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脸上无光/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就好,你自己好好的,早点休息,我先挂了。”

“大少爷。你今晚几点回来?”白映安的问题还没有问完,电话那头的南宫宸却已经将电话挂断。

听着电话里头传来的嘟嘟声,她泄气地将手机收了下来,重新扫视起眼前这座精致的小别墅。

这种房子只适合没多少钱又想装逼的小老板。南宫宸居然让她住了,还不如住在江别公寓里头呢。

她参观了一圈屋子,住惯了大房子的她实在有些看不惯这种小户型,不过事已至此,她也只能接受了。

她最终回到卧室,洗了个澡后靠坐在床上边看电视边等南宫宸回来,一直等到很晚也没有等到南宸回来,最终躺在床上熟睡过去了。

****

离婚礼的日期越来越近,白慕晴也渐渐地忙了起来,今天一大早林安南便打电话约她到酒店去选蛋糕。

她答应了,回到卧室换好衣服,出门的时候目光无意识地落在旁边的那座门上。从度假村回来后。南宫宸就没有在这里住过了,她的心里居然有些空落落起来。

她被自己的这种感觉吓了一跳。还有一个多星期她跟林安南就要结婚了,居然还对南宫宸有这种感觉?真是太不应该了!

她深吸口气,锁好门后迈步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五层的蛋糕,看着气派又好看,特别是最上面的一对小人儿特别的可爱,白慕晴只一眼便喜欢上了。

“你觉得怎么样?”林安南问道。

“很漂亮啊。”

“那就选它了?”

“好。”白慕晴点头。

选好蛋糕后,酒店经理一边送两人出门一边笑盈盈道:“这款蛋糕可是我们酒店最畅销的,林太太的目光不错呢。”

林太太……好陌生的称呼,白慕晴瞬间有种不太适应的感觉。

林安南却对酒店经理的这种称呼很满意,抬手将白慕晴搂入臂弯内道:“谢谢黄经理,婚礼那天一定给你一个大红包。”

“真的?那就太谢谢林少了!”黄经理立刻心花怒放起来。

“不谢,辛苦你了。”林安南笑着低头冲白慕晴道:“走吧,我们再去看看礼服改好了没有。”

“好。”白慕晴笑着点头,正要和他一起上车离去时,被却被迎面驶过来的一辆车子挡住了去路。

车子停在二人面前,颜助理从驾驶室内走了出来。然后将后座的车门打开:“宸少,阳光酒店到了。”

南宫宸当然知道到了,他不但知道阳光酒店到了,还看到林安南和白慕晴相拥着一起从里面走出来。

他合上手中的文件。修长的右腿往外一伸跨了出来。

四目以对,彼此之间气氛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凝滞。

白慕晴知道南宫宸偶尔会租用阳光酒店的大会议室接待外国客户,但没想到会这么巧,今天居然也来了。

“表哥,好巧,你到这边开会么?”林安南不自沉地收紧了拥着白慕晴肩膀的手,脸上是和煦的微笑。

好巧,这似乎成了他们每一次见面的开场白。

而南宫宸也像每回一样冲他投去绅士的一笑:“好巧。”

颜助理抬头看了南宫宸一眼,原来这才是他提前一天到这里来开会的目的?不至于吧?

“对了,表哥,朴小姐的伤势怎么样了?”林安南出于礼貌地问。

这个问题正是白慕晴一直想知道的,可是她不明白南宫宸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把目光落在她身上,而且还是字迹清晰地答道:“我听沈恪说她今早已经醒来了,并且脱离了生命危险。”

林安南心下一沉,朴恋瑶醒了,那么是不是代表着白映安的计划失败了?白映安失败的话,他和白慕晴自然也会跟着受连累。

虽然他没有主动去杀害朴恋瑶,可是潜意识里,他还是希望她这次永远都不要再醒来的。

而白慕晴已经无暇去想朴恋瑶的清醒对自己会造成什么伤害了,她只知道此时南宫宸的目光很奇怪,似能摄人心魄般。

他这究竟是怀疑她,还是责怪她没有照顾好朴恋瑶?希望是后者!

“不过医生说她失忆了,不记得所有的人和事。”半晌,南宫宸突然添了一句,看着白慕晴的目光飘忽不定。

听到他这句话,林安南倒是暗暗地松了口气,这样还差不多。

南宫宸说完这句话后,迈开步伐往酒店里面走去。

颜助理快步跟上去,和南宫宸一起进入电梯后方才望着他问道:“宸少,您为什么要骗她们说朴小姐失忆了?”

