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野外犯病 钻满加更~/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我一定可以坚持到山顶的。”她将身体往南宫宸的身侧溺了过去,娇柔地微笑:“如果能有个人背我上去就好喽。”

南宫宸扫量着她一眼:“如果我把你背上去了,估计就没力气下来了。”

“也是。”白映安冲他微微一笑:“跟你开玩笑的啦。我哪舍得让你这么累,况且你身体还不是很好。”

白映安的话还没说完,却见前方不远处的林安南已经背起白慕晴往山上走去。

而朴恋瑶则在那里插着腰。冲着山上的沈恪大呼小叫:“喂!沈恪!你给我下来,我也要像嫂子一样背着上山!”

沈恪学着她的样子双手插腰,大言不惭道:“我还想被人抬着上去呢?想要我背?来追我啊?追上了就背你!”

“好你个沈恪!最好别让我抓到!”朴恋瑶嚷嚷着往山上追去。

白映安转身正想撒个娇让南宫宸也背她一下,南宫宸却已经从她身边越过,往山上走去。没见过比他更不懂风情的人了,白映安撇了撇嘴,不情不愿地迈步跟了上去。

趴在林安南的前上,白慕晴有些不好意思道:“你还是把我放下来吧,我一点都不觉得累。”

“不,我喜欢背着你。”林安南道:“我现在是恨不得将所有的方式拿出来疼你,你就让我背一下吧。”

“可是这样你会累惨的。”

“累惨了更好,这样咱们就能留在这里过夜了,多浪漫!”

白慕晴知道他最近都在掏尽了心思对自己好,甚至比以前跟他交往的时候还要贴心,可是这样的林安南让人很不习惯。

是因为怕她后悔,怕她离去。所以才那么争迫地想要对她好么?

“慕晴,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种感觉你会离开我。”林安南轻喘着气说。

白慕晴搂紧了他的脖子,动容地安抚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这么做的。”

“真的吗?”

“当然。”白慕晴看着他的侧脸:“你不是一直都说相信我的人品么?什么时候变得不相信了?”

林安南想了想。苦笑摇头:“不知道,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婚前恐惧症吧。”

一行人走走停停到达山顶的时候,太阳果然快要下山了。

大家排成一排坐在观光台上,看着日东一点一点地在天际下沉。

日落西山后,紧接着便是天色渐晚,山上的人开始陆续下山。

下山的时候,朴恋瑶突发奇想道:“不如我们来比塞下山怎么样?看谁最先下到山底。”

“好啊,输的人今晚讲客吃宵夜。”沈恪笑盈盈地附和了一句。

白慕晴一听说比赛,忙道:“还是不要了吧?你们可是男人诶。”

“这样吧,算男人的成绩,女人的成绩忽略不计。”朴恋瑶说。

“这样还差不多。”白映安点头,随即转向南宫宸,望着他笑盈盈道:“宸,你是大哥,一定要赢哦。”

“必当尽力。”南宫宸冲她关切道:“下山的时候注意安全。”

“知道。你们也要注意安全。”白映安美滋滋的,南宫宸还是很关心她的嘛,虽然勿冷勿热,但能在必要时候关心她一句,她已经很满足了。

朴恋瑶的这个提议很好,这一刻的她,开始满心期待着计划快点成功了。

林安南将白慕晴拉到一侧,在她耳边叮嘱道:“下山的时候尽量离朴恋瑶远一点,还有,注意安全。”

如果不是有任务在身,他是肯定不会把白慕晴留下来跟白映安在一起。

“放心吧,朴恋瑶要对付的是白映安不是我,我安全得很。”白慕晴道。

林安南想了想:“虽然白映安不是什么好鸟,但她不敢伤害你。你和她一起坐缆车下山就行了。”

“知道啦,人家都在等你了,快去吧。”白慕晴用下颌指了一记不远处的众人,林安南这才迈步往人堆走去。

一转眼的功夫,三个男人便没影了。

三个女人也相继下山,白映安和白慕晴不和,自然不会有交流,朴恋瑶作为中间的调和剂,一会在这个身边晃悠一下,一会又在那个眼前晃悠。

穿过一片崖石林的时候,白映安趁二人不注意,快步往通往缆车站的小道走去,坐缆车下山了。

白慕晴担心朴恋瑶会使什么阴谋,刻意避开她,兀自一人往山下走去。

虽然这里的山有点高,但她确实没觉得有多累,反而迷恋起了独自走在山林里的感觉。一个人,听着好听的鸟鸣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这种安静又祥和的感觉,她已经太久没有感受过了。

