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气得发疯/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映安反手将房门关上,转身,注视着床上半醉半醒的南宫宸,脸上渐渐地浮出一抹笑意。

这么帅气的男人。之前都是光看却吃不着。害她总是抓心挠肝的。等了这么多天,终于等到这一刻了。

这一次,他如果还能拒绝她,那他就不是个正常的男人了!

她走进浴室,从里面洗了个香喷喷的泡泡澡出来。

她从浴室里面打来一盆热水,然后俯下身子开始用双手解南宫宸身上的扣子。衣扣在她的手上一粒粒地脱落,他绝美的肌肉一点点地展现出来。

虽然她见过美男无数,但却极少见到比眼前这个男人迷人的,光是看着半裸的他,她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了。

温热的毛巾在他性感的胸口上撩拨,纤细的指尖滑过他俊逸的面容……。

南宫宸终于起了反应,迷迷糊糊地抬起眼睑。白映安的毛巾刚好抚上他的敏感部位。看到他醒来,用极其无害的声音道:“大少爷,你别乱动,我在帮你擦洗身体。”

“亲爱的……你这是在擦身么……?”南宫宸冲她展露出一抹迷离的微笑,随即一把抓住她拿着毛巾的手腕,将她拽到自己身上。

白映安娇羞地低呼:“大少爷……你别乱动……。”

“乖……应该是你别乱动才对。”南宫宸一个旋身将她压在身下,低头一下吻住她的唇。

白映安手掌一松,毛巾从她的手中掉了下去,纤细的双臂搂上他的身体,得意地笑了。

经过一番热吻后,彼此身上的衣服很快褪去,当白映安以为自己马上就要真真实实地成为南宫宸的女人时,门口突然响起一阵焦急的呼叫声:“不好了!不好了!小宝贝出事了——!”

一声焦急的‘小宝贝出事了’,立刻将沉寂在欲火中的二人清醒过来,白映安的大脑一空,脸色也在一瞬间转变。第一感觉就是杀了朴恋瑶那个死贱人!

没等她想出计策来,南宫宸已经翻身下了床,一边从衣帽架上拎起裕袍披在身上一边迅速地往门口冲去。

“大少爷……。”情急之下,白映安冲着他的背影唤了一声,然后,南宫宸已经冲出去了。

她光裸着身子呆在床上,恨得咬牙切齿。在床上呆坐了片刻后,她不得不接受现实地从床上下来,也从衣帽架上掀了件睡袍披在身上往宝宝的房里赶过去。

等她赶过去的时候,朴恋瑶正抱着小宝宝心急如焚地追问南宫宸:“表哥,刚刚我一进来就看到孩子脸色涨红,呼吸不顺,看起来很严重,咱们马上送医院吧!”

南宫宸被孩子的病情一惊吓,酒意已经去了一半,他几乎是毫不考虑地点头:“好,送医院。”

白映安气疯了,冲上去一把将孩子从朴恋瑶的怀里抢了过来,一边哭一边大呼小叫道:“谁让你碰我的孩子?谁让你碰他的?给我滚开!我的孩子没事的,他不会有事的……。”

她的泪水有一半是演的,一半是气出来的,他知道朴恋瑶一定是故意的!这个可恶的女人!

朴恋瑶也是一脸的情急:“表嫂,因为我是医生,所以奶奶吩咐我多留意孩子的病情,我……!”

“我的孩子才不会有事,才不会!”她转过头去瞪着保姆怒吼:“你怎么看孩子的?为什么连他有状况了都不知道?我要你们在这里干嘛的啊?”

保姆被她吼得低下头去,刚刚她睡着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突然就被朴恋瑶的叫嚷声惊醒,然后看到朴恋瑶抱着孩子了。

“映安!赶紧把孩子给我,”南宫宸见白映安急疯了,忙冲她伸出手。

“我说了孩子没事!我不要带他进医院!黄医生呢?去把黄医生给我叫来!”白映安吼道。

保姆立刻跑去打内线电话。

很快,老夫人也赶过来了,看到屋里闹哄哄的,立刻情急地问道:“怎么了?孩子怎么了啊?”