南宫宸沉吟几秒,才幽幽地吐出一句:“为了天下太平。”

直到南宫宸从自己身边错身过去后,白慕晴才终于暗暗松了口气,随即想起什么般问道:“刚刚宸少说什么?朴恋瑶怎么样了?”

“醒了,但失忆了。林安南说。

“失忆了?怎么会撞得这么严重?”她低呼一声。尽休丽血。

“这样不是挺好的么?”林安南拉开车门让她上车,自己也在另一边上车后,握住她的手轻笑道:“这样以后就再也不会有人给你使绊了。”

白慕晴轻轻地将手掌从他手心抽了出来,道:“虽然她总是给我使绊,但我还是不希望看到她受这么大的罪。”

“你呢,就是太善良了。”林安南收回手,开始启动引擎。

白慕晴幽幽地接了一句:“是啊,所以我总是受伤,把人生经营得一团糟糕。下辈子我也要做一个心机深沉,手段铁腕的女人。”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个性这么弱,白映安又怎敢这样对她?

林安南听到她这么说,摇头:“不,你可千万别变成那种女人,我还打算下辈子继续娶你呢。”

这话听起来就感动,白慕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后没再开口说话。

白映安怎么也没料到,想象中极其美好的二人世界居然会成了她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独居。住进来已经第四天了,南宫宸却连面都没有露一下,更别提回来住了。

许雅容听女儿在电话里哭诉时还不太相信南宫宸会把她扔在一个设施各方面都不怎么样的小别墅里。直到自己亲眼所见后,才咬牙切齿地吐出一句:“这太过份了!”

“妈,你说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嘛。”白映安郁闷地嘟嚷道:“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住在老宅呢。”

“那你就没有打电话问问他这些天都忙什么去了?为什么不回来陪你?”

“已经打了,他总说自己忙住公司了,过几天就会过来陪我。”白映安道。

听到她这么说,许雅容心里的怒火终于稍稍缓和了些,道:“只要他不是在外面乱搞就好,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什么工作需要他忙得连回家陪老婆睡一晚的时间都没有?”

“不知道,他说最近在收购一家大公司,所以比较忙一点。”白映安突然嘻嘻一笑:“不过他有跟我说过,过几天会送我一份超级大礼。”

“真的啊?什么大礼?”许雅容被她勾起了兴趣,好奇地问。

白映安摇头,美滋滋道:“他说要给我一个惊喜。”

“如果他是这么说的,那证明他心里还是有你的啊。”

“我也不知道呢,看不透他。”白映安无奈地叹了口气。

许雅容听到大礼,心里已经完全没有怒火了,在白映安身侧坐了下来,叮嘱她道:“照你这么说的话,南宫宸心里还是挺在乎你的,也许真的是工作太忙了,所以这就得你自己主动了。

“怎么主动啊?他连家都不回。”

“你呀,就是千金小姐当惯了,不知道怎么讨男人欢心。男人都喜欢床上浪女,床下淑女的女人。最好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你反正在家无聊,改天学着给他做顿丰盛的晚餐,配两杯红酒浪漫一下,把他哄高兴了他还能舍得下你?我才不信。”

“可是做菜好难唉,我不会。”

“不会的话,找个厨师过来帮你把饭菜做好就行了。”许雅容暧昧地一笑:“如果能在红酒里面加点料,那就更完美了。”

“不行,南宫宸那么精明的人,不可能觉察不出来洒里有加东西的。”白映安摇头道。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白映安想了想,怎么都觉得不可能办到,不过不试一下的话又怎么知道呢?

*****

沈恪在医院里陪朴恋瑶,沈心在学校没有回来,一连几天,平日里热闹的餐桌上都只剩下老夫人和南宫宸两个人。

热闹久了,突然之间变得这么冷清,就连老夫人都觉得有些不习惯起来。她抬眸打量着埋头吃饭的南宫宸,道:“映安回娘家住了这么多天,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南宫宸抬眸看着她,浅笑道:“奶奶不是一向不喜欢看到她的么?怎么突然问起她什么时候回了?”

