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孩子离世了/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错,头发被剪过了,虽然剪得很隐蔽但因为宝宝头发本来就少,所以看得出来。她抬头望着育婴师问道:“孩子的头发有人动过么?”

“没有啊。”育婴师疑惑地走过来。打量着小床上的宝宝问道:“孩子的头发怎么了?少夫人?”

白映安回过神来,胡乱地应了声:“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宝宝的头发好像变了个样。”

育婴师看了又看。摇头:“没什么不一样啊。”

“嗯,可能是我看错了吧。”白映安几乎是支撑不住地冲她道:“你好好看着孩子,我回屋换套衣服。”

“好的,少夫人。”育婴师点头。

白映安艰难地稳了稳身子,迈开步伐往自己的卧室走去,她的步伐轻飘得几乎支撑不起自己的身体。

回到卧室,她随手将房门合手,身体抵在门后,双腿一软终于体力不支地滑坐在地上。

孩子的头发明显是用剪刀剪过的,别人也许看不出来,可是向来心虚的她就怕朴恋瑶会使什么幺蛾子,所以一直都比较留意孩子的每一个转变,自然是一眼就能看来了。

按照传统风俗,孩子在百天之内是不可以剪头发的。不可能是南宫家的人剪的。况且孩子的头发那么短。别人也没有理由去剪它。

今天上午是朴恋瑶自告奋勇地帮她看孩子的。那么头发一定是她剪的!一定是的!

而她剪走宝宝的头发……一定是到医院去做亲子鉴定去了,除此之外别无可能!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她越想越慌,越慌越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好半晌,她才从慌乱中找出一点理智来,开始从口袋里摸索着找出手机,然后拨通许雅容的号码。

不等电话那头的许雅容开口,白映安便焦急地开口道:“妈,你快过来帮帮我……。”

这些日子来,许雅容最怕的就是接到白映安求助的电话,因为那预示着有事情发生。听到她的求救声后,心脏蓦地一紧,冲出而出:“怎么了?昨晚的事情没成?”

白映安抹了一把急出的泪水,连声音都在打为颤:“妈,这次我完蛋了,那个朴恋瑶确实可恨。她……她……。”

“她昨晚坏了你的好事?”许雅容的声音冷了下来。

“她何止是昨晚坏我好事,今天她还剪走了孩子的头发,妈,你说她会不会是拿着孩子和我的头发去医院做鉴定去了?她是不是一直在怀疑我啊。”

“映安,你先别慌。”

“我怎么可能不慌嘛,如果拿发现孩子跟我没有血源关系,那我岂不是完了?老夫人和南宫宸一定会发现我们的秘密的。”只要一想到被南宫家的人发现这个秘密,白映安就吓得脸色泛白。

她以为自己只要进来南宫家了,计划就算是成功了,没想到南宫家里还住着朴恋瑶这么一个心机不纯的女人。

许雅容想了想,问道:“朴恋瑶她现在在哪?”

“上午假好心帮我看孩子,剪了头发这会已经出门去了,说是有事情出去一趟,估计是到医院去了。”白映安还是那副毫无主见的样子,一遇到事情就只会问许雅容怎么办。

“那就是说她现在才刚去医院对吧?”

“嗯。”

许雅容又是一番沉吟后,一脸凝重道:“映安,你听着,她今天才把发丝拿去医院鉴定,而医院一般需要三天后才能出结果,即便是加急也至少要两天,也就是说她至少要两三天后才能拿到鉴定报告书。”

“可是两天后如果她拿到鉴定报告书,我不是就完了么?”白映安流着泪说。

“所以现在需要你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啊?”

许雅容的语气阴了下来:“让她拿到鉴定书后死无对证。”

“什么意思?”

“现在,马上……把孩子捂死。”许雅容几乎是一字一句地吐出这句话。

而白映安一听便立刻懵了,半晌才低呼一声:“妈,你在开什么玩笑啊?”

“我没有开玩笑。”许雅容道:“如果你不现在捂死孩子,那么两三天后就是你死,还有我们白家一起给你陪葬,难道你愿意让我们一家三口为一个病怏子陪葬么。”

“我当然不愿意,可是……。”白映安摇摇头,泪如雨下:“妈,这样太残忍了,我做不出来啊……。”

虽然这个孩子不是她的,虽然她每次看到他就讨厌,可毕竟是一条人命,如果把他捂死,那自己不就成了杀人犯了么?

