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他的手段/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有小小的一张,上面却显示着让她震惊的内容,居然是小意的出院证明。

对她来说,比起前面的三份文件。这才是最至命的啊!

“小意……。”她盯着他,低低地颤声问道:“小意怎么了?”

“啊——!”白映安的尖叫突然响彻整个婚宴大厅,她情急地翻看着手中的文件,气急败坏地惊叫着:“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有我爸爸的死亡证明?我爸他怎么了?”

她抓住南宫宸的手臂一通乱晃:“宸。这是什么意思?我爸怎么会死了呢?她刚刚还是好好的啊。”

“刚刚你不是听到了么?”南宫宸牵起唇角,稍稍往她耳边俯近一些:“‘砰’的一声,从医院顶楼纵身一跃。”

“你说什么?刚刚跳楼的是我爸爸……。”白映安瞬间脸色惨白。

白慕晴已经被惊吓得没有任何言语了,几乎是被林安南架着往里走的。只是没等她离开礼台,南宫宸便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强行将她从林安南的怀里拽了过去。

下一刻,她便被南宫宸拽着趄趄趔趔地往台下走。穿过众宾客直接往大门口的方向去。她的身体虚软得毫无反抗的力气,只能努力地稳住自己的脚步不让自己摔倒。

台下的宾客们看不到文件的内容,也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个个都一动不动地呆在原地,就连白慕晴被南宫宸拽着往会场外头走都没有人出面阻止。“

而台上的林安南却被白映安缠着追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林安南!你告诉我这些是不是真的?”

林安南被她缠得又急又气,不耐烦地将她的身体往旁边一拨,快步往门口追去。他一边追一边冲着两人的背影怒吼:“南宫宸!给我放开她!放开!”

见南宫宸丝毫不理会自己。他改为冲门口的保全人员吼:“都愣着做什么?马上给我拦住他!”

几位安保人员一接到他的命令,立刻冲上去要抓南宫宸。而几乎是同一时间,停在门口的商务车上下来三四名身强体壮的黑衣劲装男子。

劲装男子往安保人员跟前一站,实实地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安保人员看到他们像是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员,被吓得一动都不敢动。只有林安南不怕死地追上去,只是没等他追到车子旁边,便被那几位黑衣男子扔回来了。

看到南宫宸拽着白慕晴从酒店出来,另一辆奔驰车上的司机立刻下车将后座的车门打开。

白慕晴看到已经打开车门的车子,终于回过神来开始挣扎:“放开我……南宫宸你要干什么……。”

南宫宸没有回答她,而是将她连同身上的大型婚纱一起扔进车厢。甩上车门。

白慕晴怔了一怔,随即迅速地从座位上面爬起,转身开始心急地拍打起车窗,只是车厢隔音太强,谁也不知道她在喊些什么。

南宫宸不慌不忙,打算在另一侧车门上车的时候,扭头扫了一眼看热闹的众宾客和林道然夫妇,林夫人情急地问道:“宸,你这是在做什么?”

南宫宸并未搭理她,而是迈开步伐来到被黑衣人控制住的林安南跟前,漠然地扔给他一句:“你的账,往后再算。”

“什么意思啊?算什么账?安南他怎么了?”林道然焦急地走了上来。

南宫宸终于将视停在二老身上,语气同样淡冷:“问你们的好儿子。”

说完转身回到车子旁边弯腰坐了进去

车子启动,林安南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车子迅速离去,气得在原地跳脚。

白映安从酒店里面跑出来时,南宫宸的车子已经驶离酒店门口。她一边追着车子一边焦急地喊道:“宸!你别走!你给我回来.......!。”

然而,南宫宸的车子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很快便汇入车流中。

“宸.......!”她崩溃地蹲在地上,哭得肝肠寸断,手里紧紧地攥着那几份不知是真是假的文件。

她仍然不相信,刚刚还在办公室里跟她调情的南宫宸会是眼前这个冷漠地甩给她一堆‘惊讶’的男人,她不相信南宫宸已经知道真相了。

她哭了一阵,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含泪唤了声:“爸,妈……。”终于站起身子急匆匆地往医院赶去。

相较于白映安的惊慌失措和不敢置信,林安南倒是显得安静多了。那些黑衣人已经离去,他却依旧立在原地,久久没有动弹。

南宫宸刚刚那句话很明显,他已经知道事情的所有真相了,而且是一早就知道的,所以才能准备到这些礼物。

虽然气愤、难过,但他心里清楚,一旦南宫宸知道真相,他和白慕晴就再无可能了!

