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碰巧遇上/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妈,你们饿么?我去给你们买些点心。”白慕晴指着旁边的点心屋道。

“不用了。”

“妈,你怎么了?”白慕晴发现朱慧里睛湿湿的,如是停下脚步打量着她追问:“是不是小意的病情不好?”

母亲的心里只有小意。她清楚。所以看到她眼里的泪痕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小意出什么事了。

朱慧摇头,望着她一脸歉疚道:“妈妈就是觉得对不起你。”

还是头一次听到母亲说这种话,白慕晴在心里苦涩了下,随即浅笑道:“妈,从今天起我们都将会有全新的生活,过去的事情咱们不想了。也不要再提了好么?”

“好。”朱慧虽然有一肚子的疑问,但最终还是忍住了没有问出口。

一行人回到公寓后,林安南将小意放在地上,对朱慧道:“伯母,这里的房子空气景色都不错,楼下设施也齐全,以后你和小意就住在这里。”

“那姐姐呢?姐姐不和我们一起住么?”小意拉着白慕晴的手问道。

“当然一起啊。”白慕晴笑着捏了一记他的小鼻头。

林安南接了一句:“不过等我把你姐姐娶回家后。姐姐就不能陪你们住了哦。”

“那你们上哪住去啊?”

“当然是回我家啊。”

白慕晴看了看林安南,实在没有勇气去想后面的事情,自己跟他真的会结婚吗?会搬进林家大宅去住吗?

都这么多天过去了,为什么只要一想到这些事,她心里就隐隐有些抗拒呢?真是不应该啊!

***

当初林安南是怎么对待白慕晴的,朱慧心里清楚的很,所以她始终不理解白慕晴为什么还要跟他结婚。

晚上,她最终还是忍不住问白慕晴:“林安南之前那样对你,你为什么还要嫁给他?”

白慕晴知道她肯定会忍不住发问,无奈地苦笑道:“是因为他的帮忙,我们才能逃脱许雅容母女的魔爪,虽然期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但现在一切都回归原位了,想想也没什么不好的。”

“他威胁你答应的?”

“算不上威胁吧,只是彼此的交换条件。”白慕晴看着她,道:“而且以目前看来。他对我还不错,女人这一生不就是为了找一个疼自己的男人么?”

“可是……你和南宫宸之间……。”朱慧迟疑着不敢问出口,因为怕触碰到白慕晴的痛处。

“已经断干净了。”白慕晴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答道。

朱慧知道自己对不起她,也不好意思再多问,点了点头后,转身回屋去了。

南宫宸仰头喝了一口手中的红酒,然后盯着对面的乔锶恒道:“口感还不错。”

“正宗八二年拉菲。不是钱的问题,是稀物难得,一般人我舍不得请他喝。”乔锶恒冲他一笑,也跟着喝了一口红酒,然后重新往二人的杯子里面倒上红酒。

“八二年的拉菲,我怎么不觉得是稀物?”

“你到底喝还是不喝?”乔锶恒一把抄过他的杯子,南宫宸抓了个空,只好浅笑道:“好吧,确实是好酒。”

“对了,今天怎么突然想起请我喝酒?”南宫宸将身体往后一沉,窝在沙发上打量着他。

乔锶恒也在打量着他,眼底闪动着暖昧的情素:“应该由我问你,为什么这么久不请我喝酒吧?怎么?喜得贵子之后,就不要朋友了?”

“不,最近公司事情多。”

“你们公司什么时候事情不多?”乔锶恒点了根烟,轻吸一口后盯着他改口问道:“对了,你家小公子的百日宴会大摆么?”

南宫宸的脸色微黯,心头也是一阵刺痛起来。

百日宴……。

他的小公子连两个月都未必活得到,谈何百日宴?

他艰难地扯出一抹笑意,冲他扬眉:“怎么?你迫不及待地想送红包了?”

“不,我家小惜似乎很期待,很想看看你家小公子。”乔锶恒睨着他,脸上是一如即往的浅笑。

“原来是乔太太喜欢热闹,行,到时候一定第一个给你派请柬。”

“不愧是好朋友。”乔锶恒端起酒杯:“来,干了。”

南宫宸拿起杯子和他碰了一下,仰头喝了一口。

从酒吧出来后,南宫宸上了车子。

小林在后视镜中看了他一眼,关切地问道:“大少爷,需要给您拿支水么?”

