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各怀心思/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C城到柳城,高速一个多小时就到了,林夫人一家到达度假村的时候南宫家以及沈家都已经到了,大伙正围坐在别墅酒店的花园里。

虽然是两大家人。但人数却只有七八口,再加上林家四口,刚好一张大圆桌够坐。

酒店是度假村里面最大的大花园式别墅。庭院大,设施全,房间加起来一共有二十多间。

“奶奶,喜欢这个住所么?”白映安讨好地对老夫人道:“如果您不喜欢的话,我们可以换别的风格,海滩那边有小木屋,靠山那边还有吊脚楼,设施也都很不错的。”

老夫人喝了一口茶,环视了一眼四周的环境,道:“咱们人多,就这里吧。”

白映安点头:“嗯,我就是觉得人多住这种房子好一点,大家晚上还可以一起在花园里聊聊天喝喝茶。”

白映安说完,走到南宫宸身侧坐下,挽着他的手臂笑盈盈道:“大少爷,你想喝点什么么?我进屋去给你拿。”

南宫宸将目光从花园门口林安南和白慕晴的身上收回。看了她一眼浅笑:“不用了,我陪奶奶一起喝茶就好。”

沈夫人南宫玉打量着白映安,含笑夸赞道:“咱们映安还是挺贴心的嘛,处处都那么周到。”

“伯母,难道我不贴心吗?”朴恋瑶从沈夫人身后绕了出来。一边用双手替老夫人捶背一边笑嘻嘻道。

“你呀,什么时候跟沈恪把婚礼办了,我就觉得你贴心了。”沈夫人笑着嗔怪道。

“伯母,我和沈恪都很忙啦,再给我们一点时间。”朴恋瑶冲沈夫人做了一个祈求的手势,然后笑着继续帮老夫人捏肩膀。

“恋瑶也是个贴心的孩子,沈恪没有看走眼。”老夫人抬手在朴恋瑶的手背上拍了拍。

沈恪立刻开口抗议:“诶,奶奶,你可别夸她,她会骄傲的。”

听着他们斗嘴,大伙笑了起来。

站在入口处的林夫人悄悄走到林安南和白慕晴身侧,小声提醒道:“你看看人家嘴巴多甜,多会讨人欢心,你们赶紧过去跟外婆打声招呼。记住了,老夫人喜欢别人叫她奶奶。还喜欢别人哄。”

白慕晴和林安南相视一眼,她很会哄小朋友开心,但是像老夫人这种高高在上的人她实在是没有经验。况且这么久没见过,光是往老夫人面前一站她估计自己都会紧张,还怎么讨好?

当然,招呼是肯定要打的。

林安南似是感觉到了她的不安,握住她的小手在她耳边轻声道:“别担心,有我在。”

听了他的话,白慕晴稍稍安下心来,和他一起往那一堆人面前走去。

两人一起向老夫人和沈氏夫妇打过招呼后,又向几位小辈打了招呼。

朴恋瑶打量着眼前的白慕晴,娇艳的妆容,性感谢洋装裙子,足有十公分的高跟鞋。她突然微微一笑:“安南表哥。听说你们要结婚啦?”

“对,下个月初六,到时记得来观礼。”林安南含笑道。

“当然,我和沈恪肯定会准时出席的。”朴恋瑶又看了看白映安,惊赞道:“两位表嫂长得可真像啊,跟双胞胎似的。”

白慕晴冲朴恋瑶浅笑:“我们是亲姐妹嘛。”

被这么多人沈视着,白慕晴觉得浑身不自在,她想拉着林安南离开,却又不得不按照林夫人的要求,讨好地问候老夫人:“奶奶,这一路上您辛苦了吧?”

