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没有拒绝的权利/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别墅安装的是那种大型的欧式雕花门,值班保安平日里一般都会上锁,只有今天因为下雨的缘故没有顾上。

见白慕晴要开门出去,值班保安立刻冲上去拽住她的手臂气急败坏道:“白小姐你不能出去!快给我进去——!”

换成是以往。白慕晴一般都不会为难他,因为她知道南宫宸的个性,也理解他作为打工者的难处。

可是今天,她实在是没有办法照顾到他的难处了,她一边挣扎着一边尖叫:“放开我!我今天一定要出去!你放开!”

“白小姐。你再这样可别怪我不客气!”值班保安被迫扔了伞,用双手去抓她。布亚状划。

雨水撒在两人身上,彼此的衣服和头发都湿透了。

白慕晴丝毫没有被他的警告吓住。反而紧紧地抱着厚实的大铁门。冲他威胁道:“如果你再不松开我,我就死给我看,我就在这里撞死给你看.......!”

白慕晴威胁完还不忘将自己的头颅往门上撞去,值班宝安果然被她吓坏了,立刻伸手挡在门上。

白慕晴一头撞在他的手背上,保安发现她居然是来真的。吓得呆在原地,白慕晴趁机从他身边挤了出去,迅速地消失在雨幕中。

*****

颜助理从会议室门口走了进来,俯在南宫宸耳边道:“宸少,小别墅那边的保安打电话过来,说是少夫人跑了。”

南宫宸深邃的瞳孔一收:“你说什么?”

“那边说少夫人原本在吃晚餐的过程中看到一则新闻说滨江红荔段有一对母子跳江自杀,然后就疯了般跑出去了。”颜助理道:“我已经叫老王一路找过去小别墅那边,还叫了小林去江边看看,这么大的雨。您看.......您要不要过去一下?”

南宫宸略一沉吟,道:“你帮我把会议主持下去。”

“好的。”颜助理应道。

前两次出门的时候,白慕晴刻意记住了路线,从小别墅绕过一条海堤便是大马路了,她拦了一辆出租车便坐了上去。

司机看了看全身湿透的她,最终不甘不愿地启动车子。

白慕晴赶到江边时,虽然天色已经昏暗,但还是一眼就看到那对母子的遗体已经被打捞上来放在岸上,并且已经被盖上了白布。

她被吓得双腿一软,跌坐在路边大声嚎哭起来,那哭声就连追着过来要车费的出租司机都被吓走了。

因为是大雨,围观的人并不多,执勤的警察见她哭得那么伤心走过来问道:“小姐,请问您是死者的亲属么?”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白慕晴摇着头痛哭。

“请问您的家人有失踪么?”

白慕晴又改为点头。

“那您要不要过去认一下尸?”警察将她从地上扶起。

白慕晴看着那两具被蒙上白布的遗体,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她根本没有勇气上去辩认,她怕自己看到的就是母亲和小意。

“小姐,您还是去看一眼吧。”警察无奈地说。

“我不敢.......。”

“那怎么办?您还有别的家属么?叫他们过来?”

“没有了,我没有家属,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她身体软软地靠在警察身上,哭得肝肠寸断。

“小姐,您如果不看的话,我们要把遗体送去殡仪馆了。”

“不!我看,我看.......。”白慕晴紧紧地抓着警察的衣服,在他的半扶半拽下往警戒线里面走去。

就在两人一起越过警戒线的时候,白慕晴的另一边手臂突然被人扣住,身体也在一瞬间被扯出警戒线外撞入一个人的怀中。

她被蒙了一下,抬起被雨水和泪水淹没的小脸,隐约中她看到南宫宸的帅脸出现在眼前。

“你跑这里来做什么?”南宫宸一手挽着她的腰身,一手撑着大伞,脸上的表情很不好。

“我妈和小意他.......。”白慕晴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警察看到南宫宸抱着白慕晴,打量着他问道:“先生,请问您是这位小姐的朋友么?”

