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二人世界/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恪还没有回来,我也睡不着啊。”沈夫人担忧道。

“沈恪怎么了?”南宫宸问。

“恋瑶一直没回来,他和沈心一起回去找她去了。”沈夫人唉叹一声:“早知道那个什么七星山那么危险,就不让你们去了。”

“就是啊。明明说好来这里休假的,结果简直就是来受罪。”老夫人责备地横了白映安一眼,白映安忙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把七星山列入计划中的。”

沈夫人的手机突然响了,她迅速地拿出手机摁了接听键,紧接着便是脸色一凝,放下电话后对大伙颤声道:“沈心打电话来说恋瑶出事了,正在柳城第一人民医院内抢救。”

“什么?”众人惊呼,面面相视着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要急救?”

“说是出了车祸,很严重。”

“怎么会出车祸?”白映安走过来,拉住沈夫人的手情急道:“姑妈,你没听吧?恋瑶她不是一早就下山了么?怎么会……?”

“我也不知道啊,沈心什么都没说。”

“你们都别慌,还是让我先过去医院看看再说吧。”南宫宸说着便要从床上下来,白映安走上去制止道:“大少爷你身体还在虚弱中,还是我和姑妈过去看看吧。”

老夫人也附和着说:“对呀,宸,你就别折腾了。让你姑妈姑父过去看看怎么回事就好了。”

南宫宸想了想,点头同意了。

他的目光一扫,落在白映安的身上,似有意又似无意:“映安,恋瑶怎么会出车祸。你和白慕晴不是和她一起下山的么?”

白映安早就做好了应付大家的准备,忙道:“我们下山的时候走散了。”

为了不让大家提出更多的疑问,白映安挽着沈夫人的手臂边往外走边说道:“姑妈,我们赶紧过去看看吧,看看恋瑶伤得怎么样。”

沈氏夫妇和白映安,三人一起赶到医院的时候,朴恋瑶已经从急救室转到加护病房去了。一见到沈家兄妹,白映安便立刻上前追问:“怎么样了?恋瑶怎么会出车祸?伤到哪了?”

沈心看了一眼痛苦地埋首坐在椅子上的沈恪,又看了看父母,压低声音道:“医院说嫂子严重伤到脑部,还有左腿骨折,目前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而且以后很有可能会残疾。”

“啊,这么严重!”沈夫人痛心地低呼。

白映安则顿时觉得失望不已,这么严重的车祸都没能让她当场死掉。真是苍天无眼!

刚刚坐出租车下山的时候她明明看到那辆车子被烧成了废铁,当时她还在心里美美地想,这么严重的车祸,朴恋瑶肯定被烧成灰了。

虽然现在还没能度过生命危险,可万一她活过来了呢?到时一定会直接跳出来指认她是杀人凶手的吧?

况且朴恋瑶残废了,对她没有丝毫好处,反而更容易激发这个女人的仇恨,让两人之间的战争变得更加白热化,更加残酷。

她轻吸口气,问道:“那医生有没有说,她活下来的几率有多大?”

“这倒没说。”沈心一脸后怕道:“听说是嫂子的车子撞在崖石上后翻转,幸好没多久就有后车跟上,并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她从车厢内救出来,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我下山的时候看到有一辆车子着火了。没想到居然会是恋瑶的车。”白映安低喃着说。

上山的时候,白映安以七星山路不好走为由统一租用了度假村的越墅车,不然事情怎么也进展不了那么顺利啊。

不,这还不够顺利,她要的是白映安死!

她扶着沈夫人走到椅子上坐下道:“姑妈,你也别太担心了,嫂子会好起来的。”

“嗯,希望会好吧。”沈夫人道。

听说朴恋瑶出了车祸,白慕晴第一个想到的便是白映安,当她把这个疑问问出口的时候,白映安气得差点撑掴她,怒道:“请你说话注意点,让人听到还以为真是我干的呢。”

白慕晴睨着她:“我只是想提醒你,做事别太过火,否则最终吃亏的是你自己。”

她知道白映安心狠手辣,但没想到她居然连人命都敢不放在眼里,如果朴恋瑶死了,那么她不就成了杀人犯了么?

“谢了,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白映安说完调头便往楼下走去。

白慕晴迟迟没有下楼去吃早餐,不是因为不饿,而是因为害怕见到南宫宸。虽然已经可以确定他并没有发现异常,但昨晚毕竟是她救了他,这是最不应该的啊……!

