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她的选择/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许雅容慌忙跟着他从沙发上站起,脸色泛白道:“林少,请你别去南宫家。”

“那么伯母的意思是选择第一了?”

“我……。”她哑言。

如果现在去南宫家,把一切告诉南宫宸和老夫人的话。不仅白映安会很惨。就连整个白家都会遭殃的啊。

事情进展到这种地步,她已经没有退路了,所以只能硬着头皮一直走下去。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会是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故事,这段时间来林安南一直无声无息的,原来是暗怀鬼胎呢!

眼下的这两条路。她无论选择哪一条都是死路啊!

“那个……。”她张了张嘴,道:“林少,我一会就带你去见慕晴,不过咱们可不可以再好好谈谈。”

林安南淡然一笑:“我知道你要谈什么,放心,我要的是慕晴,南宫家和你们白家恩恩怨怨我没兴趣搭理。”

“可是能不能一直拥有慕晴。有些事情你还是得配合我。”许雅容急得有些语无论次起来:“就比如……如果南宫宸发现她们两个调换身份的话,肯定不会放过慕晴的,到时他要么把慕晴抓回去,要么把她整死,你……你一样会失去慕晴。”

“然后呢?”

“然后……然后为了防止夜长梦多,我希望你们林家能尽快大办一场婚礼,让你们两个尽快结婚,而我会让慕晴在白家风光出嫁。”许雅容讨好地笑了笑:“反正你们去年就曾订过婚的,现在结婚也属理所当然,这样南宫家的人就不会过多怀疑,慕晴也不会再想着回南宫家了,你觉得怎么样?”

林安南想了想,点头:“可以。”

他的目的是得到白慕晴,当然也不希望白慕晴被南宫宸抓回去,这个方法无疑是最好的,他当然不会拒绝。

“那……那我们走吧……。”许雅容抬手擦了一下额角的冷汗。带头往楼下走去。

*****

当林安南看到白慕晴的时候,她就坐在房间的角落里,发丝蓬乱,衣衫不整,脸上的表情更是呆滞得像个傻子。

只一眼,林安南便气得扭头冲许雅容怒吼:“她才刚生完孩子呢!你就这样对她?”

许雅容缩了缩脖子,一声都不敢吱。如果她是个男人。估计林安南早就气得一拳挥过去了。

他的这一声吼,倒是让白慕晴幽幽瞬间抬起眼睑,当她看到意外出现的林安南时,眼底闪过一抹讶然,但很快便沉寂下去。

林安南曾经提醒过她,如果她一味地依照自己的想法走下去,下场肯定会很惨,果然,被他说对了。

“你们……好好聊吧。”许雅容不自在地说完这句,转身迅速地离开小房间。

许雅容走后,林安南走到白慕晴面前,一脸恨铁不成钢地俯视着她:“当初我说什么来着,这对母女不是善累,让你别相信她们。”

“我当然知道她们不是善类,可是你呢?你就是善类了么?”白慕晴苦涩地吐出一句。

“到了现在,你还是那么固执么?”林安南蹲了下去,盯着她:“我还说过,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可以救你,包括今天也只有我可以救你出去。”

“你可以救我出去?”白慕晴讶然地盯着他。

“没错,白映安已经成功进入南宫家了,为了避免你去打搅他们,白夫人这辈子都不可能放你出去的,但是只要我开口,她绝对不敢不放。”

离开这里,是她这些天来做梦都想着事情啊,可是经历过这么多事情后,她不会再相信任何人了,包括眼前的这个男人。

“放我出去,你一定有条件吧?说说看你的条件是什么?”

“这个时候,无论我说什么条件你都得答应了不是么?”

白慕晴瞪着他,目光一点一点地恼怒地来。

林安南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柔和地笑了笑:“慕晴,我们没必要把气氛搞是这么僵,其实我想说的是,我还是很爱你,我想和你在一起,所以我要把你救出去。”

“然后呢,我必须跟你结婚是么?”

“难道你宁愿呆在这里,也不愿跟我结婚?”