老夫人瞅着她,笑得有些僵硬:“一个多小时而已,我还没那么柔弱。”

“也是,奶奶的身体向来都是棒棒的。”白慕晴见老夫人伸手要端茶水,忙伸手将茶杯递了上去。

“乖,不用围着我转,自个玩去吧。”老夫人接过茶杯喝了一口,白慕晴伸手要接她的茶杯,老夫人却将杯子往旁边一避,道:“去吧。”

白慕晴尴尬地立在那里,飘忽的视线不小心落在南宫宸的身上,发现他正在看着自己后心里更加不自在起来。

她一把抓住林安南的手掌,含笑道:“安南,我们上去看看房间吧。”

“好啊。”林安南将她的小手回握进掌心。

“奶奶,我们先上去了。”白慕晴跟老夫人告过别后,和林安南一起往屋里走去。

回到屋里,白慕晴心里仍然有些慌乱不定,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接触到南宫宸的视线时心里会这么的不安,总觉得他的视线像刀子一般刺眼。

林安南搂了搂她的肩膀,柔声安抚道:“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哪里。”白慕晴无所谓地笑了笑:“老夫人是什么样的性格我比你清楚,也早就习惯了。”

“你能这么想就好。”林安南道。

两人一起来到白映安亲自安排好的卧室,虽然不是所有房间中最大的,但房间的格局和装饰还是特别的棒。

只是……白慕晴扫视着里面只有一张床的卧室,然后看了看林安南,林安南似是看懂了她的心思,冲她暧昧一笑:“怎么?都快结婚了还害羞啊?”

“这不是还没结么?”白慕晴低咕一声。

“那也没办法,眼下的情况来看,咱们只能把新婚夜提前过掉了。”林安南耸耸肩,反正他这次是不打算再放过她了。

之前在公寓里面碍于房间多,没结婚不能碰她,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可以与她同床共枕的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倒不是说有那方面的需求,而是他总觉得夜长梦多,晚一天将她占为己有就会多一份危险。台史东才。

大概南宫宸那个人太强势了吧,所以才会让他心存这种不安的感觉。

“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林安南问道。

“不用了,马上就是午餐了。”白慕晴走到床上坐下,还好,这里的床够大,应该足以让两人做到井水不犯河水了。

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白慕晴立刻从床上站起,林安南走去开门,发现进来的是白映安。

白映安迈了进来,扫视了一眼卧室四周浅笑问道:“不好意思,靠海那边的房间都让给长辈们住了,咱们这些小辈只能住这边的。”

“没关系,反正我不挑。”白慕晴扫视着她:“我想你应该不是为了上来关心我们住的好不好吧?”

“没错,我上来是为了提醒你们小心防范朴恋瑶那个贱女人,虽然我所我俩的房间分隔在最远的位置,但咱们还是小心为妙。”白映安转向林安南:“林少,请看好你的老婆,别让她跟南宫宸有单独相处的机会。”

林安南不悦地吐出一句:“少夫人,这个不用你提醒。”

白映安冷笑:“你可别这么一脸不屑,你老婆是什么样的女人你应该比我清楚,在她的心里压根就没有忘记过南宫宸。”

林安南的脸色变了变,其实他可以感觉得出来,只是一直不愿承认罢了,现在经白映安这么一说心里就跟被刺刺了一下般。

白慕晴心里划过一抹心虚,眸色一冷盯着她:“少夫人你最好搞清楚状况,现在应该是我们同仇敌忾一起应付朴恋瑶的时候,你激怒了我对你没有好处。”

白映安被她这么说一说,想想也是。

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每次一见到白慕晴就有种想挠死她的冲动,每次也必然会杠上一番。

她撇了撇嘴:“那好吧,我就是上来提醒你们一下。”

白映安离开后,白慕晴抬头看了林安南一眼,发现他的脸色依旧有些不太好,如是用手在他的手臂上推了推:“你别听她胡说,我对南宫宸可没有存半点异心。”

林安南轻叹一声,无奈道:“就算有又有什么关系?你不是都跟我挑明了么,早就已经不爱我了。”