直到天色渐晚,气温渐低,她才惊觉到自己该坐缆车下山了。

“姑娘,马上就要下雨了,赶紧坐车下山吧,最后一班缆车是七点。”一位好心的挑货工一边匆匆往山下赶一边提醒道。

白慕晴怔了怔,环视一眼四周,原本就不多游客的山上此时已是空无一人,再抬头看一眼天际,果然已经是乌云密布,甚至还伴有轻微的雷声。

虽然已经下到了半山,可万一下雨了,她就算身上有伞,天黑路滑被困在山上也很危险啊,如是匆匆往最近的缆车站走去。

山上的小路错综复杂,她一边往下走一边寻找缆车站台。

*****

朴恋瑶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感觉时间差不多后,拿出手机拨通南宫宸的电话号码。

山上没有信号,她算了算时间,这个时候南宫宸应该已经到达山脚了,手机也应该能通才对。

果然,他的手机通了,而且很快便被接通。

南宫宸一接通电话,她立刻用一种很焦急的语气道:“表哥,不好了,表嫂她没有和我们一起坐缆车下山,现在快下雨了,她身上又没伞……。”

“哪个表嫂。”南宫宸打算她。

“大表嫂,大家都上山找她去了。”朴恋瑶哽了一下,才道。

南宫宸点头:“她走哪条道下来?”

“应该是我们刚刚上去的那条道,可是天黑,我怕她找不着下山的路,手机又没有信号,怎么办啊?”

“别着急,我上去看看。”南宫宸挂断电话。

朴恋瑶收了电话,冷笑一声后回后缆车下站地,因为是最后几班缆车,客人极少,等了片刻后,她一眼就看到赶上最后一班缆车下来的白慕。

她咬了咬唇,急匆匆地迎上去道:“表嫂,不好了,大少爷在山上一直没有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回事?”白慕晴心里突了一下:“宸少他不是跟安南和沈少一起下山的么?”

“不知道啊,他们两个都已经上山找人去了。”

白慕晴拿出电话拨了一遍南宫宸的号码,电话显示无法接通,应该是没有信号。

朴恋瑶兀自在一旁边焦急:“怎么办,表哥原本就有些感冒,马上就要下雨了,万一淋雨发烧,又找不到下山的路就惨了,他肯定会发病的。”

白慕晴收了电话,转身便往上山的路上跑去。

“表嫂,你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去!”朴恋瑶冲着她的背影喊了几声,看着她走远后才停下,那抹邪肆的笑容重新浮上嘴角。

还剩下白映安没有搞定了,朴恋瑶轻吐口气,开始四处寻找起白映安的身影,她一边寻找白映安一边给沈恪打电话。

电话接通后,那头立刻传来沈恪开怀的声音:“怎么了?亲爱的。”

“你在哪呢?怎么还没有看到你?”她一边环视着四周一边问。

沈恪讶然地低呼一声:“我人都快回到度假村啦!”

“什么意思?你怎么不等我自己跑了?”

“我以为你坐缆车下来后自己先回度假村了,你等一下,我这就回去接你。”沈恪说。

朴恋瑶正要说好,眼角的余光看到白映安正在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正在往停车场走。她语气一转,道:“不用了,我跟嫂子她们回去就好。”

“那行,你们赶紧下来,一会下了大雨路没那么好走。”

“嗯,我知道了,拜。”她亲热地扔给沈恪一个隔空吻后,挂上电话迈步往停车场走去。

白映安坐在驾驶座上刚打着火,便看到朴恋瑶正在快步往自己跑来,如是伸出头冲她微微一笑道:“恋瑶,原来你也还没走啊?我以为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呢。”

朴恋瑶用急匆匆的语气道:“不好了,嫂子,表哥不见了……。”

“怎么回事?”白映安脸色一紧,推开车门跨了下来。

“不知道啊,大家都下来了,就只剩下他还没有下来。”朴恋瑶‘急’得剁脚:“怎么办啊?天很快就要下雨了,表哥身上没伞,万一表哥被淋感冒了,肯定又会发病的。不知道他出什么事了,不会是被困在山上了吧?”

“怎么会这样?”白映安也跟着急出了泪花:“沈恪他们呢?他们怎么没有跟大少爷一起下来。”

“他们早就下来了,现在又回到山上找人去了。”

“不行,大少爷他一定是遇到危险了,我要去把他找回来……。”白映安抹了一把眼里急出的泪水,转身往山林的入口处急冲而去。

看着她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入口处,朴恋瑶唇角一弯,露出满意的笑容,终于把一切都搞定了!

