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被吓晕过去/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进去的时候,南宫宸正坐在沙发上看一份文件,看到她端着药碗进来,眉头微微一皱道:“怎么这么晚还没有休息?”

“刚刚在门口刚好遇到小绿。就替她把药端上来了。”白映安走到他身侧会下后。将药递给他:“趁热喝吧,不然会很苦。”

南宫宸看了看碗里的药,又看了看她,浅笑道:“劝我吃药是需要点功夫的,看你能不能劝得动我了。”

白映安故意皱起眉头,用娇嗔的语气道:“大少爷。你不会又要我陪你喝吧?”

“是你说的,以后会陪我一起喝的。”南宫宸心里涌起一抹异样。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居然会有种错觉她不是以前的白慕晴,甚至还故意说出这句话来试探她。

她记得他们过去相处的每一个细节,就连他说过什么话都记得清清楚楚,没有丝毫的不妥。难道真的是生个孩子把她改变了吗?还是女人原本就是那么容易转变的?

“那我们还是老规举,我喝一口你喝一碗。不然药都被我喝光了,你喝了等于没喝。”白映安道。

“逗你的。”南宫宸笑笑地抬起手掌在她的发顶摸了摸,然后接过药碗仰头咕噜咕噜地喝了下去。

白映安松了口气,听白慕晴说过这些药特苦,她还在想着自己会不会喝一口就把晚餐都吐出来呢,幸好南宫宸没有让她喝。

她慌忙给南宫宸端了杯水过来,一脸心疼道:“你这药什么时候才不用吃啊?”

“你不在的时候。”

“啊?”白映安迷糊了,随即嗔怪道:“我早就怀疑你偷偷把药倒掉了呢,你怎么可以这样?不吃药病怎么能好?”

“骗你的,奶奶监督得比你严多了。”南宫宸走进浴室涑口,出来的时候冲她道:“不早了,休息吧。”

白映安从沙发上站起:“那你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南宫宸看着她,然后冲她挑眉:“不是说好不装了么?怎么又开始装起来了。”

“讨厌……。”白映安心里一暖,冲上去紧紧地抱住他,娇嗔着开口道:“今天一整天看着小宝贝。就像看到你一样,然后就慢慢地开始想你了。你说……是不是生过孩子的女人都有点变态,有点心理素质低下啊?”

“怎么这么说?”

“生了孩子后,总觉得自己没以前那么吸引人了,然后就开始胡思乱想,想着你会不会不喜欢我了。”白映安嘟起小嘴:“毕竟你本来就没有多喜欢我嘛。”

“你这是在埋怨我对你不够好吗?”

“对呀。”

“那你觉得怎样才算好?”

“我也不知道。”白映安盯着他:“比如你亲我的时候,总是不专心。肯定是在想着别的女人。”

南宫宸怔了怔,他有么?

白映安仔细地察看着他的表情,随即小心翼翼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提起那位朱小姐的。”

“这个人,我已经忘了。”南宫宸顺势必将她压倒在床上,吻住她的唇。

他确实有好些日子没有想起过那个女人了,不是忘了,而是已经将她藏入了心底,这些天跟白映安亲热的时候也没有想起过她。

他明白白映安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因为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根本无法用心。

这一次,他试着用心去吻她,用这个吻去抚平心底的那一丝丝疑虑。

可是……他最终还是失败了,在白映安迫不及待地解开他身上的浴袍时,那种陌生的感觉打从心底地浮了上来。

感觉到他动作的停顿,白映安意乱情迷地睁开眼,温柔地盯着他道:“大少爷,我已经可以了,你不用再压抑自己的。”

“还是再等等吧,书上说女人产后最好三个月才同房。”南宫宸在她的唇上吻了吻,从她身上翻身下来后顺势将她搂入怀中。

白映安的心里瞬间一空,身体也仿佛被泼了一盆冷水,心里不禁有些窝火,不是只有男人才有需求的,女人也有的好吧!

谁得想象得到抱着一个超级大帅哥却不能吃的感受?真是扫兴!

带着这种愤愤的情绪,白映安转过身去背对着他,然后闭上眼。

南宫宸不是没有感觉到她的需求和渴望,看着她的背影,他最终只是无奈地暗吸口气,伸出手臂将她抱入怀中。

如果是外面的女人,再怎么陌生他都能狠狠地满足她们一顿,可偏偏眼前这个女人不行,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什么样的心理,也许是太久没有亲热了,需要时间来重新适应吧。

大概是被南宫宸的行为伤害到了,白映安久久无法入睡。

甚至开始怀疑南宫宸是不是发现什么了,所以才会拒绝她的,不然以一个正常男人的生理需求,怎么可能做到怀抱着一个身材和样貌都不差的女人,却没有丝毫的冲动?