“不用了,回家吧。”南宫宸并没有喝醉,只是觉得有些累。

小林启动车子往南宫家的方向驶去,穿过闹市后,四周的霓虹灯黯了下来。南宫宸看着窗外忽闪而过的景色,突然觉得有些烦躁,随即开口道:“去公寓吧。”

“什么?”小林以为自己听错了。

毕竟南宫宸很少去公寓住,因为老夫人不允许也不放心,特别是这个时候,老婆孩子都在老宅呢,他居然要去公寓?

从后视镜中看到南宫宸皱眉后,小林才意识到自己问了个不该问的问题,忙道:“大少爷,我这就送您过去。”

南宫宸明白小林为什么会觉得惊讶,其实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想去公寓那边住一晚。

大概是因为不想回去老宅面对可怜的孩子,又或者是不太想面对与往常不太一样的白映安吧。

昨晚他发病时白映安开灯,最后被吓晕倒的事情虽然每一个细节都说得通,他也没有任何怀疑她责怪她的意思,但隐隐中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觉得她跟以往不一样。

不光是他发病的时候,还有其她很多事情表面上看起来明明没有问题,心里却总感觉有些异样。

也许这并不是她的问题,而是他的。

所以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找个地方好好清静一下,好好平复一下自己这不正常的心情。

南宫宸推开公寓的大门,一室的黑暗扑面而来,他皱了一下眉,心里其实并不喜欢这种家里无人等待的日子。

抬手将灯钮打开,一室的亮光倾撒开来后才终于觉得适应些。

上次到这里来的时候是孩子出院的时候,距离现在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他迈步走了进去。沙发背上还搭放着一条宝宝用过的小手帕,看到它,心里立刻便控制不住地疼了起来。

他随手将手帕从沙发背上揭了下来,放到并不显眼的桌子下方。

*****

虽然小意看起来病情好了许多,但白慕晴仍然不放心,决定第二天带他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

吃早餐的时候,白慕晴给小意续了一杯牛奶,小意立刻嘟起小嘴抗议:“姐,我刚刚已经喝过一杯了。”

“你太瘦了,多喝点牛奶才能长胖,乖,晚上姐姐给你买鸡腿。”

“真的吗?”小意欣喜。

“当然是真的了。”白慕晴抬手在他的头顶上摸了一下:“快吃,吃完出门了。”

“对呀,小意,姐夫在楼下等好久了。”朱慧宠溺地用纸巾替小意擦了擦嘴角。

“哦。”小意乖乖地端起牛奶喝完,然后放下杯子往门口跑去:“走喽!出门喽!”

“小意,你别跑那么快。”朱慧急忙追了出去。

白慕晴从客厅里拿起包包也快步跟出去,她随手拉上门板后一边整理自己的包包一边往电梯口的方向走,然后一不小心撞在某个人身上。

“对不起……。”她本能地冲那人鞠了一个躬,然后抬起头来。

当她看到被自己撞到的居然是从隔壁房里出来的南宫宸时,本能地愣了一下,讶然地瞪着他。

南宫宸刚出门便被人撞了一下,而撞到自己的居然是……。

他也在打量着她,干练的短发,夸张的耳坠,暴露的裙子,还有娇艳的浓妆……是白映安一向来的形象。他倒是很久没有见过她了,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

搬进这里来的那天起,白慕晴就设想过自己会不会有一天在这里遇风南宫宸,万一遇见了该怎么办。而今天她也算是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的,所以在遇到他时经过短暂的讶然后,很快便缓和过来了。

“姐夫,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笑得一脸惊喜,眼里还带着浓浓的迷恋,她记得每次白映安见到南宫宸的时候都会对他流露出迷恋的神情来。

为了扮演好白映安的角色,她又何尝不是下足了功夫,每天只要出门就会把自己化成应召女郎的样子,穿不适合自己的暴露洋装。

“我偶尔住在这里。”南宫宸对白映安向来没有好感,对她的态度也是淡淡的。

白慕晴原想返回家里避免与他一同乘坐电梯下楼,毕竟少一分接触就少一分穿帮的危险,可是小意却在电梯门口嚷嚷道:“姐,快点,电梯来了!”

