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进退两难/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姐,你快过来帮帮忙,这位叔叔要倒下了。”小意在外头喊着。

白慕晴迈了出去,看到小意正在努力地用自己的小身板支撑着南宫宸的身体。而南宫宸大概是醉得太严重了。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平衡度。

没办法,她只好快步走过去,微笑着问:“姐夫你怎么喝这么多酒啊?你看喝得连路都走不了了,还是我扶你上去吧。”

说完,她绕到他的另一边去扶他的手臂,却被他一把甩开。淡淡地吐出两个字:“不用。”

“姐夫,你干嘛那么正经嘛,反正我姐又不在这里。”白慕晴用属于白映安的娇柔口气嗔道,然后强行挽过他的手臂:“宸少……我也很会人的,不比我姐差哦。”

南宫宸被她扶进电梯后,垂眸睨着她:“你跟林少……真是天生一对。”

“什么意思?”

“喜欢吃着碗里……看着锅里……。”他嘲弄地一笑,随即添了一句:“映安就不会。”

白慕晴心里微微荡了一下。脸上依旧保持着风情万种的笑容:“那是因为映安她找到像宸少这么好的男人了嘛,林少又没有宸少您那么有魅力……喂……。”

南宫宸的身体一斜,整个往她身上栽去,她慌忙扶稳他的身体。两人的身体紧紧地靠在一起,她甚至可以闻到他身上浓烈的酒精味。

她心下一软,已经好久没有跟他如此接近了,除了昨天上午那匆匆一见,也有好久没有好好见过他了,她发现自己的内心居然一点都不排斥与他接近,哪怕他醉成了一团烂泥。

她稍稍稳了稳心底的情素,抬头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宸少,电梯已经到了,你能不能站好身子?”

见南宫宸没反应,她如是又用手在他的腰上撞了撞,南宫宸终于清醒过来了。

好不容易才将他扶回家里,白慕晴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她好像是自己把他家的密码门给打开的。

当初她在这里住过一晚,知道他家的密码,刚刚因为他太沉了急着他把扶回家,她顺手就自己把门打开了。

“发生什么事了?”朱慧听到门口的嘈杂声,打开门便听到南宫宸的家里传来小意的声音,如是跟着走了进去。

“这位叔叔喝醉了,我和姐姐把他扶回来的。”小意指着床上的南宫宸说。

朱慧看了一眼南宫宸。扯过白慕晴的手腕,将她拉到客厅才压低声音责备道:“慕晴,你管这闲事干嘛?如果让白家知道你跟他牵扯不清,肯定又会……。”

朱慧大概是被许雅容母女给吓坏了,现在就想明哲保身,别的什么都不去想。

白慕晴知道自己不该管,可是……。

“妈,他醉得连路都走不好了,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啊,再说他还有病,万一在楼下犯病了怎么办?”没错,她就是担心他,所以才冒着暴露破绽的危险把他从楼下扶上来。

“那也是他的事情。”朱慧继续用责备的语气道:“他都这么大人了,知道自己有病还喝成这样,况且他能活到现在,就证明他是有存活能力的,用不着别人帮忙。”

“好了,妈,我知道了。”白慕晴有些不耐烦道:“我们回去吧。”

朱慧带着小意先回去了,白慕晴拉上门板的时候想了想还是觉得不放心,如是折回去调好室温,从饮水机里面倒了杯水放在他的床头桌上,又将给小意买的面包片给他留了一袋后才转身走了出去。

一觉睡到大半夜,南宫宸被饿醒了,他难受地从床上撑起身体。就着昏暗的壁灯一眼就看到床头桌上的水杯,她不管干不干净,抄起来便将里面的水喝了个精光。

晚上他虽然在家里吃过晚餐才出门,不过能吐的都已经吐光了,这会是又饿又渴。

昨晚在酒会里一不小心喝醉了,刚好酒会地点离这里不远,他如是选择从酒店走回这里来休息。没想到那些洋酒的后劲这么足,走到公寓楼下的时候已经完全支撑不住了。

虽然睡前的记忆不太清晰,可他记得是白慕晴跟一位称她为姐姐的小男孩扶他回来的,没想到会是那位自己一向并不喜欢的女人把自己扶回来的。

他晃了晃脑袋,起身往浴室里面走去。

洗了个热水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后,他的酒劲也基本过去了。如是走到客厅沙发上打开电视,开始用摇控版扫台。

