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映安的计谋/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在那里陪叔叔聊天啊。”小意说得毫无愧色。

白慕无语:“你跟他聊什么?有没有说姐姐的坏话?”

“没有啦。”小意扬了扬手中的望远镜,高兴道:“看,这是叔叔送我的望远镜,比你买给我的那个清楚多了。”

“你还拿人家东西啊你。忘了姐姐是怎么教育你的了么?”

小意瞬间将小脸垮了下来。小声低咕道:“是叔叔说放在那里也没用,所以送给我的啦,姐,我以后不会再乱要别人东西的了。”

白慕晴看着他手中的望远镜,又看了看小意一脸后怕的样子,如是停止了一教悔。伸手将他手中的望远镜拿了过去,翻看了几下后放在一侧:“走吧,吃早餐去。”

吃过早餐后,白慕晴将自己打扮一番后准备出门,朱慧打量着她一脸不解道:“慕晴,你又没有上班,一天到晚在外面忙些什么?”

白慕晴至今也没有告诉她自己正在满城寻找女儿的下落。像往常一样随便敷衍了一句便出门了。

她每天都在外面奔波,每天都觉得自己快累垮了,可是她没有放弃,她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苏惜身上,哪怕至今还是一点眉目都没有。

然而因为今天是周末,白慕晴刚出门便接到林安南的电话了,电话那头的林安南问她在什么地方,她情急之下随口道:“我在街上乱逛呢。”

“那正好,我们去挑选一下结婚要用的首饰和礼服。”林安南道。

白慕晴心里一紧,该来的总是要来:“要……那么急?不是还没有定日子吗?”

“反正迟早都是要挑的,正好今天有空。”林安南问道:“你在哪里?我过去跟你碰头。”

白慕晴知道自己推托不掉了,只好给了他一个地址,然后从恒星医院往那边赶过去。

******

南宫宸从公寓出来后,没有去公司加班而是回老宅去了,他答应过白映安今天会带她出去逛逛。

看到他回来,郁闷了一晚上的白映安终于露出了些许笑容。但还是略带嗔备地问道:“宸,你昨晚怎么又没有回来?”

“昨晚喝醉了,住公寓里。”南宫宸抬手在她挽着自己的手背上拍了拍,含笑道:“我这不是一大早就赶回来了么。”

“一个人还是带别人回去住的啊?”白映安小心翼翼地问道。

南宫宸抬手在她的脸上捏了捏:“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向来不喜欢外人睡我的床。”

“好啦,我相信你。”白映安搂紧了他的手臂:“那你是为了回来看宝宝的吗?”

“嗯,不过主要还是回来带你出去逛街的。”

“真的啊?那我回房换衣服了。”

“去吧。”南宫宸说完。白映安立马转身往自己的房里走去。

车上,白映安兀自计划道:“我们上午去逛街,中午在外面吃饭,然后下午去看电影,大少爷你觉得这样可以么?”

“当然可以。”南宫宸认真地操控着方向盘。

“谢谢,就知道你肯定会同意的。”白映安欢喜地说道。

穿过半个闹市后,南宫宸将车子停在华贸地下停车场,这里面有逛的,有吃的,还有电影可以看。

在南宫家呆了一个多月,白映安都快被闷出神经病来了,好不容易能出门了,而且还是南宫宸亲自陪伴,她自然开心。

遗憾她现在扮演的是白慕晴的性格,看到漂亮的首饰不能买,太贵的衣服也不能买,而且还不能买自己喜欢的风格。这对于向来购物欲望强盛的她来说,无疑是一种折磨。

逛完女装,来到电梯口时,南宫宸突然说了一句:“四楼是卖儿童和婴幼儿衣服的,想上去看看么?”

他记得白慕晴自从怀孕后,对婴儿的衣服和特品都特别感兴趣,只要是逛街都会进去逛一圈。

白映安却几乎是想也不想地吐出一句:“不用啦,童装有什么好看的。”

说完这话后她才怔了一下,抬起小脸果然看到南宫宸正一脸不解地望着自己,她慌了一下,随即眼眶一点一点地开始泛红起来。

“如果买回去,宝贝穿不了的话……。”紧接着,便是两颗泪珠滚了下来,要多伤心有多伤心。

南宫宸被她的反应刺痛了一下心脏,伸手将她搂入怀中,在她耳边柔声道:“对不起,是我不好。”

“宸,如果哪天宝贝真的走了该怎么办?我会伤心死的啊!”白映安从流泪发展到低声呜咽。

“好了,不要去想这个了。”南宫宸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吸口气:“不是说好要开开心心地逛一天的么?乖,别哭。”

