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如愿以偿/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病房的门在这个时候突然被人推开了,紧随而来的是一个低沉而磁性的声音:“谁说我不要你们母子了?”

拥抱在一起哭泣的母女俩愣了一下,倏地放开彼此,随即同时转向门口的方向。

当她们看到病房门口的南宫宸时。脸色苍白了一下。第一个想到的是南宫宸是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的,刚刚她们说的话他都听到了吗?

还有……她们刚刚有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应该没有吧?好险!

白映安看到南宫宸完全傻掉了,泪眼婆娑地坐在床上看着他,模样儿楚楚可怜又招人心疼。

许雅容也是好一番呆怔,只是她比白映安先反应过来。

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将心底瞬间涌起的欣喜掩藏下去。故意用嗔怪的语气道:“宸少不是不要映安和孩子了么?为什么还跑来这里?”

南宫宸看了她一眼,并未开口说话,而是迈步走进来。他先是走到婴儿床上打量了一番熟睡的孩子,然后转到白映安面前,注视着她。

她除了比以前胖了些,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同,还是那一头黑黑的长发。洁白的肌肤,哭起来楚楚可怜的模样。

好半晌,才开口道:“还记得当初我们的约定么?”

白映安终于回过神来了,她抬起手背抹了一下眼里的泪水不吭声。

她心里的振奋丝毫不比许雅容的少,南宫宸出现了,他终于出现了,看得出来他还是在乎她跟孩子的,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如此峰回路转的剧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为了不让自己的兴奋从声音里头透露出来,她不敢开口说话。

南宫宸就站在她面前不足一米远,这辈子她还是头一回靠他这么近,近得可以闻到他身上独特而迷人的气息。

她觉得自己快要迷醉在他的这份优雅中了,她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心底的激动,把与他相逢的第一场戏就演砸了。

没有台词的戏是最安全的,所以她除了哽咽着吐出‘记得’二字后,便别开脸,多一个字都不敢出口。

“我记得当初我说过。等到孩子出生后如果我还要你,那么我会把你和孩子接回家去。现在孩子出生了,而我又刚好舍不得你,所以……。”南宫宸微微一笑:“咱们回家吧。”

白映安终于控制不住地喜极而泣起来,泪如泉涌。

这些泪水全都是高兴的泪水,南宫宸居然说要带她回家?他居然答应带她回家了。也就是说她这半年来的努力没有白费,她们的计划也没有失败。

同样喜极而泣的许雅容倒是不用太隐藏自己的情绪。含着泪微笑道:“宸少,有你这句话,映安就算是吃再多苦也值得了。”

“委屈你了。”南宫宸抬起手掌扶上白映安的肩膀。

大概是太紧张了,太兴奋了,白映安一时间居然有些畏缩,身体也是本能地往后退了一退。

这一退,反而越发地触动了南宫宸心底对她的疼惜,他僵在半空中的手掌顿了一顿后,重新落在她的肩上,轻轻地将她拥入怀中。

接触到他的怀抱,白映安整个身体都酥软了,稍稍适应过来的她终于抬手环住他的腰身,小脸贴着他的矫健的腹部,更多高兴的泪水涌了下来。

*****

一个小时后。

白映安打量着眼前这间宽宏明亮的大户型公寓,兴奋过后的心情已经渐渐地平静下来,反而增添了一丝紧张。

这间公寓就是白慕晴日记里面提到过的江景公寓吗?南宫宸为什么带她到这里来?

她扭头望向执意要跟过来的许雅容,许雅容回给她一抹安抚的笑容,然后俯在她耳边低声道:“别忘了你是那个冒冒失失,天不怕地不怕的丫头。”

“可是我忘了这屋子的结构。”白慕晴跟她提过这个屋子,只是当时她觉得反正就是个南宫宸偶尔休憩的地方,她应该不会有机会到这来,所以没有用心去留意。

没想到和南宫宸在一起的头一天,就是在这间屋子里。

“慢慢来,别紧张。”许雅容拍了拍她的手背。

南宫宸亲自送宝宝进卧室休息后,一走出来便看到母女俩在交头接耳,他掀起唇角微微一笑:“怎么了?”

许雅容忙笑了笑道:“是映安她担心老夫人知道你把她带回来会大发雷霆,会连累到你。”

“放心吧,奶奶没有你们想象得那么可怕。”南宫宸迈步走过来,揽住白映安的肩膀将她带到沙发上坐下,道:“这里虽然比不上老宅那么大,但是景色和空气都很适合宝宝养病,离医院也近,你觉得呢?”

