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出游计划/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连着一周,南宫宸都住在公寓。

虽然早出晚归,不过小意总会在白慕晴的授意下过去给他送早餐,陪他说说话。每天的早餐也都是丰富多彩,几乎都是他喜欢吃的东西。

连吃了一周免费早餐后,南宫宸终于忍不住地问道:“你每天这样送早餐。你姐姐和妈妈知道么?”

“我妈妈不知道,姐姐知道。”小意嘻嘻一笑:“不过我跟我姐说了,叔叔是我在这里唯一的朋友,所以她不会骂我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意和他的孩子一样是先天性心脏病患者的缘故,南宫宸对小意总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

他抬手在小意的小脑袋上摸了一下:“谢谢。”

在这一周的时间里,他倒是连一次都没有见过白慕晴,他明白是那天晚上自己将她赶出去的时候,伤着她的自尊的。

想想也是,人家女人都穿着睡衣送上门来了,他却二话不说便把人家轰出去,脸皮再厚的人估计也受伤了。

“叔叔,今天是周末你还要上班吗?”

“今天不上班,不过我得出去。”

“哦,那叔叔今晚还会回来这里么?”小意有些不舍地问道。

每天早上过来捣蛋一下,已经成为他新的乐趣了。

南宫宸点头:“会的。”

*****

老宅内,朴恋瑶特意晃悠到二楼白映安的卧室门口。虚掩着的门板,她看到白映安坐在沙发上不停地拨打电话。

她唇角一弯,抬手在门板上敲了几下后推门走了进去。

白映安看到她进来,心里划过一丝厌烦,脸上却依旧保持着惯有的微笑。冲她微笑招呼:“早啊。”

“嫂子,在给表哥打电话么?”朴恋瑶笑着走到她身侧坐下,看着她的手机:“表哥出差还没有回来啊?”

“对啊。”

“不接电话?”

“估计不方便。”白映安在心里咬牙切齿。

如果不是朴恋瑶,南宫宸会像现在一消失就是一整个星期么?连她的电话都不接。

朴恋瑶故作关切地想了想后问道:“你说会不会是表哥觉得是嫂子你没有照顾好孩子,所以生气了故意躲起来了?”

这话一听就是故意挑衅,白映安原本就是个被宠坏了的千金小姐,脾气容忍度有限,被她这么一挑衅后立马便暴怒:“你说够了没有?说够了就立刻给我滚!”

朴恋瑶目的就是为了刺激她,见她发飙,立刻从沙发站起,站在她面前花容失色:“嫂子……你怎么了……?”

白映安咬牙切齿地瞪着她,她还在演,居然还在演!

好啊,她要演,那她就陪她演。

眼眶一红。泪水便立刻涌了下来:“对不起,我……我只是不喜欢别人提到孩子,我心里难过。”

她大概明白朴恋瑶的动机了,把她激怒,让她自乱阵脚。上回的亲子鉴定事件大概把她气疯了吧,想想还是挺大快人心的。

想到这,白映安的怒火消了下来,起身拉住她的手掌:“对不起,恋瑶,我不是故意要冲你凶的。”

朴恋瑶握了握她的手掌:“没事,是我不好,我不应该提孩子的。其实我只是希望你跟表哥好好的,多点相处,好好沟通。毕竟失去孩子他一时间肯定无法接受。”

此时,白映安的电话响了起来,她扫了一眼屏幕上的号码,唇角绽放出一抹得意的欣喜,当着朴恋瑶的面接通电话:“宸。”

“抱歉,刚刚没听到电话响,怎么了?”南宫宸柔声问道。

“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正在回去的路上,一会就好。”

“噢,吃过早餐了么?要不要等你回来一起吃?”白映安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不用,我已经吃过了。”

“那你开车吧,我就不打扰你了。”白映安挂掉电话,扭头冲朴恋瑶微笑道:“宸说他正在回来的路上。”

“那就好,那样我就放心了。”朴恋瑶说完,拉了一下她的手:“差点忘了,奶奶让我上来叫你下去吃早餐的,走吧,让奶奶等可不好。”

“嗯,走吧。”白映安心情大好地点了一下头。

两人一起往楼下走去,刚迈进餐厅,朴恋瑶便笑盈盈道:“奶奶,表哥没有玩失踪,一会就回来。”

“是么?”