没办法,她只好迈步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一部电梯四个人,朱慧并不认识南宫宸,所以没有任何讶然的表情。

白映安拉着小意站在南宫宸斜对面的位置,心下纠结着要不要跟南宫宸搭个讪,以白映安的性格,是一定会使尽浑身懈数地故意跟他搭讪的。

可是搭讪的话,她该说什么?纠结了片刻后,她笑呵呵地答道:“姐夫,我姐她现在还好吧?”

南宫宸平淡的目光扫了过来,落在她身上嘲弄地一笑:“你还会关心她么?”

“我当然关心她啊,她是我姐姐嘛。”

朱慧终于讶然了,来回扫视着二人,正想问白慕晴南宫宸是谁的时候,电梯门‘叮’的一声开启。

小意带头冲出电梯,往电梯间外面的林安南跑去,一边跑一边欢笑道:“姐夫,姐姐说晚上要给我买鸡腿吃呢,你要过来跟我们一块吃吗?”

“好啊。”林安南笑着接住他的小身体。

抬头才发现白慕晴和南宫宸几乎是同时从电梯间里走出来的,他的脸上迅速地闪过一抹讶然。在这个地方,这种情况下见到南宫宸,他突然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白慕晴知道林安南肯定会糊涂,忙迎上去搂住他的手臂巧笑嫣然道:“安南,好巧呢,姐夫也住在这里,而且是跟我们在同一层楼上哦。”

林安南终于明白过来了,原来只是巧合,并非……。

他暗松了口气,幸好不是因为南宫宸发现了什么特地找来这里的。

“表哥,好巧。”他立刻冲南宫宸笑了笑,礼貌地打了声招呼。

南宫宸看了看亲热地搂在一起的两人,唇边绽出一抹浅笑:“林少这是要收心归家的节奏么?”

林安南脸色变了变,故意露出不自在的神情道:“我妈希望我尽快结婚为林家传宗接待,不然我不会那么着急。”

“早该这么想了。”南宫宸唇角的笑容瞬间染上一丝嘲弄的意味,随迈步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林安南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滑过一抹得意,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顺利感。

如果让南宫宸知道他怀中的女人,就是他曾经冒雨找遍整个燕城,还闹进派出所去的女人,一定会抓狂的吧?

*****

上了车后,朱慧看着一旁沉默的白慕晴,迟疑着问道:“他就是南宫宸吗?”

看到白慕晴点头,她紧接着又问:“那他为什么会住在这里?这样真的好么?”

白慕晴也在想这个问题,这样会不会太危险了,会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她幽幽地吸了口气,道:“他平时不住在这边。”

顿了顿,她接着说:“不过我觉得我们还是搬走比较好,以防万一,林少你觉得呢?”

林安南无所谓地笑了笑:“你不是说他平时不住这边么?那就不用管他了,这边的环境和空气都比较适合小意养病,况且……。”

他转过头来,盯着她:“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等结了婚后你自然不会住这边。”

“还有……。”他顿了一顿,冲她微微一笑:“别叫我林少,像刚刚那样叫我安南好点。”

白慕晴不自在地垂下头去,刚刚是为了叫给南宫宸听的,可是现在南宫宸不在了,她实在有些叫不出口。

其实以前她也是这么叫的,只是太久了,而且中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我们去哪家医生看?”林安南熟练地操控着车子问。

“去恒星吧。”白慕晴想也不想。

“为什么去恒星?因为是苏惜家的?”