心想,今晚就委屈你们在这里住一晚吧,明天一定会有全新的生活等着你们去面对。

她的转步一转,代替白映安坐入驾驶室内,然后合上车门。

白映安隐在上山的入口处,眼看着朴恋瑶上了车子,车头微微一转往山下的方向驶去。同样唇角一弯,露出一抹得逞的微笑。

朴恋瑶打算把车开走,因为她猜想白映安大概再也没有机会开这辆车了,直到车子转了停车场驶入下山的道路,她才惊觉车子有些不对劲。

车子刹不住,她的脸色瞬间慌了,惊恐的尖叫随着车速的急速加快而嘹亮。

直到这一刻,她才惊觉自己上当了,上了白映安的当!

“死贱人,你以为我还会上你的当吗?真当我白映安是任你揉搓的蠢货一只吗?”白映安冲着车子消失的方向嘲讽地冷笑。

朴恋瑶,她太高估她对南宫宸的感情了,太高估她的胆量了,即便南宫宸是真的不见了。眼下天黑雷鸣的,视线又不好,她哪来的胆量上山找人?

虽然她不知道朴恋瑶骗她入山的目的,但很显然,这是一个阴谋,幸好的是……这个女人抢先栽在了她的跟面。

也就是说,在今天这场战争中,她白映安赢了!

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拨通许雅容的电话,电话那头的许雅容和她一样焦急,问道:“事情进展得怎么样?”

“很顺利。”白映安笑了。

“那就好,她现在怎么样了?”

“不知道,估计死定了吧。”白映安得意地笑着:“妈,你真是挑了个好地方,这里的山路很适合送她上路。”

“嘘……。”许雅容忙制止她:“小声点,别让你听见了,你先顾好自己,咱们以后再详聊。”

白映安却掩饰不了自己的兴趣,依旧兴致勃勃道:“妈,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有人给我使拌了,我终于安全了。”

“嗯,妈妈知道,咱们终于熬过来了。”电话那头的许雅容同样激动:“咱们担惊受怕了这么久,现在总算可以睡个好觉了。”

这个时候有雨点从天上飘了下来,白映安摸了一把头顶:“妈,我先不跟你说了,我得赶紧赶回度假村去,再晚就没车了。”

“好,赶紧回去吧,自己小心点啊。”

“知道啦,我会小心的。”

白映安挂上电话,深吸口气后,迈步往大门口的方向走去。

雨水越下越大,她快走走到一辆正在等客的出租车旁,拉开车门坐了上去后冲司机大叔道:“麻烦到度假村。”

大叔一脸无奈地冲她耸耸肩:“小姐,告诉你一个非常让人郁闷的消息,前面一公里处的急弯上出了车祸,我们一时半会走不了了。”

白映安心下一喜,扭头看向他,表面上却一脸惊疑:“你怎么知道?”

“一位刚从这里下去的同行说的,也被赌在那里了。”

“啊?车祸严重么?死人了没有?”

“不知道,据说挺严重的,车子整个都被撞翻起火了。”

“噢……这么严重,那司机肯定死定了。”白映安低呼,一脸同情。

“唉,肯定是看到下雨了,担心遇到山体滑坡才会拼命往山下赶的。”司机大叔摇摇头:“早知道我就不来这一趟了,搞得现在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走。”

“没事,应该很快就会有拖车过来清场的。”白映安心情大好地安慰起司机大叔来。

司机大叔打量着她,一脸疑惑道:“小姐,你不着急下山么?我看你好像一点都不急的样子。”

“我……。”白映安呵呵一笑:“我天生乐观派嘛,反正急也没有用对吧?