“我是她的丈夫。”南宫宸说。

“那太好了,这位小姐不敢上前认尸,您代她上去认一下吧。”

南宫宸扫了一眼警戒线内的遗体,面色冷峻道:“不用了,不是我们的家人。”

“可是,刚刚这位小姐说.......她的母亲和弟弟失踪了。”警察先生不解地来回看着他们俩。

南宫宸的语气不变:“她搞错了,她的母亲和弟弟没有失踪。”

“啊.......?”警察先生讶然。

白慕晴听到南宫宸的话,也一瞬间愣住了,含泪怔怔地盯着他。

半晌,她才哽咽着问出一句:“是真的吗?”

“是真的。”南宫宸将她往自己怀里挽了一些,不让大雨淋到她身上。

白慕晴呜呜地摇头:“我不信,你骗我。”

“既然你不信,那就自己进去看看好了。”南宫宸说着作势要拖她进去,白慕晴却抱住他的身体不肯靠近。南宫宸看着她又想看又害怕看的样子,无奈地轻吸口气,道:“白慕晴,我没你那么无耻,更不像你那样满口谎言,我说了那不是他们就不是。”

听了他的话,白慕晴终于停止了哭闹,靠在他怀里嘤嘤地哭着,慢慢地平静下来。

被吓得全身发软,又哭得那么伤心,白慕晴整个人都快要虚脱了,就连被南宫宸带回了公寓都毫无知觉。

香堤公寓就在滨江边上,两个人都被淋成了落汤鸡,南宫宸怕她感冒如是就近找了个地方换洗。

回到公寓后,南宫宸直接将她拉进浴室,往浴缸里面注上热水后,开始脱她身上的湿衣服。

白慕晴意识到他要做什么,忙扯住自己的衣服道:“我自己来吧。”

大概是身体发软的缘故,她背着手却怎么也拉不了后背的拉链,南宫宸见她拉不了,如是动手帮她把拉链拉了下去,顺带帮她把内衣的扣子一起解决掉了。

衣服从身上脱落下来,白慕晴又羞又臊地往浴缸里面躲去。她抱着身体,埋着头等他主动退出浴室,等了半晌没动静后一抬头,发现南宫宸居然也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

不等她惊呼出声,南宫宸已经抬腿跨了进来,在她对面坐了下去。

见她半张着嘴一脸惊讶,南宫宸却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面色平静道:“这里就一个浴缸,我比你更怕感冒,有什么好惊讶的?”

“你早说,我可以让给你的。”白慕晴抱紧了自己的身体,羞赧地低喃。

“我在这里等了你那么久也没见你让。”南宫宸倾身,拉近与她的距离:“这是不是代表着你一点都不关心我?”

白慕晴不吭声了,她刚刚一直都处在浑浑噩噩中,根本没意识到这些问题。

南宫宸看着她水下影影绰绰的身体,身体微微一紧,为了不让自己的身体更加膨胀,他从架子上扯下一个浴球扔在她身上:“过来帮我擦背。”

说完,他转过身背对着她。

这是一个大型的浴缸,两个人泡在里面绰绰有余。

白慕晴虽然很想尽快套上衣服逃离,可是他已经开口让她帮忙擦背,而且还做好了准备,她不可能拒绝。

她只好摸索着挪了过去,替他擦起了身体。

白慕晴擦得不太专心,也忘了羞涩,脑子里不停地回放着刚刚江边的那一幕,两对被蒙上了白布的母子。

她轻吸口气,盯着背对着自己的南宫宸道:“大少爷,你不会伤害小意的对么?小意那么喜欢你,那么崇拜你,还每天早上准时给你送早餐。”

南宫宸幽幽地睁开双眼,扭过头来,白慕晴慌忙将身体往水下一沉。

“改打同情牌了?”