“对呀,刚给表嫂打过电话了。”朴恋瑶拉开旁边沈恪旁边的椅子坐下。

老夫人心疼地唉叹一声:“摊上这种事情,他心里肯定难受极了,要是想玩失踪就让他玩去吧,让他好好散散心也好。”

“奶奶,一个人出去哪叫散心,那叫自我封闭。”朴恋瑶对一旁正在随手翻阅报纸的沈恪道:“沈恪,你说对吧?”

“嗯,对。”沈恪压根没听见她在说什么,随口应了声。

“沈恪,你这是什么态度嘛。”朴恋瑶不嗔怪地将他手中的报纸收走。

沈恪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抬头扫视着大伙茫茫然地问了一句:“怎么了?”

“奶奶正在发愁表哥的事情呢,你平时跟他在一起的时间多,能不能发表一点意见怎么样才能让表哥从失去孩子的阴影走出来?”

“嗯……让他跟嫂子一起出去旅游?散心?”沈恪虽然是很认真地在想,但终究想不出什么特别的法子来。

老夫人扫了一眼白映安,不以为然:“他跟映安?还是算了吧,估计越散心情越来郁闷。”

朴恋瑶看了白映安一眼,浅笑道:“奶奶,失去孩子表哥已经很难过了,如果跟嫂子关系再不搞好一点的话,心情只会更压抑难受,嫂子你说是吧。”

白映安虽然不知道朴恋瑶打的什么鬼主意,不过一想到能跟南宫宸一起出去旅游她立马就满心憧憬起来,忙不迭地点头附和。

她以为朴恋瑶是为了博取自己的信任才故意替自己说好话的,没想朴恋瑶的下一句话立刻颠覆了她所有的猜测。

“如果奶奶担心他们俩个太孤单太无聊,不如来个全家总动员怎么样?全家人一起出游一起热闹,这样一来表哥想郁闷都没时间郁闷了。”

朴恋瑶习惯性地用手肘在沈恪的手臂上撞了一记:“这个提议怎么样?”

“不错啊,还从来没有全家一起出去玩过呢。”沈恪点头,随即扫量着老夫人:“不过奶奶年纪这么大了,不太适合出游吧?”

“我们这次主打休闲,找个环境好一点,近一点的度假村,这样就老少皆宜了,顺便把伯父伯母也叫上,怎么样?”朴恋瑶又转向老夫人:“奶奶,你觉得呢?”

老夫人想了想,点头:“这个提议不错,可以考虑一下。”

“不错吧,要不奶奶您挑个地方吧。”

“地方的话还是你们自己挑吧,让沈心也参考一下。”老夫人看向一直沉默着的沈心。

沈心想了想,浅笑:“要不就柳城度假村吧,那里的荷花特别有名,而且现在正是赏荷的季节。”

“好啊,我也听说那里的不错,去年还扩建过了。”朴恋瑶笑眯眯道:“沈心一会你给伯爸伯母打电话,他们肯定会很高兴去的。”

“我妈和奶奶一样都喜欢荷花。”沈心点头道。

朴恋瑶如是又改问白映安:“嫂子,你觉得这个地方怎么样?”

正沉寂在自己思绪中的白映安听到她的话,稍稍回过神来,摇头道:“我就不去了,还是你们陪着大少爷去吧。”

“你怎么可以不去?”朴恋瑶低呼:“你和表哥才是主角,我们是陪衬,为了让你们感情好起来的。”

“不,我觉得奶奶说的对,如果我一起去的话可能大少爷会更郁闷。”白映安佯装出一脸苦涩道。

她算是弄明白了,朴恋瑶根本不是为了讨好她帮她争取跟南宫宸独处的机会,而是在打别的馊主意。虽然她猜不透她这么做的目的,但她惹不起总躲得起吧?只要她不跟着一起去,她就别想再算计到自己头上来了。

这个女人,正在挖空了心思继续对自己出招呢!

“如果你都不去的话,那我们计划这场出游就没意了,奶奶对吧?”朴恋瑶问一旁的老夫人。

老夫人看了白映安一眼,面色平淡地吐出一句:“明明想去还在这里矫情。”

白映安瞬间哑言了。

这个时候小绿从餐厅门口走了进来,恭敬地对老夫人说:“老夫人,林夫人过来了。”

听到林夫人过来,老夫人的脸色本能地一沉,语气也是一如往常般沉冷:“不是叫了她别来了么?”