这个时间点已经没有什么节目好看了,可睡了一觉的他又实在睡不着,好不容易才扫到一部香港武打影片,只好凑合着看了。

饥肠辘辘的感觉重新袭了上来,南宫宸捂了一下肚子,明知道一个月未入住这里面不可能会有吃的,他还是走到冰箱前将双拉门整个拉开。

里面除了几瓶饮料和罐装的啤酒外什么都没有,关上冰箱门时他突然想起好像床头桌上放着有面包,如是改为往卧室里面走去。

床头桌上果然有一包面包片,日期是昨天的,看来是之前那位白小姐特意给他留的,只是……她这未免也太贴心了,想到她在电梯里面的表现,心想这个女人肯定又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了。

不过眼下正是饿得难受的时候,南宫宸也不管她有什么诡计了,拿着面包片往客厅走去。

南宫宸慵懒地靠在沙发上,一边吃着手里的面包片一边看着电视。而就在他填饱肚子,准备将这无聊的影片关掉睡觉的时候,大门突然传来密码解锁的‘滴滴’声,紧接着是门板被人从外面推开,一身睡衣的白慕晴出现在他面前。

四目以对之下,两人都愣住了。

南宫宸没想到这个点了,这个女人居然胆敢摁开他的家门,闯入他家里来。

白慕晴则没想到自己推门进来的第一眼会是眼前这个情景,这个点了,南宫宸居然一脸慵懒地坐在沙发上边吃面包边看电视。

自从她回去自己家后,她就格外注意这边的动静,因为南宫宸喝醉了,她担心身边无人照顾的他半夜会发病,或者发生其它什么意外。

睁睛熬到一点多的时候,果然听到这边传来摔桌子的声音,还伴随着男人痛苦的喊叫。她第一个想到的是南宫宸发病了,如是立刻下床往这边赶来。

她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电视上打得正激烈的电影画面,瞬间悔恨得想要咬舌自尽,原来那隐隐约约传来的动静是电视声。

怎么办?就这么撤回去?他肯定会怀疑什么的。可是不回去,大半夜的她该以什么理由向他解释自己的行为?又该以什么方式与他相处?

“你怎么还在看电视啊?”她干笑着问出一句,同时偷偷将自己睡衣的袖子往下扯了扯,遮住手腕上的牙齿印。

“不然我应该在干什么?”南宫宸打量了她一圈,然后垂眸看了一眼自己吃了一半的面包片,挨眸盯着她的目光冷了几份:“难道这面包被下了药?还是刚刚那杯水里面有药?你这个点过来是为了看我有没有准时起药效么?”

白慕晴心下无语,她怎么从来不知道南宫宸还有编剧的天赋呢?

反应过来的她很快便进入了角色,唇角一弯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一边扭着腰肢无比风情走往他过来,一边娇嗔道:“宸少您真是会说笑,以我白二小姐的魅力还需要用下药这么卑鄙的手段勾男人么?我觉得我自己就是最好的毒药了,宸少觉得呢?”

她风情地在他跟前一旋身体,落座在他身侧的同时有意无意地将睡衣的领口往下扯了些。

生过孩子后,她的胸部比之前上升了一个杯,那若引若现的春光满满都是让人无法抵抗的诱惑。

大半夜的往人家家里钻,大概只有这个目的了吧,白慕晴心想。不过……一会怎么脱身还是个问题。

刚刚酒会中有一帮女子几乎是拼了命地往外露肉,看了一晚上的南宫宸早就视觉疲劳了,丝毫不被白慕晴的性感诱惑。

不过他还是很配合地倾身将她的身体压向沙发椅背,气息拂在她脸上:“这么饥渴?”

白慕晴心里慌乱了一下,心想他不会是来真的吧?果然是来者不拒?

她将双手轻轻地抵在他的胸口上,脸上却依旧是那一抹娇俏的笑意:“都怪宸少太迷人了,害人家大半夜的睡不着觉,还控制不住地往宸少家里钻,好丢人……。”

“知道丢人还不给我滚回去?”南宫宸脸上的表情渐渐地阴沉下来,语气冰冷地冲她吐出一个字:“滚!”

“宸少……。”白慕晴委屈巴巴地将双臂环在她的腰上,咕哝着开口道:“人家真的很喜欢你嘛……。”

“我叫你滚出去!”南宫宸暴怒一声,同时将她从自己身上掀到地上。

白慕晴低呼一声,极其狼狈地从地上爬起后,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往门口走去。

她的手掌握上门把时终于暗暗地松了口气,终于可以脱身了,幸好!

