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把她关起来/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奶奶,你这是要上哪去?”南宫宸扫了她一眼问道。

“我出去逛逛。”

“奶奶,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么?”南宫宸不高兴道:“孩子是我的,我有权利知道他出生。”

“到底是谁告诉你的?”老夫人怒道。

“这很重要么?”

“重要!”

“好。那是因为刚刚我一到公司。就听到有传闻说南宫家的少夫人生了,生了一个跟我一样的病怏子。”南宫宸恼火道。

“宸。”老夫人心头一痛,眼底瞬间染上一抹泪雾:“这就是我不想让你知道的原因,我宁愿你以为孩子没有出生,已经流产了,也不想让你知道是他是个注定活不下去的病怏子。我已经告诉过他们要保密了。为什么你还是那么快就知道了呢?”

“奶奶,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瞒得住?”南宫宸苦涩道:“再说了,不是早就已经知道孩子是不健康的了么?不是早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么?”

眼下老夫人的话,分明就是在确切地告诉他,这一切传言都是真的。

他的孩子出生了,是个不健康的孩子。

虽然当初知道孩子是有病的,但他何偿不是像白慕晴一样。期待着老天的眷顾,赐他一个健康的孩子。

他被白慕晴感染了,决定赌一把,就赌孩子也许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可是眼下他不得不承认,他和白慕晴都输了,孩子是不健康的,老天也没有眷顾他。

或许这种事情压根就不应该拿来赌,他当初就应该态度再强硬一点,逼迫白慕晴把这个孩子打掉。

“宸,扶我进去吧。”老夫人轻叹一声道路。

南宫宸挽过老夫人的手臂,扶着她往屋里走去。

将老夫人扶到沙发上后,南宫宸也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老夫人抬手冲沈心甩了一下手:“沈心,你先去学校吧,我跟你表哥聊聊。”

“好,不过你们都别太难过了。”沈心看了二位一眼。乖巧地转身离开客厅出门了。

坐在沙发上足有三分钟,祖孙俩都是相对无言的。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显然这个时候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合适了。

这样的结果虽然是之前就想到的,但突然间摆在眼前还是让人觉得有些措手不及。

最后还是老夫人抬眸盯着南宫宸打破沉默:“宸,你打算怎么办?”

南宫宸又是一番沉默后,才轻吸口气道:“还能怎么样?当初也是我同意把孩子生下来的。”

“我的意思是,你打算怎么处置她们母子?”

南宫宸也抬起头来。注视着老夫人:“奶奶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既然孩子注定活不下来,养在家里我们天天看着也揪心,就让白映安把他带回娘家去好好治疗。”老夫人摇摇头:“宸,我老了,实在是见不得孩子难受时的样子。”

“奶奶。”南宫宸唇畔泛出一抹苦涩:“当年医生不是也说我活不长么,所以……我们也不要太悲观。”

老夫人摇头:“这次不一样,这次是复杂性质的先天性心脏病,这种病从来就没有谁被治好过。今天我打电话问过宏恩的院长了,他也说得了这种心脏病的孩子基本活不成。”

南宫宸不说话了。

老夫人顿了顿,再度睨着他:“宸,你是不是想把她们母子接回家来?”

南宫宸看着她,犹豫了一下后摇头:“如果奶奶不想看到她们母子的话,我自然不能她们接回来。”

老夫人脸上浮现出一抹讶然,显然没有料到南宫宸会这么听自己的话,这根本不是他的个性啊。

她以为在这个问题上,祖孙俩又会有好一番争端呢。她脸上的伤感稍缓,道:“既然你能这么想就好,我就不用担心了。”

她想南宫宸会同意自己的提议,必定是对白大小姐没有感情了,当初她们就约定好如果孩子出生后,他还想要她就把她接回来。

四个月的时间过去,他对白大小姐的感情果然淡了,这是一件好事啊!

*****

白慕晴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晨,她幽幽地睁开双眼,发现四周跟她之前住的病房不一样。

这里不像是医院,也没有那一室的白色,更没有刺鼻的消毒水味道。

她蓦地从床上坐起,环视一眼四周发现这是一间装修简易的卧室,里面除了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外便没有别的摆设了。

卧室不大,床是只有一米宽的木床,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她从来没有见过!

