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从这里跳下去/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他原本优雅的笑容渐渐地被一抹冷戾染上,白景平终于意识到他不像是在说笑了,再一想自己的妻女最近干的事情。

他的脸色瞬间苍白,南宫宸发现了?他什么时候发现的?

那么公司的事情……。

好半晌。他才张嘴结舌地问出一句:“印天公司……是你的?”

“没错。”南宫宸点了一下头。

“你……!”白景平蓦地从沙发上站起,愕然地瞪着他咬牙切齿:“原来一切都是你搞的鬼?”

“这不过是小小的反击罢了,精彩的还在后头。”南宫宸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笑得一脸无害:“白董事长。我这点小计谋跟你们白家的宏大计划比起来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不足挂齿。”

“你到底想怎么样?”白景平半晌才颤声问道。他今天可是厚着张老脸来过来请求支援的。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真是让人震惊又气愤的结果啊。

他几乎站立不住地跌坐回沙发上,气得心脏一阵紧缩起来。

南宫宸睨了一眼桌面上的小药罐子。嘲弄地一笑:“刚刚不是说了么,把这里面的药丸分给你那两个宝贝女儿一人一粒,我会把白氏和印天公司打包送给你。”

“你开什么玩笑?你疯了!”

要他亲手杀死两个女儿?他没听错吧?

“疯的是你们白家……。”南宫宸身体稍稍前倾,端起桌面上的茶杯啜了一口,睨着他:“还有……我南宫宸从不开玩笑。”

“这样吧,我再给你一个选择。”南宫宸用下颌指了一记落地窗的方向:“你从这里跳下去,我就放你两个宝贝女儿一马。”

白景平随着他的目光扫向窗外,这里可是六十层啊,跳下去不是死定了。

“还是不愿意对么?”南宫宸从沙发上站起,笑道:“白董别那么紧张,跟你开句玩笑而已,二十年的牢狱之灾应该比从这里跳下去来得痛苦些,我还是喜欢看着你坐牢的样子,一定很好玩。”

“南宫宸……你不是人!”白景平气得身体摇晃不定。

“对,我不是人,你白家才是人。”

“你……。”

南宫宸看着他摇摇欲坠的样子。随即走到办公桌前抄起电话拨到秘书部:“叫辆救护车过来。”

将话筒扣上后,南宫宸重新转过身来面对他:“白董,还有话要说么?如果没有的话……抱歉,我很忙。”

白景平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气息已是极度不稳,他瞪着南宫宸艰难地问出一句:“我死了,你就能解气一些了吗?”

南宫宸略一沉吟,牵起唇角一笑:“不好说。”

*****

“爸怎么回事啊?今天上午不是还好好的吗?”白映安一边看着病床上的白景平,一边担忧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是南宫宸的助理跟救护车入院的。”许雅容道:“我听那位女助理说你爸在南宫宸的办公室里晕倒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会不会是宸少没答应?所以爸急了?”白映安从包包里面掏出电话:“我打给宸少问问。”

她握着手机正要拨号码,白景平却在这个时候幽幽地转过头来,声音虚弱地说道:“不用了……。”

“爸,你醒了?”白映安愣了一下,慌忙放下手机握住父亲的手掌:“爸,你怎么样了?感觉哪里不舒服?”

白景平张了张嘴。却是吐不出半句话来,只是紧紧地拉着白映安的小手。

“爸,你别说话,就这么躺着吧。”

白景平望着她,眼角不自觉地滑下来两滴泪珠。

“映安……是爸没有保护了你们,爸无能。”如果不是他把女儿宠坏了,女儿不会变成现在这样骄纵跋扈。

如果当初不是他赞同妻子的想法把白慕晴找回来代嫁,白家也不会落在今天的下场。公司他已经不敢指望了,现在只求南宫宸会放过自己的妻女。

“爸……你别这样嘛。”白映安动容地湿了眼眶:“公司没有了没关系,以后我可以养你和妈妈,别忘了我现在可是南宫家的少夫人呢。”

“南宫家的少夫人……。”白景平苦涩地笑了,紧了紧她的手掌:“映安……哪天如果南宫宸不要你了,别着急,也别干傻事,另外找个好男人嫁了好好过日子。”

“爸,你说什么哪?”

