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演戏/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不起,我没想到孩子会这么严重……。”白映安痛哭着接过许雅容递过去的纸巾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顺势拉住许雅容的手掌呜咽道:“妈,医生真是这么说的么?孩子真的没救了么?”

许雅容心疼地拍着她的手背安抚道:“医生说如果积极治疗的话也许会出现奇迹。映安。你放心,孩子这么可爱,老天一定会让她活下去的。”

“真的吗……?”

“真的。”

白映安挣扎着要下床去抱婴儿床上的小宝宝,被许雅容拦住:“映安,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别乱动。”

“妈。我想抱抱我的孩子。”

“好,好……妈妈帮你把孩子抱过来。”许雅容转身小心翼翼地将小宝宝从婴儿床上抱起送到她怀里。白映安伸手接过孩子,看着他,脸上满满都是疼惜的泪水。

许雅容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看到是楼下阿司的号码后又看了看白映安。她不好在这里接电话,又怕自己走了白映安无法应付何姐。如是弯腰拍了拍白映安的肩膀安抚道:“映安,妈妈出去接个电话,你赶紧把孩子放回床上去,别勒着他了。”

说完,用手势示意育婴师将孩子抱回小床上。

孩子被抱走后,许雅容又掀开被子强迫她躺下休息,白映安暗松了口气,身体往被子里面沉了进去。

只是有何姐在场,就算是躺入被窝也不得不继续装哭。她直到今天才发现,原来演戏还是个超高的技术活啊!

******

许雅容走出病房,来到走廊转角的地方才摁了接听键,并且压着声音问:“什么事?”

阿司一脸无奈道:“夫人,二小姐一直吵嚷着要出去看孩子,我怕再这么吵下去迟早会被人发现的。”

许雅容迟疑了一下,问道:“现在还在吵么?”

“刚刚已经停下来了,不过我担心她一觉醒来会继续吵。”

“好。我知道了。”许雅容挂了电话,犹豫了一下后最终还是来到白慕晴的病房。

她进去的时候,白慕晴正侧躺在病床上发呆,听到有脚步声靠近后才幽幽地抬起头来,然后倏地从病床上坐起。

“白夫人,请放我出去?求你了。”她几欲哀求道。

许雅容脸上浮起一抹恼怒:“白慕晴,听说你一直在这里闹?你是不是非得把这件事闹到别人耳中才甘心?”

“我只是想出去。我一定要出去。”

“出去做什么?去找南宫老夫人么?”

“不……。”白慕晴慌忙摇头,一本正经地承认道:“白夫人你放心,我发势我不会去找老夫,也不会让她们见到我,我只是想尽快离开医院,我不想再呆在这里了,我……。”

她越说越急,她无法告诉她自己要出去找女儿,她怕自己迟了孩子就更没有希望找到了。

她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那个男人一定也不认识她,更不知道她被软禁在这间病房里,一定是因为这样他才久久没有过来找她的,一定是的!

“你之前不是才想着逃走么?你觉得你的话我还会再相信?”

“你到底想怎么样啊?”白慕晴终于控制不住地生气了:“孩子已经给你们了,你们还想要怎样?”

“我要你乖乖呆在这里,没有我的允许一步都不准离开病房,如果你敢离开病房一步,就别怪我对你的儿子不好。”

“你……。”白慕晴气结:“你说过你会对他好的!”

她心里更乱了,原来这个恶毒的女人和白映安一样,只想着利用这个孩子,利用完了就会将他弄死。虽然她不确定这个孩子是不是自己的,就算不是,也不该受这对母女伤害啊!