一旁的林夫人摇晃着他的手臂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安南,我快说啊!”

“南宫宸那种人你都敢惹,活得不耐烦了你。”林道然在一旁边恼火道:“到底是什么事情你倒是说啊!”

林安南稍稍回过神来,转向二老歉疚道:“对不起.......。”

除了这三个字,他多一个字都不想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跑出来看热闹的宾客们面面相视地问道。好好的婚礼搞成这样,林氏二老虽然觉得脸上无光,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向大家道歉。

******

从酒店出来后,白慕晴便立刻转过身来,抓着南宫宸的手臂气急败坏她问道:“你把我父亲怎么样了?还有,你把小意弄到哪去了?”

南宫宸只是淡淡地睨着她,似是很享受她脸上的惊慌失措,因为跟刚刚在台上那一脸幸福的模样相差太远了。

只要一想到她站在台上跟林安南幸福地交换戒指的样子,他就觉得自己这样对她太轻了,应该当场就掐断她的脖子。

“我在问你话!你把小意弄哪去了?你听到没有?”白慕晴加大了摇晃他的力度,急得眼泪都出来了:“小意他在等着做手术啊,再不手术就等不及了,你不可以伤害他的,你要打要骂要杀冲着我来!南宫宸你听到了没有……!”

无论她怎么摇晃,南宫宸都是一脸泰然自若的样子,就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改变一下,直到白慕晴激动地抓起他的手腕一口咬了下去。

“你要是敢伤害我的亲人,我跟你拼了!”白慕晴狠狠地咬着他的手掌,唇齿间都是血腥的味道。

南宫宸闷哼一声,本能地用力一甩,‘咚’的一声,白慕晴被撞在旁边的玻璃窗上。

撞击的力度有些大,她的额头瞬间红了一片,渐渐开始有些头昏眼花起来。恍惚间,她看到南宫宸的表情冷戾一片,她还听到他用鬼魅般的声音说:“不让他们给你陪葬,难消我心疼之恨,所以……。”

他隐隐而笑:“你给我听好了,白家的人一个都别想好过。”

“不,小意不是白家的人,他跟白家没有关系啊,他还是个孩子……。”

“谁让他有你这样一个姐姐呢?”

“不……你不能这样对他,你把他怎么样了?你说啊?”白慕晴激动得忍不住又去推打他了。

“把你的脏手从我身上拿开!”南宫宸嫌恶地一把推掉她的身体,力气大得让白慕晴再次撞在车玻璃窗上。

连着被撞了两下头颅,再加上心里的焦燥不安,白慕晴终于支撑不住地晕了过去。

*****

白映安不愿意相信父亲就这么离开了,从酒店出来后理直奔宏恩医院,当她赶到医院时,护士小姐立刻说道:“白小姐,我们打了你好半天电话,你怎么没接?”

她迅速地抓住护士小姐的手臂:“我爸呢?他怎么样了?”

护士小姐一脸凝重道:“白先生两个小时前从顶楼跳下,当场身亡了。”

“怎么可能——!”白映安尖叫一声,失声痛哭起来。

跟着医生去办手续回来的红姨看到她蹲在地上痛哭,走上来将她从地上扶起道:“大小姐,你别难过了,节哀顺便吧。”

“红姨……。”白映安望着她,痛哭流涕地摇着头:“我爸怎么会跳楼呢?他怎么会那么傻?”

“我也纳闷啊。”

“我爸不会死的,他不会那么傻的。”

红姨无奈地叹了口气,安抚道:“大小姐,振作一点吧,先生的后事还需要你料理呢。”

白映安突然抬起头来:“红姨,我妈呢?我妈她在哪里?”

