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孩子在哪 谢小草姑娘的水晶鞋~。/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位护士小姐看到她们这么吵闹,忍不住上前提醒道:“这里是产妇休息区,请你们保持安静,谢谢。”

许雅容忙拉住她道:“护士小姐。我女儿不见了。请问你有没有看到她?”

她刚刚已经问了好几个护士都说没看见,这次也是不抱希望的。

护士小姐打量着她问道:“你女儿?是孕妇么?”

“对,刚打了催产针,头发长长黑黑的,长得挺秀气的,对了。长这样。”许雅容慌忙拿出手机,从相册中调出白映安的相片给她看。

护士小姐看了一眼相片,道:“哦,她啊,她刚打了催产针么?我……。”

“你见到她了?”许雅容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见到了,她刚刚靠在六号病房门口哭得伤心欲绝,我问她有没有事她又说没有。最后让我扶她到消防梯里去了。”护士小姐用手指了一记消防梯的方向。

“她到消防梯去了?”许雅容愕道。

“对,好像走得挺急的。”

“快去找,楼上楼下的找!”许雅容扭头冲小晴道,小晴含着泪去了。

许雅容正要一起去找人,刚迈开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回身望向六号病房。

六号病房是她特意给白映安的,打算等孩子一出生就直接抱去她的病房,再把白慕晴转到楼下普通病房去。

白慕晴靠在白映安门口哭得伤心欲绝?她第一个想到的是白映安又跟她说什么刺激的话了。

她迈步走了过去,推开六号病房的门,一眼就看到白映安跟何玲正在有说有笑地聊着八卦。

看到许雅容进来,何玲立刻从床上站起招呼了一句:“三姨。”

白映安打量着面如死灰的许雅容,关切地问道:“妈,你怎么了?”

“白慕晴那贱人跑了。”许雅盯着她道。

“什么?”白映安蓦地从床上坐直身子。

刚刚她确实有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不过她现在不方便露面,所以并没有出去看究竟,也根本不知道白慕晴不见的事情。

“妈。看到了吧?我就说这丫头靠不住!”白映安不等许雅容开口便气急败坏地嚷道:“这下好了,我们又白白被她戏弄了,贱丫头,别让我再看到你……!。”

“够了,你先给我闭嘴!”许雅容气愤地怒斥。

白映安慌忙闭了嘴,一脸不解地望着她,心想白慕晴跑了关她什么事。冲她发什么火嘛。不过看到许雅容这么火大,她即便是心里有再多的不满也不敢说出来了。

“我问你,刚刚你是不是对白慕晴说什么了?”许雅容盯着她问道。

“没有啊,你让我不准离开这间病房半步,我哪敢离开嘛。”白映安为了让母亲相信她,拉了一把旁边的何玲:“不信你问一下阿玲,她一直跟我在一起。”

“对呀,三姨,我和表姐一直在这里没离开过。”

“那你们两个有没有说什么能刺激到她的话?”许雅容继续追问道:“刚刚有护士说白慕晴靠在你们门口哭得伤心欲绝,然后才哭着离开的。”

白映安跟何玲相视一眼,心里瞬间闪过一抹心虚。

许雅容看出了白映安脸上的心虚,声音扬高了几个分贝:“到底有没有?一个小时前!”

“我们……。”白映安倒抽了口气,小心翼翼道:“一个小时前我跟玲确实有讨论到她,不过……她应该没听到啊,我没发现门口有人。”

许雅容心里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屏息问道:“你们到底说什么了?”