她磨蹭了许久方才往楼下走去,原本南宫宸已经吃过早餐去医院或者回房休息去了,没想到刚走到楼梯口便遇见了他。

看到他的身影,她本能地将手腕往后一缩,冲他礼貌地招呼道:“宸少,早上好。”

她这个细微的小动作自然没有逃过南宫宸的眼睛,他在心里暗暗嗤笑,随即用尖锐的目光睨着她:“昨晚是你救了我?”

白慕晴脑袋一空,点头:“嗯,碰巧被我找到你了,不过也算不上救,毕竟什么都没有帮到你。”

“可是你却被我咬伤了。”南宫宸突然伸出手掌,一把抓住她受伤的手腕举高一线,打量着上面的伤口:“听说咬得很严重,骨头都露出来了。”

白慕晴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本能地扭动手腕挣扎起来,一边呵呵干笑道:“没那么夸张啦,而且早就不痛了。”

没错,这次比前两次咬得深咬得疼,经过一夜虽然好些了,但此时被他这么用力一抓,疼痛的感觉瞬间又袭击而来。

疼痛使她额角渗出一抹细密的冷汗,她迫切地想要挣开他,却无论如何都挣不脱。甚至于……白色的纱布上已经渗出了红色的血渍。

南宫宸不是没有看到纱布上的血渍,唇角绽放出一抹淡不可见的冷笑,随即手掌一松,看着她迅速地收回手去。

“不管怎么说,昨晚谢谢你。”

“不用谢,我先下去了。”白慕晴转身便往楼下走,

“等等。”南宫宸叫住她。

白慕晴脚步一顿,扭头望着他:“宸少还有什么事?”

南宫宸往前两步,重新站到她面前,目光同样锐利得瘆人:“恋瑶出车祸了。”

白慕晴身体再度一僵,他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用这种语气告诉她这件事情?

已经过去一夜了,她还会不知道朴恋瑶出车祸的事情么?需要他来告诉她么?

“我知道,我正打算去医院看看她。”白慕晴说。

“我很好奇,你和她是一起下山的,为什么只有她出事了?”

“我也不知道,是她告诉我你不见了,我才会回到山上去的,其间发生过什么我至今仍然不是很清楚,昨晚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度假村里了。”

南宫宸沈视了她半晌,才淡淡地吐出一句:“既然是一起下山的,就应该互相关照不是么?”

他这是责备她没有照顾好朴恋瑶么?只是责备么?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还好。

白慕晴暗暗松了口气,她就怕南宫宸会怀疑是她对朴恋瑶下手。

“是我没有照顾好她,对不起。”她揉着疼痛的手腕,冲他欠了个身后转身往楼下走去。

身后,南宫宸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唇角那原本淡不可见的冷笑一点一点地加深了,直达眼底。

******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大家也没心情度假了,下午大伙便开始打道回家了。

除了沈恪和朴恋瑶临时赶过来的亲人留在医院守护外,别人都回了宾城。

朴恋瑶毕竟只是个外人,即便是出了车祸对南宫家也起不到多少影响,倒是南宫宸的再度发病让老夫人发愁不已。

何姐看到老夫人唉声叹气的,给她倒了杯茶,好声安抚道:“老夫人,您就别担心了,等过几天朴小姐的病情稳定些,转回C城来治疗,肯定会好起来的。”

老夫人接过茶杯轻啜一口,摇头:“不,我不是担心她,我担心的是宸。”

“大少爷?”

“嗯。”老夫人放下茶杯,台头看着她问道:“你告诉我,宸这个月是第几次犯病了。”

“第三次了。”

“三次。”老夫人苦笑:“以前他一个月最多两次的,可现在都还不满一个月呢,就已经三次了,你说……。”

老夫人突然脸色凝重地问道:“你说会不会跟那个传言有关?宸会不会真的熬不过这个坎?”

“不会的,老夫人,一定不会的。”何姐耐心地安抚道。

二人的交谈声音被突然传来的脚步声打断,老夫人看着从大门口走进来的白映安,问道:“宸呢?你们不是一块回来的?”