“不知道呢,她说回来看看老夫人您,顺便跟您说件事。”小绿说。

老夫人沉着脸不说话,沈心看了看老夫人,忙微笑道着劝慰道:“奶奶,小姨应该是过来跟您说安南表哥的婚事的,小姨一直都挺尊重您的,您就别跟她置气了嘛。”

“沈心啊,你还不了解奶奶么?其实奶奶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不然早就命人把小姨赶出去了。”朴恋瑶笑眯眯地喝了一口牛奶,接着又说:“我觉得小姨也有孝心挺在乎奶奶的,不然不会三翻两次上门来讨奶奶欢心。”

老夫人睨了两人一眼,不耐烦道:“行了,去把她叫进来吧。”

“好的,老夫人。”小绿转身走了出去。

老夫人吃了几口早餐,放下碗筷后从椅子上站起,朴恋瑶慌忙放下杯子跟着从椅子上站起,体贴地扶着老夫人往餐厅门口走去。

大伙一起走出餐厅时,林夫人刚好从外面走进来,朴恋瑶松开老夫人的手臂开怀地迎上去,改为挽住林夫人的手臂微笑道:“小姨,我们刚刚还在聊全家一起出游的事呢,你就过来了,怎么样?要不要和我们大伙一起去?”

“旅游?好啊。”林夫人几乎是想也不想地答应下来,顺便问道:“去哪啊?”

“去柳城度假村看荷花展。”

“嗯,地方不错,安南最喜欢到荷花池边摄影啊什么的了。”林夫人赞不绝口。

能跟南宫家的人一起出游,这是一个多么好的机会,她自然不会放弃。她转向老夫人,小心翼翼地问道:“妈,我们可以一起去么?”

老夫人并未答话,林夫人如是又说:“安南和白家的二小姐婚礼在即,让他们一起去散散心,疏散一下婚前恐惧感也不错。”

她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老夫人自然也不忍再拒绝,如是不冷不热道:“你们想去就一起去呗,度假村又不是我南宫家的。”

林夫人开心地笑了:“谢谢妈,我回去就跟安南说一下,他肯定会想去的。”

“对了,妈,安南和慕晴准备八月初六办婚礼,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到时您……。”

不等她说完,老夫人便立马打断她道:“我一把年纪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让映安代替南宫家出席就好。”

白映安忙道:“奶奶,您放心吧,慕晴虽然跟我不亲,但终归是我的亲妹妹,我到时一定会准时出席的。”说完她又转向林夫人,对她微笑:“姑妈,到时我会去的。”

“好,那我就放心了。”林夫人虽然有些失望,但已经比预想的要好些了。

也许等旅游过后老夫人的心情好了,自然就会愿意出席了。

******

林安南刚接完白映安的电话,声称南宫家准备全家一起出游,便听到门口传来敲门声,他一边挂上电话一边往门口走去将房门拉开。

林夫人迈了进来,笑容大好道:“安南,我跟你说个好消息,你外婆她今天对我的态度明显好了不少,还同意让我们全家一起参加南宫家的旅游计划。”

林安南看到母亲开心的脸,点头道:“对你态度有转变就好啊,不过出游的事情,你跟爸去就行了,大哥在国外去不了,我和慕晴忙婚礼的事情也去不了。”

“不行,你们两个必须去?”林夫人一听他说不参加,立刻沉下脸来。她好不容易才求来的机会,作为林家的重要成员林安南怎么可以不参加?

“妈……。”

“婚礼的事情用不着你们两个操心,就别给我找借口了。”

“可是订礼服挑钻戒还有别的很多事情需要我俩忙的。”

“那些事情你们都弄完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林夫人突然口气硬了下来:“安南,我连你们结婚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干预了,现在只不过是要你们陪着老夫人一起出游,讨讨老夫人欢心,难道连这么小的事情你们都办不到吗?”

“妈……。”林安南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我只是不明白,以我们现在的条件为什么一定要像只哈巴狗一样去讨好南宫家的人,不可以做得有骨气一点吗?”

想到要跟南宫宸和白映安一起出游,林安南就觉得头皮发麻。

撇开增加南宫宸怀疑白慕晴的机会不说,他跟南宫宸原本就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的那种,母亲居然还要他跟着他南宫家一起去出游,还要他像哈巴狗去讨老夫人的欢心?

不管是因为什么,他都不能答应啊!

