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钻满加更~/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宸松开电梯键跟着迈了进去,站在她的身侧。

光是往自己的身侧一站,白慕晴就可以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势正在往自己身上压迫而来。

她不自觉地往角落里靠了一些,语气中满满都是防备:“我明天就要举办婚礼了。今晚会有朋友跟造型师过来。”

她的意思很明显,她家有人,他别想打她的歪主意。

南宫宸转过身来,身体一个上前将她堵在电梯角落里。修长的手指抚上她诱人的唇瓣:“放心,我今晚没喝酒。”

“那就好。”白慕晴心慌意乱地别过头去,试图挣开他压在自己唇瓣上的手指。

南宫宸却没有给她挣开的机会,继续面色平淡地开口:“而且……我这人有洁癖,不喜欢刚被别个男人吻过的女人。”

“嘶……。”白慕晴倒吸口气,只觉得唇上一片疼痛。

“既然不喜欢,那就赶紧松开我啊。”

电梯早已经停在两人所在的楼层上。白慕晴情之下奋力地在他身上推了一把,然后从他身侧挣了出去。

只是没等她跑出电梯,腰上突然多了一道束缚,她被南宫宸重新挽入怀中。腰上是他有力的手臂,身体紧紧地贴着他的,她的脸继续升温着。

“明天结婚是么?”他俯视着她。

她机械性地点头:“是。”

“想要什么结婚礼物?姐夫送你,不。应该是情夫送你。”

“谢谢,不过不需要了。”她使劲地想要将自己紧紧地贴着他的身体往后退。却根本挣不脱他的手臂。

“南宫宸你再不放手我要叫了!”她气愤地威胁。

南宫宸果然松了手,不过他并非害怕她叫,而是玩够了。

一得到自由的白慕晴立刻转身冲出电梯,她跑了几步,没有听到南宫宸追上来才终于松了口气,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摁开密码锁,推门入屋。

直到将大门所有的锁锁死,露台的门也锁死,白慕晴才终于安下心来。她走进卧室。看着仍然有些疼的嘴唇,好在没有被他摁出伤口来。

她在浴室里面洗了个澡,收拾了一下房间便走到床上睡觉去了。

她并没有让姚美过来,因为考虑到南宫宸认识姚美,知道姚美是他的妻子的朋友,万一看到她必然会引起他的怀疑。

闭上眼,她努力地想让自己尽快睡着,却丝毫没有睡意。

期间接了一个林安南打来的电话,还有苏惜从国外打回来的祝福电话,挂上电话后,仍然没有半点睡意。

难道是因为墙的另一边住着南宫宸吗?所以心里才会又开始慌乱了?

为什么自己对他会越来越恐惧呢?恐惧得连看到他的影子都害怕。

就这么胡思乱想了许久,白慕晴才不容易才睡着了,然后一觉睡到电话响,是造型师她们过来了。

天还没有完全放亮,白慕晴便在一帮造型师的帮助下开始装扮自己。

迷迷糊糊中,她接到林安南的电话,电话那头的林安南估计也早早就起来了,神清气爽地问她起了没有。

白慕晴睁了睁困倦的双眼,看着镜中的自己:“我在化妆呢。”

“怎么?没睡醒。”

“嗯。”白慕晴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结婚真是一件累人的事情。”

“乖,忍一忍就过去了,晚上咱们再好好补觉。”林安南的声音听起来无限宠溺。

白慕晴点了点头,随即问道:“不是八点才过来接我么?你起这么早做什么?”

“因为想早一点把你娶进门啊。”林安南浅笑道。

他没有告诉白慕晴,其实他的心里一样觉得莫明不安,总觉得自己不会那么顺利就能得到白慕晴。

为什么会有这种不好的感觉。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白慕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安抚道:“现在才五点,太早了,还是到床上再睡会吧。”

“没关系,醒了就睡不着了。”

“那好吧,一会路上小心点。”

“好的,不打扰你做造型了。”林安南笑笑地说完,挂上电话。

白慕晴将电话放了下来,看着镜中的自己,里面的她比以往漂亮了许多,果然很有新娘子的气质。

她突然想起一年前自己嫁给南宫宸的情景,没有漂亮的婚纱和头饰,也没有这么一堆造型师。她甚至都忘了自己是怎么被她们套上衣服塞上车的,浑浑噩噩中就成为南宫宸的妻子了。

一年后的今天,她居然又当了一回新娘子,虽然不是自己真心想嫁的男人,但至少是比上一回要好多了。

她闭上眼,回想着林安南最近这段时间来对自己的各种好,再睁眼的时候,脸上便有了微笑的痕迹。

能嫁给一个真心对自己好的人,她还有什么好挑的呢?