“爸爸跟你说正经的。”白景平没有告诉她们南宫宸现在的转变,因为害怕她们惊慌,怕她们接受不了。

白慕晴马上就要跟林安南结婚了,他不想影响小两口的婚礼,如果林安南能够保护白慕晴,那就最好不过了!

“老爷,你现在又不是癌症,也没有什么大病,只是身体虚了点而已,别搞得像告别人生似的吓唬孩子啊。”许雅容替他掖了掖被角:“别说话了,好好休息,我还等着你出院找你算账呢。”

白景平知道她指的是自己昨天上午跟朱慧的那一场相遇,虚弱地笑了笑:“好……我等着你找我算账,你要是不找我闹上三天三夜我还不习惯呢。”

“就知道嘴贫。”许雅容嗔怪地骂了一句。

*****

朱慧思来想去,最终还是趁许雅容和白映安不在的时候来到白景平的病房。

护工小姐看到她进来,看了看病床上的白景平,然后识趣地退了出去。

白景平没有料到朱慧会来看自己,脸上闪过一抹讶然后,轻轻地唤了声:“小慧,你来了。”

朱慧走过去,打量着憔悴不堪的他,心里涌起一抹心疼:“你还好吧?”

“还好,比昨天好多了。”白景平努力地坐起身子,朱慧忙走上前去帮他垫好枕头。

“你呢?小意怎么样了?”白景平反问她。

“他挺好的,正在等着手术。”

两人相对无言,气氛显得有些尴尬,朱慧打破沉默说道:“我就是过来看看你,既然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小慧。”白景平突然伸出手,在她转身的那一刻抓住她的手腕。

朱慧怔了一怔,扭头望着他。

“我可不可以最后再问你一次,慕晴到底是不是我的女儿?”白景平盯着她一本正经地问出一句。

朱慧盯着他,随即苦涩地笑了。

她以为他会对自己说句对不起,当年的,最近的,他对不起她的事情多了。或者对自己说点别的什么也好,至少能让她欣慰一点点,可惜啊!

他这么无情,她却是真心关心他的,昨天上午那一见之后,她整颗心都不好了。

明明人家早就不要她不理她了,她却在看到他生病后仍然会为他心疼。她也觉得这样的自己很贱,昨天对慕晴的责骂,其实也是在骂她自己啊!

“请你告诉我实话好么?”白景平等不及又问出一句。

朱慧眨巴了一下双目,将眼底的那一层泪雾逼回去,黯然道:“慕晴小的时候,我带着她上白家认清,你母亲冲我一通臭骂说生了个女儿还有脸回来抢白家女主人的位置。一年后我再上门,她又指着慕晴的脸说哪一点长得像白家人,然后把我们母女扔出白家。再后来,我赌气把慕晴变成了白映安的模样,却又被你的母亲和夫人毒打一顿,你的夫人还拿着刀子扬言要毁掉慕晴的脸。那一次,我终于死心了,也终于明白不是你们白家不相信慕晴,而是压根就不想认她。我知道每一次我带慕晴上门,你都躲在屋里对我避而不见,对慕晴更是连看都没有看过一眼。可我就不明白了,白映安也是个女孩,为什么她就可以得到你母亲的疼爱呢?就因为许雅容娘家有钱吗?”

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地滑落下来,低声哽咽道:“你明明知道慕晴就是你的亲生女儿,却还是这样问,如果我生的是个儿子,你们白家就不会这样对我了对么?都怪我无用,生不出儿子对么……?”

她咬着唇,说不下去了。

白景平望着她,半晌才歉疚地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呢?你已经把我和慕晴害成这样了。如果当初不是你们一再的拒绝,我不会带着慕晴去整容,更不会让你们有机会逼她嫁入南宫家。”朱慧突然摇头:“不,应该怪我才对,是我太冲动了,是我把慕晴害成今天这样的。”

白景平的眼眶不禁也热了,一脸愧疚道:“你说得没错,是我的错。”

只是,知道错有什么用?再也无法弥补了。

“希望她后天的婚礼可以顺利完成,希望她跟林安南可以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白景平喃喃道:“林安南还是很爱她的对么?会一直保护她的对么?”