她下不了手,也根本做不出来啊。

可是许雅容的警告却在耳边回响:“你做不出来也得做,现在不是你当不当得了南宫家少夫人的问题了,而是为了保命,你明白么?”

“我不要……我做不出来……。”

“映安,你听我说。”许雅容情比她更急了:“这个孩子是没有心室的,他根本不可能活下去,医生不也说他最多只有一个月的命了么?现在的他喝不下奶,喘不了气,他每活一分钟都是痛苦的。你这不是在伤害他,而是帮助他,帮他从这种痛苦的生活中解脱出来懂么?”

“他不会怪你的,要怪也怪他的亲妈白慕晴,是白慕晴那个贱丫头非要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你听清楚了没有?你这是在帮他,不是害他。”

“我……我知道了。”白映安难受地答应道。

许雅容深吸口气,接着道:“映安,让住,我们白家的性命现在就握在你的手中,我相信你会有定夺的对么?”

白映安含泪点了点头,也不管许雅容有没有看见,随即挂了电话。

挂完电话后,她久久地坐在地上冷静自己的情绪,可是心里却始终冷静不下来。

虽说这个孩子原本就是个活不了的病怏子,自己把他捂死是在帮他提早结束痛苦,但这毕竟是杀人的事情,她需要冷静,需要足够大的勇气才敢从这个屋里走出去。

这个时候,她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了,好好的林少夫人不当,非要跑来当南宫少夫人,结果才发现这里的水里林家深多了,根本不是她能驾驭的了的。

只是,后悔又有什么用?她已经是赶鸭子上架,没有退路了。

眼下的她只能咬咬牙,狠狠心一直把这条路走下去,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在地板上呆坐了许久,白映安才终于恢复好脸上的情绪,然后拉开门板往婴儿房走去。

育婴师看到她回来,礼貌地唤了一声。

白映安‘嗯’了一声,打量着小床上的孩子问道:“宝贝刚刚吃奶了么?”

“吃了十毫升,吐了一半。”育婴师说。

“你去泡点奶上来,我来喂他。”她抬头冲育婴师苦涩一笑:“也许宝贝要妈妈喂呢。”

“好的,我现在就去。”育婴师迈步往门口走去。

育婴师走后,卧室内瞬间安静下来,静得可以听到宝宝急促的呼吸声。这莫名的安静让白映安好不容易才开始安静下来的心情又开始慌了起来,她深吸口气,弯腰将宝宝从小床上抱了起来。

她开始细细地打量起他,小小的脸庞,小小的嘴巴,小小的确鼻子……。

“宝贝,你不要怪我,也不要恨我……。”她颤抖的手掌轻轻地抚孩子的口鼻,含着泪呢喃:“请你相信我,如果不是因为你生病了,我是无论如何都下不去手的。宝贝……这些日子你受苦了,不过你放心,妈妈很快就会让你解脱的。天堂里面没有病痛,下辈子一定要做个健康快乐的小宝宝,健康快乐地长大……。”

白映安的泪水流了下来,谅她平日里再坏,也从不曾像现在这样亲手杀害一条生命啊,更何况是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

******

育婴师从厨房里面泡了奶出来,刚好遇到老夫人午休醒来,她停下脚步礼貌地唤了声:“老夫人。”

老夫人打量着她手中已经泡好的牛奶问道:“孩子不是不肯吃么?”

“少夫人说她想自己亲自喂奶。”育婴师微笑说:“也许妈妈喂的奶,宝宝爱喝一点呢。”

“孩子胃口小,吃了老是吐,万一又呛着了怎么办?”老夫人道:“再等等先,等孩子饿了再喂。”

何姐冲育婴师使了个眼色:“去,把奶倒了。”

在这个家里老夫人的话才是圣旨,育婴师自然不敢多说什么,乖乖走回厨房把刚泡好的奶倒入水槽中。

从厨房出来后,见老夫人还站在原地,育婴师低了低头:“老夫人,我先上去了。”

“去吧,好好照顾孩子。”何姐道

“我会的。”育婴师应了声,正准备举步上楼的时候,楼上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哭喊。

在场的三人均是一愣,面面相视一眼后,何姐情急地问道:“少夫人她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道呢,刚刚还好好的。”育婴师带头往楼上跑去,老夫人在何姐的搀扶下急急地跟了上去。

当大她们赶到婴儿房的时候,看到白映安抱着孩子跌坐在地上,泪流满面地尖叫着:“孩子,我的孩子……黄医生!黄医生在哪里?!”

