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为什么是她/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慕晴坐在三楼的露台上,眼巴巴地望着别墅大门的方向。

等待外面的人进来,这已经成了她这些日子来的主要任务。虽然每天都是失望,可她依然每天都会坚持等下去。

因为除了等。她没有任何出路了。

望眼欲穿了一下午后,外头终于响起了车声,白慕晴几乎是立刻从地上爬起。当她看到从车厢内走出来的颜助理时,心里闪过一抹淡淡的失望,但还是急切地转身往楼下跑去。

她跑到一楼。颜助理刚好从外面走进来,她迎上去满脸期待地问道:“颜助理,宸少原谅我了对不对?他让你来放我出去的对不对?”

颜助理摇了一下头:“白小姐,你把宸少想得太好了。”

心头一沉,白慕晴脸上的笑容僵住。

也对啊,南宫宸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放过她?是她自己等傻了,想多了。

颜助理注视着她一本正经道:“今天是老夫人80岁生辰,打算晚上全家人一起在酒店聚餐,这是晚上聚餐穿的衣服,还有送给老夫人的生辰礼物。”

白慕晴讶然地看了看她手中的纸袋,又看了看她。

“对了,你还不知道吧,宸少嫌这件事情丢人,怕刺激到老夫人。所以并没有向任何人提起。晚上白小姐还是以少夫人的身份出席聚餐,但必须谨记,千万别出了纰漏。”

白慕晴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是她而不是白映安?

良久,她才小心翼翼地问出心底的疑惑:“为什么不是白映安……她……。”

看到颜助理脸上的表情沉了下去。她没敢继续说下去。

“白小姐。”颜助理面色不太好地盯着她:“看来上次我对你说的那些话都是在对牛弹琴啊。”

“对不起。”白慕晴慌忙低下头去。

颜助理抬起腕表看了一眼时间:“六点钟饭局开始,白小姐如果不想迟到惹宸少发火的话,请尽快上楼打扮一下自己。”

白慕晴接过袋子,转身快步往楼上走去。

这是一条款式算不上特别,但很适合她气质的洋装裙子,白慕晴望着镜中的自己,终于不用将自己打扮得不伦不类了,终于可以做回她自己了。

不用再化艳丽的彩妆,也不用再穿十公分以上的高跟鞋,就连首饰都可以不用戴得那么招摇。

她跟着颜助理一起来到某星级酒店,将车子停在地下停车场后,颜助理给南宫宸打了电话,得知南宫宸正在过来的路上后,对白慕晴道:“白小姐,你先在这里等一下。宸少马上就到。”

“我知道了。”白慕晴下了车子,站在旁边。

颜助理并没有立刻离开,显然是不放心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

很快,南宫宸的车子便从入口处驶了进来,白慕晴看到南宫宸的车子,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小退,注视着他的目光有些惶惶不安。

南宫宸走到她面前站定,扫视着她冷笑:“怎么?害怕了?之前玩弄我的胆量哪去了?”

白慕晴低了低头,没有开口说话。

两人一起步入电梯,电梯内四面镜子反衬着两人的身影。白慕晴双手攥着送给老夫人的生日礼物,因为不自在而不停地绞动着手指。

南宫宸的目光落在她无名指上的金镶玉戒指上,眉头微微一沉,这才是他南宫家的戒指,他之前居然都没有留意到白映安无名指上的戒指是假的。

还有她手腕上的牙印,左手腕两枚旧的,右手腕有一枚新的,是他在七星山上故意留给她的。

他突然伸手出,一把抓住她的右手举高一线,注视着她无名指上的金镶玉戒指。白慕晴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小手本能地往后一缩,却并没有成功缩回来。

他在干什么?为什么要这样盯着这枚戒指看?

南宫宸抬眸扫向她,将她眼底的慌乱尽收眼底,随即嘲弄地一笑:“怎么不把你那个大戒套戴上了?”