“我……我没关系。”白映安不自在地迎视着他:“只要能跟你和孩子在一起,就算是住在贫民窟里我也愿意。”

南宫宸的目光深邃,望入她的眼中,总能让她有种心慌意乱的感觉。

“你能这么想就好。”他揽在她肩上的手掌缓缓下移,握住她的手掌,纤细的无名指上是一枚金镶玉戒指。

那戒指虽然是请顶级珠宝大师高仿出来的,但毕竟是假的,白映安不自觉地将无名指往掌心里面收了收。

好在南宫宸只是安抚式地握了一下她的手掌,便松开她了。

许雅容观察到白映安的惶恐,为了防止南宫宸惊觉到她的失常,忙开口转移话题道:“宸少,映安刚生完孩子,又是头一次,虽然有育婴师在,但我还是觉得不太放心,我想留在这里照顾她几天可以吧?”

“只要映安高兴就好。”南宫宸无所谓道。

“谢谢。”白映安松了口气,开心地笑了。

有许雅容留下来指点她,她安心多了。

*****

南宫宸坐在小床边看着里面不停蠕动的小宝宝,看着他急促呼吸的样子和明显发黑的肤色,心里渐渐地涌起一抹难受。

他一直在杜绝的场面,最终还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只是他并没有像老夫人一样把所有责任都推到白映安的身上,毕竟当初是他自己不够坚持,妥协在她的苦苦哀求下。

他伸手在宝宝的小下巴上逗了逗他,宝宝立刻张开小嘴回应,终于,他的脸上露出了笑痕。

白映安侧躺在床上看着他,看到他脸上的笑容后终于暗暗地松了口气,看来他并没有因为孩子生病而嫌弃他,而且看起来还挺喜欢的。

见多了南宫宸冷酷优雅的样子,倒是头一次见他脸上露出这么温柔宠溺的笑容。

宝宝也许是肚子饿了,突然张开小嘴哭了起来。

南宫宸看到宝宝哭了,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起来,这辈子都没有抱过孩子的他,伸出手想要抱抱他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直到育婴师小跑着走进来,将宝宝从床上抱起来放入他怀中笑盈盈道:“大少爷大概没有抱过孩子吧?孩子还小,您得托住他的头部。”

南宫宸点头,在她的指点下将孩子抱入怀中。

“其实宝宝更喜欢被男人抱,因为男人的怀抱比较宽大。”育婴师转身去给宝宝泡牛奶,泡完奶回来后,又细心地教南宫宸喂宝宝吃奶。

育婴师转身对床上的白映安道:“对了,少夫人,您晚上可以试着给宝宝吸奶了,不然晚上开始涨起来的时候宝宝喝不完,你会很辛苦。”

白映安脸色一变,本能地抱住自己的胸部:“我……我才不要。”

听到白映安的声音,南宫宸抬头往她看了过来,随即冲她微微一笑:“睡醒了?”

“唔,一直在看你跟儿子玩,不知不觉就看痴迷了。”白映安泛红着脸色道。

南宫宸道:“我看着儿子可爱地伸懒腰,嘟嘴,也看痴了,连你醒来了都不知道。”

白映安突然从床上下来,腻到他身侧,搂着他的手臂道:“大少爷,我不想喂母乳,她们说了,喂母乳胸部一定会下垂的,难看死了。”

南宫宸讶然地望着她,显然没料到她会说出这种话来,在他的记忆里,他的小妻子不但在乎形象,更视这个孩子如命,怎么可能会为了保持身材就放弃喂母乳?

白映安意识到他在想什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是你说的么,现在我的身份不一样了,必须注意形象。”

“可是你之前不是这样说的。”

“人是会改变的嘛。”白映安笑着举起手腕:“你看我为了美丽,还把上面的牙印给整掉了。”

南宫宸目光下移,落在她的手腕上,果然看到她手腕上的那几排牙印子消失了。那是他留给她的,当时流了不少的血,留下了清晰丑陋的印子。

而眼下除了颜色还有一点点没有完全恢复正常外,看起来比以前好看多了。

白映安晃了晃手腕:“医生说再过两个月就可以完全恢复正常了,一点都看不出来受过伤。”

“是么,那就好。”看着她光洁的手腕,南宫宸心里浮上一丝淡淡的失望,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大概是因为他之前曾抓着白慕晴的手,看着这两个清晰的牙齿印不但没有同情她还霸道地宣布这是属于他的印记吧。