“我……我就说我以后肯定不会对孩子好之类的话……我直不知道她在外面……妈,这次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随口说说的……。”

白映安知道母亲肯定会气得削她,所以说得很隐晦,很小心。

许雅容果然一听完她的话便气得差点吐血,如果白映安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她早就气得上前给她一巴掌了。

可偏偏她是自己的亲女儿,而且眼下打她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只能狠狠地忍着。

“妈,怎么办啊?”白映安也开始急了:“如果慕晴真的听到我的话,她还会把孩子交给我么?她会不会……。”

“你还有脸问我!”许雅容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地甩了她一巴掌,气得眼睛都红了:“我一天到晚地为你谋划,为你奔波,结果你自己却一点都不争气!我看你也别做南宫少夫人的梦了,赶紧找个受得了你的人嫁了吧!”

“妈……对不起,我真的没想到她会跑来偷听我和玲说话,我错了,你快去帮我把她找回来好不好?”

“如果找不回来,这次你就死心吧,顺便我也可以死心了!”许雅容气愤地说完,甩开她拉住自己的手掌,转身扬长而去。

许雅容刚拉开病房门走出去,一位护士小姐立刻迎上来情急道:“白夫人,你们这些家属怎么一个都找不到啊?你女儿已经在六楼的产房生啦!”

“啊……!”许雅容张嘴结舌地瞪着她,满脸都是不敢置信的神情:“你说什么?我女儿生了?”

“对啊,生了个儿子,我找你们家属都找疯了。”护士小姐一脸无奈道。

“真的……生了……。”许雅容仍是一脸的一敢置信。

病房内的白映安跟何玲听到护士小姐的话也被吓了一跳,白映安用手在何玲手臂上推了一下,示意她出去看个究竟。

何玲推了一下呆怔的许雅容,笑眯眯道:“三姨,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看看去啊。”

“噢,对,在哪呢,快带我们上去。”许雅容冲护士小姐道。

随着护士小姐来到六楼的产房门口,产房的门刚好被人打开,一位护士小姐抱着一个小婴儿走出来,扫视了一眼外面等候的众家属问道:“请问谁是白映安的家属。”

“我是,我是她妈妈。”许雅容兴奋地迎上去。

护士小姐将怀中的小婴儿递到她面前道:“是个男婴,五斤七两,顺产,我们先抱去护理中心护理,两个小时后会抱去病房给你们。”

“好,好……。”许雅容打量着护士小姐怀里的小婴儿,忍不住问了一句:“孩子健康么?”

“这个我们暂时还不能确定,需要再做进一步的观察和检查。”护士小姐说。

许雅容点点头,护士小姐便抱着小婴儿离开了。

孩子离开后,许雅容长长地吐了口气,一颗心总算是安定下来了。

她站在产房门口等了一阵,白慕晴才被医护人员推出产房。

移动病床上的白慕晴发丝蓬乱,湿湿地粘在颊边,眼里含满了泪水。

许雅容上前上步,弯腰拉住她的小手微笑道:“孩子出生了,是个儿子,你看到了么?”

“儿子……。”白慕晴低低地呢喃着,泪水顺着眼角滑落下来,盯着她:“可以让我看一眼么?我想看看他好不好。”

她的孩子,她自己都没来得及看一眼就要被抱走了吗?

“孩子被护士抱去护理了,一会才可以看,走吧,我们先回病房去。”许雅容松开她的手,示意医护人员把她送回病房。

白慕晴被送到四楼的普通病房内,许雅容看着她一直哭个不停,如是安慰道:“慕晴啊,你放心,孩子一定会好好的,映安她就是猪脑子,她不知道这个孩子对她来说有多重要。她要是敢对这个孩子不好,我第一个不放过她。”

白慕晴哪里听得进去她的安慰,孩子都没了,也不知道他好不好,健不健康。

“可不可以让我看一眼孩子?就一眼。”她抬起泪眼望着许雅容。

许雅容无奈地摇了一下头:“慕晴,你忘了我们的约定么,我们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眼看着就要成功了,难道你想让之前的一切努力都白费?”