白慕晴小脸一热,难堪地别开。

电梯停在顶楼的旋转餐厅前,白慕晴本能地想收回自己的手掌,南宫宸却并没有松开,而是将她的手掌放在自己的臂弯内,带着她一起往餐厅里面走。

白慕晴虽然觉得浑身不自在,但也明白南宫宸是什么意思,她的手指一屈,紧紧地攥着他臂弯里的衣料。

当两人一起出现在大包间的时候,大伙已经全部到齐了。

“表哥,表嫂,你们来啦。”林家大少冲二位招呼了一声,语气中明显有着嘲弄。只不过南宫宸冷冷的一瞥后,便缩了缩脖子安分下来了。

林氏夫妇之前就拉到过南宫宸的警告,不能将这件事情张扬出去,所以看到南宫宸带着白慕晴出场时心里虽然诧异,表面上却只能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白慕晴跟老夫人打了招呼,将颜助理替她准备好的生辰礼物送上。礼物是一只价钱昂贵的玉镯子,老夫人并不缺这些东西,不过是送个心意罢了。

老夫人意思意思地拿起玉镯欣赏一番,刚刚一直在陪着老夫人说话的朴恋瑶看了看镯子后抬起头来,望着白慕晴微笑道:“嫂子挑的玉镯好漂亮,应该挺贵的吧?”

白慕晴刚刚太紧张了,一直没有留意到老夫人旁边的朴恋瑶,朴恋瑶这么一问,她终于注意到她了。

原本就浑身不自在的她,在见到朴恋瑶后更加紧张得心跳加速,朴恋瑶可是一直都知道她和白映安之间的秘密的,也是她亲手揭发。

她的腿断了,不是应该恨她入骨么?居然会像没事人一样对着她微笑?心慌意乱中,她冲朴恋瑶投去礼貌的一笑:“反正都是宸少的钱,我只是借花献佛罢了。”

“礼物我收下了,找位子坐下吃饭吧。”老夫人将玉镯子交到何姐手里。

白慕晴点了点头,走到南宫宸身旁的位子上坐下。

她环视一眼四周,并没有看到林安南的身影,这么重要的聚会他为什么没有来?难道……。

她扭头望向南宫宸,刚好接触到南宫宸的视线,仿佛明白她的心思般,南宫宸在她耳边低讽:“不用找了,你那位心爱的林二少出国去了,并且再也不会回来了。”

“什么意思?”白慕晴本能地问出一句。

林安南出国了?并且再也不会回来了?怎么可能!

一定是被逼的吧?不然以林安南的个性肯定不会突然出国玩消失的。

南宫宸却并未搭理她,低头吃起了美食。

一顿饭吃下来,白慕晴只觉得如坐针毡,食不知味,熬了大约三十分钟她就有些熬不住了,起身欲要离开座位。

南宫宸看到她起身,立刻摁住她放在桌面上的小手,压着声线问道:“上哪去?”

“我……去个洗手间。”

“让住,别离开包房一步。”

“我知道了。”白慕晴有些无语,心想至于把她看得这么紧么?

其实她并不想上洗手间,只是想离开大伙的视线过来透透气罢了,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她对着镜中的自己长吐口气,压抑的心情终于有了些许好转。

她刚站了没多久,洗手间的门板便被人推开了,朴恋瑶在服务员的帮助下行了进来。

白慕晴微怔了一下,随即出于礼貌地冲她笑了一笑。

“表嫂,你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朴恋瑶抬手示意服务员出去后,打量着白慕晴泛白的脸色。

白慕晴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色,脸色泛白么?大概是刚刚被吓出来的吧。

“没什么,应该是昨天没睡好吧。”白慕晴扫了一眼她的双腿,关切地问道:“你的腿……还好么?”