她突然很想给林安南打个电话,如是拿起桌面上的手机重新拨了过去。电话那头的林安南显得有些讶然:“慕晴。怎么了?”

“安南,我想跟你聊聊。”

“你想聊什么?”林安南的语气突然变得凝重起来。

白慕晴却笑了:“你别那么紧张嘛,我只是有些心理话想跟你说。”

心理话……听起来还是很让人紧张啊!

林安南沉吟了片刻,才道:“那好吧,你说,我听着。”

白慕晴紧了紧掌心里的手机,片刻之后才说道:“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是在某咖啡厅里,算是对你一见钟情吧。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家室有没有女朋友,就那么一味地被你的气质吸引了。所以你稍微一出手,我就上勾了,成了你的女朋友。那个时候我是真心爱你的,而且还是我长这么大以来头一次喜欢一个男人,直到后来……。”

“慕晴,可以不要提那件事情了么?”林安南打断她,呼吸有些急促起来:“我会用自己的余生来弥补那段过错的,所以,求你不要再提了。”

“安南,我原谅你了。”

“你说什么?”

“我说,我原谅你了。”白慕晴重申道:“只要你以后都不再背叛我,我就会原谅你一辈子,然后像以前那样爱着你,喜欢你。”

“慕晴……。”林安南不敢置信地轻唤一声:“你是说真的吗?”

“嗯。”

林安南沉吟片刻,才兴奋地说道:“这真是我收到最好的结婚礼物了。”

“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珍惜。”

“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在往后的岁月里,我会像以前一样爱你,再也不会干出那种浑蛋的事情来了。”

“好,我相信你。”

“那么你呢……。”林安南迟疑着开口。

白慕晴柔柔地浅笑:“你放心,我会尽快把过去一年内所发生的事情和人物忘记,重新我的新生活的。”

“嗯……那我是不是可以憧憬一下未来?”

“什么未来?”

“比如,尽快生个孩子。”

白慕晴沉默了,孩子,她的心脏又开始揪疼起来了。在女儿还下落不明的情况下,自己却要再生一个孩子替代她了么?

不,她不能这么做,她已经决定好了,婚礼过后自己将会全副身心去找女儿的下落,一定要把女儿找回来。

林安南感觉到她的沉默,轻笑道:“你知道我妈向来催我催得紧,早就想抱孙子了。不过如果你不想这么早的话,也没关系,咱们再等等就是了。”

“我只是觉得自己刚生完不久又生的话……,安南,那就顺其自然吧。”为了转移话题,她如是改口说道:“好了,你忙你的去吧,我们一会见。”

“好,一会见。”林安南正要挂上电话,白慕晴却突然说了一句:“安南,你真的什么都会为我做吗?”

“嗯,当然。”

“比如……接受小意,接受我的孩子……我是说……假如我的孩子没有死的话。”她终于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林安南沉吟了一下,方才点头:“我会的。”

“真的?那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我……。”白慕晴眨巴了一下眼里的泪痕,轻笑道:“还是等婚礼过后再告诉你吧。”

如果她现在告诉林安南她的女儿也许还活着,并且请求他帮忙寻找的话,他一定会堵心的吧。可她又确实很需要他的帮忙,想来想去,她还是决定婚礼过后再跟说细说这件事情了。

“到底什么事?”林安南被她勾起了好奇心。

“很重要的事,所以要婚礼过后当面跟你说。”

林安南想了想:“好,不管什么事情我都会帮你处理妥的,别担心。”

“好。”白慕晴暗松口气,挂上电话。

她不知道把这件事情告诉林安南合不合适,可是她已经没有办法了,而且做出这个决定也是经过好长时间考虑的。

多一个人帮忙,就是多一份希望,不是么?

*****

医院内,白景平一觉醒来看到白映安在病床前,如是打量着她问道:“映安,今天是慕晴结婚,你不是应该到场的么?”

“我会以南宫家少夫人的身份到场,不过不用那么早,十一点钟去观礼就行了。”白映安拉住他的手:“爸,我想在医院陪着你。”

“这里有护工,你不用陪我的。”

“反正我没事干。”白映安嘿嘿一笑:“我怕爸爸一个人在这里无聊嘛。”

“映安啊……。”白景平拍了拍她的手,苦笑道:“你虽然被宠坏了,但仍然是个教训的好孩子,这一点爸爸还是很欣慰的。”

“当然了,你是我的亲爸嘛,我不孝顺你谁孝顺?”