今天是产后第二天,她的身体还有些不舒服,可她并没有在意地起身往唯一透着光的窗户上跑过去。

这是一个很小的窗子,外面是几株正在摇曳生资的大棕树,往下望去是一个已经有些荒芜的花园。

看得出来这里是三楼,而且是一幢无人居住的房子,白慕晴的脑海‘嗡’的一声作响,瞬间意识到自己是被许雅安那对母女囚禁在这里了。

囚禁……。

这个词在她的脑海中急速地回旋着,使她的身体一点一点地开始发软,一点一点地开始发抖。

她该怎么办?她的孩子还下落不明呢,如果她被囚禁了,谁来帮她找到失踪的孩子?

在窗前呆站了片刻,她倏地冲回床上,然后开始满房间地找起手机来,只是卧室里面除了几件简单的洗漱用品外,便再也没有属于她的物品了。

没有手机,就等于完全跟外界隔断了,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她改为扑在门上拼命拉了几下门把手,房门如她所料一动也不动,她急得流下泪来,一边拍打门板一边大声喊叫:“放我出去!有没有人在外面啊!放我出去……!”

然而,不管她怎么喊怎么叫,门口就是没有任何的晌应,也没有人过来替她打开这该死的房门。

也不知道喊了多久,拍了多久,直到嗓子喊哑了,手掌拍红了,她才终于崩溃地停止了喊叫,身体软软地跌坐在地上。

*****

白映安玩了一上午的手机,无聊地将手机往旁边一扔压低声音问道:“妈,南宫宸不是已经知道我已经生了么?怎么还不过来看我和孩子?”

“谁知道,估计是我们把他对白慕晴的感情想得太美好了。”许雅容也一直在等着南宫宸现身,从早上等到中午都没有等到人影,她不得不开始担心起来了。

早上她特意将消息透露到南宫集团去了,这么大件事没理由他听不见啊。况且她已经听说南宫宸刚到公司就赶回家去了,应该是听到这个消息后赶回家去问老夫人才对。

“他不会是真的不要我和这个孩子了吧?”白映安心急地低咕一声。

“别急,咱们再等等吧。”许雅容突然冲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门口。

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紧接着是何姐提着午餐走进来。

白映安调整好情绪,神色黯淡地坐在床上一声不吭,许雅容则是出于礼貌地冲她打了声招呼。

何姐将保温盒放在床头桌上,看了看婴儿床上的孩子问道:“孩子没什么不舒服吧?”

“挺好,睡了一上午。”许雅容笑笑地说完,走过去将保温盒里的营养餐盛了出来。

“既然少夫人和孩子都没什么事,那就让医生安排明天早上出院吧。”何姐捏了捏孩子的手继续说:“老夫人害怕看到孩子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明天就不过来送你们出院了,不过我和司机会负责把你们送回家的。”

许雅容张了张嘴,最终什么话都没有说。

何姐站起身来,望着许雅容问道:“亲家母,你不会有意见吧?”

“不会,当然不会了。”许雅容捏紧自己的拳头,脸上保持着得体的微笑。

心想太过份了,好像她们白家就很愿意看到这个孩子病死似的,真是欺人太甚!

她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忍不住问出一句:“老夫人她……真的决定把孩子放在白家抚养了么?还有宸少,真的能瞒得住么?”

“哦,大少爷已经知道了。”何姐状似无意地说道:“不过大少爷的意思跟老夫人一样,不忍心看到孩子痛苦的样子,所以觉得还是放在白家养好一点。”

许雅容脸上的笑容终于撑不下去了,语气也冷淡了许多:“何姐,你们这样就有点强人所难了。”

“怎么了?”何姐望向她。

“之前你们说怕宸少伤心,所以得瞒着他,为了宸少好,我家映安受点委屈是值得的。可是现在既然宸少已经知道了,你们却仍然要拒映安和这个孩子于门口,是不是有点太无情了?”许雅容咬了咬牙,继续说:“映安全心全意为宸少着想,可是你们南宫家呢,却想要借此机会踢她出南宫家大门。美其名说老夫人和宸少怕看到孩子伤心,那我白家呢?我家映安呢?难道就不伤心了么?”

何姐嗤笑一声:“当初是少夫人执意要生下这个孩子的,再怎么伤心也是她自找的不是么?”