白映安走了过来,恭敬地答道:“大少爷说他公司有急事,到公司去了。”

“都已经是下班时间了,还去公司?他这么拼命究竟是为了什么?”老夫人一想到南宫宸的身体居然还跑去加班,心里就恼火。

“他一定要去,我劝都劝不住。”白映安说。

老夫人看着她,语气突然缓和了不少,甚至带着些许无奈道:“映安啊,宸身体越来越差你也看到了,以后帮我多劝劝他,别总顾着工作了知道么?我的话他听多了,根本听不进去,反倒是你的话他有时候会听一些啊。”台岁医扛。

白映安在心底苦笑,她的话南宫宸会听?他听的是白慕晴的,不是她!

不过难得看到老夫人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白映安心里还是有些受宠若惊的,她点头满口应允着:“奶奶,您放心,我会好好劝着大少爷的。”

“好,会心疼他就好,上楼去吧。”老夫人冲他挥了一下手,白映安便转身往楼上走去。

*****

直至回到家,白慕晴才终于松了口气。

她转过身去,望着林安南微道:“我们这样算不算是过关了?”

林安南点头,上前一步抱了抱她:“没错,我们过关了,

虽然过关了,可是……一想到至今天仍然没有脱离生命危险的朴恋瑶,白慕晴脸上的表情瞬间凝重下来,满脸同情道:“不过恋瑶这场出祸出得太惨烈了,想想都觉得……。”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

“你同情她?这么快就忘了她一路都在设计你的事了?”

“毕竟是人命关天嘛。”白慕晴想了想,道:“不过我还是不明白,她告诉我宸少失踪了,究竟是什么目的?难道她知道宸少会发病?而我又那么巧就能找到她?”

关于这个问题,她一直都想不通,林安南也想不太通朴恋瑶为什么会知道林安南在哪条山路上,而且还知道他会犯病。

“她原本的目的是把你和白映安一起骗到山上去,一起目睹南宫宸犯病,让南宫宸知道其实你才是那个真正懂得照顾他,并且不会被他吓倒的人。而白映安……我想她看到那样的场景肯定会吓疯过去吧。”

白慕晴想了想,点头:“白映安之前说过,她上次目睹南宫宸发病的过程时确实被吓晕过去了。”

“那不就是了,我想朴恋瑶也是从那一刻开始怀疑的吧。”林安南轻吐口气:“这就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下场。”

“什么意思?”白慕晴突然脸色一凝:“朴恋瑶的车祸真的是……人为的?”

“呃……我猜的。”

“猜的?”白慕晴绕到他跟前:“林少,我希望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因为我不想刚嫁给你,你就被抓了。”

听到她关心自己,林安南心情大好起来:“你放心,跟我绝对没有关系。”

“真的?”

“真的。”林安南捏了捏她的小鼻头:“再过十来天我就要成为你的新郎官了,在这种节骨眼上我哪敢轻举妄动?”

“那还好。”

“其实我也只是随便乱猜的,毕竟白映安跟她一直不对盘。”林安南轻吸口气,转移话题道:“对了,小意他们呢?没在家?”

“我刚刚给我妈打了电话,说是上市场去了,一会就回来。”白慕晴有些心不在焉地答道,她的思绪仍然在朴恋瑶的车祸上。

虽然朴恋瑶对她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可是一想到她的车祸有可能是白映安设计的,她就心里发凉。在同情朴恋瑶的同时,她也在想自己哪天会不会也走上了这样的死路?毕竟对白映安来说,她现在也是一个威胁。

而白映安的狠毒手段,她现在总算是真正的见识到了。

从度假村回来后,一切都显得很平静,白映安甚至丝毫没有感觉到南宫宸对自己有什么变化。

*****

今晚回娘家跟母亲庆祝了一番,晚上白映安临走时,许雅容叮嘱她道:“那个朴恋瑶一天不死,你就别掉以轻心知道么?”

“妈,我知道了。”白映安笑盈盈道:“反正我看她一时半会是醒不过来了,如果她敢醒来,我让她再死一次就是了,还怕她不成。”

“那可不好说。”许雅容唉叹道:“杀人总是危险的,这次我能让车子起火毁灭证据,让警察无迹可查,下次就未必能这么好运气了。”

“好了,不多说了,妈,我先回去了。”白映安走到车子旁边,拉开车门上车。

许雅容突然想起什么般问道:“对了,南宫宸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不过对我还是老样子勿冷勿热。”白映安无所谓地撇撇嘴:“我想他大概就是这种个性吧,没关系,只要他对我好就行了。”

“那你们晚上……。”

“妈……。”白映安娇嗔地横了母亲一眼:“哪有人一天到晚问人家这个的嘛。”

