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玻璃爆了 钻满加更~/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转身发现林安南站在门边一脸不悦地盯着自己,如是说道:“与其把药退回去,让南宫宸胡乱猜测,不如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你说是么?”

林安南扫了一眼她手中的杯子,面色冷峻:“慕晴,我可以容忍你心里装着他。但却无法容易你对他付出实际的行动上的关怀,这药是我在国外带回来的,这边没得卖。”

“你什么意思?”白慕晴讶然。

“冲剂是你偷偷给他送去的不是么?你们互相关心,互相暧昧,毫不在意我的感受。”林安南抓住她的一只手臂:“你怎么可以这么做?难怪白映安会气得甩你巴掌,相信么?现在的我……比她更想掐死你!”

“我没有偷偷给他送药。”白慕晴忙挣开他的手掌安解释道:“刚刚白映安进来的时候,我刚好在喝药,如是就顺手给了她一包捎给南宫宸,真的……。”

“是么?这么说你没有背着我偷偷跟他来往?”

“当然没有。”

林安南定定地注视着她,南宫宸敢公然把药送到这里来,分明是对他的挑衅,他突然有些担心起来。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纯粹是为了恶心他吗?还是已经觉察到什么了?

他不自觉地打了个激灵,最好不是这样!

看来他不能再拖了,不能再放任朴恋瑶再捣蛋下去了,该好好想出个策略来保住这段感情才对。

光靠白映安那个火暴又冲动女人去掩饰,大概很难一直隐瞒下去。

他点了点头:“好。我还是那句话,不相信你的感情但相信你的人品,我相信你不会对我食言,不会对南宫宸抱有幻想。”

他仍然相信她,不知道为何。

白慕晴感激地冲他说出一句:“谢谢。”

*****

晚上仍然是在度假村里面的星级酒店内吃晚餐的。晚餐后大家各自活动,晚辈们则选择了到渡轮上吹风参加有钱人的派对。

派对是娱乐性质的,节目很丰富,白映安缠着南宫宸喝酒聊天,这趟旅行她的另一个目的就是把南宫宸灌醉,怀上他的孩子。

上一次被朴恋瑶搅了局,这一次,她不能再失手了。

其他人也在一边喝着调酒师调出来的酒一边聊天看节目,白慕晴依着林安南身侧坐下,两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说得心情大好。

林安南起身上洗手间时,白慕晴的身侧空了,居然连一直坐在林安南另一侧的白映安也失去了踪迹。她有些不自在地往旁边挪了挪,尽量离南宫宸远一点。

南宫宸仿佛没有感觉到她的小动作般,和沈恪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

朴恋瑶坐在沈恪的另一边,她突然冲这边的白慕晴招了招手道:“表嫂。你要不要往这边坐一点,这边视线好。”

“不用了,安南一会回来要坐这里。”白慕量坚决不上她的当。

“可是你看,那几个男人好像对你有企图耶。”朴恋瑶压低声音道。

白慕晴扭头一看,发现身边果然不知在何时多了几名中年男子,男人们身上穿着大品牌的衣服一看就是有钱人,只是那表情……实在是太掉身价了。

“美女,你一个人么?”其中一名男子笑盈盈地打量着白慕晴,不等她回答便接着说道:“一会节目结束后,一起跳支舞怎么样?”

“谢谢,我不会跳舞,”白慕晴有些嫌恶地将身体往这边挪回来,这边是不是有南宫宸在了。

“美女穿得那么浪,怎么可能不会跳舞?骗人的吧?”另一位中年男子似是喝多了。说话都有些打结。

白慕晴不自在地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超短裤,心下有些难堪。

“怎么样?来嘛,跳一支就好啦。”中年男子冲她伸出手来,直袭她暴露的胸口。

只是没等他的手掌沾上白慕晴的胸口,手掌已经因为疼痛而颤抖了。因为是大众场合,又是有钱人的派对对,那男人不敢太声张,只是惊恐地望向白慕晴身后的男人。

“你确定要请她跳舞吗?”南宫宸的手臂从白慕晴身边越过,几乎将白慕晴的身体控制在自己的臂弯内,手掌却捏住那男人的手腕。

男人一看南宫宸的脸色,又看了看白慕晴,慌忙摇头:“不,我刚刚只是开玩笑的,以为这位小姐是一个人呢,所以……。”

“所以想和她跳舞?”