“我也就是问问。”老夫人低头吃了一口饭。

“让她在外面住着吧。”南宫宸道。

让她住在这个宅子里,只会脏了他的地方。

“对了,恋瑶怎么样了?”老夫人问道。

“沈恪说人已经清醒,不过怀绪还不是很稳定,今天已经转回宏恩医院来了。”南宫宸说。

老夫人点了点头,抬头对一旁的何姐道:“你一会过去医院看看她吧,给她送点营养品过去,别让人家觉得我们南宫家没有情意。”

“好的,老夫人。”何姐应道。

“还是我去吧。”南宫宸道:“等她情绪再稳定一点,我亲自去。”

“你不是忙么?让映安去就好了。”老夫人说。朴恋瑶对于南宫家来说不过是外人一个,她当然不希望南宫宸亲自去医院看他。

“去医院看个病人的时间还是有的。”南宫宸说。

*****

听到朴恋瑶失忆的消息,白映安心里和林安南一样暗松了口气。

思来想去,作为南宫家的少夫人,平日里又是一起生活的,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去医院看看她,

她并不完全相信朴恋瑶已经失忆的事实,这趟去医院也是为了一探究竟的。

当她敲开门进去的时候,沈恪正在给病床上的朴恋瑶喂白开水,看到她进来,沈恪冲她招呼一声后,转回身去拉着朴恋瑶的手道:“这是大表嫂,我跟你说的那位大表嫂。”

“大表嫂。”朴恋瑶几乎是颤抖着嘴唇喊出这三个字。

“你们聊吧,我出去转转。”沈恪冲白映安点了一下头后转身离开病房。

看着她眼底的茫然,还有那虚弱的神态,白映安稍稍安心了些,她往前迈了一步,用无比关心的语气问道:“恋瑶,你真的已经不记得我了么?”

“对不起,不记得了。”朴恋瑶双目渐渐地血红起来。

白映安却以为她是难过想哭的表现,心里越发的爽快起来,她伸手抓住她的手掌弯起唇角微笑:“你怎么可以不记得我呢,我们一直都那么要好,像亲姐妹一样。就在你出车祸的前一刻,我们还在比赛,还在战斗。才一转眼的功夫你就把我忘了,我得有多伤心啊。”

说话间,她还从眼里挤出几滴泪来,一副难过不已的样子。

朴恋瑶也流下泪来,生生被气出的泪水。

她反手握紧了白映安的手掌,含泪微笑:“你也别太伤心了,我一定会好起来的,等着我想起了一切吧。”

“好,我会等你的,不过你要快一点哦,快点好起来快点出院,不然我一个人在宅子里太寂寞了。”

“我会的。”朴恋瑶气得咬牙切齿,却又不得不扯出一抹感动的笑容。

白映安扫视了一眼她的身体,目光落在她的腿上,再度微笑道:“还有你的腿,现在医疗水评这么发达,一定能帮你治好的,别太担心了知道么?”

“嗯。”朴恋瑶颤声应了一下,闭上眼。

“怎么了?累了么?”白映安看着她闭目养神的样子,又是微微一笑:“累了就好好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说了这么多,白映安的心里实在是痛快极了,也终于满足了,多一刻也不想多呆地转身往病房门口走去。

病房的门是虚掩着的,白映安刚把门板拉开便被站在门口的南宫宸吓了一跳,他是什么时候来的?站在门口有多久了?刚刚她说的话他都听到了么?

白映安迅速地回顾了一下自己刚刚所说的话,还好,如果不知真相的人根本听不出来她话外的意思。

“大少爷,你怎么也来了?”惊讶过后,她很快便调整好自己脸上的表情,冲他微笑道。

“你呢?怎么没听你说要过来?”

“我想打电话给你来着,怕你忙。”白映安扭头看了一眼床上的朴恋瑶道:“恋瑶看起来挺好的,我总算可以放心了。”

南宫宸随着她的视线看了一眼病床的方向,对她柔声道:“你有开车过来么?没有的话我让小林送你回去。”

“不用,我有自己开车过来。”

“那你自己注意安全。”

“我会的了。”白映安看着他关切表情,想了想道:“大少爷,我一会去超市买晚餐的食材,晚上给你做饭吃好不好?”

“你做饭?”南宫宸眉稍微扬。

“嗯,我亲自为你做的,所以你一定要赏脸哦。”

“老婆亲自下厨师,当然要赏脸。”南宫宸点头说。

白映安没料到他会答应得这么爽快,脸上立刻浮起一抹兴奋:“真的?那太好了,我现在就去买菜!”