顿了顿,她又说:“不是我不想给你看,主要是看了又能怎么样?你只会更加舍不得他,更伤心,为了你的情绪着想,我也不能让你看啊。”

白慕晴不说话了,她知道许雅容是不会让她看见这个孩子的。

许雅容又安慰了她一番,叮嘱小晴好好照顾她后,转身离开了她的病房。

***

许雅容回到白映安的病房,病床上发丝逢乱,衣衫不整的白映安立刻笑盈盈地问道:“妈,你看我这样像不像刚生完孩子?”

许雅容将她打量一番后,道:“还是少了点产妇的神态,一会老夫人来了你只管背着门口装睡就好,别出声也别让她看到你。”

“我知道了。”白映安低头扫了自己一眼,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像产妇,她甚至都境了肥,把自己美美的身材都吃胖了,往后还得花精力去减肥呢。

这个时候,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白映安慌忙拉过被子背对着门口躺了下去。护士小姐推着小宝宝走了进来,后面跟着蓝主任。

许雅容迎上去,看了一眼婴儿床上的孩子问道“蓝主任,孩子到底怎么样?”

蓝主任看着孩子说:“你说四五个月的时候检查出孩子是有问题的对吧?”

“对。”

“我刚刚仔细检查了一下,孩子呼吸不畅,脸色泛白,怀疑是有先天性心脏病或者肺炎。”蓝主任说完忙又添了一句:“不过白夫人你也别着急,孩子现在看起来还好,等片子和检查结果出来就知道具体有没问题了。”

“好,谢谢。”

“我们刚给他喂了点葡萄糖水,你们喂食的时候注意别呛着他。”

“我知道了,我有请育婴师过来,放心吧。”

“行,那我先去忙了。”

蓝主任走后,白映安立刻从病床上爬起,趴在婴儿床边看着里面一动不动的小宝宝,一脸嫌弃道:“啧啧,长得真丑,肯定是长得像白慕晴没整容前的样子。”

许雅容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责备道:“你现在可是他的母亲,要有爱心,如果让老夫人看到你这副样子,肯定要怀疑的。”

“知道啦,我肯定不会在老夫人面前说这些话的啦。”白映安道。

许雅容将宝宝从婴儿床内抱了起来,小心翼翼地递到白映安面前:“快抱抱他,学着点。”

“这么小我才不抱,况且我之前学过了。”

“你之前抱的是布娃娃,不一样的?赶紧学一下。”

白映安这才不甘不愿地伸手接过小婴儿,动作笨拙,身体僵硬。许雅容安慰道:“每个人刚抱的时候都这样,多抱几下,久了就熟悉了,千万别让老夫人看到你这副笨手笨脚的样子知道么?。”

“知道了。”白映安点头。

为了南宫家少夫人的位置,她决定忍了,反正抱个孩子又不是什么难事!

直到白映安对孩子稍稍熟悉些,看着较有母亲的味道后,许雅容才终于拨通了南宫家的电话号码。

她把电话拨过去的时候,朴恋瑶和沈心正在陪着老夫人在院子里吃下午茶点,何姐笑盈盈地走过来说:“老夫人,少夫人生了,生了个男孩。”

正在吃下午茶的三人愣了一下,同时转过脸来,朴恋瑶问道:“不是说下周才预产期么?”

“提早一周很正常。”何姐笑说:“白夫人说少夫人今天中午就开始肚子痛,没一会孩子就出生了。”

老夫人捏着茶杯的手僵了僵,不自觉地低喃:“是个儿子……。”

“对,恭喜老夫人,您终于有重孙了。”何姐说。

“那孩子健康么?”老夫人像每个人听到白慕晴生产后一样,首先想到的便是这个问题。

“白夫人说孩子刚做完检查,结果尚未出来。”何姐看着惊愕的老夫人,迟疑着问道:“老夫人,我们要去医院看看么?”

老夫人呆滞了半晌,才终于缓过神来,点了点头:“好,我们现在过去。”

不管孩子怎么样,总归是南宫家的骨肉,况且还是个儿子,她当然不会不要。

何姐立马备了车,大伙一起上了车,车子缓缓地驶出大宅。何姐回过头来问老夫人:“老夫人,要告诉大少爷吗?”