她记得刚刚南宫宸送给她们的礼物里面还有一份关于母亲的拘留通知书,到底怎么回事她没看清楚。

红姨略一沉默后,又是一声唉叹:“就在先生跳楼前不久,家里突然来了好几位警察,说是夫人涉嫌在柳城杀人未遂,强行把她带走了。”

柳城,白映安心下一凉,居然是朴恋瑶那件事,怎么会……?

她一直以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而且这件事情当时做得那么天衣无缝,就连车子都烧毁了,怎么会突然跑出一堆警察来将她母亲带走呢?

难道是南宫宸?从那个时候南宫宸就已经发现她们的秘密了?从那个时候就开始怀疑了?

想起最近这段时间来南宫宸的所作所为,从来不碰她,还故意把她骗出南宫家,明明中了她的药却独自跑出别墅,还给她留了那样一个男人?

想到那个可恶的黑人,白映安突然捂住自己的耳朵尖叫起来。

她蹲在地上哭了一阵,拿出手机拨通南宫宸的电话号码,电话那头的南宫宸居然接通了,语气平静:“怎么了?夫人?”

“南宫宸!你不是人!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啊?你会遭报应的!你混蛋你不是人……!”

她一边哭一边骂,直到骂够了骂累了,才停止了谩骂。

电话那头的南宫宸却丝毫没有受她的谩骂影响,声音里头多了一丝笑意:“岳父大人也说我不是人,真糟糕,被你们说多了,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不是人了?”

“你不是人……。”白映安只是绝望地重复这一句。

“我现在才发现,其实当个不是人的人,也挺好的。”南宫宸浅笑:“谢谢你们给了我这个机会。白小姐,今天是我最后一次跟你见面跟你通话,从今以后,请你务必离我远一点。”

另外再提醒你一句:“如果不是你父亲用跳楼来哀求我放你们姐妹俩一马,我一定不会让你们活,所以请你知足。”

“当然了,我并不觉得你们活着就能比死了好过,换作我是你,我就找间高楼随自己的父亲去了。”南宫宸说完,顿了一下:“白小姐保重,我挂了。”

南宫宸不理会她的痛哭,挂断电话。

*****

白慕晴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陌生的卧室内。

一片陌生的环境,身上庞大的婚纱……她瞬间从迷糊中清醒过来,又从大床翻到地面上。她环视一眼,直接往那扇株红色的木门上冲去。

然而不管她怎么使劲拉扯,门板就是打不开。

她急得用手拍打起门板,一边大吼大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她手拍肿了,门外依然没有丝毫的动静,也没有人来给她开门,她渐渐地开始绝望起来,身体一点一点地跌坐在地板上。

南宫宸知道真相了,他不但把整个白家端了,还把小意抓起来了。怎么办?她该怎么办?她摇着头,急得泪如雨下。

她哭累了,眼泪也哭干了,就这么坐在角落里看着窗外的光线由明转暗。

一直到夜深了,楼下才终于响起一阵气车的引擎声,紧接着是一阵由远而近的脚步声,沉稳干练,就如同他的人一样。

卧室的门开了,南宫宸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昏暗的灯光下,他的身影修长挺拨,透着浓浓的危险气息。

经过一天的思考,她已经冷静了许多。

南宫宸抬手在灯钮上摁了一下,一室的亮光倾撒开来,白慕晴不自觉地闭了一下眼,等她终于适应了室内的光线后,方才从重新睁开眼睛对上他。

她身上仍然穿着那身隆重的婚纱,原本盘好的发丝有一半散落着,脸上的艳妆已经因为哭泣而糊成一个调色盘。此时坐在地上的她,看起来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怎么?舍不得脱下身上的嫁衣?”南宫宸扫视着她身上的婚纱,只觉得刺眼至极。

白慕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含泪注视着他哀求道:“南宫少爷,欺骗你的人是我,跟小意没有关系,放过他好么?求你了。”

“你没有资格哀求我。”南宫宸漠然地摇了一下头,注视着他的眸子冷如冰霜:“当初你选择欺骗我的时候,就应该想到招惹我的后果。”

他往前一步,弯腰拉近与她的距离:“我不相信你从来没有听说过关于我的传闻,而且据我所知那些传闻都是很可怕的。就这么一个可怕的男人,你居然有胆去欺骗玩弄他,这难道不是在找死么?”