朴恋瑶迎上去扶住老夫人的手臂,情急道:“奶奶,孩子突然喘不过气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可是表嫂不想送孩子进医院。”

“痒气袋呢?用上了没有?”老夫人情急地问。

“用上了。”

黄医生很快就赶过来了,南宫宸将孩子从白映安的怀里抱了出来放在床上,大概是因为氧气袋的作用,孩子的脸色没那么红了,呼吸也不再显得那么急促。

白映安崩溃地跌坐在小床旁边,泪眼婆娑地看着小床上的孩子,心里却恨得咬牙。可恨的孩子,成事也在他,败事也在他。

“黄医生,孩子怎么样了?”南宫宸担忧地问道。

黄医生经过又细细地观察了孩子一下后,答道:“刚刚可能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气管,不过现在慢慢好起来了。”

听到黄医生的话,大伙才终于松了口气。

黄医生看着孩子,又看了一眼瘫坐在地上的孩子,小心翼翼道:“不过老夫人,大少爷,你们也得有个心理准备,这种情况以后会经常发生,孩子太小了,不会自己调整姿势处理紧急情况,所以……。”估役低圾。

黄医生说不下去了。

老夫人黯然地苦笑:“所以随时都有可能离开我们,是么?”

“嗯,孩子的食量越来越小,今天一共才吃了三十毫升奶,中间还被呛了两次……。”

“够了!不用再说了!”白映安冲他吼了一句。她知道孩子越来越不好了,很有可能等不到她怀上孩子就会离开,可是她今天今晚的意外一定是人为的。

可偏偏她不能站出来指责朴恋瑶,因为她没有证据,如果就这么跟朴恋瑶撕破脸的话,事情一闹起来,朴恋瑶肯定会将她心底的怀疑暴出来,然后老夫人和南宫宸也一定会对此事重视起来。

她现在还抹不清楚朴恋瑶究竟想干什么,她不能那么沉不住气。

她仍旧坐在小床旁边,双手护着小床的边沿,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南宫宸俯身将她从牵了起来,挽入臂弯内安抚道:“乖,别哭了,孩子已经没事了。”

“可是黄医生的话好可怕,万一孩子……。”她靠在南宫宸的怀里,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老夫人轻轻地吸了下鼻子,将心里的伤感压了下去,睨着没好气道:“你现在哭有什么用?孩子会变成这样难道不是你一手造成的么?”

“对不起,我错了……。”白映安眼中有更多的泪水涌了出来。

“知道错有什么用?当初……。”

“好了,奶奶,表嫂已经很难过了,你就别再说她了。”朴恋瑶搂着老夫人的手臂,柔声道:“我扶你回房休息吧,免得打扰到孩子休息。”

“对呀,奶奶先回房休息去吧。”南宫宸说。

老夫人看了看孩子,命令保姆好好照顾他后,才转身离开宝宝的卧室。

黄医生冲大伙道:“你们都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看着孩子就行了。”

南宫宸低头看了看白映安,道:“咱们先回屋休息吧。”

“不,你去睡吧,我要在这里陪着宝贝。”白映安哽咽着说完,走回婴儿床边,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

这种时候,她如果还能放心回房上睡觉,也也太说不过去了,所以即便是硬撑着她也要把今晚给撑过去啊。

第二天一大早,朴恋瑶便再次来到婴儿房,她站在婴儿床边打量着孩子问道:“表嫂,孩子这一夜都还好吧?”

“挺好的。”白映安抬起红通通的双眼看了她一下道。

朴恋瑶在她身边坐下,打量着一脸憔悴的她:“嫂子,对不起啊,昨晚我是不是太大惊小怪了,把你吓着了吧?”

白映安重新将目光投放在她身上,苦笑道:“干嘛说对不起,如果不是你发现孩子出事,孩子估计早就没命了,我应该感谢你才对啊。”

说完,她又用愤恨的语气道:“倒是这个育婴师一点都不尽责,连孩子发病了都不知道,我一定要让宸把她炒掉才行。”

“当时太晚,我进来的时候她已经靠在床边睡着了。”朴恋瑶拍着她的手安抚道:“不过你也别太折磨自己,回房睡吧,我帮你在这里照顾孩子。”

“可是……我想亲自守着他,毕竟他的时日不多了。”白映安含泪道。

“但你也得注意身体啊,后面孩子需要你的时候也许会更多,如果你倒下了,谁能代替你这个母亲陪伴他啊?”

