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欺骗就是欺骗/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南宫宸对待白家的手段,她可以想象到林安南的下场肯定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其实她还是挺担心林安南的,虽然之前恨他入骨,可毕竟上次是他将她从许雅容的魔爪中解救出来。最近他又一直洗心革面,对她体贴入微。

只希望他会看在林夫人是自己亲姑妈的份上,对林安南下手轻一点!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车子不知何时已经停下。

白慕晴怔了一怔,随即重新趴回玻璃窗上环视起窗外的景致。

这里看起来有些熟悉。却又不像是到过的,再一看远处的景物,白慕晴终于意识到了这里是南宫家的后院。

刚刚南宫宸没有走前门,而是直接载着她从后院的另一边进来的。

南宫家的后院本就大得走不完,况且之前南宫家的人不让她到处乱跑,所以她才会觉得这边陌生。只是她不明白南宫宸为什么要突然把她带到这里来,难道真的要把她关在这里等死吗?

眼前光线一暗,车门被人从外面拉开,白慕晴始料不及地一头往地面上栽去。好在地面是草地,摔在下面并不怎么疼。

下一刻,又被南宫宸从地面上抓起,拽着她的手腕快步往右前方的方向走去。

白慕晴一路趄趄趔趔地被他拽着走。没好气地问道:“南宫宸你到底要做什么?你放开我……。”

南宫宸果然松开了她,不过是一把将她甩在地面上的,白慕晴身体一歪,头颅差点撞到旁边的一块石块上。

她忙不迭地从地上面爬起,身体抵着身后的石块,一脸惶惶地盯着他。

如果南宫宸此时掏出来一把枪,在这个空无一人的小山林里将她打死,她丝毫不会觉得惊奇。以南宫宸目前的怒火,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啊?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南宫宸居高临下地凝视着她,目光冷得如冰。

白慕晴想了想,最终摇头。

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啊!

南宫宸却火大了,一把将她从石块前面拽了开来,不理会她的痛呼声指住那块小小的石碑:“不知道吗?你给我看看清楚。”

白慕晴被迫面对着那块小小的墓碑。那是一块看起来刚打造起来的小小墓碑,墓碑上方是一个小婴儿的相片。

一看到这块新墓碑和墓碑上的婴儿照片,白慕晴便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泪水从眼眶中淌了下来。

这个孩子……她至今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自己的亲骨肉,她甚于还是头一次看到他的长相,白白嫩嫩的。

不管他是不是自己亲生的,作为一个母亲。她看着这么小就被挂在墓碑上,还是觉得心疼。

她跪在墓碑前。小手捂住嘴巴低低地呜咽着,终于知道南宫宸今天为什么会那么火大地逼她穿上黑色的裙子,把她带到这里来。

她抬起小脸,含泪盯着南宫宸久久才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南宫宸单膝跪地,双手抓住她的肩膀迫使她转过身来,瞪着她咬牙切齿道:“你还有脸说对不起?当初你装出一副有多么爱他的样子,不管他是不是先天缺陷死活都要生下他。可事实呢?事实却是在利用他,利用他让白映安混入南宫家,最后你们的计划达成了,便残忍地将他捂死了。身为母亲,你怎么可以这么冷血无情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你就不怕他在九泉之下恨你一辈子吗?你……。”

“不……!”白慕晴痛哭着打断他,摇头:“我没有,我是真心爱他的,我没有利用他……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利用他……。”

“这种谎言你对他说好了,看他原不原谅你!”南宫宸用力一推,使她重新面对眼前这块小小的墓碑。

白慕晴手脚并用地往前爬了一步,扶着墓碑失声痛哭:“对不起,孩子,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是被逼的,求你原谅我吧,对不起……。”

她用手背胡乱地摸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哭得肝肠寸断。

虽然她自己是被逼无奈的,可是孩子确实是因她们而死了,她也有份造成这个罪孽啊!

她的哭泣,她的道歉,听在南宫宸的耳中却是格外刺耳,他恼火地打断她:“够了!少在这里假惺惺的!因为这丝毫洗刷不掉你身上的罪孽!”

