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冲突/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恶心?她居然还敢嫌他恶心?

他会跑来这里,会把她当成发泄药物的工具那是看得起来!

刚刚在江边转了一圈后,他最终却将车子停在这里,其实他可以去找别的女人。只要一个电话,什么样的女人都有。可他却偏偏来了这里,就连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选择她。

是出于报复吗?可是报复的方法明明有很多,他甚至可以像对待白映安一样。给她找一个强大到让她受不了的男人,可他却没有这么做。

如果真那么恨她,厌恶她,自己又怎会让她脏了自己的身体?

南宫宸越是想不明白自己就越是烦躁得控制不住自己,甚至不理会白慕晴的再一次挣扎求饶,霸道地将她逼迫在身下。

时间过了许久,卧室内再度沉寂下来。

南宫宸终于累得睡着了,被他强搂在怀里的白慕晴却丝毫没有睡意,听着他的呼吸一点一点地均匀,她闭上眼,深吸口气后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然后小心翼翼地将他的手臂从自己身上挪开,小心翼翼地下床。

她循着客厅的方向一路找过去,将自己手机和睡衣拾起。穿好衣服,又对着玄关处的镜子整理起了头发。

镜中的她脸色绯红,发丝蓬乱,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刚刚被人爱过的暧昧之色。身体酸软疲惫,活像刚经历过一场生命大战般。

她该感到庆幸的是南宫宸并没有做出太出格的行为,也没有弄伤她,否则一两个小时过去,她肯定被折磨得连路都走不了了。

她羞愧地用手捂住自己的脸。此刻,连她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片刻之后,她将双手从脸上放下来,拉开门板几乎是逃一般地往自己家里走去。

听到大门被关上的声音,床上的南宫宸终于幽幽地睁开双眼,一丝冷戾的气息从他的眼底泛开。

*****

回到自己的床上后,白慕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眼睛一闭便是刚刚被南宫宸各种姿势地压在身下的场景。

虽然她跟南宫宸不是头一回,甚至连孩子都生过了,可毕竟现在身份不同了,他是白映安的丈夫,而她还有几天也将要成为林安南的妻子。

如果让林安南知道她刚刚和南宫宸大战三百回合的事情。不知道他会怎么想呢?一定会气得掐死她吧?

想到林安南,她便想到自己刚刚一直未接的电话,如是将手机从床头桌上拿了下来,点开一看,一共二十多条未接电话,全部都是林安南打来的。

怎么办?这么多电话没接,他一定又在胡思乱想了吧?原本林安南对她心里还装着南宫宸的事情就很介意,这会肯定在怀疑了。

白慕晴犹豫了半晌,还是决定暂时不给他打电话了,一切还是等明天再说吧。

一夜失眠到天亮,白慕晴从床上坐起,看了看时间林安南应该已经起床准备上班了,如是拿起电话拨通他的号码。

电话响了两声立刻被人接起。林安南的声音传来:“慕晴,你怎么起得这么早?”

“我今天有事情要出去一趟……。”白慕晴吞了吞口水,有些愧疚道:“昨晚你打了我好多个电话,我刚刚才看到的,嗯……有事么?”

电话那头的林安南沉默了一下,小声失笑:“也没什么,就是有点神经质了,想在睡觉前给你打个电话。”

“哦,对不起啊,我睡着调静音了。”白慕晴隐约觉得林安南其实还是在怀疑什么的,好在他没有直接逼问她有没有跟南宫宸怎么样,不然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林安南又是一番沉吟后,改口问道:“慕晴,你今天出去办什么事情?需要我陪你么?”

“不用了,我只是去孤儿院派喜糖,没有正事。”白慕晴仍然没有告诉他自己正在找女儿的事情。

苏惜昨天跟她说看到医院里有个小女婴跟她长得很像,今天会去门诊那边输液,让她过去看看。

才两个月的小女婴能看得出来像她么?她有些怀疑,但却也是希望。

挂上电话后,白慕晴走到衣柜前换衣服,退下自己身上的睡衣方才发现身上满满都是昨夜南宫宸留给她的痕迹。

她愕然地望着镜中的自己,心想这男人也太残暴了点吧,居然把她的身体搞成这样。这样的她,三天后还怎么穿婚纱?三天后的新婚夜如果被林安南看到这一身痕迹又会怎么样?