“等等。”身后突然响起南宫宸冷漠的声音。

刚刚才放下去的心再次悬起,她重新调整好脸上的笑容转过身去,娇嗔道:“就知道宸少会改变主意的。”说着重新往他跟前走去。

只是脚步刚一迈开,便被南宫宸喝住了,南宫宸的语气丝毫不见回暖:“你怎么会知道我家的密码?”

白慕晴心下一慌,他果然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好在她早有准备,表面上不慌不忙道:“刚刚送宸少回家,宸少摁密码的时候我偷偷记下的。”

他刚刚摁密码了么?为何他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记得自己醉得连走路都难了,居然还会摁密码?不过究竟有没有摁过他现在还真是想不起来了。

“宸少……。”

“好了,你可以滚了,”南宫宸面无表情地打断她。

白慕晴如是重新转回身来,拉开房门走了出去,然后快步往自己家里走。直到进入自己家后,她才靠在门后长长地吁了口气。

好险,差一点就穿帮了!

她抬起自己的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已经被她用一个镶水钻的戒套套着,幸好她刚刚睡觉的时候没有将戒套摘下来。

连续两个晚上南宫宸都住在这边,到底是为什么?难道他跟白映安的感情这么差吗?差到可以连续两个晚上不回家?

她摇了摇头,算了,这些事原本就不再跟她有关系,管他们关系好不好。

还是明天再看吧,如果南宫宸继续住在这边,那么她就真的需要重新找地方搬走了。

******

第二天一早,白慕晴早早便起来煮了排骨粥。

小意趴在餐桌旁看着她把粥舀在一个大碗里,有些不开心道:“姐姐,你昨晚不是说今天早上给我做三明治的么?干嘛又要吃粥?”

白慕晴看了他一眼,道:“你可以吃三明治啊,我和妈吃粥总行了吧。”

“真的吗?你真的不会逼我吃粥吗?”小意一脸怀疑地望着她,他最讨厌吃粥了。

“当然是真的了,你看面包片和火腿姐都给你买回来了,姐这就给你做,你一会回来后就可以吃了。”

“我上哪去回来啊?”

“呃……。”白慕晴将那一大碗排骨粥捧到他面前,笑盈盈道:“你把这确粥端过去给隔壁那位叔叔吃,别说是姐给的,也别让妈知道,嗯……你就说是你自己偷偷给他端去的。”

“为什么不能让妈知道,又不能让叔叔知道是姐姐叫我送去的啊?”小意不解。

“因为……。”白慕晴想了想:“因为叔叔不喜欢姐姐,如果知道是姐姐让你送过去的,他肯定会不吃的。”

小意‘哦’了一声,紧接着又问:“那位叔叔自己不会做吗?为什么要我们端给他吃?”

“对呀,他和小意一样笨笨的,不会做早餐吃的。”

小意想了想,点头:“那好吧。”

小意端起碗便要过去隔壁,白慕晴忙道:“对了,如果他问起关于姐姐和我们家的事,你千万别告诉他知道么?把粥端给他后就回来吃你的三明治,还有,顺便问问他昨天的面包好不好吃,就说是昨晚你给他留下的。”

小意站在门边捋了半晌,终于把这一连串的任务捋顺了,点点头后对白慕晴道:“姐,我知道了,你帮我开门吧。”

“真乖。”白慕晴抬手在她的头顶上摸了一下,拉开门让他出去。

小意端着排骨粥站在南宫宸的家门口,腾出一只手敲了敲门。很快便有人出来开门了,正是刚刚洗漱完毕的南宫宸。

他看着站在门口的小意,又看了看他手里的排骨粥,讶然地问道:“小朋友,你是不是找错门了?”

对于小意他并不是很熟悉,只是前天早上在电梯里面看了几眼,昨天晚上因为喝醉了根本没有留意到他。

小意笑眯眯道:“叔叔,我是偷偷给你送早餐来的,我姐姐煮的早餐哦,可好吃了。”他说完便从南宫宸身侧挤了进去,往客厅里面走。

南宫宸跟在他身后往屋里走,淡淡也问了句:“谁是你姐?”

“就是昨晚送你回来的那个啊。”

南宫宸‘噢’了一声,问道“她让你送过来的?”

“不是啦,因为姐姐说男人都是笨蛋,不会自己做早餐吃,我不想叔叔饿肚子所以就偷偷送过来了。”小意将碗放在茶几上笑嘻嘻道。

南宫宸走到他身侧坐下,看着碗里的粥,小意催促道:“叔叔你快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

想起昨晚的白小姐南宫宸就一阵反感,实在不想吃她做粥,可是看到小意那满怀期待的小脸,他又不忍心拂人家的好意,如是坐下来拿起勺子吃了一口。

小意看到他吃了,脸上立刻露出欣喜的笑容问道:“叔叔,我姐姐煮的粥好吃么?”