“不,不是的,对不起……我错了。”男人发现南宫宸身后还有冲自己扬了扬拳头的沈恪,吓得更怕了,脚步不停地往后退。

白慕晴被南宫宸这么圈护着,甚至可以感觉到源自他身上的强烈气息,她有些不安起来,如果让白映安和林安南看到估计又会恼火了。

这又是朴恋瑶的计谋吧?这位朴小姐还真是不厌其烦,玩不腻啊。

只是她这么做到底想做什么?让南宫宸接近她,发现她才是他真正的妻子吗?如果是的话就太危险了,证明朴恋瑶必定已经知道了她和白映安的秘密。

“算了,让他走吧。”白慕晴有些慌乱道:“反正,这种人迟早都会被收拾的。”

南宫宸手掌一松,那两个男人便立刻屁滚尿流地跑了。

白慕晴往旁边靠了靠,尽量拉远与南宫宸的距离,耳边响起朴恋瑶愤愤的话语:“这些人模狗样的臭男人,见到漂亮女人就想调戏,真是太不要脸了。”

“就是,老娘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泡的,看到他那张大饼脸就恶心,不说了,去厕所吐一下先。”白慕晴娇柔着从椅子上站起,离开派对大厅。

她惹不起,总能躲得起吧?

说真的,她还挺替朴恋瑶着急的,白家母女可没那么好惹,白映安已经识破了她的小技俩,自然也不会像现在一样只防守不进攻,心里指不定在想着什么招反击她呢。

不过她现在只求自保,不想生事,这两人之间的斗争她也没兴趣过问。

*****

游轮住房部一角,白映安将明天的计划跟林安南说过之后,林安南便开始久久沉默起来。

见他迟迟不给自己答复,白映安不耐烦地催促道:“到底怎么样?你表个态。”

林安南抬眸盯着她,道:“我只需要在太阳下山后把沈恪骗回山下来是么?”

“没错,就这么简单。”白映安斜睨着他:“你不会是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愿意出手帮忙吧?林安南,别忘了咱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生一起生,死一起死。”

“你打算把朴恋瑶怎么样?”林安南望着她:“既然知道她不是省油的灯,你还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对她下手?”

“为什么不敢?她现在一定觉得我已经慌了阵脚,只知道一味地防范,她甚至觉得我可能已经顾不上反击了。”白映安冷笑一声:“在她眼里,我和白慕晴一样是个软柿子,我现在就是要让她尝尝招惹我白映安的下场,我要让她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好了,别说这些没用的虚话,你赶紧告诉我你到底想怎么做?”林安南不耐烦地打断她,不过他很快又改口道:“不,你还是什么都别告诉我吧,就当我完全不知道你的阴谋,到时出了事也别算我一份。”

“我说了,你只需要把沈恪带下山去就行,别的什么都不用你理。”

“那慕晴呢?我只关心慕晴在你的计划里扮演什么角色。”林安南问道,他只关心白慕晴,其他人都跟他无关。

“你放心吧,她什么角色都不用扮演,到时你先把沈恪带下山,白慕晴后和我一起随后下。”白映安看着林安南脸上的不信任,道:“林少爷,我要是把白慕晴弄死了,你会放过我么?”

“不会。”

“那就是了,我有把柄落在你手里,能把她怎么样?我只是觉得如果你带着白慕晴,不太好操作。”

“我警告你,如果她少一根寒毛,你南宫少夫人的位置也别想再继续做下去了。”林安南冷声警告道。

“放心吧,这一点我还是懂的。”白映安扫了一眼派对对大厅的方向,嘲弄道:“赶紧回去吧,那个女人指不定又在使什么花招搓和南宫宸和白慕晴了。”

经白映安这么一说,林安南方才惊觉自己离开得有点久了,如是迈步往派对大厅走去。

走到派对大厅门口,林安南刚好看到白慕晴站在甲板边上看风景,他如是迈步走过去,从后面将她抱入怀中:“怎么了?在看什么?”

只要一想起明天白映安的计划,他的心里就软软的,对白慕晴也越发的心疼起来。

白慕晴愣了一下,随即扭头看了他一眼,摇头:“没什么,就是在里面觉得有些闷了,想出来透透气。”

“现在透过气来了么?”

“透过了。”

“那走吧,我们回去继续品酒。”

“还去啊?”白慕晴对品酒实在没兴趣,虽然这里的调酒师调出来的酒不错。

“总不能我们先走的嘛。”林安南搂着她回到位置上坐下,环视一眼大伙浅笑道:“有新品种上来么?”