“如果你不听话,我真的很难对他好。”许雅容冷笑。

白慕晴双手一点点地捏紧,盯着她咬牙切齿道:“如果你敢伤害我的孩子,我一定会让你们付出惨重的代价。”

“怎么付出代价?去把一切告诉老夫人,然后带着你母亲和弟弟的命跟我们同归于尽么?”许雅容嘲弄地一笑,随即想了想,道:“不过你这话……倒提醒了我一件事情。”

“你想怎么样?”白慕晴心里浮上一抹不好的预感。

“不怎么样,只是觉得我也许应该对你好点,不然你不会乖乖听我的。”许雅容说完,改口道:“你好好休息吧,等你把身体养好了我自然会放你出去和你母亲跟弟弟团聚的。”

“我现在就要出去!”白慕晴情急地冲着她的背影嚷了一句。

“现在还不行,乖,好好休息吧。”许雅容冲她安抚的一笑,拉开病房的门走了出去。

*******

南宫宸下班一回到家,便看到老夫人脸色不太好地坐在客厅沙发上休憩,一旁的朴恋瑶正体贴地替她摁着肩膀。

“奶奶,你还好么?”南宫宸看到她这样子,走过去打量着她问道。

“表哥回来了。”朴恋瑶在老夫人耳边轻声道。

老夫人抬起脸庞,冲南宫宸浅浅一笑:“回来了。”

“嗯,你怎么了?不舒服?”南宫宸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没什么,就是有点头晕。”老夫人看着南宫宸,心里更加难受起来了,她甚至没有勇气去告诉他孩子出生了,是个注定活不下去的可惜孩子。

她相信南宫宸一定会比她更伤心更难过,当初他一再反对白慕晴怀孕,不就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出现么?

都怪她不好,如果当初不是她偷偷换掉他们的药,又极力反对白慕晴人流,不会落得今天这样的局面。

“对不起啊,宸,都怪奶奶不好……。”老夫人不自觉也吐出一句。

“奶奶,你在说什么呢?”南宫宸被她突如其来的道歉弄得一脸不解,重新审视着她脸上的表情。

老夫人苦笑了一下:“没什么,只是觉得奶奶老了不中用了,什么都帮不了你。”

“我不需要你帮我什么。”南宫宸追问道:“奶奶你到底怎么了?”

朴恋瑶扫视了二人一眼,笑笑道:“表哥,奶奶就刚刚聊起你的时候,觉得挺心疼的,所以才会突然有感而发,奶奶没事的,你别担心了。”

“原来是这样。”南宫宸轻笑着安抚道:“奶奶,我现在不是挺好的么,你就别想那么多了。”

“嗯,我不想就是了。”老夫人正了正身子,开始打量他:“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刚好从客户那里出来,就直接回家了。”南宫宸从沙发上站起:“奶奶,我先上去换套衣服。”

“好,去吧。”

南宫宸上楼去了,朴恋瑶压低声音问老夫人:“奶奶,你真的不打算告诉表哥么?”

“告诉他做什么?只会让他更伤心罢了。”

“可是……这么大件事怎么瞒得住他啊?”

“告诉他孩子流产了。”

“啊?”

“不然怎么办呢?告诉他孩子出生了?活不长?”老夫人苦笑摇头:“这和做除了让他徒曾难过外,一点好处都没有。”

“可是……表嫂怎么办?表嫂会同意这么做么?”朴恋瑶表现出一脸的担心。

“她?她现在还有拒绝的权利么?”老夫人有些恼火地冷嗤一声:“如果不是她执意要生下这个孩子,至于让大家都陷入这么悲恸的情绪中么?还有那个孩子……。”

老夫人说着说着便哽咽了:“只要一想到他那副可怜惜惜的样子,想到他有一天会离开,我就心如刀割啊。”

“奶奶,你别伤心,我明白了,我一定会帮着一起保守这个秘密的。”朴恋瑶安慰着将食指放在唇上:“奶奶,小心别让表哥看见你伤心的样子了,他会怀疑的。”

老夫人抹了一把眼里的泪水,慢慢地将情绪稳定下来。

*******

好不容易把何姐盼走了,白映安倏地从病床上翻身而起,长嘘了口气:“真是累死我了,这辈子都没有哭过这么久。”

许雅容没好气地横了她一眼:“看你这点出息,如果连这点苦都吃不了,还怎么成大事?”

“妈,你试一下一直哭一直哭,那感觉就不能用吃苦来形容,我嘴角都快哭抽筋了。”

“好了,别抱怨了,事情不是进展得挺顺利的么?”