“真乖。”白景平打量了一眼四周:“对了,你妈呢?她没有过来么?”

“我过来之前给家里打过电话,红姨说她出门了,应该是正在过来的路上吧。”白映安说完转身走到床头桌前,一边从食品袋里拿点心出来一边说道:“爸,我给你带了你最喜欢吃的凤梨酥,你尝尝。”

她将一块点心递到白景平的嘴巴前,白景平张嘴咬了一口,满面欢喜地点头:“不错,好吃。”

“真的啊?好吃你就多吃点。”白映安又给他拿了一块。

“行,我自己来就好。”白景平接过她递过来的点心点了起来,笑盈盈道:“宝贝女儿买的点心,就是比别人买的好吃。”

“真的?那我以后经常给爸爸买。”

“嗯,好。”白景平点着头,眼神却不由自主地黯淡下来。

他用手擦了擦手上的点心碎屑,然后从枕头下方拿出来一张银行卡递给她道:“映安啊,你是个从小被宠着长大的孩子,大手大脚花惯了,不过公司出了这样的事情,爸以后估计就宠不了你了。这是爸最后的一笔钱,密码是你的生日,你省着点花知道么?”

白映安看着他手中的银行卡,眼泪一下就出来了:“爸,你自己都没钱了,还给我做什么啊,以后应该是我养你才对。”

她将白景平的手掌推了回去:“你自己收着吧,我现在是南宫家的少夫人,怎么会缺钱花嘛。”

“南宫……。”白景平摇着头苦涩地笑了:“映安,南宫宸不可能对你好的,所以你要学着保护自己,学着自己养活自己。”

“爸怎么这么说?南宫宸他对我挺好的呀。”白映安不解,除了总是对她若即若离,还有那方面不能满足她外,别的一切都挺好的。

白景平又是一声苦笑:“总之你听爸爸的话,把钱收着,以后总有用得着的地方,还有……。”他抓住白映安的手掌:“以后如果我不能照顾你们的话,替我照顾好你妈,她和你一样是个被宠坏了的女人,需要别人好好照顾。”

“爸,你在说什么?你为什么不能照顾我们?”白映安突然伤感起来:“是税务上的事么?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不用坐牢的,你不会有事的。”

看着白映安一脸焦急的样子,白景平如是安抚道:“好,爸等你想办法,慢慢想不着急。”

白景平说着抬起手掌在她的发丝上抚了一记:“好了,赶紧去参加慕晴的婚礼吧。”

“对了……。”白景平突然又说了一句:“慕晴是你的亲妹妹,以后别再为难她了知道么?”

“爸……你干嘛这么说嘛,你是不是开始疼她不疼我了?”白映安小嘴一翘。

白景平笑了:“怎么会,爸最疼的永远是你。”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爸只是觉得她毕竟是你唯一的妹妹,在以后的日子里你们应该好好相处,相互照应。”

“她才不是我妹妹。”白映安低咕一声,随即转移话题道:“好啦,我不跟你说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去参加婚礼了。”

“好,去吧。”

“走啦。”白映安站起身子要走,白景平突然抓住她的手腕唤了声:“映安。”

白映安回过头来,狐疑地望着他:“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想叫叫你的名字。”白景平笑着松开她的手腕:“去吧。”

白映安看着父亲,总觉得今天的他特别的奇怪,难道是因为生病和公司出事的缘故所以才会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她无奈地轻叹一声,转身离开父亲的病房。

白映安离开医院后,直接来到南宫集团的顶楼总裁办公室。

南宫宸正在跟颜助理说着什么,向来对颜助理没有好感的她只是淡淡地瞟了她一眼,便欢快地往办公桌后方的南宫宸走去。

“宸,我们什么时候过去婚礼现场?”她走到南宫宸身侧,顺势一旋身子坐在南宫宸的腿上,完全不顾忌自己身上正穿着性感的礼服。

颜助理微微垂了一下视线,道:“宸少,那我先去忙了。”

“去吧。”南宫宸一只手扶住白映安的腰身。

白映安往他怀里溺了溺,笑盈盈道:“其实也不用那么早,现在才九点多对吧?”