白映安想了想,冲她苦笑了一下:“那你先帮我看着,宸今天要加班,别人我都不放心,特别是那个粗心的保姆。”

“嗯,我知道了。”朴恋瑶关切道:“你先去吃早餐,然后好好睡一觉。”

“好,谢谢。”

白映安走出宝宝的卧室,扭头看了一眼已经合上的门板,心想就让她在里面呆着好了,看她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昨晚睡睡醒醒地撑了一晚上,她早就困得连眼皮都发涩了,这会终于可以回房睡个好觉了。

*****

一大早,白慕晴打扮好自己正准备出门,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

除了苏惜和姚美外并没有人知道她住在这里,会是苏惜么?会是她给自己带好消息来了么?想到这个可能,她立马欣喜地往大门的方向走去。

当她看见门口的林夫人时,立马僵在原地。

“是谁啊?”朱慧从厨房里面走出来。

白慕晴回神,忙唤了声:“林夫人,早上好。”

如要不是嫁给南宫宸,白慕晴甚至都不知道眼前这位贵妇人是南宫老夫人的亲生女儿,也就是南宫宸的亲姑姑。

原来是南宫家的人,难怪气质如此的不凡呢。

林夫人迈了进来,兀自走到沙发上坐下,扫视着母女俩最后将目光定在白慕晴身上道:“听说你准备跟我家安南结婚?”

朱慧之前虽然没有见过林夫人,但听到她第一句话便明白原来她就是林安南的母亲了。

白慕晴给她倒了杯水,礼貌地答道:“林夫人,林少确实对我承诺过结婚的事情。”

“可是我记得去年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们不能结婚,这么久以来我以为你们已经分开了,怎么又突然好回去了?”林夫人气结道。

白慕晴在心里苦笑,没想到当初自己的一句气话会造成今天这种局面,这算是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么?

“林夫人,我想这事您应该跟林当讨论,如果林少愿意分开的话,人是很愿意配合的。”她一本正经地说。

林夫人更加不悦了:“你的意思是……是我家安南缠着你?”

“不能说缠吧,但如果他愿意,我随时可以跟他分手。”

“呃……林夫人。”朱慧忙走到白慕晴身侧坐下,望着林夫人小心翼翼道:“慕晴虽然是白家的私生女,但白家承认过会把她当成自己亲生女儿,让她在白光风光出嫁的。林少如果娶了慕晴,也不算失礼。”

林夫人摇头:“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势利的人,之前也并不反对他们在一起,可是南宫家不喜欢她,也不希望安南娶她,所以我不能让他们结婚。”

朱慧不说话了,白慕晴道:“林夫人,要不您回去劝劝安南吧。”

“你的意思是,只要我把安南劝住了,你就会识趣地离开对么?”

“对。”

“好,我希望你能说话算话。”林夫人从沙发上站起,步伐一转正要离开,门口却突然传来林安南的声音:“不用劝了,我已经决定了。”

看到林安南走进来,林夫人脸色瞬间一沉,睨着他:“你不是去公司了么?怎么跑这里来?”

“妈,你不也骗我说去给我订酒店么?”林安南走了进来,不高兴地盯着林夫人:“你又为什么跑这里来?该说的我都跟你说了,我这辈子只会娶慕晴一个女人,哪怕你要夺去我继承林氏集团的权利。”

“你……。”林夫人气结地瞪着他,随即扫了他身则的白慕晴一眼,脸上有些挂不住地深吸口气:“你当真连林氏的继承权都可以不要?”

“没错,我只要慕晴。”林安南抬起手臂将白慕晴揽入臂弯,说得一本正经。

林夫人点头:“好啊,既然你这么坚决,那我就随了你的意。”

“谢谢妈,还得劳烦您为我操办一下婚礼。”林安南微微一笑,拍了拍白慕晴的肩膀道:“妈,你放心,你以前不是一直都觉和是慕晴挺好的么,以后她肯定会好好孝顺你的,对吧,慕晴。”

“呃……。”白慕晴胡乱地应了声,心里有些不知所措。

林夫人将视线转回她身上,冷声问道:“我比较好奇,如果安南丢掉了林氏继续权,白小姐你还会嫁给他吗?”

白慕晴看了看林安南,其实就算林安南有十个林氏的继承权她也不想嫁给他的,可是她不能这么说,只能胡乱地点了一下头:“我愿意。”

听到她的回答,林安南满意地笑了。

林夫人也总自稍稍逊一缓和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其实她以前就觉得白慕晴挺乖巧懂事的,也挺喜欢的,但一直碍于她是白家私生女的身份,心里不是那么的舒服。

可既然林安南像之前一样非要跟她在一起,她自然也不好一味地拆散他们。

“既然你们两个都那么坚决要在一起,那好,我回去再好好看看日子,不过我提醒你们,如果让你大哥当了家,到时候你们可能连这套房子都保不住,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妈,你放心吧,我们自己有手有脚,可以养活自己。”林安南一脸无所谓道。

“说得还挺有志气。”林夫人不屑地暗哼着睨了儿子一眼,抄过沙发上的包包迈步往门口走去。

林夫人走后,朱慧迟疑着想说些什么却没有说出来,最终走回厨房泡茶去了。

林安南转过身来,打量着一言不发的白慕晴,浅笑道:“怎么了?被吓傻了?”