老夫人想了想,摇头:“还是别告诉他吧,省得他看了难受。”

听到白慕生了后,自始至终老夫人的心情都是沉重的,因为她不想像二十九年前一样,满怀激动地赶去医院,结果医生告诉她孩子不行,很有可能保不住。

朴恋摇挽着老夫人的手臂安抚道:“奶奶,你别担心,白夫人不是说孩子刚做完检查结果还没出来么,也许孩子会没事呢。”

“对呀,奶奶,咱们需要给孩子一点信心。”沈心也开口安慰道。

老夫人虽然点头应允,心里的沉重却没有丝毫的削减。

*****

从产房出来后,白慕晴就缩在病床上一动不动地呆滞着,除了护士小姐过来帮她打针和做护理的时候动过之后,其她时间几乎没有动弹过。

小晴手里捧着红姐差人送来的鸡汤,苦口婆心道:“小姐,你就吃点东西吧,红姐说了你现在才刚生完孩子一定要补充营养,不然以后会落下病根的。”

对于她的劝慰,白慕晴仍然充耳不闻,这个时候也根本管不了自己是不是刚生完孩子,更管不了以后会不会落下病根。

她的脑海中来来回回地回放着这一天来的所有事情,伤心过后的她开始冷静下来,开始回想苏惜给她打电话时说过的话。

苏惜明明告诉她,她怀的是女儿,是个健康的小女娃,怎么会变成儿子呢?难道是苏惜骗了她?

不,苏惜虽然对她冷漠了,但一定不会害她的,更不会骗她。

那么……究竟是上次产检的时候她在说谎还是这次呢?究竟是哪一次啊?

“小姐,你赶紧趁热喝点汤吧,求你了。”小晴几乎是用哀求的声音道。

白慕晴幽幽地转过身来,盯着她道:“小晴,可不可以求你一件事。”

“什么啊?”看到她终于有所动静后,小晴不自觉地欣喜起来。

“把我的电话拿给我。”

脸上刚挂上笑容的小晴瞬间又垮下脸去,一脸愧疚道:“二小姐,不是我不肯帮你,是夫人把你的手机收走了,还命令我看住你,不准你跟外界联系。”

为了证明自己的无奈,小晴指了指自己的脸颊:“你看看我的脸,是刚刚你跑掉时被夫人打的,你要是再出什么差错,她估计会剥了我的皮。”

“我只是给朋友打个电话问点关于产后的事情,把你的手机借我打一下吧,拜托你了。”

“真的只是给朋友打电话么?”

“嗯。”

小晴想了想,最终妥协道:“那好吧,不过你要长话短说。”

“我会的。”白慕晴接过小晴递过来的手机,拨通苏惜的号码,电话响了几声后传来苏惜的声音。

一听到她的声音,白慕晴立刻流下泪来,哽咽着唤了声:“小惜……。”

电话那头的苏惜沉默了两秒,方才一脸无奈兼愧疚地开口道:“慕晴,是我对不起你,乔锶恒那个浑蛋不肯帮我,还把我锁在办公室里了,我到现在都还出不去……。”

“小惜,我只想问你一句。”白慕晴打断她。

“什么?”

“刚刚你跟我说的话是真的么?”

“什么话?”

“你说她是个健康的小女娃,是真的么?”她现在关心的是这个,也不怪苏惜刚刚的失约了。

“是真的。”苏惜歉疚地叹了口气道:“当初我骗你,是因为生气南宫宸那样对你,我觉得既然他那么不想要这个孩子,那么无情,你也没必要去为他经历十月怀胎之苦以及生产之痛了。可是我没想到你那么傻,傻到明知道自己的孩子是个病胎还要坚持把她生下来。”

苏惜听到她的哭声越来越大,担忧地问道:“慕晴,你现在怎么样了?你别哭啊。”

“是真的吗?”白慕晴只是一个劲地重复寻问。

“是真的。”苏惜回答道,随即紧张地问道:“慕晴,你快告诉你究竟怎么了。”

“我……。”白慕晴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我的孩子不见了。”

“什么?”

