看看眼前的男人,身体却支撑不住地往下滑落,眼前是一片白色的衣衫,可以看出,这个人是医生。

“求你救救我……。”她已经管不了自己认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了,只知道他是医生,他也许可以帮助自己。

这是她唯一也是最后的希望了,除此之外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还能找谁帮忙。

“你要我怎么救你?”男人倒是一点都不心急,语气不急不缓。

“别让她们抢走我的孩子……求你帮我……我……。”白慕晴太难受了,太痛了,她可以感觉到孩子正在迫不及待地往她的体外挤。

“啊……不行了……我的孩子要出生了……!”她控制不住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继续哀求:“救救我……。”

男人终于动了,从工作服的口袋里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很快,几位医护人员便推着移动床赶过来,白慕晴被人合力扶到小床上。

白慕晴一直紧紧地攥着那位男人的衣角,就连被扶到移动病床上也没有松手,她含泪望着他,由于他是逆光站在窗台前的,透过层层泪水她看不太清楚他的长相,只隐隐绰绰地看出他身材挺拔,气质不凡。

“求你一定要帮我住这个孩子。”她哽咽着吐出一句。

“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的。”男人吐出一句,语气仍然是不急不慢。

下一刻,白慕晴被推出洗手间,往最近的产房赶去,

*****

此时此刻南宫宸正在会议室内开会,开发部的总监正在陈述新项目的开发理念,同一个问题连问了三遍后仍然得不到南宫宸的回答。

大伙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南宫宸的身上,一旁的颜助理轻咳一声,稍稍俯过身去:“宸少,林总监正在问您问题。”

宸少在工作上走神,好像这是极少极少会遇到的事情啊。

南宫宸回过神来,扫视一眼众人:“抱歉,刚刚说到哪了?”

“呃……宸少您是不是不舒服?要不咱们改天再继续讨论?”林总监恭敬地说道。

原以为南宫宸会摇头说不用的,毕竟这才符合他一直以来的工作态度,没想到他却将眼前的文件夹一合,推给一旁的秘书小姐道:“那就改天再讨论吧,散会。”

秘书小姐宣布散会后,大伙陆陆续续地起身离开会议室。

沈恪走过来,打量着南宫宸一脸关切道:“表哥,你还好吧?”

“还好。”南宫宸答完,盯着他道:“沈恪,这个项目我打算让你全权负责,记得盯紧点。”

“我会的,表哥放心吧。”

“那就好。”南宫宸起身离开会议室。

南宫宸回到办公室,颜助理随后跟入,看着他回到位子上坐下后,才开口道:“宸少,这几天你一直都心神不宁的,是因为少夫人的预产期到了吧?”

南宫宸睨着她:“我有吗?”

“当然有,而且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

南宫宸轻吸口气:“今天我问过何姐了,她的预产期在一周后。”

其实他自己也可以感觉到自己这些天来的失常反应,也不得不承认这些反应是源自于白慕晴身上的。

他不愿承认,是因为不相信自己在这件事情上居然失败了。他原本以为四个月的时间足够让他忘记她,没想到四个月过去,他不但没有彻底忘记她,反而随着她的预产期越来越近,他的心神越来越不安宁,越来越躁动不安。

是因为孩子的缘故吗?因为那个孩子体内流的是他南宫宸的血液?

假如没有这个孩子,他对她也许就不会有任何留恋,也不会受她影响了吧。

“预产期只是一个大概的时间,大部分人都会提前的。”颜助理道。

“是么。”南宫宸想了想,自己刚刚在开会的时候,心脏莫明其妙地被刺痛了一下,难道是因为……生了?

可是今天早上何姐才告诉他,白慕晴出外运动去了,他轻吸口气对颜助理道:“你帮我打电话问一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

“好的,我这就去。”颜助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

找了一圈后回到病房,许雅容已经快要气炸了,打白慕晴的手机仍然不接。小晴被许雅容的怒火吓得一动不敢动,但还是小心翼翼地安抚道:“夫人,也许二小姐只是到楼下走走,一会就回来了。”

她不开口还好,一开口许雅容就更气愤了,甩手便是一巴掌挥在她脸上骂道:“如果她今天没回来,看我不剥了你的皮!”

小晴被打得低下头去,眼泪嗒嗒地往下流。

许雅容不解气地继续骂:“让你看个人都看不住,一天到晚就知道玩手机,你……!”她咽了咽口中的恶气,气得有些骂不下去了。

小晴用袖子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是二小姐说她肚子疼,让我去叫护士的,叫完回她人就不在了。”

小晴没好敢告诉许雅容,她是在去护士台的路上碰到一位善良缠人的老奶奶了,那老人家差点摔倒在地上,她好心地上去将她扶回病房,然后就被她拉着不放了。非要把自己的孙子介绍给她认识,还把她家的房产和财产给她数了个遍,让她好好考虑。

好不容易才摆脱那位老人家,等她把护士小姐叫来的时候,白慕晴就已经没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