“和你结婚……。”白慕晴苦笑着摇头。

林安南看着她脸上的不愿意,不禁恼火:“如果你对我的恨真的深至如此的话,那就算了,当我今天没来过。”

林安南站起身子,转身便要往门口走去。

白慕晴却在这个时候一把攥住他的裤腿,制止了他离去的脚步。

林安南笑了,他就知道她不会舍得让他离去。

“是不是跟你走了,你就会满足我所有的愿意?”白慕晴哽咽着问。

“那可未必,如果你想要南宫宸的话,我肯定不会给你。”

“南宫宸……。”她眨巴了一下眼里的泪水:“这个男人我早就决定不要了,我只要我的家人。”

她只想母亲和弟弟平安,只想找到自己已经失去踪迹的女儿。

如果嫁给林安南可以让她离开这里,能让她有机会找到自己的亲人,她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好,我帮你找到你的家人。”林安南向她伸出手掌。

白慕晴看着他的手,半晌才将自己的手掌交上去,林安南稍稍一使劲,将她从地上拉起,挽入怀中。

“不哭了,我向你保证,以后不会再有人敢欺负你。”林安南摸了摸她的发丝,然后揽着她往门口走去。

白慕晴还是头一回看到小房子外头的世界,门外便是布满着灰尘的楼梯,一楼是一个装饰还算豪华的客厅,门口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果然是一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理的鬼地方。

许雅容站在主屋门口的台阶上,脸上早没有了平日里的冷漠,笑得一脸讨好地迎上来:“慕晴啊,既然你已经决定跟林少好好过了,那我就放心了。不好意思啊,之前把你关在这里主要是因为怕你闹上南宫家去,那样一来的话不但你活不了,我们整个白家也死路一条,所以……。”

她笑着改口:“你放心,等小意这个疗程做完了,我立马把他带回来让你们团聚,然后让你在白家风风光光出嫁,当初我们就是这么约定好的嘛,对吧。”

白慕晴看着许雅容这副善变的脸色,要多反感有多反感。

她盯着她,面无表情道:“还是尽早把他接回来吧,C城的医疗技术也不差。”

她当然知道许雅容这么说的目的,无非就是以为小意治病为由,继续控制母亲和小意的自由。

她当然不会那么傻,既然已经决定了嫁给林安南,利用林安南来逃出她的魔爪,自然就会好好利用这个机会,不然就白嫁了。

“嗯,既然慕晴嫁给了我,小意自然也就是我的弟弟,理应由我来负责他的治疗。”林安南不急不慢地开口道,顺势搂紧了白慕晴的身体。

许雅容的脸色变了变,但却不得不赔着笑脸点头:“既然林少都这么说了,那就把小意带回C城来治疗吧。”

“希望你能尽快。”白慕晴道。

“好,我会的。”许雅容除了点头,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

林安南将白慕晴带到一间高档的公寓楼里,自始至终白慕晴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这会迈入公寓,她仍是一语不发。

林安南将她带入卧室,从衣柜里拿拿出一套女式休闲服递给她:“先进去里面洗个澡,换套干净的衣服。”

白慕晴看了一眼他手中的衣服,并未伸手接。

林安南笑明白她在想什么,浅笑道:“放心吧,这些衣服都是我让人新买回来的,属于你的。”

白慕晴点头,接过衣服往浴室里面走去。

看来林安南一早就计划好了,也猜到了她会跟他走。望着镜中浑身狼狈的自己,她自嘲地笑了,当初把他拒绝得多坚决,声称自己就算死也不会再跟他在一起。没想到才半年时间过去,自己就像只小狗一样乖乖回到他身边去了。

她将自己清洗干净,换了套干净的衣服,穿衣服的时候手掌不小心碰砰在仍然丰满的胸口上,疼得她轻轻地皱了一下眉头。

孩子已经出生一周多了,胸口的涨痛已经有所减轻,她知道这是在退奶的节奏,如果再找不到孩子,奶水将会彻底退回去。

想到自己的孩子此时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不知道在吃着什么东西度日,她就难受得忍不住掉泪。

“慕晴,你还好么?”大概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听到动静,林安南开始担心了。

“还好。”她拉开欲室的门走了出去。

她站在浴室门边看着他,眼里泛着泪雾,她在想要不要把孩子的事情告诉他,告诉了他后,他会帮她把孩子找回来么?那是南宫宸的孩子,他肯定不会帮忙的吧!

“你怎么了?”林安南打量着她问道。

“可以给我一个手机么?”

“当然可以。”林安南失笑:“就为了这个把自己搞得两眼泪汪汪的?”