白映安在他怀里点点头,南宫宸松开她的身体,用指尖替她拭去脸上的泪痕。

******

在珠宝店里面看了一圈,白慕晴只觉得眼花缭乱,根本挑不出来自己喜欢的款式。

“要不就这个吧。”她随手拿起一只小钻戒对林安南道。

林安南接过戒指看了看,抬眸无奈地看着她:“这可是结婚戒指,我怎么感觉你一点都不重视。”

“这款小巧可爱,但确实显得有点小器,不如换这枚吧。”服务小姐拿起另一枚大钻石的戒指递过来,笑盈盈道。

白慕晴感觉到林安南脸上的不悦,有些不自在道:“你知道的,我向来不喜欢戴首饰,买回去也是浪费。”

“你不喜欢是一回事,但你要考虑到我的面子,众目睽睽下给你戴这种小戒指,别人会怎么谈论我?”林安南一手接过服务小姐手中大钻戒,一手扯过白慕晴的右手。

白慕晴愧疚地低了低头:“对不起啊,我没有考虑到你的感觉。”

感觉到林安南拉着她的手却并未给她戴上戒指,她如是抬起头来,这才发现林安南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她的右手上的无名指。

“对不起……。”她慌忙将右手从他掌心抽了回来,她的无名指上还戴着南宫家的戒指,根本没空余的地方戴钻戒。

林安南虽然心里不舒服,但也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戒指拿不下来不可能把她的手指剁了。最终只是无奈地轻吸口气,道:“没什么好道歉的,戒指只是个形式。”

他改为牵起她的左手,轻轻地将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微笑道:“这样也挺好的,不是么?”

“嗯。”白慕晴点头。

“喜欢么?”

“喜欢。”白慕晴怕他又觉得自己在敷衍他,忙添了句:“每一款戒指都有它独特的款式嘛。”

白映安收到林安南的信息后,便立刻带着南宫宸往珠宝区的方向走去,然后一眼便看到在珠宝店内试戒指的二人。

透过玻璃窗子,南宫宸自然也能一眼就看到两人的身影,他低头看了白映安一眼,正好接触到白映安望过来的视线。

“咱们还是到前面那家去看吧。”她笑了笑道。

南宫宸知道她们姐妹两向来不对盘,也没有多说什么,和她一起往前面走去。

“你想买什么?”进入珠宝店后,南宫宸看了白映安一眼后问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来不喜欢戴首饰的。”白映安苦笑了一下:“听说银镯子去邪,我想给宝贝买只回去戴戴。”

“这只是道听途说,你不用太相信。”南宫宸道。

“不管怎么样,还是给他买一只吧。”白映安挽着他往银饰品区域走去。

买好银饰出来的时候,两人刚好跟林安南和白慕晴碰个正着。白慕晴愣了一愣,迅速地调整好脸上的神情,冲两人微微一笑:“好巧,姐姐姐夫。”

白映安则表现出一副小白兔的模样,中规中举地说了声:“好巧。

“宸少这么有空啊?居然有时间陪我姐逛街。”白慕晴故意摆出一副暖昧的语气扫视着二人:“看来姐夫和姐姐的感情发展得不错噢,真让人羡慕。”

白映安也扫视了二人一圈,微笑道:“听说你和林少马上就要结婚了,恭喜哦。”

“谢谢。”林安南抢着开口:“希望到时候你们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我会的。”白映安点头。

南宫宸看着被林安南揽在怀里的、笑得一脸不怀好意的白慕晴,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想起了昨晚她试图勾/引自己的情景。

“安南,我们走吧,别打扰姐姐姐夫秀恩爱了。”白慕晴被他盯得有些心底发虚,如是冲他投去一抹风情万种的娇笑后,迫不及待地挽着林安南离开了。

直到走到卖场转角处,白映安才突然放开林安南,转身盯着他一脸嗔怪道:“林少爷,下次有这种突发状况的时候能不能提前告诉我?你真当我是演员出身的吗?”

林安南见她发火,抬手在她的头顶上摸了一下笑笑道:“如果提前告诉你,你不就一整天都没心思挑东西了么?”