“都已经坐在轮椅上了,怎么可能好?”朴恋瑶笑了笑。

“对不起啊……。”

“说什么对不起,我知道你也是无辜的,要怪就怪白映安那个女人吧。”

白慕晴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心下有些苦涩,个个人都相信她是无辜的,都可以原谅她,偏偏就是南宫宸不肯原谅。

朴恋瑶打量着她,开口安抚道:“表嫂,我相信表哥总有一天也会像我一样原谅你的,别灰心哦。”

“谢谢。”

朴恋瑶依旧望着她,想了想后又说:“我相信你一定也很好奇我为什么要揭穿白映安的诡计吧?从实我从她进入南宫家不久便发觉到她的异常了,表哥发病的时候他不但照顾不好表哥,还差点让表哥丢了性命。她根本不关心表哥,她爱的是她自己,是南宫家少夫人的地位,这样的人根本不配成为表哥的妻子,所以……。”

她苦笑了一下:“所以我才会揭穿她,让你重新回到表哥身边。”

“表哥他需要你。”朴恋瑶往前行了些,拉住白慕晴的小手:“我记得自己在进入南宫家之前,沈恪就跟我说过,我们的存在是为了保护表哥的,你身为他的妻子,有着和我们同样的使命。表嫂,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再这样抛下表哥了知道么?”

白慕晴讶然地望着她,怎么也没想到朴恋瑶会对她说出这番话来。

这就是她冒死都要揭穿白映安的目的吗?她一个外人,居然会为了南宫宸做出那么大的牺牲?

白慕晴虽然心里有不解,但并没有问出来,而是浅笑答道:“我会的。”

这个回答明显是随口的敷衍,她和南宫宸现在走到这种地步,还能有什么改变?南宫宸怎么可能还会原谅她。即便是南宫宸肯原谅,她呢?她的父亲,她的家人……在这么多的障碍之下,她又怎么可能回到他身边去?

和南宫宸重归于好?这辈子也不可能了!

“恋瑶,你要上洗手间么?我帮我吧。”她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如是改口道。

朴恋瑶摇了一下头,浅笑:“不用,上个洗手间我还是可以的。”

“那我先出去了。”

“好。”

从一开席,酒鬼出身的林大少就一直在缠着南宫宸和沈恪喝酒。白慕晴去了趟洗手间回来,发现林大少仍在劝他们喝,而南宫宸明显有些醉意了。

这么好的大日子,就连老夫人也没有制止他们。

末了,林大少甚至还提议晚餐后去酒吧继续喝,南宫宸原本就不喜欢林大少这个人,自然不会跟他一起去。

他伸手在白慕晴的肩膀上搂了一下,浅笑道:“我还要送你表嫂回去,所以下半场就别预我的份了。”

“也不用预我的份了,我也要送老婆回家。”沈恪附和着说。

林大少无语地耸耸肩:“那好吧,只能改天了。”

林氏夫妇相互推攘了一阵后,最终由林道然端起酒杯走到南宫宸面前,讨好地微笑道:“宸,我敬你一杯吧,就当是为以前一些不好的事情向你赔罪。”

“这杯酒确实应该敬。”老夫人面色平淡地道。

南宫宸如是端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然后将里面的洋酒喝光。

林夫人紧接着也上来赔罪了,道歉的时候还顺带地扫了一眼南宫宸身侧的白慕晴,感觉到她的目光,白慕晴迅速地低下头去。

好不容易熬到散席了,各自相继散去,老夫人跟沈恪朴恋瑶的车子回老宅,白慕晴站在一边等待南宫宸的安排。

等到大伙都走后,白慕晴方才惊觉停车场内只片下她和南宫宸两个人。

好在颜助理很快就出现了,将车子停在两人的身侧。

白慕晴看到南宫宸有些醉意,如是走过去,迟疑着伸出手去扶他的手臂。南宫宸却抬手将她的双手甩了下去,兀自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白慕晴怔了一怔,慌忙在另一侧车门上了车子。

车子驶出地下停车场,白慕晴才发现外面不知道何时下起了雨,刚刚在餐厅只顾着紧张居然没有发现。

一路上白慕晴都将自己缩在一角沉默着,而南宫宸大概是醉了,坐在另一侧闭目休息。

白慕晴很想提醒颜助理应该先把南宫宸送回家去,可是话到嘴边又不甘吞了回去,这个时候,她能少说话的时候一定不能多说,因为南宫宸说过听到她的声音看到她的身影就厌恶!