林夫人气结:“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老夫人是你的亲外婆,是长辈。”

“可她从来没有把我当成亲外孙过。”

“所以才要你去亲近她啊,你看看沈恪沈心跟她亲热得就像亲孙子孙女一样,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摆在你面前,你居然还不知道把握。”林夫人轻吸口气,语气缓和了些:“你和沈恪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南宫家的外孙,可如果我们再不把老夫人哄开心,南宫集团以后就真没有我们什么事了。”

林安南听母亲说这些都听得耳朵起茧了,他没好气地反驳道:“妈,我再跟你说一次,南宫集团落不到沈恪手里,也落不到我们手里,南宫宸身体硬朗着呢,抢起女人来也丝毫不含糊。”

不等母亲开口,他便继续说道:“还有,以前你说他活不过三十岁,要我赶紧去讨好南宫老夫人,可是现在你看也到了,南宫宸已经三十岁了却还是生龙活虎的,人家根本就死不成。”

说真的,他还希望他赶紧死呢,可偏偏人家就是不死!

“他的病是真实存在的,你又怎么知道他会不会在三十岁这一年死掉?或者在明年后年里的哪一天突然就死了?”

“那就等他死了再说吧。”林安南甩手便要离开卧室。

“等他死了就来不及了!”林夫人冲着他的背影吼了一声:“林安南你给我站住!”

林安南驻足,回过头来盯着她:“妈,我说了不去就不去。”

“不去是吧,那你跟白慕晴就别想结婚!”林夫人撂下狠话,从他身边错身过去后,先他一步离开卧室。

林安南脸色一沉,无语地冲着门口唤了声:“妈……你能不能讲点道理!”

然而,林夫人却铁了心要他去,根本不理会他的叫唤。

******

白映安下午一觉醒来,发现南宫宸换好衣服又准备出门了,她有些情急地唤了声:“大少爷,你要出去吗?”

南宫宸脚步一停,扭头看着她点了一下头:“对。”

“对哪啊?”白映安走上前去,拉住他的手腕:“那晚上你还回来么?”

“再说吧,最近有很多工作要忙。”

“今天不是周末么。”白映安突然笑了起来:“要不我们去看部电影好不好?昨天新上映了一部片子很好看,你一定会喜欢的。”

“映安……。”南宫宸抬手在她的手背上拍了一下:“还是改天吧,今天确实有些走不开。”

他不是走不开,而是根本就不想留在这个家里,不想面对白映安。

“那旅行……你会去么?”

白映安希望他说不去,也以为他会说不去,没想到他却想也不想地点了一下头:“难得奶奶有兴致出游,当然会去了。”

“可是奶奶年纪大了,柳城度假村又地处偏僻,我担心她会吃不消。”白映安努力地想要他打消出游的念头,可是南宫宸却丝毫没有打消的意思,反而拍着她的肩安抚道:“一共才不到两百公里的路,奶奶吃得消,别担心了。”

“哦,那好吧。”白映安泄气地点了一下头。

“走了。”南宫宸冲她浅笑了一下,转身往楼下走去。

******

白慕晴和林安南一样,一听到说要跟南宫家的人一起出行,立马就不安起来。

她沉默了半晌,才无语地问道:“一定要去吗?”

“如果我们还想顺利结婚的话,就一定要去。”林安南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抚摸着她的发丝道:“我也不想去啊,可是我妈说如果我这次不听她的,她就不同意我们结婚,所以……对不起啊。”

他知道演戏很累,要她装成白映安的样子很累,可是母亲的态度已经摆在那了,他没办法拒绝。

白慕晴知道他为难,也不强迫他去把计划推掉了,有些担忧道:“我只是担心南宫家的人会认出我。”

那天的南宫宸已经很反常了,她不能又往他的枪口上撞,这些天来也一直在回避着不与他碰面。

好在这一周来生活过得很平静,没有见过他,也没有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

“我知道,所以这次去柳城我们一定要小心点。”

“我当然会小心,而且会拼命小心的。”白慕晴说。

“那就好,一定不会有事的,等我们从柳城回来就结婚。”林安南用一只手挑起她的下颌,低头在她的唇上吻了一记:“需要我送你上去么?”

“不用啦,我自己上去就好。”白慕晴不自在地用手拭了一下被他吻过的嘴唇,从林安南的怀里退出来后,才发现对面不知何时停了一辆车子,而南宫宸刚好从车厢里面走了下来。

她的脸色微微一窘,迅速地将视线从他身上收了回来。

林安南也感觉到了南宫宸的存子,出于故意的心态,他伸手将白慕晴拉了回来,重新在她的唇上吻了吻:“明天早上过来接你和小意去吃好吃的。”

“好。”白慕晴点头,很配合地对他道:“路上小心。”

“我会的。”林安南觉得南宫宸应该已经坐电梯上楼了,才转身回到车上。

白慕晴也以为南宫宸已经上去了,可是当她摁开电梯迈进去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南宫宸居然等在里面。

她愣了一下,本能地问道:“你不是上去了么?”