看到她把属于他的印记处理掉了,如是他觉得失望了?他笑着摇摇头,怪不得她以前总说他霸道自私呢。

“我不是也说过一句么,你在我心里早没有什么形象了。”他笑。

“讨厌。”

“不过如果你不想喂母乳的话也没关系,咱们喂牛奶。”

“宸,你真好。”白映安兴奋地笑了起来,然后伸手逗了逗小宝宝:“瞧,小宝贝喝牛奶一样喝得很开心的。”

宝宝喝过牛奶后,南宫宸将她放回小床上,起身摸了摸白映安的发顶:“我有事情要出去一趟,你在家好好休息。”

“好,那你早点回来。”白映安送他出门。

******

南宫宸一回到南宫家,便看到老夫人坐在客厅里,显然是特地等他回来的。

果然,一看到他,老夫人便一脸恼火道:“宸,你不是说过不把白映安母子接回来的么?”

刚刚一听到南宫宸把白映安母子接回公寓去的消息,老夫人就气坏了,然后一个电话打到他的手机上命令他回来。

南宫宸是特地回来面对她的,自然也做好了应付她的准备,他不急不躁地来到老夫人对面坐下,道:“奶奶,你说你不想看到孩子伤心,所以我把孩子放在公寓里养,这样你就不会心里难受了,我决定了,不管他能活多久,我都要亲自抚养他。”

“你……。”老夫人气结。

她这么做的原因不是为了撇开那个可怜的孩子,而是趁此机会摆脱白映安那个女人啊,他怎么就不懂呢?居然还一声不吭地把她接回公寓里面去。

“奶奶,我们不是约定好了么,等到孩子出生后如果我不能忘掉映安,就把她接回来。”

“谁跟你约定好了?是你自己跟自己约定的。”老夫人恼火道:“我跟你约好的是如果我们让孩子出生,那么你就得听我的安排娶真正属于你的那个女人回来。”

“我说过,那个女人已经死了。”

“我也说过我不相信。”

“奶奶……。”南宫宸一脸无奈道:“咱们可不可以不要再迷信了?把静琪小姐好好安葬了,放弃寻找那个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人,正式接受映安,我只想好好工作,不想在私人感情这件事情上浪费太多时间。”

老夫人已经不止一次地听到他说这种话了,她深吸口气,只觉得愤怒又无奈。

“说我活不过三十岁,可是你看看我,还有一个月就满三十岁了,不是还好好的么?”南宫宸又说。

“不是还有一个月么?还有,三十岁这一整年那么长,你能保证你能好好的么?”

“我肯定能好好的。”南宫宸说。

老夫人看着他,半晌才轻吸口气:“是不是一定要把她接回来?”

“她是孩子的母亲,我必须把她接回来。”

“好,既然一定要这么做,那就把她们母子接回家来吧。”

“奶奶如果觉得心里难受,就让我们在外面把孩子抚养起来,也许会有奇迹发生呢。”

老夫人摇头苦笑:“毕竟是我们南宫家的亲骨肉,即便要走,也让他在家里安心走吧。”

虽然每天看着他心里会难过,可是把他扔在外面的话,她心里只会更心疼,更不舍。之前狠下心来抛弃他,是为了趁机把白映安踢出南宫家。既然南宫宸执意要把这个女人留在身边,那么也没必要再把孩子扔在外面了。

至于后面的事,那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南宫宸见她说得这么认真,终于放下心地点点头:“谢谢奶奶,我今晚就把她们母子接回来。”

******

南宫宸走后,白映安不用再装产妇躺在床上,无聊了一下午的她开始仔仔细细地研究起屋子的每一个角落。

从客厅到卧室,再到客房,感觉每一个地方都装饰得高端上档次。

就连书架上的书都是高大上的,是她们这些普通人看不懂的。

她随手拿起一本书在手里翻了翻,翻到中间的时候看到一张泛黄的相片一闪而过,柄着好奇,她又将书页翻了回去,然后将那张相片拿了出去。

相片看起来有些年头了,里面一位扎着小辫子、笑得一脸开心的小女孩。她将相片举高一线,左看右看总觉得有那么一些眼熟。

“妈,你过来看一下。”白映安扬声冲着外头喊了一声。

正在用摇控器切换电视频道的许雅容放下摇控哭,从沙发上站起往屋里走来,一边嗔怪道:“能不能小声点?吵醒了孩子又要哄半天,你不嫌烦我都嫌。”

白映安不理会她的责备,将相片举到她面前:“妈,我怎么觉得这个小女孩有点眼熟啊?”