直到将车子停在小别墅的主屋门口,她才冲南宫宸小心翼翼地说了声:“那个……大少爷,我先下车了,你们路上小心。”

她说完这句便推开车门下车,没想到她刚下车,南宫宸便跟着下了车子。

南宫宸扶着车门,弯腰一阵大吐起来,白慕晴慌忙走过去扶住他的身体,颜助理也急忙下了车子,从后尾箱拿了一把伞和一瓶矿泉水出来。

白慕晴接过她手中的矿泉水,拧开盖子给南宫宸漱口。

南宫宸吐了好一阵,将胃里的东西都吐空了,这才支撑着身体直起腰身。

“大少爷的衣服都湿了,快扶他进屋去换套衣服吧。”颜助理道。

白慕晴来不及多想,便和颜助理一起扶着他往屋里走去。

颜助理似乎比白慕晴更了解这里的屋子结构,直接便将南宫宸扶到二楼的一间主卧,将他放在床上后,她拨了拨额头上已经被打湿的头发道:“白小姐,给宸少找套干净的衣服吧。”

“好。”白慕晴扫了一眼颜助理身上的湿衣服,说道:“颜助理,你的衣服也湿了,我先去给我找套衣服吧。”布女斤才。

“不用,我回去换就行了。”她看了一眼床上的南宫宸:“今晚就让宸少住这里吧,我先回去了。”

白慕晴随她一起看了一眼床上的南宫宸,点头应了声‘好’。

颜助理走后,卧室里面便只剩下白慕晴和南宫宸两个人,屋内安静得可以听见南宫宸均匀的呼吸声。

不知道是因为有太久没有伺候过南宫宸,还是因为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白慕晴看着熟睡中的南宫宸,居然有些不好意思去碰他身上的衣服。

他不单止身上的衣服湿了,头发也湿了,就这么躺一夜的话肯定会感冒。

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她还是从衣柜里面找了套干净的睡衣出来,又从浴室里面打了盆热水放在地板上,准备帮他擦身换衣服。

他身上穿着一件深色的衬衫,白慕晴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尖刚碰上他颈下的扣子便迅速地缩了回来。

她苦笑地心想干嘛让自己表现得像在偷袭一样?明明可以大大方方地帮他换完就走人的啊。

轻吸口气后,她重新将手指放在他的扣子上,然后迅速地替他把衣服上的扣子解开,将他的衬衫脱了下来。

矫健的身体展露出来,白慕晴稍稍避开视线,弯腰拧了热毛巾帮他擦拭起身体。

擦完上身,帮他穿好睡衣,她又开始帮他擦洗下身。脱裤子的时候仍然手抖,不过为了尽快帮他换上干衣服,她不得不硬着头皮将他扒了个精光。

温热的毛巾抚上他的敏感部位,白慕晴感觉到他的身体起了反应,如是羞赧地抬头望了他一眼。没想到这一望居然与他的视线碰了个正着,她顿时吓掉了手里的毛巾。

他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她居然一点都不知道!

也许是她自己紧张过头了吧,没有意识到自己将他的身体扯来扯去地换衣服,又用热毛巾帮他擦来擦去,睡得再死也该醒来了。

南宫宸醉眼迷离地看着她的小脸由白转红,闪烁着羞怯的光茫。

他突然抓住她的手掌摁向自己的敏感部位,冲她冷笑:“你装什么纯情?这里你没摸过吗?还是没吞噬过?”

白慕晴的手掌一触碰到他的那个地方,立刻如同触电,本能地便要往回缩。刚刚隔着毛巾她已经觉得很炙人了,这会居然........。

然面,南宫宸却仿佛是故意一般,偏不让她的手掌离开自己。

她扯了扯自己的手掌,却被他摁得更紧,他借着酒意冲她调笑:“你不是能演戏么?演个小姐给我看看,演好了我明天就放了你的母亲和弟弟。”

白慕晴原本在挣扎的手掌一停,抬眸迎视着他:“你说真的?真的会放了我的母亲和小意?”

“你可以试试看。”南宫宸冷笑。

白慕晴看着他脸上的表情,要多不可靠就有多不可靠,可是既然他这么说了,至少也是个机会不是么?万一他没有骗她,那母亲和小意就有救了。

况且据她对南宫宸的了解,他向来都是说话算话!