意思是如果现在他有性趣的话,她还是可以陪他一场的。南宫宸又怎会听不出来她的话外之意,他只是淡淡地笑着,任由她在自己身上扭动磨蹭。

白映安见他没反对,如是放大了胆量,小手从他衬衫的缝隙里滑进去,一路往下温柔地挑逗起来。

南宫宸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上面的手机号码,又看了一眼怀中卖力挑逗自己的女人,随即拿起手机摁了接听键。

“有事么?”他的声音不冷不热。

电话那头传来男人低低的悲泣声,半晌都吐不出一句话来,南宫宸不耐烦地皱起眉头:“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挂了。”

电话那头的人终于开口了:“宸少,我是特地打电话跟您说声对不起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是我逼着她们姐妹俩这么做的,跟她们没有关系……。”

“停。”南宫宸淡淡地吐出一个字,白映安讶然地仰起小脸,南宫宸低头冲她微微一笑:“不是说你,宝贝。”

白映安柔柔地笑了,继续着手中的动作。

南宫宸接着开口:“我不喜欢听人道歉,更不需要解释。”

“好……我知道自己犯了不可饶恕的罪孽,我也愿意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南宫少爷……是不是我死了,你就会原谅我的两个女儿?会放过她们么?”

“未必。”

“南宫少爷,算我求你了好么?”

“求我就算了,我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南宫宸手掌覆在白映安的头顶上方,轻轻地抚摸着。

“南宫少爷,求你一定要放过我的女儿!”电话那头的白景平突然哭着喊了一声,紧接着是一阵‘呼呼’的杂音,像是被风吹的声音,最后‘砰’的一声震响,伴随着众人的惊叫声。

那声音大得连白映安都被惊动了,她刚把南宫宸的拉链‘嘶’的一声拉下去,就听到这个奇怪的声音。

“什么声音啊?”白映安讶然地扫了一眼南宫宸的手机问道。

南宫宸仅有两秒钟的沉默,便将手机拿了下来,低头冲她浅笑:“没什么,有人跳楼而已。”

“跳楼?什么人啊?发生什么事了?”白映安看着他手中仍然嘈杂不断的手机。

“不清楚,应该是有人不想活了吧。”南宫宸关了手机,一把将白映安从自己腿上抱了下来,一边整理好被她弄凌乱的衣服一边含笑道:“走吧,我们该出发了。”

“现在就出发啊?还早呢。”

“不早,迟到了就错过好戏了。”

“结婚而已,早就看腻了。”

“但我没有看腻。”南宫宸冲她又是微微一笑。

白映安知道留不住他了,只好跟着他离开办公室,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

C城最有名的星级酒店内已是宾客盈门,从室内到室外的大型泳池花园,每一处都布置得温馨浪漫,每一个角落都在流淌着悦耳的音乐。

杯光盏影中,男人们穿着得体的礼服,女人们穿着性感艳丽的礼服,个个脸上都有着得体的微笑。

婚宴等同于一场大型的交际会,一帮有钱人手执酒杯在里面说着客套话攀关系,气氛融洽祥和。

迎完宾客后,白慕晴被安排在新娘休息室里稍作休息。

她坐在镜子前让化妆师给她补妆,林安南站在她身后,看着镜中艳丽迷人的她,忍不住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一记:“真漂亮。”尽丸池弟。

一旁的姚美看到他亲白慕晴,立刻笑着打趣道:“林少,你就不能等到晚上再亲么?人家刚补好妆。”

“还可以再补的嘛。”林安南扫了她一眼,投给她的记‘多事’的眼光。

“人家化妆师也很累的,你又没有工资加给人家。”

“加,每个人都会加。”林安南大方地说道。

几位化妆师立刻开心地笑了起来:“谢谢林少!”

“看看,有钱就是大方,你们应该感谢我。”姚美指了指自己。

“好啦,别逗人家了。”白慕晴笑着扯了扯姚美的衣角。

“人家参加个婚礼还要偷偷摸摸的,很不爽好不好,你还不让我逗逗林少。”姚美故作嗔怪地横了她一眼:“都还没有结成婚呢,就这么护着你家林少了,没良心的。”

做不成伴娘她已经很失望了,连参加个婚礼还要像做贼一样,不能让南宫宸看到自己,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真是太难受了。