“去吧。”南宫宸道。

看着她转身离开后,南宫宸脸上的笑容才淡了下来,随即推开病房的门板迈了进去。

南宫宸来到朴恋瑶的病床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目光清冷。

而朴恋瑶一看到他,泪水便立刻如泉涌般滑落下来,从头到脚……满满都是委屈和愤怒。

南宫宸注视了她半晌,才淡然地开口道:“朴小姐,可不可以请你告诉我,在这件事情中你扮演的又是什么角色?”

“表哥……。”朴恋瑶哽咽着吐出两个字。

南宫宸却紧接着说道:“如果没有我的配合,你的计划能够完成得这么成功吗?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很好奇,你做这些究竟是单纯的为我着想,还是有别的什么目的,如果是为我着想的话,为什么事先没有把真相告诉我,非要你费那么大的周章去让我发现真相。”

“表哥,我能有什么目的啊?”朴恋瑶呜咽着说道:“从我进南宫家之前,沈恪就曾提醒过我南宫家的宅子不要乱逛,南宫家的人不要乱惹,南宫家的事情不要多管。可我就是做不到眼睁睁地看你被那两姐妹像傻子一样欺骗,看你受伤害。”

“其实从白映安抱着孩子回来后我就觉得她有些不对劲了,她床上的鸡汤是我故意倒上去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们共处一室,让你看看她在面临你发病时的态度。后来我成功了,可是你却被她的三言两语哄骗过去,我提议整个家族一起出游,也是为了让你有多点机会跟她们姐妹俩相处,让你认清楚她们的真面目。”朴恋瑶用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继续呜咽道:“可是我没想到白映安她一早警觉到了我的计划,还反将了我一计,给我制造了一起这么严重的车祸。”

“表哥,如果我一早告诉你白映安是假的你会相信我吗?一定不会的对不对?”朴恋瑶含泪盯着他问。

她没有告诉南宫宸孩子的事情,如果告诉了他,他一定会四处寻找孩子的,所以她不能说。

南宫宸听她说完后,苦笑了一下:“这么说来,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

“我是为了南宫家。”朴恋瑶道:“奶奶年纪大了我不敢把这件事情告诉她,怕她气晕倒。”

“这件事情确实没有必要告诉他老人家。”南宫宸终于伸手从纸巾盒里抽了一把纸巾递给她,道:“别哭了,把眼泪擦干净吧。”

朴恋瑶接过纸巾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哽咽道:“表哥,你现在相信自己被骗了吗?你是不是在怪我自作主张?”

“不,我要感谢你。”南宫宸道:“谢谢你让我有更多的机会发现她们姐妹俩的异常。”

如果不是她给他制造了那么多次看清白映安的机会,也许他到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

“真的吗?”

“嗯。”

朴恋瑶的泪水再度滚落下来,咬牙切齿道:“刚刚她的话表哥也听到了吧,她现在得意得很,如果不是因为我现在动弹不得,我一定会被气得跳起来掐死她。不过现在好了,既然表哥知道她是个骗子了,肯定会有自己的处理方式,而我这一身伤受得也算是值得了。”

她说完,紧接着又盯着南宫宸道:“表哥,我很好奇,这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里,你难道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南宫宸沉吟片刻,摇头:“不,我不是没感觉,我只是没想到她敢这样对我,说白了,就是太相信那个女人了。”

说这话的时候,南宫宸甚至有些自嘲的意味。

“又或许……是因为我对她的感情还太浅,所以才会……。”南宫宸失声笑了一下,转变语气道:“不过你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朴恋瑶点了点头:“既然表哥自己能处理好,我也就可以安心了,表哥,我是真心爱沈恪的,我想让他好好的,所以一直没敢拖他下水参与我的计划。直到这一刻,他仍然以为这场车祸只是个意外,所以……。”

她哽咽了一下,没有再说下去。

南宫宸却点头:“我明白,这种丑事说出去我南宫宸脸上也无光,所以我不会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情,包括奶奶和沈林两家的人。”

“嗯,那我就放心了。”刚刚才被白映安气得肝疼的朴恋瑶终于露出了笑容。

她还以为南宫宸根本就不在乎换不换妻,所以白映安才敢这么嚣张地出现在她面前,直到南宫宸对自己说出开场的那几句话,她才终于松了口气,那满腹的怒火也才终于一点一点地平静下来。

原来他托医生要求她装失忆是有原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