她紧接着又想到朴恋瑶平日里的行为,三天两头的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让她听得胆颤心惊的。

躺在床上的她越想越担心,越担心就越是睡不着。

一直到凌晨,她都没有丝毫的睡意,反而是身后的南宫宸睡得很熟,呼吸均匀,面容安祥。

她扭头看了他一眼,就着昏暗的灯光,她居然看到南宫宸额头上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明明就开了空调,而且室温一点都不热,他居然出汗了?

她小心翼翼地用手在他的额头上摸了一下,发现热得吓人,如是改用手推了他一下轻声唤道:“大少爷,你还好吧?”

他发烧了?怎么这么突然?

是犯病了么?可是不对啊,白慕晴跟她说过南宫宸发病初期会发抖,会脸色发青,但没有说过会发烧。

南宫宸被她推了一下,慢慢地转醒过来了,他喃喃地哼了一声:“好热……。”

“大少爷你发烧了。”白映安推了推他环在自己腰上的手臂,他的手臂却如钢圈般紧紧地扣在她的腰上,任凭她怎么挣都挣不开。

为了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她抬手在灯钮上摁了一记,一室的亮光突然照耀开来,同时照在南宫宸的脸上,他眼睑猛地一颤。

刺目的光线刺激着他,他开始变得躁动起来,环在白映安腰上的手臂开始四处乱抓起来,一把便抓住了她的手臂。

“痛……。”白映安痛呼一声,本能地开始挣扎起来。

然而由于灯光的缘故,南宫宸渐渐地失去了理智,也根本意识不到自己正在做着什么,手劲大得白映安眼泪都快下来了。

她感觉自己的手臂就像要被拧断了般,可是又无论怎么挣都挣不开。

她终于意识到他是在发病了,开始在脑海中迅速地脑补他发病时自己该做的事情,不能害怕,因为白慕晴根本就不怕,哪怕手腕被咬破了都能忍着。

可是……这怎么可能不害怕,怎么可能装得出来不害怕的样子嘛,遇到这种事情还不知道怕的人是变态,是疯子吧?

此时的她被吓坏了,也顾不得装扮白慕晴了,一边挣扎着一边尖叫起来。

她突然想起白慕晴对自己说过的话,南宫宸发病的时候不能开灯,不然他会越来越严重,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地攻击别人。

她急切地想要爬起身子去把灯光摁掉,可是南宫宸却在这个时候奋力地将她掀翻在床的另一侧。

他的手掌仍然没有离开白映安的手臂,仍然将她掐得死紧。从小娇生惯养的白映安何曾受过这种惊吓和痛苦,情急之下,她使劲地用指甲去抠那只扣在她手臂上的大掌。

南宫宸的手掌已经被她抠得血肉模糊,却仍然没有松开她的意思,甚至还用另一只手去掐她的脖子。

白映安被吓坏了,几乎是用尽所有的力气在叫喊救命。

终于,卧室的门被人推开了,沈恪带头冲了进来,从抽屉里面拿出一粒药丸塞入南宫宸的嘴里,然后将他掐住白映安脖子的手掌掰了下来。

药丸很快起了作用,南宫宸另一只自始至终都锁在白映安手臂上的手掌也被沈恪掰了下来。

终于得到到自由的白映安看着自己丝质睡衣袖子上的血迹,终于崩溃地大哭起来,然后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表嫂,表嫂你怎么了?”朴恋瑶慌忙将白映安从地上扶起,帮她做起了紧急治疗。

黄医生也在这个时候赶过来了,像往常一样熟练地替南宫宸检查身体,扎针。

白映安被送回自己房里去了。

南宫宸也已经恢复了平静,老夫人站在南宫宸的床边,看到他手上满满的血痕时心里咯噔跳动了一下,问道:“宸的手怎么了?”

黄医生正在从药箱里取纱布出来准备替南宫宸处理手上伤口,听到老夫人这么问立马答道:“老夫人放心吧,只是皮外伤,应该是被少夫人不小心抓伤的。”

“那女人的指甲是刀子做的么?把宸伤成这样。”老夫人心疼南宫宸,心里自然是万分不悦。”

黄医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继续好声安抚:“老夫人放心吧,皮外伤而已。”

老夫人知道自己在这里责备也没用,只好沉默下来了。

朴恋瑶从白映安房里走回来,打量着床上的南宫宸小声问沈恪:“表哥怎么样了?还好么?”