“不,我不是故意的!”白慕晴摇头,情急道:“我是被逼的,从一开始就是被白夫人和白映安逼迫的,我不是有心要骗你,真的……。”

“被逼的?”南宫宸嗤笑一声:“如果真是被逼的,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告诉我谁还敢逼你?”

“她们抓走了小意,如果我告诉你她们就会把小意弄死,我不能让小意死,我……。”

“够了。”南宫宸不耐烦地打断她,道:“我今天来不是为了听你解释的,欺骗就是欺骗,任何理由的欺骗对我来说都是不可饶恕的,所以……。”

他伸出手抄过她的下巴,迫使她扬上起面庞:“所以不管你是被迫的还是自愿的,后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失去一切,然后一点一点地老死在这里。”

说完,他松开她直起腰身。

“不!”白慕晴情急之下一把抓住他的裤管,仰着泪脸哀求道:“我不指望你的饶恕,我愿意老死在这里,可是你不能伤害小意,小意他最近犯病犯得利害,再不手术就会没命的,我求你放了他,求你了……。”

“你那么想让自己的弟弟活下来?”

“是……。”

“可是你却让白映安捂死了我的儿子。”

白慕晴怔住了,眼泪挂在眼眶内。

“你的弟弟很重要,我的儿子就不重要了是么?她甚至可以在捂死的我犯五后,那么冠冕堂皇地说是为了让孩子解脱!”

“不,这跟我没关系,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捂死孩子。”

“那么你呢?”南宫宸一把将她从地上抓起,近距离地逼视着她:“那也是你的孩子,听到他死去的消息,你难道就一点都不难过么?就一点都不心疼?”

“我……。”白慕晴摇着头,腿步一点点地后退,身体抵在墙上。

她当然心疼,虽然她不确定那个孩子到底是不是她自己生的,可是在听到他的死讯时还是心疼得一天吃不下饭。

看着南宫宸脸上的痛苦和懊悔,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天啊,她到底要不要告诉他,死去的那个其实不一定是他的亲生儿子,他们的孩子也许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她应该告诉他吗?这个时候告诉他,他会相信吗?肯定又会觉得这是她为了让自己脱身的计谋吧?

“你不心疼是么?当初你誓死要生下这个孩子,目的就是以养胎的名议离开南宫家,然后又让白映安带着孩子回到南宫家。”

“不是……。”

“不是?”南宫宸冷笑:“为了跟林安南在一起,你费尽了苦心,把整个南宫家玩得团团转,你行啊,白小姐!”

“真的不是这样的!”白慕晴摇头:“大少爷,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我可以向您解释的。”

她根本不是为了跟林安南在一起才欺骗他的呀,他怎么可以这样误会她?他这样一误会,她这辈子还有从这里走出去的机会吗?

“你不是为了跟林安南在一起?那这是什么?”南宫宸的手掌抓住她的抹胸婚纱用力一扯,纱裙‘嘶’的一声被他扯裂。

白慕晴只觉得胸口处一凉,被扯料的纱裙从她的胸口处滑落下去,她慌忙扯起那掉落的白纱遮住自己的胸部。

“没能让你成功嫁给他,你很失望吧?”南宫宸的目光扫过她春光处泄的胸口,语气嘲讽至极。

见她说不出话来,南宫宸心里压抑的火气更旺了些,几乎呼是咬牙切齿道:“要我放掉你的弟弟和母亲也可以,从这里跳下去。”

他的手指一转,指住露台的方向。

白慕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扫了一眼露台,脸色惨白。

“这里是三楼,摔下去运气好的话会死,运气不好的话也许会终身残疾,你敢么?”