这种咋咋呼呼的事情咱晚才经历过一次,老夫人气急败坏地责备道:“赶紧把孩子放下!你抱那么紧想勒死她吗?”

育婴师忙不迭地跑去给黄医生打电话,何姐则走上去掰着她的手催促道:“少夫人,赶紧让我把孩子放回床上去,赶紧松手啊!”

“我的孩子没气了,他这次是真的活不过来了!”白映安悲痛欲绝地大哭着,随即将矛头指向育婴师:“你怎么连孩子没呼吸了都不知道?你怎么那么粗心啊!还我孩子……!”

“我……少夫人,我刚刚看孩子明明就好好的……。”育婴师慌了,不停地摇头加摆手,突然被迫背上这么大一个罪名,她怎么可能不心慌?

“我也以为他还有呼吸啊,可是你看看他现在……你自己看看……。”

“少夫人,你先把孩子放床上吧,求求你了。”育婴师走过来,跟何姐一起合力将孩子从白映安的怀里抢回床上。

小床上的孩子脸色发紫,已经没有了呼吸。

“啊……怎么会这样?刚刚明明还好好的,他还喝了奶的……。”育婴师也被吓坏了,手忙脚乱地拿起痒气袋挂在孩子脸上。

白映安却一把将她从床边推开,失声尖叫:“现在挂这个还有什么用啊?刚刚为什么不挂?为什么啊……!”

“我……我不知道……刚刚孩子呼吸还可以,我就……。”

“借口!都是借口!”白映安嘶吼着重新将孩子抱入怀中,冲她大吼:“滚!都给我滚开!不要碰我的孩子!”

“老夫人……。”何姐慌忙扶住身体一点一点地发软的老夫人,情急道:“老夫人,您先别着急,咱们先坐下来。”

老夫人呆怔着点了一下头,在何姐的搀扶下在沙发上坐下。

黄医生很快赶过来了,白映安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扯着黄医生的衣角痛哭哀求:“黄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孩子,我不想失去他,求求你一定要救活他……。”

“少夫人,你先把孩子放下。”黄医生说。

白映安依依不舍地将孩子放回小床上,黄医生仔细检查了一下,脸色凝重下来,他不放弃地又进行了一阵抢救措施,然而孩子却始终没有再醒过来。

最终,他只能转过身来,对着老夫人和白映安道:“老夫人,少夫人,对不起……孩子救不过来了。”

尖锐的哭声再度响起,白映安也再次将孩子抱入怀中。

虽然早已经做好了失去孩子的心理准备,但老夫人还是难过得流下了泪水,只是没有像白映安那么夸张。她睨了哭天抢地的白映安一眼,手掌搭上何姐的手臂,颤声道:“扶我回房,通知宸回来处理孩子的后事。”

“好的,老夫人。”何姐抹了一把眼里的泪雾,扶着老夫人离开婴儿房。

*****

刚处理完一个紧急会议,南宫宸正打算回办公室,沈恪笑呵呵地走了过来,道:“表哥,今天可是周末诶。”

南宫宸抬头扫了他一眼:“你想怎么样?”

“我现在是热恋期,当然需要一点周末时间去经营爱情了。”沈恪微微一笑:“今晚有一部美国大片上映,我和恋瑶约好一起去看,你要不要带表嫂也一起去?”

南宫宸想了想,点头:“好。”

白映安昨晚受到那样的惊吓,估计心里一定很难受,带她去看场电影舒服一下心情也好。

“不过我是八点钟的票,你估计买不到那么早的了。”

“没关系,你们先看吧。”南宫宸话音刚落,手机便响了,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后立刻接通电话。

当他从何姐口中听到孩子已经去世的消息时,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没有特别的惊讶,但心脏却仿佛被针狠狠地扎了一下般,疼痛难忍。

走了,他的孩子居然真的就这么走了……。

沈恪见他的脸色瞬间改变,关切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表哥?”

南宫宸回过神来,幽幽地吸了口气后摇头:“没什么,你走吧。”

他没有表现得太过激动,也没有立刻起身往家里冲去,而是慢幽幽地收起桌面上的会议文件走回自己的办公室。

“宸少,您没事吧?”感觉到他的悲从心来,颜助理关切地问道:“是不是……孩子出事了?”