“有啊,在你们离开的时候连上了两款。”沈恪指着他们位子上一粉一白的两种酒,笑盈盈道:“试一下,味道还不算。”

“是么?”林安南端起其中的一杯,看了一下名堂:“狼的诱惑,好野性的名字,来,试一下。”他将酒杯就到白慕晴嘴边。

白慕晴张嘴抿了一口,点头:“还不错。”

“那就把它喝光吧,别浪费了。”林安南又端起另一杯,与她碰了一下,仰头喝了一口。

白慕晴刚刚已经喝过一些了,如今又喝,虽然说这酒没什么浓度,但听说后劲挺强,她喝得很小心。

林安南有意将她灌醉,如是又端起另一杯哄她喝。

白映安也在打着将南宫宸灌醉的主意,看到林安南在哄白慕晴喝酒,如是随了他的愿端起酒杯笑盈盈道:“光你们两口子喝不太好吧?应该大伙一起喝啊。”

她说着给南宫宸递了一杯粉色的酒,道:“大少爷,你应该给大家带个头。”

南宫宸扫了林安南和白慕晴一眼,笑笑道:“还是算了吧,喝醉了明天就没法游玩了。”

朴恋瑶附和着说道:“对啊对啊,明天爬七星山是需要点体力的,咱们还是早点散场回去休息吧。”

“这么早回去你睡得着啊?”沈恪瞧了她一眼,朴恋瑶语滞,愤愤地瞪了他一眼。

“对,现在才八点多,回去有点早。”白映安道:“一会九点钟还有节目呢。”

在白映安和林安南一唱一和的努力下,大伙最终留了下来,一直到接近十点才散席。而这个时候,白慕晴已经开始有些醉意了。

南宫宸毕竟是久经商场的人,想让他醉没那么容易,反倒是白映安自己不胜酒力地倒下了。

沈恪比任何人都醉得严重,需要派对里面的服务员扛着回去。

“小心点。”林安南一把扶住脚步不稳的白慕晴。

“真的有点醉了。”白慕晴稳了稳身体,不好意思地笑笑。

“我背你回去吧。”林安南走到她跟前弯下腰去。白慕晴没有拒绝,笑着说了声谢后趴在他背上。

白映安腻在南宫宸的身上,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抬头对南宫宸撒娇:“大少爷,我也要背着回去。”

南宫宸随她一起将目光从出口处收回,冲她点了一下头:“好。”

“谢谢大少爷。”白映安欣喜地笑了,也爬到南宫宸背上。

回到酒店后,南宫宸将白映安放在床上,正准备起身时,白映安一把攀住他的脖子,性感的身体往他身上蹭去。艳红的唇瓣刷着他的唇,娇柔地咕哝道:“大少爷,你别走嘛,在这里陪陪我好不好?”

“映安,你喝醉了。”南宫宸稍稍避开她的唇,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拍了拍:“乖,躺下来好好休息一下,酒劲很快就过去了。”

“不……我不要嘛。”半醉半醒的白映安也顾不上演戏不演戏了,体内对南宫宸的欲望越来越盛,而她向来都不是个含蓄的人。手指轻轻地抚上南宫宸的胸口,蛇一般从他的衬衫缝隙滑入,轻轻地撩拨着他,娇艳的唇也在同一时间吻上他的下颌。

她的吻娴熟而热情,是白慕晴无论如何也表现不出来的。

被她撩拨得有些口干舌躁的南宫宸怔了一下,随即一把将她从自己身上拉下,摁到床上躺好后冲她微微一笑道:“你先睡会,我去洗个澡。”

白映安怔怔地望着他,随即冲他娇柔地一笑:“我要跟你一起洗。”

“喝醉了不能马上洗澡,容易休克。”南宫宸拉过被子盖在她身上,在她的手背上拍了拍:“躺着吧,我洗澡去了。”

南宫宸走进浴室,往浴缸里注上水后,脱去身上的衣服将疲惫的身体泡了进去。舒适的感觉瞬间漫延了他全身,他闭上眼,享受着这一份舒适的感觉。

等他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白映安已经抱着枕头睡着了。

他迈步走到床前,注视着熟睡中的她,良久良久……。

****

林安南背着白慕晴回到卧室后,同样是将她放在床上的。

白慕晴却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歪歪斜斜地往浴室走去,道:“我想先洗个澡。”

“慕晴,你先别急,我帮你放洗澡水……。”林安南快步跟上去的时候,白慕晴已经将浴室的门合上了。

他只能站在浴室门口关切地叮嘱:“慕晴你喝醉了,小心点别摔跤了。”

“我知道了。”白慕晴扬声应了句。

今天是第一次和林安南共处一室的日子,白慕晴心里自然是紧张的,这种紧张感连酒劲都掩盖不了。

她扶着浴室的扶手,让自己好好地洗了个澡后,酒劲稍稍去了些。

她走出浴室,看到林安南仍然站在浴室门口守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道:“你去洗吧,我洗好了。”

“你还好么?”林安南贴心地将她扶回床上。

“挺好的,就是有点晕想睡觉。”白慕晴抬眸看着他:“你去洗澡吧,洗完早点休息,我先睡了。”

这分明就是提前拒绝啊,林安南又怎么会听不懂?