“已经没事了。”沈恪压低声音道。

“映安她怎么样了?”老夫人瞅了一眼门口的方向没好气地问道。

朴恋瑶忙答道:“表嫂她只是受惊过度昏倒,睡一觉就好了,奶奶别担心。”

老夫人压根就没有担心她,听说她没事后只是深吸口气,没再吭声。

******

白映安这一昏迷,倒是解了她的失眠之苦,一觉睡到大天亮都没有醒过来。

倒是南宫宸先醒过来了,并且在第一时间来到了她的房里。

昨晚虽然他浑身如同被折断般痛苦,但发病期间发生过什么事情他还是清楚地记得的,他甚至记得自己差点将白映安掐死的情景。

看着她安睡中仍然皱紧的眉头,南宫宸不禁有些心疼起来,不过同时心里起了一丝狐疑,昨晚她虽然被他掐得痛苦不堪,但流血的是他。她居然就这么被吓晕过去了,一点都不像她的个性啊。

他记得以前她不会害怕他的病,更不会在他发病的时候把灯打开。伺候了他这么多次,她早就熟悉整个流程了,也知道他发病的时候不该开灯,而是应该第一时间从抽屉里替他把药找出来。

只要药吃得够及时,他一般都不会做出太激动的事情来,更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

他伸出手,却在指尖触上她面颊的时候突然一停,最终不忍去打扰她。

虽然他没有碰到她,但白映安还是幽幽地醒过来了,她的目光渐渐上移,当她看到床前站着的南宫宸时,本能地将身体往床的另一边滚了一滚,然后一脸恐惧地瞪着他张:“你……你别过来。”

她的样子,就好像他是什么可怕的人物一般。

南宫宸心里一痛,定定地注视了她片刻后,转身往门口走去。

她果然是变了,变得和以前不一样!

以前的她除了新婚那几天会对他露出这种表情外,别的时间都不会,甚至还会在他发病后流露出心疼的表情。

白映安看到他转身离开,大脑一空,这才意识到自己扮演的是白慕晴的角色,白慕晴是绝对不会这样看着他,对他说这种话的。

她忙不迭地从床上翻了下来,冲上去从后面抱住他,故意装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娇嗔道:“你怎么真走嘛,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

南宫宸身子一僵,随即扭过头来打量着她已经泛出笑意的小脸,她刚刚是装出来的?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么?我一定会是除朱小姐外,另外一个不害怕你的人。”她用手捧住他的帅脸,然后踮起脚尖在他的唇上吻了一记,心疼道:“对不起啊,昨晚没能好好照顾你,主要是你那一摔把我摔蒙了,不然我不会那么容易晕倒的。”

南宫宸抬手将他的小手从自己的脸上抓了下来,攥入手心歉疚道:“应该是我跟你说对不起才是。”

白映安摇摇头:“只要你没事了就好。”

想到昨晚她仍然心有余悸,可是她不能把那一分惶恐表现出来,她目光渐渐下移,落在他缠着纱布的右手上心疼地问道:“你的手没事吧?”

她记得自己昨晚曾使劲全力地抠他的手掌,当时她自己的手掌上就粘乎乎一片,想也知道是他的手被自己抠出血来了。

南宫宸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无所谓地摇头:“一丁点小伤而已,是黄医生太夸张了。”

“没事就好。”白映安脸上的心疼更浓了:“下次如果我忍不了伤害你的时候,你记得一拳把我打晕,那样我就不会反过来弄伤你了。”

南宫宸黯然地笑了笑,一拳把她打晕?他怎么可能做得到?

“你呢,手臂受作了没有?”南宫宸拉起她的袖子,看到她手臂上一片淤青时心里又是一疼。

“没事,已经一点都不疼。”白映安微笑着将袖子拉下去,盖住伤那块被他捏出来的伤痕。

“慢慢来吧,总会好起来的。”他轻吸口气,将她拥入怀中。

靠在他怀里,白映安暗暗地松了口气,好险!

“走吧,我们去看看宝宝醒了没有。”她窝在他怀里笑盈盈道。

南宫宸点点头,松开她的身体,和她一起往卧室门口走去。

两人一起来到宝宝房时,刚好碰到老夫人和朴恋瑶正在逗孩子玩。看到两人进来,老夫人立刻关切地问道:“宸,你还好么?”