“大少爷。”白慕晴倏地转向他,抓住他的裤管痛哭道:“我真的是被逼的,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放过我呢?你那么聪明,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中发生,你应该知道我是被逼无奈的啊。”

“我不是不相信你的话,而是……。”南宫宸俯身,将她的手掌从自己腿上扯了下去:“我说过,不管是出于任何理由,哪怕你是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威胁,欺骗就是欺骗,伤害就是伤害,是任何理由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白慕晴怔怔地望着他,就知道他会这么想的。

像他这么强势的男人,又怎么会管她是不是被许雅容母女威胁呢,那么就算是给她三天三夜的时间解释,似么也没用了。

“那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肯放过我的家人?”她摇着头:“你已经害死我的父亲,把他的公司占为己有了,难道还不能消气吗?还要伤害无辜的小意才满意吗?”

“请你搞清楚。”南宫宸依旧是居高临下地睨着她:“你父亲偷税的行为不是我让他去干的,他的客户也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继续合作的企业,就算我不收购他的公司一样会有别人收购。最后,面临二十年的牢狱之灾,他心虚害怕了,所以才会跳楼自杀。”

他冷笑一声:“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会跳楼,以他那种自私自利的性格真的会为你而跳吗?”

“如果不是你,税务怎么会去查他的帐?”白慕晴恼火道。如果不是他大数额买入白氏集团的股票,白氏又怎么会成了他的?

“没错,是我让税务的人多多留意白氏企业的税收情况,如果不是他偷税漏税在先,又怎会怕别人查?”南宫宸突然收住话尾,用手指揉了揉眉心:“真是……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白氏就是被我弄垮的,白景平是被我逼死的,许雅容是被我弄进牢里的,那又怎么样?这难道不是礼尚往来么?”

许雅容是咎由自取,白慕晴当然知道,她也不关心她现在会落入什么样的下场,她现在只想要小意健康,只想要自由。

“那你告诉我,小意他现在在哪里?他好不好?”沉默了片刻,她才哽咽着问出一句。

南宫宸却没有搭理她,而是走到小墓碑前蹲下,点了三柱香。

“今天是咱们儿子离开人世一个月的时间,你的心里却只有小意,对么?”他的语气冷漠中透着失望。

“我……。”白慕晴哑言。

她只是觉得人死不能复生,现在她要关心的是活着的人啊。

“行了,如果你像刚刚那样对着儿子的墓碑哭天抹泪,才让人觉得虚伪可笑呢。”南宫宸扭过头来,冲她嘲讽一笑:“这才是你,狠心无情的白二小姐!”

他说完,迈步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白慕晴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眼泪含在眼中,直到南宫宸扭头冲她扔过来两个字:“上车。”

她才最后看了一眼孩子的墓碑,从地上爬起后往车子的方向跟了过去。

*****

白映安从何玲的家里走出来,失魂落魄地往小区大门口行去。

她的脑海中不时地回响着何玲刚刚对她说过的话,何玲用无辜又无奈的语气道对她说:“表姐,真的不是我们家不肯收留你,而是不能啊,南宫宸的助理发过话了,谁敢收留你,下场将会和白家一样。”

何玲觉得对不起她,如是跑回屋里给她拿了一叠钞票出来,塞在她的手中说:“表姐,你自己拿着这些钱去租间房子,然后找份工作好好过日子吧。”

何玲是她的亲表妹,何玲的母亲是她的亲姨妈,居然都对她避之唯恐不及了,还有谁敢收留她的?