天啊,她实在是不敢想了。

为了掩盖这些羞人的痕迹,她不得不找出一套长袖的衣服穿上。

白慕晴从卧室走出去时,朱慧正在做早餐,随口便吩咐了一句:“慕晴,把垃圾先扔一下,臭死了。”

白慕晴应了她一声,拎起垃圾桶往门口走去。

将垃圾倒在消防梯的大垃圾桶内,白慕晴往回走时,刚好碰到隔避的房门开启,躲避已经来不及,南宫宸的身影一下便出现在她面前。

不过发生了昨晚那样的事情,即便是躲不及也该躲啊,她转身便开始摁门锁的密码。大概是太心急了,她居然连摁两次都是错的。

就在她急得额角冒汗的时候,一旁看热闹的南宫宸终于迈开脚步往她迈了过来,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后使劲一拽,强行将她的身体转了过来。凝视着她冷笑:“怎么?昨晚还跟我大战三百回合,今天就甩脸不认人了?”

说话间,他的身体抵了过来,将她堵在门上。

“南宫宸,请你适可而止!”白慕晴低声警告,他在干什么?这里可是公共场所,如果被她母亲听到或者看到怎么办?

南宫宸却丝毫不受她的威胁,笑笑道:“一直都是你在勾/引我,现在我不过是在成全你,怎么了?有老公就不要情夫了?”

他居然把自己定位成情夫,白慕晴当直无语了。

她使劲地推了推他横在自己身侧的手臂,他的手臂却纹丝不动地撑在墙上,她恼怒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不过是想给你一个早安吻罢了。”南宫宸说话间,手掌已经轻挑地抚上她的下颌,然后稍稍使劲往上一抬,低头便宜对着她的唇吻下去。

她越是想排斥他,他就越来是想折磨她,昨晚那一身的印记正是他故意留给他的。

白慕晴扭动着头颅挣扎,南宫宸却用一只手撑住她的后脑,使她根本无法动弹。

害怕被屋内的母亲听见,白慕晴不敢大声,也不敢闹出太大的动静来,因为此时她是被南宫宸抵在门板上的,稍一有动静就能让里面的人听见。

直到门内响起朱慧的失声尖叫,那声音尖锐焦急:“小意……小意你怎么了?”

白慕晴一惊,本能地想到是小意出事了。

“慕晴!慕晴你死哪去了?赶紧给我回来啊……!”朱慧的尖叫在继续。

南宫宸虽然没有搞清楚状况,但意识到是出事了,他往后退了一步,白慕晴便急急地摁起了密码,然后推门冲了进去。

她冲进去一看,果然是小意又晕倒了。

“小意……。”她急情地扑上去将小意从地面上扶起,一边抱起他一边情急道:“妈,快去打电话给急救中心,快去啊……。”

朱慧跌跌撞撞地跑去打急救电话了,白慕情打算抱小意下楼去等救护车,只是小意虽然瘦削,但毕竟是六七岁的大小孩了,四十多斤的体重仍然不是她能轻易抱起来的。

就在她使尽吃奶的力气,好不容易才将小意从地上抱起一半的时候,臂弯里的小意突然被人接了过去。

“我来吧。”南宫宸接过小意便转身快步往门口走去。

白慕晴怔了一怔,随即慌忙跟了上去。

南宫宸没有让小意在楼下等救护车过来,而是直接抱着他来到自己的车上,并且以最快的迅速往宏恩医院驶去。

一路上朱慧都在哭,白慕晴抱着小意的身体也在微微地颤抖,她甚至顾不上去在意此时坐在驾驶室内的人是南宫宸了。

小意的命比任何东西都重要,这一点她当然知道。

将小意抱到急诊科后,小意被医生接进了急救室,急救室的大门被关上后,走廊上瞬间安静得只剩下朱慧的哭泣声。

白慕晴走到朱慧旁边,拉着她的手安慰道:“妈,你别着急,小意不会有事的。”

面对她的安慰,朱慧却一把将她的双手从自己的臂膀上拍了下去,恼怒地责备道:“让你去倒个垃圾你怎么去那么久啊?万一小意就这么走了怎么办?你对得起他么?”

白慕晴早就习惯了母亲的蛮不讲理,也不反驳她,而是抬头扫了一眼正准备转身离开的南宫宸,刚好拉触到他投过来的目光。

他的目光清清冷冷,却没有半点愧意。

白慕晴不禁恼火,如果不是他,她怎么会去那么久?

