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不想错失机会/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慕晴也不管那么多了,迎视着他说道:“昨晚你答应过我的,会放了小意和我母亲。”

南宫宸故作沉吟地想了一下:“是么?我怎么不记得我有答应过你?”

“你明明说过的……。”

“噢,我想起来了。我说只要你把我伺候好了我就会放了小意,可是很遗憾,你的技术还不能令我满意,所以……。”南宫宸倾身,用手抬起她的下颌在她的唇上吻了一记:“对不起。看你下次的表现。”

“下次?南宫宸你把我当成什么了?”白慕晴气结。

“当成我见不得光的情妇。我偶尔发泄需求的工具,所以……你最好给我乖乖的,别惹我发火,否则你的对象将不会是我,而是像你那位好姐姐一样,是给钱就能上的嫖客。”

“你什么意思?”白慕晴愕然,他到底把白映安怎么样了?

南宫宸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将语气阴沉了一度,盯着她咬牙切齿:“以后再敢在我面前提‘小意’这个名字,我会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你敢?”

“你可以试试看我敢不敢。”南宫宸扔下这句。转身往大门口走去。

“南宫宸!你不能这么做!你不可以这样伤害小意的……!”白慕晴追着跑出去时,南宫宸已经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由小林载着他离开小别墅。

*****

白慕晴以为自己又得要很多天之后才能见到南宫宸的,没想到下午她就又见到南宫宸了。

下午南宫宸亲自驾车来到小别墅里面,屋子里面静悄悄的,他在楼上楼下找了一圈后,最终在后院的花园里找到她。

此时的她正趴在花园的石桌上睡着了,而她手里握着一只铅笔,手边是一幅刚画到一半的素描,素描画上是个躺在裹被中的小婴儿。

小婴儿胖嘟嘟的,整体轮廓看起来有她的影子。也有他的。

她是有多无聊,才会画出这种毫无意义的画作来?南宫宸冷哼一声,伸出手便要去扯桌面上的素描。

素描的一角被白慕晴的手肘压着。被他这么一扯,白慕晴突然醒了过来。

看到眼前的南宫宸,原本有些迷糊的白慕晴瞬间挺直腰身,一边慌乱地试图将桌面上的素描收掉,一边问道:“大少爷,你怎么来了?”

他不是今天早上才从这里离开么?他不是不到这边来的么?

南宫宸微弯着腰身,几根修长的手指摁住素描的一角,使得白慕晴连扯了几下都没有将素描扯走。

白慕晴有些慌了,她知道孩子是南宫宸的禁忌,也知道南宫宸恨她害死的他的孩子。

“我……我下午觉得无聊,随便画着玩的,对不起。”她歉疚地说。

南宫宸将视线从素描中挪开,落在她的脸上,冷笑:“你果然连他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你画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他捏住纸张历力一扯,然后将这张素描撕得粉碎扔在地上,盯着她威胁道:“以后不准你这么亵渎他,听明白了没有?”

白慕晴点了一下头:“听明白了。”

她确实没有见过孩子,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这张素描只是她凭着自己的感觉画出来的罢了。

她垂着头在南宫宸面前站了一会,见他不吱声,如是抬头看着他问道:“大少爷,你有什么事么?”

南宫宸终于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扔给她一句:“跟我来。”然后转身往前院的方向走去。

“去哪?”白慕晴忍不住问了一句。

上次南宫宸硬拖着她去了孩子的墓前,这次不知道又要带她去哪呢?

南宫宸没有搭理她,继续往前院走去。

白慕晴不敢怠慢,慌忙跟了上去。

走到前院,南宫宸从车副驾上拿出来一个纸袋,扔在她身上:“把衣服换上。”

白慕晴接住纸袋,打开,发现里面装的是一条露肩小礼服,抬头有些难堪地盯着他说:“我不要穿这么暴露的衣服。”

南宫宸双目微眯:“装什么纯情?前段时间不是穿得挺欢的么?”