父亲留给她的三百万走了一场关系,钱花光了,却连母亲的面都没有见到过一回,更别说是将她保出来了。

原来这才是南宫宸对她的惩罚,就像他说的,要让她活着比死了更痛苦。

她抬手抹了一把泪水,攥紧手中的钞票,加快步代离开何玲所在的小区。

她刚走出小区大门口,便意外地看到一辆红色车子旁边的朴恋瑶,此时的朴恋瑶已经康复出院了,不过腿上还打着石膏,这会正坐在轮椅上。布介尽弟。

如果换成是一周前,白映安也许会走上去狠狠地将她羞辱一番,可是今天不一样了,今天狼狈得无法见人的是她,而朴恋瑶又明显是故意在这里等着她的。

她的脚步一转,装作没有看见她地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大嫂。”朴恋瑶唤住她。

无奈之下,她只好转回身来,朴恋瑶微微一笑:“恋瑶,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这里逛逛啊。”朴恋瑶兀自控制着轮椅往她行来,打量着她一脸关切道:“我听说你跟表哥在闹离婚,怎么回事啊?我表哥他欺负你了?”

“没有啊。”

“没有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是骗我的?你跟表哥还是很好?还会继续生活下去?”朴恋瑶一点一点地逼近她,脸上的笑意也在一点一点地阴沉。

白映安看着她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重新打量着她:“你不是失忆了么?”

“没有啊。”朴恋瑶摊了摊手掌:“我怎么可能会失忆嘛,上回是逗你玩的,这么精彩的柳城之旅,我怎么舍得忘记?”

原来是装的!

白映安咬咬牙,难怪她会到这里来堵她呢。她沉默了一下,随即垂眸看着她折双腿,笑盈盈道:“听说你的腿以后都好不了了,不会是真的吧?”

反正自己已经一败涂地了,她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让自己挽回丁点面子。

果然,她这么一说朴恋瑶的脸色立刻变得不太好起来,不过也是转瞬就恢复了正常,冲她笑笑道:“没关系呀,只要沈恪不嫌弃我就行了,奶奶也安慰我说以后的日子会给我多请两个佣人,一定不会让我因为双腿不便而受委屈的。”

“倒是你啊,表嫂。”朴恋瑶顿了一顿,脸上的笑容放大:“娘家垮了,南宫家也回不去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她果然是特意过来嘲笑她的,白映安捏紧了双手,冷声反击了她一句:“那也总比一个瘸子强。”

说完,不给她继续讽策自己的机会,她转身便要离开。

只是刚走了两步,白映安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盯着她:“我很好奇,朴小姐你这么卖力地对付我究竟是为什么?仅仅是为了讨好南宫宸,还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她一直都很纳闷这个问题,今天终于忍不住问出来了。

虽然她知道朴恋瑶未必会对自己说真话,但今天不问的话,以后大概就没机会再问了。

朴恋瑶望着她,随即微微一笑:“那么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眼睁睁地看着你们姐妹俩把宸少当傻瓜玩弄么?你要知道,我是沈恪的未婚妻,是半个南宫家人,保护南宫家不单单是沈恪的责任,也是我的。”

“呵,仅仅是因为这个么?我才不相信。”白映安不屑。

“我不需要你相信。”

“不过,不管你有什么目的……。”白映安垂眸扫了一眼她残废的双腿,嘲弄地讽刺道:“凭着你两条废腿也不可能达到了,所以,你也别得意得太早。”

说完,她转身快步离去。

朴恋瑶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却丝毫没有生气的痕迹,反而唇角一弯,露出一抹清浅的笑意。

*****

又是连续几天没有南宫宸的消息,白慕晴被关在这幢小别墅里,每天还是除了发呆就是胡思乱想。

南宫宸的态度如此坚决,她已经不敢指望他会原谅自己,放自己出去了。

让她感到煎熬的是,这里没有电话,没有手机,也就是说跟外面彻底断绝了联系。除了有一次在电视上看到白氏集团被收购的消息,便再也没有听到过其实跟这次事件有关的消息了。

她甚至连给姚美和苏惜打个电话的机会都没有。

今天是她第无数次地开口向保安大哥借电话,然而保安大哥却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样,拒绝得毫不拖泥带水。

没办法,白慕晴只好转身拖着沉重的步子往屋里走去。

身后隐隐约约有车声传来,白慕晴转过身去,看到一辆奔驰车子缓缓地往这里驶来。她愣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

南宫宸终于原意过来见她,大概又被什么东西刺激得怒火中烧了,所以她听到车声的本能反应便是惶恐。

车子停在她的身侧,颜助理从车上走了下来。

白慕晴看了看后座,并没有看到南宫宸的身影。

“今天宸少没有过来。”颜助理显然明白她在找什么。

白慕晴点了点头,面对颜助理时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随即又抬起头来盯着她问:“颜助理有事么?”