朱慧这个时候也终于想起了南宫宸,想起刚刚是他好心把小意抱下楼并送到医院来的,如果不是他,在这种上班高峰段,估计这会她们还在家里等救护车呢。

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对南宫宸道:“南宫少爷,谢谢你刚刚的帮忙。”

南宫宸淡淡地瞥了白慕晴一眼,道:“我不是在帮你们,而是在帮小意,你们不用觉得不好意思。”

说完,他转身离去。

*****

白映安被折腾了整整一夜,直到天快蒙蒙亮的时候罗森才终于累着了,躺在床上沉沉地睡去。

白映安全身酸痛,下体也被折腾得几近麻木,她很想一脚将这个恶心的男人踹到床下去,却根本使不上劲来,甚至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了。

实在没有力气跟这个男人争辩的她,只能挣扎着从床上爬起,往卧室的方向挪去。

她太累太困了,以至于一沾上床便困得睡熟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房门被‘砰砰’拍响的时候,她才从睡梦中惊醒。门口传来罗森的声音:“白小姐,你在里面吗?”

一听到这个可恶的声音,白映安便立刻将自己缩入被窝里,屏住呼息一动也不敢动。

罗森在门口拍了一阵后,扬声道:“白小姐,我是来跟你告别的,我要上班去了。”顿了一下,他接着道:“昨晚过得很愉快,希望下次还能有机会跟白小姐再干一场。”

“给我滚!”白映安忍无可忍地吼出一句。

门口的罗森笑了笑:“好吧,看来白小姐还是有些羞涩,那就再见喽。”

门外有脚步声惭行惭远,知道罗森离开后,白映安暗暗地松了口气。

睡了一觉,她身上的疼痛有所缓和,但依然酸疼得难受。

放在床头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抄过手机看了一眼,当她看到以屏幕上方跳动的居然是南宫宸的号码时,吓得一骨碌地从床上坐起。

南宫宸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过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不会是已经发觉她昨晚跟司机在一起的事了吧?

手里握着手机,白映安不禁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如果让南宫宸知道她昨晚跟一个司机做了一晚上,肯定会气得掐死她的吧?不,她不能让他知道,一定不能!尽豆节圾。

她将手机捂入心口深吸口气,又清了清喉咙后方才摁了接听键。

“大少爷……。”她轻唤了一声。

“这么早就醒来了?”电话那头的南宫宸柔声问了一句。

“嗯,刚刚醒来。”

“昨晚睡得好么?”

“挺好的……。”白映安心下有些疑惑,昨晚南宫宸和她一样喝了下过药的酒,她觉得自己都被欲火撑得快爆炸了,他却可以离开别墅去处理急事?怎么可能?

“你……昨晚上哪去了?怎么突然消失了。”她隐晦地问出心底的疑惑。

南宫宸微微一笑:“原本是有急事要去处理的,结果喝太多了实在撑不住,就在别墅里住了一夜。”

“哦……。”白映安应了声,心里憋屈得不行。

明明她就在他身边,他居然跑去公寓里住了?如果不是他的突然跑掉,她又怎么会被一个恶心的司机强占了一晚上?

“不好意思,昨晚真的有急事,为了补偿你,我一会过去陪你吃早餐。”南宫宸说。

白映安愣了一下,怀疑自己听错了,他要过来陪她吃早餐?现在就过来?

“怎么?不欢迎?”南宫宸笑问。

“当然欢迎。”白映安情急之下,胡乱地说道:“你什么时候过来?我给你做早餐吃。”

“我已经在路上了,并且早餐我已经准备好了。”

一听到他说已经在路上,白映安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痕迹斑斑的身体,忙从床上翻到床下,一边往主卧的方向走一边道:“好,那我在家里等你。”

挂上电话后,白映安开始迅速地洗漱换衣服,站在浴室的镜子前,看着镜中那个陌生狼狈的自己,白映安气得咬牙切齿,恨不能立刻将那个叫罗森的臭男人千刀万剐。

臭男人,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她在心里暗暗发誓。

没有过多的时间让她多想,她迅速地换好衣服,梳好头发。

等她处理好一切的时候,外面已经传来车声,估计是南宫宸已经过来了。

她在镜子前转了一圈,觉得没有什么不妥后方才转身往楼下走去。她的身体仍然有些疼,特别是下楼梯的时候,不过她并没有将不适的感觉表现出来,反而像往常一样迎上去,搂住南宫宸的手臂微笑道:“你来啦?给我带什么好吃的来了?”

“排骨罐面和乌鸡炖汤,给你补补身体。”南宫宸将手中打包的早餐放在餐桌上,回过身来双手扶住她的双肩打量着她:“昨晚的事情,有没有在怪我?”