“等你。”

“为什么要等我?宸少不会又想动什么歪心思了吧?。”白慕晴冲她投去风情的一笑,不再是那天晚上的仇恨。

不等南宫宸回应,她接着用娇嗔的语气调侃道:“我看宸少这几天都住这边,不会是跟我那位丝毫不懂情趣的姐姐吵架了吧?吵得连家都不想回了?自己一个人寂寞难耐?不过我警告你哦……。”

她往前两步,抬起小手理了理他胸前的衬衣领口:“虽然我是很想试试和宸少一夜缠绵的感觉啦,但遗憾的是我马上就要结婚了,不能陪宸少您的,所以……您还是找我那位木头一般的姐姐去吧。”

电梯门‘叮’的一声开启,白慕晴转身便要扬长而去,却在转身的那一刻被南宫宸抓住手腕,紧接着被他强行拽了回去。

白慕晴被迫与他对视,心里慌了一慌,表面上的娇笑仍在:“怎么?不高兴了?”

她的心里,正在一点一点地发虚。

“我今天没喝酒,也没欲望。”南宫宸定定地注视着她,浅笑:“我只是想说,谢谢你的早餐。”

“什么早餐?”白慕晴愣了一下,本能地问道。

心里却暗暗叫惨,他发现早餐是她让小意送过去的了?那他会不会多想?

“小意是个好孩子,你把她教得不错。”南宫宸手掌一松,冲她浅笑:“晚安。”

然后,南宫宸迈步从她身边走了过去,头也不回地往家门口的方向走去。

电梯里面只留下白慕晴独自一人在发怔,半晌才回过神来迈步跟了上去,在他身后站定道:“好吧,我承认其实我还是很喜欢你的,我想让你知道,我比白映安更爱你,更能照顾好你。宸少,我知道你在这里住得很孤单,只要你愿意,我可以……。”

“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南宫宸打断她。

白慕晴愣了一下,心下有些无语,能不那么直接么?

她笑得一脸欣喜:“如果宸少愿意的话,我当然是很乐意的。”

“那你就搬过来吧。”南宫宸在门上摁了密码。

白慕晴又是一呆,他在说什么!?

“我……这几天不行啦,我林少管得严,还是过几天吧。”白慕晴冲他神秘地一笑:“过几天林少会去日本出差一周,如果那时候宸少还住在这里的话……。”

“就今晚,约么?”

今晚……白慕晴慌了,怎么办?怎么办?

好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是林安南打来的电话,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屏幕后冲南宫宸耸耸肩,然后摁了接听键盘:“安南,怎么了……我已经上到家里了,叫小意听电话是么?好……我正在洗澡,你等会……。”

她用手捂住话筒,压低声音冲南宫宸道:“林安南查房来了,我得将手机拿给小意说话去了。”

说完,她轻手轻脚地往自己家门口走去,摁了密码后冲南宫宸挥了一下手,进屋去了。

南宫宸看着她将房门合上,唇边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随即也推门回家去了。

*****

吃饭的时候,老夫人突然问旅行计划得怎么样了。

餐桌上一片安静,大家一番面面相视后,沈恪才问出一句:“到底是谁在负责这个事情啊?”

“谁提意的谁负责啊。”老夫人扫视着大伙:“怎么,你们还想让我带你们玩?”

“奶奶,我提的,不过我以为表哥表嫂会负责的。”朴恋瑶看了一眼对面的南宫宸和白映安,笑笑道:“表哥工作那么忙,算了,还是我负责吧。”

白映安侧头看了南宫宸一眼,忙道:“大少爷上班忙,我不忙啊,还是由我来负责吧。”她说完又侧头看向朴恋瑶:“况且,恋瑶你这几天也要上班吧?”

朴恋瑶原本只是意思意思地推诿一下的,没想到白映安会这么说,她笑了笑:“那边我去过,我比较熟,其实也不用准备什么的。”

“门票,线路,订餐,订房……还是有很多东西要忙的,我一天到晚没事干,刚好可以弄点事情做做。”白映安转向南宫宸,微笑道:“宸,南宫集团在柳城不是有办事处么?给我找个熟悉柳城的助理应该不难吧?”