“哪个?”许雅容接过她手中的相片扫了一眼,随即怔了一下,道:“怎么长得那么像白慕晴小的时候?”

“白慕晴小的时候?”白映安讶然。

“嗯,不就是她整容前的样子么?”许雅容将相片丢还给她。

白映安点点头,怪不得她看着有点眼熟呢。

白慕晴不容前的样子她见过一回,就是那年朱慧带着她上白家认亲的时候,虽然时间有些远,不过她当年大概十一岁的样子,记忆也已经有些清晰了。

“不对。”原来已经转过身子准备离开的许雅容突然折了回来,盯着白映安手中的相片道:“白慕晴整容前的样子南宫宸没理由见过,更没有理由留着她的照片。而白慕晴知道自己只是代替你嫁入南宫家的,也没有理由会把自己整容前的照片放在南宫家,给机会南宫宸发现她的真实身份。”

白映安点点头:“对噢,如果南宫宸知道她是代替我嫁入南宫家的话,肯定一早就气得把她踢出南宫家了,那这相片是怎么回事?”

“给我看看。”许雅容重新接过相片翻看起来,发现相片底部写了‘命定情人’这几个草字。

“命定情人?”许雅容低喃一声,想了又想,随即倒吸口气,道:“我明白了。”

“什么?”白映安迫不及待地问道。估豆贞技。

“知道老夫人为什么想尽办法要把你踢出南宫家么?就是因为她发现白慕晴嫁进去后,对南宫宸的病情没有丝毫帮助,认为是娶错了人。我想她现在应该是在大力寻找南宫宸的真正的命定情人,而他们的下一个目标便是她。”许雅容晃了晃手中的照片,淡然一笑:“只是她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小女孩已经整容成另一副模样了,所以怎么找都找不到她。”

白映安怔了怔:“妈,你的意思是我不再是南宫宸的命定情人了?慕晴这丫头才是?”

“老夫人这是病急乱投医,一颗心全乱了,其实哪有什么命定情人,我才不信。”许雅容将手中的相片扔回给白映安。

白映安却一脸担忧道:“可是……万一她们发现其实这个小女孩就是白慕晴话怎么办?”

“所以啊,你千万不能让他知道。”许雅容暗吸口气,脸上划过一抹阴冷的表情:“看来白慕晴这丫头真不能留。”

“真是的,之前明明说我才是南宫宸的命定情人的,现在居然又换成她了。”白映安没好气也低咕一声,心里满满都是忌妒。

当初一听到何姐说她是南宫宸的命定情人,她吓得魂都没了,如今一听到说南宫宸的命定情人不是她,她又开始失望了。

******

白慕晴重新见到许雅容的时候,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激动了。

听到开门声,她只是轻轻地抬了一下眼皮,便重新垂下眼睑,依旧一动不动地缩在床角。她知道不管自己怎么哀求都是没有用的了,还不如省点力气。

许雅容这次的心情明显好了不少,注视着她道:“映安已经回到南宫老宅了。”

白慕晴听到她这句话,瞬间抬起头来:“真的吗?那我是不是可以离开这里了?”

白映安已经得到她想要的了,她应该可以离开了吧,原本绝望的心底终于又燃起了新的希望。

让她没想到的是,许雅容居然摇头,并且用一种很无奈的声音说道:“暂时还不行,我得确保映安在南宫家里面彻底站稳脚跟,确保你不会上南宫家去闹场才行。”

“我说了我不会去闹的!”白慕晴终于火大了,腾地从床上站起瞪着她:“我们当初不是这么约定的,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

“我没说过不放你出去,你放心吧,虽然你人在这里,不过你母亲和弟弟很快就会回来C城的,等到你彻底忘掉南宫宸后,我立马放你出去跟他们团聚。”

许雅容脸上毫无愧色,原本她就没打算要放白慕晴出去,自从知道她就是南宫家在找的下一位命定情人后,她就更不能放她出去了。

许雅容脸上一闪而过的阴险,白慕晴并非看不到,她也绝对不会再相信她第二次了。为了白映安能够后顾无忧,她一定不会放她出去的!