“我……。”

“没关系,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重新爱上我的。”林安南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你先休息一下,一会下去吃饭。”

******

午餐是一起在度假村内的星级酒店内吃的,一桌十来个人,大家相处得还算愉快。

吃过午餐后,大伙回房稍作休息,下午便一起到度假村的西北角看荷花展去了。

白慕晴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多这么美的荷花,以至于她一走到荷花池边,便忍不住惊呼出声:“哇,这才叫真正的一望无边哪,好多荷花。”

朴恋瑶笑盈盈地跟过来:“这里就是荷花出名,而且现在又是荷花季,所以我才提议到这边来的。”

“地方选的不错。”白慕晴回她一个笑容,转身对林安南道:“安南,快帮我拍一张。”

她将手机递给林安南,林安南接过她的手机,一手搂过她的腰身一手举高手机。

‘咔嚓’一声,二人亲密的合照定格在屏幕上。

“来,给我看看。”白慕晴拿过手机看了看,小嘴一翘:“没照到荷花。”

“是么,那我们再拍一张。”林安南重新将她的手机拿过去,然后将她抱得比刚刚更紧,新的一张相片便立刻出来了。

白映安看着兀自拍照的两人,随即抬头看了南宫宸一眼,笑眯眯道:“宸,我们也来拍几张好不好?”

她一路走过来都是挽着南宫宸手臂的,直到此刻才松开他去包里拿手机。

“好啊。”南宫宸浅笑着说:“不过手机拍照太俗了,让沈恪用相机拍吧。”

“我来帮你们拍吧。”朴恋瑶自告奋勇道,然后跑到正到处拍风景的沈恪身侧,将他手中的相机夺了过来。

“喂,我正在拍露珠呢。”沈恪抗议。

“下午哪有露珠,当然是拍人更重要了。”朴恋瑶冲他做了个鬼脸,拿着相机回到南宫宸和白映安面前:“来,表哥表嫂站亲密点,再亲密一点啦,好,一、二……。”

朴恋瑶的动静有点大,白慕晴转过头去,就看到白映安几乎将整个身子都粘在南宫宸身上,而南宫宸则亲密地挽搂着她的腰肢,好不亲密。

除了上回在商场的偶遇,她还是头一次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出现,而且还是如此亲密的样子。毕竟跟南宫宸在一起过,而且南宫宸还是她孩子的父亲,她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酸涩的。

一不小心,她就恍神了,而且还是当着大伙的面恍神。

除了朴恋瑶暗自窃喜外,白映安和林安南都微微变了脸色,而当事人南宫宸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便牵过白映安从她跟前走了过去。

“安南表哥,我也帮你们拍一张吧。”朴恋瑶笑嘻嘻道。

白慕晴稍稍回神,回她一个微笑:“好啊,谢谢。”说完,她主动搂住林安南的手臂,将脸夹靠在他的肩上。

“安南表哥,你笑一下嘛。”朴恋瑶催促道。

林安南暗暗地吸了口气,扯动唇角露出笑容。

一行人观赏完荷花外,又在荷花亭里喝了荷露泡的花茶,吃了连子糕,长辈们个个都对这里的特色赞不绝口。

朴恋瑶作主租了几条船,开怀地冲大伙拍手道:“长辈们在这里休息喝茶,小辈的跟我来吧,划船喽!”

白慕晴一听到划般,立马吓得身体一缩,本能地摇头:“不,我就不去了。”

说到水她就怕,划船?她还真没有这个胆。

“表嫂,你别这么扫兴嘛。”朴恋瑶皱眉。

“那个,我也不去了,我……。”白映安不好意思也冲南宫宸笑了笑:“大少爷知道的,我怕水。”

“你们一个怕水,一个不想去,那我岂不是白租这几条船了?”