白慕晴知道他指的是自己扮演白映安那些日子,她有些难堪地拨开自己的衣领,上面两粒显眼的红印子便立刻展现在南宫宸的面前:“昨晚被你弄的……让人看到了不好,笑话我的同时肯定也会笑话你的。”

南宫宸瞬间有种被她堵得哑言的感觉,没错,那是他昨晚惩罚她的时候留给她的,如果主这么出却确实不太雅观。

“我可不可以问一下,您要带我去哪?”

“给乔夫人祝寿。”

“乔家?乔锶恒家?”白慕晴唇边染起一抹掩饰不住的兴奋。

南宫宸将她唇角的笑意看在眼中,脸色沉了沉,白慕晴忙道:“我只是觉得去熟人家里……不需要穿得太正式,这样就挺好的。”

南宫宸却往她跟前迈了一步,习惯性地用手指捏起她的下颌:“我警告你,别想给我玩什么花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苏惜之间的关系。”

他居然猜到她心里在想什么了!

没错,她会兴奋就是因为苏惜是乔家的少夫人,而她最近一直都在愁着怎么跟苏惜联系,没想到……。

她没想到南宫宸会带她去给乔夫人祝寿,确实没想到!

“你都把我弟弟的性命掐在掌心里了,我还能玩什么花样?”她苦涩地笑了笑。

南宫宸终于松开她,转身率先上了车子。

白慕晴跟上去,绕到车子的另一边上了副驾驶的位子。

两人一起来到乔家别墅时,乔家邀请的宾客已经到得差不多了,乔锶恒和苏惜站在门边迎接客人,看到两人进来。乔锶恒打量他们一番后,打趣地说道:“我还以为宸少真的不带少夫人过来呢。”

“不是你说的么,必须带她一起过来,不然不开大门。”南宫宸抬手拍了拍白慕晴挽在自己臂弯内的小手。

乔锶恒脸上的笑意微敛:“我以为你们小两口还在为丧子之痛难过,犹豫了好长时间才决定要不要请你们的。”

白慕晴感觉到南宫宸覆在自己小手上的大掌蓦地一紧,显然是被乔锶恒的这句话刺痛心脏了。

她反手抓住南宫宸的大掌,对乔锶恒道:“孩子不能活下来是他命薄,我们确实很心痛,不过生活总是要过的不是么?”

“对,你们能这么想就对了。”苏惜点头,冲二人道:“二位快进去坐吧。”

“那我们先进去了。”白慕晴扯了扯南宫宸的手臂,南平静地扫了她一眼,两人一起往里面走去。

乔夫人邀请的宾客不算多,都是一些至亲和有头有脸的人物,佣人将南宫宸和白慕晴带到主位上跟乔夫人见面。

白慕晴跟着南宫宸向乔夫人打招呼问好,乔夫人显得很高兴,毕竟南宫宸以前从不出席宴会的。

宾客到齐后,南宫宸被一帮人围着套近乎,白慕晴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冲苏惜走过去,拽了拽她的裙角:“小惜……。”

苏惜俯在她耳边道:“你先到二楼最里面那间卧室等我,我马上就好。”

“快点,我时间不多。”

“行啦,马上。”

白慕晴越过人群,往二楼走去。

她还是头一次进入乔家,对房屋的格局并不了解。二楼最里面那间……她站在二楼楼梯口扫视一眼里面,然后往走廊的尽头走去。

卧室的门虚掩着,她推开房门迈了进去。这是一间诺大的卧室,里面的布置和摆设都比较偏男性。

她在卧室中央站了片刻,苏惜仍然没有上来。她的目光落在落桌面上一只正在转动着的摩天轮模型上。

那是一只用不锈钢制成,旋转起来很好看摩天轮,白慕晴迈步走过去,用手在摩天轮上推了一下,摩天轮便发出‘嗒嗒’的卡轮声,她慌忙缩回手指。

“那是太阳能的,不能人为去控制它转动。”身后突然响起一个温软好听的男声。

白慕晴被吓了一跳,倏地转过身去,这才发现她的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年轻男人!