陷在掌心里的指甲越陷越深,深到渗出血来,她终于控制不住地嚷了起来:“许雅容!你不是人!你会不得好死的!”

她蓦地冲上去,一手抓住许雅容的头发,一手抓住她的脸颊,一通撕扯推撞起来:“你怎么可以那么恶毒?你还配做人吗?”

‘砰’的一声,许雅容被她推倒在墙上,额头撞在墙角,痛得她大呼小叫起来。

白慕晴气疯了,完全不理会她的尖叫和反抗,揪过她的头发又是一通撕扯。许雅容被吓坏了,扯着嗓子冲外头喊:“阿司!你死哪去了?还不快点把这个疯子给弄开!”

“我是疯了,你再不放我出去我一定会更疯的!你到底放不放我出去!放不放?!”

一直等在楼下的阿司赶上来,看到扭打成一团的二人慌忙冲进来,将许雅容从白慕晴的手里救了出来。

白慕晴被阿司控制了双手,却依旧在奋力地挣扎着,吼叫着:“放开我!我要杀了这个恶毒的女人!”

来的时候还是一副雍容华贵的许雅容,一番掐架后立放变成一副疯婆子的形象。不但头发全部散下来了,脸上还多了两条泛着血丝的指甲印。

她抹了一把火辣辣地疼着的脸颊,气得脸色铁青,瞪着她气愤填鹰地尖叫:“贱丫头!跟你妈当年一样是个疯子!神经病!”

“你才是个神经病!”白慕晴奋力地挣脱阿司的控制,冲上去又要抓她,许雅容被吓得慌忙转身向门外跑去。

随着门板‘砰’的一声合上,小房间内又恢复了只有她一个人时的冷清。对着门板呆了足有三分钟,她才崩溃地痛哭出声。

*****

回到南宫家老宅后,白映安理所当然地入住了白慕晴之前住的卧室。虽然这里没有公寓里面自由和安全,而且还要应对那么多的人,可她还是宁愿住在这里。

这里是南宫家的主宅,作为南宫家的少夫人怎么能住在外面?如果一直住在外面,等哪天孩子没了,老夫人必定又有理由把她拒之门外了。

“少夫人,白夫人过来看您了。”小绿在门口敲门道。

一听许雅容过来,白映安立刻飞奔出去开门,欣喜地将她迎进来后便开始诉苦道:“妈,我为了不出状况,好几天都不敢出门,快把我闷死了。”

“坐月子本来就不能出房门。”许雅容道:“不出门最好,等你稍稍适应这里的生活再出去就不会那么容易出错了。”

“好无聊啊。”白映安埋怨了一句,这才发现许雅容隐在几绥卷发下的划伤,怔了一下后关切地问道:“妈,你的脸怎么了?”

许雅容抬手抚了一下自己的脸颊,语气立刻变得愤愤起来:“被那个小贱人抓的,跟她妈一样凶悍得很。”

“什么?她居然敢打你?”白映安一听是白慕晴把母亲抓伤的,立刻跟着激动起来。

许雅容怕被外人听见,忙冲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道:“算了,就让她得逞一次,以后有的是苦日子让她受。”

想到她以后的悲惨日子,白映安总算是稍稍平衡些了。

“对了,这里的人对你怎么样?”许雅容问道。

“跟贱丫头说的一样,个个都是冷冰冰的,只有那个朴恋瑶对我热心了点。”

“越是笑得温和的越危险,尤其要小心那位姓朴的,看着就不是省油的灯。”

“妈,我知道啦。”

“南宫宸呢?他对你怎么样?”

“还不错,他住对面屋,晚上才因来,相处的时间少所以他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说到南宫宸,白映安总算是欣慰地笑了。

“那就好,只要南宫宸和老夫人对你好,别的人都不重要。”许雅容仍然是一脸凝重:“所以你得收起你平日里的大小姐脾气,嘴巴甜一点,心细一点,老人家很容易就能哄高兴的。”

白映安点头应允,随即道:“不过,虽然南宫宸对我态度很好,但我可以感觉出来他对我不是特别入心的那种,和我以前交往的那些男朋友不一样。”

许雅容听到她这么说,沉吟片刻后说道:“白慕晴不是说过了么,他的心里一直住着那位初恋情人,当初对白慕晴也并不真心。至于以后他会怎样对你,那就得看你自己往后的表现了。”

许雅容又说:“这里不比公寓,以后我就不方便常来了,所以你一定要小心谨慎,别把妈妈这半年多的心血白费了。”

“放心吧妈,这也是我的心血。”

“嗯,你会这么想就好。”

在南宫家呆了一阵,许雅容便识趣回去了。

回到白家大宅附近,许雅容远远便看到一辆熟悉的宾利车子停在白家大门口。眉头微皱,她将车子停在宾利车子旁边,落下车窗看着驾驶座上的林安南。随即嘲弄地一笑:“林少爷,你母亲不是已经明确表明过了么,不会要我家映安当儿媳,也就是说我家映安高攀不起你们林家,所以你也没必要再到这里来吧。”

林安南并不能在乎她的嘲讽,微微一笑:“伯母不请我进去喝杯茶么?”

