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你要带我去哪/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环视一眼四周,目光落在正站在客厅中央的罗森身上。

此时的罗森冲她露齿一笑,挥手招呼:“HI,白小姐。很高兴见到你。”

看到他,白映安便立刻想起前几天晚上被他各种压榨的情景,恶心得连午餐都差一点吐出来了。

她抄起脚下的高跟鞋便往他身上砸:“你居然还有脸到这里来?给我滚出去!滚……!”

“不,不,白小姐你误会了。我只是个司机,我是送人过来的……。”罗森一边躲避她的追打一边摇着手说。

“宸少过来了?”白映安突然停下手中的动作,脸上居然闪过一抹欣喜。宸少过来了吗?宸少原谅她了?

即便是被他搞得家破人亡,此时听到宸少过来她的心里还是燃起了希望之火。

她已经一无所有了,如果宸少能够原谅她,能继续跟她做夫妻给她依靠的话,她当然是愿意的,毕竟这是她眼下唯一的出路。

“宸少是不会过来了。”二楼旋梯口突然响起一个干练的女声,白映安抬头一看,看到颜助理时脸上的表情一沉:“怎么是你?你到我家来做什么?”

颜助理淡然一笑,踩着高跟鞋缓步往楼下走来。

“白小姐,这幢房子宸少只租了十天。今天刚好到期。”颜助理走到她跟前站定,道:“我是过来退房的,麻烦白小姐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需要带走的,不然今天一过就不归白小姐所有了。”

“你说什么?”白映安望着她:“你要我从这里搬出去。”

“白小姐,不是我要你从这里搬出去,而是房子到期了,宸少没有打算续租。”

“你……。”白映安脚步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手掌扶住旁边的沙发,心里好不容易才燃起的小希望也在这一瞬间消失了。

亏她刚刚还卑微地以为他会突然气消了,决定原谅她了。

刚刚她是从白家大宅回来的,白家大宅已经被查封了,连同她和母亲名下的所有财产一并查封了。

不然她也不会回到这里来,可是没想到连这个最后的落脚地也要被南宫宸收回去,看来他是不逼死她誓不罢休啊。

南宫宸说得对。即使是给了她活路,那也是比死更难受的!

“白小姐,宸少让我提醒您一声,别试图上南宫家去打扰老夫人,因为宸少并不打算不让老夫人知道你们的无耻计谋,不想让老夫人生气。”颜助理道。

白映安望着她,摇头苦笑:“他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白小姐。我觉得这话应该是宸少问你才对。”颜助理语气沉了沉:“对了,宸少还说。他这么做有一半目的是为南宫家死去的小曾孙报仇。”

白映安微微讶然,没想到南宫宸还会重提这件事情,她还以为南宫宸已经原谅她了呢。

颜助理又说:“白小姐,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请你离开吧,我要锁门了。”

白映安突然抓住她的手腕,语带哀求道:“我想见见宸少,求你帮忙转达。”

“白小姐,我想宸少那天在电话里已经跟你说得很明白了,他这辈子不会再见你,况且……。”颜助理摇头失笑:“你是想向他求情么?如果是的话我劝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因为宸少从不接受道歉和求情。”

颜助理说完,将她的双手从自己的手腕上拨了下去,转头对罗森道:“罗森,这里交给你了,我还有事。”

“好的,颜助理。”罗森恭敬地点头答应。

白映安一听要把这里留给罗森,吓得慌忙跟上颜助理的脚步往门口走去。

颜助理拉开车门准备上车,发现她跟着自己,如是冲她用下颌指一下车厢里面:“你去哪?我送你。”

为了尽快逃离罗森,白映安想也不想便上了她的车子。

车子驶出畔山别墅区,颜助理侧头问了她一句:“你去哪?”

白映安头颅靠在车窗上,满脸憔悴的样子惹人同情,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颜助理摇摇头,扭回头去认真开着自己的车。

“我也不知道。”半晌,白映安才幽幽地吐出一句。

现在的她已是一无所有,没有家人,没有房子,就连随身的行礼都没有。而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是她把自己害成这种地步,害死了自己的父亲,还把母亲害入牢里去了。

如果不是她那么贪婪,那么想当南宫家的少夫人,生生把南宫宸给惹怒了,白家又怎么会瞬间没落呢?

*****

一大早,不知道从哪里收到风声的老夫人睨着从餐厅外头走进来的南宫宸啧备道:“听说你去大闹了安南的婚礼?”