“已经没事了。”南宫宸道。

“奶奶早上好,恋瑶,早。”白映安礼貌地冲二人打了声招呼后,亲热地走到婴儿床边,将小宝宝从床上抱起后,又在他的额头上吻了一记:“还有我的小宝贝,早上好。”

“表哥,你还没有给孩子取名字呢。”朴恋瑶道。

南宫宸笑着用手逗了逗宝宝道:“名字倒是有几个,不过要等王大师最终确认。”

白映安偷偷看了老夫人一眼,感觉到她脸上明显有着冷淡,如是讨好地将宝宝抱到她面前,笑盈盈道:“奶奶,您看宝宝长得像大少爷么?我觉得蛮像的……。”

老夫人淡淡地睨了她一眼,道:“把孩子放回床上去。”

白映安脸上的笑容一僵,本能地望向南宫宸,南宫宸冲她使了个眼色,她如是把孩子放回床上。

“奶奶……您怎么了?”她看着老夫人,问得格外小心。

老夫人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掌抬起,目光扫过她纤细的手指命令道:“把指甲都给我剪光!”

“奶奶……。”她张了张嘴,心里隐隐有些明白她说这话的意思。

果然,老夫人紧接着开口道:“宸的手你都看到了么?全是血印子,如果昨晚房间里有把刀,你是不是会一刀把他捅死?”

白映安慌忙摇头情急道:“不,奶奶我昨晚只是太着急了,急着挣脱宸的钳制去给他拿药,我真的是无意的……。”

南宫宸也在这个时候替她解围道:“奶奶,你就别怪映安了,她自己也受了伤,这么做并没有什么不妥。”

“你居然还护着她?”老夫人气结地转向他,瞪着他恼火道:“当初你是怎么说的,说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她不会害怕你的病,她为了你不惜把自己的手腕塞入你的口中让你咬。可事实上呢?她为了摆脱你把你的手抓得血肉模糊,还赶在你晕倒之前先被吓晕过去了。”

“这样自私的女人,我没看出来她哪一点比别的女人好,更没看出来她有什么不同。”老夫人不耻道。

南宫宸看了白映安一眼,说道:“映安刚不是说了么,她是为了给我拿药才抓破我的手的,而且也是被我摔得太用力了,才会晕倒。奶奶,您不能因为她一次没有受伤就质疑她对我的真心。”

“真心?”老夫人不屑地嗤笑一声:“要是对你有真心,就不会这么久了还照顾不好你。”

“好了,奶奶。”朴恋瑶慌忙开口打圆场道:“表嫂昨晚估计是受了伤才晕倒的,不是因为害怕表哥的病,表嫂是么?”她扭过头来冲白映安挤了一下眼睛。

白映安慌忙点头:“嗯,是的,当时被大少爷狠狠地摔了一下,所以……不过奶奶您放心,下次我会小心点的。”

“不过嫂子你下次别再忘记表哥犯病是不能开灯的?还有表哥的药就在抽屉最上面,顺手就能拿到。”朴恋瑶好意地提醒道。

老夫人不满:“她只顾着自己逃命,哪还顾得上宸?”

白映安在心底咬牙切齿,如果这都听不出来朴恋瑶是故意的话,那她也太没洞察能力了。她继续保持着脸上的歉疚:“昨晚我发现大少爷发烧了,以为他只是感冒,所以才会开灯去找药,毕竟大少爷以前从没做过犯病前发烧的,对不起啊。”说到后面的时候,她转向南宫宸。

南宫宸抬手揽了揽她的肩膀,对另外的二人道:“好了,发病的是我,伤人的也是我,映安她就算是真的一刀做我捅死也是正当防卫,没什么好说的。”

听到他这么说,白映安终于松了口气,同时在心里暗暗得意。心想母亲说得对,只要南宫宸对她好,只要一个劲地装乖扮纯,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南宫宸都这么说了,老夫人虽然觉得窝火,但也不好再继续责备下去,最终只是说了句:“下去吃早餐吧。”便宜转身往门口走去。

*****

吃过早餐,大家都出门后,许雅容的车子抵达南宫家大宅。

平日里她并不敢多到这边来,今天是因为老夫人出外替小宝宝祈福去了,她才敢来的。

许雅容一进入卧室,白映安便立刻扑上去,抱住她低声哀嚎道:“妈,我快要受不了了,快要撑不住了,怎么办啊……。”

许雅容慌忙反手将房门关上,小声嗔怪道:“小声点,你想让外面的佣人听见吗?”