南宫宸感受了一下,居然有种熟悉的味道,不,是山药的味道。

他记得上次在燕城喝醉的时候,白慕晴给他煮的粥里面也有放山药,她说山药养胃,适合他这种喝醉吐过的人。

是因为同为白家的女儿,所以煮出来的粥都是同一个味道么?

“你姐姐还会煮饭?”他突然问了句,不像她的个性啊。

“当然了。”小意点头:“我姐姐还会做三明治呢,叔叔你要不要吃三明治?我回去给你拿。”

“不用了。”南宫宸摇了一下头,继续吃着碗里的粥。

小意毕竟是小孩子,到了新的环境就开始不安分起来,这里瞧瞧那里摸摸,完全将白慕晴叮嘱他送完粥就回去的话忘在脑后。

“你叫什么名字?”南宫宸突然问了一句。

“我叫小意,意义的意,叔叔以后叫我小意就可以了。”

小意,好熟悉的名字,好像在哪听过。

“白慕晴是你的亲姐姐么?”

“是的。”小意回过头来道:“叔叔,你可不可以不要再问我家人的事情了?姐姐说不可以随便跟别人聊自己的家人。”

“为什么?”

“因为怕被坏人盯上。”小意坐在他对面,盯着他用一副小大人的语气说:“叔叔,你以后不可以喝那么多酒哦,喝酒很伤身体的,而且很可怕。”

“可怕?”

“对呀,以前我爸爸每次喝醉了就喜欢打我妈妈,太讨厌了。”小意一本正经地问道:“叔叔,你喝醉了会打人么?”

南宫宸摇头,他喝醉了不会打人,但他发病的时候很有可能会杀人。

小意突然蹲下身去,从桌子底下找到一个望远镜,一边对着四周张望一边问道:“叔叔,你这个望远镜比姐姐给我买的要好看很多耶。”

“喜欢那就送给你吧。”

“真的吗?”小意欣喜,随即垮下脸来:“可是姐姐说不可以随便要人家的东西。”

南宫宸抬眸看了他一眼,冷嗤一声:“你姐她自己都总是抢别人东西,还有脸教育你。”

“是吗?我姐抢谁的东西了?”小意问得一脸正经。

“没什么,我随便说说的。”南宫宸道,他还不会无聊到去跟小孩子聊这种成年人的问题,更何况眼下还在喝着人家的粥。

“你拿去吧,反正我放在这里也没用。”南宫宸见他那么爱不释手,如是说道。

“那......我真的拿走了哦。”

“嗯。”南宫宸将碗里的最后一口粥吃掉,然后看了眼手腕上的时间,看着小意道:“小朋友,我要出门了哦。”

“噢,那我回去了。”小意将望远镜夹在腋下,捧起桌面上的空碗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南宫宸见他拿着空碗调头就走,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走过去替他拉开门感激道:“谢谢你的早餐啊,小朋友”

“不用谢啦,我喜欢叔叔嘛。”小意突然想起白慕晴的交待,如是又问道:“对了,叔叔,昨晚的面包片好吃吗?是我留给你的哦。”

南宫宸微微讶然,原来是他留下的。估亚木血。

“好吃,谢了。”他微笑道。

“叔叔,你可以帮我开一下门么?”小意走到旁边自家门口时,扭头望着南宫宸问道。

“可以,密码是什么?”南宫宸走过来。

“姐姐说密码是我的生日......。”

从小意端着粥出门,白慕晴就一直在心情焦虑地等待他回来,明明说好把粥端过去就回来的,结果这小家伙出去都有十分钟了,居然还不见人影。

小孩子毕竟贪玩,她真担心小意在那里一玩就不知道回来了。她放下手中做了一半的三明治,正准备去门口趴着看看动静,刚走到门后便听到外面传来摁密码的声音。

她迅速地往门后方一躲,屏住呼吸。

门开了,小意的声音传来:“谢谢叔叔,下次我还给你送早餐哦。”

“谢谢,进去吧。”

“叔叔再见。”小意关上门,转身时被门后边的白慕晴吓了一跳:“姐.....!”

“嘘!”白慕晴一把捂住他的嘴巴,将他拉到屋内才没好气地质问道:“不是叫你送完粥就回来的么?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