“映安不在家。”许雅容脸上的表情冷淡下来。

“我知道,映安正在南宫家享受天伦之乐。”林安南仍然笑着。

许雅容脸上的表情一僵,讶然地盯着他。

他知道?他居然知道!

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许雅容最终将脸上的冷漠稍稍缓和,冲他扔去一句:“既然林少想进来喝茶,那就请进吧。”

“谢谢伯母。”林安南道。

许雅容将车子开到主屋前停下,然后下车入屋,让红姨将林安南领到二楼起居室后,自己则回房换了套衣服,然后站在镜子前看着镜中的自己。

在镜子前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后,她才迈步往起居室走去。

她到的时候,林安南已经坐在起居室的沙发上喝茶了,表情不急不躁,显然是有备而来的。

许雅容走了过去,盯着他道:“咱们开门见山吧,林少这一趟到底是为什么?”

不等林安南开口,她紧接着又说了一句:“不过我提醒你一句,映安她原本就属于南宫宸的,是南宫宸的命定情人。现在她进了南宫家,也是在为当初欺骗南宫家的错事做一个纠正,这是她的义务也是她的责任,你就别想再打她的主意了。”

“伯母您也真是聪明自私,当初想要巴结我们林家的时候,不羞不躁、想方设法地煽动自己的女儿勾YIN我。现在知道南宫宸没事了,又想方设法地摆脱我,怕我坏你们的好事。明明就是自私地利用慕晴,抢走了属于她的一切,却还把自己说得这么伟大,为了弥补当初欺骗南宫家的过错。”

“明明是你们林家先宣称不要映安的,不然她也不会对你死心。”许雅容恼羞成怒地辩驳道。

“我妈归我妈,我归我,我都还没有说不要映安,你们却在猴着找出路攀高枝?”林安南嘲讽地一笑,改口道:“好吧,过去的熟是熟非不提也罢,毕竟我这趟来的目的也不是你的宝贝女儿。”

“你什么意思?”许雅容不解。

“意思就是……像你宝贝女儿那样的人间极品,我林安南消受不起,还是留着给南宫宸慢慢享用吧。”林南宫稍稍放慢了语速,几乎是一字一句道:“我要白慕晴,现在就要!”

“你说什么?”许雅容几乎不敢置信地盯着他。

虽然她心里明白林安南对白慕晴仍然有感情,但在她看来能为了利益放弃掉的感情,再深也深不到哪去。况且白慕晴现在是二婚,又是个生过孩子女人,他林少爷在C城也是有头有脸有身份的女人,想要什么样的女人要不到?居然会要这种二手货?

“我没听错吧?你要白慕晴那个女人?”

“你没听错。”林安南道。

“为什么啊?”

“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觉得她比白映安更值得我爱。”

“可是……。”许雅容也顾不得自己的女儿被侮辱了,心里一片乱糟糟起来,半晌才吐出一句:“可是白慕晴她出了院就离开了,我现在不知道她在哪里。”

如果白慕晴现在出来了,那她和白映安还有活命的机会么?

他居然跟她要白慕晴,这还真是不好办啊!

“伯母真是说笑了。”林安南压根就不相信她的话,睨着她嘲弄地一笑:“以伯母的做事风格,做任何事情绝对不可能不为自己留后路的,为了保住白映安在南宫家的地位,你也绝对不会依照规定放慕晴自由,反而会把她……。”

他顿了顿,语气冷了许多:“当然了,我希望她现在还好好的活着,否则……。”

场面瞬间沉静下来,许雅容看到他眼里的冷戾,忙道:“她当然还活着,我怎么可能把她怎么样嘛。”

“既然这样,那好。”林安南从沙发上站起,盯着她一脸认真道:“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是马上带我去见慕晴,第二是我直接前往南宫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