雨越下越大,白映安扫了一眼外面的雨幕,道:“司机大叔,你就让我在你车上避一下雨吧,等下了山我会翻倍付你钱的。”

“付钱倒是不用,反正我一个人等也是等,两个人等也是等。”司机大叔唉声叹气:“就是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疏通道路,我还得赶回去给我儿子做饭呢。”

折映安倾耳听了一下:“我好像听到有警笛声响了,应该很快就清理好路面。”

山下果然传来一阵由远而近的警笛车,还有救护车的声音,白映安的心里更激动了,恨不得让司机载她去现场看看朴恋瑶究竟是怎么个死法。

*****

白慕晴还没有来得及找到南宫宸,雨就开始下起来了,天也越来越暗了。

她一边往山上走一边使劲地呼喊着南宫宸的名字,然后回应该她的除了雨声便是雷电。她手上撑着伞,可身上的衣服还是被打湿了,四周一片昏黑,她怕自己再不下山会被雷劈死,会被野兽吃掉。

有点理智的人,这个时候也应该掉头下山的,可她却始终无法调转脚步往下走,反而加快了上山的步伐。

她突然想起自己背包里面好像有准备小电筒,如是将包放了下来,摸出的小电筒。前面的路终于亮堂了许多,也给了她一些继续往前的信心。

然而前面的路更难走了,全是崖壁山路,耳边隐约传来一些不知名的野兽声,她越往前走心里越害怕。

她停下脚步,几乎是崩溃地喊了一声:“南宫宸!你在哪啊?!”

山崖对面传来她的回声,那声意被四周的环境过滤得阴森瘆人。

就在她想要放弃往前,调头逃离这个鬼地方的时候,崖壁内侧突然传来一声奇怪的闷哼声,白慕晴被吓了一跳,转身便逃。

她跑了几步,脚步突然一顿,转回身来顺着声音的来源处走了几步,然后将手电筒的光线对了上去。

光线对上一个黑色的身影,她怔了一怔,是南宫宸?居然真的是他?

此时的南宫宸正蜷缩着身体躺在山崖边上,身上早已湿透,身体正在瑟瑟发抖着。

白慕晴心头一紧,这症状……是发病了么?

她飞奔着冲过去,一只手将雨伞罩在他的身体上方,另一只手使劲地去扶他的身体,一边情急道:“宸少,你怎么会在这里?你的药呢?药带了没有?”

她将雨伞放在地上开始在他身上找药瓶,然而他身上除了手机钱包外根本没有药。

糟了,他没带药,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宸少,你先忍着,我扶你到那边没雨的地方去。”白慕晴找不到药,只好使出全身的劲儿将他挪到前面那扇石檐下。

石檐虽然不是很宽敞,但可以勉强躲雨。

将南宫宸挪过去后,白慕晴又跑回去将雨伞拿过来,挡在南宫宸身体的外侧,不让雨水飘到他身上。

没有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跪坐在他身侧手足无措。

“宸少,你告诉我……我可以为你做什么?”看着他痛苦得在地上颤抖的样子,她心疼地问道。

这里什么都没有,没被子,没床,甚至连干的衣服都没有……。她伸手在南宫宸的额头上摸了一下,还好没有发烧。

无奈之下,她又从包里拿出自己的矿泉水:“宸少,要不你喝点水吧,也许会好受些。”

南宫宸没有搭理她,也没有说要或者不要,白慕晴如是伸手去扶他的身体,试图将他扶起来喝水。

南宫宸却在这个时候突然激动地扑向她,一把将她推倒在旁边的墙上,白慕晴的后被着墙,痛得她倒吸口气。

不过她并没有在意,而是扑上去一把将南宫宸抱住,心急如焚地嚷道:“宸少,你冷静一点,旁边都是石头别弄伤自己。”

南宫宸一把将她的手腕从自己身上抓了下来,使劲地捏着她的手腕,瞪着她冷声道:“你这是在关心我么?”

白慕晴愣了一下,本能地点头:“我当然关心你了,你可是我姐夫啊。”

“是么?那你让我咬一口试试?”他将她的手腕拽了过来,白慕晴慌了一慌,没等她做出反应南宫宸便一口咬了上去。

“啊……。”她咬着牙低呼,疼得她冷汗冒了下来,手腕不自觉地开始挣扎扭动起来,试图从他的牙齿下挣开。

然而不动的时候痛,一挣扎起来更痛,她只好停止了挣扎,咬着唇,任由着泪珠滚落下来。

南宫宸突然低吼一声,松开她的手腕后,激动地将她掀往在石壁上。肩膀被重重的一击,加上刚刚后背的那一撞,还有手腕上的鲜血淋漓,白慕晴只觉得头晕眼花。身体一软,栽倒在地上。

她一动不动地躺在墙角,手腕有源源不断的血水在往外溢出。

看着她不动后,南宫宸幽幽地从地面上坐起身子,借着手电不算强劲的光茫。隐约可以看到她那用硅胶贴膜贴住的手腕,右手无名指上大得不同寻常的钻石戒套……。

他原本痛苦焕散的视线一点一点地凝聚成一抹冰冷的光茫……。

*****

林安南一把将白映安推到墙角,手指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咬牙切齿地瞪着她:“我答应帮你做的事情已经做到了,你答应我的呢?”