白映安摇摇头:“你不是有急事么?我怎么能怪你。”

其实她的心里怪极了,毕竟她会被一个司机折磨一夜都是他害的,可是怪又有什么用?她还能说什么?又不能哭着喊着让他帮自己报仇,弄死那个死男人。

她除了打碎牙齿往里吞外还能怎么样?

“就知道你不会那么不懂事的,也只有这样的你,才配得上我南宫家少夫人的头衔。”南宫宸将她摁在餐椅上坐下,然后走到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他动作优雅,慢条斯理地开始将早餐打开,又将乌鸡汤放在她面前。

“谢谢。”白映安用勺子喝了一口,味极好,心里美美的。

“好喝么?”南宫宸看着她问。

“好喝。”

“那就好。”南宫宸低下头去吃自己的面条。

白映安吃了一阵后,抬起小脸盯着他问道:“对了,大少爷,过几天就是安南和慕晴的婚礼了,你会陪我去么?”

南宫宸抬起头来,盯了她片刻后点头浅笑:“当然。”

“真的?”白映安没料到他会答应,立刻欣喜起来。

她就是想让南宫宸亲眼见证白慕晴和林安南在一起的幸福场景,这样他以后就不会受白慕晴的勾/引了。

“嗯,就算我不看你妹妹的面,也要看安南的面不是么?”

“对,说得对。”白映安满心欢喜,喝了一口汤后紧接着又问:“那你说觉得我们送什么结婚礼物给他们好一点?”

“结婚礼物……。”南宫宸略一沉吟:“这事交给我去处理就行了。”

“嗯,好。”

两人一起吃过早餐,从餐厅出来后,南宫宸突然返过身来,搂住她的细腰将她的身体往自己身上一贴,笑得一脸暧昧:“亲爱的,我们要不要把昨晚没进行下去的好事被回来?”

换成是以往,听到他主动说这些话肯定会欢高兴坏,可是今天……。

她只能故作妖羞地摇头,小手理了理他胸前的领结:“你还要上班呢,小心迟到哦。”

昨晚被那个罗森折磨伤的下体到现在还是疼痛不堪,再怎么想要孩子,也经不住这二次的催残啊。况且她现在满身都是罗森留下来的印记,万一被南宫宸看到怎么办?

“你确定?”南宫宸含笑追问了一句。

白映安点头。

“那好吧,我先去公司了。”南宫宸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松开转身往门口走去。

看着南宫宸的车子驶离小院子,白映安才终于崩溃地往后退了一退,跌坐在沙发上。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许雅容的号码。

电话那头一传来许雅容的声音,白映安便立刻张开嘴巴委屈地哭了起来。

“映安,你怎么了?”许雅容听到她的哭声就知道昨晚肯定又没成,不过她没有细细询问,而是对她道:“映安,你先别哭,有什么事等妈妈回去再说。”

“妈,你快过来,我一个人在这里好难受……。”

“南宫宸呢?他昨晚没回?”

“回了。”

“那就没什么好哭的啊。”许雅容似乎有什么急事,紧接着改口道:“映安,你爸刚刚在会议室里晕倒了,我正在往医院赶。”

一听说父亲晕倒了,白映安立刻收住眼泪,吸了吸鼻子后问道:“妈,我爸他怎么了?”

“我听黄助理说是因为最近公司出现了严重的财务危机,所以你爸这些日子才会没日没夜地忙,把自己累病倒了。”

“公司怎么会出现财务危机?”白映安已经从沙发上站起,回卧室里面拿包准备出门了。

“不知道啊,我什么都不懂。”

“妈,我们一会再说吧,在哪家医院?我这就赶过去。”

“在宏恩医院。”

白映安记下地址后,立刻挂上电话往大门口走去。

******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抢救,小意被从急救室里面推了出来。

白慕晴正搂着朱慧安慰她,看到医生从急救室里面出来,母女俩慌忙迎上去。朱慧拉着小意的手急急地呼唤着他的名字,白慕晴则拉住医生情急地问道:“医生,我弟弟他怎么样了?”