白慕晴不吭声,南宫宸突然伸手将她拉入怀中,一手掐着她的腰身一手抬起她的下颌:“我警告过你的,别在我面前提‘小意’这个名字。”

两人的身体贴得那么紧,白慕晴可以感觉到他的身体在起着变化,想起前两天在楼梯上的事情,她一点都不怀疑南宫宸会在这里要了她。

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生,她忙道:“我身体不舒服,你可不可以放开我?”

“哪里不舒服?”南宫宸扫视了她一眼,指复点着她额头上已经掉疤的伤口:“这里?还是这里?”指复下滑,停在她肩膀的牙印子上。

白慕晴看着他一脸嘲弄的脸,有些无语道:“看到我浑身上下都是被你制造出来的伤疤,你是不是很得意?”

“一点都不多。”南宫宸摇了一下头,目光重新扫过她的身体:“接下来的日子,我会让你体无完肤。”

白慕晴被他吓得身体一怵,然后从他怀里挣了出来。

南宫宸并没有为难她,任由着她抓过大毛巾围在身上逃出浴室。

逃出浴室后,白慕晴暗松了口气,扭头扫了一眼浴室的方向。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南宫宸居然会放过她,换成是以往,他早就将她摁在身下一顿欺负了。

或许是他今天累了,不想要了吧。

逃出浴室后,白慕晴方才惊觉自己没有衣服穿,衣柜里面全是南宫宸的衣服,连一件女装都没有。

总不能一直这样围着大毛巾吧?她在衣柜里面翻了半天,终于翻出一件白色的衬衫套在身上。好在他的衬衫比较长,勉强可以遮到大腿的部位。

穿好衣服,她走到落地窗前,隔着玻璃望向外面。下面雨还在下,江面上昏黑一片,她在心里暗暗祈祷,希望小意一切都好!

南宫宸从浴室出来,就看到她穿着自己的衬衫站在落地窗前,双手不停地将衬衫的下摆往下拉。然而不管她怎么拉,那两条修长白腻的长腿还是展露无遗。

白慕晴被他盯得不自在,忙道:“我没衣服穿,就……先借我穿一晚,明天衣服干了我再还你。”

南宫宸将目光从她身上收回,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往客厅走去,没有搭理她。

白慕晴在卧室里面呆了片刻,听到南宫宸打电话叫外卖,如是快步走出去从他手中抢过手机,对电话那头的外卖接线员道:“麻烦配几块生姜过来,谢谢。”

电话那头的接线员爽快地答应,她报了地址后将电话递回给南宫宸。

南宫宸接过手机问了句:“要生姜做什么?”

“煮生姜汤预防感冒。”白慕晴看着被他扔在沙发一旁的手机,心下暗暗恒量着该怎么把他的手机借来打一下。

见她仍然在扯着衬衫的下摆,南宫宸终于忍不住开口提醒:“再扯我的衬衫就变形了。”

说完,他紧接着又说了一句:“还有,我今晚对你没兴趣,别总在我面前招摇。”

白慕晴有些无语,说得好像是她故意的一样。

不过尽然他这么说了,她也就放心了,如是走回浴室清理两人的衣服。

外卖很快便送过来了,白慕晴将生姜切成片放在锅上煮,然后走出来和他面对面地一起吃晚餐。

南宫宸看起来好像很忙,连吃饭的时候都在看文件,一顿饭下来两人几乎是零交流。

吃过晚餐,南宫宸便转到电脑前忙工作去了,白慕晴将熬好的姜汤放在他的桌角道:“记是趁热的时候喝掉,凉了效果没那么好。”

“你喝了么?”南宫宸头也不抬。

“我一会就喝。”

南宫宸不再吱声,半晌后发现她还没有离开,如是抬头不是那么友好地盯着她:“有话你就直说。”