说到这个,白映安总算是安慰点了。

她拿起桌面上的削好的苹果咬了一口,道:“对了妈,都一整天了,南宫宸怎么还没有过来?”

“我也在纳闷呢。”许雅容唉叹道。

“他不会是移情别恋了吧?”白映安想了想,道:“对了,我听白慕晴说过,她跟南宫宸约定好了,如果孩子出生后他还想要她,就过来把她接回去,如果不要就……天啊,妈,他不会是不要我了吧?”

许雅容听她这么一说,也有些急了,她想了想安抚道:“先别急,也许他今天工作忙,明天才过来呢?”

“我就怕他不过来。”

“不会的,别忘了这可是他的亲生儿子。”许雅容用下颌指了一记婴儿床上的小宝宝。

“这倒也是,那我就耐心等等吧。”白映安咬了一口手中的苹果,沉吟了一下后,又问道:“妈,白慕晴现在怎么样了?还配合我们的计划么?”

提到这事,许雅容便头痛地用手指揉起了太阳穴,一脸无奈道:“一天到晚吵着嚷着要见孩子,我都快被她烦死了。”

“那怎么办?”

“我也在发愁啊。”许雅容道:“当初孩子还没出生的时候她就死活不肯人流,可见她对这个孩子的感情有多深了,我真担心以后她会闹上南宫家去。”

听她这么一说,白映安连苹果也吞不下去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全都要遭她的殃。”

“可不是么。”

“所以,妈,咱们千万不能让她有这个机会。”

“脚长在她身上,她要真的哪天闹上门去了,我们也拿她没办法。”

“那就让她闹不上门去。”白映安道。

许雅容看着白映安脸上的阴险,脸上也渐渐地展露出一抹冷笑,这个问题她刚刚也一直在想,只是一直在犹豫着该不该这么做罢了。

门口传来脚步声,许雅容慌忙冲白映安做了个手势,白映安顺势躺回床上,继续装出那副寝食不安的样子。

何姐将手中的保温盒放在床头桌上,一边将里面的鸡汤舀出来一边道:“这是司机刚送过来的鸡汤,少夫人你先喝点吧。”

“我吃不下。”白映安哽咽道。

许雅容走到她床边坐下,拍着她的手臂劝慰道:“映安啊,无论如何饭总是要吃的,你现在才刚生完孩子,营养跟不上的话对身体影响很大的。”

“可是,妈……我真的吃不下。”

“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是孩子还需要你,所以你一定要振作起来,你的身体好了才有力气照顾他啊。”许雅容将她从被窝里拉了起来:“乖,喝点鸡汤。”

白映安悲痛欲绝地接过鸡汤喝了起来。

何姐说道:“对了,老夫人让我转告你们一声,千万别把孩子已经出生以及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事情告诉他。”

许雅容脸上染起一抹狐疑,盯着她道:“何姐,不要告诉宸少孩子患病可以理解,但是不告诉他孩子已经出生了,这个……。”

“告诉他孩子意外流产了。”何姐道。

白映安正在喝鸡汤,听到她这句话时‘噗’的一声将嘴里的鸡汤喷回碗里,然后重重地咳了起来。

何姐的目光转到她身上,问道:“少夫人你还好吧。”

“映安,你没事吧。”许雅容慌忙上前拍抚着她的后背。

白映安一番重重的咳嗽后,眼泪嗒嗒地摇头:“我没事。”

何姐打量着她,问道:“少夫人你有意见?”

白映安慌忙摇头:“我没有意见,这样也好,大少爷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是的,老夫人也是这么想的。”

“那……孩子怎么办?总不能藏起来吧?”许雅容强忍住心底的不满。

“老夫人的意思是斩时先将孩子放在你们白家抚养,你们放心,一切费用南宫家都会承担的,包挺孩子的治疗费用。”

“老夫人想得真周到。”许雅容继续维持着脸上的笑容:“不过这孩子也算是我们白家的骨肉,我们白家抚养他也是应该的,况且这点费用我们白家还出得起,这一点,老夫人完全可以放心。”

“亲家母能够这么想我就放心了。”何姐含笑道。

白映安喝完汤,将碗放回桌面上道:“我想休息了,你们都出去吧。”

“那我就先回去了,顺便把这事跟老夫人说说。”何姐收拾好保温盒,道:“明天一早我会送早餐过来,少夫人你好好休息吧。”

“好,我会的。”白映应了声。

将何姐送走后,白映安立刻从床上坐起盯着许雅容气急败坏道:“妈,你怎么可以答应她这种要求?居然要我们隐瞒南宫宸孩子出生的事实?太过份了!”