年轻男人身材掀长,面容帅气,和乔锶恒长得有几分相似。

白慕晴扫视一眼四周,张了张嘴:“对不起……我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你找我大嫂么?”

他的大嫂……指的是苏惜么?他怎么知道她要找苏惜?白慕晴心里闪过一丝疑惑,随即点头:“我找苏惜。”

“对面那间才是大嫂的卧室。”年轻男子指了一记门口的方向。

白慕晴一囧,慌忙弯腰冲他道歉:“对不起……是我搞错了。”

“没关系。”年轻男子无所谓地浅笑。

刚好苏惜从楼下走上来,听到这边有声音后走了进来,然后一把抓住白慕晴的手腕往外走:“笨蛋,就知道你会走错。”

白慕晴被她拉着进了对面的卧室,她扭头扫了一眼已经被她合上的门板,好奇地问道:“他是谁啊?乔锶恒的弟弟?”

“嗯,因为身体的原因脾气暴得很恐怖,敢往他的房里闯,你没被他摔死算你走运。”苏惜将她拉到沙发上坐下后,给她倒了杯水。

白慕晴被她吓得一怔一怔的,她怎么没觉得那男人脾气暴躁呢?而且对她好像还很宽容很礼貌的样子。

她更不知道,原来乔锶恒还有个弟弟,不过这些都不是她现在关心的焦点,她伸手将忙活的苏惜拉到沙发上坐下,迫不及待地问道:“上回你跟我说的那个孩子,后来有没有帮我再找一下?”布状讽亡。

苏惜拍了拍她的肩安抚道:“你先别那么激动。”

“我怎么可能不激动嘛。”

“我话还没说完呢,我是说我已经帮你联系过了,她是城北福利院里面的一名弃婴,那里的阿姨说她是被人扔在福利院门口的,而且是在你生孩子前一周扔的。时间上就不合,所以你也不用多想了,肯定不是你的。”

听了她的话,白慕晴瞬间失望透顶。

比她早,那就确实是不可能了,不过她还是忍不住地问了一句:“真的跟我和宸少很像么?”

“有点吧,不过慕晴你还是死心吧,她真的不是你的女儿。”苏惜看着她脸上的失落和难过,问道:“怎么回事啊?我听姚美说了下你和林安南婚礼上的事情,感觉这是迟早的,不过我想南宫宸肯定是气疯了。”

“确实是气疯了。”白慕晴无奈地轻吸口气。

“不疯才怪了,也只有白映安那猪脑子才能想得出来这种浑蛋事。”苏惜骂完紧接着又问:“那现在是怎样?南宫宸他打算怎么处置你?看起来……他好像对你还挺好的?”

白慕晴被她这么一问,立刻鼻子一酸,摇头道:“他把小意不知道弄到哪里去了,而且不让我跟外界接触,我现在不能陪小意做手术,也不能去找孩子,什么都做不了。”

苏惜已经猜到是这样了,她从国外回来后就一直联系不上白慕晴。

她会怂恿婆婆办这次小型派对,并要求南宫宸带妻子出席,就是为了让南宫宸把白慕晴带出来的。还好,在乔锶恒亲自开口要求下,南宫宸果然把白慕晴带来了。

“慕晴,南宫宸是白映安,他不会对小意怎样的,放心吧。”

“不,他现在气疯了,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可是你看他对你就是个特例啊,他没有弄死你,而是将你关在家里,这证明什么?证明他舍不得把你弄死。所以……你放心好了,我相信他只是拿小意恐吓你,肯定不会伤害的。”

看苏惜说得那么坚信,白慕晴怔住了,她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是她自己太着急了,把南宫宸想得太狠毒了吗?还是苏惜把他想得太好了?

不,南宫宸的手段确实是极其狠毒的,看他对待白家就知道了。

苏惜轻叹了口气,道:“至于孩子,你也别太着急了,时间过去这么久孩子估计早被哪户人家收养了,慢慢找,总会找到的。”

“可是我现在连出大门的机会都没有,怎么慢慢找?”