“可以你们自己去玩的嘛,沈心和沈恪陪你一起去。”

“不要嘛,这样好无聊啊。”朴恋瑶转向白慕晴:“表嫂,你不怕水,你跟我们一起去,你不去的话安南表哥也不想去了。”

“我……。”白慕晴看了看林安南,又看了看白映安那杀人的目光,只好勉为其难地点了一下头:“那好吧,不过我不会划船的。”

“没关系啦,我们都不会。”朴恋瑶拉过沈心:“走吧,大表嫂怕水就不要去了,我们刚好六个人三条船。”

白映安就这么理所当然地被落下了,只能站在原地恨得咬牙切齿。

朴恋瑶拉着沈心带头往小码头走去,沈心和南宫宸共上一条船,朴恋瑶和沈恪也已经上船了,白慕晴却站在水边偷偷地发起了抖。

林安南俯身在她耳边道:“朴恋瑶的计谋,你想上当吗?”说完他用手在白慕晴的头上摸了摸:“别怕,有我在淹不了你的。”

白慕晴虽然害怕,但一听到林安南的话便立刻鼓起勇气上船了,她偷偷瞅了最前面的南宫宸一眼。心下纳闷南宫宸明明就不喜欢凑热闹的,居然也会同意过来划船?好奇怪。

船身刚一晃动,她便立刻被吓得低呼一声,前面的人听到呼声都回过头来看她。朴恋瑶笑道:“表嫂,瞧你那一脸惊慌的样子,你不会也像大表嫂一样怕水吧?”

白慕晴飞快扫了南宫宸一眼,回她一个微笑:“我不怕水,但我觉得这船不稳当,掉下去可就不好了。”

为了表示自己不怕水,她还往船头上站了上去举着剪刀手让林安南帮她拍照。

林安南心疼地将她从船头上抱了下来,道:“一个人拍有什么好看的,我们一起拍。”说完还冲划船师傅道:“师傅,能不能把船往荷花群那边靠一点?那边景色漂亮。”

“好嘞。”师傅划着船往那一片荷花靠过去。

“表哥,我也要拍荷花。”沈心将手机伸给南宫宸:“用我的手机拍吧。”说完又对师傅说:“师傅,麻烦把船往荷花池边靠一靠。”

几乎每位客人都会要求让船擦着荷花池走,划船师傅早就习惯了,不用她们多要求便将船往荷花那边靠去。

朴恋瑶和沈恪的船也靠过去了,沈恪对划般很感兴趣,跟师傅抢了船桨便自己划了起来。

南宫宸接过沈心的手机帮她拍了几张照,拍最后一张的时候,镜头中多了两条人影,是白慕晴紧紧地抱着林安南。

他放下手机,将手机递回给沈心。

“表哥,最后那张没声音,应该没拍着吧?”沈心划着手机屏幕问道,良久没有香到南宫宸的回应,她抬起小脸,这才发现南宫宸居然在走神。

“肯定又在想工作的事。”她低咕一声,拿起手机自己拍了起来。

白慕晴因为害怕,只能紧紧地搂着林安南的手臂,将身体往他身边靠。

她知道自己这样子不行,肯定是要穿帮的,她怒力地深吸口气,将双手从林安南身上松开后摇摇晃晃地站起,也学着朴恋瑶和沈心的样子举起手机拍照。

每个女人在遇到美景时都喜欢拿出手机拍照,她不能将自己表现得太例外,所以……她只能拼了。

然而,她刚拿起手机,船身便突然响起‘砰’的一声,紧接着是一阵摇晃。

“啊……!”她本能地尖叫起来:“救命……!”