白映安被他掐住脖子,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她一边挣扎着一边情急道:“我……想她一定是被朴恋瑶骗到山上去的,我也根本没想到朴恋瑶会用同样的谎言欺骗她,我以为她只是想对付我,没想到……。”

“如果慕晴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绝不饶你。”林安南恶狠狠道。

刚刚大伙在半山腰找到白慕晴和南宫宸的时候,两人都晕过去了,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从白慕晴手腕上的伤口可以看出南宫宸患病了,是在山上犯的病!

这一点让林安南很不安,也白映安心里充满了不安。

“你……你别激动嘛,医生不是说了么,她只是昏倒了……并没有什么大碍。”白映安吞了吞口水:“而且……林少,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而是南宫宸和白慕晴他们昨晚到底经历了什么,南宫宸……有没有发现什么。”

“你就只会想到你自己的利益!”林安南气结地将她甩开。

白映安用手抚摸着被他掐疼的脖子,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不服气道:“什么叫我的利益?这难道不是林少你的利益么?现在我们谁也不知道南宫宸昨晚到底有没有发现什么,假如发现了,你觉得你还能继续拥有白慕晴吗?你想得美!”

林安南当然明白这一点,所以才会更生气了:“如果你帮我看好慕晴,她又怎么会上朴恋瑶的当跑到山上去?又怎么会和南宫宸在一起?如果南宫宸昨晚发现了什么,那也是你一手造成的。”

“我……好,就算是我造成的好了,可是现在是追究这个的时候么?”白映安没好气道:“朴恋瑶那个女人生死不明,南宫宸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发现些什么,这些事情已经够我头疼了,你能不能别再因为她身上的一点小伤指责我?”白映安的手指一挥,指住床上的沉睡中的白慕晴。

“小伤那是因为她幸运?如果她……。”

“够了!”白映安突然打断她,然后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床上的白慕晴,她的手臂在微微动弹。

林安南看到白慕晴有醒来的迹象,忙走上去,细细地观察着她的变化。

白慕晴睫毛颤动得越来越频密,头颅也在不安地转动着,仿佛正在忍受着什么痛苦的煎熬。

“慕晴,你没事吧?”林安南握住她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掌。

白慕晴粗喘了几下后,蓦地从床上坐起:“大少爷……!”

惊叫声中,她睁开眼,当她看到一室的熟悉和眼前的林安南时,大脑一时间有些缓不过神来。

“慕晴,你别怕,现在没事了。”林安南抚摸着她的发丝安抚道。

白慕晴终于将视线缓缓地转向他,问出的话却是:“大少爷呢?他怎么样了?他有没有事?”她突然激动起来,双手抓住他的手臂:“他是不是出事了?你快告诉我啊!”

他淋雨了,他发病了却没有药……他一定是出事了!

林安南被她的反应刺痛了一下心脏,怎么也没想到她醒来后第一个想到的不是他也不是她自己,而是南宫宸!

他轻吸口气,将她受伤的手掌从自己的手臂上拿了下来,道:“你放心,他没事,小心弄到伤口了。”

白慕晴丝毫没有理会自己的手腕,盯着他不愿置信地问道:“真的吗?他真的没事?”

林安南耐心地点了点头。

一旁的白映安终于忍无可忍地冲过来,顺手拎了桌面上的包包往她头上砸了过去,气愤填鹰地骂道:“死贱人!你还有完没完啊?南宫宸有没有事跟你有关系吗?需要你去过问吗?你给我惦量清楚自己的身份!”

她抓过桌面上的花瓶又要开砸,林安南腾地从床上站起,掐住她的脖子恶狠狠地威胁道:“你敢砸一下试试?我立刻带你去见南宫宸!”