他沉默了一阵,抬手在她的发丝上抚了一记,道:“你先躺下吧。”说完从床沿上站起,转身走进浴室去了。

林安南洗了不长时间,但是等他出来后白慕晴还是否窝在被子里面‘睡’着了,她将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躺在床沿的位置估计一转身就能栽到床下去。

林安南看着她,无奈地叹了口气后走上前去,将被子从她的头顶上拉了下来。不知道是因为醉酒的缘故还是用被子闷了的缘故,她的小脸潮红一片,粉粉嫩嫩很是诱人。

林安南抬起手掌,指尖轻轻地划过她的面庞,随即小心翼翼地托起她的下颌,低头吻住她的唇。

正在装睡的白慕晴被他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已经暗示得那么明显了,他还是没有打算放弃要她的念头。

“就知道你是装的。”林安南见她蠕动着往被子里面缩,含笑将她的脸往上抬起,红唇吻过她的面颊落在耳后,在她耳边低喃:“慕晴,还有十来天咱们就要结婚了,等结了婚,这种事情是无法避免的,难道你要一直这样躲着我么?”

他的手掌抚摸着她的身体,每过之处都能引起她的颤栗,而林安南却忍不住在想,不知道南宫宸在她身上的时候她又是怎么做的呢?是不是也像现在一样将自己缩成一团,抗拒着他的接近?

她会吗?一定不会的吧?

白慕晴听着林安南的话,心里虽然满满都是抗拒,可身体上却不敢有丝毫的拒绝。她知道这是她欠林安南的,早在自己在小阁楼上选择跟他走的时候,她就注定要成为他的人了。

她咬着牙,忍着泪,将自己蜷缩着的身体一点一点地舒展开来。台投布才。

感觉到她的转变,林安南心里一阵欣慰,爱抚她的动作也更加激烈起来。

白慕晴身上的睡衣很快被他掀了下去,凉嗖嗖的冷气袭上她的肌肤,使她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

她咬了咬牙,双手搂住林安南的身体,抱紧了他。虽然可以看得出来她内心的不愿意民,但此时的林安南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以最快的速度退去自己身上的浴巾后,一个倾身,将自己修长的身体覆在她的身上。

他的吻也在一路往下,就在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真正拥有她的时候,‘砰’的一声巨响,将床上的两人吓了一大跳,倏地从床上坐起身子。

声响是由窗外传来的,当两人看到莫明其妙碎烈的玻璃窗,还有那满地的玻璃渣时,彼此都愣住了。

怎么回事?没刮风没下雨,好好的落地玻璃窗怎么爆了呢?

白慕晴迅速地扯过被子裹在身上,脸上羞红一片。

林安南也抓过刚刚才摘下来的浴巾重新裹回腰间,他拍了拍白慕晴的肩膀安抚道:“别怕,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白慕晴羞赧地点了点头,弯腰拾起自己的睡衣一件一件地往上套。

她穿戴好衣服后,来到林安南的身侧,和他一起打量着已经碎裂的玻璃窗。看来看去都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她如是问道:“怎么回事了?玻璃怎么碎了?”

“我也纳闷呢。”林安南抬手将她搂入怀中:“赶紧到床上去,小心扎脚了。”

白慕晴看着露台上满地的玻璃碎片,这些玻璃倒是碎得很奇怪,碎片全落在露台上,卧室里面却一块都没有弹进来。

还有那刚刚正不阿

林安南道:“我叫服务生过来收拾一下就行了,应该不用太久的。”

“都这么晚了,闹太大动静不太好,还是我们自己随便收拾着住一晚,明天再叫人来清理吧。”白慕晴道。

“也好。”林安南转身走到衣柜前开始找衣服穿上。

白慕晴从梳妆台下拿了一个垃圾桶出来,两人开始在收拾露台上的玻璃碎片。捡拾碎片的时候,白慕晴的手指不小心被告玻璃划了一下。

‘嘶’她倒吸口气,慌忙将双手缩了回来。

“怎么了?伤到手了?”林安南慌忙抓过他的手,果然看到她的食指被划了一道小伤,他心疼地抬眸看了她一眼:“怎么这么不小心?”