身体往后一仰,林安南都还没有来得及反映,她的身体便已经摔出船外,‘扑嗵’一声砸在南宫宸的眼皮底下。

“表嫂……!”朴恋瑶和沈心惊呼一声。

沈恪和林安南被吓傻了眼,只有南宫宸还算清醒,想也不想便跳入水中将白慕晴从水底下捞了起来。

又一次溺水的白慕晴被吓坏了,完全分不清楚眼前的善,只知道挣扎尖叫,双手胡乱地在南宫宸的手上乱抓乱挠。

“别乱动。”南宫宸紧紧地抱着她使坏的双手,看着她惶恐的小脸,突然感觉眼前这一幕有些熟悉。那次在江边,她也是这样惊恐地尖叫,双手几乎要将他缠得窒息。

白慕晴听到南宫宸的声音,脸上的惊恐稍稍淡了些,但还是无法完全冷静下来。她双手紧紧地地攀着南宫宸的脖子,看着他,眼泪和着雨水一起从脸上淌了下来。

南宫宸,居然是他?居然又是他救了自己。

她很想狠狠地推开他,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可是她没有这个勇气,她害怕,她的全身都软得使不上尽来。

回过神来的林安南看到两人在水里亲密相拥,脸色瞬间一沉,跟着跳入水中,然后一把将白慕晴从南宫宸的怀里扯了过来。

“慕晴,你没事吧?”林安南一边扶着她往船上靠一边关切地问道。

白慕晴脸色发白,根本说不出话来。

在划船师傅的帮助下,两人重新回到船上,林安南将缩成一团不停流泪的白慕晴抱入怀中,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好了,没事了,别怕。”

他用手掌抹去白慕晴脸上的泪水跟湖水,白慕晴的泪水却重新滚了下来,盯着他哽咽道:“我想回去。”

演戏太累了,太危险了,她真的是累了,快演不下去了。

朴恋瑶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一边拍打着沈恪一边气急地嚷道:“说了你不会划船你还非要自己划,看你把嫂子都撞水里了。”

沈恪搓着被她打痛的手臂抗议:“如果不是你在后面挠我痒痒,我怎么会撞上表嫂的船嘛。”

“你自己贪玩居然还懒我?”朴恋瑶气呼呼的:“还不快点向表嫂和两位表哥道歉。”

沈恪无语地翻起白眼:“我想表哥表嫂们现在需要的不是道歉,而是赶紧回酒店换衣服吧?”

南宫宸已经让所有船支调头往回划了,随即对沈恪和朴恋瑶道:“你们两口子带着沈心继续玩吧,我们先回酒店换衣服。”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沈恪笑呵呵地说完,向落水的三个鞠了一个躬:“对不起各位,真不是故意让你们没得玩的,晚上请你们泡吧。”

“我可不想做电灯泡。”沈心笑盈盈道:“我还是跟你们一起上岸吧。”

“嗯,心儿就是懂事,跟表哥他们回去吧。”沈恪冲沈心竖了竖大拇指,目送他们回岸上去了。

落水的三人上岸后,立刻有旅游观光车将他们接走。

回酒店的路上,白慕晴虽然冷静了不少,但因为受惊过度脸色依旧惨白,发稍上不进地有水珠往下滚落,身上的裙子也在淌着水。

靠在林安南的臂弯里,任由着他将自己搂得死紧,已经分不清楚自己是在演戏还是真的需要一个这么安全的怀抱了。

而坐在两人对面的南宫宸自始至终都一语不发,目光定定地注视着车外绵绵不断地往后推移的荷花丛,同样全身湿透,连发稍都在往下滴水。

他没有看对面紧紧相拥的二人一眼,似是在刻意回避。

酒店到了,林安南带着白慕晴回房,南宫宸也自己回房换衣服去了。

白慕晴在浴室里面泡了个暖水澡,穿上酒店为她们准备的睡衣后,终于真正平静下来了。

她从浴室里面走出来,发现卧室里面空无一人,林安南不知道上哪去了。她并没有太在意,兀自走到饮水机前倒了杯温开水喝下。

要面上放有一盒防止感冒的药,还有林安南留的字条让她一定要把药吃进去。在外旅游感冒可不好,她乖乖地从盒子里面拿出一袋冲剂冲上。

喝完冲剂,胃里瞬间暖和了不少,感觉也舒服了不少。

门口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白慕晴放下杯子走过去开门。出现在她卧室门口的是白映安,不等她开口说些什么,白映安已经迈步走进来了。