“不知道被谁抱走了,我不知道是谁把我的孩子抱走了,怎么办?苏惜你可不可以帮我把孩子找回来?”

“我……我现在什么都帮不了你,也出不去。”苏惜情急道:“慕晴,你先别着急,等我出去后再去找你。”

“好,你要快点出来。”白慕晴呜咽着点了一下头。

将电话挂断后,白慕晴将自己埋在被子里哭了一阵,哭完渐渐地冷静下来,开始努力回想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男式洗手间内遇到的那位男医生被她的哀求打动了,把她的孩子换走了么?可是如果真是他换走的,他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出现,没有过来给她一个交待?

他到底把孩子藏到哪里去了?他还会把孩子还给她吗?现在许雅容手里的男婴又是怎么回事?

天啊!她感觉自己的脑海就要被这一连串的疑问给撑爆了。

她不知道自己该相信谁,如果苏惜说的是真的,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该上哪里去找自己的孩子。

她挣扎着从病床上下来,小晴看到她下床,慌忙冲上去扶住她的手臂情急道:“二小姐你这是干什么啊?你现在还不能下床。”

“我要出去。”她跌跌撞撞地往门口跑去,她要去弄清楚许雅容手里的孩子究竟是不是她的儿子,如果不是的话,她要去把她失踪的女儿找回来。

“二小姐,你不能去。”小晴根本拉不住她。

白慕晴拉开病房的门板,还没有来得及迈出去,便被门口的两位年轻男子挡了回来。年轻男子直接将她拦回病房内道:“白小姐,夫人说了,你现在需要养好身体不能出去。”

“你们给我松开。”白慕晴气急败坏地挣扎着。

“白小姐请别让我们为难。”

“小姐,你就别伤害自己了,夫人是不会让你离开的。”小晴扶住白慕晴的手臂好声劝阻道。

白慕晴看着严肃的两位男子,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不,她不能这么冲动,她应该做的是安静地等苏惜过来,让苏惜帮她把孩子找出来。

在她还没有搞清楚洗手间遇到的那个男人是什么人,会不会主动把孩子还回给她之前,她不能激动,不能让许雅容知道她手里的孩子不是南宫家的,否则她一定会立马赶过来逼她交出孩子的。

她幽幽地躺回床上,在心里一遍遍地催眠自己,不要急,不要急……。

小晴看到她一会哭,一会闹,着实是捏了一把汗,如今天看到她自己躺回床上去了,总算是松了口气。

**

老夫人这一干人走进医院的时候,白映安正背着大伙闭眼装睡,许雅容笑盈盈地迎上去:“老夫人,您来了。”

老夫人扫了一眼病房四周,然后径直往婴儿床的方向走去,打量着婴儿床内的小婴儿,然后抬头盯着许雅容问:“检查结果出来没有?”

“还没呢,医生说一会就把结果送过来。”许雅容小心翼翼地将小婴儿从床上抱起,递到老夫人面前笑眯眯地诱哄道:“小宝贝乖,祖奶奶过来看你了哦,快让祖奶奶抱抱。”

老夫人伸出手将小婴儿抱入怀中,小心翼翼的,生怕摔着他。

“奶奶,你坐这。”沈心扶着老夫人在椅子上坐下,笑逐颜开道:“小宝宝长得好可爱,粉粉嫩嫩的,奶奶你觉得他长得像表哥还是像表嫂。”

“这么小哪里看得出来,得长大点才行。”老夫人笑着用手捏了捏小宝宝的小手掌,脸上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她逼完小宝宝后,抬头望向床上的白映安,许雅容忙道:“映安她刚顺产完,累睡着了。”