“慕晴马上就要成为林太太了,当然得护着我林安南了。”林安南得意地笑着。

姚美横了他一眼,哼哼着不说话了。

大伙在休息室里闲扯了一阵,便有服务生过来通知他们准备出场了。

“走吧。”林安南将白慕晴从椅子上牵起,两人一起往大厅外头走去。

随着婚礼进行曲的缓缓响起,一对新人携手出现在二楼的旋梯口,楼下,众人响起一阵激烈的掌声。

看着楼下宾客云集的场面,白慕晴不禁有些紧张起来,她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场面呢。

林安南感觉到她的紧张,握着她的大掌紧了紧,在她耳边低语:“别紧张,都是一些熟悉的人。”

白慕晴冲他投去一抹感激的笑容,小心翼翼地踏着脚下的水晶高跟鞋,和他一起往楼下走去。

两人一起来到临时搭建的婚礼台上接受牧师的洗礼,当牧师问到彼此愿不愿意一辈都钟爱对方,不管贫穷还是困苦,直到生老病死时,林安南毫不犹豫地宣告了他的意愿。

“我愿意。”毫不拖泥带水的三个字。

“白慕晴小姐,你呢?”牧师改为问白慕晴。

白慕晴刚想说‘我愿意’时,突然感觉有一股慑人的视线从大堂入口处直射而来。她不自觉地往那边望过去,恰巧接触到南宫宸的视线。

他刚从外面走进来,注视着她的目光如同一把刀子,使她不自觉地倒抽口气。

他居然来了,他不是从来就参加别人婚宴的么?

他怎么会来?而且还用那样的目光看她?

她用眼角的余光多瞟了一眼,看到他身边依偎着的白映安后,心里总算稍稍安定些。他们两个能在一起,而且还是那么亲热,那就代表着一切都是她多想了,也许他的目光本来就是这么的尖锐冷漠。

林安南见白慕晴久久没有回答牧师的问题,顺着她的眼光看过去,当他看到南宫宸时,心里隐隐一抽痛。

今早才打电话告诉他,她会努力忘记过去的,这会却在最重要的婚礼环节上为另一个男人失了神。

“白慕晴小姐,请问你愿意么?”牧师有些尴尬地重新问了一句。

“啊……。”白慕晴终于回过神来,惊觉到自己失态后,情急之下点头:“我当然愿意啊,这还用问么?”

她的回答让台下响起了一阵低笑,就连严肃的牧师也忍不住笑了,随即道:“那好,那就请夫妻双方交换戒指。”

两位侍者将戒指送了上去,林安南拿起女戒套在她的手指上,在她耳边威胁:“晚上再好好惩罚你。”

白慕晴则拿起男戒套在他的无名指上,歉疚地冲他说出一句:“对不起。”

台上的新人浑身上下都透露着幸福浪漫的气息事,台下观礼的人也跟着为他们感到兴福起来。

白映安亲热地腻在南宫宸身侧,一脸羡慕地说:“好幸福啊,我也好想要一场这么浪漫的婚礼。”

南宫宸低头看了她一眼,浅笑:“会有机会的。”

“真的吗?”白映安兴奋地抬起小脸盯着他:“你真的会为我补办一场这样的西式婚礼?”

“不一定是我。”南宫宸依旧浅笑着。

白映安却小嘴一翘,一脸失望地咕哝:“我还以为你愿意给我补办一场呢,白高兴一场。”

此时,颜助理从门口快步走了进来,她站在人群外头扫礼了一眼四周,一眼就看到人群中最为出众的南宫宸,然后穿过人群往他走了过去。

“宸少,礼物准备好了。”将手中包装好的粉色盒子递到南宫宸面前。

南宫宸稍稍侧过身来,从她手中接过粉色礼盒,冲她道了声:“谢谢。”

颜助理微微低了一下头,转身退出宴会厅。

白映安打量着南宫宸手中用粉色丝带包装好的礼盒,一脸好奇怪地问道:“是什么礼物啊?可以给我看看么?”

刚刚来的时候她就问过南宫宸打算送什么礼物给白慕晴和林安南,可南宫宸却说要给他们一个惊喜,顺便也给她一个惊喜。

南宫宸越是故作神秘,她就越是好奇这里面究竟是什么宝贝了。

而南宫宸一如既往地保持神秘道:“一会你就知道了。”

“干嘛搞得那么神秘啊,人家都好奇死了。”

南宫宸只是不达眼底地浅笑着,不说话。

台上的林安南和白慕晴已经交换好了戒指,牧师含笑看了看二人,朗声道:“现在我宣布,林安南先生和白慕晴小姐的婚姻从这一刻起正式……。”