白慕晴关上门后跟着入屋,然后从药盒里面拿了一包冲剂递到白映安面前脸色平静道:“把这个药给宸少喝一包吧,防止感冒的,宸少不能感觉,容易……。”

她的话还在口中,脸上突然受了白映安狠狠的一巴掌。

“你……。”被打得趄趔几步差点摔倒的白慕晴气愤地扭过头来瞪着她,没好气道:“白映安你在干什么?”

白映安低头看了一眼掉在地面上的冲剂,然后弯腰将它拾在手中上下翻看起来,唇角绽出一抹冷笑:“还挺关心他的嘛。”

“我只是担心他在旅行的途中因感冒而犯病,这样对你……。”

“你担心他?”白映安极力地压抑着声音怒吼:“她现在是我老公,你有资格关心他吗?他犯不犯病需要你来关心吗?”

“白慕晴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白映安说着又要甩她一巴掌,幸好白慕晴躲得及时避开了。

“如果你想撒野,请出去外面撒,我没功夫在这里陪你,也没你那么放得下脸面在这里丢人。”白慕晴也火了。

如果不是眼前这个女人,她至于走上今天这条道路吗?至于一次一次地落水吗?

如果不是她,她现在应该继续呆在一家小公司里做美工设计,继续教孩子们画画,也许还是会跟林安南结婚,但绝对不会是在这种情况下结的。

如果不是她,她会做一个幸福快乐的新娘子!

想到这些,想到刚才落水的事,白慕晴就越发气得肝疼。

白映安却丝毫没有把她的怒火放在心上,也从来没有在意过她的情绪,反而越加恼火地嚷嚷道:“脸面?白慕晴你还要脸面么?你在大庭广众下深情款款地注视着南宫宸的时候怎么不觉得自己丢脸?你在水里装模作样地紧紧抱着他的时候怎么不觉得自己丢脸?我看你压根就是想趁机勾/引他吧?你想跟我抢男人是不是?你以为你现在躲在林安南身后我就不能对你怎么样了是不是?”

白映安一步步地往前逼近,白慕晴被迫一步步地后退,直至将身体抵在沙发背上。

“怎么?你心虚了?凶不起来了?”白映安看到她沉默的样子更加气愤了。

白慕晴轻吸口气,睨着他:“我跟南宫宸在一起的时间比你长,他是我孩子的父亲,我就是想他?挂念他那又怎么样?不都是你造成的么?你能再来一巴掌把我心里的感觉全部打走么?如果能的话我谢谢你。我说过我对他不会再有想法,我跟安南就要结婚了,如果你还是要这么无理娶闹的话,那咱们不玩了可以么?”

白慕晴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一把便将白映安掀倒在地,瞪着她嚷道:“咱们不玩了总可以了吧?你以为我现在的生活很好过吗?你以为穿这么露骨的衣服,化这么浓的妆很舒服吗?白映安我告诉你我受够了!我不玩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白映安被她嚷得又气又急,她居然还敢承认自己想念南宫宸?这个时候她居然还敢说不玩了?那她怎么办?

“你疯了?!”白映安急切地从地上爬起。

“没错,我就是疯了,我什么都不要了,我不活了!我陪你一起死总行了吧?”白慕晴越嚷越大声。

房门突然在这个时候被人推开,林安南迅速地走了进来,一把将激动得语无论次的白慕晴抱入怀中,一边抚摸着她的发丝一边急急地安慰道:“好了好了,别嚷出来,有话好好说.......乖.......。”

“我还说什么啊?我什么都不想说了!”白慕晴激动地捶打着他的肩膀。

林安南扭头瞪了心慌的白映安一眼,冲她吼了一声:“还不快点滚出去?”