“嗯……。”白慕晴轻轻地胡乱地应了声,其实她只是想去那里寻找那位抱走她孩子的神秘男人,但她不能告诉林安南。

这件事情她谁也没有告诉,也不敢告诉,生怕走漏了风声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毕竟南宫家的实力在那,如果知道自家的孩子被调包了,肯定会掀起一番风雨的。

虽然希望渺茫,但每天到恒星医院和各福利院去找找孩子,已经成了习惯。只要孩子一天没找到,她都不会放弃的。

*****

南宫宸一夜未归,白映安不免有些心慌起来了,毕竟这是她进入南宫家后,他头一次夜不归宿。

到底是什么原因使他一夜未归,难道是外面有别的女人了吗?一想到这个可能,她就忍不住嫉妒。

母亲说得对,如果她害怕他,疏远他,外面有的是女人不害怕,想尽力法地往他身边挤的女人。难道真的是这样的,自己那天晚上的反应直接把他推到别个女人的怀里去了?可她是真的害怕啊!

在卧室内来回踱了一圈步子后,她终于鼓起勇气拨通了南宫宸的电话。

电话响了好长时间后终于被人接通了,南宫宸温柔的声音传来:“怎么了?映安。”

白映安心里一紧张,张嘴结舌起来:“呃.......大少爷,我是不是打扰到你工作了?”

“没有,现在是午休。”电话那头传来纸张翻动的声音,很显然,即便是午休时间他也还是在工作。

“哦,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昨晚你没回来,我很担心你。”

“嗯?我不是给你发简讯了么,昨晚太晚住公寓了。”

“啊,我没收到呢。”其实她是收到了,只是他没有告诉她明确原因,所以她还是会胡思乱想。

看来他这会也没有跟她仔细解释的打算不,她只好识趣地说道:“大少爷你没事就好,那我就先挂了。”

“宝宝还好么?”南宫宸问了句。估上肝才。

“他啊。”白映安扭头扫了一眼小床上的小宝宝道:“他还是老样子,不怎么吃,而且看着很辛苦。”

事实上宝宝和昨天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她这么说只是希望南宫宸今晚早点回家,电话那头的南宫宸沉默了一阵,才揪心地吐出一句:“我知道了,再见。”

挂上电话后,白映安听到敲门声,她迟疑了片刻才应了声:“进来。”

推门走进来的果然是朴恋瑶,她猜到了。

朴恋瑶今天休假,一直呆在南宫家里陪老夫人。白映安实在弄不明白她,为什么自己有家不回,一天到晚往这里扎堆,难道是有阴谋的吗?

朴恋瑶笑笑地走到婴儿床边,俯视着小宝宝道:“老夫人刚刚睡午觉的时候做了个噩梦,说梦到孩子不好了,非上我上来看看。”

她抬回过头来,望着白映安道:“孩子没事吧?”

“还是老样子。”

“刚刚吃过奶了么?”

“吃过了。”白映安牵起唇角冲她微微一笑:“对了恋瑶,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送我?”朴恋瑶转身走过来,一脸的惊讶。

“对呀,我妈前几天去土耳其旅游回来,给我带了好几条红宝石项链。”她走到床头柜前,从里面拿出来三个首饰盒,一件件打开摆到她面前道:“一共给我带了三条,送你和沈心一人一条。”

红宝石的色渍看起来就非常的昂贵,只要稍稍识货一点的人都能看得出来它的价值不低。这确实是许雅容给她捎来的,不过不是从土耳其亲自带回来,而是去商场选购的,为了就是让白映安拿着打点朴恋瑶跟沈心用。

在这之前,许雅容已经将朴恋瑶这号人物调查透彻了,发现虽然出生在一个小康之家,但并不富裕,这种东西对她来说应该会有诱惑力才对的。

果然,她一拿到宝石,打量着宝石的眼里就泛着欣赏的光彩。

白映安在心里暗自欢喜,贪财的人一般都好对付,就怕她什么都不贪。

“这项链肯定很贵吧?”朴恋瑶看了她一眼问道。

“贵不贵倒是无所谓,主要意义非凡,是土地耳其原产的。”白映安说。

朴恋瑶点点头,随即将项链放回盒子内,并将盒子推回她面前:“真的很感谢你的心意,不过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看到她把礼物推回来,白映安刚刚才暗喜的感觉沉了下去,忙道:“没关系的,反正我也戴不了那么多,你如果觉得好看的话就拿去嘛。”

“真的不用了,我平时上班不可以戴那么贵重的礼物,平日里也没有载首饰的习惯,还是你自己留着吧。”朴恋瑶笑了笑:“其实礼物不需要贵重,还记得当初你去燕城给我买的小礼品么?我就挺喜欢的。”