“嗯,辛苦她了。”老夫人说。

“不辛苦,生儿育女本来就是身为女人的职责嘛。”许雅容讨好地说。

“咦,小宝宝的呼吸好像有点不正常。”身为医生的朴恋瑶一眼就看出了孩子的不对劲。

她的话让好不容易才露出微笑的老夫人顿时又是一阵揪心,她仔细地察看着宝宝的呼吸,确实急促得有些不正常。

“还有脸色也有点苍白,医生没有建议送新生儿治疗科室么?”朴恋瑶接着又问了一句。

“医生说孩子目前可以自主呼吸,也能进食,暂时先观察。”许雅容说。

“噢,那就好。”朴恋瑶站直身子,然后走到白映安的床前,打量着她一脸关切道:“表嫂看起来好虚弱,一定疼坏了吧。”

由于白映安是背对着大伙的,朴恋瑶为了看清楚她的面容还绕到床的另一边,接着道:“表嫂好像长胖了。”

“这是虚胖,每个产妇都会出现的情况,过些日子慢慢就恢复了。”一旁的育婴师开口解释道。

许雅容看着朴恋瑶,总觉得她有些格外的精明。

白慕晴之前在日记中给过她这个女人的照片,还介绍说这个女人是南宫宸的表弟媳,在宏恩医院上班的。

难道路是作为医生的本能吗?所以才会对病人观察得更细微些?

她暗暗地吸了口气,希望她不会看出其中的秘密才好。

老夫人抱着孩子,居然有些舍不得放下了,越看越觉得欣慰。这可是她一直在期盼着的小曾孙啊,现在终于出世了,南宫家总算又有一脉了。

“不管你以后变成什么样子,祖奶奶都疼你。”老夫人笑着拍了拍他的小屁股。

之前孩子还没出生的时候,她不希望他出生,因为不希望他经历像南宫宸那样的痛苦。可是如今孩子生下来了,她突然又觉得有些爱不释手了。

看到她脸上的欢喜,许雅容终于松了口气,她还担心老夫人会因为孩子是个病怏子而不要他呢,看来是她多想了。

朴恋瑶和老夫人一起逗了一会孩子后,突然又抬头问道:“对了,孩子是什么血型?”

“随映安是A型。”许雅容从抽屉里拿出那份出生情况表递到她们面前。

朴恋瑶接过出生表看了又看,脸上闪过一抹狐疑之色,随即将表格递到沈心手里:“所有数据看起来都蛮好的,应该不会有问题。”

沈心看了看表格,也附和着安慰了老夫人一句:“是啊,应该不会有问题。”

大伙在病房里面呆了一阵,护士小姐便将检查报告送过来了,身后跟着一脸凝重的蓝主任。

看到医生的表情,许雅容就知道孩子肯定是不好的了。不过她原本就没希望这个孩子好,反而希望这个孩子活到白映安在南宫家站稳脚就够了,不然留在这个世上迟早也是个祸害。

她并没有太难过,反倒是老夫人看到蓝主任脸上的凝重后,脸色跟着凝重起来,盯着她问道:“怎么?孩子不好?”

“真是不幸。”蓝主任看着老夫人怀中的宝宝,一脸忱惜道:“我们已经做过仔细检查了,基本可以确定孩子得了先天性心脏病以及大血管错位。”

“啊……!”老夫人心脏一沉,尽管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她还是因为伤心而差点跌了怀中的婴儿。

育婴师忙将小婴儿接了过去,放回小床上。

“先天性心脏病?检查清楚了么?”朴恋瑶问道。

“基本可以确定了。”

“奶奶,您先别急,现在先天性心脏病百分之九十都可以手术治疗法成功的,除非……。”朴恋瑶见老夫人难过得流下泪来,忙拍着她的肩膀安抚道,随即抬头问蓝主任:“医生,孩子得的到底是哪一种?”