“你……。”许雅容一时哑言。

“我有说错么?”何姐扫了白映安一眼:“如果不是少夫人执意要生下这个孩子,老夫人不会从昨天就开始卧病在床,以泪洗面,大少爷也不会伤心难过。如此偏激固执、不懂事的女人,就算宸少不想要也很正常吧?谁规定了结婚就不能离婚?”

许雅容没想到她会把话说得那么直接那么绝情,半晌才阴沉着脸说:“孩子可是南宫家的。”

“可问题是孩子他活不了。”何姐嘲弄地一笑:“当初少夫人执意要生下这个孩子,无非就是想要借他稳住自己在南宫家的地位,可是少夫人把老夫人和大少爷想得太软弱了,以为他们会受她这一招。少夫人败就败在自己没有这个命,生得下却留不住这个孩子。”

“如果不是南宫宸自己有病,映安会生出病胎来么?”许雅容恼火道。

“当初南宫家没有一个人支持少夫人生下这个孩子,所以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何姐走到婴儿床旁边,用手逗了逗床上的小婴儿道:“其实老夫人也很舍不得这个孩子,可是如果注定是活不长的话,接受了他只会徒曾伤悲。当然,如果少夫人也不忍看他一点一点地失去生命的话,可以把孩子交给南宫家,南宫家会给他一套别墅,请一堆育婴师来伺候他抚养他,绝对不会让他受丁点委屈的。”

何姐说完,扫了一眼二人:“那么你们的意思呢?孩子在哪边抚养好一些?”

许雅容气得胸口不断地起伏起来,半晌才咬牙吐出一句:“太过份了!”

“白夫人,其实这就是一场互相算计的游戏,既然是游戏就要玩得起输得起。”何姐说完,顿了一下后说道:“好了,明天我会来接你们出院,到时你们再决定孩子在哪边抚养。”

说完,她拿过桌面上的保温盒,转身往病房门口走去。

何姐离开后,白映安立刻从床上翻身到床下嚷道:“这简直是欺人太甚!太过份了!”

许雅容也被气疯了,只是她没有像白映安一样失态地大吼大叫。估庄记圾。

白映安骂了一句不过瘾不解气,于是将矛头转向婴儿床上的小婴儿:“早知道是这种结果我还要他干什么?给我把他扔出去!扔出去……!”

“白小姐,您别激动。”不明所以的育婴师生怕白映安拿孩子出气,慌忙将小婴儿从床上抱到怀里。

“南宫家都不要他了,我们还要来干什么?我叫你们把他扔出去听到没有?”白映安仍旧大呼小叫着。

育婴师一脸无奈道:“白小姐,这是您的亲生儿子,您要扔到哪去啊?”

“妈……怎么办啊?”白映安转为抓住许雅容的手臂摇晃着:“妈,南宫宸他居然不要我,也不要他自己的亲生儿子了,我们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怎么办啊……。”

“别烦我!”许雅容一把将她的双手推了下去,恼火道:“什么事情都要我来帮你想办法,你自己的大脑要来做什么?”

“妈……。”白映安委屈巴巴地哭了起来。

为了进入南宫家,她付出了整整半年的努力,留长发,增肥,模仿白慕晴的一言一行……。

如果这次进不去的话,那她就再也没有机会回去了,她过去半年的努力也都全部白费了。她不甘心,她怎么可能甘心啊。

*****

在这个小房间里呆了一天,白慕晴终于在下午的时候迎来了几丝动静。

听到门口传来开门声,她迅速地从角落里面站起,看着小小的门板被人从外面推开,然后是许雅容的身影走了进来。

“白夫人,你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求求你放我出去……啊……!”不等她说完,许雅容便狠狠地一巴掌扫在她脸上。

她愣住了,愕然地望着一脸震怒的许雅容。

许雅容原本就是一肚子的火气,看到她后就更生气了,瞪着她恼怒地吼道:“小贱人!当初我让你不要生下这个病怏子,你非要生,你还想出去?我告诉你映安得不到她想要的,你这辈子也别想得到,你这辈子就给我老死在这里吧!”