白映安这才闭了嘴。

许雅容牵着她的双手走到屋内的沙发上坐下,打量着她:“怎么了?怎么就撑不下去了?”

“妈,我看看我的手。”白映安一把将袖子捋了起来,指着上面的大块淤青:“昨晚我差点就死在这里了,南宫宸他真的好恐怖,你说白慕晴那个变态怎么会不害怕呢?这么恐怖的场景她居然不害怕,她还是不是人啊?她……。”

“映安你先别激动。”许雅容忙将她抱入怀中,拍着好怕肩膀安抚下去:“慢慢习惯就好,白慕晴都能在这里过得那么开心,你为什么就不能呢?”

“白慕晴她就是个变态!”

“别这么说,我想她肯定是习惯了,掌握到了照顾南宫宸的方法,所以才会不怕他的,你慢慢来,总有一天也会习惯。”许雅容感觉到她的身体仍在颤抖,有些心疼道:“你想想以后吧,想象你成这这个家的女主人,你不是一直都梦想着这一刻的么?”

白映安点点头。

第一次见到老夫人的时候,她就被老夫人那股子霸气给震慑到了,梦想着自己也朝一日也能成为这么利害的女主人。

第一次见南宫宸的时候,她就被他的帅气和气质征服了,即便知道他经常犯病也毫不畏惧。只是她没想到南宫宸犯病的样子那么可怕,只差一点就把她给掐死了。

遇到这种事情,她居然还能强压下心底的恐惧应付南宫宸和老夫人,现在想想都觉得自己不简单。她知道自己那么能忍,正是因为对南宫家女主人的向往,不然早就崩溃了!

“真的好可怕,我昨晚都被吓晕过去了。”她低声呢喃着。

许雅容愣了一下,倏地放开她,打量着她问道:“你被吓晕过去了?怎么回事?那南宫宸和老夫人开始怀疑你了?”

据她所知,白慕晴是根本不怕南宫宸的病的,更不会被吓晕过去。刚刚她接到白映安电话的时候,听到她心急如焚的声音,还以为只是小事,没想到这么严重。

“我不知道啊。”白映安摇头,一脸无奈道:“我也不知道南宫宸有没有怀疑,他每次跟我亲热的时候都会半途放弃,还说过我跟以前不一样这种话。不过昨晚的事情,经过我的解释后,我看得出来他还是很相信我,很护着我的。”

“那就没事了,他也许是觉得你刚出月子还不是很方便。”许雅容安抚道。

“他也是这么说的,可是你想啊,有哪个男人会抱着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最后却没有要她。”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你就再观察观察,也许他真的是为了你好呢?”许雅容改口问道:“那老夫人呢?她有没有怀疑?还有那个朴恋瑶有没有继续找法子试探你?”

白映安想了想,道:“老夫人没有怀疑,倒是那个朴恋瑶确实不简单,上次故意说孩子跟我和南宫宸长得不像,这次又故意影射我没有照顾好南宫宸。”

“这个贱女人!”许雅容气得咬牙:“她一个外人,怎么就那么多事呢?”

“我想她应该是见不得我过得好吧。”白映安吸了吸鼻子:“而且她是学医的,观察能力也比较强。”

许雅容沉默了一下,安抚道:“你也别慌,她没有证据,光怀疑没有用,只要你以后注意点,别把证据落在她手里就行了。”

“我会的。”

许雅容又是一番沉吟后,道:“其实人心都是肉长的,你以后尽量跟她把关系搞好一点,别让她对你有成见就行了。”

“你要我讨好她?”白映安皱眉。

“现在讨好一下她怎么了?等到以后你当家作主了,再一脚把她踢出去。”

白映安终于不说话了。

许雅容从沙发上站起,迈步往婴儿床的方向走去,站在床边打量了小婴儿片刻后抬头问道:“这孩子的脸色怎么看起来更差了?看着好像随时都会断气似的。”

白映安跟着她走了过来,和她一起看着小床上气喘不定、脸色发黑的小婴儿,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怜惜道:“黄医生说他顶多还能再活一个月。”

“这么快?”