颜助理走到车后备箱前,从里面拎出来一大袋东西道:“这里面有衣服和一些生活用品,数量不是很多,你将就着用吧。”

白慕晴望向她手中的大袋子,问道:“是宸少让你送来的么?”

颜助理望着她,随即摇头:“不是。”

她就知道不可能是南宫宸让颜助理送来的,南宫宸那么恨她,怎么可能会管她的死活?

“谢谢你。”她走上去,从颜助理手中接过大袋子,迟疑了一下后说道:“颜助理,我可不可以请你帮我个忙?”

“进去再说吧。”颜助理率先往屋子里面走去。

两人一起进了屋子,白慕晴从饮水机里面倒了杯水放在她面前,眼眶微红地盯着她:“我知道能在南宫宸面前说上话的除了老夫人就是你了,所以我想请你帮我个忙。”

“你是想让我帮你向宸少求情,让他放过你么?”

“不,我不指望他会放过我。”白慕晴摇头:“我只是希望他能放过我的弟弟和母亲,我一人做事一人挡,希望他不要伤害无辜。小意……小意他身体不好,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很有可能会……。”

后果她说不出来,眨巴了一下双眼,泪珠滚了下来。

颜助理看着她泪眼婆娑的样子,无奈地笑了一下:“白小姐,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和宸少的关系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好。”

“可是除了你,没有人能帮我了。”

“你当初跟白映安一起联手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就应该能想象得到后果不是么?”

“对不起,我是被逼的,是被白映安她们逼的。”

“这话你应该对宸少说啊,跟我说没有用。”

“我说过了,可是宸少说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都不会原谅我。”白慕晴一脸无奈:“其实我只是希望他能够放过小意,别无他求。”

“宸少就是这种个性,谁劝都没有用,还是等他自己慢慢气消吧。”颜助理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等他消气,大概是永远都不可能了吧?”白慕晴失落地地垂下眼睑,刚刚看到颜助理时,她心里瞬间燃起一抹希望,没想到希望这么快就变成了失望。

颜助理看到她脸上的失望,摇了一下头道:“那可未必,虽然你对宸少做尽了无良的事情,但是宸少对你的感情却还是一直都在的。”

白慕晴重新抬起眼来,讶然地望着她。

颜助理接着道:“在这件事情中,除了林安南是南宫家的亲戚不好处理外,别的每一个人都没有好下场,除了你。”

“除了我?”白慕晴苦笑:“我的下场还不够凄惨么?”

“至少他对你没有像对待白映安那样无情,没有残忍地赏你一个强健的男人,没有把你逼得流连失所,走投无路。”

白慕晴不解地望着她问道:“什么强健的男人?”

“那天晚上宸少被白映安下了类似于春药的药物,宸少没有直接在家里要了白映安,而是气愤地赏了她一个强劲的男人,然后跑去公寓找你,我想你应该明白是为什么了吧?”颜助理说。

白慕晴想起那天晚上的南宫宸,原来他是被下药了,难怪会那么疯狂地将她吃了一遍又一遍。

原来……那个时候他果然已经知道她和白映安之间的秘密了,亏她还一直在装,一直在掩饰,想到自己在他面前的种种行为,她就觉得难堪至极。

“虽然宸少自己不肯承认,但我看得出来他还是在意你的,不然他不会把你关在这里,我想他现在对你是又爱又恨,不知该拿你怎么办吧。”颜助理说。

颜助理说得很认真,可是白慕晴却听得很不敢相信,她根本不相信在发生这种事情后南宫宸还会在乎她。

半晌,她才轻轻地吸了口气,道:“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

颜助理沉吟了一下,道:“其实我的目的很简单,希望你不要再伤害宸少,他从来没有对不起你,你甚至是他除了朱小姐外第二个放在心上的女人。所以,你即便不能做到对他全心全意,但也不应该这样伤害他。”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白慕晴歉疚地低语:“不过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伤害不了他了。”

“那可未必。”

“我知道自己很坏,很不可原谅,但是我有我的苦衷和无奈,希望宸少可以原谅我。我不指望他会把我放在上,只求他能够不恨我,不伤害我的家人,那样就够了。”

其实心底下,她又何尝不是一直将他放在心里?