苏惜打量着她,迟疑着问道:“你有没有想过,把这件事情告诉南宫宸?让他去找也许机会大些。”

白慕晴的眼眶微红,点头:“我有想过,可是我怕他不相信我的话,而且我根本没证据证明孩子还活着,我怕他会觉得我是为了逃开他的囚禁故意骗他的。我还怕……万一这个孩子根本不存在,他会不会失望,会不会恨得掐死我?”

她突然抓住苏惜的手掌:“小惜,要不你帮我告诉他好不好?他现在连话都懒得听我说,肯定不会相信我的。”

“别,这种差事你千万别找我。”苏惜急忙甩开她的手,往后坐了一些:“万一这件事情根本就是咱俩的猜测,不是事实,南宫宸会弄死我的。”

“你是乔锶恒的老婆,他能拿你怎么样?”白慕晴一脸正色地盯着她:“苏惜,你之前可是很肯定地跟我说,我的孩子就是个健康的女娃的。”

“那不是……。”苏惜无辜地耸了下肩:“特意用来安慰你的。”

“苏惜!”白慕晴蓦地从沙发上站起,没好气地瞪着她:“你到底哪一句才是实话啊?”

苏惜被她吼得心虚:“说真的,我不是很确定,所以你的担忧是对的,万一告诉了南宫宸,到头来却是乌龙一场,他估计又会觉得你是故意欺骗他,肯定会更恨你。”

她说完,重新拉过白慕晴的手掌:“不过我明白你的心思,只要有一线希望你都不想放弃的对么?你放心,我已经让乔锶恒帮你找了,乔锶恒的实力不比南宫宸差到哪去,况且他还是恒星的老板,如果连他都找不着的话,南宫宸也基本不可能找得到了,所以……。”

“找孩子的事你就别管了,交给我好么?”她说。

白慕晴盯着她,担忧地问道:“乔少他真的会尽全力帮我么?”

“会的,我一定帮你盯着。”

“谢谢。”

“谢谢就免了,你自己照好自己,林安南是不可能了,往后的日子还是好好跟南宫宸相处吧。”

“我和南宫宸……。”白慕晴笑了笑,她压根就不敢去想这个问题。

“这次的事情是你错大了,也是你对不起人家宸少,我觉得宸少对你已经够仁慈的了,你多讨讨他的欢心,或许等他心情好了,就原谅你了。”苏惜暧昧地一笑:“说真的,比起林安南,我更支持你跟南宫宸在一起。”

白慕晴心烦意乱地叹了口气:“我现在满心满眼都是小意和孩子,不敢去想这些,对了……。”

她突然问道:“我记得城北孤儿院好像离这里不太远吧?”

“白慕晴你……。”苏惜无语地翻起白眼:“我刚不是跟你说过了么?你还没生,人家就已经被扔在孤儿院门口了。”

白慕晴沉默了。

苏惜从沙发上站起:“咱们还是赶紧下楼去吧,我还要接待客人呢。”

白慕晴胡乱地应了声:“你先下去吧,我想在这里再坐一下。”

“行吧,一会你自己下楼就行了。”苏惜说完离开卧室,到楼下接待客人去了。

白慕晴独自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水杯一口一口地喝着,脑子乱轰轰的一团,越想越觉得自己应该亲自到孤儿院去看看,也许是那里的工作人员记错了呢?故意说谎呢?自己不能就这么放弃这个万分之一的机会了。

城北孤儿院离这里不太远,如果这个时候溜出去再溜回来的话,应该不会被南宫宸发现的吧?

打定主意后,她放下手中的水杯走出卧室,来到楼梯口偷偷探着脑袋往楼下望去,发现南宫宸和乔锶恒正聊得热络,短时间内恐怕是不会离席的。

一般别墅都有个后门的,她回到二楼的走廊尽头,那里有一道门,但她不知道是不是通往后门的方向。

正犹豫间,她突然听到旁边的卧室响起开门声,刚刚那位乔二少出现在她面前。看到她在一道门后鬼鬼祟祟,乔二少挑着眉问:“你又找错门了么?”