朱慧睨着他:“你不是还在怀疑她么?为什么要关心她的以后。”

“只要你亲口告诉我慕晴是我的亲生女儿,我就不会再怀疑。”白景平盯着她,将这句他一直不敢说出口的话说了出来。

如果这个时候他还是不敢认这个女儿的话,那么他做鬼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让我见见她好么?”他突然语带请求道。

朱慧望着他,沉默了一阵后摇头:“见了又怎么样?你能做什么?你敢把她接回家去吗?你敢认她吗?你会让她从白家大宅出嫁吗?”

白景平沉默了。

朱慧冷笑:“你连这些都做不到的话,还有什么脸去见她?”

“小慧。”白景平抬头盯着她说道:“别这样好么?就当是我这位做父亲的见自己女儿最后一面。”

“为什么是最后一面?你到底怎么了?”朱慧听到他这么说,突然紧张起来。

白景平摇头:“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我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我怕自己哪天一不小心就会倒下。还有,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即便我现在不死,往后也离不开牢狱之地了。”

朱慧只听说白氏出了问题,却没想到会这么严重,向来心软的她,听到白景平这么说后立刻便妥协了,转身便往病房门口走去。

白慕晴并不想跟白景平见面,当初从白家离开的时候她就当着白景平的面嚷出要跟他断绝关系的话了,并且已经下定了决心要跟他决裂。

可是她拗不过母亲的劝说与哀求,最终还是来到了白景平的病床前。

看着病床上与之前判若两人、虚弱不已的父亲,向来心地善良的她不禁有些同情,不过同情归同情,表面上却仍是冷冰冰的。

“白董,找我有事么?”她平淡地问了一句。

白景平看着她冷漠的脸色,心下有些难过,不过这些都是他自找的,他自己心里清楚。注视了她半晌,他才幽幽地吐出一句:“慕晴,对不起。”

白慕晴摇头:“白董,我不接受你的道歉,请问还有什么事么?”

“慕晴。”朱慧在一旁小声提醒:“不可以这样跟你父亲说话。”

白慕晴却火大地转向朱慧,盯着她没好气道:“妈,你有没有搞错啊,你忘了他们一家人是怎么对待我们的了么?居然还想让我认她做父亲?你到底有没有一点自尊和底线的啊?”

她太生气了,说起话来不经甚至都顾忌不到母亲的感受。

当初就是因为母亲一遍遍地劝她原谅父亲,所以她才会在白家人假意接她回白家团聚的时候傻傻地跑过去,紧接着就被逼嫁给南宫宸。

这一年来,她九死一生,全是拜这家人所赐,她这位懦弱的母亲居然还想让她原谅?

她现在算是明白了,自己的性格那么软弱无能,有一大部分原因是遗传自她这位没用的母亲的。

朱慧被她责备得低下头去。

白景平无奈地吸了口气:“慕晴,过去我确实有很多对不起你的地方,也知道你肯定不会再原谅我了。作为一个父亲我没有对你尽到丁点的责任,甚至还给你带去了无尽的伤害,爸爸在这里给你道歉好不好?”

“不需要。”

“慕晴,爸这次是扛不过去了,也许这是我们父女最后一次见面。”

听到他这么说,白慕晴终于拿正眼瞧了他,但语气依旧嘲弄:“怎么?得了绝症?活不成了?”

“嗯,差不多吧。”

“还真是……恶人有恶报。”她冷笑一声。

“慕晴!”朱慧忍不住再度开口责备。

白景平却一脸的无所谓,反而自嘲地笑了笑:“是呀,恶人有恶报,上苍果然是公平的。”

白慕晴点头:“好,我知道,等你归西后我一定会送你最后一程的,白董还有什么事么?”