‘成立’二字还在口中,台下突然响起一个磁性的声音:“等一下。”

原本在等待着牧师宣布婚礼成立的众人听到这个声音,不自觉地转过头,顺着声音的来源处望去。

台上的林安南和白慕晴也稍稍变了脸色,特别是白慕晴,听到南宫宸的声音就如同遭遇噩梦,全身的寒毛都在瞬间竖起。

她幽幽地转过身去,就看到南宫宸手里捧着粉色丝带包装好的礼盒从人群中缓步向前,往台上走来。

原本在观礼的人群不自觉地往旁边站了些,给他让出一条道来。

“宸,你要做什么”白映安低唤了一声,慌忙跟上去在他身后道:“礼物交给服务员就行了,人家正在走仪式呢。”

南宫宸却并未理会,径直地迈着修长的双腿往台上走去,直到来到两位新人面前才站定,打量了一眼二人道:“这么贵重的礼物……当然要亲自交给新娘子了,不然怎么彰显我的诚意?”

他脸上是笑着的,只是笑容里面满满都是邪肆,台下的人也许看不懂,白慕晴却一看就看到了。

事实上在南宫宸出声的那一刻,她的心里就已经被不好的预感埋满了,南宫宸给她送礼物?他会好心地给她送礼物?

南宫宸手里托着礼物盒子,林安南和白慕晴却久久都没有伸手去接,任谁都知道这不会是个好的礼物。

林安南终于动了动唇瓣,盯着南宫宸冷声道:“表哥,你想干什么?”

“我还能干什么?当然是来送礼物了。”他捧着礼物盒的手掌一挪,将盒子转到伴娘面前:“麻烦帮忙把礼物打开。”

伴娘看了看林安南和白慕晴,又看了看南宫宸手中的盒子,最终将盒子接过去,扯掉上面的丝带。

“先把礼物拿下去吧。”林安南突然开口。

伴娘应了声,正准备转身将盒子交给服务员,南宫宸却突然开口:“不,礼物太贵重了,万一弄丢了没人赔得起。”

此话一出,伴娘递出去的双手立刻一缩,抱紧了手中礼物盒。

“叫你们拆就拆,那么多费话干什么?”一旁的白映安对白慕晴这么不懂事的行为感到恼火。

台下的林夫人看到林安南和南宫宸一时间僵持不下,也打起了圆场开口:“安南,你表哥的一片心意,赶紧把礼物拆了吧。”

大家都这么说了,林安南也不好再反对,只好沉默。

伴娘对众人又是一番打量后,开始拆礼物盒,拆掉一层粉色的丝带,一层粉色的彩纸,然后是一个同样烫金粉的纸盒。

打开纸盒,里面是一份又一份的文件。

看着里面的众多A4纸,众人一番面面相视,重要得需要当场拆封的贵重礼物,搞了半天只是一堆纸张么。

白映安不解地看了南宫宸一眼,小声问道:“宸,这是什么?”

南宫宸冲她浅笑:“看看就知道了,同时也是送给你的惊喜。”

南宫宸越是这么说,白慕晴就越是紧张得冷汗直冒,半晌,她才颤抖着双手去拿礼物盒里面的文件。

第一份是白氏被印天收购的相关文件。

第二份是许雅容被警方拘留的通知书。

第三份是白景平的死亡通知书。

前面那两份对白慕晴来说只有震惊,但没有多大的冲击,可是当她翻到第四份,看到白景平的死亡通知书时,身体不自觉地颤了一颤。如果不是林安南扶住她,她估计已经倒下去了。

她的父亲去世了?就是刚刚的事情!?

她幽幽地抬起头颅,盯着南宫宸,半晌才吐出一句话来:“你什么意思?”

他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在她婚礼这天送这些东西给她?是发现什么了吗?是报复吗?

“送礼物给你还需要问什么意思吗?不识好歹。”白映安没好气地斥了她一句:“那么多人看着呢,还不快点谢谢你姐夫……。”

“你给我闭嘴!”白慕晴气恨地将她手中的文件砸到她身上。

白映安被她这么当众一砸,气得差点跳脚。

看着脸色泛白,颤抖不已的白慕晴,南宫宸却依旧浅笑:“里面还有呢。”

“慕晴。”林安南担忧地搂紧臂弯里的白慕晴,低声安慰道:“慕晴,别理他,我们先进去。”

林安南搂着她要走,白慕晴却瞪着礼物盒里面躺着的最后一份不小文件,最终还是一把将它抓了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