南宫家的做法太绝情了,是她始料未及的绝情,她始终认为如果不是白慕晴当初执意要生下这个孩子,如果她当初就听她的把孩子打掉,然后跟白映安调换身份,白映安必定会一直顺顺利利地生活在南宫家,根本不会有回娘家待产这一段,更不会有机会被南宫家顺理成章地拒之门外。

如果不是她的固执,如果这个孩子不是个病怏子,她的计划不会如此失败!

白慕晴被她打得一脸愕然,随即情急地哀求道:“白夫人,我发誓不会再到南宫家去,不会再见那个孩子,我会走得远远的,只求你能让我离开这里,求你了……。”

她呜呜地哭了起来,她必须要离开这里,她的女儿还下落不明,她必须离开这里啊!

“不必了!”许雅容继续用吼的:“一切计划都泡汤了,南宫家不要你跟孩子,南宫宸也不要你们母子了,那帮绝情绝义的畜生就这么把你们丢弃了知道么?”

白慕晴怔怔地望着她,含泪摇头:“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你太自信了,太高估南宫宸对你的感情了!”许雅容冷笑一声:“南宫宸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到医院来看过映安和孩子一眼,只给我们留了一句话,孩子和映安他都不要了,听到没有?他不要你们母子了!”

“不……。”白慕晴依旧摇着头。

其实这个结果是她曾经猜测到的,也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南宫宸当初说等她生下孩子,他会做一个选择,他果然做出选择了,选择抛弃她。虽然这跟她没有关系,该伤心的应该是白映安,可她还是难过极了。

南宫宸不要她,孩子也下落不明,就连她自己也落入了这副被囚禁起来的境地。

“你想回到南宫家是么?你给我死了这条心吧!”许雅容又冲她狠狠地扔去一句。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没有?没有你为什么吵着闹着要见孩子?呵,如果不是你在病房里闹腾,我还没打算把你囚禁起来呢。白慕晴,你根本做不到把一切还给映安,放任你在外头迟早都会出事的,所以就算是为了永绝后患我也不会让你离开这里半步!”

“你说什么?你要一直把我关在这里?”

“没错!”

“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啊?”白慕晴气急败坏地扑上去,抓住她的手臂痛哭:“白夫人,你让我做的我都照做了,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啊……。”

“因为你不听话。”许雅容恨恨地甩开她的双手,往后退了一步后,扫视一眼这间小屋子,漠然道:“你就给我乖乖呆在这吧,如果够乖的话,我也许还会让你走出这间屋子,到楼下的大卧室去住,如果你还是这样吵吵闹闹,别说大卧室,连一步都别想走出这间小屋。”

“不要……我不要呆在这里,你说过会放过我妈和小意的,你说过会放我自由的,你不可以说话不算话啊……。”

“说话不算话的是你,带头打乱计划的也是你。”许雅容不耐烦道:“够了,我不想再听你说这些没用了,我提醒你一句,这间别墅是荒废多年的老别墅,四周也没有人住,你别试图逃离这里,因为没有用。”

她说完,转身往门口走去,并且扭头冲门口的一位男子道:“给看好她。”

“我会的,夫人。”男子应了声。

“不要!我不要被关在这里!”白慕晴焦急地追上去,却慢了一步,房门瞬间被那位男子关上。

她拼命地拉扯着把锁,拼命地拍打门板,然而回应她的,却是许雅容渐行渐远、高跟鞋落地的声音。

*****

早上,许雅容正在收拾出院的物品,床上的白映安气了一夜,难过了一夜,倒真有几分产妇的狼狈样子。

她看着许雅容将所有东西收拾好,激动地冲上去,一把将袋子里的东西推倒在地气急败坏地嚷道:“妈,我们就这样回去了吗?就这样认输了吗?我不甘心!不甘心……!”

许雅容看着她,苦涩道:“我也不甘心,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先回家吧,然后再从长计议。”

“还能怎么计议啊?孩子活着的时候他们不要,死了就更不会要我了,妈……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啊!”白映安伤心地哭了起来。

就这么认输了么,她才不要!才不要啊!

“乖,别哭了。”许雅容抱着她,拍着她的肩膀安抚道:“既然南宫宸不要你,咱们还可以另外找个好人家,C城想娶你的男人多了去,咱们不一定非要嫁给南宫宸。”

“妈,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以前许雅容总对她说,C城就数南宫家最霸气了,如果当了南宫家的女主人,不仅白家能够飞黄腾达,就连她也会成为C城最受拥戴的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