白景平稍稍挪了挪身子,从枕头下方拿出一张银行卡,道:“现在公司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我名下所有的财产都被冻结了,手头能用的资金不多,我把这点钱分成两分,给你和映安每人三百万。”

他将银行卡递了过来:“密码是你的生日,把钱收着吧,以后万一发生什么事情也能有个备用的。”

白慕晴垂眸看了一眼他手中的银行卡,心下有些动容,她就是个这么容易被人感动的人,这么没立场的人。倒不是被他这三百万给感动了,而是他刚刚说的那些话。

虽然她恨他,怨他,但终究是自己的亲生父亲,看到他这么虚弱地说出这些告别式话语,心里对他的怨恨居然又在一点一点地流失了。

她摇晃了一下脑袋,暗暗地提醒自己不能被他扮一下可怜就动摇心底的态度。

“还是把这些钱留给你那位宝贝女儿吧,我不需要。”

“慕晴……。”

“好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白慕晴转身便往病房门口走去。

朱慧看了看走出去的白慕晴,又看了看病床上的白景平,最终只是无奈地说出一句:“慕晴的心很软的,如果不是被你伤透了,她不会对你这种态度。”

“我知道,是我对不起她。”白景平改为将卡递到她面前:“你帮她把卡收下吧,总有一天能用得着的。”

朱慧看了看他手中的银行卡,摇头:“不用了,这么艰难都过来了,以后就算是出了事情我们一样可以挺过去的。”

“白董,你安心养病吧,你放心,以后我和慕晴也不会再缠着你了。”朱慧冲他浅浅一笑:“白董保重。”

“连你也这么叫我。”白景平黯然地苦笑。

朱慧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他的病房。

*****

见了白景平一面,白慕晴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受影响的。

这真的就是她和这位名义上的父亲的最后一面了吗?怎么觉得那么伤感呢?

听到身后传来脚步走,她迅速地整了整自己的思绪,转过头去望着走进来的朱慧,看着她脸上的黯然问道:“妈,你是在担心他吗?”

“公司出了那么大的事即便是一个年轻力壮的年轻人肯定也经受不住啊。”朱慧轻吸口气道。

白慕晴突然有些同情起自己这位母亲来,这一辈子就爱了这么一个男人,结果却是到最后都没能得到过对方。

年轻的时候白景平躲着她,她迫于无奈地嫁给一位好赌成性的男人,还生下了不健康的小意。婚姻的不美满,小意的病,她这辈子也算是吃尽了苦头了。

她不自觉地伸出手搂住她的肩膀道,柔声承诺道:“妈,你放心,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和小意吃苦了。”

朱慧点点头,拍着她的肩:“等你跟安南结婚了,小意的手术成功了,我这辈子也是就没有什么牵挂了。”尽边肠血。

“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母女俩相互安慰了一阵,朱慧突然开口道:“明天就是你跟安南的婚礼了,赶紧去忙你们的事情吧,小意有我照顾就行了。”

白慕晴笑道:“我问过安南了,他说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让我安心在医院陪小意。”

“你是新娘子,也是明天的主角,怎么可能没什么忙的嘛。”朱慧催促道:“快去吧。”

白慕晴想想也是,明明是自己结婚,婚礼上的事情自己却一点都没有帮忙准备过,她正想离开病房去找林安南。小意却在这个时候说道:“姐,我要出院,我要参加你的婚礼。”

白慕晴刚迈出的脚步一转,走到他的病床前拉住他的小手安抚道:“可是医生说你不可以离开医院啊,咱们今天不是说好了么,你乖乖在医院呆着,哪都不许去。”

“可是人家也好想看姐姐当新娘子的样子嘛。”

“小意。”朱慧安慰道:“你不是一向最护着你姐的吗,怎么不听你姐的话了?”

小意撇了撇嘴,不说话了。

*****

白慕晴离开医院后,给林安南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的林安南语气有些紧张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小意出什么事了?”

“没有啦,小意没事。”

“噢,吓我一跳。”

“怎么?在你的映象中,我只有有急事的时候才会给你打电话?”