“可我真的很不喜欢演戏,而且是演白映安那种女人。”

“如果你不演,南宫宸就会怀疑,难道你想他怀疑么?”林安南顿了顿,带着恐吓意味道:“你应该知道南宫宸的性格,如果被他知道你和白映安在玩弄他,不仅白家会很惨,你和小意还有伯母肯定也不会好过。”

“我知道……。”白慕晴无奈道。她曾经听林安南说过之前有个小公司的老板因为得罪了南宫家,结果就被南宫宸逼得跳楼自杀了。

“既然决定了调换身份,那就不单是白映安一个人的事了,你也得全力配合不是么?你跟白映安闹成这样不方便联系,只能我帮你了。”

“你们……每天都要联系?”白慕晴讶然。

“当然,我们必须掌握彼此的行踪,避免发生意外碰上的情景,这也是我为什么一天到晚总喜欢追问你在什么地方的原因。”

白慕晴苦笑,原来事情远没有自己想象的简单,可是她平日里却极少跟林安南说实话,因为她不能告诉他自己一直在找失踪的女儿。

林安南继续说:“当然了,今天这场偶遇有一半是我和白映安策划好的,她说她感觉到南宫宸开始怀疑她了,所以必须得让南宫宸知道我们即将结婚的消息,打消他的怀疑。”

白慕晴心头一颤,问道:“你说什么?南宫宸已经开始怀疑了?”

“只是白映安自己的感觉,或许是她太敏感了也说不定。”林安南拉过她的手腕:“走吧,我们继续去挑礼服了。”

白慕晴被林安南带着走,心里渐渐地乱了起来。

她无法想象南宫宸知道自己被骗的后果,自己真的会把好不容易才找回来的母亲和弟弟连累么?

看来自己真得要离他远一点才行,特别是像昨晚那样的事情再也不能去做了,不管他是喝醉了还是发病了都不应该再管他的!

母亲说得对,既然他能活到三十岁,就应该有能力照顾自己才对!

*****

上午逛街,下午看电影,电影看到一半的时候白映安突然接到许雅容的电话。她偷偷侧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南宫宸,然后弯着身子离开座位到外面接电话去了。

电话那头的许雅容开门见山地问道:“映安,你和南宫宸逛街还顺利么?”

“顺利啊,我们正在看电影呢。”白映安扫了一眼影厅的入口,压低声音道。

“光看电影没用,你得想办法让他碰你,等你怀上后就不用再怕那个朴恋瑶怀疑了。”

“可是……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他碰我嘛,又不能主动。”关于这一点白映安一直都觉得很无奈,她现在演的是那个完全不懂风情的白慕晴,如果太主动的话难免让南宫宸起疑。

许雅容想了想,道:“要不这样,今晚叫他到这里来吃饭吧。”

“回你那吃饭?我怕他不愿意。”白映安摇头,结婚这么久了,南宫宸从来都没有在白家吃过饭,今晚又怎么可能会跟她回去?

“以他现在对你的感情,也许会同意的,你试试看。”许雅容倒是说得很自信。

白映安想了想,勉为其难地点了一下头:“那好吧。”

电影是在五点半结束的,从影厅出来后,白映安偷偷看了南宫宸一眼后,小心翼翼道:“大少爷,我可不可以求你一件事?”

“什么事?”南宫宸问道。

“陪我回娘家吃一顿晚餐。”

南宫宸微讶地扭过头来望着她,白映安忙添了一句:“我好久没有回娘家了,我爸和我妈都不高兴了,而且……咱们结婚都快一年了,你连一次都没有上我家吃过饭,有点不像话的对吧。”

说话的同时,她还双手合实地冲他做了一个祈求的手势,脸上是极为可爱的笑容。

南宫宸被她可爱的样子逗笑了,眉稍微扬:“难道在你心里,我就这么难说话么?需要你这样卖盟?”

“我确实是这么以为的嘛。”白映安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么大少爷你是答应了?”

“我能不答应么?”

“太好了,我终于可以给我妈一个交待了。”她兴奋地踮起脚尖,双手攀在他的身上,在他的颊边印了一吻,然后从包包里面拿出手机拨打许雅容的电话,告诉她南宫宸答应去白家吃晚餐了。

******

南宫宸头一次到白家吃饭,许雅容不但亲自监督厨房把饭菜做好,还要求白景平把最好的私藏酒拿出来。

白景平虽然也想用最大的热情去招呼南宫宸这个贵宾,自己私藏了十几年的好酒还是有些舍不得拿出来。

许雅容见他磨磨蹭蹭的,没好气地责备道:“女儿的终生幸福重要还是你那一瓶破洋酒重要?赶紧给我拿出来。”

白景平打量着满脸算计的她,道:“上十万的酒我可以贡献出来,不过我想知道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估土冬血。

“废话,当然是尽快让映安怀上南宫宸的孩子了。”许雅容一把将他手上的洋酒夺了过来。

“你不会是想给他下药吧?”

“你当我傻啊,这么做明摆着是把映安往火坑里推。”

“那你想做什么?”