白映安哪里还敢招惹白慕晴,转身便往门口走去了。

白映安走后,林安南将白慕晴好一番安抚,好不容易才让她平静下来了。刚刚她对白映安嚷出来的话他都听到了,虽然心里失望却又无可奈何。

他在她耳边轻声道:“慕晴,就算是为了我冷静下来好不好,我向你保证这将会是你扮演她的最后一出戏,只要回到C城,婚礼一过我们就离开。就当是为了我,好好保重自己,好么?”

白慕晴闭上眼,深吸口气。

激动过后,一切还是会回到原点,她如果真的能做到那么潇洒地跟白家同归于尽,这些时日来就不会受那么多苦了。

*****

白映安兀自在二楼的走廊上坐了一会,平覆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她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跟白慕晴撕破脸,可是一想到她在水里紧紧地搂着南宫宸的样子她就气得发疯,然后便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了。

直不该在这个时候去找她算帐的,真不应该.......。

掌心有些,疼,她幽幽地张开手掌,方才发现那包冲剂正被她握在手心里。

她深吸口气,从椅子上站起往卧室走去。

她走进卧室,南宫宸刚好从浴室里面走出来,一边擦拭着水珠一边打量着她问道:“你怎么也回来了?不和沈心她们一起玩了?”

“荷花看过了,特色小吃也吃了,最主要的是.......。”白映安走上去,打量着他:“你还好吧?身体有没有受凉?”

“这么热的天,还不至于会着凉。”南宫宸道。

“那可不一定,黄医生说了你的体质不能受凉挨冻,不然容易感冒。”白映安转身往茶几旁边走去:“我担心你感冒,特地去给你找了预防的感冒药来,听说效果很好的。”

她将冲剂用热水冲开,然后端到他面前柔声道:“趁热喝效果更好,赶紧把它喝了吧。”

南宫宸看着她手中的药,唇角微微牵出一抹清浅的弧度浅笑:“谢谢。”

说完,他将冲剂接了过去。

“谢什么?我是你的妻子,照顾你不是理所当然的么。”白映安冲他微微一笑:“你刚刚没吃荷花糕,我到楼下去给你拿点吃的上来。”

“好,谢谢。”南宫宸道。

白映安走后,南宫宸走到床头电话前拎起听筒拨了一个服务号码,很快,一位年轻的女服务员便上来了。

他将那杯还冒着热气的冲剂递到服务员面前:“帮我把这杯感冒药送给206室的白小姐。”

“好的。”服务员接过药便往走廊的另一头走去。

服务员将药送过来的时候,白慕晴已经恢复平静了,正坐在梳妆台前由林安南帮她吹头发。

“有事么?”林安南打量着站在门口的服务员,顺手关掉风筒。

“二位好,我是过来送药的。”服务员端着杯子走进来,站在两人面前,随即将目光落在白慕晴的身上问道:“请问您是白小姐么?”

“我是。”白慕晴扫了一眼她手中的杯子,由于二人刚刚才喝过这种药,服务员一进来便能闻出这种冲剂的味道。

“这是201号房那位先生让我把这杯感冒药给您送来的,他说效果很好。”服务员说。

一听说是201那位先生送来的,林安南立刻脸孔一板,声音冷了下来:“不用了,你帮我送回给他,就说白小姐刚刚已经喝过了。”

服务员微微讶然,目光转向白慕晴后,随即点了一下头:“好的,我这就送回去。”

服务员刚要转身离开,白慕晴忙叫住她:“等一下。”

她从椅子上站起,走到服务员跟前将杯子接了过来道:“药我收下了,你去忙自己的吧。”

“好的,二位如果没有什么吩咐的话我就先出去忙了。”服务员冲她们点了一下头,转身往门口走去。

服务员走后,白慕晴端着那杯冲剂往洗手间走去,将它倒入水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