白慕晴不自在地看着他:“不是……。”

她略一犹豫后,盯着他问道:“您是乔二少吧,可以告诉我别墅哪里有后门么。”

苏惜说这位乔二少因为双腿的缘故碑气暴得能杀人,可是她眼下没办法,只能求助理他。

乔二少如同她第一印象中一样,没有发火,也没有不悦,只是用下颌指了一记她跟前的门板:“从这里出去就是通往后花园的楼梯,不过现在是晚上,你最好别乱跑。

白慕晴抬手握住门把扭开,将房门打开后果然看到外面就是通往一楼花园的楼梯,从这里出去后绕到前门,应该不会有人留意到她的。

“谢了。”她一脚迈了出去,随即想到什么般,扭头冲轮椅上的乔二少爷道:“其实双腿残了不要紧的,只要能够积极乐观地面对生活,只要人品好,就还是个值得人尊敬的人。”

说完这句,她一溜小跑着往楼下走去,留下乔二少爷独自坐在原地。

从后花园到前院,白慕晴很顺利地溜出乔家别野,依然是一路小跑着往大马路的方向跑。好在乔家别墅离大马路不算远,她站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城北孤儿院是刚成立不久的新院,白慕晴在宝安室里好说歹说,宝安就是不让她入内。最后她没办法了,只好搬出南宫宸的名号来,对宝安叔叔说:“我是南宫集团的总裁夫人,打算给孤儿院捐一笔善款,所以想先过来了解一下这边的各方面需求。”

一听她是南宫集团的总裁夫人,保安大叔立刻恍然大悟地直点头:“怪不得姑娘看起来这么眼熟呢,原来是在报纸上看过。”

如是,白慕晴被热情地迎进了孤儿院。

她描述了孩子大概的出生时间,工作人员将她带到一间婴儿房里面,指着里面的好几个小女婴道:“这几个都是两个月前被扔问口和被警察送来的,这两个是女婴,少夫人您……。”

白慕晴忙道:“哦,我想顺便看看,有朋友想领养一个女儿。”

“领养的话……这个好一点。”工作人员指着其中一个小女婴:“这个是当初被扔在孤儿院门口的,经过医院的检查显示各项体征都正常。”

“什么时候扔的?”白慕晴打量着小床上的女婴,发现她果然长得比一般小孩要漂亮,皮肤白皙,肉嘟嘟的,但她看不出来孩子长得像谁,因为孩子睡着了,面且还太小。

当工作人员告诉她准确日期的时候,她心里又一次失望起来,和苏惜说得一样。

*****

乔家别墅内,南宫宸没有找到白慕晴,心里瞬间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苏惜楼上楼下地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白慕晴的身影,心里不免也开始有些焦急起来,她甚至不敢接触南宫宸那杀人的目光。

“那个……我刚刚跟她在楼下聊了一下,她说想自己在楼上呆着,结果……。”苏惜呵呵干笑一声,一脸歉疚道:“对不起,我没想到她会从后门溜。”

“你最好马上给我把她找回来。”南宫宸恼火道。

“可她身上没手机,我怎么找嘛。”

“宸少,你别吓坏了我的心肝。”乔锶恒走上前来,手臂搭在苏惜的肩上冲南宫宸道:“自己把老婆弄丢了,找别人要,这不可笑么?”

见南宫宸要发火,乔锶恒忙抬手制止:“你别激动,或许你家夫人只是在附近逛逛,一会就回来了呢。”

“最好是这样!”南宫宸扔下一句,转身快步往别墅大门口走去,心里的怒火已经翻江倒海起来。

他就知道不能让这个女人离开他的视线,就知道她会找机会逃脱!

死女人,最好别让我抓到!

他在心里暗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