“不难,一会就给你找。”南宫宸冲她浅笑。

有了南宫宸这句话,朴恋瑶自然不好再说什么,而白映安心里总算是安定了些。

不管朴恋瑶这一趟有什么鬼主意,只要所有的行程由她一手安排,朴恋瑶使坏的机会就会大大减少。

之前她一直以为出游计划是何姐在处理,因为南宫家所有的大小事情都是她在经手,不然她早就把这个责任揽下来了。

回到卧室后,白映安立刻将这个消息告诉许雅容,然后咬牙切齿道:“妈,这么好的机会你给我好好策划一下,我要把朴恋瑶那个贱人弄死。”

“你要弄死她?”许雅容被她吓了一跳。

之前让她捂死个孩子她都吓得腿软,更别说是一个大人了。

白映安点头:“没错。”

“映安,还是算了吧,杀人可是要偿命的,没有十足把握的时候咱们不要轻举妄动,犯不着为一个贱人搭上性命啊。”杀人毕竟不是小事,需要从长计议,许雅容一时间也没办法答应她。

可是白映安却坚持道:“妈,现在是她要弄死我,这一趟旅行还不知道她要对我下什么套呢,所以我必须在她出手之前将她弄死。”

“可是……。”

“上次孩子的事我险险逃过一劫,可就算我逃过了她还是不会放过我的,有她在,我就别想在这个家里安生。”

感觉到白映安有些激动,许雅容忙安抚道:“映安,你先别着急,妈妈会给你想办法的。”

“我这次就要,那里不是海边么?我淹死她,或者用火烧死她……总之就是不能让她活着回来!”台厅爪弟。

“我知道,我好好想想该怎么弄。”许雅容安抚了她几句,道:“这次你只管抓住机会好好跟南宫宸培养感情,别的事情都不用理,一切交给妈妈去处理就行。”

“好,那你一定要小心点。”

“知道,你安心呆着吧,旅行计划妈明天会交给你的。”

挂上电话后,白映安果然安心了不少,一直害怕这次出行的她,甚至开始对旅行有些期待起来了。

*****

旅行这天,白映安将自己很精心地打扮了一番,还用上了林安南之前送她的香水,也是白映安最喜欢的一款香水。

虽然不喜欢这样的妆扮,但为了平安度过这场旅行,她只能将自己往夸张的方向打扮。

林安南看着镜中的她,有些无奈道:“我还是喜欢以前的你。”

“我也喜欢以前的我。”白慕晴苦笑道,她喜欢没有遇见林安南之前的自己,那时候虽然生活艰苦,但过得很轻松快活。

林安南往她身后靠了过来,从后面抱住她吻着她的发丝:“既然这样,那等我们结婚后离开C城好不好?我们不用走得太远,只要不会在哪天哪条路上遇见南宫家的人就行了。”

白慕晴看着镜中的他,那么认真,那么诚挚。

如果不是曾经遭遇过背叛,她一定会感动得掉眼泪的,可是……。

她稳了稳心情,微微一笑:“好啊。”

虽然心里早就对他没有了爱的感觉,可既然注定要地结婚,注定要在一起一辈子,那就好好过吧。

况且最近的林安南表现得那么优秀,她也没理由一直抓着他过去的污点不放,要安南说得对,谁没有犯错的时候,只要知错能改就是值得原谅的不是么?

“走吧,我们出发了。”林安南牵过她的手掌,和她一起离开卧室。

“姐姐,姐夫,你们确定不带我去吗?”小意一脸委屈地看着二人从房间里面出来。

朱慧抬手在儿子的小脑袋上摸了一下道:“刚刚我们不是说好了么?那是人家的旅行,你不能去,乖,妈妈一会带你去娱乐城玩。”

“那好吧,姐姐姐夫再见。”小意免为其难地点了一下头。

白慕晴走过来,双手抓住小意的肩膀叮嘱道:“这几天姐姐不在家,你要乖乖吃药,还要听妈妈的话知道么?”

“知道啦,罗嗦。”

“哟,还嫌我罗嗦呢。”白慕晴抬手在他的脑袋上拍了一记:“小心姐姐不给你带礼物。”

“姐夫会给我带的,姐夫对吧。”

“对,只要小意乖乖听话。”林安南也用手摸了他的小脑袋,然后站起身子对白慕晴道:“走吧,我们出门了。”

白慕晴和林安南一起来到楼下时,林家的商务车已经等在楼下了,她对着商务车轻吸口气,才迈开步伐往车子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