许雅容睨着她:“那么如果我刚刚不在的话,你会怎么做?直接拒绝么?”

“不然怎么办?”

“所以说你做任何事情还是不够心思缜密。”许雅容无奈地摇了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做事情不能冲动,得小心翼翼,瞻前顾后。你一句话把人家拒绝了,老夫人肯定会气死。你可以先好言好语地应允下来,给自己铺一条退路再慢慢想办法。”

许雅容冷笑一声:“老夫人也真是够绝的,她让你往后住在娘家带孩子,分明就是在借机踢你出南宫家,以后孩子死了,你也没理由再回南宫家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们所做的一切不是都白费了?”白映安一急起来就头脑短路,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倒是许雅容显得沉静老练,唇边的冷意加深了一度,道:“她不让我们告诉南宫宸,可以让南宫宸自己知道啊,到时南宫宸非要把你们母子接回南宫家去的话,那就不关我们的事了。”

“咦,这个办法好。”白映安欣喜。

“当然了,这就等于是在下赌注,咱们现在赌的是南宫宸的良心,看他还会不会再要你们母子。”

“万一不要呢?”白映安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再度悬起。

许雅容看着她,一字一句道:“那就只能怪你命不好了。”

“妈……。”

“叫我也没用,谁让他南宫家从老到少,从主到仆全都是些没良心的僵尸脸呢?”许雅容说到这个便是咬牙切齿。

她身为白家的女主人,在上流社会中向来都是受人尊敬爱戴的,没想到遇到南宫家,却成了哈巴狗一般了。

等她女儿以后成了南宫家的女主人,非把那只老东西狠狠地虐一番才行,许雅容越想越生气,越气就越想快点让计划成功起来。

******

小晴将保温盒里的鸡汤盛了出来,递到白慕晴的跟前让她喝。

白慕晴虽然很想快点把身体养殖好,可又实在没胃口吃,只好拒绝道:“先放下吧,我一会再喝。”

“二小姐,鸡汤要趁热喝才好喝的。”小晴苦口婆心地劝道:“咱们不是说好了么,养好身体早点出院。”

白慕晴比谁都想早点出院,早点离开这个病房,她咬咬牙,接过小晴手中的鸡汤便仰头喝了进去。

喝完鸡汤,将碗递回给小晴时,白慕晴盯着她请求道:“小晴,我想见见白夫人,可以帮我转达一下么?”

小晴一脸为难道:“刚刚已经转达了,夫人让你好好休息,明天下午就可以出院了。”

白慕晴知道许雅容并不想见自己,没办法,她只好改为对小晴道:“那把你的手机再借我用一下。”估池妖血。

她想再打个电话给苏惜问一下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过来,其实就算她过来了,许雅容也不会让她们见面的,这一点不用想都知道。

小晴摇头,一脸不快:“夫人说我一天到晚顾着玩手机,把我的手机收走了。”

居然把小晴的手机也收走了,白慕晴苦涩地轻吸口气,只怕许雅容根本不是因为小晴顾着玩手机才将她的手机收走的吧。她是想断了她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她怕她坏了白映安回南宫家的计划!

白慕晴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昏昏沉沉起来,她用力地甩了一下脑袋,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会突然觉得头晕呢?

她抬眸望向桌面上的保温盒,瞪着小晴质问道:“你是不是在汤里加了什么?”