“没什么。”白慕晴看到他这种脸色,瞬间便打消了跟他借手机打电话的念头。

“那........我先去睡了。”她指了指卧室的方向,然后转身离开他的书房。

白慕晴识趣地走到客卧的床上躺下,却怎么也睡不着。隔壁就是当初她跟母亲和小意一起住的地方,那天她也是从隔壁屋里出嫁的。

当初她答应小意,等结了婚还是会经常回来陪他,给做烤鸡翅吃。没想到这一嫁,居然再也见不到小意了,甚至不知道他在何方。

白慕晴突然从床上坐起,不知道隔壁的屋子有没有被清理过呢?那里有电话,有衣服,她可以溜过去看看的。

想定主意,她小心翼翼地将客卧的门锁好,制造了一个自己已经睡着的假象。然后偷摸着溜到客厅,在客厅站了片刻没有听到动静后,才继续往大门口溜。

令她感到惊喜的是隔壁大门的密码居然没有换,她小心翼翼地推开大门,里面黑漆漆一片,显然是没有人住的。

这里原来就没有人住,现在自然也不会有,她抬手在灯钮上摁了一记,屋里立刻亮堂起来。

可惜的是,屋子已经被人收拾过了,所有她们曾经用过的东西都不在了,就连衣柜里的衣服也都被清空。

站在空荡荡的衣柜前,白慕晴失望地轻吸口气。

她想起自己来此的真正目的,如是快步走到床头桌前,拿起上面的分机电话试拨了一下号码居然通了。

电话响了许久,电话那头才传来苏惜有气无力的声音:“慕晴,你自由了?”

白慕晴愣了一下,关切地问:“小惜你怎么?干嘛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没什么,就是有点不舒服。”苏惜改口说道:“你是想问鉴定结果的吧?又要让你失望了,那孩子跟你没关系。”

“没关系啊?”白慕晴的心脏一沉,果然失望透顶。

“我跟你说过人家被扔在孤儿院门口时你还没生呢,你偏不信,白折腾了这一场。”苏惜叹了口气:“不过你也别太伤心了,慢慢来吧。”

白慕晴抓着听筒的手紧了紧,忍着悲伤道:“那好吧,我知道了。”

“慕晴,你现在还好吧?”

“挺好的。”白慕晴心里疼得利害,如是开口道:“小惜,谢谢你,你自己好好保重身体,我先挂了。”

“好吧,再见。”

白慕晴挂上电话,缓慢地坐在床沿上。

其实她去孤儿院之前就不抱什么希望的,可是如今听到孩子跟自己无关的消息她还是失望极了。

唯一的一点点线索也中断了,她又不知道自己该何从找起了。

挂上电话后,白慕晴就开始坐在床沿上想事情,甚至想得忘了时间,甚至连卧室门口传来脚步声都没有惊觉到。

南宫宸刚刚忙完公事回卧室睡觉的时候,发现她没在主卧,如是走去客卧找人,发现客卧的门被上了锁。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他找来钥匙把客卧的门打开了。

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他差点没气得背过气去。

那一刻,他心里闪过好几个想法,她也许是趁机逃跑了,也许只是因为雨停了想到楼下去走走。他更宁愿相信是后者,如是走出露台开始俯视楼下的花园。

然而当他看到隔壁屋子居然在亮着灯起,心里好不容易才平静下去的怒火腾地又上来了。

他迈步走过去,凭着记忆输入大门的密码,步入屋子后果然看到她在里面。

没错,她在里面。

独自一人坐在床沿上不知道在回忆些什么,回忆得那么痴迷。

甚至于,他在卧室门口站了足有三分钟她都没有感觉到。

“怎么?人走了,只能靠回忆来感受曾经的幸福美满了?”他的语气压抑着极大的怒火。

白慕晴被吓了一跳,倏地从床沿上站起,瞪着他:“你怎么过来了?”

“如果我不过来呢?你是不是打算在这里回忆到天亮?”南宫宸上前几步,一手掐住她的细腰将她挽入怀中,然后稍稍转过身子,扫了一眼跟前的大床:“是不是在回忆你们在这张床上缠绵悱恻,激情如火的情景?”

白慕晴一听他误会了,忙道:“不是!”

“不是?那你干嘛大晚上的偷偷跑来这里发呆?”

“我过来主要是想看看我之前的衣服还在不在,我发呆……是因为想起小意了。”

“这明明是主卧,想小意为什么不去小意的房里想?”