刚刚南宫宸的电话响的时候,她无意间瞥见是南宫家里打来的,而能让他如些失魂落迫的除了孩子就是少夫人了吧。

南宫宸只是轻轻地点了一下头,便从她身侧错身过去往电梯的方向走。

颜助理愣了一愣,她不敢多问,如是追上去对南宫宸道:“宸少,还是让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还不至于连车都开不了。”南宫宸头也不回地拒绝。

南宫宸将车子停在主屋面前,何姐立刻迎上来一脸痛心道:“大少爷,您请节哀。”

“奶奶她怎么样了?”南宫宸一边往屋里走一边问道。

“老夫人她伤心过度,在屋里躺着呢,倒是少夫人像是疯了般,死抱着孩子不肯放手,谁也劝不住。”何姐说。

南宫宸快步走到楼上,迈入婴儿房,果然看到白映安抱着孩子坐在地板上哭成了泪人。

看到他进来,白映安呜嗯着唤了声:“大少爷……。”然后便是更多的泪水涌了出来,委屈巴巴地望着她。

南宫宸停住脚步,随即迈步走到她面前蹲下身子,冲她伸出手:“映安,孩子死了,把孩子给我吧,乖。”

白映安本能地将孩子抱得更紧,流着泪摇头:“不……谁也别想抢走我的孩子,谁也别想。”

“别傻了,孩子已经离开我们,我们应该早点让他入土为安才是。”

“我不要……孩子他不会死的,他一定还没有死……。”白映安拉着他的手呜呜地哭着:“大少爷,咱们送他去最大的医院治疗好不好?他一定会像昨晚那样活过来的。”

“没用了。”南宫宸鼻子一阵酸涩,苦笑道:“映安,你应该知道,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和你一样都不会放弃的,可是黄医生说孩子死了,那就是死了。”

“不,大少爷,你抱抱他,他还有体温呢,他根本没有死。”白映安将孩子递给他面前,南宫宸从她怀里接过孩子,看着孩子发紫的脸色,还有那再也不会蠕动的双手,终于忍不住地落下两颗泪来。

他细细地打量着孩子,仿佛要将他的面容刻入心底,永不忘记般。

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或许还会是最后一个,他舍不得他走,可是他没有能力留住他。头一回,他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无能为力。

白映安被他的认真弄得有些心慌起来,忙道伸手将孩子从他手里抢了回去,捂入怀中懊悔地自责着:“宝贝……都是妈妈不好,是妈妈害了你,如果不是妈妈坚持要把你生下来,你不会受这么多的苦……宝贝,原谅妈妈……。”

“映安,别哭了。”南宫宸将她搂入怀中,拍着她的肩安抚道:“把孩子给我吧。”

“你要带他去哪?”白映安倏地问道。

“把他送到他该去的地方,离开南宫家,也许这也是孩子心里的梦想呢。”

白映安仰起小脸,流着泪说:“我想和你一起去,我想亲自送他一程。”

“不,你还是在家好好休息吧。”南宫宸怕她受不了,不忍心让她和自己一起去。

白映安不知道朴恋瑶什么时候回来,孩子必须在朴恋瑶回来之前送走,所以她没有再演下去,而是让南宫宸抱着孩子出门了。

******

因为早到了电影院,沈恪和朴恋瑶坐在休息椅上喝奶茶吃爆米花,朴恋瑶突然抬头盯着沈恪道:“我怎么眼皮从一进来就开始眼皮跳,不会是要出事吧?”

“这里能出什么事?”沈恪笑道。

“火灾?地震?还是你的车被盗了?”

“胡说八道,亏你还是医学院毕业的。”沈恪从椅子上站起,抬起腕表看了一眼时间:“走吧,电影马上就开场了。”

“诶,我是说真的,咱们要不要……。”台节斤技。

“我也是说真的,电影马上就要开场了。”沈恪一把将她从椅子上拉起,往检票口的方向走去。

两个多小时的电影,看完已经是十点多了。

两人一起下到地下车库,沈恪摁了一下车锁,听到车声回应后笑笑道:“看,没地震也没火灾,车子也没人要我的。”

朴恋瑶嘿嘿笑着从副驾驶一侧上了车子,拉好安全带:“希望真的没有事情要发生。”

“绝对没有的,相信我吧。”沈恪笑眯眯地将车子退了出来,驶向停车场门口。

回家的途中,朴恋瑶突然扭头看着沈恪道:“恪,我问你个事啊,你觉不觉得表嫂和以前不一样了?”