南宫宸并不惊讶,也不心慌:“奶奶从哪听到的?”

“昨天我去养生馆的时候听人议论的,还说你把人家的新娘子给拖走了,到底怎么回事?”

“奶奶,你觉得这消息可信么?”南宫宸走到她身侧拉开椅子坐下,浅道:“我就算再缺女人也不至于去抢林安南的女人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但人家就是这么传的呀。”

“别人爱怎么传就怎么传吧,咱们还是别管了。”南宫宸端起桌面上的牛奶喝了一口,道:“奶奶,以前不是你教我的么,不管外面在传些什么都别理。”

“我听着也是觉得很荒谬。”老夫人说:“还有人说白家公司是被你收购的,白景平也是被你逼死的,到底有没有这种事?”

“奶奶,白景平是自己触犯了法律所以才心虚跳楼的,跟我没关系。”南宫宸随口说道。

老夫人沉默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南宫宸看扫了她一眼,笑说:“奶奶,快吃早餐吧,别想那么多了。”

这个时候,小绿从门外走了进来,声称是林道然和林夫人过来了。

听到林家,老夫人脸上的表情一如即往的没有多大热情,只淡淡地说了句:“让他们进来吧。”

小绿转身要离开餐厅,南宫宸紧接着说了一句:“让他们到二楼起居室稍坐。”

“好的,大少爷。”小绿转身离开餐厅。

南宫宸转为对老夫人道:“奶奶不想见到他们就别勉强了,我去应付一下。”

“也好。”老夫人点头:“正好我要去一趟长寺。”

“去长寿寺干什么?”南宫宸依旧慢条斯理地吃着。

老夫人伤感地幽叹一声,没有吭声。

一旁的何姐替她答道:“大少爷,今天是小家伙离开一周月的日子,老夫人想去寺里给他祈个福。”

南宫宸拿起刀叉的手顿了顿,抬眸微讶地望着老夫人。

老夫人接触到他的目光,苦笑了一下说:“我知道人死不能复生,祈福也没有什么用,图个心安吧,希望他在九泉之下能够好过一点。”

南宫宸沉默了片刻,最终只是吐出短短的一句:“路上小心点。”

“大少爷放心吧,有我和老王看着,老夫人不会有事的。”何姐说。

南宫宸点头,从餐椅上站起,离开餐厅往二楼走去。

二楼的起居室内,林道然和林夫人正在品尝着小绿泡的茶,还一个劲地点头称好。看到南宫宸进来后,立刻放下手中的茶杯从沙发上站起。

“宸少……。”林道然局促地笑着,双手无处可摆放。

林夫人也跟着唤了声:“宸,不好意思,打扰你吃早餐了。”

南宫宸扫视了他们一眼,淡然地浅笑了一下:“姑妈,姑丈是长辈,不需要对我这么客气,请坐吧。”

林氏夫妇并没坐下,而是一脸愧疚地说道:“宸,我们是替安南过来向你道歉的,真的很抱歉,我们也没想到他会干出这种事情来……。”

“看来你们都已经知道事实的真相了。”南宫宸走到二人对面的沙发上坐下,睨着二人的目光尽显冷意。

林氏夫妇慌忙点头,林夫人说:“我们都了解清楚了,不过……宸……这件事情安南也是很被动的,是白家硬拖他下水。说起来他也是受害者,本来好好的跟白慕晴谈恋爱,没想到白慕晴却突然嫁入了南宫家,后来……。”

“姑妈。”南宫宸打断她,面无表情道:“没必要跟我解释这些,安南他做过什么我心里也许比你们清楚。”

“可是……。”

“是这样的。”林道然用手肘在林夫人的手臂上撞了一下,打断她的罗罗嗦嗦没完没了:“宸少,这些天安南被我们锁在家里失去自由,估计也挺后悔的了,我们来只是希望宸少能够网开一面放他一马。宸少放心,我们会把他送到国外去,这辈子都不再踏入C城一步。还有……林氏的继承权也绝对不会给他。”

“宸少……您看这样可以么?能不能让您解这口气?”林道然小心翼翼地问道。

如果说他们之前还对南宫宸的手段和狠毒有怀疑的话,那么看到白家的下场后,他们再也怀疑不起来了。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不到,原来还算兴望的白家便成为了C城的一个传说,沉沦得连渣都不剩。