只是这段感情从一开始就不该萌芽的,因为从一开始就不属于她。

“我先走了。”颜助理从沙发上站起:“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请颜助理务必帮我劝劝他。”白慕晴跟着从沙发上站起。

颜助理盯着她,良久没有吭声,直接将她盯着浑身不自在起来。

最终也没有答应她,转身离开了小别墅。

*****

中午下班时间快到时,颜助理走进南宫宸的办公室提醒他:“宸少,时间不早了,您该回去了。”

南宫宸从工作中抬起头来,冲她说了句:“你送我回去。”

颜助理微讶,但还是乖乖点头:“好的。”

车子驶出南宫集团大楼时,后座的南宫宸突然淡淡地问出一句:“听说你去看她了?”

颜助理猜到他迟早会问,在后视镜中看了一眼正在闭目养神的他,点头:“是的,给她送了一些日用品过去。”

“颜悦!”

“宸少,我错了。”颜助理忙道:“其实我也就是……。”

“我的私事什么时候输到你插手了?”南宫宸极度不悦。

“对不起,我……我只是觉得宸少既然对她有感情,就应该放下心结,尽早把误会打开。”

“你错了,这中间没有误会。”

“既然宸少知道她也是出于无奈的,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做?您把她逼入绝境后自己觉得开心吗?我看您半点开心的痕迹都没有嘛。”

“我说过,欺骗就是欺骗,任何理由的欺骗都不足以饶恕她所犯下的罪刑,所以……。”南宫宸语气沉冷了几度,道:“颜助理,如果你还想呆在集团里面工作,最好管束好自己的行为。”

“是,我知道了。”颜助理低了低头。

车子停在南宫大宅里面,南宫宸冲颜助理说了句:“你自己先回去,我吃完饭自己开车回公司。”

“好的,替我向老夫人问声好。”颜助理道。

南宫宸进入屋子,餐厅里面已经开始开饭了,沈恪沈心还有朴恋瑶都在场。看到他进来,朴恋瑶笑盈盈道:“奶奶刚问起呢,表哥就回来了。”

南宫宸走到老夫人身侧,弯腰抱了抱她浅笑道:“奶奶,生日快乐。”

“乖了,就你自己回来么?”老夫人看了看外面,并没有看到白映安的身影。

“嗯,我从公司直接过来的。”南宫宸走进厨房洗了手后,来到老夫人身侧的位置上坐下。

吃饭的时候,老夫人突然说:“晚餐你几位姑姑会过来聚餐,宸,记得把映安带回来。”

南宫宸拿着筷子的手停了停,抬头望着她浅笑:“奶奶,姑妈她们又不是外人,不用这么正式吧?”

老夫人也抬起头来,盯着他不解道:“宸,你怎么回事啊?全都到齐了就她没到,像话么?是了,白映安那个女人最近在忙些什么?多久没有回来一起吃过饭了?”

南宫宸不语,老夫人如是又问:“是不是她不想回来?你替我转告她,如果那么不想回,就把离婚协议签了,南宫家还能付她一大笔酬金。”

朴恋瑶看了看南宫宸,随即冲老夫人微笑道:“奶奶,您别生气嘛,表嫂她可能是因为孩子的离开太伤心了,不想触景生情所以才不回来的。”

“她触景生情?这一切不都是她造成的么?”

“好了,奶奶,吃饭吧。”南宫宸给老夫人夹了一块鱼肉,安抚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