“酸梅糕和小挂饰对吧?当时我都有点不好意思送出手。”白映安装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搔着头皮道。

朴恋瑶定定地看着她,脸上的笑意加深:“对啊,没想到这么久过去你还记得。”

“当然记得了,也不是很久的事。”

朴恋瑶点点头,从床上站起身子看了看婴儿床上的小宝贝道:“表嫂,我先出去了,你好好休息吧。”

朴恋瑶走后,白映安火大地将那两串宝石项链扔在床角,还真没有见过这么不识好歹的人呢。

不过想想也是,她是沈恪的未婚妻,沈恪在南宫家也算是个要什么有什么的人了,想要条宝石项链有多难?

今天南宫宸确实回来得很早,而且还是在家吃晚餐的。

晚餐后白映安刚想问他晚上可不可陪她一起去看个电影,南宫宸却先行开口道:“我就是回来看看你和小宝贝的,一会还要出去一趟。”

“你还要出去啊?”白映安扫了一眼墙上的时间,六点半。

“对,有一场酒会,怕回来后你们都睡了。”

“酒会不用带女伴的么?”白映安笑眯眯道:“我好久没有出去走过了。”

“今晚不带女伴。”南宫宸想了想,执起她的手道:“不过如果你觉得闷的话,明天我带你出去四处逛逛。”

“真的。”白映安欣喜。

虽然还是很害怕他的病,不过不发病的他还是很吸引她的,如果能和他去外面玩的话她当然开心。况且现在是培养教感情的关健期,她必须得好好把握。

******

小意坐在餐桌旁边,双手撑着下巴,一脸无语地看着桌面上黑乎乎的鸡腿,吞了口唾液哀嚎道:“姐,你到底行不行的啊?我从八点等到九点了。”

“别急嘛,还有两分钟就可以出烤箱了,这次一定不会再烤焦了。”白慕晴安抚道。

她原本就不是很会做菜,问小意想要吃焖的鸡腿还是酱香的,结果这家伙非说要吃烤的。面对这个完全陌生的烤箱,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如是在连续试烤了两次都失败后,她又开始了第三次的。

两分钟后,白慕晴看着更失败的鸡腿,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一下鼻子道:“不好意思啊,姐姐明天再多买几个,顺便再买本烤肉的菜谱回来重新给你烤。”

小意原本就翘得老高的小嘴这下翘得更高了,委屈得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

朱慧看到儿子委屈巴巴的样子,语气有些嗔怪道:“我说让你带他出去吃,你非说外面的不干净,要自己烤,人家小意为了等你这几只鸡腿连晚餐都没有好好吃,结果.......。”

朱慧摇摇头,抱着小意哄了起来:“小意乖,明天妈妈带你出去外面吃好不好?”

“人家现在就要吃嘛。”小意不高兴地摇头,从昨晚等到今天的鸡腿,结果等来了这几块黑炭,小家伙心里当然不乐意。

白慕晴想想,又看了看时间:“那好吧,我带你去外面吃。”

“耶!太好了!”小意一听可以出去吃鸡腿,立马欣喜地从桌椅上跳了下来。

白慕晴一边为自己化妆一边听着朱慧在门外唠叨:“都这么晚了还出去,一定要带好弟弟,别把弟弟弄丢了知道么?还有别吃那么多,热气......。”

“妈,我知道了。”白慕晴拎起桌面上的包,带着小意出门了。

在附近的西式小吃店里,白慕晴带着小意美美地吃了一顿艰腿,还给他买了好几盒点心和面包片做早餐。

回去的时候,白慕晴刚迈入电梯房便闻到一阵扑鼻的酒味,她并没有太在意,摁了楼梯的上行键。

“姐姐,是跟我们住在同一层楼上的叔叔诶。”身侧突然响起小意的声音。

同一楼层上的叔叔?白慕晴讶然地随着他的目光转过身去,果然看到南宫宸正一手扶着墙,一手扶着旁边的沙发支撑着摇晃不定的身体,显然刚刚才吐完回来。

她愣了一愣,本能地转回身来背对着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