“谢谢,麻烦快一点。”白慕晴艰难地冲他扯出一个笑容,迈步往床边走去。

林安南跟在她身后来到床边,柔声叮嘱道:“这段时间你就安心住在这里,不会再有人找你麻烦了,等到伯母和小意回来,就会过来跟你一块住。”

“好。”

“我请了月嫂过来,暂时由她照顾你的起居。”

“好。”白慕晴除了不停地点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在最危难的时候能有个人站出来拉自己一把,确实是件值得感动的事情,她发现自己居然有些感激起他来了。

林安南离开后不久,便有一位声称是林少秘书的女子送了部手机过来,白慕晴拿起手机,迫不及待地拨通了苏惜的号码。

电话那头立刻传来苏惜焦急不已的声音:“慕晴,你这几天都跑哪去了?为什么电话一直关机?又不复我电话?”

“小惜,这些事情说来话长。”白慕晴道:“我现在只想请你帮我找回我的女儿。”

“你的女儿?真的不见了么?”

“是真的,除了你家乔少,没人可以帮我了。”白慕晴强忍着泪水道。

“可是乔锶恒说了,那天医院里面没有丢孩子,监控里面也没有发现有丢孩子的情况。”苏惜早就已经请乔锶恒帮忙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了,因为不信任乔锶恒,她还特地请了婆婆乔夫人帮自己去调查过,得到的结果均是没有这回事。

“可是……明明是你告诉我说孩子是个健康的小女孩啊。”

“这倒是的。”苏惜想了想:“那好吧,我再继续帮你找一下,你现在方便么,咱们当面说。”

白慕晴看了一眼外头,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她走出露台,这才发现这个地方是那么的熟悉,前面就是漂亮的江景,楼下是设施齐全的花园。

这里居然就是南宫宸的公寓所在小区,就连楼层都是一模一样的,南宫宸就在她右手边那套。

真是巧……。

将地址报给苏惜后,白慕晴挂上电话,站在露台上久久地看着隔壁属于南宫宸的屋子。直到月嫂提醒她回屋避风后,她才回到屋里。

*****

白映安听到窗外响起的车声,掀开窗帘看了一眼发现是南宫宸的车子后,立刻走到小床边将宝宝从床上抱了起来。

南宫宸下班回到家,像往常一样直接来到白映安的房里。

“大少爷,你回来了。”白映安亲热地迎上去。

南宫宸笑着低头在她的唇上吻了一记,抬手握了握小家伙的小手:“宝贝今天乖么?”

“挺乖的,你要不要抱抱他。”白映安将宝宝递给他,南宫宸顺势接过去抱入怀中。经过几天来的练习,他已经抱得很专业了。

南宫宸细细地打量着孩子,发现他的脸色依旧发黑,呼吸也是格外的急促,摸了摸小孩的额头,不动声色地将他放回小床上。

也许孩子躺在床上会舒服些,他想。

不一会儿,小绿便上来叫南宫宸去吃晚餐了。

南宫宸下去后不久,朴恋瑶便端着白映安的营养晚餐上来,一边往里走一边笑盈盈道:“嫂子一定饿了吧?晚餐来了。”

白映安看到是她,不自觉地皱了一下眉,但表面上还是笑得一脸温和:“恋瑶,怎么是你给我送上来?多不好意思啊。”

“没事,我在外面吃过了,正好没事干上来看看宝贝。”朴恋瑶见她要下床,忙制止道:“表嫂你就坐床上吧,不用下来了。”

她将托盘放在床头桌上,又将上面的汤端到她面前:“这是何姐特地给你炖的鸡汤,先喝点。”

“谢谢啊。”白映安谨遵许雅容的教诲远离这个女人,端过鸡汤意思意思地喝了一口便放回桌面上。

朴恋瑶趴在床边看了一会孩子,扭头望着她微笑道:“嫂子,我怎么觉得这孩子一点都不像你和表哥啊?你说会不会是医院抱错了?要不你们各给我剪一点头发,我帮你们拿回医院去鉴定一下?”

白映安脑袋一空,怔怔地望着她。

亲子鉴定?那岂不是一下就能知道孩子不是她生的了?

朴恋瑶笑见她发傻,笑了起来:“嫂子,我跟你说笑呢,你还当真啊?”

“我……我还真有点当真了,这种笑话可不好玩。”白映安笑了笑:“让大少爷听到肯定也会不高兴的,大少爷这人本来就小气。”

“表哥小气么?不觉得啊。”朴恋瑶走回床边坐下道:“我觉得表哥挺好的呀,除了晚上发病的时候有点恐怖,别的时候都挺好的。”

“晚上啊……确实有点恐怖,不过我倒是不怕,已经习惯了嘛。”白映安感觉自己的头皮已经开始发麻了,其实她是真的很害怕啊!