白慕晴当然不敢,可是……如果她跳下他就会放过她的家人,那么她愿意。所以几乎是没有多想,她便拎起过大的裙摆快步往露台的方向奔去。

然而,在她的身体翻跃过护栏准备往下跳的时候,南宫宸却一把拽住她的手臂将她掀了回来,狠狠地将她甩在地面上。

“啊……!”白慕晴被摔在地面上,膝盖生疼。

“看来你果然是她!”南宫宸往前一步俯视着她,只有她才会那么冲动地往下跳,就像当初跳天桥一样。换成是白映安,肯定是逼死她也没勇气跳的!

“不过你想得太美了,万一你摔死了那就太便宜你了。”南宫宸冷戾地一笑:“我要的是你生不如死,一辈子!”

听着他的话,白慕晴的心里越发的寒冷起来。

她了解南宫宸的个性,他是绝对不会这么容易就放过她的,

她是不是该心死了,可是她不甘心啊!

南宫宸看着她身上的纱裙,越看越觉得刺目至极,冲动之下一把将她从地面上拉起,将她身上本就已经撕裂开的纱裙整个扯了下去。

白慕晴的惊呼一声,身上瞬间被她剥得只剩下内衣裤。

她又羞又恼地抱住自己的光裸的身体,缩在墙角一脸惶恐地瞪着他。

南宫宸则迅速地拾起地面上的那一袭白袭,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将纱裙点燃,扬手便从露台护栏上扔了出去。

缝松的白纱一下被火苗吞噬,飘扬出一束耀眼的火光,同时照亮了外面的夜色。

紧接着,纱裙连同火苗一同飘落在一楼的花园里。

这里没有衣服,白慕晴甚至连躲都没处躲,感觉到南宫宸冷烈的目光扫射过来,她瑟缩着更加抱紧了自己。

本该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看在南宫宸的眼里却如同刚刚那抹白纱一样刺目,他往前迈了一步将她从角落里面拽了出来,迫使她与自己坦然面对。语气中充满了嘲讽:“装什么纯情?遮什么遮?你是没跟林安南做过还是没跟我做过?”

“放开我……。”白慕晴含泪挣扎起来。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太无情了,难道他要在这里跟她做那种事吗?

想起几天前的那个晚上,她就丝毫不怀疑了,眼前这个男人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他能在逼死她父亲,掳走她的弟弟和母亲后,跑来剥她的衣服,把她逼到眼下这种地步,他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

“你连死都不怕,还怕这种事情么?”南宫宸一把将她拽到屋内,用力一摔,白慕晴重重地摔倒在大床上。

她痛呼一声,本能地想要翻身爬起,南宫宸却先他一步将身体往前一倾,双手抵在她身体的两侧,强大的男性气息压迫着她,使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南宫宸打量着她调色盘一般的泪脸,眉头微微皱起,嫌恶地吐出一句:“真脏!”

也不知道他是在说她的脸脏还是她的身体脏,这个时候的白慕晴也没有心思去细想,她只是一动不动地瞪着身体上方的他,屏息不敢说一句话。

南宫宸最终没有将进一步的动作进行下去,呼的一下从她身上站直身体,往后退了一步,一边整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边漠然道:“从今天起,你的人生将不再由你自己主宰,除非哪天我玩够了。”

他说完,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大床上的白慕晴胸口仍在剧烈地起伏着,直车子的引擎声响起,她才幽幽地从地上爬起。

诺大的卧室里面空荡荡的,她将自己用被子包裹着缩在床角,泪水滚落下来。

父亲死了,白家完了,就连小意也不知所踪,还有她那个可怜的女儿……。

一无所有,说的就是此时此景的她!

这就是得罪南宫宸的下场,她一早就猜到的,所以一直都不敢对他透露半个字。只是没想到他会发现得那么早,而她们这帮人那么早就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

一连几天,白映安不但要处理父亲的后事,还要为母亲的事情奔波劳碌,父亲已经离世,已经无可挽回了。

可是母亲还在拘留所内等待审判,她不得不想尽办法为母亲到处疏通关系,到处寻找请最好的律师。尽司史血。

只可惜白家的没落,连同以往的人际关系也一起没落了,人人都对她避之唯恐不及。

拖着疲备的身子回到畔山别墅,她一进屋子,便被里面不太寻常的气氛怔了一怔,她环视一眼四周,目光落在正站在客厅中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