这几天他们一边从弄清楚事情真相,一边在心惊胆颤地想着对策,生怕南宫宸会像对待白家一样,一举将林家给歼灭了。

而想来想去,他们发觉自己除了上门道歉外,似乎没有任何办法了。

见南宫宸只是端着茶杯一口一口地轻啜,却不说话,林夫人从沙发上滑跪到地面,眼泪也在同一时间流了下来:“宸,看在姑妈的份上,饶了安南和林家好不好?我保证从今以后安南再也不会影响到你,也不会再给你添堵了。宸,姑妈求求你了……。”

刚刚来的时候她就决定了,如果南宫宸不肯原谅他们,那就长跪在这里不起,跪到他答应放过林家为止。

虽然南宫宸冷酷无情,但对亲人还是很好的,所以她一定要赌一下。

果然,她这一跪下去,南宫宸立刻从沙发上站起。不过他并不是上前来扶她,而是盯着她漠然地吐出一句:“姑妈,如果你三秒钟之内还不站起来,我保证白家的下场就是你们林家的。”

林夫人脸上的表情僵住,愕然地望着他。

白家的下场……!

林道然先反应过来,忙伸手将林夫人扶到沙发上,等夫妻俩再抬头的时候,南宫宸已经转身离开起居室了。

“宸……。”林夫人冲着他的背影唤了声。

林道然忙制止她,低斥道:“还叫,你这一招在他面前根本就行不通嘛。”

*****

在这幢临海小别墅里住了几天,白慕晴除了见到一位守门的保安和一位煮饭的阿姨外,便没有再见过第三个人了。

煮饭阿姨是位哑巴,白慕晴跟她几乎是零交流,就连问她这里是什么地方都得不到回应。索性,白慕晴也就不问了,每天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胡思乱想。

这是一个陌生的屋子,里面的一切都是陌生的,起初白慕晴没有衣服穿,就这么裹着薄被在卧室内呆了几天。

一直到第二天下午,她才有勇气走入卧室附带的衣帽间,让她感觉到惊喜的是,里面居然有不少女孩子的衣服。

里面漂亮衣服摆了满满一衣帽间,红的绿的紫的,薄的厚的都有,而且码数都很适合她。

她当然不会自恋地以为南宫宸把她囚禁在这里,还会给她买这么一大堆名牌衣服,况且大部分衣服上面都没有牌子,显然是被人穿过的。

她不知道之前有谁在这里住过,也没有人告诉过她。

不过想想南宫宸身边的女人那么多,留下一个住所和一室的衣服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别个女人的衣服,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没有衣服穿,她肯定不会去碰的。

站在诺大的推拉式大衣柜前,白慕晴环视一眼里面的众多衣服,随即从角落里面挑了一条浅蓝色的洋装裙子,

这条裙子款式简单,颜色清新,是她一直以来喜欢的类型。她刚把衣服穿在身上,就听到楼下传来一阵脚步声。

南宫宸的脚步声她早就记在脑海中了,所以即便是远在一楼她也能听得出来是他。身体猛地一颤,有惊喜有害怕。

喜的是南宫宸终于现身了,她终于不用一个人在这里干着急了,虽然明知道他未必会放自己出去,但开口求求他总比一连三天都见不到他的身影强啊!

南宫宸很快便出现在她的面前,只是他的脸色丝毫没有比那天将她从婚礼现场拖走的时候好分毫。很气然,他还在气头上,根本不可能会放她走。

白慕晴在这一刻甚至都放弃请求他放自己出去的念头了。

她不自觉得往衣帽间里面退了一小步,小心翼翼地盯着他。

南宫宸一进来就看到她穿着一袭浅蓝色的裙子,光着脚丫站在衣帽间的窗台边,早晨的阳光透过窗纱影影绰绰地撒在她的身上,将她照耀得如同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丽精灵。

他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画面,曾经也有这么一个清灵的女孩,站在这同一片朝阳下,穿着这条有着大蝴蝶结的浅蓝色裙子。

他甚至还记得她在折扣店里买下这条裙子时的欢天喜地,搂着他的手臂说这条裙是她买得最划算最好看的。

“我……我没有衣服穿。”白慕晴结巴着吐出一句。

他一直就这么望着她,望得她心虚不已。

南宫宸稍稍回过神来,脑海中那个关于过去的片闪落下,取而代之的是眼前这个女人的影象。

她穿着她的衣服,她居然穿了她的衣服!

他往前迈了一步,将手中的一个纸袋砸在她身上,漠然地命令道:“把身上的衣服换掉!”