“是啊,所以老夫人才会一早起床去给他祈福。”

“可怜的孩子,都怪他妈非要把他生下来。”许雅容略显同情地说完,想了想道:“一个月,那很快了啊。”

“妈,万一到时候孩子没了,你说老夫人会不会找借口把我赶出南宫家?”白映安一直都在担心这个问题。估宏农巴。

当初南宫宸是以她是孩子母亲为借口把她接回家的,老夫人也是因为这个孩子不得不接受她,等到孩子不在的时候,南宫宸怕是也没理由留她了吧。

“所以你自己要好好争取啊。”

“怎么争取。”

“好好跟南宫宸亲热亲热,看能不能在孩子离开前怀上。”

“你让我继续跟他同房睡?”白映安一想到跟南宫宸同房就想起昨晚的一切,想起昨晚就心有余悸。

“当然了,难不成你还打算从此跟他分房了?那他还要你这个老婆做什么?”

“我……。”

“白慕晴都能轻松怀孕,你肯定也能的,孩子才是夫妻间最重要的纽带,也是豪门媳妇最重要的保护神,自己好好计划一下。”

“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再次晕倒。”白映安无语道:“再说了,我现在才刚出月子耶,谁刚出月子就能怀孕的?”

“你又没有喂人奶,早点怀孕有什么奇怪的,就算理论上不会那么早怀孕,当你怀上的时候他南宫宸还能怀疑你不成?”

“说的也是啊。”白映安点头。

如果一个月后她真的怀上了,那么怀了就是怀了,谁还能质疑什么?

******

这一天,白慕晴早早就来到机场等候母亲和小意回国了。

从日本飞回来的飞机准点降落在机场,白慕晴一直在踮着脚往出口里面望,望了半天也没有看到朱慧和小意的身影,不禁有些焦急道:“不是说九点到的飞机么?怎么这么久还没有出来?”

“别着急,一会就出来了。”林安南抬手揽过她的肩膀浅笑道。

虽然他也纳闷小意为什么这么久没有出来,不过他相信许雅容不敢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玩花样,毕竟她现在有那么大一个把柄落在他的手里。

可是白慕晴却没有这么乐观,许雅容阴险狡猾,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不然她也不会被她玩得这么惨了。

好在一切担心都是多余的,当她看到人群中若隐若现的朱慧和小意时,激动得立刻尖叫起来,一边冲着两人挥手一边激动地尖叫:“妈!小意……这边!”

坐在行礼车上的小意先看到白慕晴,瘦削的小脸上立刻露出欢快的笑容,也冲她招起了手:“姐姐!姐夫……小意好想你们!”

白慕晴迫不及待地冲上去,紧紧地将他抱入怀中,兴奋得流下泪来。

朱慧看到白慕晴身后的林安南,脸上有些尴尬,还是林安南先冲她打了声招呼:“伯母,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你们都还好吧。”朱慧打量着白慕晴,眼里也有了泪水,自己的女儿受了多少委屈她心里明白。

“我和慕晴都挺好的。”林安南往前一步,揽住白慕晴的肩膀笑笑道:“伯母,就等你们回来参加我和慕晴的婚礼呢。”

朱慧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白慕晴,愕然地问道:“你们……要结婚了?”

“对,不过日子还没定。”林安南说。

朱慧狐疑地将目光投向白慕晴,显然没料到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他们两个居然还有结婚的打算。

接触到母亲寻问的目光,白慕晴稍稍垂下眼眸,算是默认了。

小意兴奋地说道:“姐夫以前答应过我的,等你们两个结婚会送我一个大红包。”

“好,大红包当然没问题。”林安南笑着抬手在小意的头顶上摸了摸,然后将他从行礼车上抱了下来:“走喽,我们回家。”

司机替未慧推着行礼车往机场门口场走,白慕晴挽过朱慧的手臂:“妈,我们走吧。”

两人走在后面,朱慧眼里始终含着泪水,白慕晴看着在林安南怀里嘻笑的小意问道:“妈,小意的身体怎么样了?”

朱慧眨巴了一下双眼道:“最近这几天治疗得比较好,所以精神比之前好了许我,不然我们也上不了飞机。”

“那就好。”白慕晴稍稍放下心来。

看到小意的样子,她明白自己之前在电话里看到的小意多少有些夸张的成份,但她并没有拆穿母亲,因为她知道母亲有她的不得已。

看得出来母亲和小意都瘦了很多,在那边的日子肯定不好过,母亲一定和她一想迫切地想要自由,想要逃脱许雅容的控制,所以才会把小意的病情夸大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