“我是关心你,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孩子才是你最好的护身符。”许雅容说得有些恨铁不成纲。

白映安想了想:“大少爷这几天倒是天天回家住,我今晚试一下吧。”说完这话,她有些羞赧地一笑:“我走啦,等爸回来后帮我跟他打声招呼。”

“他啊,这几天也不知道忙什么忙疯了,早晚不沾家。”

“我爸是干大事业的嘛,妈你就别抱怨了。”白映安笑着放下手刹,驱车往大门口的方向驶去。

白映安从白家出来后,并没有直接回南宫家,而是绕到市区华贸大楼里面的品版店里买了套性感的情/趣内/衣。

看着这套黑色的小衣服,白映安偷偷一笑,没有朴恋瑶那个女人捣乱,孩子的事情也过去了,今晚再没有理由失败了吧?

她心情大好地回到南宫家二楼,碰巧遇到南宫宸从书房里面拿着文件出来,一副准备出门的样子。

她快步迎上去,打量着他问道:“大少爷,马上开饭了,你现在要出去吗?”

“嗯,有点急事。”

“那你晚上会回来么?”

南宫宸停下脚步注视着她,沉吟片刻后冲她微笑:“映安,想不想去外面住?”

“啊?去外面住?”

“嗯,只有我们两个。”

“二人世界?”白映安眼底染上一抹兴奋的神情,虽然她一直觉得自己应该留在南宫家当少夫人。不过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她现在急需要一个孩子来稳固自己的身份,如果和南宫宸住在一起过二人世界的话,很多事情做起来都会方便许多,跟南宫宸的感情也能得到很好的升温。

“好啊,我们去公寓里住么?”她笑盈盈道。

等她怀上孩子后再回这座老宅住也不迟,她是这么想的。

“不,公寓太委屈你了,咱们住畔山别墅吧。”南宫宸依旧含着温柔的笑意。

“其实只要能和你一起住,住什么房子我都开心,而且公寓那边也不错。”白映安嘴上这么说着,心下已经乐翻了,畔山别墅可是C城有名的豪华富人区,她们白家一直想买舍不得买的住宅。

没想到南宫家在畔山也有房产,而且南宫宸还打算带她到那边去过二人世界!

“那你把东西收拾一下,让王叔送你过去,顺便参观一下那边的房子看喜不喜欢。”南宫宸手,温厚的手掌轻柔地抚过她的以丝,温柔至极。

白映安点头:“好。”

“那我先去忙了。”南宫宸将手掌从她发上收了回来,从她身侧越过的同意,脸上的笑容也在瞬间被冷漠代替。

白映安曾经跟父亲一去到过畔山别墅区看过房子,也基本知道那里面的情况,其中一幢占地最广,设施最豪华的楼房甚至叫价二个亿以上,高得让她和父亲只有流口水份。

她以为以南宫家的实力,如果要买这一片区的方子,毕定会选择这套最贵最好的。即便不选这一幢,那么也该选择第二档次的那几套,这才符合南宫家的身份不是么?

“少夫人,到了。”老王从后视镜中看着她,第二次提醒道。

白映安打量着眼前这套畔山面积最小,设施最低配,地理环境也最差的小别墅,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王叔,是这里么?你没走错吧?”

“就是这里,少夫人。”老王点头,然后下车替她拉开车门。

白映安从车厢内钻了出来,站在这幢别致的小楼前,半天反应不过来。

直到手机响,她才从不解和震惊中回过神来,拿起手机扫了一眼上面的号码后努力地稳了稳情绪后,在接听键上划了一下。

“到那边了么?”电话那头传来南宫宸温柔的声音。

白映安艰难地撑起一抹笑意:“到了,刚到,不过……。”

“怎么了?”

“大少爷,你买的是10号别墅么?”

“不是买的,是租的。”南宫宸笑意更深了一丝:“我原本打算让你住一号别墅的,后来想了想,一号别墅太大怕你住着寂寞,反正你也不在乎住什么样的房子,干脆就租个小点的了。”

“我……。”白映安张嘴结舌,有口难言。

原来一号别墅真的是南宫家的,太大显得寂寞?她一点都不觉得寂莫好不好?刚刚她只是装装样子才会说出那句话来的,没想到南宫宸却当了真。

“怎么了?房子不喜欢?”南宫宸低声问道。

白映安咬咬牙,摇头继续撑着脸上的笑容:“没有,我觉得挺好的,很精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