白慕晴抬眸迎视着他,道:“林少,要不咱们……。”

“你最好不要说出要不我们还是别结婚这种话来。”林安南打断她。

白慕晴被他抢了白,有些不自在地笑笑笑了笑,道:“可是……你这么做的代价未免太大了,你不怕失去林氏了么?”

当初他可是为了林氏狠狠地背叛了她的呀,今天居然会为了她放弃林氏的继承权,才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究竟是什么改变了他?

当然,她绝对不相信自己有这么大的魅力让他改变。

“那么你呢?你怕么?”林安南盯着她反问道。

“我……我有什么好怕的。”

“那就是了,你都不怕我还怕什么?”林安南笑笑地将她拉入怀中,抚摸着她的发丝道:“放心吧,我妈最疼我了,我哥又是那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性子,林氏不可能让他继承的。”

“那你当初……。”白慕晴突然住了嘴,都过去那么久的事情了,还有什么好提的呢?实在是没必要啊。

这就像是一根扎在她心头的刺,拨一下就会隐隐地疼,想要快点好起来就不应该再却触碰它。

林安南沉默了,那件事情又何尝不是他心头的沙,膈应得他难受。

“当初……。”他沉吟了一下:“当初就是因为害怕被我大哥当了家,我连眼下的这套房子都保不住,所以才那么在乎继承权的,然后干出那种伤害你以及令我自己后悔的事情来。”

“对不起啊,慕晴……。”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

“那么你会原谅我么?”林安南放开她,低视着她一脸凝重地问道。

“不会。”白慕晴摇头,同样的一脸凝重:“如果不是你们,我不会嫁入南宫家,不会受那么多的苦,不会失去自己的孩子,我妈和小意也不会受那么多的苦。林少,其实我一点都不想嫁给你。”

林安南脸色微变,分不清是失落还是失望。

白慕晴苦笑了一下,接着说道:“但是,我一直都是你相信的那个白慕晴,讲信用的白慕晴。所以你放心,既然咱们有约定在先,这个婚我是一定会结的。”

“怎么感觉好像我在逼婚一样?”林安南苦笑。

“我觉得……这跟逼婚没什么区别吧?”白慕晴道:“当然了,这是我愿意被逼的。”

林安南沉默了一阵,脸上重新出现了笑容:“不管怎么样,反正这次我是不会再放手了,强迫也好,逼婚也罢,你给我乖乖等着当新婚子就对了。”

白慕晴心里划过一抹失望,她还以为自己这么说后,林安南会因为良心发现地放自己一马呢,看来还是自己把他想得太美好了。

她轻轻地点了一下头:“我知道了。”

*****

白映安一觉睡到大中午,直到小绿过来叫她下去吃午餐才醒来。

餐桌上只有她和老夫人还有朴恋瑶在,朴恋瑶盯着白映安关切地问道:“表嫂,你昨天一夜没事,现在休息好了么?”

白映安抬眸一脸感激地冲她道:“挺好的,谢谢你帮我照顾宝贝。”

“谢什么,是奶奶不放心保姆让我多关照一下宝宝的,奶奶对吧。”朴恋瑶转向老夫人浅笑道。

老夫人点头:“嗯,这些天也辛苦你了。”

“奶奶,你怎么也像表嫂一样跟我说客气话啊?”

“行,不说了,吃饭吧。”老夫人低头吃起了饭菜。

吃完饭后,朴恋瑶抽了张纸巾一边擦嘴一边对白映安道:“嫂子,既然你休息好了,那下午就由你自己照顾宝宝吧,我有点事情要出去一趟。”

“好,你去忙吧。”白映安点头。

吃过午餐,白映安回房的时候顺便去看了小宝贝,小宝贝睡着了,脸上的氧气袋已经被取下。

“少夫人。”育婴师恭敬地唤了一声。

白映安应了声,走到婴儿床边看着孩子问道:“宝宝还好么?”

“还好,一个上午都没用氧气袋了。”育婴师说。

“嗯,那就好。”白映安正想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眼尖地看到孩子鬃角的发丝似是被人剪过。

她心里突了一下,伸手扳过小宝贝的脸试图看清楚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