“幸好你不怕,不然表哥肯定伤心死了,嫂子赶紧趁热把汤喝了吧。”朴恋瑶重新端起桌面上的汤碗递给她。

白映安伸出手刚碰到汤碗,汤碗却突然从她的指尖滑落,满满的一碗鸡汤全撒在床上。

“唉呀!对不起,都怪我不好。”朴恋瑶慌慌张张地跑去茶几上拿纸巾,然后用纸巾擦拭起床上的汤渍。

只是床罩本来就容易过水,汤一撒下来立马便将床罩湿透了一大片,估计连床垫都湿透了。

白映安虽然生气,但为了在朴恋瑶面前保持良好的形象,却又不得不佯装微笑地安抚道:“没事,不用理了,明天找人清理一下就好。”

“可是你今晚都没地方睡了。”朴恋瑶仍然是一脸的惭愧。

“怎么了?”南宫宸走进来便到到二人在床上乱成一团,如是走过来打量着她们问。

朴恋瑶从床上退了下去,看着南宫宸的眼神同样布满着愧疚:“表哥,我不小心把表嫂的床弄脏了。”

南宫宸看了看湿了一大片的床垫,道:“没关系,今晚先住我房里吧。”

他说得倒是一脸的理所当然,白映安却在一听到住他房里后,心下立刻划过一抹惶恐。忙不迭地说道:“不用啦,就这么一点湿的,把床罩换一下就好了。”

虽然南宫宸很帅很迷人,她也总是忍不住想亲近他,可是一想到他半夜发病把白慕晴咬伤时的样子,她心里就一阵害怕起来。

虽然他不是每天晚上都会发病,可万一今晚他不凑巧地发病了怎么办?她还得装出一副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去照顾他?还得把自己的手腕送去给他咬?才不要!

而南宫宸向来最不喜欢的就是看到白慕晴故意回避自己,听到她这么说后,习惯性地将霸道的个性展露出来。

他往前一步,倾身用手指挑起她的下颌邪笑道:“这是鸡汤不是水,你不怕半夜有虫子爬上来么?”

白映安一听到虫子,本能地瑟缩了一下身子,张了张嘴:“要不……我去宝宝房里睡?”

南宫宸摇头:“不行,宝宝夜里会吵到你休息的。”

“我……其实我就是怕自己晚上会吵到你休息。”白映安见逃避不掉了,只好笑着说好话。

“没关系,你吵不到我。”南宫宸摇头。

*****

夜里,白映安坐在床上看着浴室磨砂玻璃门上的性感倒影,听着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心里的恐惧感一点一点地消失而去。

南宫宸围着浴巾从浴室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她甚至已经完全忘记了他半夜发病那回事,目光直勾勾地落在他健硕的身体上。

原本以为从小生病的南宫宸会是柔弱不堪的,没想到丝毫不比别的男人差,特别是裸露在外在腹肌,看着就让人忍不住想靠过去。

南宫宸感觉到她赤裸裸的目光,浅笑着着她扬起眉稍:“怎么?一脸虎视耽耽的样子想将我扑倒?”

白映安回神,虽然确实很想上去将他扑倒,可是她没有忘记自己此时的身份,以白慕晴那不知情趣为何物的个性,这个时候应该会羞得钻进被子里吧?

“太久没看过你的身体了,一时没忍住。”她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那么刚刚是谁装出一副不愿与我同床的样子?”南宫宸走过来,直接将她扑倒在床上。

白映安嘻笑着捧住他的帅脸,凝视着她:“妈妈说了,女孩子不能太主动的嘛。”

“可我们现在是合法夫妻。”

“也对,那我以后就不装了。”

“不装是什么意思?”南宫宸故意逗她。

“不装就是……想抱你就抱你,想亲你就亲你啊。”白慕晴笑着翻身将他压在身下,然后低头吻在他的唇上。

她的身体压着他的,他感觉到她丰满的胸部正在挑拨着自己心底的原始需求。他用手掌捧起她的脸颊,注视着她微笑:“好像丰满了不少?”