白慕晴被他砸中胸口,虽然不疼,但他的气势却是极度吓人的。她拾起掉在地面上的购物袋子打开,里面是一条黑色的裙子。

她乖乖将裙子拿出来准备换上,现在的她可是丝毫不敢招惹他的,生怕一不小心把他惹毛了会对小意不利。

只是……他为什么一直站在这里不走?

白慕晴准备脱下浅蓝色裙子的双手微停,脸上满是尴尬。

南宫宸却仿佛没有感觉到她的不自在般,依旧保持着同亲的姿势睨着她,显然是不打算回避了。

白慕晴只好转过身去,背对着他迅速地将身上的浅蓝色裙子脱下来,又将那条黑色的裙子穿在身上。

那是一条七分袖,长度及膝的棉布裙子,穿在她身上略显成熟。

白慕晴从来不喜欢穿黑色的衣服,她觉得黑色会让人显得不够阳光不够精神。不过眼下不是挑剔的上,南宫宸能给她衣服穿就已经不错了。

南宫宸迈步往她走来,她不自觉地又往里退了一步,心里正害怕着他要做什么,他却突然弯下腰去。将那条刚刚被她随手扔在小椅子上的浅蓝色裙子拾了起来,用衣架挂好,又用另一只手将它拍顺后才挂回衣柜里面。

他亲自将一条裙子整理柔顺后挂回衣柜里面去?白慕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完全不像是他大少爷会干的事情啊。

平日里在家他都是将换下来的衣服往篓子里面一扔,第二天自然会有人帮他整理,从来不需要他自己动手的。

这里的衣服……对他来说那么重要么?不,应该说以前住在这里的人对他来说那么重要么?

如果真是那么重要的话,那她以后一定要尽量少碰这些衣服。

在她还在胡思乱想时,他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二话不说便拽着她往楼下走去。

白慕晴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被他拖得身体左右摇晃却又不得不努力地稳住自己的步伐。一路被拖到大门口前的车子旁边,其间除了给她时间拎上门边的高跟鞋外,一刻都没有停止。

到了车子旁边,南宫宸又是二话不说地拉开车门将她扔了进去。

“啊……!”白慕晴惊呼一声,半个身体已经摔在后座的椅子子。

‘砰’的一声车门被被合上,紧接着便是南宫宸从车头处绕到驾驶室的拉置,拉开车门上了车子。

车子很快启动,往别墅大门口的方向驶去。

由于他开得太快,白慕晴好不容易才稳住身体从椅子上爬起来,环视了一眼窗外陌生的环意,气急败坏地叫道:“南宫宸,你要带我去哪里?”

南宫宸没有搭理她,兀自开着车子。

这里的环境很陌生,是白慕晴以前从来没有到过的靠海片区,她趴在玻璃窗上看着外面试图从外面找出一些熟悉的感觉来。

可是没有,一直都没有看到。

直到车子开出去二十分钟后,她才终于看到了熟悉的街道,并且发现南宫宸带着她来到了南宫大宅所在的片区。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白慕晴扭头愤愤地瞪着他。

心下不安地想,他不会是要带她回南宫家吧?要把她关到南宫家的祠堂去吗?想到那个可怕的地方,她就忍不住心里发毛。

如果真的被他关进去了,那她这辈子还有机会出来吗?会不会像他前六任妻子一样……。

想到这里,她倏地转过身去,揪住南宫宸的肩膀一通乱晃:“不行,你不能把我关起来,我还要去找小意,带小意去手术,我还要去找我的……。”

她突然收住话尾,‘女儿’二字生生地被她吞吐回腹中。

南宫宸一脚将车子刹停在路边,扭头盯着她,目光冷得像冰:“你还要去找你的林安南,对么?”

“不是……。”

“不是?”南宫宸嘲讽地掀了掀唇角,随即双目微眯:“我警告你,这辈子别说跟林安南在一起了,就连从我眼皮底走走出去的机会都别想有,所以,我劝你最好死心吧。”布有见扛。

说完,他重新启动车子。

白慕晴看着他冷戾的侧脸,身体往后一沉,跌回皮椅内。

林安南,她现在哪还敢去想这个人?南宫宸的个性她又不是不知道,她连‘林安南’的名字都不敢提一下,哪还敢再指望继续跟他结婚?

她很想问问南宫宸将林安南怎么样了,又怕自己这么一问反而会给林安南带去麻烦,所以只能一直忍着不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