蓝主任看着她,半晌才吐出一句:“先天性单心室畸形。”

“啊……。”这次轮到朴恋瑶低呼了。

“那是什么意思?”许雅容对这方面毫不了解,佯装出一副担忧的样子问道。

“就是……心室先天性没有发育健全。”蓝主任道。

老夫人轻吸了口气,尽量保持语气平和地问道:“恋瑶,你跟我说完话,单心室畸形……那还有机会痊愈么?”

伺候了几十年的药罐子,老夫人也算是对什么疑难杂症都有研究了,当然也知道单心室畸形有多严重,但她还是忍不住地问道。

她甚至在心里指望着这些年来的医学已经发达到足以战胜任何种类的先天性心脏病了。

朴恋瑶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有所保留地回答道:“奶奶您放心吧,现在医学那么发达,肯定能治好孩子的病的。”

“你就别再安慰我了。”老夫人苦笑了一下,颤悠着从椅子上站起走到婴儿床旁边,看着床上的小婴儿心疼得如被刀绞。

这么小就要经受心脏病的折磨,实在是太可怜了。

不忍再看下去,老夫人转过身子对朴恋瑶和沈心道:“走吧,陪我回去。”

“奶奶,我们现在就回去么?”沈心看了看小床上的宝宝。

“回去吧,我想回去休息一下。”

“要不我留下来照顾表嫂和孩子吧。”朴恋瑶自告奋勇道。

许雅容一听她要留下,忙道:“朴小姐,老夫人心情不好,你还是先陪她回去吧。再说你一个女孩子什么都不懂,映安和孩子有我照顾,而且我已经请了两位育婴师帮忙照顾了。”

“还是让何姐留下吧。”老夫人说道。估系页圾。

这可是南宫家的孩子,南宫家没有人在场总归不好,老夫人如是让有过育婴经验的何姐留下了。

众人走后,许雅容偷偷看了何姐一眼,迟疑着追问道:“蓝主任,单心室畸形到底有多严重,有机会治好么?”

蓝主任也迅速地看了何姐一眼,许雅容忙道:“老夫人人走了,你就大胆跟我们说吧,也让我们有个心理准备。”

蓝主任点了点头:“那我就实话告诉你们吧,这种复杂性心脏病是比较少见的,约占先天性心脏病的0.47,后续积极治疗的话也许能产生奇迹,手术基本没有成功的可能性。”

“那就是说,孩子可能活不长?”何姐低呼着问道。

“如果没有奇迹出现的话,确实不容易存活。”蓝主任说道。

病房内瞬间安静下来了,气氛也随之变得凝重。

蓝主任随后安慰了她们几句后,离开病房。

白映安原想撑到何姐离开才‘醒’来的,左等右等也不见何姐离开,不得已只好从病床上爬起来了。

她看着何姐,何姐也在看着她,直到许雅容轻咳一声后,她才出于礼貌地唤了声:“何姐。”

“少夫人,你还好么?”何姐打量着她。

“我……挺好的。”

“医生刚刚说了,孩子得了复杂性心脏病,可能活不长。”何姐说这话的时候,难掩嗔怪,都是她执意要生下这个孩子的,否则老夫人不会再受一次重创。

白映安听到这个消息,呆了一呆后,立刻泪如雨下地痛哭起来。

许雅容生怕她哭不出来,看到她哭得那么逼真后终于暗松了口气。

何姐看到她哭得这么伤心,反而更气了:“当初老夫让你别生的时候,你非要赌一把,现在好了,不但让整个南宫家蒙上了悲痛的阴霾,这个孩子也将在苦难中等死。少夫人你现在哭有什么用呢?赶紧把眼泪收一收吧。”

**

再次提醒,凌晨发布的章节均为错误章节,点了也没关系,早上九点会修正,不会重复扣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