白映安情欲迷离地答道:“女人生过孩子之后都会变得更丰满。”

“是么?那你以后还可以多生几个。”

“讨厌……我才不要生那么多。”

“这恐怕由不得你啊。”南宫宸翻身重新将她压在身下,改为主动地吻住她的唇,舌尖撬开她的唇齿直驱而入。

彼此的气息漫延开来,白映安兴奋地低哼一声,纤细的手臂不自觉地搂上南宫宸的脖子。

以她的个性根本不适合装纯情,也根本装不下去,被南宫宸稍微一迷惑就忘了自己的身份,直接将自己的热情全部释放出来,甚至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和他进行更深一层的亲热。

她的热情让南宫宸感觉有些讶然,她的气息也让南宫宸觉得有些陌生。每个人的气息都是不一样的,虽然有接近五个月没有跟白慕晴亲吻过,可属于她的气息他却依旧能分辩出来。

难道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人的气息也会跟着改变么?

南宫宸稍稍松开她,俯视着她问道:“为什么我有种感觉,你和以前不太一样?”

白映安怔了一怔,心里划过一丝慌乱,被他撩拨起的情欲也在瞬间沉寂了不少。好半晌,她才装出一副凄婉的语气道:“大概是你这些时日里经历的女人太多,把我忘得差不多了吧?”

真的是这样么?南宫宸暗自寻问。

带着试探性的态度,他低头重新吻在她的唇上。

白映安却在这个时候制止他的动作,一脸羞赧道:“我现在还不是很方便,等我出月子先。”

“抱歉,我都忘了。”南宫宸改为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然后翻身躺到床的另一侧。

白映安虽然觉得不舍又惋惜,不过为了不被他发现自己的异样,她只能放弃与他缠绵,只是将身体溺进他的怀中。

*****

苏惜被白慕晴再三追问后,也开始怀疑自己当初是不是把检查报告看错了,或者是工作人员把检查报告搞错了。估叼上亡。

“我……我沉得自己不会弄错,但是……。”苏惜张嘴结舌道:“但是又实在查不出来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办?我是不是太没用了?”

白慕晴轻吸口气,道:“既然你说自己不会弄错,那我就还有一线希望,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不会放弃的。”

“要不……等到孩子满月宴的时候,我想办法替你弄点孩子的毛发回来,一验不就清楚了。”

白慕晴摇头:“南宫家肯定不会为了一个病孩子摆满月宴的。”

“就算不摆满月宴,乔锶恒作为他最好的朋友,也肯定会送礼,总会有机会的。”

“谢谢你。”白慕晴感激道。

苏惜看着她,脸上尽是同情。

前两天白慕晴告诉她所有事情真相的时候,她几乎不敢相信,如此狗血的剧情会发生在白慕晴的身上。

苏惜走后,白慕晴独自窝在沙发上回想那天在医院的情景,她记不得那位医生的面容,但她记得他的身材很掀长高大,而且气质非常的不错。

她迅速地从沙发上站起,回屋换了套衣服便出门往恒星医院的方向走去。

她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有没有用,但还是冒着被医院轰赶出去的危险,妇产科里面一间一间办公室地寻找那个记忆中的人影。

那个男人是穿着白大褂的,那就可以证明他是在这间医院里面上班,而且就在这几层楼之间。

可惜将所有的办公室找了个遍,她仍然没有找到一个跟他类似的身影,最后还被楼层保安轰赶到楼下。

白慕晴不死心就这么离去,折回去久久地守在电梯口,她认为只要那个男人是在这里上班的,就一定会上班下班,一定会进出电梯。

从中午守到晚上,直到林安南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天黑了,该回去了。

林安南问她现在在哪,她随口胡扯说自己只是回来医院复查身体,电话那头的林安南沉默了两秒,吩咐她等在这里别走后挂了电话。

不一会儿,林安南就来到她跟前了,将她带回车上后便忍不住责备道:“别忘了你现在还没有出月子,不能往外跑。”

“我知道,我只是……。”白慕晴泪珠在眼眶中打转,却始终没敢告诉他,自己是来找人的。

“以后别再乱跑了。”林安南用略带命令的口吻道。

回到家,白慕晴有些累了,想要回房休息,林安南却拉着她在餐桌旁坐下道:“先吃了饭再回屋。”

月嫂将饭菜端了出来,白慕晴随意地吃了点,便回屋了。

她在浴室里面洗了个澡,身体的疲惫减轻了不少,如是倒了杯水站在落地窗前对着外面的世界发呆。

林安南走过去顺手将落地窗子关紧,然后将她的身体扳了过来,打量着她道:“都这么多天过去了,心情还没有好起来?”

白慕晴幽幽地抬起眼睑,盯着他道:“你有尝试过失去孩子的痛么?”