“灌醉他。”许雅容邪恶地一笑,随即冲他道:“所以一会你只管拼命地劝他喝酒就是了。”

白景平‘噢’了一声,道:“放心,我会尽力的,况且这酒后劲足映安肯定能成功。”

“希望能成绩吧。”许雅容无奈地轻吸口气。

白映安和南宫宸回到白家大宅,在客厅里喝了会茶,席间白景平不停地找话题讨好南宫宸,而南宫宸则是一如即往的平淡,有一句没一句地回应着他。

许雅容见气氛不太对劲,忙让厨房开始张罗晚餐。

白景平将那只洋酒拿了出来,笑呵呵地对南宫宸道:“宸少,这可是我珍藏了十二年的好酒,当初跟华泰董事长谈上亿元的单子我都没舍得给他喝,今天给宸少开瓶了,宸少一会可得多喝几杯啊。”

南宫宸浅笑:“既然是爸珍藏了十几年的酒,那还是留着吧,我一会还要开车。”

白景平却‘砰’的一声将酒瓶开启,一边给大伙倒了杯一边微笑道:“宸少是我们白家最重要的客人,不给宸少喝还能给谁?谁也没有资格喝这个珍藏的好酒啊。”

“瞧你,还没喝就开始说醉话了。”许雅容嗔怪地扫了他一眼,然后端起杯子对南宫宸道:“难得宸少赏脸到我们白家吃饭,我们全家敬宸少一杯吧。”

“好,好,应该的。”白景平响应着举起杯子。

白映安扫了大伙一眼,也跟着举起杯子。

南宫宸不好推辞,只能接受大家的敬意,仰头将杯里的洋酒喝了下去。

酒确实是好酒,只是南宫宸昨晚才刚喝醉了,今天实在不好再醉一场,所以只是浅啜了一口应付。

白景平见他的杯里还有半杯,立刻追问道:“怎么了?宸少喝不惯我这支珍藏酒么?”

“不……。”

“那就赶紧把酒干了。”

南宫宸无奈,只好将剩下的半杯也喝了进去。

他刚喝完,许雅容便立马给他满上,然后端起自己的酒杯冲他微笑道:“宸少,我听映安说你一直都对她很好,我就这么一个亲生女儿,为了感谢你平日里对她的照顾,我敬你一杯。”

南宫宸扭头看了白映安一眼,白映安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嗔怪道:“妈,你怎么可以把我跟你说的悄悄话当着宸少说出来嘛。”

“怕什么,又不是什么不好的话,对吧,宸少。”许雅容又转向南宫宸道。

南宫宸笑笑地点了一下头,端起酒杯和她碰了一下,不得已地喝了第二杯。

喝完后,白映安假意地阻止父母继续劝酒,白景平却哈哈笑了起来:“看看,嫁了老公忘了爹妈,知道维护自己的老公了,闺女啊,爸难得高兴一场,你就让我们尽情地喝嘛。”

“就是,下次再想请宸少过来吃饭,可未必能请得动了。”许雅容在一旁附和道。

白映安无奈地冲南宫宸耸耸肩:“看到了没,你能到这里来吃饭,爸妈比过年还高兴。”

南宫宸笑了笑,不说话。

一餐饭下来后,南宫宸果然有些醉意了。

临走的时候,许雅容将白映安拉到角落,看了一眼门口的车子道:“人我可是给你搞定了,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了。”

“可是妈……我害怕……万一他又发病了怎么办?”

“听说他一个月才发一两次病,前些天才刚发过,今晚肯定不会的了,放心吧。”许雅容安抚完后,不放心地又提醒了一句:“机会难得,你可得给我把握好了。”

“放心吧,妈。”被她这么一安抚后,白映安放下心来了,立马又有了干劲。

由于南宫宸喝醉了,白映安亲自驾驶车辆回家,车子驶入南宫家大宅时刚好碰到沈恪和朴恋瑶从外面回来。

朴恋瑶一下车便看到他们两个,脸上立刻绽放出一个大大的微笑:“表哥,表嫂,你们也才刚回来啊?”

“是啊,在我妈家里吃晚饭。”白映安扶好醉意迷蒙的南宫宸,随口问道:“你们怎么也这么晚?”

“我和沈恪去看了场电影。”朴恋瑶笑盈盈道。

沈恪打量着站立不稳的南宫宸,问道:“表哥怎么了?喝醉了?”

“嗯,跟我爸聊得高兴便多喝了几杯。”

“还是让我帮你把表哥扶上去。”沈恪从白映安手里扶过南宫宸,往屋里走去。

将南宫宸放在床上后,沈恪便离开南宫宸的卧室了,屋里瞬间安静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