“怎么?不愿意?”他迷离的视线一点一点地收紧:“还是你的心里仍然装着林安南?你的身体只为他贡献?”

“不是.......。”

“不是?那你为什么不敢?你不是很担心你的弟弟么?如果换成是林安南,你是不是不用我邀请就迫不及待地爬到他身上去了?你.......。”

不等他将嘴里的话说完,白慕晴便倏地俯下身去,主动吻住他的唇。

南宫宸眸光微动,既然有些被她惊到了。

白慕晴主动吻着他的唇,手掌没有离开他的某处,一边抚摸着一边将柔软的红唇吻到他的耳际,在他耳边低声说:“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我和林安南是清白的,我这辈只有过你这一个男人。”

南宫宸愣了一愣,随即一把将她掀翻在地:“骗子!”

白慕晴被他欣翻在羊毛地毯上,幸好地毯够厚并没有多疼。她就知道他不会相信自己,反正现在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不会再信了。

这也怪她自己,是她自己让他失去了信任!

她幽幽地从地面上爬起,然后爬回床上,重新吻上他的唇,轻柔而笨拙地吻着。她可以感觉到南宫宸的胸口因为气愤而起伏着。

红唇落在他的胸口处,试图吻平里面的躁动,刚刚才帮他套上去的睡衣在她一点一点的拉扯下重新褪了下来。

她迅速地脱掉自己的衣服,然后将自己的身体贴上他的。

她所懂的,都是当初他教她的,虽然笨拙但是撩人,原本就起了反应的南宫宸更加觉得欲火难忍。等不及她继续讨好,他便已经迫不及待地一个翻身将她压倒在身下。

白慕晴抱着他,承受着他从被动转为主动的索取,身体很快也开始沦陷了。

欲火果然是一种很可怕的生理需求,彼此都已经仇恨到这种地步了,居然还能相拥着缠绵在一张床上。

她苦涩地咬住自己的红唇,搂紧了他的腰身。

南宫宸却霸道地将她紧咬着的贝齿撬开,舌尖迅速地探入她的口中,惩罚性地在她的唇上咬了一记。

白慕晴吃痛地低呼一声,几乎在同一时间,他的身体挤入她的,将她实实地占领在身下。

想起前些日子在公寓里的那次,白慕晴知道自己越是反抗就越是容易激发他的占有欲,所幸就随他去了,任他发泄任他蹂躏。

好在这次他没有被下药,也没有像上回那样疯狂地将她要了一遍又一遍,激情过后的他整个身体都伏在她的身上,在她的耳边重重地喘息着。

直到他的气息渐渐地平稳,她才小心翼翼地将他推到一侧,然后从床上爬起。

她以为他睡着了,没想到他并没有,他的手臂紧紧地圈着她的腰身不让她离开。

“大少爷,我去给我换一盆热水擦身子。”她背对着他小心翼翼道。

终于,他松开了她。

白慕晴迅速地滑到床下,扯过薄被盖在他身上后,从地面上拾起自己的衣服一件件地套在身上,然后走进浴室换了一盆热水。

站在洗手台前,她看到镜中凌乱不堪的自己,还有颈间得新被他烙上的印记,突然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她和他.......如今究竟算是怎么一回事?

第二天白慕晴早早便起床了,跟哑姨说了南宫宸在这里,让她买菜的时候带点山药回来煮粥。

哑姨一听是南宫宸在这里,自然不敢怠慢。

白慕晴亲手熬了山药粥,从厨房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南宫宸从楼上走下来。她站在一侧看着他,见他要直接越过客厅往大门口走,如是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大少爷,早餐做好了,你吃点再走吧。”

南宫宸头也不回地扔给她一句:“不吃了。”

“不行,你昨晚吐空了,不吃早餐容易晕倒。”白慕晴跟了上去。

见他仍然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白慕晴情急地嚷出一句:“大少爷,我有话跟你说。”

南宫宸扭过头来,目光扫过她脖子上那粒掩盖不住的印痕,脑海中突然闪过昨晚的画面,随即淡漠地吐出一句:“你想说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