白映安被他眼底里冷戾震慑了一下,态度瞬间软了下来。

她将花瓶放回桌面上,深吸口气,盯着盯头沉默的白慕晴:“好吧,我暂且放过你,等这件事情过后我……我再跟你慢慢算帐。”

说这话的时候,她偷偷瞅了林安南一眼,说得有些发虚。

白慕晴根本没有心思看她发疯,她在努力地回想着昨晚的一切,昨晚南宫宸发病了,她上去帮忙,后来被他咬了手腕还被他使劲地推撞到墙壁上,再后来,她就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

她不自觉地抬起自己受伤的手腕,上面已经用纱布包好,也不是那么的疼了。

“你说,昨晚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南宫宸有没有发现你的身份?”稍稍冷静些的白映安终于想到了来这一趟的正事,如是含恨地盯着她问。

这个问题也正是白慕晴自己正在迷惑的,她又抬起自己的另一只手腕,还好,上面的硅胶贴膜还在,戒套也在,南宫宸应该没有发现才对。

和南宫爱的人一起旅行,她当然不能像平时一样只靠着穿长袖来掩盖自己手腕上的牙印子。好在这种硅胶贴膜跟她的肤色很接近,贴在手腕上不认真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

她将手掌放了下来,轻声说:“我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发病中,我刚把他扶到崖壁下躲雨他便突然躁动起来,一口咬在我的手腕上,又将我推到石壁上撞了一下,然后我就昏过去了。”

白慕晴说得一点都不害怕不惊恐,白映安却光是听着就头皮一阵发麻起来,想起南宫宸发病的情景就害怕。

“后来发生了什么?”白慕晴抬头望着林安南。

他们是怎么下山的,又是什么时候被找到的,她居然一点都不知道了。

“后来是那里的安保人员发现了你们,然后联系上我们的。”林安南说。

白慕晴点点头,不说话了。

白映安扫了一眼她的手腕不确定地问道:“你确定南宫宸没有发现吗?”

“我不确定。”白慕晴摇头:“但我知道他发病的时候是几乎没意识的,所以才会胡乱伤人。在那么痛苦的情况下,我想他应该也顾不上去怀疑什么。”

“那就好。”白映安放心地点了一下头:“我先回去看着他了。”

白映安回到自己的房里,南宫宸已经醒过来了,正靠坐在床头上用摇控器扫台看电视。

白映安怔了怔,忙迈步走上前去打量着他关切道:“大少爷你什么时候醒来的?怎么样?身体还舒服么?”

南宫宸侧过头来看着她,眼底有着看不懂的情素。

白映安心里慌了一慌,心想着他不是已经发现了吧?不然为什么会用这种陌生的眼神看她?

她张了张嘴,一时间下一句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南宫宸却在这个时候冲她微微一笑,用无比温柔的语气问她:“刚刚去哪了?”

看到他脸上的微笑,白映安总算是松了口气,眉眼一弯也跟着笑了:“我看你睡得熟,就去看看慕晴了,毕竟昨晚是她救了你。”台讽华号。

“她怎么样了?”南宫宸依旧笑得一脸无害。

“她也是刚刚才醒来,手腕被你咬伤了,不过已经没有大碍了。”白遇安走到饮水机前倒了杯水,体贴地喂到他嘴边说:“昨晚听说你没有下山,我们大伙都被吓坏了,大家一起上山去找,没想到被慕晴找到了。”

“是么?”

“嗯,万幸的是你们俩都没事了。”白映安将双手挂上在他的脖子,笑盈盈道:“以后咱们出门的时候再也不要分开行动了,真的好危险。”

“嗯。”南宫宸浅笑:“再也不会有下次了。”

白映安心情大好地倾身在他的唇上吻了一记:“我去告诉奶奶也们你醒过来了,省得她们担心。”

“去吧。”南宫宸松开她。

出了这样的事情,大家也没心情玩了,个个都心情沉闷地坐在一楼客厅里。

林道然一直很好奇南宫宸的病情究竟严重到什么地步了,环视一眼大伙小心翼翼地问道:“宸经常这样犯病么?”

林夫人忙用手肘在她的手臂上撞了一下,冲他使了个眼色。

南宫宸的病向来是老夫人的禁忌,也从来没有人敢过问的。

果然,老夫人的脸色微沉,明显有着不悦的神情。

刚好在这个时候,白映安从楼上走下来,告诉大家南宫宸醒来了,听到南宫宸醒来的消息老夫人终于松了口气。

她每一次都那么担心,是因为南宫宸多一次犯病就多一次危险,而且很有可能在犯病的过程中再也醒不过来。

特别是在三十岁的这个坎上,南宫宸的每一次犯病对她都是一种煎熬。

老夫人坐在南宫宸的床前,打量着他一脸心疼道:“好好的一场旅行结果搞成这样,真是。”

“对不起,奶奶,让你担心了。”南宫宸扫视了一眼众人,道:“大家也都回去休息吧,我已经没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