林安南被她问得沉默了。

白慕晴意识到自己问了个愚蠢的问题,苦涩地摇了一下头:“你连孩子都不曾拥有过,上哪去尝试失去孩子的痛苦?”

“我想……这应该是跟失去爱人的痛苦一样的吧?这种痛我当然尝试过了。”林安南道:“每次看到你跟南宫宸在一起的情景,我的心里就又失落又难过。”

“你这是不服输的忌妒,不是爱。”

“如果只是不服输的忌妒,那么现在我已经得到你了,为何还是不舍得把你扔掉?”林安南紧紧地凝视着她,目光一点一点地放柔,然后低头对着她的唇吻了下去。

他的唇柔软中带着丝丝凉意,触在她的唇上如同电击,白慕晴本能地往旁边一避,使他的唇落了空。

林安南脸上浮上一抹失望,定定地看着她尴尬的脸庞。

“对不起,我……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白慕晴歉疚地说。

她知道自己不该拒绝他,毕竟当初是她自己选择跟他离开小屋的,可是……她真的没有办法在这个时候接受别的男人,真的没办法啊!

林安南退了回来,无所谓地笑了笑:“没关系,我会等你调整好自己的。”

“谢谢。”白慕晴望着他的目光泛着愧疚。

“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伯母和小意明天的飞机从日本飞回来。”林安南改变话题道。

“真的?”白慕晴欣喜地低呼一声。

“当然是真的。”

“太好了!”白慕晴又是一声低呼,脸上露出这些日子来的第一抹笑容。

她终于等到这一刻了,终于可以跟母亲和小意团聚了,这大概就是这些时日来唯一能让她开心的事情了,她怎么可能不高心?

林安南看着她一脸兴奋的样子,不禁也跟着开心起来。

不过他脸上的笑容很快便收敛起来,重新用手掌握住她的双肩,注视着她道:“慕晴,你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把柄在白夫人母女手中了,你会不会……忘了我们之前的约定,回去找南宫宸?”

他说得很担忧,也很小心。

白慕晴脸上的笑容也在一点点地淡去,对啊,如果母亲和小意回来了,她就再也没有握柄落在那对恶毒的母女手中了。

此仇不报非君子!这是个报仇的好机会,她完全可以把那对母女之前加储在她身上的痛苦全部讨要回来。

只是……。

如果她现在跑去找老夫人,揭穿母女俩的计谋,南宫宸肯定也不会放过她。她不怕自己付出代价,她怕的是自己如果倒下了,谁来帮她找回孩子?谁来帮她照顾小意和母亲?

最重要的是,为了一个并不爱自己的南宫宸,失去这么多真的值得么?

算了吧,既然从今天开始她跟南宫家和白家都再无瓜葛,那就随他们去好了。

白家母女,就让她们得意去吧。

南宫宸……也随他去吧。

而她自己也将有全新的生活和目标,找回孩子,照顾好家人。

至于林安南,他毕竟是将自己从死亡谷里打捞回来的人,而且有约定在先,她不能利用他达到目的后就违反约定。那样做的话,她不就成了许雅容那种无耻之徒了么?

她抬头冲他笑了笑,道:“你放心吧,我不是那么不守信用的人。”

“那就好。”林安南放下心来,抬手将她搂入怀中:“我了解你的为人,也相信你的为人,所以才没有选择像白夫人那样用控制小意的方法来控制你。”

白慕晴一动也不敢动地任由着他抱着,闭上眼,居然在这个时候想起和南宫宸在一起时的情景。明明跟他没有特别深的感情,却仍然忘不掉他,忘不掉和他在一起的情景。

为什么?因为她的孩子是他的吗?都说孩子是父母之间的感情纽带,原来真是这样的?

*****

自从跟南宫宸平安无事地度过一晚后,白映安居然一发不可收拾地迷恋上和他亲密接触的感觉。

晚上,她站在门口考虑着该以什么样的借口在他房里过夜,昨晚她以新床垫味道大为理由跑去他房里,难道今晚还要用同样的理由?

正纠结中,她突然看到小绿端着药碗从楼梯的方向走来。

她心下一喜,冲小绿道:“把药给我吧,我拿进去给大少爷。”

小绿将药碗交给她,提醒道:“少夫人一定要让大少爷喝掉。”

“放心吧,我会的了。”白映安有些不耐烦地扔给她一句,抬手在南宫宸的门板上敲了敲后,推门走了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