“唔,确实有点不一样,当妈妈了呗。”

“你也觉得不一样?哪里不一样?”朴恋瑶追问。

“比以前胖了些,不过据说每个生完孩子的女人都会胖。”沈恪突然笑眯眯地扭过头来,盯着她打趣道:“你以后也会长胖的,小心瘦不下来哦。”

朴恋瑶没心思跟他开玩笑,紧接着又问:“除了胖了些,还有别的不一样么?比如……个性方面。”

“亲爱的,我一天就早餐和晚餐的时间能见到她,而且也是她出了月子以及我不加班的时候。连话都没有多说过一句,你觉得我能看出什么来?”沈恪无语地翻起白眼,刚说完,便又立马口风一转:“不过有一点,以前的她比较随和,跟我也能说几句笑,现在的她比较……高冷吧。”

他转过脸来,冲朴恋瑶呵呵一笑:“大概是升极当母亲了,个性比较成熟了吧。”

朴恋瑶看着他笑了笑:“你真这么觉得的。”

“嗯啊。”沈恪凝惑地问道:“干嘛突然问起她来?”

“没什么,只是随便问问的。”朴恋瑶笑了笑,转过头去望向窗外。

车子刚驶进院子,两人便感觉到了不寻常的气氛,沈恪将车子停下后不自觉地问道:“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啊,先下车吧。”朴恋瑶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推开车门下车。

虽然南宫家没有打算大办孩子的丧事,但还是象征性地在大门上方挂上了黑白两色的布条。

朴恋瑶入了屋子,立刻拉住从里面走出来的小绿问道:“出什么事了?”

她的心里浮起一抹不好的预感,其实已经猜到几分了,但还是忍不住问道。

小绿看着她道:“朴小姐,宝宝走了。”

朴恋瑶脑袋一空,本能地追问:“今天中午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走了呢?”

“不知道啊。”小绿摇头。

沈恪拉过激动不已的朴恋瑶:“走吧,上去看看。”

两人一起上到二楼的婴儿室,诺大的婴儿室已经被清理一空,朴恋瑶如是又转往白映安的卧室。

此时的白映安正呆呆地坐在床边,怀里抱着平日里伴随孩子入睡的小熊玩具,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不堪。

听到开门声,她幽幽地抬起头来,目光透过泪雾落在朴恋瑶的脸上,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集,彼此涌动着异样的情素。

看着朴恋瑶脸上的震惊和难过,白映安在心底暗暗冷笑,那一抹对孩子的愧疚和害怕也随之淡了许多。

母亲说的没错,如果不这么做,那么此时震惊失措的就会是她!

朴恋瑶稍稍回过神来,走过去蹲在她面前,握着她的手掌道:“表嫂,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白映安看着她,眼底涌动着不容易让人察觉的锋芒,含泪哽咽道:“孩子死了,恋瑶,你说孩子会不会是被人害死的?明明中午都还是好好的啊。”

害死孩子的是朴恋瑶!不是她白映安!

如果不是她逼人太甚,她不会这么做。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朴恋瑶快要急死了。

“中午我过来看孩子的时候,孩子已经没气了,一定是那个育婴师记恨我昨晚骂她故意弄死我的孩子,怎么办?我的孩子死了……。”她突然呜呜地哭了起来。

“育婴师怎么会弄死孩子呢?她怎么敢?”

“我也不知道啊,我的孩子就这样莫明其妙地死了,恋瑶……我舍不得他,我好难过啊!”她的身体渐渐地往前倾靠过来,靠在朴恋瑶的肩上。

朴恋瑶抬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好声安抚道:“嫂子,你别难过,这一不是迟早要来的么?你应该早就做好准备的啊。”

“我知道,可我还是无法接受孩子离去的事实。”白映安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

朴恋瑶耐着性子将白映安好一番安抚,好不容易才把她安抚好了,从地上站起道:“嫂子,你赶紧到床上躺着吧,我去看看奶奶。”

朴恋瑶走后,白映安刚要从地上起来,门口马上又传来一阵脚步声,她如是重新坐回地上。

卧室的门被人打开了,这次进来的是南宫宸。

他站在门边看着泪人儿一般的白映安,随即走了过来,将她从地上牵到床上坐好,心疼道:“你一直在哭?”