“我……。”白慕晴百口莫辩。

她本来就是个不善于争辩的人,被他这么一逼问直接就大脑当机了。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南宫宸的手掌覆在她臀部,稍稍往上一抚,她身上的大衬衫便被她抚到腰上。他的唇在她耳边轻咬:“你说……我要不要把你在这张床上的回忆抹去?”

说完,他的身体一转,一个旋身将她压倒在柔软的大床上。

白慕晴情急地挣扎推打他的身体,大声道:“南宫宸!你到底要我说多少遍才肯相信我跟林安南是清白的?!”

“说多少遍都不相信!”南宫宸咬牙道。

他只知道她和林安南在一起三年,只知道他们当初就幸福美满,他还知道她站在台上跟他交换戒指时脸上布满着幸福的微笑。

他所知道的,全是她跟林安南最美好的。

他不相信自己,白慕晴也只能是无奈了,她别过脸闭上眼,一副任由他发泄的态度。

反正这些日子以来,南宫宸对她做这种事情已经是家常便饭了,而她越挣扎只会越激发他的占有欲。

虽然嘴上说要抹掉他俩在这张床上的记忆,但真正做的时候,南宫宸还是觉得别扭。以前就连别个男人的床都没有坐过,更别说是在上面干这种事情了。

他如是从床上翻身坐起,又将衣衫凌乱的白慕晴从床上抓起,拽着她往门口的方向走去。一路将她带到自己家后才用另一只手抓住她胸前的衬衫,奋力一扯,衬衫的扣子瞬间被他扯开,修长匀称的身体暴露在他的面前。

白慕晴低呼一声,还未来得及抗议便被他一把压倒在床,紧接着是他的唇吻了下来,咬在她的颈间。

每次他生气的时候,都会带着浓浓的情绪占有她,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她长记性,才能让她意识到她是他的,永远都只能属于他。不管是妻子的身份还是情人,她都别想从他的身边逃脱。

只上只穿了一件衬衫的她反而让南宫宸省事多了,他迅速地褪去自己身上的浴袍,将身体与她彻底交融。

他原本今晚并不想要她的,偏偏她要惹他,并且成功地将他潜藏在体内的全部欲火激发出来。

既是逃不掉,也就没必要逃,况且也不是头一次了。白慕晴抬手抱住他的腰身,迎合着他的所有热火。

直到他满足了,累趴了。

而这一刻,白慕晴也早就酥软成一团,甚至都无力去捡拾被他扔在床下的衣服。两人就这么相拥而眠,并且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白慕晴早早就醒来了,她动了动身子,首先闻到的是一种独特而又熟悉的男性气息。她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方才发现自己正窝在南宫宸的怀里。

她将身体往后退了些,发现他睡得熟,帅气的面容安静祥和。

早晨的阳光透过窗纱撒落在两人身上,白慕晴只觉得他好看得如同不食人间烟火。这么看他明明就是朝气蓬勃,阳光明媚的,为何平日里却总是那么火暴冷酷呢?

“好看么?”耳边突然响起淡淡的一句。

白慕晴回过神来,这才惊觉南宫宸不知何时已经睁开双眼了,只是眼底的冷淡情素瞬间让这一室的朝气也失了色彩。

“好看。”她傻傻地答了一句。

“比起你家林少呢?”

“比他好看。”

南宫宸睨着她,白慕晴忙说出一句:“看吧,我说实话你不相信,我说假话你又不高兴,我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跟你沟通才好了。”

南宫宸嘲弄地一笑,低头扫了一眼她的身体。

白慕晴感觉到他的目光扫过来,忙拉过被子捂紧自己裸露的胸口。顺便掀了一半被子盖在他身上,避免尴尬。

白慕晴感觉到他的目光渐渐地燃起了一抹欲火,心想他不会又想来个晨运吧?最好不要,因为她的身体至今还是酥软的。

好在这个时候南宫宸的手机响了。

白慕晴伸手帮他把手机从床头桌上拿了下来,目光扫过屏幕上的号码,发现是老宅打来的。

南宫宸接过手机摁了接通键,电话那边传来何姐的声音:“大少爷,老夫人让您今晚带少夫人回来一起吃饭。”