“没什么,只是划了一下而已。”白慕晴无所谓道。

“笨蛋,都叫你到床上呆着了。”林安南拉着她往浴室走去,用冷水帮她冲洗过伤口后,又将自己自备的消炎药拿出来帮她涂上。

看着他为自己忙前忙后的样子,白慕晴有些不自在道:“只是破了点皮,不用这么大惊小怪的。”

“再小的伤口也不能勿视,万一不小心破伤风了怎么办?”林安南一边帮她用止血贴贴好一边说道。

处理好伤口后,他将白慕晴拉到床上:“你赶紧睡吧,我去收拾就行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白慕晴钻入被窝,玩了一天也确实是困了。这一次她没有再装睡,而是真的睡着了。

林安南收拾好玻璃回到床上的时候,看着她安祥的小脸,听着她均匀的呼吸,明白她是真的累睡着了。他暗暗地吸了口气,抬头望向墙上的时间,已经快凌晨一点了。

虽然心里有些郁闷和不舍,但他没有再打扰她,而是小心翼翼地在她身侧躺了下去。

原以为今晚会很顺利并且很理所当然地让她成为自己真正的女人,没想到会突然发生这种意外,看来连老天都不支持他跟白慕晴在一起啊!

******

一觉睡到第二天早晨,白慕晴被窗外好听的鸟鸣吵醒,她幽幽地睁开双眼,一室的陌生使她怔了怔。

她感觉到自己正在被一只有力的男性手臂圈抱着,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躺在她身侧抱住她的男人是南宫宸。因为南宫宸总是喜欢从她后面抱着她入睡,也因为除了南宫宸,她再没有被第二个男人这样抱过了。

可是事情让她很快清醒过来,她倏地从床上坐起,侧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林安南后,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

还好,两人身上都穿着衣服,看来昨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昨晚她回床上后,林安南自己一个人收拾阳台,后来发生过什么她不知道,因为睡着了。

她的大动作将林安南从睡梦中惊醒,睁眼便看到她这副手足无措的样子,不禁笑了笑:“怎么?怕自己被我吃了?”

“我……。”白慕晴有些不好意思道:“对不起,我把你吵醒了。”

林安南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跟着从床上坐起:“没有,是我们睡晚了。”

林安南准备下床的时候,突然用手挑起她的下颌在她的脸颊上吻了吻:“昨晚那块爆裂的玻璃救了你,不然你早就被我吃干抹净了。”

白慕晴不由自主地望向落地窗的方向,窗纱下,那扇被炸出一个大洞的落地玻璃窗仍在。是啊,昨晚如果不是它,她早就被林安南吃干抹净了。

说起来,确实要感谢这扇窗子呢!

“别愣着了,赶紧换衣服下楼吃早餐,一会还要去七星山呢。”林安南抬手在她的肩上拍了拍:“让别人等可不好。”

白慕晴听他这么一说后想到老夫人那严肃的脸,立马从床上下来,开始换衣服洗漱。

今天要去爬七星山,据说那里地势不是很好,白慕晴将备好的运动鞋和运动装翻出来穿在身上。

这套运动装仍然是白映安的风格,露痛上衣加热裤,不失性感本色。

两人还没有下到一楼,大伙已经在吃早餐了,老夫人扫了一眼对面的两个空位问道:“他们么?还没起床?”

生怕老夫人不高兴,林夫人忙含笑道:“妈,小俩口新婚期,难免粘腻,很快就会下来了。”

林夫人的话音刚落,林安南和白慕晴便手牵手地从要上走下来,林夫人嗔怪地横了二人一眼:“怎么这么慢,大家都在等你们俩。”

白慕晴被责怪得有些难堪,稍稍低下头去。

跟长辈们问过好,林安南牵着白慕晴在最后的两个空位上坐下。

昨晚计划失败的白映安兴致不是很好,地坐在南宫宸的身侧显得有些沉默。朴恋瑶倒是心情大好地瞧着二人用开玩笑的语气道:“表哥表嫂,你们这感情是要羡慕死别人么?”