“难道不是么?”林安南反问。

白慕晴被他反问住了,想了想自己最近跟林安南的相处,好像每次都是林安南给她打电话,自己却从来没有给他打过。

她有些歉疚道:“对不起啊,以后我一定经常给你打电话。”

林安南笑了:“以后?以后咱们就住在一起了,用不着打电话啦。”

白慕晴也跟着笑了,有些不好意思:“也是哦。”

“说吧,打电话给我到底有什么事。”林安南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毕竟明天也是我的婚礼,我闲得有些心慌。”

“闲得心慌啊?”林安南想了想,含笑道:“刚好今晚没人陪我吃晚餐,给你个机会吧。”

“你少来,我是问你婚礼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婚礼的事情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就等你了。”林安南笑问:“你在哪?我现在过去接你。”

白慕晴扫了一眼四周,道:“我在医院门口的大马路旁边。”

“好,你在那里等一下,我马上就到。”林安南说完挂上电话。

不一会儿林安南就到了,两人一起来到市中心的一家法国餐厅。

白慕晴打量着装饰豪华的餐厅四周,道:“我是出来帮忙准备婚礼的,你居然把我带到这里来?”

林安南笑着给她切了一块小牛扒:“今天可是你这辈子最后一天单身生活了,也是咱俩最后一次以情侣的身份约会了,难道你不想好好利用它?”

白慕晴想了想,确实呢,她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明天的婚礼一过,她和林安南就要成为正式的夫妻了,以后再就不能像现在这样自由自在了,也不能像之前那样去寻找女儿的下落了。

前天苏惜让她过去恒星医生看看,结果因为小意的事情一耽搁,机会就这么错过了。

“怎么了?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伤感?”林安南打量着她浅笑。

白慕晴回过神来,注视着他轻笑:“还不是你闹的,原本我都没意识到这一点。”

“好吧,算我错了。”林安南指了指她碟子里的美食:“不说这些伤感的了,赶紧吃东西吧。”

吃了几口,林安南抬起头来说:“伯母要在医院陪小意,可能要到婚宴准备开始的时候才会过去,不过你放心,化妆师和一些婚礼服务人员我会让他们早点过去香堤花园。今晚你就早点睡,别明天早上爬不起来化妆。”

“知道啦,我会早点睡的。”

“今晚有人陪你么?”

“有啊,姚美会过来陪我。”

“苏惜呢?”

“苏惜被她公抓到国外出差去了,来不了。”白慕晴有些忱惜道。

“没关系,有姚美陪你就行了。”林安南安抚地笑了笑。

两人一起吃过晚餐,又一起到江边看了江景,林安南便将白慕晴送回香堤公寓了。

车子停在公寓楼下,白慕晴解开安全带,扭头发现林安南正在看着自己,如是冲他微笑道:“怎么了?舍不得我啊?”

“嗯,我已经等不及明天了。”林安南倾身,将她的身体扳了过来,随即低头在她的唇上吻了吻。

白慕晴有些不好意思地将身体往后退了一些,对他说:“别光说我,你自己也要早点休息,明天才有力气陪客人喝酒。”

“好,那我先回去了。”林安南在她的唇上又吻了一记后,方才松开她:“上去吧。”

白慕晴点头,推开车门下了车子。

看着林安南的车子走远后,她才转身往电梯间走去,脚步刚迈进去便瞬间一滞,连同身体也僵在了原地。

她讶然地看着一手抄着裤兜,一手控制着电梯开门键的南宫宸,本能地……她就想转身逃离。

对于这个男人,她已经有恐惧了,她怕那天晚上的事情再发生一次,她怕明天的婚礼会因为她而出现什么意外。

“怎么不进去?”南宫宸斜斜地靠在墙壁上,脸上泛着邪肆的浅笑。

“我……等下一班。”白慕晴走到另一部电梯前站定。

“你跟你未婚夫在车上缠绵了多久,我就等了你多久,你真的忍心拒绝么?”

白慕晴脸上一热,他看到了……。

她轻吸口气,迈了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