“为什么?”南宫宸低头扫了一眼白慕晴。

“不为什么,周末聚餐吧。”何姐笑说。

南宫宸想了想,道:“好,我知道了。”

挂上电话,南宫宸将一只手掌枕在头下,手里轻轻地转动着已经挂上的手机。

白慕晴隐约听到一些,如是盯着他的侧脸问道:“老夫人让我回去吃晚餐?”

南宫宸侧过头来:“不想去?”

“确实不想,毕竟现在……。”

“现在什么?”

白慕晴犹豫了一下,方才小心翼翼地答道:“现在身份不同了嘛,不太合适。”

她知道自己这么一说,南宫宸肯定又会想起被骗的事情,又会上火,如是急忙又添了一句:“不过如果你让我去的话,我硬着头皮也会去的。”

幸好,南宫宸并没有发火,而是从床上坐起,下床一边穿衣服一边平静地开口道:“一会我让柳秘书陪你到华贸逛逛,买套像样的衣服,逛完到办公室等我下班,然后一起回老宅。”

白慕晴不好意思直视他裸露的身体,如是久久地低垂着头。

南宫宸一扭头看到她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眉头一皱:“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白慕晴忙抬起脸来,道:“我听见了。”

“听见了还不快点起床换衣服?”

白慕晴立马下床,将那件昨晚被他扔在地上的衬衫穿在身上,然后走到阳台上去看晒在外面的衣服干了没有。

南宫宸见她就这么衣不遮体地往露台上走出,心下气结,迈步追上去将她从露台上拽了回来,语气恼火道:“就你这点小身材,还想让整个花园的人都看到么?”

白慕晴愣了一下,低头扫了自己一眼。

虽然衬衫穿在她身上显得很性感,但除了一双腿外,好像没有别的地方过份地展露出来吧?况且楼与楼的间距那么宽,又有护栏挡着,对面楼的人根本看不清楚这边。

不过向来都是他说的就是对的,她也懒得跟他争辩了。

“我只是想把外面的衣服收进来。”她说。

南宫宸松开她,将挂上露台上的衣服收进来扔到她身上。

白慕晴换好衣服后,南宫宸也已经穿戴整齐了。

两人一起离开离开公寓,在附近一家港式早餐店里吃过早餐,出来的时候白慕晴原以为南宫宸会把自己扔给柳秘书,没想到他却要求她上了他的车子。

车子行驶的路线并非南宫集团的方向,也不是华贸的方向,不过白慕晴也没有太在意,反正不管去哪,她都没有选择的权利。

直到车子停下的时候,她才将视线投往窗外。

透过挡风玻璃,她一眼就看到前面民政局这几个大字,她将身体往前趴了些,试图让自己看得更清楚些。没错,就是C城民政局。

她疑惑地侧过头,盯着正在解安全带的南宫宸问道:“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南宫宸没有看她,语气平静道:“你不是说身份不适合,不想去老宅么?”

“什么意思?”白慕晴愣了一愣。

他什么意思?不会是要带她去结婚吧?

“登记。”南宫宸发现她还系着安全带,如是伸手在她的安全带卡扣上摁了一下,原本卡在白慕晴身上的安全带立刻收了回去。

“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带,连身份证都没有。”白慕晴有些心慌乱。

“放心,我什么都帮你带了。”

“你怎么会有我的资料?”

南宫宸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盘,脸上已经有了不耐烦:“白小姐,你确定要在这里跟我细谈这个问题么?我可是要上班的。”

白慕晴盯着他,半晌才终于开口道:“结婚是终身大事,你都不问问我同不同意嫁给你的么?”

“那你现在是什么意思?不同意是么?”

“我有权利拒绝的吧?”

“你没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