林安南笑着望向她和沈恪:“你们俩也不错啊,昨晚醉生梦死的又是唱又是跳。”

“咳,什么用词?长辈们都在呢。”沈恪干咳一声道。

大伙都笑了起来。

白映安牵动唇角跟着笑了笑,随即低头闷闷地吃起了早餐,想到昨晚她就郁闷得不行,那么好的机会居然就错过了。

她明明很努力地在等南宫宸出来的,结果还是撑不住地睡着过去,都怪她自己太没用了。

“嫂子,你的手怎么了?”朴恋瑶眼尖地发现白慕晴食指上贴着止血贴,如是好奇地问道。

白慕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笑笑道:“没什么,昨晚不小心被玻璃划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感觉好像有一股摄人的视线从主位上投射过来。是老夫人?南宫宸还是白映安?她不知道,也不敢抬眼去直视,只能低头吃起了早餐。

“怎么会被玻璃划伤?”沈夫人讶然地开口道:“昨晚我听到有玻璃炸裂的声音,难道是从你们房里传来的?”

“是的,大姨。”林安南道:“不知道怎么回事,玻璃窗突然爆了,慕晴在收拾的过程中不小心被划了一下。”

“呀,划得严重么?”

“不严重,就是一点点破皮。”白慕晴慌忙摇头:“是安南太小题大作了,非要我把伤口包起来。”

“小伤也是伤,当然要包起来了。”朴恋瑶说:“况且下午我们还要去爬七星山呢,很容易有细菌感染伤口。”

南宫宸突然从椅子上站起,道:“你们慢慢吃吧,我吃饱了。

“这么快?”老夫人打量着他:“怎么吃这么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有……阿嚏……。”南宫宸刚离座便打了个喷嚏。

“看,还说没有,一定是昨晚落水的时候感冒了。”老夫人心疼道路。

白映安跟着从餐桌上站起,抽了张纸巾给南宫宸后打量着他关切道:“昨晚不是给你泡过预防感冒的药了么?你喝了没有?”

南宫宸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只说:“只是有点鼻塞,并没有感冒。”

“鼻塞不就是感冒的前兆么?,要不我陪你去看下医生吧。”

“不用了,我好得很。”南宫宸拍了拍她的肩,轻柔地将她推回椅子上坐下:“别管我了,赶紧吃完早餐出发吧。”

说完,他转身往餐厅门口走去。

他为什么会感冒,大概只有林安南和白慕晴心里明白了,不过此时的他们谁也没有开口吱声,而是埋着头吃早餐。

林安南给白慕晴夹了一块培根,柔声道:“多吃点,下午爬山很累的。”

“谢谢。”白慕晴稍稍松了口气,只要林安南没有往心里去就好。

******

上午全家一起去附近的小岛休闲游玩了一圈,中午在岛上吃过海鲜,便坐轮渡回酒店休息了。

七星山是个看日出日落的绝佳好地方,日出太早没人愿意去,只能选在下午看日落了。

白映安会选择上七星山并将爬山时间定在下午,自有她的目的,而向来不爱爬山的朴恋瑶会一口赞同爬山东看日落,目的自然也不纯。

七星山离度假村有十多公里的山路,属于新开发的旅游景点,所以目前的游客并不多。

长辈们自然不会去七星山冒险,只能留在度假村里看海休闲了,沈心看他们成双成对的自己却孤身一人,觉得没意思也留在了度假村。

午休过后,一行人三辆车准备出发往七星山。

上车时,白映安对南宫宸道:“大少爷,你午休没睡好,可以上车眯一下,这么短的路程让我来开就行了。”

南宫宸看着她,随即点头浅笑:“好。”说完绕到车子的另一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虽然只有十多公里的路程,但从出了度假村不久便是开始上坡,好在路况还不错,新修的水泥路,弯度也不是很急。

将车子停在半山的七星山大门,四周的人和车都不算多,白映安去售号口换了票后冲大伙招手:“各位,现在一路游玩着上到山顶,刚好能看到日落。”

从大门口这边上去需要越过两个山头,大家一路走走停停,吃吃当地的特色山水豆腐花和解暑糖水。不过虽然一路休息,娇贵的白映安还是好几次都差点没坚持住放弃了。

为了自己的目的,她不得不咬牙挺住。

她无意间地看到白慕晴和朴恋瑶有说有笑,一点都不觉得累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些窝火,为什么就只有她累成狗一样呢?

南宫宸见她累得走不动路,递给她一瓶矿泉水微笑道:“坚持不下去了么?要不要放弃?”

“啊?”白映安怔了怔,放弃?不,她当然不会放弃!

*

明天是或许会出真相,会防盗,老规举凌晨两点的更新不要看,第二天上午九点会修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