白映安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盯着他问道:“孩子呢?被火化了?”

“还在宾仪馆放着,明天才能火化。”南宫宸牵起她的双手,发现她的指尖冰凉。

明天,一般都是上午火化的,朴恋瑶的报告谅她再快也赶不及了,白映安暗暗地松了口气。

“映安……。”南宫宸突然重重地喘息了一下,低声道:“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白映安没有意思到这句话的严重性,还沉浸在演戏的氛围中,泪眼婆娑地哽咽出一句:“你说什么啊?”

“为什么要这样做?”南宫宸重新问了一句。

白映安终于醒悟过来了,大脑一空,讶然地望着他。

他什么意思?他知道了?他发现了?发现孩子是被她捂死的了?

怎么办?继续装傻吗?对,继续装。

“大少爷,你到底在说什么啊?”她努力地挤出更多的泪水。

南宫宸定定地注视着她,眼底满满都是痛心:“我今天给孩子擦身换衣服的时候,看到他的耳后有一个溢血的指甲印,映安,是你把孩子捂死的对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白映安彻底地呆住了,甚至都忘了流泪。

南宫宸深吸口气,继续说:“当初是你执意要把孩子生下来的,你说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会把他抚养成人,哪怕是付出你的生命,可是……。”

“大少爷,你在说什么啊,我没有……。”白映安拼命地摇头:“大少爷,我怎么会捂死我们的儿子呢?我是拼死才把他保下来,生下来的啊……。”

“刚开始我也没想过是你,可是……。”南宫宸执起她的左手,将她甲片上沾着血丝的中指举到她面前:“孩子的伤在右耳后,不深不浅,正好顺着你左手的势。”

经他这么一说,白映安才终于发现自己的无名指甲缝里沾着已经干掉变色的血迹,她之前居然没发现,居然一点都没发现!

她把孩子捂伤了吗?怎么会这样?她怎么会那么粗心呢?怎么会……?

“啊……!”她轻呼着将左手抽了回去,藏在身后,一脸后怕地瞪着南宫宸。

心里似乎有一万个声音在追问她:怎么办?怎么办?

对啊,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情急之下,她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紧接着是扑通一下跪倒在南宫宸的腿下,双手扶住他的双膝哭得肝肠寸断:“对不起,宸,我再也支撑不下去了,我食言了,我对不起孩子……。”

“我以为我把他生下来,给他请最好的医生他就一定会像你一样活下来的,可是我没想到现实跟我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宝宝他和你不一样,他单心室畸形,每一个医生都说他活不下去。我每天看着他吃一点吐一点,看着他因为喘不过气来憋得满面通红,看着他一点一点地消瘦,我的心如同被刀割啊!今天他一共才吃了十毫升的奶,却吐掉了五毫升,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啊。我恨不得吃不下的那个人是我,我宁愿代替他承受所有的痛苦,可是我无法替代他,我只能在一旁看着他干着急,我……。”

白映安说不下去了,低头用一只手捂住嘴巴痛哭着。

“所以你就把他捂死了。”南宫宸黯然地吐出一句。

“没错,是我把他捂死的,因为不想再看到他痛苦的样子,我心想与其让他每天活在痛苦中还不如给他一个痛快,让他早点解脱。宸,我错了,我当初就应该听你的把他打掉,我不应该抱着博一把的心态去决定留下他,对不起……我错了……。”

南宫宸摇头:“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别再说了。”

“我知道没用,可是孩子已经出生了,事情也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如果可以,我宁愿用自己的生命去换他健康,可是老天不给我这个机会啊!”白映安拉住南宫宸的手,摇头苦涩道:“宸,我知道你不会同意我这么做,所以我不敢告诉你,也不敢征求你的意思,求你原谅我好不好?我想儿子已经很恨我了,如果你再不原谅我的话,我就再也没有活着的意义了。”

南宫宸稍稍使劲,将自己的手掌从她的掌心里挣了出来,盯着她:“这是一条生命,一个人,你怎么能一而再再而三地用自己的感受去决定他的去留?你未免太自私了点。”

“对不起……我也是被逼无奈才这么做的,我以为这么做自己就能好过些了,可是没想到失去了孩子我更痛苦,我不但痛苦,还后悔、自责……我……。”白映安越说越难过,越说越虚弱,最终身体一软昏了过去。

**

亲们,入群有福利,只接受在看正版的朋友入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