“二小姐,是夫人看你一天都不休息,想让你好好休息一下如是在汤里加了安眠药。”小晴如实道。

反正刚刚夫人是这么跟她说的,所以她才会照做把夫人交给她的药粉加入汤里。

“你……你怎么不跟我说啊……。”白慕晴的头颅一点一点地沉重起来,意识也在一点一点地抽离。

“跟你说了你还会吃么?”小晴低咕一声,见她睡着后替她拉好被子,心想这药效起得也太快了,居然一下子就睡着了。

*******

乔锶恒参加完一个晚间会议,回到办公室后,一眼就看到苏惜缩在角落里拨打电话。

他在门边顿了一下后迈步走过去,打量着她冷笑:“怎么?还没有放弃?”

苏惜抬起小脸,盯着他:“乔少,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肯相信,我对南宫宸没有任何非分之想之想,我也不是在帮他,而是在帮我朋友。”

“在这之前,你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你对南宫宸没有非分之相。”乔锶恒优雅地在沙发上坐下,点了一支烟开始吐云驾雾起来,透过缥缈的烟圈可以看到他眉宇间的清冷与不悦。

“我今天已经说了很多次。”

“可惜我不会相信。”

“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早点回家休息。”千锶恒将香烟掐灭在烟灰缸里,起身来到她面前,将她从落地窗前拽起揽入怀中:“不早了,回去洗洗睡吧。”

苏惜恼火地推开他环在自己肩上的手臂,盯着他道:“我还有事,你自己先回去吧。”

“你有什么事?帮你那位朋友?”

“没错。”苏惜盯着他:“不管你怎么想我,但她是我最重要的朋友之一,她现在有难我不会撒手不管。”

顿了顿,她接着用满是抱怨的语气道:“如果上午你愿意帮我,事情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你到底要我做什么?”

“我朋友跟我说她女儿不见了,我要你帮忙把孩子找出来。”

乔锶恒睨着她,随即嗤笑一声:“乔太太,你也太小瞧恒星医院了,丢孩子这事绝对不会发生在这里。”

“总之我要去妇产科一趟。”

“你跟我说哪个病房?我帮你打电话问一下。”

“不用了,我自己去。”苏惜甩开他便快往办公室门口走去。

她以为乔锶恒会像今天上午那样控制她的自由,没想到他并没有将自己抓回去,苏惜如是加快了步伐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当她走到白慕晴之前告诉她的病房时,却并没有看到白慕晴的身影,她随手抓住一位护士小姐的衣角问道:“请问这间病房的产妇哪去了?”

护士小姐扫了一眼病房道:“她刚刚已经出院了。”

“出院了?”

“对,刚出的。”

苏惜疑惑地沉默了一下,随即追问了一句:“对了,她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护士小姐摇头。

苏惜点点头,在原地站了片刻,才转身离开妇产区。

******

第二天上午,南宫宸一走进办公室,颜助理便跟着走了进来,一脸凝重道:“宸少,我今天在公司听到一个很奇怪的传言。”

“什么传言?”南宫宸推开椅子坐下后,抬眸睨了她一眼:“又传我跟你了?”

“如果是我和宸少的传言,就不值得我特地进来告诉你了。”颜助理道:“不知哪来的风声,说少夫人生了,生了一个注定活不长的病……孩子。”

南宫宸正在打开电话的动作一顿,抬眸盯着她:“你说什么?”

“大家都在议论少夫人昨天已经生了。”颜助理重复了一句。

这确实是个很劲爆的消息,南宫宸看着她,突然想起昨天回家时老夫人不太好看的作用于色,还有老夫人的反常言行。心里瞬间就确定这个消息肯定不是空穴来风,而是真有其事了。

他在办公桌前呆站了片刻,一动不动。

颜助理看着他小心翼翼道:“宸少,要不我先去了解一下情况?”

“不用了,我自己去。”南宫宸重新将笔记本电脑盖上,然后从办公桌后绕了出来快步往门口走去。

南宫宸赶回家的时候,刚好碰到老夫人在沈心的陪同下准备出门前往医院。

看到南宫宸的车子驶进来,大家愣了愣,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南宫宸便已经将车子停稳,并且推开车门下了车子。

“表哥,你怎么回来了?”沈心打量着他问道。

看到他不是那么好的脸色,老夫人倒是能够猜到他为什么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