医生看了看小意道,脸色有些凝重道:“病情不太乐观,需要留院观察一周再看。”

“不太乐观?”朱慧听到医生这么说,立马又哭了起来。

“手术呢?手术能不能让他好起来。”白慕晴情急地问。

医生想了想,才说:“手机的机会只有百分之五十,而且必须尽早,放心吧,我们会安排好一切的了。”

医生说完,推着小意往病房的方向走去。

白慕晴牵了牵朱慧的手,轻声安慰:“妈,别哭了,医生不是说了还有手术的机会么。”

“才百分之五十的机会,我怎么可能不担心啊。”朱慧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痕,担忧地哭着。

白慕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母亲,只好沉默了,和他一起往病房的方向走去。

两人一起走到心脏内科时,朱慧意外地看到白景平他们一家三口,许雅容和白映安一人一边地扶着看起来虚弱不堪的白景平。

感觉到母亲的脚步一停,白慕晴看了她一眼,随即顺着她的目光往前望过去,而对面的一家三口也在这个时候望了过来。

彼此相视中,每个人的心里都渐渐地开始不平静起来。

白景平和朱慧更是久久地注视着彼此,谁也没有将视线撤回去的打算。

眼前的白景平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意气风发,总是往后梳的发丝蓬松地垂在额角,一身病号服的身体也不再显得挺拨,就连眼睛里的锐气也削失了不少。

白慕晴见他的次数不多,却还是头一次看到他如此狼狈虚弱的样子,不过她并没有对他表达同情,而是挽着母亲的手转身便走道:“妈,我们走。”

朱慧这才将目光从白景平的身上收了回来,点头:“好。”

“等一下。”白景平突然叫住她们母女,往前走了一步打量着她们,最后将目光定在朱慧身上关切地问道:“慧,你还好么?现在住哪?”

朱慧返过身去,不敢迎视许雅容和白映安的目光,有些不自在地左右了一下视线:“挺好的,现在住在香堤小区。”

白慕晴慌忙拉了一下母亲的手臂,一时没防住居然让母亲把这个秘密透露出去了。

她迅速地望向白映安,果然看到她的脸色一变,冷漠的目光扫射过来:“香堤?你们住在香堤小区?”

白慕晴哑言,没有搭理她地挽过母亲的手臂便走。

母女刚转身走入内科第一区域,许雅容却突然从另一边绕了过来挡住二人的去路,然后甩手便要给朱慧一巴掌。

“你想干什么?”白慕晴眼明手快地将她奋力甩下来的一巴掌挡了回去,气愤填鹰道:“白夫人你最好给我收敛一点,我妈不是你的奴仆可以任你伸手就打!”

许雅容气呼呼地指住她:“我告诉你小贱人!你妈她连奴仆都不如,她根本就是个死不要脸的臭婊子,她年轻的时候到处勾引男人,现在老了还是这么的为老不尊……。”

“你够了!”白慕晴恼怒地打断她。

许雅容却是冷笑:“怎么?你妈刚刚犯贱的样子你没看到们?都这把岁数了还想着跟我抢老公哪?还敢对我的老公纠缠不清哪?”

只要一想到刚刚白景平和朱慧的目光纠缠,一想到朱慧居然还主动告诉白景平自己的住址,许雅容就气得恨不得冲上去撕了朱慧。

朱慧被她吓是脸色泛白,脚步不自觉地后退。

白慕晴虽然性格不强,但也实在是见不得自己的母亲被人这样侮辱,身体入朱慧面前一挡,指住许雅容的鼻子冷声道:“马上给我妈道歉,否则我立刻给南宫宸打电话。”

说完,她低头开始在包里翻手机。

许雅容一听到她要找南宫宸,脸色瞬间一变,一阵青一阵红起来。

白慕晴拿出手机佯装要拨号,许雅容气急败坏地嚷了一句:“你敢!”

“你道不道歉?”白慕情捋起袖子。

“好了,慕晴,我们赶紧走吧。”朱慧扯着白慕晴的手臂道,她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生事。

许雅容轻吸口气,冷笑:“那你就去告诉他好了,我不信你真的不想活了,你不活了,谁来管你这位不要脸的母亲和弟弟的生活?”

“你……。”

“好了,慕晴!”朱慧开始面露不悦地阻止她。

白映安将白景平扶回病床去后,出来找许雅容,远远便看到白慕晴雨撸起袖子要打的架式。不过让她恼羞成怒的不是因为白慕晴居然敢对许雅容指手划脚,而是她手臂上的草莓印!

想到昨晚南宫宸明明和她喝了一样药量的酒,她都快要被欲火烤熟了,南宫宸却还能跑出去公寓住,原来真相在这啊!

她蓦地冲过来,一把抓住白慕晴的衣领往下一扯,白慕晴的半片肩胛便显零出来,洁白的肌肤上布满着暗红色的吻痕。

如果不是今晚看过自己满身的吻痕,那她也许还不会那么敏感,不会一眼就看出来。

她不相信林安南一个正常的男人能吻得出这种效果来,必定是被下过药的南宫宸才能疯狂到这种程度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